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六月,我在柬埔寨的日子!

@自由摄影师小康

六月,我在柬埔寨的日子!

65
第1天
2013-06-05 周三

虽然去过多次柬埔寨了,但每次都是去的吴哥。那些丛林里的古迹一直让我魂牵梦绕,于是我再次启程,奔向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第2天
2013-06-06 周四

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出门找吃的。上到老板,下到服务员,只要我一去,大家都会和我打招呼。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说的是LYLY餐厅 。一切还是那样熟悉。

我想去吴哥国家博物馆已经很久了,这次终于得以成行。我是不能进博物馆的,因为,一旦进去就出不来了。吴哥国家博物馆精美的展品简直让我激动到说不出话。好在我对吴哥以及印度教有些了解,基本能看懂这些英文介绍。早上十点进去的,一晃就到了下午三点半。

吴哥古迹被盗的情况非常严重。我想,把这些精美的艺术品放到博物馆起码能防止被盗吧。也能让我们能欣赏到伟大的高棉艺术。展品的成列基本都是开放式的,虽然有不能拍照,不能手摸的标志,但几乎没工作人员巡逻,也就只能靠游客自觉了。我在微信上看到过有人偷拍的博物馆的展品,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炫耀,让人恶心!

博物馆的所有展厅内部都是禁止拍摄的,但是大厅和走廊以及室外是可以拍照的。大厅摆着完整的狮子和搅拌乳海的阿修罗。这些展品可以让人拍摄,也可以弥补游览时的缺憾。

逛完博物馆,一看天空漂亮,赶紧买个票进吴哥。下午4点45后买票,当日免费。

吴哥国家博物馆
Angkor National Museum
吴哥寺
Angkor Wat
第4天
2013-06-08 周六

从清晨开始Tuktuk司机就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喝醉了,日出取消,上午再开始行程吧。他不断的打电话过来,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强撑着还是开始了“考古工作”。今天是佛日,而且国王也来吴哥朝拜了。巴扬寺只能从西门进。我对追星没什么兴趣,就没去巴扬寺见见国王,而是直接从大吴哥西门绕去其他古迹。去了些真的是又小又破败的遗址。

大吴哥城
Angkor Thom
圣剑寺
Preah Khan
Krol Ko
Krol Ko
塔逊
Ta Som
第5天
2013-06-09 周日

今天的好天气让我在巴扬寺拍的很爽。趁着天气还不错,赶紧深入密林。丛林探险果然是有风险的,为了追求一个更好的机位。我准备爬到墙上,结果脚下的石块却被踩翻了。好在只是把腿擦伤了一点,汗水顺着腿往下流,那感觉就是在伤口撒盐。不过眼前的景色美到足以让人忘记伤痛。

第一次来到大吴哥城的东门。东门在大吴哥城的五道门中是“死门”(送葬之门)。这里几乎没有游客,也不是交通要道,所以路还是当年高棉帝国时的古道。东门给人的历史感最为强烈。走过东门,真的有穿越的感觉。

晚上在阿苏家吃饭,我做了个干煸辣子鸡。没想到非常适合他们的口味,大受欢迎。阿陈安排好客人也赶了过来,刚吃了一块就决定要将此菜品引入他的餐厅。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阿陈说昨天国王和他握手了,并说如果时间再长一点点他就准备问国王一个问题。有个朋友问阿陈是不是准备问国王为什么还不结婚?大家都笑翻了。阿陈一本正经的说:“我见到2个人会问他们这个问题,一个是国王,一个是洪森。我会问他们,我们的国家会改变吗?”短短的一句话,我已经看到了民主进程上两国的差异。我们还是继续做白日梦吧!

巴戎寺
Bayon Temple
大吴哥城
Angkor Thom
斑黛喀蒂
Banteay Kdei
东梅奔
Eastern Mebon
比粒寺
Pre Rup
第6天
2013-06-10 周一

六月的吴哥日出是我见过的最差的日出。还得四点半左右就到水池边等待。五点半时天空就已经发白了。不到六点就可以收工了。全程我就只拍了三张照片。

现在是吴哥旅游的淡季,早餐居然就没有其他客人了,几个服务员就围着我转了,本身就很好的服务变得更是好的不得了。

吃完早餐赶紧奔向小吴哥。第一次遇到没有其他游客的情况。一只小狗却一直跟我走到了第二层回廊。作为回报,我帮它在吴哥留下了很多照片。今天最高层的五座塔游客也不多,我还能找个好机位用延时摄影来拍摄动画素材,回去后再做成视频。

中午在水池边吃饭。去过的朋友都知道那里的服务员会很热情的拉客,我给他们说我比较下其他家的价格,于是他马上说给我折扣,不管标价多少,全部2美金。哈哈哈,太好了!

