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纸醉金迷的那个不是我——2010春 美国

@纳木星

纸醉金迷的那个不是我——2010春 美国

15
第1天
2010-03-12 周五

其实在订票的时候,我是有顾虑的。听过不止一个人在东京因晚点不得不住一晚的故事,一直说,还是从美国的城市转机吧。但事到临头,还是选了东京,因为能早到目的地3个小时,可谓分秒必争。可我争,他们不争,或者说不争气。飞到名古屋上空时,机长开始广播了,说东京机场风大,降不了。我就嘀咕了,机场风能不大么,连广场风都很大,不大的只有菜场。嘀咕归嘀咕,方向盘——那个叫操纵杆吧——在人家手里,只能听任其降落在名古屋。机长又说了,引用之“我很想告诉大家,欢迎来名古屋,不过我和你们都不想来这里”。实话说,国内的航班我几乎从来没听到机长讲话,都是航空小姐操着好似刚拔过牙的含混不清的中英文讲的,口气就像念悼词,好似飞机已经掉下去了,从没那么轻松诙谐的。

总之,最终我们晚到了,比我下一个航班的起飞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我并不担心,半个小时嘛,随便一等就到了。可是,大概这是他们最准时的一次,飞走了。成田机场因为风大处于一片忙乱之中,告诉我3个小时后到某登机口听侯发落,好像古装戏里的停职待参。3个小时后给我的算是个留校察看,不犯错误就继续念书。他们调用了所有的资源,把原来从东京到明尼阿波利斯的航班拆成三段,东京——檀香山——波特兰——明尼阿波利斯。其实他们没有动用任何资源,只是看哪个航班上有位置就把你塞进去,最后能到目的地就行了,管你中间多少年华老去呢。
整整5个小时的等候里,没有一杯水,没有一个面包。没有人抱怨——其实鬼佬喜欢在背后抱怨,但不太看到当面争执的——我碍于国体国格,其实是碍于面子,自己去换了1000日币买了个汉堡王套餐。机场100人民币竟然只能换1100来块日币,太奸商了。

第2天
2010-03-13 周六
夏威夷
Hawaii

飞机早上8点多——其实我的时差已经完全乱了,因为根本不知道檀香山和波特兰是哪个部队的——到达了檀香山HONOLULU机场。出来就找达美航空的柜台。我在这里不得不承认,我幼稚而天真的认为,他们是会有一些什么安排的。事实是,就算到了世界尽头,他们也是个冷酷仙境——什么都没有。我问那个不黑不白的人,你们怎么没安排的?她说,天气原因不是我们的问题。所以是我挑了个坏天买他们的票的。我说,那你让我怎么办?她说,你可以hang out。不是挂出去,是出去挂——不,出去逛。我就把行李再次check-in,噢这是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是她提议的,在我问我拿了这么大行李怎么hang out,要掉下来的以后。我回来问多几个问题,那里换人了,来了位亚洲人,后来证实是宝岛人,很热情的称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是我小人之心,我没有听出犹豫。她主动送了我两张voucher,14刀,晚上来坐飞机的时候可以用。我祝愿她花粉过敏早日康复。
所以,我没有了在明州的周末,得到了一个在夏威夷的白天。我在机场的游客信息中心Visitors information Center咨询了15分钟,得到2个可行的方向。可以去珍珠港,也可以去Waikiki海滩。我要表扬一下,他们的这个中心,用两个词形容,准确、热情。

我很快的找到了City Bus站的所在,搭乘20路车前往珍珠港。那里现在是一个由National Park Service国家公园服务部门支持的旅游区,里面分几块。第一个是一个纪念堂,不过里面没有死人放在水晶棺材里给大家看。这个纪念堂是直接建造在一艘被日军炸沉的舰船上的,现在还有一些露出水面的残骸,可以在纪念堂里看到。在最内部,一面雪白的汉白玉的——可能是大理石的我没研究过——墙上,刻着很多阵亡将士的名字。每个人都占一小块,但是每个人都在那里。
老罗以前在新东方的课上说过,美国,其实任何一个政府,都是很鼓励或者说鼓吹爱国主义的。不过美国用的方式,在我看来更有效果。人要的,其实说多也多,说少也少,无非就是被人记住,和尊重罢了。
说到这儿,夏威夷的日本人像灾年的蝗虫一样多,唯独在这个地方,很少。
其它几个点,我没去看了,要付费的。我连美国的工作签证都没有拿过,干嘛花这个钱去爱别人的国。

