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西行] 壬辰年夏 藏行紀(2)

@-Wesaint-

[西行] 壬辰年夏 藏行紀(2)

23
第9天
2012-08-18 周六

接上篇

<壬辰年夏 藏行紀 (上)>

图南居

清晨的圖南居花園內

[預約布達拉]

早上去布達拉跟前一天約好的小黎同學接頭,
給他送去我們的身份證好做第二天的布宮遊覽預約。

07:50 到達布達拉西門。
此時隊列里已經排滿了人,
從西門門口望進去一直望不到隊列的盡頭。
不禁為我們第一天上午10點才來排趕到汗顏...

布宫理論上每天放票700张。
要求都需本人亲自前来,
但只要派一人持多人身份证排队即可,
最多可取连带自己算进在内的4张预约券,
因为取预约票时会要抽查身份证所有者有没有在场,所以为了您的行程着想,保险起见,最好是本人就在一边候着。
(反正只要8点开始发预约票时到布宫就行了,也不需要很早起)
如果要是抽查到本人不在,
则预约票作废,只能下次再排了。

8点多,预约窗口开始发票。
大门口还继续有人进来排队,
据说九点會停止放人進來。

相比等候的那漫漫长夜,
取票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我们取好票也就是八点半多的事情。

大门里还是有人进来。
旁边一个自驾游来的帝都老爷们儿说,
门口放行的武警告诉他们,
只要放进来都取得到票。
小喵一惊,那我们不是白找代排了。
老爷们儿鋝鋝鬍子:孩子们也都不容易啊!

想想也是,和小黎他们聊天,
原来他们来了这么久,代排了这么多天的队,
自己都还没有进过布达拉宫參觀,
只是想挣够了旅费,完成自己穷游西藏的愿望。
而今天下午他们就要找搭车回家,明年再来。

出了西门,我们去往布宫广场,
让小喵好好瞧瞧第一天因病错过的布达拉宫。

在药王山脚下的安检口子
再遇小黎同学和他的partner,
一个遭其酷爱户外的老姐流放到拉萨来历练的
自稱14岁的深圳小孩。

他们正在尋找能免费搭他们回家的车。

挥挥手,再见了同志们,
希望明年能再见!

罗布林卡
Norbulingka Precious Stone Garden

[節日里的羅布林卡]

在拉百边上坐了24路去往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俗称拉萨的颐和园,
藏语意为“宝贝公园”,为历代达赖喇嘛的夏宫。
雪顿节期间藏民都会赶来
在罗布林卡搭帐篷过节演藏戏。

今天已经是雪顿节的第二天,
我们自以为错过了第一天的晒佛高峰,
应当不会再碰到什么拥挤场面。
结果到了罗布林卡北门,
前来的藏民已经排起了長队等候进入。
我们买了票,60一张,由游客入口进。

赭黄色的围墙
从这端一直延伸到目力所及的另一端。
路边开满了各色野花。

[節日里的羅布林卡]

沿路向南,
从一个检票口进入围墙围起的区域内去,
便是罗布林卡的宫殿区域了。

这里完全是一副園林樣貌:
各种花木茂盛,园路维护良好,
两边摆满了为了雪顿节准备的鲜艳花卉,
与常人心理印象中的严酷高原环境大相径庭。

在这院里游览不多久,我就闹了肚子疼.
好不容易找了个干净點的厕所蹲了半天,
弄的我一直有些暈暈乎乎的,
所以也就不记得到底哪个颇章是对上哪个殿名了。

总之是很园林很水灵:)

[節日里的羅布林卡]

羅布林卡主路邊上
有一个众人围观的大帐棚下,
棚下台上演的正是藏戏。

大帐棚边树林下
也早已搭满了各式帐篷帷幔,
一家一家的藏民围坐在草地上,
空地上摊满了各式食物
和一壶又一壶的酥油茶。

路边各處都摆了各種厂家品牌的摊位,
兜售着酸奶、民族餐点和酒精饮料。

是啊,雪顿节就是喝酸奶的节日嘛。
于是我们三人也买了酸奶,坐在路边草地上,
一边看着林里的藏民们一脸毫无忧愁毫无紧张压力地过着他们的盛大节日。

这种状态真好啊,自娱自乐,悠然自得。

牦牛酸奶冰

哲蚌寺
Drepung Monastery Zhebang Si

[山城哲蚌]

站在图书馆門口的公車站
打算继续乘24路去哲蚌寺,
看到连续两辆24路上的拥挤状况,
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打车去。

拦了几辆的士,
有表示现在人太多不去的,有开高价的,
最后以比平时高出10元的价格
打车到哲蚌寺所在的山上。

门票50元。

哲蚌寺是格魯教派的三大寺之一,
亦是藏傳佛教最大的寺廟。
額定僧人數量達到七千千百人,
解放前實住人數過萬餘。

自山下往山上仰望而去,
鱗次櫛比的白色僧房高低錯落
鋪滿了整個根培烏孜山南坡。

這種規模的聚落應該能稱得上城鎮了吧。

[山城哲蚌]

沿着白色建筑夹道的山路向上爬,
太阳在这里似乎特别明亮,明明晃晃地
居然有了点到了愛琴海边白色小镇里的错觉。

阳光太過耀眼,晒的人皮膚生疼。

躲进一个虫蝇纷飞的阴暗门洞里,
门廊另一端院子角里,
一位藏族老人安坐在陰影里,
搂着懷裡怯生生的小孙兒冲我们微微笑笑

特别淳朴。

第二進平臺院子。

甘丹頗章院門

[山城哲蚌]