午餐后直接去了西北角的藏经阁睡午觉,找了块平整的石头躺下,试试在柬埔寨做做中国梦白日梦。

下午去了巴本寺。因为阳光可以照到卧佛上,淡季人少,检票的工作人员也直接给我说OK就不用查票了。包场的感觉真好啊!

晚上再次去阿苏家,在满是星星和椰子树、芒果树下喝喝啤酒,聊聊天。有时我介绍到中国的东西阿苏就当翻译。说话间,一颗芒果掉了下来。我对他们说,柬埔寨本来有机会出现牛顿的。

吴哥寺
Angkor Wat
斑黛喀蒂
Banteay Kdei
巴方寺
Baphuon Temple
第9天
2013-06-13 周四

今天失望的日出再加上早上的大雨也没有动摇我去探索丛林的决心。一路向西,来到了西池。简直有海滩的感觉。而且那里的各种烤鱼各种小吃相当美味。一路的水坑,终于来到了最古老的塔庙Ak Yum。虽说已经是一片废墟,但它的重要的考古意义让我流连忘返,忍住被蚂蚁咬的痛苦也要拍到满意为止。

现在西池的水少,于是我们把Tuktuk拆了,骑着摩托前往西梅蓬。翻过堤坝,淌过湖水才得以到达。路上有段过水路面我还只得下车步行通过。虽然现在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但我一点没失望,反而看到了寺庙修复的程序。老外专家见我如此用心,还主动叫我进入非参观地方拍摄,让我围着工地绕了个圈。因为正常的参观线路只有四分之一圈,再次感到了人品的爆发。重建工程从2010年开始的,预计10年。欢迎大家在2020年跟我去看看。

西梅蓬出土的巨大的毗湿奴铜像现收藏于金边国家博物馆。

回到大吴哥城后,去了一个小遗址。回家后查资料才知道这是吴哥时代建造的最后一个神庙。虽然光线不太好,我还是拍了大量的照片,起码可以作为资料保存。

West Baray
East Mebon
Ak Yum
East Mebon
West Mebon
Eastern Mebon
Mangalartha
Mangalartha
巴戎寺
Bayon Temple
第11天
2013-06-15 周六

考古学家今天再次出动。本来阿苏今天上午带团去女王宫,我准备去听他讲故事的。结果他临时改变了行程。等了很久也不见其踪影,电话也打不通,于是我前往Phom Bok。地图上看着不远,但是没路,绕了个大圈才开上前往Phom Bok的路。我再一次在吴哥的土路上放松了警惕。谈话间,地上已经满是水坑,车子歪歪斜斜并传来刮到底盘的声音。于是我赶紧跳下车帮司机指挥行车线路。就这样上上下下好几次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大水坑前。我靠, 这下是走不了。虽然知道路的前方就是Phom Bok,但此处到山上还有8公里。看了看表,算了算时间,只得放弃。免得把接下来的行程也耽误了。我问司机多久没来了?他说快6年了。我说那好吧,我希望2020年我来看西梅蓬的时候路能修好。再见,Phom Bok,我会想你的!

