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Peter Zumthor

@杜铭秋

Peter Zumthor

0
第1天

“當我思考建築的時候,圖像(image)就在我頭腦中出現,很多這些圖像與我的訓練和設計師工作相連。它們包含了我多年積累的關於建築的專業知識,它們中一些與我童年有關,那時我體驗建築但是不會去思考它。有時我幾乎都能感受到手中有一把把手,像勺子背部形狀的一片金屬。”

“像這樣的記憶(回憶小時候打開門把手進入阿姨的花園等)包含著我所知道的最深的建築體驗,它們是我作為建築師在自己的作品中探索的建築氛圍(atmosphere)和圖像(image)的資源庫。”

“我崇敬連接的藝術,工匠和工程師的技能,我被怎樣製作東西的知識所打動,這些是在人們能力的底部,我努力設計可以與這些知識相配的以及值得挑戰這種能力的建築。”

“建築有其自己的所在,它與生活有特殊的物理關係,我不認為它首先得是資訊或者符號,而是將進入和圍繞著它的生活的一個信封和背景,腳步走在地方上的韻律、專心工作和安靜睡覺的一個敏感的容器。”

“日常生活中的平常事物中有一股力量,Edward Hopper 的畫似乎這樣表達,我們只能長時間的觀看它們才會發現它。”

“設計就是發明。當我還在藝術工藝學校的時候,我傾向於遵循這個原則,我們給每一個問題尋找一種新的解決方法,我們覺得先鋒是很重要的,不久我意識到大概只有極少數的建築學問題它的有效解決方法還沒有被找到。”

“當我在做一個設計的時候我讓自己被我記憶中的能與我探索的建築相聯繫的圖像(image)和心境(mood)所指引,大多數浮上腦海的圖像來自我主觀體驗而很少伴有記憶中的建築學評述。當我設計的時候我努力找出這些圖像的意義,而後我就會知道怎樣去創造有價值的視覺形式和氛圍(atomsphere)”

“我認為今天的建築需要反思它自身固有的任務和可能性,建築不是那些不屬於它本質的東西的載體和符號。在一個追崇非本質的社會,建築可以形成一種抵抗,對抗無謂的形式和意義,以自己的語言發聲。我相信建築的語言不是關於某一種風格的問題,每一個建築都是為特殊地點的特殊用處以及特殊的社會所建,我的建築努力去回答從這些簡單的事實中顯露出來的問題,盡可能地精確和批判。 ”

以上摘譯自“A way of looking at things ”,Peter Zumthor 的書中每一句摘出來都可以是一句警句,因為他寫的非常精確而富有詩意,或許我們讀下來會感覺如同文學或者散文,它並沒有告訴我們一二三,也並沒有把我們引入一個理論的框架之中,而是非常平淡,但平淡並非如那些人生導師的名言警句那樣沒有內涵只有大道理,Peter Zumthor 的書中沒有大道理,而像是一位工匠大師將其豐富的實踐經驗和探索用淺顯的語言表達而出,這樣的文章可以細讀深深的體會,也可以當作一種日常訓練不求甚解的讀,因為裡面能夠引起你共鳴的東西,而且這種基於自身體驗,基於敏銳感官的細膩經驗,專注于內在的質樸思想,與東方式的思維習慣很相容(我們前一篇文章也提到過)。或許你讀了它之後,並不會馬上覺得學到什麼,或者給自己帶來了怎樣大的轉變,而是當你放下書站起來朝周圍看的時候,你發現你身體的每一部分好像都能感知周圍的事物了,周圍的氛圍(atomsphere),就像每一寸皮膚都長了眼睛一樣,或許不會持久,但是這種感覺會沉澱,也許會成為你自己的“image”,這個 Peter Zumthor 談論最多的詞語。

------2009.12.22 | « iDESIGN 21

在 2009 Pritzker 建築獎公佈之前,也就是4月13號之前,我並不認識 Peter Zumthor (彼得•卒姆托)。我想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對於從事工業設計的人來說,建築設計是作為自己對設計不斷認識的一個外延,而沒有很直接的關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不必要的,如果對設計探索存在著“必要不必要”之說的話。可是,我很反感這種“必要”之說,比如“要學好設計必須……”“你有必要認識一下……”,我更偏向於緣分,只要保持開放,“必然”的它自然會來,同理我也反感“不必要”之說。現在在認識了 Peter Zumthor 之後,如果可以穿越,我就會回到4月13號,跳上桌子指著那時的自己說:“你非常有必要認識一下 Peter Zumthor ,否則你就找不到你的未來。”這就是自然而來的“必然”吧。