歇了一口气,继续向上走,
到了甘丹颇章的前院门前。

在这个平台可以远眺拉萨城,
背后一转弯便就是展佛的大曝台了。

甘丹颇章应该说是有两进。
两进间由一排三层僧房隔开。
两进高差约6至7米,
高差全在僧房下的通道内解决了,
所以台阶颇高,在内地从未见过这种做法。

由前一进爬了那陡峭的台阶上去,
便到了与那僧房二层齐高的一块平台。
三边由双层敞廊包围,
甘丹颇章就静静伫在这围合空间的那一头。

这个小广场的地面由阿嘎土夯制而成,
具有极好的防水耐磨性,
怪不得西藏的寺院多有上人屋顶,
应也是多亏了这种材料的应用。

甘丹頗章

[山城哲蚌]

甘丹颇章是达赖喇嘛在哲蚌寺的寝宫。
在重建布达拉宫以前,
五世达赖喇嘛一直住在这里,
并在那一时期执掌了西藏的政教大权,
甘丹颇章也就成了西藏地方政府的同义语,
史学界故称其为“甘丹颇章政权”。

相對比布宮,这座寝宫还是比较朴素的。
在其间参观游览,
达赖喇嘛的各个房间都不大。

陰暗沉悶的小房間里,
明亮光線射入的窗戶成了吸引視線的物。

由那些古旧的窗户望出去,
拉萨城的建築鋪開在白雲綻放的藍色蒼穹
和巍峨群山聳立的大地之間,
看著這景,不由地生出
那就是俗世吧 的脱然感受。

不知当年的至尊活佛达赖喇嘛
每日坐在这些窗前
凝視这座藏民心目中圣城拉薩的時候
心中又是帶著怎样的一种不為人知的情感。

後山的蓮花生大士岩畫

曬佛臺

後山的殘垣

哲蚌寺主殿。措欽大殿。

[山城哲蚌]

從西侧侧门进入哲蚌寺的主殿措欽大殿。

作為最大藏傳佛教寺廟的主殿,
措欽大殿內展開的巨大空間確有一番氣勢。

在密集如林里的柱陣間游走,
大進深的幽暗殿內幾縷陽光所及處
微微曳動的華麗經幡和浮遊在光中的細微灰塵
安靜地暗示著空間內空氣的流動。

停步在殿侧一間已被锁上的小殿堂門前,
門头上方写着女士免进字样。
好奇间不经意抬头向天頂張望,
蓦然发现这門前的四根柱上的陰影里
各悬着一副落满灰塵的狰狞铠甲,
一側還配有長刀弓箭等兵器,
想來是與這小殿內供奉的戰神班達拉姆有關吧。

措欽大殿頂上平臺所能見到的廣闊天地

[山城哲蚌]

从措钦大殿出来后,
时间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半。

遇到从各方向下来的旅人講,
寺内的各个殿堂已经陆陆续续关门了。
可能是雪顿节的关系吧,
这么早就关门下班歇息了。

於是只能就此下山。
沿着几百年前石板铺就的小径
穿进这属于宗教的山城里。
偶尔进入几个还未锁闭的通道,
無目的的漫游探索的感觉,
很好。

布达拉宫
Potala Palace

[布達拉夜拍]

晚餐的選擇走了好長一段路拜訪了好幾家店,
包括在布宮腳下的雪域神宮餐廳,
最終精疲力竭只能衝進了傳說中的怪牛餐廳,
只能說真是....額....不說了...

拖着受伤的心灵从怪牛出来,
看天色渐暗,咬咬牙加快脚步往药王山走去,
今天最后的目标,布达拉夜景!

20:09 赶到了药王山脚下。
药王山观景台收费一人2元。
到了台上,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人。
找了个小台子站上去支起了脚架开始取景。
无奈前面悬着一颗探头,
搞得取景框上下都尴尬。
于是下了台子,
还是在观景台向布宫凸出的那一角上定了点。

眼看天已经压的很暗了,
但是布宫的夜间灯光始终没有开。

风渐渐大了起来。

[布達拉夜拍]

20:34
白塔灯亮起。
零星的雨滴开始打下来,大风从布宫方向吹来。
夹带着的雨水啪啪打在镜头上,挡也挡不住。

20:40
布達拉的灯亮起。
顿时观景台上长枪短炮甚至手机众们
不由同時发出一阵短暂的欢呼声。
風已经大到使我们这种非高端脚架立大不稳了。
只能在底下挂了背包,用手扶住。
小喵拿了帽子帮我遮着镜头侧面朝雨面,
尽量不要让雨打进去。

20:50
雨越下越大。
被打湿了的身体冷得很,
相机上也落满了雨。
决定见好就收。

[布達拉夜拍]

從藥王山撤下來以後又是在風雨中的一場悲劇。

公車總是塞滿了沙丁魚一般的藏民,
一段計程車起步價的路程,破三輪兒要價60,
開過幾部亮著空車燈的的士其實裏面都有人...

...

幻想著走出一段路能打到車,
結果一直到拉薩電影院附近才拼到了車...

這已經是半個多鐘頭以後的事兒了。

晚上在旅店里遇到了在八一鎮小馬家客棧時
我給他畫過肖像的鵬哥,
一邊玩小動物,一邊相聊甚歡。

第10天
2012-08-19 周日
布达拉宫
Potala Palace
我的评价:
票价成人200,学生证100

[雨游布達拉]

原想一夜淅淅沥沥的雨
应该早把云层里的水都下完了,
结果一早起来天还是蒙蒙地下着雨。
红白布宫加蓝色天空的心理默认模式
应该今天是与现实不能对接了...