天空云层开始变厚了,赶紧往市区跑,连吃饭的时间的没有了。马上前往另外一处寺庙。当然,就算你不吃饭,天还是会下雨。刚刚到寺庙门口,雨点就落了下来。这是一处紧凑而厚重的建筑群,没有完工但保存的很完好。让我想起来了塔高寺。墙上还有没完成的仙女,让我们可以了解到雕刻的过程。

没有任何退缩,我把相机用塑料袋裹好就开始行动了。刚拍了几张,中雨就变成暴雨了。这时我镜头里的画面就是潮湿的石头加上绿色的草地,这期待已久的画面终于被我拍到了。当然人也差不多湿透,这次真成大湿了。

阳光从天边射了过来,雨也变小了。赶紧赶往猪山。车停在上山的楼梯前。我望了下那望不头的上山的楼梯,脚都软了。虽然还下着小雨,反正相机还裹着塑料袋。千辛万苦都过来了,走!上山!平时坐惯了电梯的我,今天知道了爬楼梯的厉害。好在爬完这一段楼梯就上了公路,而不是直通山顶。这里居然还有人查票。一问,到山顶还有600米。那就没多远了。从公路的左边极目远眺,视线的尽头就是洞里萨湖。

整个山就我一个游客,路牌上也只有柬埔寨语。这时完全了没有包场的兴奋,反而有些恐惧,但是一拿起相机拍照,内心马上就温暖了,应该是注意力分散了。于是我就边走边拍,向山顶进发。

终于来到了山顶,有座现代的佛教寺庙。路上有只猪对我这个入侵者相当警觉,做出一幅要进攻的姿态。我当然只能服软,因为这里叫猪山啊!是它的地盘啊!哈哈哈,玩笑玩笑。我在寺院周围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古迹心想自己走错了吗?难道是另外一个山头?这时我看到有人从山坡的楼梯走下来,于是我也顺着楼梯往上走,没走几步,我看到了吴哥特色的古老的围墙,我知道我到了。

三座厚重而有气势的石塔让我惊叹建造者的伟大。塔的造型很特别,和其他地方都不同,可能是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山顶的自然条件恶劣,风化的非常厉害,使得外形发生了变化。由于怕发生危险,所以每个楼梯都有禁止进入的指示牌。虽然没有管理人员,但我也没有擅自进入。兴奋的我左看右看,不停的拍照,生怕漏掉什么。虽然塔身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雕刻,但我们完全能够想象得出它们当年的气势与辉煌。

猪山的山顶不像巴肯山那样被大树围着。这里是看日落的好地方,一边是洞里萨湖,一边是稻田。一马平川,一眼就望到天边,你能实实在在感觉到地球表面的弧度。终于,雨停了。天边出现了漂亮的火烧云。伴着火烧云,我向印度教三神告别。我摸着这古老的台阶,对他们说:我都不知道我哪天会回来,但我想2020年我那些愿望都能实现。

自此,吴哥周边的古迹我基本都去了。下面的行程将远离吴哥,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一直在路上。

罗莱寺
Lolei
Wat Atwea
Wat Athvea
Phom Krom
Phnom Krom
第13天
2013-06-17 周一

早上明媚的阳光让我感到今天的天气应该不错,希望这蓝天白云能坚持到下午。因为今天我将和阿苏的家人一起去柬埔寨的另外一处世界遗产-柏威夏寺。

先引用些资料介绍下柏威夏寺的情况和由此引发的两国争端:
柏威夏寺坐落在海拔525米的扁担山 “鹰喙”式摩艾丹崖顶,是高棉王朝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大型石宫建筑物之一,艺术成就堪比吴哥的诸多名刹殿宇。柏威夏寺分布在长800米,宽400米范围的峭壁上。寺有四层,带四个庭院,每层都有门楼和围墙。悬崖的“喙尖”朝向柬埔寨,“喙根”朝向泰国。在柬埔寨一侧是陡峭的山崖,难以攀爬。之前,香客和游人可以由泰国一侧山脚到达山顶的神庙。

柏威夏寺的建设始于高棉王朝第四位国王耶输跋摩一世(Yasovarman I)。他在公元889年登基后即策划在扁担山脉建造一所圣寺,最后选择了柏威夏现在所在的悬崖上。当时很可能认为这是一块福地。此后柏威夏寺的建造屡经波折,先后经历了13位君主,共用了200多年才建造完成。期间尽管皇室内部斗争一直不断,但对于兴建圣寺的愿望从未改变。正式完工约在1152年。