城市筆記人的文章中介紹,Zumthor 在設計之初就開始迷戀於當地的石頭,並且提到開始時 Zumthor 頭腦中的圖像(Image),Image 對認識 Zumthor 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詞,Zumthor 從報紙上看到了當地礦泉水的一個廣告以“8千萬年前的沃爾斯山谷”為標題介紹瓦爾斯,還有從一本書中複印下了“一張位於布達佩斯特的土耳其人佔領時代的 Rudas 浴室的彩照”:“在一些石頭槽子裡盛滿了水,上面飄著熱氣,在昏暗中,天光閃爍,整體是一種安靜放鬆的氛圍。而旁邊的房間們都隱退到了陰影裡;我們似乎可以聽到了不同的水聲,聽到房間的回音。這裡,存在著某種寧靜、原初、沉思的東西,徹底地令人陶醉。這是一種東方浴室的生活。”在視頻中 Zumthor 也提到了採石場的 Image,而在瓦爾斯溫室浴場中你也可以體會到那種積水採石場的感覺,如果你曾經在一些採石場戲耍或有游泳過,尤其是陽光照耀的時候。

在知道 Peter Zumthor 之前,對他設計的 Therme Vals(瓦爾斯溫泉浴場)和 Bruder Klaus Chapel(Bruder Klaus 教堂)有點圖像記憶,尤其是後者,因為時間比較近一點。在 Pritzker 公佈之後,各種資料就洶湧而來,打開了一扇門,在各類 Peter Zumthor 獲獎資訊中,裡面的圖片很多以 Bruder Klaus Chapel 打頭陣。Bruder Klaus Chapel 留在頭腦中最早的圖像是三幅:一幅是讓人心曠的藍天白雲之下,讓人神怡的綠地田野之上,矗立著一座土色的封閉的狹長形多棱柱,不是很大也不是很高聳但非常顯眼,眼前一條似乎從草體上踩出來的露著沙礫的小路自然通向這個建築,有個小門,牆體上可以看出一層層的肌理。第二幅中心一團亮光,四周黑色的一條條粗糙表面的凹槽帶向中心聚攏,是教堂的室內,這些粗糙表面的凹槽是牆壁,凹槽上鑲嵌有一粒粒的珠子,牆上還插有一個如同水錶轉動開關一樣的轉輪,如同啟示或受禮一樣的光從頂上照射而下。第三幅是在那些粗糙凹槽牆面前,方形的鐵柱上有一尊半身塑像,塑像也是粗手筆,黑色,不知道是什麼神像,旁邊從牆壁支出一個四方長條槽形燭臺,點著蠟燭,神像另外一側地上有一盆幹花,地面也是粗糙不平的,錫鉛顏色,不像水泥。

而後看了更多的圖片,發現越發喜歡上了這個建築,外牆看上去像一層層夯土,整體平潔的表面也露出一些粗糙(平整的土牆和平坦的混凝土給人是完全兩種感覺,如我們“人與物的距離之變”中所說,土牆的平整讓人感覺可觸摸,因為它的工藝製作可以想像觸摸的),上面有一串串洞眼,感覺有點親近。門上方有一個簡單或者簡陋的十字架,像兩根鐵條焊接而成,而門是三角形的,非常厚實,不知道是怎麼轉動的。從圖片中看出這個教堂的內部空間很狹小,四周向中間聚攏的粗糙凹槽牆壁,光線的作用不由的把人引導到上方的洞口,不由的從感官開始昇華。有很多把人導向昇華的建築,宏偉的高大的猙獰的壓迫的,但很多都是有點虛張聲勢的,在“象徵的消失”中說到過我們討厭這種強加和驅使,就像那幾根現在不知搬到何處去的民族團結柱,有時我們也討厭“昇華”本身,因為它在現在是如此不值得信賴。但是在這,在這個 Bruder Klaus Chapel 內,就無法阻擋這種由感官而生的“昇華”,因為它是來自自身,來自向內的探索,來自個體,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就只有自我和宇宙,沒有社會。它是如此貧瘠,那種讓人感覺熟悉和親近的貧瘠。

再看一些資料介紹,更叫人讚歎了。這個 Bruder Klaus Chapel 內部的空間是先用樹木搭建而成,築好外牆後用火燒這些樹木,留下那些粗糙的凹坑,不規則五邊形外牆是使用的是“rammed concrete”(衝壓混凝土),和我們熟悉的夯土牆(Rammed earth)類似,使用當地的泥土砂石,也包括白水泥,由當地人築造,一次一天向上築50釐米,一共24層12米高,每一層代表一天的一小時,它共用時1年完成,一層層不平的肌理就顯現而出。從附近森林砍伐來的112根樹木達成帳篷被熏燒3周之後移除,留下了凝固住樹木味道的內壁,而地面則是鋪上了熔融的4噸回收錫鉛合金(混合有銻)。