布宫的预约券上的约定时间是上午10点40。
我们9点40就到了布宫东门口,
加入了排队队列。

因为还早,排队的人还不多,
10来分钟就排进了里面。

被仔细地安检了一遍,走到通道的尽头,
往回一折,再走几步,
就到了这被层层安检包围保护起来的
布达拉宫围墙里面。

被当做入口的这座建筑墙很厚,
天顶上椽子的木料已经泛出陈旧的味道,
上面溅满了不知是哪年粉刷时留下的白色涂料。
不知当它还带有新木香味的时候,
走进这门的又是哪世达赖喇嘛。

在上布達拉長長的坡道之前,
在一間側院的布宮珍寶館里遊覽了一圈。
還是挺不錯的。

出來后開始爬上山的坡道臺階。
雨还是在下,
长满青青野草的条石台阶上
虽然浅浅地刻着些應該有些防滑作用的刻痕,
但还是滑嗒嗒的很,几次差点溜倒。

坡道台階的外墙上部
用之前在哲蚌寺見過的红色茎秆砌成,
而上面的压顶则还是阿嘎土的。

这种红色茎秆是一种叫做白玛草的植物,
防虫蛀效果佳,是收藏佛经处常用的外墙材料。
同时这种草也叫做抓箭草,
可以插住外敌射来的箭矢。

很穿越地想到当年诸葛亮草船借箭,
要是搞点这抓箭草用在寨中,
不是又很省力又很爽?

某門

[雨游布達拉]

排队进入红宫后,
这里便是禁止拍照的区域了。
工作人员很多,时刻监督着這宮內的遊客,
只能乖乖先把相机镜头盖盖了。

在这个巨大宮室的内部,
房间或是走道的尺度倒是都不大,
照这样算来,
传说中布達拉宮擁有万间僧房倒也不是不可能。

遊布達拉的人很多,
都擠在規定的唯一遊覽線路里一點點往前挪。

偌大的宮內為數眾多的房間里
大多是貴重材料打造的宗教人物塑像和壇城。
直到历世达赖喇嘛灵塔的登场,
才進入到这段遊覽旅程的高潮。

布达拉宫中共保存有八座历世达赖喇嘛的灵塔,
其中五世和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灵塔最大,
分别达到了15米和14米的高度。

這些由大量黃金縟飾的灵塔都置于巨大层高的殿内,
塔頂在燭火所照不亮的殿堂高處
于一片昏暗中里散發出黯黯的神秘暗金色。
想到如此巨大的量體出現在木結構的室內,
這是何等令人震撼的壯觀景象。

那直刺天顶黑暗中的塔頂下的塔身
是儲藏達賴喇嘛法體真身的地方。
朝外的瓶身上打開了一个洞口,
以不甚細密的金丝网格封住,
隐约能看到其内一尊与灵塔主人一模一样的
等身金像安然盤坐其中。
而活佛的真身法體应该就坐在这雕像身后的壁内,
結著一樣的手印,鎮守這至高的宮室。

這一坐,
千万年的荏苒光陰于他們已再無意義。

从红宫里出来时已经是中午12点一刻了。出口附近有个厕所,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最深的厕所,反正还是在里面体验了一把。有窗户可以俯瞰山下市景。

拉萨
Lasa

[所謂正事兒]

遊完布達拉其實今天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在布宮腳下的一家旅行社簽了明天去納木錯,
然後開始做在拉薩該做的正事兒。

所謂正事兒,
無非閒逛瞎蕩,曬太陽,喝甜茶,寫明信片。
而能搞定這些項目的,
就又是大昭寺附近了:)

[所謂正事兒]

和藏民鬥智鬥勇買東西還是一件比較HIGH的事情。

以下是挺有趣的一段砍價對話。

藏民:小姑娘好漂亮啊!是不是藏族人啊?
(小喵瞬間石化...我偷笑。叫你买了这么多民族饰品还都戴在身上吧,这下被认作藏民了吧。)
我們:這根項鏈多少?
藏民:180。
我們:太貴,不要了,我們走~
藏民:(急了)那你報個價嘛!
小喵:(随口报)20!
藏民:不行啊..太低了..诚心120吧!
小喵:不要!
藏民:60!
小喵:太贵!
藏民:50!
我:走啦走啦~!
小喵:恩,好!來了~
藏民:哎呀!20就20了!

頓時感覺之前買的只砍掉2/3價錢的還是亏了...

光明港琼甜茶馆

[所謂正事兒]

光明港瓊甜茶館也算是比較有名的一家甜茶館了。

茶馆里大部分都是藏民,
旅人來在這兒歇脚体验藏式悠闲生活的也不少,
气氛很生活。

甜茶6角一杯,自己到后厨去取了杯子,
然后会有穿了老式白褂的巡逻服务员过来给你满上,
看周围藏民的地道做法是将零钱摊在桌上,
服务员会据此判断可以给倒上几杯甜茶。

甜茶的味道很大众,
和内地的奶茶差来不是太多,
所以不习惯酥油茶的人们一般会选择甜茶。

但是就我个人来说还是更喜欢酥油茶一些:)

剛吉餐廳。晚餐,牦牛炒面!涼拌三絲! 但是上來的爲什麽好像都是同一種東西!

第11天
2012-08-20 周一
纳木错
Lake Namtso

[風雪納木錯]

早上6點出發從拉薩前往納木錯。
這個點上雨中的拉薩还是一片安静的深蓝,
仅有遠山后一点点的淺藍色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早晨。

車出了拉萨以后雨还是没有停。
原本想昨晚上就能落完的大雨,
结果一直绵绵长长地拖了整个早上。

由车窗望出去,整片世界都是朦胧阴冷的。
灰蒙蒙的天,阴沉沉的地,湿滑滑的路面,
连视线也被压得很有限,
稍高点的山上就聚满了云雾。

对纳木错的无限渴望
在这个漫长的阴雨天的上午
被一点一点压缩,
心中梦幻蓝色的湖面也一点一点变得黑白。

这就是西藏的雨季啊。

接近中午11点,
我们到达了纳木错景区售票处门前。

这里正在修路,地面泥泞不堪,
路上排了很多车辆等候进入。

司機扎西师傅帮我们去买了票来,
印象里原价要120的门票,藏人代买只需60就能搞定。

过了这道卡以后,车就开始向上攀爬。
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到达那根拉山口,
海拔5190米。

原本抱着一丝到了山口突然云开雾散阳光普照的奢望
在此地就被一场大雪残酷無情地撕碎了。

且不论先前雨已经有将停的趋势,
就算是雨势渐小也行啊,
结果突然发现窗外的降水降落的速度有些怪异,
定睛一看才发觉这是下起了雪。
虽然还没有到地面积雪的程度,
但是向远处望去,一片白茫。
车外的温度应该是很低了罢,
贴着车壁的身体开始微微觉凉。

經過那根拉山口。腦中想起去年來這兒的同學的陽光燦爛的照片..哭...

