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2011秋 EBC徒步

@纳木星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2011秋 EBC徒步

13
第1天
2011-09-30 周五

2011年10月4日,Deboche,徒步开始第四天。
“Today is one of the most amazing days in my life",一个刚从Kala Pattar下来的澳洲女孩说。
四天后的凌晨,在海拔5550米的Kala Pattar,当璀璨的金色光芒像涨潮时的海水弥漫过沙滩那样,缓缓褪去这世界尽头的冰冷,而将喜马拉雅群峰所搭建的宛若仙境的宫殿,展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为这篇游记,想好了名字。
--------------------------
这是我在上Kala Pattar前夜想出来的一段话。次日,早起雾重,未见日出。
不过,当我从Gokyo-Ri回望那汪碧水边的村庄,看到那道将苍凉无尽的冰川和美丽宁静的绿洲隔开的山梁时,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这是一次漫长的旅行,整整持续了一年。去年同期,我在行程的第六天,因严重的高山反应(肺积水),被直升飞机送回了加德满都。希望在此篇游记里对两次行程一些细节的比较,能为大家提供参考和借鉴。
两次行程,基本都是在认真学习、深入贯彻行色匆匆等前辈的游记后制定的,在此深表感谢!

喜马拉雅山脉
Himalayas

从拉萨到加德满都的航班飞越喜马拉雅山脉

我基本将本次行程分为五个阶段,一共耗时13天:

1)低海拔上升期(Lukla——Monjo——Namche)2天
2)中海拔上升期(Namche——Deboche——Dingboche)3天,包括在Khumjung1天休整
3)高海拔上升期(Dingboche——Loboche——Gorak Shep——Lobuche,包括Kala Pattar)3天
4)高海拔穿越期(Lobuche——Dzonglha——Chola Pass——Gokyo)2天
5)下撤期(Gokyo——Namche——Lukla)3天

在行程安排上,这次充分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在Khumjung休整了一天(上次从Lukla上升到5500米的Chhukhung-Ri,未曾休整1天)。而且,整体采用前松后紧的安排,让身体尽可能的适应海拔再行上升。

【第一天】加德满都——Lukla——Monjo

当10多座的小飞机颤颤巍巍冲上那条顺着山坡上扬的跑道,并拐过那个惊世大拐弯后,我知道我安全的到了。去年的飞行员,就已经让我记忆深刻了——快起飞时,他拿起一块抹布,擦前挡玻璃。今年的飞行员,穿着紧身西裤尖头皮鞋,起飞前,也拿起了抹布……
第一天的行程很简单,从2800米的Lukla,走约5小时,到2800米的Monjo。
这天最重要的,是背夫/向导的选定。出了Lukla机场,外面站着至少50个人,都是来寻生意的。从10多岁的孩子,到40多岁的中年人,眼中都透着热切与期待。区别是,英语好的会来和你搭话。个人的经验来讲,有几点是重要而需要明确的:
1)背夫的线路熟悉程度。特别对于要走Chola Pass的同学,一定要找熟悉这条线路的背夫。去年的背夫,在我们下撤后跟着我们的同伴一直走完。据说,他没走过Chola Pass,导致主观上不愿意走,客观上不认识路,一路磕磕绊绊,人困马乏。
2)双方必须就价钱、线路、天数达成清晰的一致,并且要写下来,作为纸面协议。我们的背夫,在商谈的时候非常明确的情况下(没有纸面协议),在Lobuche还试图重新谈天数敲竹杠。虽然最后没被他得逞,但通过纸面协议可以避免这些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第3天
2011-10-02 周日
EBC徒步, 尼泊尔

