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西行] 壬辰年夏 藏行紀(1)

@-Wesaint-

[西行] 壬辰年夏 藏行紀(1)

2
第1天
2012-08-10 周五

[寫在前面]

今年上半年真是個忙的稀裡嘩啦的學期。

除了趁假期出去旅行以外,
貫穿這整段時間的娛樂活動
就是整理去年夏天在西藏的照片。

終於,在這個學期將要結束的7月初,
在建模趕圖搞到好像要眼瞎的間隙里,
從幾千張攝於藏地的照片里
理出兩百多張圖來記敘這段旅程。

搭配去年旅行期間和之後記錄的文字,
分上下兩篇,再次回到那片令人神往的大地。

[流水帳式的文字記錄比較長,可以選擇性跳過:) ]

... ...

[右圖為從西藏回來之後
為記錄這段旅程做的封面.]

[時態從去年的夏季開始]

过去的一年里毕业旅行始终是个痛,
因为11年毕业以后暑假要读坑爹的雅思,
没能赶上两拨去西藏的毕业旅行队伍。
小喵说等她毕业了一起,
我們一起补上这趟藏地之行。

终于一年过去了,小喵毕业了。
5、6月忙着下半年去德国的事情,
各种头疼的审核没完没了,
眼看着似乎假期的远行又要泡汤,
好在审核以始料未及的超快速度通过了。
7月中递了签,
算了算等签时间,刚好卡在8月中。
不管了,马上准备出发。

這個當口子上,
妈本来约新疆行的伴儿有事去不了,
小喵说,一起去啊,
就来跟了我们,
组了这神奇的三人团。

[當時定的行程]

D1 宁波-上海-火车
D2 火车上
D3 火车-拉萨
D4-5 高原适应+拉萨
D6-7 林芝
D8 回拉萨過雪顿节
D9 纳木错
D10 日喀则
D11 江孜
D12 羊湖-拉萨
D13 拉萨
D14 飞成都-夜游
D15 成都-飞宁波

本来還打算去珠峰,但是妈怕高反,
加之我的护照已经上交德国签证用了,
又没空去办边防证,
最后还是取消了这一站。

[準備的裝備]

冲锋衣X1
长袖T恤X1
长袖衬衫X1
短袖(可作睡衣)X2
牛仔裤X1
速干裤X1
睡裤X1
(漫長的在火车上的時間里穿舒服/海拔高气温低时可穿在外裤里面e.g.纳木错)
拖鞋X1
(火车上穿,否则據說脚老包在鞋子里會变肿)
登山鞋X1
(在户外店买冲锋衣时搭配超优惠购得。其实不去恶劣山地则不是必须)
便携洗漱洗浴套装X1
(虽然很多人说在西藏不怎么用洗澡,但是我们确实天天洗。。)
多功能头巾X1
(防曬,拗造型啥的)
偏光镜X1
三脚架X1
NIKON D80相机 X1
16G SD卡X1
8G SD卡X1 (备用)
雨伞X1

上海站

[出發]

跟導師請了假,回到寧波準備了幾天裝備,
終於在8月10號這天出發了。

下午坐车到上海,
晚上7点半准时开拔。

买的是火车硬卧票,车厢环境还不错。
相比软卧,中上铺坐不起身,
电源插座资源紧张而已。
空调很冷。

夜里过了无锡、南京、蚌埠和郑州,
睡的不是很熟,
听到各种搞不清铺位的吵闹。

第2天
2012-08-11 周六

[在火車的路上]

这一天都在火车上。

上午10点多到了西安。

西部的山确实与东部的丘陵大为不同,
看到这些山,
不由得就想到中学時候美術課上教的披麻皴。

大山大水。

列车线经过无数个隧道,
经常是刚出一个隧道,
马上又钻进了另外一个。

下午时据说傍晚将到兰州。
满心幻想着
是否會有热腾腾的拉面为晚餐。

[在火車的路上]

越行向西日落越晚,
终于在大太阳里到了兰州站,
下车一看
才发现站台上卖的各种食物里
完全找不到兰州拉面的影子。
好吧,
鸡腿饼子玉米也是顿晚饭。

出了兰州,
列车在轨道上停了好会儿,
原定7点到的西宁,
因此也就迟至8点多才到。
到站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
传说中列车线经过青海湖时能够望到的湖面,
这样也就泡了汤。

悻悻睡去。

第3天
2012-08-12 周日

[在火車的路上]

凌晨3:40
從淺眠里醒過來。

聽到身下的火車發出獸般的陣陣低沉嘶吼,
車廂不斷傳出像是用力過度的痙攣顫抖。

抬起手臂撩開窗前的帘,
目光穿過玻璃往另一側探望,
外面依舊是漆黑色冰冷的夜。
依稀間,遙遠的地方仿佛傳來
雪地冰天洪荒飄渺的歌聲。

腦中幻想出
列車鋼鐵巨獸般冷峻的身形
在夾雜雪雹的狂風中緩緩攀上雪域高原的場景。

格尔木
Golmud

[在火車的路上]