[風雪納木錯]

下了山口向前又行了10来分钟,
根据手机导航断断续续的画面,
应该离湖面已经不远了,
但是窗外的能见度依旧很低,
完全无法辨别湖的方向。

中午12点多,到达扎西半岛上的营地,
全是铁皮房子。

司机师傅跟我们约定下午2点半集合回程。

穿了两条裤子,长袖、抓绒加冲锋衣,
跳下车依旧觉得风寒刺骨。
速度躲进一家叫做羊餐厅的饭馆,
也顾不得价格贵
(蔬菜25,大肉都在百元以上),
赶快叫了几个菜和饭补充热量。

海拔高,米饭都夹生。

[風雪納木錯]

吃晚飯補充完能量就向湖邊殺去。

离湖越来越近。
怕相机淋坏的我先举起手机朝湖的方向拍了一张照,
取景范围内有一个带着小孩晃荡的藏民。

见我拍到了她,那藏民居然就冲了过来向我要钱,
还死缠着不肯放了。果断不理会她。
最后那藏人只得拍了我一下咒骂着走开,
继续去拦其他游客要钱。

我向周围看看,
竟然还有多个藏民在进行类似的拦路讨要行为。
在这无论是藏民还是旅人心中皆是圣湖的地方,
居然还多有这类行为发生,这算是玷污吗?
真是太无语了。

[風雪納木錯]

虽然雨大风疾,湖边的人还是不少.
相對比这里经营着的生意就明显比较惨淡了。
湖边的一片木栅栏里系着无人问津馬們。
原本应该是可以租用策马湖边吧。
想想要是在蓝天白云的晴天,
这绝对会是一件超级爽的事情。

下到湖边,风愈大了。
沿岸的浅水里零零落落蹲了一排白牦牛,
布满了约莫百来米的湖岸,
都是藏民牵来供游人拍照的,
20-30元一次,拉客得厉害。
要是只有一对牦牛和藏民那倒也还好,
但是连排的牦牛和藏民确实比较礙人。
于是我们往远处没有牦牛占据的湖边走去。

终于到了一片清静处。风声凛冽,涛声拍岸。踩着咯吱作响的砾石岸,望向远方。念青唐古拉山隐没在灰白的云雾里不得见,只在云天相接的那一条线上露出纳木错湖水令人动心的一抹蓝

[風雪納木錯]

好吧,跳跳來取暖!

[風雪納木錯]

雨已经打湿了裤子,寒风一吹,冷得刺骨。
看了看百来米开外的纳木错石碑,
实在没有热量再坚持到那边了。

非常遗憾。

只能回头往营地停车场折返。
路过合掌石,远远拍照留下点记忆。
这次天气实在是太差了,
下次,下次一定要再来过。

在离开湖边不远的公路上,
我们的车突然折进路边的草原里,
沿着草地里依稀可辨的车辙痕迹
向远处的雪山脚下开去。

这是要带我们去看雪山吗?
顿时间又来了兴致。

窗外车边一直流淌着一条小小溪流,
岸边的草地里有很多小小的土洞,
时不时会有几只小小的高原田鼠从里面钻出
又迅速钻入另外一个洞里。
偶尔也有野兔,还没看清,
就扑进了一堆草丛中。

大概5-10迈的速度,
开了有10分钟左右,车停了。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雪山又比刚才近了一些。

被雨淋湿的廣袤草甸上搭着几顶帐篷。
这时车门开了,上来两个藏族女人,
车便掉头往回了。

回的路上大家都在议论这俩女的身份,
最后得到扎西师傅的确认,
这两姐妹都是他的老婆,
说西藏是有这个政策的,是合法的。

众人惊到。

[風雪納木錯]

回的路上大家都在议论这俩女的身份,
最后得到扎西师傅的确认,
这两姐妹都是他的老婆!
说西藏是有这个政策的,是合法的。

众人惊到。

车行过了羊八井,
天气居然一下子放晴,天蓝的吓人。
想想在纳木错的天气,
不禁又懊恼起来。

叹!

拉萨
Lasa

這天晚上住回熱瑪嘎布

第12天
2012-08-21 周二

[往日喀則路遇班禪]

今天前往日喀則。
在拉薩西郊客運站買了145元的中型車車票
預計路上5-6小時,午飯後就能到日喀則。

今天天气倒是不错。
车沿着往机场方向的公路行驶,
两边的山上虽然还有厚重的积云,
但好歹已是晴空万里。

在一个路口我们折出大路往日喀则方向开去,
阳光在窄窄的马路地面上投下斑驳的树影。

小喵又想到了昨天纳木错的糟糕天气,
懊恼地又起了些小怨念。

车行到曲水附近,
发现路边每隔一段距离都站着些武警和大兵,
再往前到了山间一处建筑围院前,
便被路上的警察指挥引导进了院内停车。

原來是班禪要回拉薩參加雪頓節的相關活動,
所以開始封道。

不像以前在内地时碰到的几次领导路过管制,
只需几分钟即可恢复通行,
这次等班禅同学过去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前二十分钟,我们还跳下来在路边候着,
期待能看到班禅真容,
后来就被现场警察赶回车里呆着了。

拉日线

候班禪過路的院子。建拉日鐵路線的某個指揮部。

[往日喀則路遇班禪]

閒著無聊,
车里我们几个汉人开始和藏民讨论起佛珠的转法。

司机师傅取下他的名贵佛珠给我们现身说法了一次。
原来念佛珠不是一个劲顺时针转就可以了,
而是一圈转到附带小块的那颗即是一圈完结,
开始下一圈的念珠需要把佛珠换一个方向,
再开始顺时针转动。

大约10点半多,
班禅同学的车队刷刷地过了卡,
都是一色的越野车,根本看不出他坐在哪辆车上。

然後我们开始继续上路!