结束了爱国主义旁观教育行,我又搭巴士去了Waikiki海滩。这里扫盲一下,夏威夷是美国的一个州,瓦胡岛是其首府所在地。Waikiki海滩是岛上最有名的海滩,好似三亚的亚龙湾,普吉的Patong。海滩位于岛的南面,绵延数公里——没量过,算它有吧。海滩边上就是一条路,可以沿着路走走看看。
我由于是突然来了这里,没有任何准备,所以也没下水。海滩上人很多,水和沙滩都属于中等,外面有些人冲浪,里面大家就游泳玩水。对我来说,远不如东南亚的海滩有意思。我想,大概在这里也是要包船出去偏僻的小岛吧。
晃悠完,我就去了我同事的当地朋友说的所谓“MUST GO”的Ala Moana shopping center了。这是一个购物广场,里面有很多家店,外围还连着3家百货公司。我逛了3个钟头,得出的结论是,直接逛外围的Macy’s和其它两家就可以了。由于这不是一个Outlets,里面的商店都不便宜。但是Macy’s里面很多品牌都有Clearance区域,虽然我最后只买了一副太阳眼镜,但还是有很多便宜又赞的东西,只是恰好尺寸不合适罢了。
我现在坐在前往波特兰的飞机上,旁边坐着2个波特兰某大学的女学生。一个学犯罪学,一个学护士——未来都走制服路线。

上午8点在波特兰转机后,我在下午1点半到达了明尼阿波利斯。这时候我才弄明白,波特兰和明尼阿波利斯是2个小时时差。奇怪的是,我的行程表上写的到达时间是,下午3点半。我问过几个人,美国人,都煞有介事的跟我解释为什么是3点半。但事实胜于雄辩——当然我没跟他们辩,人家是母语——1点半就到了。搭了机场的地铁到租车公司柜台,出示了驾照,就去外面停车场拿车。那个引导人员态度很差,看起来是个墨西哥人吧,不过上次我就说过,美国服务态度一塌糊涂。Fullsize的车有10来辆,一开始我看中一部Dodge,好大,我这辈子还没开过那么大的车呢。可是非常非常丢人的是,我坐进去找了五分钟,竟然找不到哪里插钥匙!我才不要去问那个老墨呢!我讪讪的爬出来,挑了我熟悉的日本车,Camry,其实我也没开过Camry。
晚上6点,我才好不容易转到那个Station 4。交待一下,我订了Kreator的演出的票。原来金属青年都是一样的!都是又高又壮或者很高或者很壮,穿着黑色的印着各式logo的T恤,留着长头发长胡子,在门口抽完烟随地扔。粗胚!
好吧,我承认我老了,喊叫型Thrash已经不适合我了。

第17天
2010-03-28 周日
明尼苏达

明尼苏达是一个很偏僻的州。据前面提到的波特兰警花说起来就是(It’s nothing up there)。我对这个“up”的用法很有点异议,纬度差不多高干嘛说人家是up?
尽管如此,在这个州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还是有一个所谓的Art Institute of Minneapolis,展出着近代凭着坚船大炮、乘火打劫、坑蒙拐骗从世界各地虏来的珍贵艺术品。看发达国家的博物馆就是看虚伪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原始积累期间的暴行。现在钱都在家里放着了,开始含泪劝告广大发展中国家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通常这类博物馆的老货,埃及和中国占大头。埃及的,以前看过上海的埃及展,就没细看,关心了一下中国的东西。瓷器不少,有看到官窑、龙泉窑,后来在芝加哥还看到哥窑的器件。
撇开这些,我在这个博物馆的最大收获是,对印象派作品有了点粗浅的认识——或者说个人理解。这里有些印象派的作品,诸如莫奈、塞尚、梵高、雷诺阿等人——我就知道这几个名字。我的俗不可耐的理解是,他们用矩形或圆形的色块(不连续的)作为基本单位,构成整个画面的明暗和色彩的过渡。我同事后来在芝加哥的说法就是,你远看是一个女人戴了顶帽子,近看一堆颜料!

看完博物馆,我进行当天的第二个文艺青年项目——看NBA。我买了当晚明尼苏达森林狼对菲尼克斯太阳的票。我的美国同事说,自从加内特走了以后,他再也没去看过比赛了。
我不在乎。我是去看Nash的。比赛就跟我们电视里看到的一样,主场球员介绍很红火,对方罚球有球迷嘘,暂停时候有表演。我想说的只是,斯塔德迈尔的进攻实在是太粗胚了。如果球员分派的话,他一定是野兽派!