清晨 6:51
列車到达格尔木站。

微亮的曦唤醒了遲來的晨。
暗蓝色的背景下
站臺上暖色的燈光好像浮出群山遮擋的
初升的太陽。

[在火車的路上]

過了格尔木,感觉便正式进入了高原,
沿途风景明显与昨晚天暗前大不相同。

窗外現出印象里高原该有的
荒凉壯闊的地景:
绝不同于平原上拔起的山脉
和广漠无际的戈壁荒滩。

视野所及很少有植被,
仅仅有稀稀拉拉的几从球形小植物,
怕也是广铺根系才得来这一点得以生存的水分。

想來这里應該就是到了可可西裏的东缘了罢。
鐵道两侧的地面上铺了排列整齐的方形砾石阵,應該是固沙的作用。

[在火車的路上]

火車線旁是青藏公路線。
偶有几辆货车或者越野车经过,
但是更多的是小车,
看来路况应该还不错。

路上只看到过两次骑车的,
骑行軍应该大部由川藏进吧。

過格尔木之后的一段时间內一直是浓云笼罩的。
直到8:15左右,
透过車窗看到前方雪山上空的云层打开了豁口,
露出期盼已久的蓝色。

这时看看车厢里的数据面板,
已經是3906米的海拔了。

青藏高原

[在火車的路上]

濃得化不開的雲層有了鬆動的跡象,
遠處绵延起伏的山脉也开始遍铺草色。

窗外偶尔会掠过几只小小黑影,
車廂里的人都願意相信,这些就是藏羚羊。

在這段高原的鐵路線上行得越深,
活物也越多起來。最多的就是牦牛。

初来高原的人们
对这种典型代表性的动物很感兴趣,
而列車也不知道什麽原因的,
干脆在一块牦牛很多的聚集地停了下来。

濃雲終於化開,展露出久違的藍天

唐古拉山口
Tanggula Pass

[在火車的路上]

这整一天,
围在車廂里数据面板前的人最多。

无论是怕高反还是不怕高反的,
对海拔数据总是特别挂记。
顯示屏里的海拔数据由不到4000米缓慢向上攀升。

14:13
到达唐古拉山口。

列車没有作停留。
唐古拉站牌飞速闪过车窗时抓拍到一张照片,
模糊可以看到海拔已经是5000+了。
也算是正式进入了西藏。

唐古拉藏语意為高原上的山。

這個號稱風雪庫的地方,
果然名副其實。

經過山口的時候,車廂一邊是白雲藍天,
另一邊已是雨雪霁霁。

但远处连绵的雪山依旧发出
陽光下耀眼的白色光芒,
似乎随时都会有一隊古老故事中的騎士
吹響雄渾的號角
从那團光芒中策馬疾驰而出。

[在火車的路上]

16:15
列車經過错那湖畔。

湖面近处已然放晴,
远方依舊是大片陰沉的雨雲。

列車邊群群水鸟點著水面撲騰而過,
湖的那一邊淡粉色的山岱立在一片雲霧中,颜色超级好看。
可惜車廂朝湖一侧的窗戶玻璃很脏,
没能拍下一张清晰可用的照片。

火車前行的过程中,
不断有牲畜群、大大小小的水面
和远远近近温和起伏的山丘經過車窗视线。

从来没有想过雲在大地上投下的陰影
原来真的可以這样清晰分明地
緩緩漫行在這一片令人感動的草色中。

小喵同學如此感叹道:
各种标准WINDOWS桌面啊!

拿了她的新手机狂拍不止。

[在火車的路上]

我們的火車
不知道是为了避让高原上的動物
还是为其他列車让道,
一路上总是開開停停,停停開開。

原定下午3、4点能到的那曲
一直到了下午5:14才到。

到达拉萨前的最后一站。

于是到達拉薩的時間
由晚上7点半也就被拖延至了預計9点半。

晚上8点多,高原上黄昏开始笼罩。

高原野外的傍晚很柔和,
温暖的夕陽光線染黄了一个个山脚下的
白色純淨方形量體的藏式建築组成的小聚落。

天边挂着两道彩虹。
耳机里放著張智的《温暖的归途》。

車窗外牛羊成群结队悠哉往回走。

双彩虹,之后还遇到一条凌空悬在高空的彩虹,可惜没能拍下来就渐黯不见了

[在火車的路上]

20:40

經過了一个遠處能望到一片雪山的山口,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車廂广播說再过半个鐘頭就能抵达拉薩。

现在的窗外
只剩下籠在陰影中黑色的高大山群和微凉的夜空,
没有燈火,没有喧鬧。

小喵同學开始有点头晕肚子痛,
也许是早上洗头洗坏了。

山的豁口里露出最後一抹霞光

拉萨
Lasa

[拉薩折騰夜]

21:26
列車驶入拉薩火車站。

下車后没有想象中类似窒息的缺氧,
有的只是兴奋的心情。

找人帮我们拍照,拍完一看全是抖糊的,
难道别人都有高反?