1904年2月,泰国当时的暹罗当局与统治柬埔寨的法国殖民者商定边界协议,双方同意沿马夸山山脊划定边界。按照这个条约,柏威夏神庙应在泰国境内,但负责勘界的法国军官在地图上作弊,涂改分水线,让柏威夏神庙被划在法属高棉一方。泰方为了主权独立而急于签约,也因为地图知识匮乏,没有发现地图被动了手脚。泰方对地图签字认可,尽管他们在1935年就已经发现地图有问题,却慑于法国的强大只表示了不满,1937的修约谈判,泰方也未敢表示异议,仍继续沿用旧地图。

1953年底当法军撤出柏威夏寺地区后,泰柬两国都宣称对该寺附近地区拥有主权,双方第一次兵戎相见。

1962年,海牙国际法庭裁定柬埔寨只拥有柏威夏寺,而不是整座山。边界线被划在该入口通往神庙的第一百八十六级台阶上,将神庙最方便的入口通道划给泰国。这样一来,尽管神庙属于柬埔寨所有,但泰国却掌握了进出神庙的主通道。

此后泰、柬两国又达成协议,泰国让出神庙附近十五米道路允许柬埔寨使用,十五米以外属于泰国主权领土。自此,边境安宁,两国民众可以一道礼佛祈祷。在泰国境内,神庙山脚下的小村落,成为两国民众杂居的土地,加上周围的丛林,总计四点六平方公里。这片土地就是如今双方争议的焦点。

2008年6月,柬埔寨将“申遗”范围缩小到神庙本身,得到泰国沙麦•顺达卫政府签字认可。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柏威夏寺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更令主权争议升级,泰国内矛盾激化。

此后几年,虽然双边关系紧张,但都没有使用武力解决争端。

2011年2月4日,双方爆发严重武装冲突。柬官方人士称,至少有7名泰国军人在冲突中被打死。2月5日,柬埔寨和泰国两国军队在柏威夏地区再次发生武装冲突,一度出动了大炮等重武器。

2011年4月26日,柬埔寨和泰国两国军队在柏威夏地区再次发生武装冲突,4月22日至25日,泰柬双方还在其他有争议地区持续发生武装冲突,造成至少10名士兵死亡,当地数万居民被迫转移。

七点十五分,阿苏到酒店接上我,我们便出发了。一路向北,不久便驶过了女王宫,我们继续北上,前往泰国边境。阿苏说大概十五年前,沿途都是参天大树,现在已经被砍的所剩无几了, 话语间露出悲伤的情绪。

因为之前和泰国的战事,柬埔寨修好了这条通往边境的公路。虽然已经是柬埔寨的偏远地区,但因为路两旁也是绿树成荫,还不会让人感到荒凉,不过村落的密度明显小了很多。

柬北之前是红色高棉的基地,现在还有大批的旧部家属居住在此,洪森还建了很多住房提供给他们。

路边开始出现了部队的营房,我们离边境也越来越近,离柏威夏也越来越近了。在一处陡峭的山体下面,是管理处。柏威夏寺是免费参观的,只需办理进山手续。我猜测着悬崖上一处颜色不同的山体就是柏威夏寺。事后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现在,泰国人是无法进入这里的,所以游客要提供护照来作为身份证明办理进山的手续。我们还要换乘皮卡,妇女和儿童坐在驾驶室,男人们则坐在货厢。我开始还以为是当地人为了赚钱不让外地车进入,后来才知道上山的路崎岖陡峭,非强悍四驱车不能上。那感觉很像毒贩接头。而道路的坡度一点不比过山车逊色。

阿苏买了很多烟和糖果带上山,我不解便问他。他说是带给戍边的战士的,他还说打战那段时间柬埔寨人民纷纷向前线捐献物资。我问他是谁先开的枪,他说是泰国。他说你想啊,我们的国家打了几十年的内战,谁还希望打战呢?虽然我们的国家贫穷,装备落后,但是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我们一定会战斗到底!