雅鲁藏布江
Yarlong Tsangpo River
日喀则
Shigatse

在日喀則住處,小布達拉山腳下的旦增旅舍。三人间,价格270RMB

扎什伦布寺
Tashilunpo Monastery
门票60元

[紮什倫布寺]

扎什伦布寺是日喀则乃至整个后藏地区
最为重要的游览点之一。

其显赫的地位来自于它作为班禅驻锡地的身份。
从这个角度看,
扎寺的地位似乎应该说也能与布宫一拼。

寺庙的规模很大,
由正门进就可以远远看到
大片大片的建筑群由山脚下向山上铺去。
其中可以明显发现有五座一字排开的
较高的建筑由成片的普通僧房殿宇间凸显出来。

从左至右分别是:

强巴大佛的强巴康:
九世班禅修建,30米高的坐姿大佛;

四世班禅灵塔殿:
四世班禅对扎寺发展贡献巨大,
其灵塔非常宏伟,
在文革期间被僧众以粮袋堆满大殿
谎称是粮仓而得以保存下来;

十世班禅灵塔殿:
就是现在藏地各家各户家里挂像中的
和蔼的大师,新中国时期的班禅大师,
89年圆寂后由国家出资为其修建灵塔;

五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殿:
五至九世班禅的灵塔在文革期间被破毁,
后由十世班禅大师主持修建了这座灵塔,
收集法体残骸合葬于其中,
该灵塔赶工仓促完成后十世班禅就圆寂了;

扎寺展佛台:
方形白色巨大体量的建筑,
多处西藏寺庙都有这种展佛台,很好认。

[紮什倫布寺]

我们先去了强巴康。
在殿门口时碰到了由导游带着的一个小团队,
队里有个长得很像旅游卫视美食节目里JOHNNY的西装老头,
见我们三个没有导游,
就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同行,
一起听他们的导游讲解。

感谢!

而且他说话也很像JOHNNY啊!

扎什南捷。天气好的不得了。难道真是寺院有菩萨保佑所以一路上去寺庙时天气都很好吗?求纳木错菩萨!T_T

強巴康

扎什南捷金頂

扎什南捷上空的愛心雲

由措钦殿外院子向山下走的出口。刮花的墙面特别有感觉

第13天
2012-08-22 周三
日喀则
Shigatse

清晨。旅舍對面山上的小布達拉

早上打了车去日喀则安康车站。
路上接到林芝马叔的电话,
关心问我们到哪里了。小温暖下。

在车站外的超市里买了酸奶
又在入口处买了在那高声叫卖的“血肉包子”
(包子贩普通话带口音,应该是鲜肉包子吧:)

进站买了票,至江孜的中巴车票价31元。
路上开始吃早上买的早饭,
才发现“血肉包子”难吃的很
(小小一只还要1块一个)
而不知名牌子的酸奶凝的像橡皮胶,极难吸上来,
想起前段时间破皮鞋做老酸奶的新闻,果
断不吃了。

天气不错,路况也不错,约2小时就到了江孜。

江孜县
Jiangzi county

江孜不大。
出了在英雄中路上的车站,
都不需要打车,一路向北走至卫国路口,
就到了著名的江孜宗山堡垒山下,
再右拐一点就是我们原先在网上预订好的
江孜雅迪花园酒店。
(当地人多称这个酒店为宗山饭店)

雅迪花园酒店是一家涉外的酒店,
原本在网上见到许多外国游客对这家酒店的好评
是我由原本打算预订的建藏宾馆转向雅迪的主要因素
走到门口就看到有英文写的
“江孜最好的性价比最高的旅店和餐厅”字样的条幅。
雅迪的名字来自Yeti,意为喜马拉雅山雪人。

绕过摆了莲花盆的玄关进了大堂,
室内的装饰很干净。
在大堂里登了记,我们的三人间300RMB一晚。

大堂后是咖啡厅,藏式又不失温馨的气氛。
从大堂和咖啡厅之间是楼梯间,
楼梯的对面被作为佛堂供着一副大尺寸唐卡。
楼梯铺着红色藏式地毯,很有民族风味。

雅迪花園酒店的廚師也很不錯!好像還請了外籍廚師。有些餐點名字藏族服務員都只會用英文說。

江孜宗山遗址
Jiangzi Zongshan Castle

白居路上仰頭看宗山堡。走去白居寺的一路上就是那么安静。天很蓝,云很白,太阳很大,人很少。很舒服。

白居寺
Palkhor Monastery and Kumbum Stupa

[白居十萬佛塔]

到白居寺门口时是大中午的12:50.
寺院看上去是比较冷清的样子。

买了50元的门票进去。
路两边的花开的很艳,
几个着僧衣的喇嘛坐在路的那一端聊天,
走过去他们便给你检票。

白居寺的措钦殿就在入口的中轴线上,
十万佛塔在左侧的建筑群后露出个头。

在措欽大殿里,
我们跟着一位藏族老人进了一个阴暗的门洞。
说是在建筑内部,
但这个空间更像是在一个洞中。
光线很暗。
甬道里微弱燭火僅僅能照出壁龛里供着的佛像。

合掌向前行。
经过通道以后的内部是一个比较高的空间,
被一道放贡品的高柜分成前后两部分。
前部稍亮,坐了两个喇嘛正在小声论经,
高处影影绰绰里挂着一排毛发丛生的物件。
我们跟着那老人先进了后部。
后部没有点任何灯火,
只有前部的光线有些透进来。