想要在列车边再合影,
孰料刚走近车窗边车内的灯就关了,
站台上的站务员过来催促我们赶紧出站。

出了站,车站广场上站了很多兵。
我快步向前走了几步,想拍个车站的照片,
被小喵拉住,说:
这里要以病人的心态,慢慢走,
否则一不小心就高反了。

好吧,於是慢慢走到理想的拍摄位置。
举起相机,又被跑过来的兵哥哥拦住:
这里不能拍照!
额...要不要这么紧张啊...

给之前就预订好的平措康桑打了电话
问了打车过去的价格,
最终差不多花了70塊打了车过去,
好吧,虽然其實并不很遠。

藏族的哥的驾驶速度很彪悍。
路上经过布宫。
打了灯光的布达拉夜景,
让三人都心情激动了一把。

終於于是到了拉萨!

到了平措康桑青年旅舍。
三人间330一夜。

碰到的前台剛好是老鄉,
於是給免了会员卡费。

又刚好碰到有人带了一大捧玫瑰
冲进来據說是要求婚!

平措真是太让人感动的地方了...

[拉薩折騰夜]

进了房間,設施說實話很一般。
满墙的留言提醒你這兒是HOSTEL。
嗯,對於青旅來說還能要求有多好呢?

媽坐火車坐的累趴了,決定留在房間里休息。
我准备出去买些吃的,小喵不放心就和我一起去了。

走了半天都没找到從前台问来的
传说中24小時營業的中式快餐 玉包子,
倒是连续碰到两家德克士。

小喵同學這時肚子痛的厉害,
於是就在一家德克士先吃點東西等我。

一個人又向前走了百多米,
終於找到了传说中的玉包子。
包子已经卖完了,只好买了粥和饼出来。
两份粥加一份类似手抓饼的饼,27块,
西藏的物价绝不是本来想像的那么低!

這時天空开始打閃。
也許是因為這兒空气好,能见度高,
紫色的閃電超清晰,感觉很近。
零零星星的雨滴也开始掉下来。
被高原高清版的大閃電吓到了,
不敢打手機讓小喵下樓等我。

好容易冒著雨回到房間,
又去旅舍大堂里帮小喵求药。

感谢正在大堂沙發上打牌的四位旅友
马上跑回房間拿了胃药给我,
还附送两支葡萄糖。
太感謝了!

折腾了一個晚上,
終於睡下,
微微的有點頭痛。

第4天
2012-08-13 周一

[初遊拉薩]

高原的雨啊,下了一夜,
淅淅沥沥,很难入睡。
只好翻来覆去,
翻到了天亮...

一早我和媽已经全血满蓝复活,
小喵同學还是难受的紧。

9点多拉小喵起床出去适应适应吃个早饭。

出了旅舍大门上到街上。
天超蓝。
順著街道的盡頭望去能看见遠處的雪山,
山顶浮着棉絮般白色的雲朵。

走過了在建的時代廣場的路口再往前行,
(這個廣場是一個大學同學所在的事務所設計的,來的時候還叮囑我幫他看看施工進度=.=|||)
到前台推荐的松城小吃吃了早饭。
有粥、面条和包子,价格也是不便宜。
吃完了准备去布宫拿预约券。

小喵还是吃不消,於是先回房睡觉休息了。

兴冲冲过了布宫的安检。
走走停停拍拍照,
走到東门的時候看到了
已经排的長龍一樣的队伍。
听到队末有人聊天说前天晚上2点来排队
才拿到的预约券。

瞬間大惊!
赶紧跑到西門外,發覺没有一点排队的迹象。
进了西門,才发现预约窗口已经关闭了。
工作人員幽幽歎了口氣,
你們9、10点钟来还想有预约券吗?!

好吧,第二天游布宫的计划泡汤!

从西門出来碰到了代排預約票的小黎同学,代排一张100RMB。要了号码,方便联系。

[P.S. 這天早上拍的布達拉前掛著一條紅底黃字的類似愛國團結和諧文明之類的大條幅,太破壞氣氛了,所以不放了]

平措康桑青年旅舍

[初遊拉薩]

中午從旅舍邊的老魚飯局帶了點面給小喵當中飯。
吃了面似乎好了点,
在旅舍中庭里晒了会太阳,
但是还有点晕乎乎。

她之前听说在高原感冒会引起
肺气肿啊XXX啊等等各种恐怖的毛病,
慌的不得了。

于是保险起见,决定带她去医院看看,
也许打个针就立马好了。

花了两小时在医院里,取得了两个成果:
第一个,医生说这不是高反,
是小喵同學怕高反吃太少了,
多吃点东西补充能量就好了;
第二个,小喵发了她在西藏的第一條微博状态:
拉萨第一站,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

醫生說沒事,這傢伙自然也輕鬆了不少。
又吃了點東西,頓時覺得有了點精神頭。

從醫院回到旅舍5点多,
决定出发去我们在拉萨的第一个目的地,
八廓街!