他的这些话让某个国家的人听了很感慨,因为某个国家想的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权问题让下一代解决。

顺便插一句:之前去崩密列的路上有个收费站,后来取消了。我问他们是什么原因?他们说因为马上要大选了,想得到选票就得取消收费站。

我们找了个当地的向导。他一路给我们讲着战时的故事:他的家因为战火被毁,现在只能迁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居住。他的朋友在战斗中牺牲...有个士兵搭我们的车上山,我让阿苏告诉他我对柏威夏寺属于柬埔寨的立场,他认同的对我点头,一脸坚毅。沿途经过很多营地和战壕,我总是谨慎询问着能否拍照。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要不是车已经开过,要不是路面颠簸,其实根本都拍不了满意的照片。于是我干脆收起相机,加入了他们派烟的行列。路过营地时把香烟扔给士兵们就可以,离的近的可以直接递到他们手上,他们都微笑着表示感谢。

山顶有片小树林,是皮卡的终点站。这里散落着几个餐馆,也是唯一能用餐的地方了。我们吃了顿简单却昂贵的午餐,但是一想到这里曾经枪林弹雨也就不再计较了。

路边一块路牌上用高棉语和英语写着:"我很骄傲身为高棉人"!我对阿苏说我深深的为你们感动!我说能作为高棉人的朋友我也很骄傲。阿苏说能和我做朋友他也很骄傲。

警察告诉我们只能往神庙的方向拍摄,其他方向都是不允许拍摄的,因为有柬埔寨的军事设施。在战争的阴云下,我们一步一步向柏威夏寺进发。爬过一个缓坡,柬埔寨国旗和联合国的旗帜出现在眼前,它们悬挂在无比高大的旗杆上。我知道这是在宣示主权,而在对面的山顶飘扬着的是泰国国旗。

我一边走一边帮阿苏和家人拍着照。我知道他们一家人能来柏威夏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想多给他们留下些纪念。阿苏说:“阿康,我们终于来到了柏威夏寺!”我说:“是啊,我们终于终于来了!”大家的语气都是那么感慨。

寺庙周围的树林里驻扎着柬埔寨军队,此时的他们和我们一样享受着和平。阿苏把准备好的香烟给他们,还给了些钱,说是希望他们能买点蔬菜改善生活。营地不远处的铁丝网便是边境了, 一座小桥分隔着两个国家。此地的军人和警察对我们都很友善,也愿意和我们合影,甚至拿出步枪给你摆pose。反正在柬埔寨,你表明柏威夏寺是属于柬埔寨的这个立场,肯定是受欢迎的。沿途的当地人讨论着我这个中国人,纷纷友好的给我打招呼。因为这里几乎没有中国人前来。

神庙的入口处有块小牌,用高棉语和英语写着:"柏威夏寺是我们的"!我对阿苏说我准备再放一块牌,用中文和英文写上:"钓鱼岛是我们的"!

从走上台阶的第一级开始,我珍惜着在这里走的每一步。我疯狂的拍着照,生怕错过任何一处景致,阿苏和家人则聊着天享受着他们的旅程。开始我们的向导还和阿苏讲讲故事,到后来就专门带着我拍照了。虽说这哥们平时也是在这里靠帮游客拍照和讲解为生的,但是他完全不考虑光线的方向,而且英文水平也就只会些单词,好在我们都会肢体语言,沟通还算顺利。最重要的是我说去哪里他就跟我去哪里,服务相当好!

神庙里还有些越南军队用过的军事和生活设施,比如磨盘,藏身的战壕等等。这是当年洪森找越南帮忙推翻红色高棉时留下的。虽然历经了多次的战火,但神庙基本没有因为战争而破坏,实在难得。也因为此使得神庙更加珍贵,我也为能来到柏威夏寺感到无比荣幸!

刚走到寺庙的最高层,刚才还蓝天白云的天空,马上就乌云密布了。阿苏打来电话说可能快下雨了,让我赶紧下山。毕竟一家老小还在下面等着,我也不好意思久留。为了节约时间多拍几张照片,我只能跑步前进。一边按着快门,一边感叹老天怎么能这样捉弄我呢?此时此刻没有一个词能表达我的依依不舍,但必须和柏威夏寺说再见了。再次换成皮卡下山时,天空又转晴了。好吧,这就是天意,阿苏对我笑笑说:“下次再来吧!” 我说:“会的,我肯定会回来的!”