【第二天】Monjo——Namche Bazar

Monjo其实就是Sagarmatha国家公园的入口处。这个地区不止一个国家公园,我的地图上就还有一个Makalu国家公园。Sagarmatha国家公园的门票是1000卢比。另外,如果你没有Tims卡的话,可以在这里办,1600卢比,一次性使用。这是我觉得有点奇怪的地方。去年,我们也没有Tims卡,在这里填了表格登记了一下,不过没给我卡,但是比今年便宜些。看来,可能是管理变严格和规范了吧。
从Monjo出发后,先后一共要过3座桥。一路景色秀丽,虽然雪山在这里还不是主角,但奔涌的河水、茂密的森林和清新的空气,都让我们走的心情愉悦。但是,过了第三座桥以后,愉悦的心情要受到影响了——上坡~!Namche之前的600米大上坡,应该算整个行程里最大的上坡之一了。虽然此处海拔尚低,缺氧问题不严重,不过,如果当天艳阳高照,还是会很消耗体力的。这个上坡过后,就是整条线路最大的——镇,而非村——了。据说,这个地方那么大而且叫Bazar,其实是山脉北面的藏民,翻过垭口过来和当地人做生意的地方。看来,当地到处可见的中国被子、热水瓶、稳压电源等等,都是这样过来的呢~

【第三天】Namche Bazar——Khumjung

这一天本来是计划在Namche懒一天的,连Everest View Hotel都不想去。我始终觉得,这个观景点,是给到Namche为止的游客,看一眼珠峰用的。去Khunjung看一看,倒是一直有兴趣。记得有人说,这是整个地区最美的村子。
后来,我们的向导建议,索性就住过去好了,明天从那里直接到Tengboche。翻上Namche后面的山头,2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到了这个村子。那天天气并不好,云雾环绕,我没有看出”最美“的凭据,不过,这里几乎没人住,清净倒是有的。
从这一天早上起,或是前一天晚上起,我开始服用抗高反药,香港买的”海拔适“。其实叫什么名字没有关系,成分为”ACETAZOLAMIDE 乙酰唑胺“。我去年高反时,一个法国老者给过我2粒,在西方是比较常见的。在国内是否好买我不知道,在香港也并不好找。我去的Watsons和Manning,要不是要处方,要不是没货。最终,是在太子这里的一家小药店买到的。

【第四天】Khumjung——Tengboche——Debuche

如果你问我,13天里面,哪天我走的最辛苦。是的,你没有听错,我会告诉你,是这天。全天海拔都在4000米以下,爬升约600米。为什么?因为前一天晚上,我从后半夜开始拉肚子,上吐下泻,折腾到天亮腿都软了。我分析这里面的原因,可能有几点。第一,前一天中午到达Khumjung后,某人非说不舒服,下午就要睡觉,我也只好睡觉。据说,在高原下午睡觉是容易引起高反的。第二,之前一天,我吃了全程中唯一带Cheese的炒面,可能不消化。第三,高原药的副作用有一条是肠胃不适。
这一天的行程,是先从3700多米的Khunjung下到3200米的河边。我肚子一路痛过去,腿又软,走的慢,大约下了2小时。接下来,就是一个令人发指的600米大上坡,堪比Namche之前那个。我忍着肚子的绞痛,以乌龟爬的速度,慢慢往上挪。奇怪的是,走到最后的1/3的地方,我身上的不适突然消失了,我用恢复到正常甚至比我去年轻松的多的状态,爬到了3800多米的Tengboche。坐在Tengboche的门洞口,我突然呕吐了。向导说,我还是有点高反。我自己想,我是不是回光返照了……
根据向导的建议,我们继续往前走了20分钟,下到了海拔3700多的Debuche。

第6天
2011-10-05 周三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五天】Debuche——Dingboche

这是高海拔以前的最后一天了,也是景色性价比相当高的一天。整天的行程不过4个多小时,虽然有海拔爬升,但上坡相当缓慢,有一种“走着走着就到了“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记不起什么上坡,只觉得和不少老外一起走在山里,空旷而平坦的道路,地上是秋风吹黄的草甸,抬头就是逼真而亲切的雪山。
为什么说亲切呢?因为这里的雪山,不像那些高点看到的大牌,诸如珠峰洛子卓奥友,虽然很高很壮观,但由于周围景色的苍凉,显得”高处不胜寒“。相反,这段线路上的雪山,个头不高,名气不大,配合着渐浓的秋色,让人愈走,愈觉不忍离去。
既然Khumjung不是我觉得最美的村子,哪个是呢?Dingboche。两次走下来,这是我觉得这条线上最美的村子。这种宁静、安详的躺在雪上的怀抱中,无论多少人来人往,我仍逍遥自在的腔调,让我着迷。