Kunsthaus Bregenz 的外表被磨砂玻璃覆蓋,如同 St. Benedict 教堂木瓦一樣,有一定的傾斜角度(感覺會呼吸一樣),上下用鋼片夾住。半透明的玻璃為室內導入光線,整個建築將這種自然光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光源,玻璃外牆可以保溫降熱。玻璃外牆完全是獨立的支撐,與內部建築沒有支撐關係,玻璃外牆內的鋼架即支撐外部的玻璃同時也支撐其內部的玻璃窗,覆蓋住內部獨立的混凝土大樓,內外層玻璃之間有90釐米寬,所以自然光也可被導入到地下室的第一層,而且鋼架適合清洗機械走動,當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方便裝設一些設備,比如燈光可以在夜晚點亮這個博物館。地面層設有休息大廳衣櫃廳等,底下一層為調節用房。整個建築由3片承重牆支撐(在內部),承重牆後有主樓梯、緊急疏散梯、電梯和運貨梯,自由裡面的設計讓功能性得到充分發揮,地面層及地下一層外牆是磨砂玻璃。地面層以上的三層都是展覽空間,各層高度不一,光線條件最好頂層有4.7米高,而二層和三層則是4.2米,展覽空間的混凝土外牆與樓板不想接,斷開上方鋪上玻璃天花板,這樣自然光就可以折射到內部空間,隨著時間或天氣的變化,內部的光線也在發生著變化。

非常簡潔,簡潔到直白,但給人體驗或者回味確實無終點的。

走進這個教堂,從頂上一圈的窗戶中瀑灑下亮光,配合內壁的銀灰色,照亮了整個教堂,頂上垂掛下幾盞簡潔設計的燈,而整個頂棚如葉脈或者魚骨,使用比喻只不過是為了語言對形狀的傳達,而你可以從圖片中去感受這一切。飽滿圓弧部分是擺放神壇的位置,而教堂的結構在內部一目了然,四周林立的柱子支撐著頂棚,而每根柱子背後與牆壁拴住。在此不展開語言的描述,請通過圖片來體會它的結構工藝,與當地的親近,感官和精神的體驗。

1967年 Peter Zumthor 回到瑞士,在 Graubünden 州擔任紀念建築保護部門的建築師,主要是對歷史村莊的做詳細的調查記錄和建築分析以及建造規劃顧問,1979年定居在 Haldenstein 並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一直到今,從來沒有考慮過移居到城市中去擴大自己的事業。12年的這項工作讓他從這些老建築中學到很多關於材料、氣候、選址等,對這些古建築或鄉土建築有了非常深遠的理解。

Sogn Benedetg (St. Benedict) Chapel ,聖本尼迪克特教堂

這是 Peter Zumthor 最著名的一個建築——Thermal Baths Vals (瓦爾斯溫泉浴場),1996年建成(項目建造開始於1994年,此前有過一些變故),成了很多人的朝聖之地,Google Maps 地址。瓦爾斯溫泉浴場也顯示出 Peter Zumthor 不被諸如建築類型、建築材料、工藝、場所、功用、大小、方法等外在因素所拘束的大師身手,他也沒有自己的風格被自我約束,與 St. Benedict 教堂相比它有著太多的差別。

65歲的 Peter Zumthor 在今年獲得 Pritzker 獎的時候,人們的普遍看法是 Pritzker 終於把獎頒給 Peter Zumthor 了,名至實歸。大眾雖然對 Peter Zumthor 知之甚少,但是在建築界早已美名遠揚,被稱作是“建築師的建築師”(architect’s architect),甚至有很多人認為這次將 Pritzker 給予 Peter Zumthor 將會給建築設計帶來一些變化,或許如此,至少連我們都開始關注他了。Peter Zumthor 與平常我們在媒體上見到的明星設計師有非常之不同,Peter Zumthor 就像一位隱士,居住工作於瑞士的山村地區,很多作品也是建在邊遠的山村,他對外界的資訊洪流並不十分關注,如同傳統的工匠一般將自己對建築的思考凝聚到嚴格執行充滿詩意的作品之中,與其說是質樸或者自然,他更像一個向內探索設計的典範。