离开柏威夏寺,我们前往柏威夏省的省会住宿。柏威夏省虽有柏威夏寺这样的世界遗产,但其他的旅游配套设施严重滞后。阿苏说虽然是省会,但是城市很小,而且落后。我说从级别上来看,它和广州是同级的。 城市虽小,但餐厅的卫生和服务都很好。晚餐的鹿肉和野猪肉也非常美味。我们把车是的啤酒拿到房间,边喝边聊天,快十二点了才去睡觉。

Preah Vihear 柏威夏寺
Preah Vihear Temple
第14天
2013-06-18 周二

本来说第二天七点出发的,结果六点二十阿苏便来叫我了。于是急急忙忙的收拾好行李下楼,结果他们一家都在楼下等候了,搞得我很不好意思连连说sorry 。阿苏说没有,是他们习惯了早起。

吃早餐的时候阿苏还在向当地人询问着柬埔寨、泰国、老挝三国交界处的瀑布。距离也从最开始的40公里变成了180公里.毫无疑问,我们是没足够的时间去了。那就直奔下一站-科克。

整个景区有一条环状的道路,大大小小几十座遗址分布在路的两旁。除了最大的一座塔,阿苏的家人就基本不下车了。我视为珍宝的东西可能在他们眼里就跟家里的锅碗瓢盆一样。一切都表现的很自然,不用过分夸张。为了不让他们等得太久,我又只得跑步前进了。以最快的速度 拍完照片就走。反正有阿苏,不懂的浮雕就先拍回去再研究。就这样,我们迅速完成了考古工作。我们的车刚刚开出景区,天降暴雨...

崩密列在回程的途中,也是我们的午餐之地。这是我和阿苏第二次来这里,我们还专门跑到门口拍了张照。没有我想要的好天气,也没有带我需要的镜头,我没进景区。用完午餐我们便回了暹粒。

Koh Ker
Koh Ker
第15天
2013-06-19 周三

在微信上找人拼车,遇到了2个上海的女孩子,她们已经在路上走了快2个月了吧。我去金边的时候把我的Tuktuk司机介绍给她们了。她们知道我是来“考古”的。所以决定最后一天的门票和我一起逛逛吴哥。谈话中得知,之前司机拉她们的时候没按我给她们的游览顺序来。于是我问司机怎么回事,他说因为这样那样,因为下雨等等。我说你别找借口。

我对她们说,今天他不会乱去地方了。因为,考古学家是被忽悠不了的!哈哈哈!能从西藏走到尼泊尔,再走到泰国,然后来柬埔寨的人肯定不是凡人。于是我决定带她们去看看不一样的吴哥。

第一站,小吴哥。那些没完工的Apsara,让我们知道了建造吴哥时的流程。然后我们去《花样年华》中梁朝伟讲出心中秘密的神秘地点,把我们的吴哥故事留在了那里。中午时去了水池边的大排档吃饭,路上有个熟悉的小贩给我打招呼,然后我把午餐价格砍到了2美元。她们再次感叹我对吴哥的熟悉。

第二站去了个丛林里面的遗址。宁静,精美。没有其他的游客。

第三站是我非常喜欢的圣剑寺。我对圣剑寺的了解基本能超过市面上所有的攻略书籍。

圣剑寺回来准备去巴扬寺的,结果天气不好,于是带她们去了巴本寺。不过我就没爬到顶层了。

她们说明天的飞机要回上海,我说那我最后带你们去一个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古迹。离主干道还有1500米,我当年去的时候路上还没有标志,现在已经有路牌了。密林深处,无比幽静。大家在此用相机自拍留影,做个纪念。

Jenny说第一次在吴哥有种不想走的感觉。我说,你跟我走吴哥肯定会不一样的。我对吴哥的熟悉不是因为来得多,而是因为热爱。我和Tuktuk司机交流要去哪里都不需要地图,直接告诉他寺庙名字就可以了。因为吴哥的地图上面虽然写的是英文字母,但发音是高棉语。这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不容易。所以跟一个有经验的向导去吴哥是很重要的。

吴哥寺
Angkor Wat
大吴哥城
Angkor Thom
第17天
2013-06-21 周五

我以为塔仔山能俯瞰金边,于是在晴朗的早上选择了去这里。警察示意我要买票,但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刚刚来上班,还在收拾,就直接让我上去了。上山后才知道这山太小了,什么都拍不到。于是随便按了几张就离开了。从塔仔山下来去了红色高棉的琼邑克种族灭绝中心。