出了平措一直向南走,
很快就到了大昭寺附近。

要进八廓街先要进大昭寺广场,
又要过安检。

在西藏就是各种安检,
尤其是在雪顿节临近的這個时候。

大昭寺
Jokhang Temple

整理照片的時候才發現這張大昭寺頂上華蓋般的云中還橫著一條淡淡的虹。果真是有佛處必有靈。

[初遊拉薩]

大昭寺廣場地面由巨大的石板鋪就,
也许是古往今來走過了太多教眾信徒行者旅人的关系,
石板的表面已經被磨的光潤发亮。

而在廣場尽端兩根裹著經幡的柱子之後
便是大昭寺。
屋檐口下飄動著
被日光曬的微微褪色的簾布,風聲猎猎。
這是穿過了多少時光的風啊。

經歷了長途跋涉和身體困頓之後,
現在站在這裡,
不禁有一種站在朝聖之路的盡頭,
暗自壓抑心中激動,長歎一聲
我們到了...的感覺。

如是心情,
與跪伏在大昭寺前磕長頭的信眾們
想是也有些許相似吧。

八廓街
Barkhor Street

[初遊拉薩]

在大昭寺侧门的预约处
约了第二天上午9点半的参观之後

(大昭寺上午的参观需要提前一天预定,
过了中午11点半就可以现到现买票进入参观)

於是穿入了聞名已久的八廓街。

作為拉薩古城中重要的一條轉經道
和商賈雲集的集市街道,
這條道上彙聚了大量的藏民和旅人,
按著轉經的順時針方向,
人流湧動。

玛吉阿米
Makye-ame

[初遊拉薩]

“在東方的山頂,
升起潔白的月亮,
瑪姬阿米的臉龐,
漸漸浮現在我心上...”

八廓街的一個角落里
立著那棟與傳說中的那個男人有關的土黃色小樓。

作為餐廳的瑪姬阿米,生意很是火爆,
在晚餐點進去,二樓的樓梯間旁已滿是候著的旅人。
人均最低六十的消費,
讓我們打消了這餐在瑪姬阿米解決的念頭。

[初遊拉薩]

這天的晚飯在雪域餐廳解決。

菜色不錯,米飯也都是熟透的。
還叫了壺酥油茶,據說有緩解高原反應的效果。

好多人似乎都不怎麼喜歡這種難以形容味道的飲品,
但是我們三個確實都還覺得挺不錯的。

第5天
2012-08-14 周二

[熱瑪嘎布]

由於平措旅舍在雪頓節期間
不接受預訂的關係,
我們只在這家旅舍訂了兩夜,
這天一早我們便在房間牆上留了爪印墨蹟,
然後趕去我們的新住處。

這家旅舍叫做熱瑪嘎布,
就在八廓街東的老城區里,
路名是奇怪的翁堆兴卡路3號。

在充斥著賣菜的,賣布料的,賣各種雜貨的
和剁牦牛的,還有三步一哨的執勤點的
蜿蜒曲折的古城街巷里繞了好一會兒,
問了好幾個人,才最終找到這家旅舍。

入住房间,条件比平措要好,
价格也相对便宜一些。
三人间260RMB。

大昭寺
Jokhang Temple

[大昭寺]

在昨天預約的點上趕到了大昭寺門口,
拿預約單買了門票。
價格是令人心疼的85大洋。學生證無效。

不過門票是變換角度會圖案錯動的那種工藝,
看上去很是高端。

[大昭寺]

大昭寺前,
隔了一個長夜,
這裡依舊满是对着主殿方向长拜的藏民,
给人一种似乎在此跪拜的信眾
从来不分昼夜黑白永不停歇的錯覺。

排隊进入第一进殿内,
光線瞬间被压暗。
昏暗中的壁画散发出宗教神秘的味道。
空氣里隱隱瀰漫著誦經的呢喃聲,
不知是來自殿外的信眾,
還是寺廟的更深處。

过了一个弯,转到正殿前庭,
这里排满了等候进入主殿的人群。
有旅人也有藏民。

方形的天井庭院里
四面挂着绘有金輪、羊和八大法器的帷帳。
抬头可以看到四周耸起的銅質镀金頂。

在庭院一侧再次过了一道安检,
正式进入主殿。

這裡与我以前認識的所有寺庙主殿都不同。
主殿的牆上開著不少門洞,通往各間小堂殿。
門上掛著森然的鐵鏈,
映在殿內搖曳的微弱燭光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参观和朝拜的人流分两股,
都按顺时针方向行进。