阿拉巴马
第18天
2010-03-29 周一

这是一个了无生趣的日子,本来不应该在这里占据一个日期。只是开会、培训、扯淡而已。晚上为了处理国内积压而至的邮件,6点半多才走。我的Host也是拖了一大堆活,所以我自己去吃饭了。在这里呆了快3周,我的体会是,如果不想吃垃圾食品,自己吃饭最好的去处就是Applebee了,经济实惠价廉物美。
我惬意的点了个medium rare的牛排,又叫了杯Margarita,自斟自饮。想起某同学失恋了独自喝红酒吃牛排,觉得倒也自在。吃完结帐,侍女——侍者听起来没什么,侍女怎么就有点王侯将相富家公子的味道?侍女拿来账单放在桌上。这时我尚未吃完,所以没有拿出信用卡。美国餐馆的规矩是这样的——不包括自助餐和快餐——拿来账单后,拿出你的信用卡和账单放在一起,他们取走刷过以后,会回来,给你一张刷卡单,上面写着金额,下面有小费栏和总额栏。填上你打算给的小费,加起来写好总额,然后签名。不要诧异,他们不需要再刷一次卡,也能拿走你的小费。我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想起Friends里,Rachel的爹地请Ross他俩吃饭,只给了5%小费(一般给15%),Ross气不过,偷偷又塞了20,被爸爸看到了,气得半死。说,我请你吃200美元的饭,要你来给20块小费!

扯远了,回到正题。待我吃完后,取了信用卡放在桌上。一直没影的侍女突然出现了!就好象王小波说的,在那一望无际杳无人烟的山顶上,你觉得什么都没有。可只要你拉一坨屎,刹那间就是一群苍蝇飞来……
注意,讲那么多废话,这是今天的点。侍女过来,跟我说,有人帮你买单了。什么?在堕落的西方世界还有这样的活雷锋?她递给我一张纸,说别人给了她这个,让给我的。上面写着:
May you have
A blessed day.
God loves you.
Have a good night!
God Bless
我无语了。我不是上帝的粉丝,可是我也无可挑剔和指摘了。我但愿上苍保佑吃饱饭的人民。
可是我更但愿,上苍保佑吃不饱饭的人民。

第23天
2010-04-03 周六
芝加哥
Chicago

这已经是在明州的最后一个周末了,下周六,我就要出发去真正的纸醉金迷的世界了。我和俩女同事决定,去芝加哥转转。开车一路往东,先出了明州,穿越西洋参的故乡威斯康辛州,进入伊利诺伊州,再开一段时间,就到了芝加哥。
我们星期六一早出发,两个人换着开,大约下午1点钟不到到达芝加哥市区。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是,芝加哥外围的高速公路是收费的。震惊了吧?美国也是有收费公路的。全世界16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在中国。这不是还有6万么?
据我了解,在纽约和芝加哥外围的高速公路是收费的。其它地方未经证实。我能够证实的是,从明尼苏达一路开到南达科他,从阿拉巴马的Huntsville开到Decatur,从明尼苏达开过威斯康辛一直到芝加哥外围,从拉斯维加斯一直开到大峡谷,都是免费公路。
那现在要问了,美国收费公路收多少钱?一路开进芝加哥,一共收了5次钱,总额在5美金左右。而且,经常要付零钱,6毛8毛之类的。什么?很欠抽是么?那么点钱干嘛不一次收掉!是的,但是很便宜不是么?我们伟大的上海市,人均收入只有300美元的城市,进城一次要收30元人民币(将近5美元)。注意,这只是进城费,不包括高速费。芝加哥人均收入多少?我没有调查,但3000美元应该不在话下吧。

到芝加哥的当天下午,我们沿着芝加哥河,观赏芝加哥学派的诸多建筑。外行看热闹,其实看的是这个城市的气质。美国各个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的气质,就是跑步的人多。沿着河,我们一直走到密歇根湖畔。想起越狱里Sarah在密歇根湖畔走的那集,这真是一个气质美女啊。
然后,就像来了上海要上金贸大厦看一样,我们3个土鳖去了John Hancock大厦96层的Signature Lodge咖啡厅俯瞰芝加哥市。这个楼不是芝加哥最高楼,但是据说景色更好。电梯竟然要排队!我们排了差不多10分钟,上到96楼的咖啡厅。运气不错,正好有个桌子。上来的人络绎不绝,过了没几分钟,后面就排起长队了。拿来单子,上面大多是酒。不便宜,但也不能算贵。我们都没点酒精饮料,最后结帐发觉还有折扣,每个人也就是5、6美金的样子。其实美国很多在中国听起来很高档的所在,都是很平民的。在这个咖啡厅里,我看到很多本地人模样的人,和朋友三三两两上来坐坐(游客通常都带相机狂拍照)。这个大概也是为什么美国到处都要排队的道理吧。
当天晚上,我们去吃了芝加哥三宝之一的深碗匹萨。我稍微加一点点夸张,家里冬天吃火锅用的电热炉的那个锅,大概也就比它稍微深一点吧。很好吃,非常好吃。