Bruder Klaus 小教堂的 Google Maps 地址,位於慕尼克的農田間,為一對農民夫婦而建(Herman-Josef 和 Trudel Scheidtweiler),Bruder Klaus 就是教堂所供的神像,他是15世紀 (1417-1487) 的一位隱士,他也是一位農民,但最後20年他開始在瑞士的 Flüeli-Ranft 隱居,有著很多聖人的傳說,他也是瑞士人的守護神而且 Zumthor 的母親也喜歡,所以 Zumthor 免費為他們設計,這對夫婦樹立這個教堂是要“感恩於美好和幸福的生活”(紀念前被診斷出心臟病但是現在還活著)。當 Zumthor 把建造這個教堂的想法,即和燒炭一樣樹起樹幹夯上混凝土然後燒掉樹幹,當地人感到很迷惑。而現在他們最麻煩的是拜訪的人太多了,需要經常清洗。

Sogn Benedetg (St. Benedict) Chapel 是 Peter Zumthor 第一個獲得國際知名度的設計,建造時間是1985年到1988年,這座小教堂位於瑞士 Graubünden Sumvitg 的 Sogn Benedetg 鄉村,Google Maps 位址(可以看到海拔1300米)。這些山村間的公共建築本身就有一層迷人的色彩,尤其對旅行而路過的人來說。原先村子的一座巴羅克風格的教堂在1984年被一次雪崩給毀壞,新教堂的選址在通向山林的路邊被森林保護免受自然災害,村子想建一座現代一點的教堂以適合年輕一代人。

Benedict 教堂的門從一側延伸出來,沒有破壞建築的整體,而且這個門很謙遜。Zumthor 的細節非常考究,比如臺階和教堂整體是分離的。如果你查看 Flickr 上人們拍攝的這些照片,可以看到這些細節設計是非常能引起人們的共鳴,比如這個門把手,非常簡潔的設計,讓人感覺很舒適安全穩當,感覺既可靠又不需要費多大力就可以打開,把手和木紋門的距離也足夠。而在 Zumthor 的那本《Thinking Architecture》 書中,恰好是門把手開頭的:

When I think of architecture, images come into my mind… Sometimes I can almost feel a particular door handle in my hand, a piece of metal shaped like the back of a spoon …. That door handle still seems to me like a special sign of entry into a world of different moods and smells.

St. Benedict 教堂整體是一個水滴形,從飽滿的圓弧過度到尖點,我看過一幅圖把這個形狀和無窮大符號的一半相比較,飽滿的圓弧一段提檔著山谷吹來的風,尖點則是朝向森林。教堂端莊地矗立在一個較陡峭的斜坡上,紅銅屋頂如同樹葉狀的像兩側傾斜的弧面,脊棱上有一個十字架。屋頂下是一圈窗戶,而建築的主體外部是木瓦如鱗片一樣裹滿一身,木瓦由於不同的光照就呈現出不同的顏色,向陽面的紅棕色,被暴曬的部分則變成了黑色(一張瓦片上也有不同的顏色區域),而背影面卻是灰色(因為水分散發),所以隨著時間氣候的變化,這個教堂也陰晴圓缺般改變著或者說記錄著變化。這種木瓦(shingle)外牆在當地是很常見的,只不過 Zumthor 使用更小,木瓦用火烤幹,然後一片疊著一片(一部分露出,露出的部分蓋住下面一張的一部分)掛到裡面的木板牆上(應該是使用木釘吧?),每一塊可以單獨更換,魚鱗狀或者羽毛狀的木瓦如同皮膚一樣保護著此地雨雪天氣下的教堂,並且讓人感覺是可以觸摸的,溫暖的,與人有著非常近的距離。旁邊有一個細長的分離的木架鐘塔。

2000年漢諾威世博會的主題是“人類、自然、科技”,Peter Zumthor 把瑞士展覽館稱作“ klangkörper Schweiz ”(瑞士身體),代替一般方式以概念上的展示和虛擬資訊來宣傳瑞士,而是將瑞士的一些本質帶給世博會參觀者,那些在其他國家館參觀累了的,可以在這找到一個自如的沒有壓力的休息的地方,有音樂,以及一些來自瑞士的飲料和小吃,一個有著輕鬆氛圍的地方。

Peter Zumthor 將曬木場搬到了世博會,瑞士是一個木材之鄉,Zumthor 自己就是木匠的兒子,木材砍伐下之後需要風乾,瑞士館就是這個曬木頭的工序之一,曬完之後就可以出賣,非常符合世博臨時建築以及可持續的概念。共2800立方的木料(20×10cm截面的方木)被運到展覽館所在地架起,不用釘子,不用螺絲,不用膠水,靠鋼鐵夾子固定,由於木料水分蒸發收縮,每週需要檢查或調整,詳細的介紹可以見城市筆記人對康策特的介紹,康策特是 Zumthor 曾經的助手,一位非常出色的工程師。