租了个语音导游听着讲解,慢步于此,过去在这里的惨剧仿佛又浮现眼前。当时人口800万的柬埔寨,有300万人被红色高棉屠杀。这里是众多杀戮场所中最著名的一个。

红色高棉为了节约成本,几乎不使用枪,而是用刀砍,锄头,铁棒,割喉等方法杀人。为了不让人民有报仇的机会红色高棉连小孩也不会放过,遇难者很多都被满门抄斩。在琼邑克有棵大树,人们在此发现了很多牙齿和碎骨。后来才知道这里是红色高棉杀害小孩的杀人树。他们提着小孩子的腿把头砸到树上,脑浆迸溅,不敢想象。我站在树下久久不能平静,我把从小吴哥请的红绳系在了此处,愿受害者安息。

整个游览以安放受害者遗骨的佛塔结束。佛塔共17层,安放了超过8000名受害者,头颅按科学鉴定的年龄摆放。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头颅,每一个都在控诉红色高棉的罪行。作为润之的好学生-波尔布特犯下的罪恶应该不及他的老师,他们让红色成了世间最恐怖的颜色!

回到市区 Tuktuk停在了路边。我一看墙上的铁丝网就猜到这里是S21了。关于此处,网上能找到大量资料,我也不想多说。反正以柬埔寨这种天气,参观这里都会有股寒意。这里的照片在我写游记的时候我也没有整理,会让人非常非常不舒服。

结束了红色旅游也该吃的东西了。不管是哪里的餐厅,只要是Tuktuk司机带去的,价格都非常高。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不同价格的菜单。不过对我来说,要不我就砍价,要不我就自己去找。买了杯果汁,吃了盘炒面回到旅馆,把包放到前台。然后去博物馆。为了省钱,我要了个五楼的房间,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回房间。

金边的博物馆本来就是一栋快一百年的老建筑,这里有整个柬埔寨各个省的艺术精品。因为面积有限,展品摆放密度非常大。以至于让我有种走进了商店的感觉。有些藏品摆在屋檐下,我估计下大雨可能还会被打湿,看得让人心痛不已!

5美金的门票比吴哥的博物馆便宜了不少。在这里,我终于见到了那些传说中的精品。比如女王宫的三角楣和中央塔庙的守护神,比如麻王台上的阎王雕塑。他那没穿裤子的屁股太性感了。 比如西梅奔的巨大的毗湿奴的雕像。这些雕刻艺术的精品让我暂时忘记了红色高棉的创伤。吃过晚饭回旅馆,期盼着明天能有个好天气。我准备去逛逛皇宫。

Killing Fields
The Killing Fields Choeung Ek
第18天
2013-06-22 周六

早上阴沉沉的天也没打消我早起的计划,提着相机往皇宫走去。先来到皇宫广场前暹粒河和湄公河的交汇处。有人在拜佛,有人在锻炼,有人在洗漱,有人在喂鸽子。反正是一片祥和,我想这就是和谐社会吧,起码自己的国民在自己的皇宫前刷个牙,踢个球,拍个照不会犯法。

6月18日是皇后的生日,皇宫门前摆放着巨大的照片,装饰得很喜庆。门口的守卫个头不高大,长得不帅气,但很有礼貌很客气,同意我为他拍照还给我说8点钟皇宫开放,并指示我入口的位置。

来到广场的正中,坐在皇后像下面的草地上,买了个不知道名字的白糖面包,享用着属于我的皇家早餐。一看表还有些时间,再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找了个路边摊坐下,摊主是个老奶奶,小摊收拾的很干净。我不知道这个稀饭是不是暹粒的BorBor?反正是稀饭里面有肉,有血,有内脏。她满脸慈祥的招呼着我,给了我一碗,我自己再拿了根油条。味道不错!看着当地人络绎不绝的到来,我知道我的选择是对的。

走向皇宫沿途的Tuktuk司机都会热情的跟你打招呼。他们全部都说今天皇宫上午不开放,下午2点才开放。他们会叫你先去其他的景点,下午再来皇宫。此时吴哥和金边Tuktuk司机的人品高下立现!