第24天
2010-04-04 周日
芝加哥
Chicago
第32天
2010-04-12 周一

4个星期的出差结束了。之前的都是前戏,现在开始的才是高潮。从罪恶之城开始,在罪恶之城结束。不过,纸醉金迷的那个,不是我。
在出发的前一天,我得到一个噩耗——美国国内航班托运行李收费。其实之前坐AA去阿拉巴马已经收了,但一来是出差,二来觉得AA大概比较低档,没在意。现在才知道,没有谁是高档的,Delta也一样收。之前已经听说,Spirit Airline开始对随身行李收费了。我想不久的将来,在飞机上用厕所是不是也要收钱了。
这样说起来,Southwest确实是个不错的航空公司。他们至今还坚持2件托运行李免费。我发现,其实很多廉价航空的服务和政策并不廉价。下午4点来钟,飞机颤颤巍巍降落在拉斯维加斯机场。从登机门一出来,就看到一片五光十色的老虎机,就摆放在登机等候区之间。很多人,也许只是等候登机半小时,也坐在那里赌。我想起在泰国坐船从淘岛到苏梅,船上都有帘子拉起的按摩区,供乘客偷闲放松。

由于第二天一早要开车去大峡谷,我这一天的安排,其实只有Muse的演唱会而已。这还不够么?我只想说,买到GA票的同学们太幸运了。我虽然站在高高的二楼,仍然兴奋的不知所措。
去现场的路上,碰到个CA某地来的理发师,也来看Muse,但是没有票。后来他在外面淘到张黄牛票,进来和我一起看了。他应该没有21岁,因为他的啤酒都是我用我的ID帮他买的。散场以后,他邀请我去他住的酒店Circus Circus,他另外有两个兄弟在那里,说他们今天有Boobs,让我一起去喝酒。我想,算了吧,你只有35块钱了,第二杯啤酒的钱都没给我呢……

其实,大峡谷才是我这次假期的重头戏,拉斯维加斯只是中转站而已。整个大峡谷行程的安排,基本是这样的。
D1 从Vegas驾车到Williams;
D2 从Williams驾车到园内,开始徒步露营;
D3 徒步露营;
D5 徒步,出谷,驾车回Williams住;
D6 徒步不露营,驾车回Willams住;
D7 驾车回Vegas
4月11日这一天,就是D1。一早起来,坐双层巴士到了Strip上的赌场Planet Hollywood。在外面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Avis的标记。拖着箱子进去问代客泊车的高个儿。人家虽然带着墨镜,倒是很热情的给我指明了方向。顺着到了大堂,转了3圈才找到。敢情是那么小一个柜台。顺利拿车,唯一至今还有点疑惑的是,帮我把车开过来的人要给小费么?
从Vegas顺着93号公路一路向东,并入40号公路,在5个小时以后,就能够到达大峡谷南面的小镇Williams。路上,我看到一个牌子,说是Arizona Tourist Info,右拐4.5mile处。我想去看看有没有地图吧,就拐了过去。这4.5mile一路感慨,看来这就是美国棚户区了!看过Snatch这部片子的同学,应该还记得Brad Pitt住的那个房车大本营吧?就是这样的。

在去Williams之前,听了公司同事的建议,拐到Flagstaff南面的Sedona去看那里的特殊地貌。说起来,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我看也就是类似丹霞之类的彩色岩石。到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阳光不好,也拍不出什么好照片。碰到2个Phoenix来的年轻女孩子,还问我中国有没有类似的景色。想我天朝大国什么景色没有,就是人太多价太高啊。
晚上约7,8点钟,终于到达了小镇,入住了之前订好的Grand Canyon Hotel。这个小镇在传统的美国66号公路上,所以整个风格都很老派,很有意思。酒店很私人,这正是春假以后的一个星期,所以住客非常少。我订的是6人房的1张床,但因没有别的住客,占据了整个房间。晚上去食品超市买第二天进峡谷所需物资,并加满了油。我已经准备好了。