没有看到佛像,
只是悬着的巨大黑色布幔下面
露出坐在幔后巨大佛像的足部,颜色诡异。

是那不能看的佛吗?
之前在拉萨时记得在大昭寺听过这佛的介绍,
是一尊保护佛,也是一尊怒面佛,
面目凶恶,不能以面示人。

再想起前面那排毛毛的挂物,
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再转至前堂时留意了一下那些悬在半空的物件,
虽然还是看大不清是什么,
但是好歹不是想象的那些东西。

呵呵。

由这洞里出来就从门厅另一边的楼梯上去二樓。
二层厢房部分还有两个小佛堂,
记得好像是说话度母堂和观音堂,
在二层僧人的指引解说下逛完。

白居寺措欽大殿頂

遠望宗山堡

[白居十萬佛塔]

下了措钦大殿的屋顶
即向着十万佛塔去了。

十萬佛塔别于任何之前见过的建筑形式,
這也許与白居寺中藏传佛教
萨迦派、噶当派、格鲁派三大教派共存有关。

塔由近百间佛堂依次重叠建起,共有九层,
高达32米多,有77间佛殿、108个门、
神龛和经堂等,
在中国建筑史上是独一无二的珍品。

殿堂内绘有十余万佛像,
因而得名十万佛塔。

塔里拍照是收费的。
在入口处有一个僧人专管这个。
一只相机10元,
否则就把相机先留在他那,下来时候再拿。

[白居十萬佛塔]

佛塔每层外圈都是佛堂,
每个佛堂里供有佛像一尊,
壁上绘有精美壁画佛像无数。

其中正东西南北方向
各有一間两层通高的大佛堂,
供着一尊大型的佛像及其從像。

起初每个佛堂我們都會进去拜一拜,
但是转了两層实在是不行了,
室外刺眼光明與室內陰影的巨大差别弄的眼睛难受
而且佛堂的门都很低,经常撞到头,
于是就改作只在门口一拜了。

佛塔上望宗山堡

江孜古城 赭紅色的城牆遺跡

[白居十萬佛塔]

從白居寺出來,
路上三人商量着明天包车回拉萨的事,
打算试试运气
看有没有从拉萨来的便车能刚好让我们搭回去。

于是沿路见到藏A牌照的車就问,
問了旅遊大巴也問了越野車,還問了小桑塔納,
但是到最後还是没能找到一輛能搭的車。

回到酒店其实也还早,才4点多,
但是一坐下休息就不想再动了。

三人坐在旅店的咖啡厅里看电视,
一边向服务员打听包车的事。
最后以700的价格谈下了一辆车,
明早8点出发。

晚餐依舊是在旅店里解決,
除了特色蛋糕略硬有點兒小失望以外,
別的菜色還是很讓人滿意的。
點了拉薩青稞啤酒,夠味兒。

白天的行程休閒,
所以晚上倒也不累,
说说笑笑玩玩游戏打打牌。

到了个晚上8点多,
跑到走廊上想拍个夕阳映照下的宗山堡,
可惜已经变天没了太阳,只有浓厚的云了。

睡前祈祷,拜托拜托,
虽然明天去的羊卓雍錯没有寺廟,
还是请菩萨保佑天氣好吧!

闭上眼想想这个明天就要离开了的小城,
清爽、安静、舒服,
有历史、有信仰、有美景更有美味,
回想这一路上经过的城城镇镇,
真若要住,
倒是会希望能在江孜古城里住上一段时间。

第14天
2012-08-23 周四
江孜县
Jiangzi county

[回拉薩]

清晨醒来,
透过微微敞開的窗帘看出去,
窗外还是一片漆黑,雨哗哗地大声下着。

闭眼听着雨又眯了一会,
虽然雨声有减弱的趋势,
但还是为今天羊湖旅程的天气感到担心。
只好安慰自己,
現在辰光尚早,一会儿雨总会停的。

将近8点,下楼。
大堂里没开灯,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到后面咖啡厅找了昨天帮我们联系包车的服务员,确认了师傅8点会准时到。

到了点,走出宾馆大门,
已经有两辆车侯在路边了。

停在前面的是一辆很迷你的白色TOYOTA小车,
后面则是一辆桑塔纳出租车。

服务员和司机都表示随便选哪一辆都行。
随身带了这么多行李的我们
自然是选了空间相对较大的出租车。

出发后车子先开到了一家加油站加油,
司机这时跟我们说他的车新买,还没上牌,
去拉萨路上若是遇到盘查可能会有点问题,
会耽误我们的行程,
所以問能不能上刚才那辆白车,也是认识的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之前在宾馆时没有说,
但是好吧,至少在出发前说明了,
否则真在半路上被拦下来,
那确实会是很郁闷恼火的事情。

于是我们从加油站出来去与白色TOYOTA会合。

司机师傅叫格桑,倒是个很好的人。
他是个退伍兵,江孜本地人,在拉萨上班,
今天过完雪顿节回拉萨,
刚好能让我们搭这趟车。

從這段旅程剛啟程的時候,
他就開始介绍各种我们可能感兴趣的东西。
起初還對话比較多的师傅觉得点戒备,
(因为之前碰到过的藏族司机都是比较沉默的类型,况且早上碰到的状况又有点小诡异)
但是很快就放松了,
因为格桑师傅看上去真的不像是坏人(笑),
而且懂得这么多,应该是受过良好的教育:)

晨光中的宗山堡

满拉水库
Manla Reservoir

[聽格桑師傅講那藏地的故事]