藏民朝拜流线贴着殿壁行进,
可以进入外围各间小殿。

参观线围绕主殿正中的喇嘛做功课的区域,只能看到殿壁上供奉的佛龛。

佛龛里供奉著宗喀巴大师、千手千眼观世音、
历代达赖喇嘛、松赞干布、文成公主、
尺尊公主等等听说过的人物
和更多以前没有了解的藏传佛教人物。

龛前安静地燃着的酥油灯,明明灭灭。
藏民都会自带酥油壶,往灯槽里加酥油。

傳說在朝拜路上犧牲的信眾,
都會由其同伴取其牙齒,插于這大殿的木柱上。
只是由於雪頓節的關係,柱子上都已經包裹了布帛,
也就無法考證了。

剩下裸露的柱头和梁架,满是精美繁复的装饰,
虽然古旧,已然弥漫出虔诚的信仰。

绕行半圈,到达殿内主供堂前。
这间堂内供奉的便是由文成公主带入藏地的
释迦牟尼12岁等身金像。

此堂不能进入,
远远还是能看到敞开门的堂内一片金碧辉煌。

默许三个愿望。

由大殿内一角的楼梯向上走,
便来到了主殿二层平台。

楼梯间的墙壁上绘满了精美的唐卡,
传说是由达赖喇嘛的御用画师精心绘制多年完成。

向前至第一进的屋顶平台,
可以平视到主殿金顶,
可惜我们到的时候金顶正在维修,
只能看看施工布上打印的金顶了。

阳光刺眼,天空高远,
红白黄三色的寺院建築顯得特别纯净。

从这里的屋顶可以看到周边的大昭寺广场
和八廓街旧城区白墙红饰错落有致的房子。

在这里,视野所及,没有高楼,
旷朗苍穹下,最瞩目的
仅有远处红山上依山势高高拔起的
布达拉宫而已。

大昭寺室內不允許拍照。從屋頂臺上眺望布達拉宮。

玛吉阿米
Makye-ame

[瑪姬阿米]

從大昭寺出來
順著八廓街上湧動的人流一路漫無目的地晃蕩
一抬眼,發現到了瑪姬阿米。

中午人不多。
也沒有消費限制。

很好。中餐就在這兒解決了~

順便還在餐廳里的留言冊上留了點情話。

[乘著24路去色拉寺看辯經]

在林廓東路的車站找車去色拉寺。

找到的這一班24路車
是从哲蚌寺到色拉寺的公交線路。
还途经藥王山、西藏博物館、罗布林卡等重要景点。

对着站牌拍了张照,以后想去这些点了就坐24路!

色拉寺
Sera Monastery

[乘著24路去色拉寺看辯經]

在24路上乘了约莫半个小时,
一路向上,
到了色拉寺山脚下。

远远看到半山腰上黄色的建筑群,
小喵頓時又无力了:又要爬山了!

色拉寺門票價格50RMB,
学生证依旧无效。

色拉寺的规模还是蛮大的,
据说全盛時期拥八千多僧眾。
整个寺庙就像个小镇子,不愧为拉薩三大寺之一。

爬山就要死的某喵

路邊一處打開門的康桑

[乘著24路去色拉寺看辯經]

沿着浅色石板铺成的主路向前走,
能明顯地感觉到山的坡度。

湛藍的天空,白色的寺院建築,
沿著山路遍植著些可以提供一點隱蔽的矮樹。
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
類似米田共的味道。

走到某處,發現路邊不遠處有一座巨大的殿宇
居然沒有人光顧的樣子。
媽和小喵表示走不動了,原地休息。
還不需休息的我便打算去那殿里探探。

到了殿跟前,發現大門紧闭。
一根柱子上挂了个牌子,写道:
色拉寺主殿内拍照收费
原来是色拉寺主殿,正在维修,没有开放。

外部可見的簷板柱梁都裝飾得極其精緻,
繁複紋飾的結構在我的頭頂上撐起一片藍天。

[乘著24路去色拉寺看辯經]

四處晃晃,
在大殿一侧發現个阴暗的楼梯口通往二楼。

刚好有几个搬运修缮大殿木料的藏民经过,
都是年纪轻轻20岁左右樣貌。
见到我就不住地道,扎西德勒!

我便問他們這兒能不能上去,
其中一个黝黑皮膚戴著帽子的小伙兒说可以,
然后向我讨香烟,我说没有香烟,
他说有钱吗,掏了几个零钱给他,
就蹭蹭蹭地跑上楼去了。

木质楼梯的踏面很窄,可能只有十來公分。
而坡度又很陡,一不小心就會踢到鞋頭。

在木樓梯的吱嘎聲
和運木料藏民叫我小心點的聲音里,
跑上了二层。

和大昭寺的類似,這兒也是一个屋顶平台。
主殿的坡顶整体向上抬起,
留出一圈采光窗的位置。

从采光窗看进去,殿内正在施工维护。
主供佛像也被布包了起来,地面上光溜溜什么都没有。
殿内一角悬了盏白炽灯,冷冷清清。

向殿后去绕了一圈,门都关着,
就下了楼,回到妈和小喵休息的地方。

他们倒是已经打听好了,
对面就是辩经场,下午3点开始辩经,
可能提早十分鐘就能入場。

看辰光尚早,
三个人就先到一間负责印经书的殿堂里参观。

殿里光线昏暗,空氣里飄著一種特殊味道的墨香。
可以看到僧人正在使用木板印刷。
那种古朴,仿佛让人跌回到几个世纪之前。

15:00
辯經場准点开门。

进了門是一个乾淨的小院子。
鋪滿灰白色石子的地上生著幾株大樹。

待前來參觀的旅人大多沿院墙根坐下,
辩经的僧人开始陆续进场。

[乘著24路去色拉寺看辯經]