大峡谷国家公园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我5点来钟就起来了。我住的小镇离大峡谷国家公园的南入口,其实还有1小时车程。可怜我住不起峡谷里100刀1晚的酒店,只好忍受奔波之苦了。不过还好,我有2晚是住在谷底的,真正的出门就是景啊。
在美国徒步,最大的问题是,到哪里都要自己开车。我打个比方,我们走贡嘎,从老榆林进山,从上木居出来。只要让租的车到出口接就可以了。又比如,走太白穿越,从汤峪下来,晚上12点,门口满是公交车,一路送回西安。在美国,第一,你是包不起车的;第二,出来的地方通常既没有公车也没有出租车。所以,走穿越是很难的,基本都是原路往返。
我选的路线,应该说,我最初选的路线——因为后来有变化——是从Hermit trailhead下去,在河边呆2天,在那里转悠,然后原路返回。Hermit是一个相对偏僻的路线,这也是我能订到露营点的原因之一。应该说,我要感谢主线路被订满了,这让我看到了大气磅礴的景色。

上午9点半,从岭上一路下行,走到差不多5点半,才到达河边的露营地。空无一人。这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一个多小时了。我非常担心,Backcountry Office里的天气预报也说有shower。我担心的原因是,我的帐篷不是我那顶在蓝天凹的大雨里、在盘盘山营地的大雪里、在太白山的大风里都悄然无事的牧高笛,而是我在网上买的30块的钓鱼帐篷。我独独没有料到,大峡谷这样干燥的地方,一年下不了几次雨的地方,竟然正赶在我去的第一天下雨!
我本来并没有对这顶帐篷的防水性抱任何希望,我的希望都在不下雨上。果然,帐篷搭在一片沙地上,按一下帐底,沙子吸的水就渗了过来。我赶紧铺上了防潮垫,在边上再用冲锋衣垫上。我必须确保睡袋不湿。可是上面呢?如果上面漏,我就死定了。我局促的躺在睡袋里,不敢动,腿伸不直,怕打湿了睡袋。我听着雨打在顶棚上的声音,不停的跟雨说话。差不多就行了!我想我睡了大约3个小时。钓鱼帐篷挺过来了。顶棚里面都是水珠,可是,没有泻进来打湿睡袋和羽绒服。我想,要么那天帮我买饭的上帝还在近旁么?

第33天
2010-04-13 周二
大峡谷国家公园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第34天
2010-04-14 周三
大峡谷国家公园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第35天
2010-04-15 周四
胡佛大坝
Hoover Dam
第36天
2010-04-16 周五
拉斯维加斯
Las Vegas

是的,我一下子跳到了16号。我突然意识到,一个人的徒步日记是很难写的。一整天的走,不和人说话,坐在石头上啃面包。太乏味了。而且,还不能攻略,因为有另一篇。
16号徒步已经结束了。15号就结束了,当天晚上回到了赌城。我对赌城的态度是很游离的,总是处在一个冷眼旁观的角度。这里的气氛,都不合我的口味。满大街握着酒瓶子大声喧哗的男女,开车拐弯骂绿灯过街行人“asshole”的女人,满地应召女郎广告小卡片,赌场里尽是浑浑噩噩坐在那里的赌客。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压力、那么深的挫折、那么堂皇的理由,需要来这里疯狂。

不过,我还是去看了Topless秀。
我本来是想去看太阳马戏团的杂技秀的。但他们太贵了。我在半价票厅晃了半天,拿了这个Sin City Bad Girls的票。这个秀不在Strip上,而在paradise road的Hilton里。
我在这个Hilton里,第一次赌。我没有玩Table,只是老虎机。我竟然还不会玩!我想,我要不坐在什么人边上学学?
我最初挑中了2个扮相很Ladygaga的青年。我想,这样子总应该会赌吧。人不可貌相,她们不怎么会赌,也是乱玩。而且,口音怪异。
然后,我看见一个姑娘,一个人在玩。我就问她,我能看会儿么?她说,行啊,尽管看。我看她和气,就问她怎么玩。她对我讲了一遍规则,我觉得最重要的收获就是,你不用做任何决定,按那个钮就行了。这是多好的游戏啊,喝的再醉也不会被人骗!
回头讲秀。我不想讲太多,怕招架不住出来敏感词。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舞台,我由于是一个人,被安排在第一排。表演的姑娘们,就在我面前大约2米的地方。不谈细节。
你不在那里,永远不会知道她们有多诱人。
当晚3点半,我坐灰狗去到洛杉矶市,搭机回到了阔别一个多月的天朝。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