第7天
2011-10-06 周四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六天】Dingboche——Lobuche

这一天对我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检验的意义。这是一路走来,第一天上到4500米以上。
回想去年,我一路走到Dingboche,虽然呼吸急促,走的辛苦,可是身体状态都不错。到了Dingboche,本来的计划是第二天直接去Chhukhung休息,预备上Chhukhung-RI。可是当天晚上在餐厅,受了老板的怂恿,决定去附近的一个5300多米的观景点,叫Nangkar Tshang,看洛子峰,然后再赶到Chhukhung。这一天,我走的非常糟糕。当时以为,是因为到了4500以上,我的呼吸跟不上导致的。真正导致我高反的,是第二天的Chhukhung-Ri。
所以这次,我要看一看,是不是到4500以上,会全然不同。
这天的行程,基本是现在山谷里走平路,然后在Dughla后上一个300米左右的坡。前路延续之前的宜人景色,走来十分轻松。大约1个多小时后,赶到了坡的起点,山脚下河边的Dughla。这是一个聚集地,很多人在这里吃饭、喝东西,准备上坡,亦有人住在这里的。我们在这里第一次碰到后来一路相伴的老徐和他的同伴们,他们使我们的后半段行程多了不少欢笑声。

这个坡,就是我说的检验。检验的结果是,与4500没有关系。这一次,我从4600上到4900,完全没有那种一步步走向地狱的感觉。只要调整好呼吸,缓缓的爬升就可以了。坡顶的平台,是一个纪念地,矗立着很多在攀登珠峰中死亡的登山者的纪念碑。风很大,凛冽刺骨,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第8天
2011-10-07 周五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七天】Lobuche——Gorak Shep

从去年开始,包括今年上山路上碰到的安徽驴友,都告诉我们,EBC没啥可看的,就一堆帐篷。本着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的原则,并清晰认识到自己不是走三遍Kala Pattar的行色匆匆,我们毅然决定放弃EBC。
所以,这一天的行程,真是慵懒无比。200米海拔爬升,3个小时不到的路程,除了最后一段冰川碎石路有点烦人以外,无甚难度。不过,走在冰川上的荒凉感,是前所未有的。我想起来Deboche那个澳洲女孩说的,我很多天没有看到树了。而Gorak Shep,连植被都没有。
中午时分,我们就到了Gorak Shep。远远望到去EBC的路,和沙地对面直通天际的往Kala Pattar的路。一整个下午,我们几乎都在院子里,坐在一个塑料椅子上晒太阳,并欣赏同客栈的一个日本游客,穿着大红羽绒服,坐在塑料椅子里,手里抱着一把假想的吉他,嘴里念念有词,自弹自唱,办着摇滚明星个人喜马拉雅专场演出。好一个惬意的下午啊!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们听了客栈老板的建议,花了半个小时,上了Kala Pattar的第一个坡,想看看有没有日落的可能。日落是有的,每天都有,可是隔在我们中间的,是无尽的雾色。

第9天
2011-10-08 周六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八天】Gorak Shep——Kala Pattar——Lobuche

凌晨3点半,我的手机闹钟准时响了起来。我们打算花3个小时爬上Kala Pattar,去看我的题记里已经写好的日出。我穿着羽绒服和拖鞋,蹑手蹑脚的走到院子里,抬头,仰望星空——没有星空,一片漆黑。前一天晚上起的雾气,并没有散掉。犹豫了一下,我们决定放弃,等天亮再说。
一直呆到9点左右,从下面看,天气状况还是不佳。客栈老板——又是这个老板——说,你们干嘛还不上去。我说,雾大云多。老板跟我说,这些雾啊云啊,都在6000米左右的地方。那些山都8000多,挡不住的。既然这么说,去吧。我们整装出发。一路上,只要回过头,都能看到珠峰、Nuptse、洛子(露个眉毛)、makalu等一排山峰。我遂问大家,是不是我们爬到顶,看到的就是这些山的高空版。事实证明是的。