喇嘛红的僧衣、古铜色的皮肤、
白色的石子、暗绿色的木葉,
在這個場所里构成安定虔诚的場。

感觉似乎这些色彩
自从宗喀巴大师的弟子绛钦却杰开寺以来
就从来未曾改变过。

歡樂辯經好基友?

[乘著24路去色拉寺看辯經]

之前聽印刷堂里的師傅說過,
來色拉寺修行的僧人必須學會藏語。

所以很正常地,辯經場里的僧人都以藏語辯經,
我們只能從他們或疑惑或沉思或愉悅的表情中
揣測他們對話答辯的情緒并為之感染。

天色漸漸陰籠,
決定先行下山,免遭雨水之苦。

下山路上的貓咪

在山下的公車站再次坐上了24路。
同車也好幾个旅友聊起天,都推荐去博物馆。

于是我们便坐到西藏圖書館門口下了車,
向前走至下一个路口左拐,
便到了西藏博物馆。

因为距离闭馆时间17:30已经不远了,
匆匆浏览了一遍。

免费。

西藏博物馆
Tibet Museum

晚餐在宇拓路上找了一家叫做雪域素菜館的餐廳
補了不少蔬菜。

飯後從大昭寺广场又逛进了八廓街,
由东口出,回到热玛嘎布。

旅舍大堂里
几个外国小孩正围着一个年轻人一起看笔记本电脑,
笑得乐不可支。

过去一看,
电脑里放的赫然是爱情公寓。

好吧,
艺术无国界,听不懂也能看着乐!

夜裡早早睡去,
準備第二天一早出發去林芝。

第6天
2012-08-15 周三

[出發,林芝]

按計劃出發去林芝。路上需要8个小时。
一早到拉薩東郊客运站,
买了商务车的票,160一张
(小车是180,大车140,商务车属于中型)
原本是8点50的班次,但是坐满就开,
於是8:20就集齊了人出了站。


再次感受到了藏族司机的勇猛,
一路开的飞快,
路况不甚好,很顛。
不過沿路倒一直有看頭,
8小時的車程里也就不那麼無聊。

拉萨河
Lasa river
墨竹工卡
Mozhugongka
米拉山垭口
Mila Mountain

[出發,林芝]

從拉薩出發以後一路海拔向上,
到米拉山口達到最高,
然後就是漸漸向低處走了。

爬米拉山口時往拉薩方向回望

米拉山口巨大的風馬旗陣

尼洋河
Niyang River

[出發,林芝]

過了米拉山口繼續前行,
車窗外的地景也開始變化起來。
相較之前大片大片略略干黃的平鋪草甸
明顯開始出現整山整山的綠色樹林。

又開一段,公路开始和尼洋河并行。
那河水蓝的,让人心情大好,
根本就忘记了颠簸。

一路上見到好看的就用手机照下來,
結果在IPHONE相簿的地点地图里,
从拉萨到八一镇的這條線上
插满了照片定位的紅色小圖釘。

尼洋河

[出發,林芝]

從拉薩到林芝一線,
時不時就遇到跟我們逆向騎行而來的騎軍。
男男女女都有。
留心数了下,除了睡著的時候,
这一路上竟数到300多名骑者。

向這些勇敢的人們致敬!

冷雨中的騎行者

[出發,林芝]

下午3点多,到了八一镇之前最后一个關口。
由于路上分關卡限速限時,
开得再快,不到限定时间也不能通行。

我們車的藏族司機師傅就属于这个情况,
路上不顧一切地猛開,
結果在最後關口前傻傻等了半个小時才能進鎮子。

從八一鎮上的車站打车到之前定好的小马家客栈。
路程不远,明明只要10块,
司机却執意不打表,说路超远,要價15。
本來在网上就听说这儿的的士司机很多不厚道。
下了車,丢下10块,走人~

林芝
Linzhi

[令人崩潰的大柏樹]

在小馬家客棧住下后才下午4点多。
客棧主人小两口推荐我們可以去下大柏树。
说是不远,也就2公里最多3公里的样子。

出門抱着试试的心理拦了辆出租车,
说去大柏树,黑心司机报价30还不肯降,
果断走過去了。

去大柏樹方向的是一條上坡的公路,
除了我們以外再沒有別的步行人了。

世界柏树王园林
The king of world cypress garden

從大柏樹下望對面籠在煙雨后的山巒。

第7天
2012-08-16 周四
尼洋河
Niyang River

[南伊溝]