上午將近9点,
我们经过了一段大幅扭绕的公路,
拐了一个弯,
滿拉水庫,
這個早年被黑心導遊謊稱是羊湖坑騙遊客的
綠色水面 便出現在車的右側。

水庫的大坝一拦,
上游的河水就在这本便是天然山谷的地形里
形成为了一片波澜不惊的水面,
而本来在这山谷中的村庄也被水所淹没,
只剩村子制高处原先領主家的碉楼
还有一截露出在水面上。

斯米拉山口

[聽格桑師傅講那藏地的故事]

由满拉水库到卡若拉冰川还有将近2小时的车程。
期间我们还是走走停停,
有什么好景就停下来看看。

遇到有藏民在賣一種黃色的當地特產的蘑菇,
格桑也会停下来问问价格看看货色,
说是要带一些回拉萨做菜吃,
据说非常好吃。

无奈现在做这种公路边生意的藏民也不大诚信,
碰到的经常是一袋菇,
上层表面都放的是新鲜亮泽的,
稍往下翻就多是烂的了。

最终在一个较大的村落旁买到了品质较好的菇。

格桑还给我们买了两挂奶渣,
一串是完全风干的,呈白色,
就跟我们去日喀则路上吃的那种一样。

还有一串则是半干的,黄色,略软,好嚼,
刚入口还带有点腥味,
一会儿就满口奶香了。

完全風乾和未干的奶渣

路上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假人警察叔叔

[聽格桑師傅講那藏地的故事]

一路上,格桑一直给我们讲着各种藏地风情。
说藏民出门上路前习惯喝冷茶,
因为冷茶不烫,不像热茶得小口抿,
冷茶一口便顺利下到肚里,
有种寓意出行顺利的良好祝願。

遇到山脚岩石上常常画有梯子状的图案,
格桑说这也有两种意思,
一种是想爬上去翻越高山大石的本能欲望,
还有一种则是希望生活改善步步高的美好愿望。

談到饮食問題,
我们问起这边夏天也吃羊肉,不会上火吗?
格桑說这边都吃山羊肉,不上火,
绵羊肉才会上火,
因为两种羊吃的东西也不一样。

格桑還補充說
后藏的藏民一年四季都吃肉,所以身体好;
前藏的藏民则生活比较悠闲,
可能也由于据说食素健康的关系,
有时也会吃素,做体力活没有后藏藏民有效率。

现在很多人都因为信佛而不吃肉,
其实何必呢,格桑说,
多做善事就可以了啊,不是更好吗?

[聽格桑師傅講那藏地的故事]

经过一片山间草原,
其上放牧著大群大群的牦牛。

格桑又给我们讲起了牦牛的故事:
只有公牦牛才叫牦牛,
母牦牛一般不叫牦牛,藏语里叫只。

我们问这些散在草原上的牦牛都是野生的吗?
格桑说这些见到的都是驯化了的,
在阿里还有野生的牦牛。

野牦牛是真正来自上古的生物,
体格硕大,性情暴烈,见到越野车也絲毫不怕。
就从山上直冲下来往车上撞去,
连大車司机都畏懼它们,只能加速逃离。

据说有人专门为了拍攝野牦牛,
故意引得它们来撞,
然后在车上向后記錄这些巨兽疯狂追击的景象。

格桑说他当兵的时候,
教官常说他们这些藏地来的兵不听话,
像野牦牛一样。
而当地的小孩若是不听话,
你們是野牦牛生的嗎?
大人們會如是罵道。

格桑師傅的車鑰匙掛飾是一條狐狸尾巴,象徵著敏捷,是司機們所喜愛的寓意

[聽格桑師傅講那藏地的故事]

突然想起来去纳木错时的扎西师傅有两个老婆,
于是就问格桑,是不是在這兒也是这样?

格桑的回答说,
習俗里姐妹多是嫁予一夫,
而后藏这边则多是众兄弟合娶一妻。

比如他就有三个爸爸,
到他这一辈,四个兄弟只娶了一个老婆。

媽問那你们的孩子是谁亲生的不也分不清了吗?
小喵也好奇说,那你们这样不吃醋吗?
格桑笑道:不会啊,我们都很团结的!
而且这样很好啊,大家都很轻松,
赚到的钱,自己要用的拿出来,
其他的都交到家里,
这样家里就会越来越富裕啊。
而且这样就不会分家,家族越来越大,
也就会越发达了。

在藏地的傳統里,
女人是不用出去赚钱的,只需管家便行了。
若是一夫一妻,
每个兄弟都要养一个老婆,
就会生活压力很大,而且还要分家,
好好的家分着分着就会变穷了。

這對我們來說近乎神奇的传统,
听上去倒是非常想得開的观念。

在感慨的同时,
不禁也为一夫两妻的扎西师傅
颇感压力山大。

卡若拉冰川
Karuola Glacier

[卡若拉冰川]

說話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
眼見著周圍山峰上漸漸有了積雪,
再繞過一道彎,
對面不遠處黑色山岩与云雾交接的地方
已经有厚厚的白色冰川蔓延伸出。

夏季的冰川並沒有想像中的壯觀,
之前在網路照片上見過的
白色冰川大面侵入黑色岩地的壯闊地景
在這兒完全不得見,
只有在云線下細細的一條白冰...

羊卓雍错
Yamdrok Yumtso Lake

[羊卓雍錯]

過了卡若拉冰川,羊湖也就不遠了。
積雪覆蓋的群山漸漸向遠處退開。

中午抵達了浪卡子縣。
羊卓雍錯的裙裾開始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

高原的氣溫較低,油菜花的花期也較晚來了一些。
湖岸邊上开满了黃色的小花,很是漂亮。

在一片花地边停了车,
格桑说他们当地有在游泳后
将油菜花瓣贴在眼皮上的风俗。
我們怎麼黏都黏不上,
於是格桑就给我们做了个示范。

油菜花地里的藏族小姑娘?