从Gorak Shep出发,一条道往上走到黑,大约3个小时的上升后,就到了海拔5550米的Kala Pattar。风极大,大到有一个白人姑娘,上去不到2秒钟,就撤了。

在上面拍照折腾了15分钟后,我们撤回到Gorak Shep吃午饭,并结了那么多天最贵的帐,7000多卢比。饭后,下撤至Lobuche。本来,这天是要到Dzonglha,准备第二天翻Chola Pass的。但由于某同学从Dingboche半夜老鼠惊魂以后就一蹶不振,就算到Dzonglha也不可能第二天走Pass,我们决定休整缓行一天。

第10天
2011-10-09 周日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九天】Lobuche——Dzonglha

这可以算是行程中第二个休整日了。基本没有海拔爬升,在4800米上下,整天路程大约2个小时多些,就能走完。出了Lobuche以后,基本是一路缓缓向下,顺着河谷走。向西转入山谷后,再继续行进一个小时,跨过河,就到了隐秘在路的尽头的Dzonglha。村庄盘踞在一个小山头上,面水背山,俨然一副世外桃源的气派。
也许,由于这里偏僻,背夫进来的成本高,这里是全程物价房价均最贵的地方,贵过5100米的Gorak Shep。在那么贵的地方,把我们的凤尾鱼罐头拿出来的,就显得十分合适宜了。那天晚上,我们终于吃到了阔别多日的肉。

第11天
2011-10-10 周一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十天】Dzonglha——Chola Pass——Gokyo

走完这条线路,你如果问我,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想这里没有悬念,身体对海拔的适应。纵观整个过程,其实大部分日子,徒步的时间都不很长,大多5个小时就能到目的地了。从第一天到第九天,基本都是如此。因为走太久,上升太多,身体适应不了。
不过,从第十天开始,一直到返回Lukla,我们每天都走超过8个小时。翻越Chola Pass,应该说是整个线路中,对体力挑战最大的一天。不过,即便Gokyo区域是我认为景色最美的点,这天走过的路,却是最赏心悦目而变化万千的。
早上6点刚过,我们就从Dzonglha的客栈出发了。这是那么多天来,我们走的最早的一次。从这里上到Chola Pass,基本上是三段路。第一段,是一个通常的上坡。在徐徐上升的山间,迎着初起的朝阳,这段路走起来并不费劲。大约1个小时后,我们走到了第二段路的起点。一大段石头坡!我说的石头坡,是那种需要手脚并用攀爬的坡。在5000米海拔的地方,爬半个多小时的石头坡,大家也都喘息不止了。上到石头坡顶,跃入眼前的是一大片开阔的雪地。这就是最后一段路了。穿越过这片雪地,再爬一个小陡坡,就到了Chola-Pass的顶部。上升约耗时3个小时。

由于之前多做了一天休整,我们这天必须要赶到Gokyo,因此,在走了3个多小时的下坡路到达Dragnag——从Pass下来的一大段雪地下坡相当难走——吃完午饭后,我们又穿过冰川,走了2个多小时,到达美丽的第三湖边的Gokyo。

第12天
2011-10-11 周二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十一天】Gokyo——Gokyo-Ri——Dhole