皇宫开放的面积不大,但建筑都很漂亮。除了闹喳喳的越南团,其他都很好。银阁寺也包含在门票里面。地板全是银砖铺的,现在行走的线路上都铺了地毯,非进入区域还能看到银砖。虽说是银砖,但厚度很薄,别拿现代建房子的砖来对比。

临走前再次去了独立纪念碑,天气比前一天还差。回旅馆拿上存放的包然后赶去车站。为了去中央市场逛逛,只得买1个半小时后的VIP中巴,票价贵了一半,有点心痛。中央市场的穹顶是其最大的特色,其他山寨商品就没天朝丰富了。小吃摊才是我的最爱,也不管是什么了,看着喜欢就搞点来尝尝。瞬间,暴雨又来临了。当地人拉绳子挂塑料布的功夫简直堪比机械化部队,迅速高效。

雨过天晴,买了杯甘蔗汁,提着去车站候车。在找车时又一个Tuktuk司机前来搭讪,问我找什么?我说找去暹粒中巴。他说去暹粒没有中巴,只有的士。我说,是吗?车站的工作人员给我说是中巴!他还继续问我找什么?我说我找一个说真话的人!难道金边满街都是骗子吗?他说你买票了吗?我说是的,于是此人才离开了。

一天两次遇到类似的事,让我开始怀念暹粒,好在马上我就要回暹粒了!

金边独立纪念碑
Independence Monument
第19天
2013-06-23 周日

今天,我的门票终于还是来到了最后一天。检票时心中有丝淡淡的哀伤。今天,我把那些之前可能错过了但还有些意思的浮雕再拍了一遍。吴哥的雕刻真是百看不厌,加之对印度教有些了解,浮雕故事基本都能看懂。今天意外的收获是在丛林里找到了两个不知名的遗址,后来查到了其中一个。另外一个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更意外的是在大吴哥居然遇到阿祥,我们还一起吃了个午餐。然后我还跑到巴扬寺去蹭他讲故事,结果阿祥紧张到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实在是罪过。

蹭完阿祥赶紧直奔小吴哥去蹭阿苏。远远的我就看到他了,于是直接迂回到毗湿奴的后面给了他个惊喜。作为暹粒中文导游大赛的冠军,阿苏的讲解水平绝对一流。我听着他的故事再次和他游览了小吴哥。因为之前我们去小吴哥走的线路不同,而且我要指导摄影,所以沿途都是我负责讲解。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讲小吴哥,获益良多。阿苏团上有客人求合影,我简直受宠若惊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我必须满足粉丝们的要求!

门票的第一天从小吴哥开始,最后一天在小吴哥结束。本来想等云开雾散时的美丽天空,结果却下起了雨。看来它也舍不得我走,能一天内连续遇到两个好兄弟,我相信这是上天做出的最好安排。

塔布隆寺
Ta Prohm
第23天
2013-06-27 周四

终于,道别的日子来临了。虽然前一晚和阿苏、阿祥喝到3点多,但早上8点多,阿苏就来到酒店。专门开车送我去机场,还送了我一大箱土特产。市区到机场距离很近,不一会就到了。为了使大家不至于太过伤感,我赶紧让阿苏走。直到阿苏的车开出了我的视线,我才转身进候机厅。

今天的天空特别漂亮,我觉得今天在飞机上肯定能拍点好照片。因为在起飞后的一段时间可以看到大、小吴哥和西池。于是,我专门让柜台的工作人员换了个K座给我,为了避开机翼,还选择了最后排。(我来科普一下:飞机的座位从左到右是ABC HJK。暹粒机场的起飞方向是东北往西南,起飞后飞机会右转。)

上飞机时看到有人坐在我的位子上,只能叫他让开了。要是平时我反而喜欢坐靠走道的位置。为了拍照,我的摄影包还只能放在脚下,相机也拿在手上。本来就狭小的空间更加拥挤。好在今天的风景没让我失望。不管是西池,还是大吴哥,还是小吴哥,对我来说,都是那样亲切。在朵朵白云下,是高棉的微笑,是柬埔寨美丽的土地。再见了,我的吴哥,我还会来的!

大吴哥城
Angkor Thom
旅行小贴士
  • 大家有任何关于吴哥的问题都可以问我,我将竭尽所能回答。直接留言或者联系我的微博都可以!再次谢谢大家的浏览!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