這天林芝的行程找了一輛車帶我們走。

小馬家介紹的馬叔是客棧主人小馬的騎友,
退休后閒來無事,也偶爾會帶住在客棧的人游林芝。
價格比一般找車便宜了不少。

一早從客棧出發,
沿著尼洋河一直開到與雅魯藏布江匯流處,
然後順著雅魯藏布江行往南伊溝。

馬叔去年在系統里的騎賽上拿的頭名,
有獎兩張南伊溝的門票,
這時便剛好用上,省了一筆錢。
門票原價需要210一人,
不得不再次感歎西藏的門票是真心貴。

南伊沟
Nanyi Valley

藏香豬。據說很好吃,但是沒吃到...

[南伊溝]

在溝里繞了一圈。
路邊奔流的南伊溝河水,
高大樹林覆蓋的山坡,
間或鋪開在山間的高山草甸,
果然有一番小瑞士的感覺。

遊完出來,回八一鎮。
路上馬叔突然停車靠邊休息,
正在一棵大樹底下。

馬叔說這棵桑樹是他們幾個騎友偶然發現的,
經常來這樹下歇腳,還能吃點桑葚。
野生桑葚個兒不大,但味道極好!
一顆顆摘實在慢,
於是我們撐開了傘,
馬叔爬到樹上搖晃,
一陣桑葚雨后,傘里邊已經是碩果滿滿了。

之後在路上又做了一次休歇,
光顧了一家也是馬叔常去的水果攤子。

不得不贊林芝的水果!
樣貌好,又新鮮,還便宜。
頓時午後的困意全消。

倒傘桑果收集法

[走魯朗]

午飯在八一鎮上的土豆飯店解決,
價廉物美,值得推薦。
飯畢,下午2点多出发前往魯朗。

早就听说魯朗的石鍋雞超好吃,
自己去又怕吃不到正宗的。
好在馬叔在退休前是當地的工商局長,
對於那兒的石鍋店熟的很,
於是帮我们在認識的店里预约了一只,
下午就開炖,傍晚遊完魯朗剛好能吃。
滿心的期待...

色季拉山
Sejila mountains

在翻越色季拉山的路上,
天氣變得陰沉起來,後面還下起了雹子。

待行到色季拉山口時已经是浓云厚雾、寒風瑟瑟了,
傳說中立在遠方的南迦巴瓦峰自然是无福目睹了。

鲁朗林海
Lulang Forest

[走魯朗]

下到魯朗林海时,虽然雨停了,
但山谷里的霧氣還是很重,
崇崇的林海順著起伏的山勢鋪開,
在冷白色的氤氳里延伸到很遠。

[走魯朗]

一路走走停停,
遇到大風大雨就待車裡走,
碰見美景就下車停。

這樣下午快五點終于是到了鲁朗牧場。

近处擺開朴拙的木牲栏、
飄著红白蓝黄的風馬旗的草場上牧着慵懒的畜群。
远处深色的云杉松树林云霭缭绕,
更远处的山頂上積著白色的雪,
好一片世外桃源的醉人景象。

魯朗

魯朗農舍

[走魯朗]

在草場上過了一把騎馬的癮,
然後馬叔帶我們繞小道避開收費口
進了格薩爾王的經幡陣。

在這兒把相機的電給拍沒了。
想想今天這種破天氣應該也是見不了南迦巴瓦了,
沒電就沒電吧...

青稞地

傍晚的魯朗 炊煙裊裊

[石鍋雞]

眼裡賞著美景,
但其实心早已經飞去了石锅鸡那。

將近晚上六點半的辰光,
我们終於坐到了吃雞的桌前。

這時,雞已经在黝黑的石鍋里炖了好久了。透过泛著黃黃油花的湯汁,
可以看到锅里滾動著各种药材。

名不虛傳這個詞語在此時得到了完美詮釋。且不说這超誘人的香味,
炖了这么久的雞肉,
口感居然嫩的就跟將熟的那種狀態一樣!
沾上店家秘制的酱料,
绝对有不虚此行下次再来的强烈感受!

手掌參

[石鍋雞]

吃晚飯又是馬叔刷臉,
店家本來不要錢,
在我們的堅持下最後還是象徵性的收了點。
再次有賺到的感覺!

這家店里也賣石鍋。
新鍋和上了油的老鍋價錢不同,
一隻普通大小的上油老鍋需要一千到一千二。
石鍋極其厚實,端著絕對很有分量感。
所以無奈有心想入手,但實在太難帶。
若是自駕遊,倒是可以考慮背一個回家燉湯喝。

加拉白垒峰

[南迦巴瓦?!]

心满意足又带着点遗憾地
离开了鲁朗开始返程。
天色渐暗,雲層依舊濃重。

心中念着石鍋雞,无意回头一望,
竟然發現一個巨大的白色三角型
悄然出現在車后方的树梢頭上。
心中一颤,难道是南迦巴瓦!?