前一天晚上,我们吃掉了最后一个罐头。坐在我们身边的是两个以色列人,问我们,你们的罐头是这里买的么?我们尴尬的笑笑,带来的。他们就去问老板买了一个罐头。这算是行为经济学的锚么?
某同学经过研究,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性价比的清晨行动——第三湖边看卓奥友日出倒影——这通常是体力差且懒的同学喜欢的,我们就是。早上5点多钟,我们从住处沿着湖边,向对面的小雪坡走。差不多到半路的时候,就能看到卓奥友的倒影了。
这时的天,仍是灰暗的。湖水中,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一些碎石,它们簇拥在不甚明朗的雪峰边上。这时,天空开始泛出紫光,在雪峰的尖上,好像在夜晚慢慢打开亮灯的房间的门,先是一线,然后一片,光芒泻出来,把周围的天空、湖面、石块,都唤醒了。我们不停换着位置,按下快门,试图找到最好的角度。其实,无所谓。
30分钟以后,整片天都亮了,我们回到住处吃早饭。

Gokyo-Ri距离Gokyo海拔差约500多米,路程约3个小时。整个行进途中,每次回头,都能看到Gokyo张开臂弯,拥着一汪碧水,和后面无尽的雪白的群山。每次回头,爬升的精疲力竭就又减轻了一些——有些人是不会同意的。
一条路走到尽头,就是Gokyo-Ri了。没有大风,只有暖暖的正午的阳光和一望无际的山野。这时,不必再描述什么,只要享受这多日来久盼的时刻,就好了。
从Gokyo-Ri下来后,匆匆吃了午饭,我们开始下撤。当天,我们走到全黑,赶到Dhole。其实,从Gokyo往下,经过1到3湖,从Gokyo河的峡谷出来下降的那段路,始料未及的,是全程中最令人惊艳的景色。

第13天
2011-10-12 周三
EBC徒步, 尼泊尔
Himalayas

【第十二天】Dhole——Namche Bazar——Monjo

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止于这一天。对于我们来说,这次旅行差不多可以算结束了。接下去,就是纯粹下撤了。
从Dhole出来,一路下降,走了个把小时以后,始料未及的——这个说法欠妥,应该能猜到——来了一个上坡。当时走的很迟钝,脑子里盘旋的都是加德满都的Masala鸡啊羊啊,还有回到上海后的辛香汇啊大鱼林啊新疆菜啊,走了半天,一头的汗,突然想,这个上坡怎么那么长?这应该是个不亚于来时Namche Bazar之前的上坡,走了2到3个小时。上到顶上,景色宜人,有一个露天餐馆。这时已过午时,遂停下来休息吃饭。在这里,我喝了那么多天第一瓶可乐,十分值得记一笔!我想起当年太白下山的时候,有多么多么的想喝可乐啊!
Namche以后,就是只走寻常下山路了——不过陌生人我也爱呢……当天傍晚5点来钟,我们到了去程在monjo所住的客栈。我们豪气的要了一个标房,带独立卫浴的!可是,太阳能的热气,一个下午都给那帮老外中老年旅游团用完了。我们在豪华标房里,竟然只能用2个大桶的水来洗澡——要知道,这一路已经10天没有洗过澡了……

【第十三天】Monjo——Lukla

这是我以2005年虎跳峡高路徒步为标志,开始参加户外徒步以来,最长的一个行程。而这个行程,在这一天走到了尾声。第十三天,我们从Monjo出发,回到行程的起点Lukla,搭小飞机回加德满都。一路无话,只是不时的回望。已无从看到那一座座乍看相仿却实在神态各异的雪峰,却仍留恋那峡谷中升起的雾气、湍流里翻起的浪花。来时在修的桥已经修好了,从长长的钢索桥上,晃晃悠悠的穿过。沿途,好多好多牛队,驮着各种辎重,往大本营的方向行进。登山,从没有停止。而我们的终点,只是那些勇士们的起点……
下午1点多,我们就抵达了Lukla。可惜,最后一班航班已经飞走。我们住在了机场附近的一家Lodge,很规整干净的,甚至有些豪华。给了老板我们的机票,等待确认。下午,我们在Lukla的一家Cafe,点了咖啡和蛋糕,用手机连通了Wifi,看到了黑莓上蜂拥而至的邮件。我虽仍在他乡,可从此不再世外。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