當地傳統游泳后會在眼瞼上黏上一片小花瓣

[羊卓雍錯]

浪卡子附近的湖面很宁静,
湖水还没有像之前照片上見到過的那么蓝,
但云光山影倒映其上,
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一般。

继续前行,
湖水渐渐蓝起来,
远处的山脉顶上又开始出现白雪,
天空也似乎渐渐明亮起来。

路经一块丰沃的草地,
看见一只牛在一条水边不停不停地转圈子。

格桑说。那头牛过不了河正在生气呢!
牛生气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原地兜圈子,
马的话则是会不停跺地。

媽说这个辦法好啊,
以后生气了就转圈圈,
就不用吵架打架了。

[羊卓雍錯]

我们这一路上遊湖的日子似乎天都不大随人愿,
本来就只露出一点的蓝天
反而渐渐被飘来的云絮再次遮挡起来,
而且开始下起雨来。

这个太悲催了吧!
难道真的没有寺庙的地方
菩萨就不来保佑天气晴好了吗?!

但即使如此陰鬱的天氣,
羊卓雍錯依舊那麼藍,
藍的那麼不真實。
想像陽光普照的日子里的這一片湖面,
應當真是無法用言語形容了。

湖邊的瑪尼堆

车子过了冈巴拉山口,即折行下山,行驶在回拉萨的路上了。

一路上格桑还是不停地跟我们说着话,
搞的有点疲惫的我们也不好意思睡觉。

由他的话中可以发现
他真的是一个非常热爱这片土地的人。
他说非常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要搞分裂,
藏人也好,汉人也好,
大家一起把西藏建设发展的好好的
不是很好吗?
他觉得现在和平稳定,
西藏近些年的发展就很快啊。

他也说到这次他带我们回拉萨
是本来那出租车司机介绍的,
所以还要给那司机介绍费,
还要给酒店服务员一些费用,
所以他只能拿到500元。

但是他既然載了我们,
就还是一定會把我们服务好,
让我们在这里旅行得开心。

格桑說,在他叔父的时代,
当时還没有汽車,
便已经在用馬車载著进藏的旅人遊歷藏地了。

他叔父对他说,
要让旅人們都覺得西藏是個好地方,
那麼才會有更多的旅行者来我们西藏,
而更多的人来了,
西藏的发展也能加快速度。

我不知道是否大多数藏人都有著這樣的想法,
但是聽格桑這樣說真的很让人感动。

... ...

车先是沿着雅鲁藏布江行驶,
然后向北折至拉萨河边。

远远看到这大河辟出的宽阔山谷远处
那云缭雾绕的地方,那就是圣城拉萨了吧。

下午将近4点,
我们终于第三次回到拉萨。
格桑把我们放到布宫边上的邮局旁。
很感谢这一天格桑的陪伴。
我们会想你的。

拉萨
Lasa

[回到拉薩]

作别了格桑,
我们到邮局里给朋友们寄明信片。

邮局里的选择并不多,
而且感觉卡片上的風景
还没有在路上平凡肉眼所見的壯麗。

从这里寄往全国各地一般80分就足够了。
邮局里盖戳免费,
一共似乎有将近十种不同的图案,
每个图案的章前都聚了好多人。

我们花了好久,
总算是将明信片上基本都盖满了戳,
这才丢进邮筒寄了出去。

最後穿梭漫步在八廓街附近的老城區里

[高海拔七夕]

回旅馆的路上陡然想起今天是七夕节.
想要给小喵买花,
但在这古城的小巷里实在找不到花鋪。

在林廓东路路口的大牌坊下,
值班亭里的武警们兴奋地讨论了半天,
最终還是表示不清楚在哪有花賣。

急在路邊攔了一輛三輪,
让师傅载着我们去找有卖玫瑰花的地方。

车里放着很带感的音乐,
师傅蹬得也很起劲。

我们两个则伸长了脖子
拼命看街的两边有没有花店或者花摊。

终于,
如愿以偿地在一个路口遇到了一家花店。

让师傅在门口稍侯,
待我们买了玫瑰再载我们回去。

收到花的小喵很是开心。

最後回到大牌坊下,
师傅帮我们在歡快小三輪兒上拍了照,
可惜他手抖的厉害,
没有一张清晰的。

第15天
2012-08-24 周五
拉萨
Lasa

[早安拉薩,再見拉薩]

終究還是到了離開的日子。

起床時天還蒙蒙亮。
洗脸刷牙收拾行李,
再瞥一眼窗外,
清晨藍色的天空中
居然已然盛开铺满了绚烂的朝霞。

早安拉薩

对面老屋顶上迎着晨风舞动的紅色風馬旗

熱瑪嘎布的小貓。再見了。

[天空中的高原]

從娘惹南路搭乘民航班车去貢嘎機場返程。
班车票价20元一位。

最后一次路过布達拉山腳下。
望着那聳立在山岩上红白相間的宮殿,
小喵抓紧了我的手。
不想走。

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贡嘎机场。
机场看上去很新。
机场内的安检很严格,还须要脱鞋检查,
据说在全国也是孤例。

在飛行器引擎巨大的轟鳴聲中,
我們終於是要離開了這片土地。
最後一眼,天空中的高原。

拉薩河谷

放牧著雲朵的高原

雪山是永久的守望

成都
Chengdu

[成都]

由拉薩飛成都,
遊一日半,
次日回家。

武侯祠

寬窄巷子

第16天
2012-08-25 周六
宁波

[待續]

飛機越過了晚霞,
降落在夜幕中的機場。
沿海城市通明的燈火
在下降的舷窗外拉出絢麗的光帶。

看着这画面,
不由得在这画面的一角
映出小时侯常看的动画片结束时的那段小日文。

这是待续的意思罢。

希望明天一睁眼
又是新的一集美好旅程。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