问馬叔,他也說不好。
速度查手機地圖,但是怎么都刷不出来。
這種心情真是讓人小心肝儿直抖啊!

馬叔載著我們在一个开阔且能看见這雪山的路边停下。
我趕緊掏出相機,
一开开关,傻了,喵了个咪的,
忘了相機没电了!

眼睁睁地看着雲海里的雪山,却拍不下来。
用手机拍,由于前方树木较多,老对不好焦.
馬叔安慰道,
前面还有无遮挡的路段,应该还能看见的。

速度滚上车就让馬叔带着我们向前飙。

转了个弯,终于到了没有树的路段。

沒有了樹的遮擋,
巨大的白色山體完美地呈現與眼前。
這便是中國最美山峰南迦巴瓦了么?
借了媽的CANON卡片機嚓嚓幾張先拍下來再說。

幾個人就那麼呆呆地站在盤山公路的路坎上,
癡癡看著那座巨大美麗的山峰,
漸漸再次被雲層籠蓋。

回来的路上我和小喵兴奋地直叫唤,
馬叔只是呵呵笑。
小喵问馬叔能理解我们的心情吗?
馬叔说当然能理解,就好像他去到大城市,
怎么也看不够。

又可知,久在城市中的人,
最向往的还是这一种最原始的最自然的震撼!

後來想再次考證看到的是不是南迦巴瓦時,
發覺我們見到的應該是南迦巴瓦的弟山,
加拉白壘峰。

加拉白壘峰的山頂並不似南迦巴瓦般直刺天穹,
而是如同被削平過一般。

在一個殘忍的傳說中,
正是南迦巴瓦因為嫉妒其弟加拉白壘的絕世天資,
在某個月黑風高之夜,斬去了加拉白壘的頭顱,
將其殺害。

第8天
2012-08-17 周五

[卡定溝]

今天是雪頓節的首日,按計劃回拉薩。
在去班車車站的計程車上,
司機剛好接到一條越野車空車回拉薩可以帶人的訊息。
於是我們便去搭了那部白色的陸地巡洋艦。

車上還有個客人,
按他的計劃,我們在回程的路上先去了卡定溝。

天氣並不算好,陰雨綿綿,
倒是成就了卡定溝里仙雲繚繞的飄渺。

卡定天佛瀑布
Kadinggou Scenic Spot
秀巴古堡
Xiuba Ancient Castle

[雨中的格薩爾古堡]

卡定溝后又開了一個來鐘頭,
到了司機師傅贈送給那客人的景點,
格薩爾古堡。

仰著格薩爾王的威名,
於是我們決定也進去看看。

門票依舊是極不便宜的100.

格萨尔古堡是在尼洋河畔一片山边的高地上
耸立的几座残塔及其附属建筑的遗址。
据说已有千年历史,最早原有7座高塔,
现在只剩了5座。

从现存的塔看来,
当时的施工工艺確實挺高的.
仅用片石垒叠,
竟能达到约莫5-6层楼高的高度.

而与此同时,
雨,也在不停地下着。

整片古堡廢墟静静悄悄,
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和乌鸦不住的叫声。
空气中弥漫着属于牛粪和
飼養在鐵籠里的孔雀的强烈味道。

路边可能原是堡垒营房的残垣边
坐着一个肤色极黑的藏民老妪,隔著雨,
含糊不清地地對著我们說著聽不懂的話。

小喵和妈顿感惊悚,直叫坑爹,
只想快点逛完这荒草丛生的阴冷之地。

中流砥柱
Mainstay
米拉山垭口
Mila Mountain

再次經過米拉山口。風卷狂亂的經幡。

图南居

[回到拉薩]

經歷了一天的顛簸,
終於在晚上七點左右回到了拉薩。

在城南仙足島上找到了我們這幾天的駐地,
圖南居客棧。

客棧不是很好找,但是环境不错,
一进大门就是开满格桑花的小院。

客棧里除了旅人,还有好幾隻小动物。

汶钺同學自去年来过以后
就心心念念不忘這幾個小傢伙。

肥狗金毛拉子及其女儿小毛,黄猫木木,
还有一窝似乎是今年才入住的小灰猫。

除了木木神出鬼没只见过一次外,
其他常见的几位小动物都可爱好玩得不行。
拉子小毛会握手,说握就握,
让换只手就换只手,听话得不得了,
怎么弄它们都是巍然不动一副天然呆的样子。

小喵一来就跟它们玩的乐此不疲,
一人逗俩狗,大有一副马戏团开耍的样子。

同时为了讨好它俩
也花掉了一隻我们原本买的
准备当做第二天早饭的面包。

房間里的花瓶里插著從院子里新鮮摘的花兒

拉萨河
Lasa river

夜幕下的拉薩河。遠處雲層下的巍峨群山守望著這座千年古城漸漸睡去。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