Kunsthaus Bregenz(布累根斯藝術博物館)是 Peter Zumthor 建在奧地利的一個設計,Google Maps 位址,1994年開建1997年完成。這個藝術博物館矗立在 Constance 湖邊,覆蓋著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吸收發射著天空的變化,湖水的霧靄,周遭的光線,如同城市的一盞燈,不同的時間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天氣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象。

Zumthor 將藝術博物館分成了兩個建築,一個展覽用的主樓以及附屬的行政辦公樓,博物館入口在背街面向市中心的一面,入口的前方就是行政辦公樓,扮演著主樓到周圍建築過度的一個中間角色,除了展示功能,博物館的所有其他功能區都被佈置在這個行政辦公樓內,有圖書館、商店以及咖啡館,在溫暖的季節,咖啡館可以將座位擺到外面的廣場上,我們可以從上面的 Flickr 照片集中看到這個景象,這個廣場也適合其他與展覽相關的活動,這樣的廣場在當地是少見的。可以從這個門、廣場和主輔樓的設計中看出面對城市的謙遜。

第2天
2003-06-28 周六

關於這個瓦爾斯溫泉浴場介紹的文章非常多,還有很多人的旅行日記(就如我們看 Flickr 照片一樣),推薦城市筆記人的文章《卒姆托與片麻岩》(以及二稿《卒姆托與片麻岩:一棟建築引發的 “物質性”思考》),從瓦爾斯溫泉浴場的材料——片麻岩為線索來介紹分析這個建築,片麻岩是當地使用普遍的一種材料,而 Zumthor 將其經過切割打磨拼接排列,將如同蘊含在石頭內部的質感挖掘表達出來。我們看到這個建築,首先被它的石頭與水相容的形象吸引,這種感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能體會到,就是石頭和水即相親又相斥的關係。在上面這個影片中也有很多影像的細節獲得人們的注意,比如人潮濕的手在石牆上留下的痕跡,在石和水的空間中自然地發出聲音尋找回音或者共鳴,人們偶爾停下來凝視這個建築時臉上的表情……石頭和水的相親又相斥的關係也反映到人們和這個建築之間的關係,溫暖是暖和的而空間看上去是冷峻的,就是外面覆蓋著雪而浴場中的人們泡著澡。

第160天
2003-12-03 周三
第189天
2004-01-01 周四
第679天
2005-05-05 周四
第1428天
2007-05-24 周四

Peter Zumthor 1943年4月26日出生於瑞士巴塞爾(Basel),父親是一位傢俱木匠,成長的環境就是“做東西而不是購買和消費”,開始他準備是繼承祖業,1958年到1962年做木匠,1963年進入巴塞爾的 Eidgenössische Technische Hochschule (巴塞爾藝術與工藝學校 )學習,ETH 的一些課程基於包豪斯的預科(Vorkurs),在 ETH 獲得學歷之後開始決定去海外,到了紐約的普瑞特學院(Pratt Institute)學習,當時他學的是工業設計和室內設計,Peter Zumthor 非常不喜歡這個專業選擇,但後來一位老師給他帶來了變化,這位老師是 Sibyl Moholy-Nagy,就是發展了包豪斯預科教育並把包豪斯帶到美國的 László Moholy-Nagy (納吉)的夫人,László 已經在1946年逝世了。

Sibyl Moholy-Nagy 在 Pratt 學院教建築歷史,那時 Nagy 正在批判被當作是民主美國風格源自格羅比烏斯的二代現代主義,後來著名的魯多夫斯基(Bernard Rudofsky)1964年發表的“沒有建築師的建築”,批判當時的圍繞著著名建築師的建築觀念並讚頌那些民間的無名的鄉土建築,而 Nagy 所作的比他早了10年,她走遍美國田野考察拍攝那些鄉土地方建築,1957年發表了 “無名建築中的自然風采”(Native Genius in Anonymous Architecture),讚美這些原始樸素的建築,並分析那些被現代建築師所忽略的那些建築體驗的因素,諸如基地和氣候的特殊性、當地傳統文化的共鳴、傳統的建築方法和對材質的體驗經驗等。 在紐約時,Peter Zumthor 被極簡抽象雕塑所吸引,Richard Serra, Robert Smithson , Michael Heizer,以及 Robert Irwin 等,Zumthor 後來也經常會提起這些雕塑藝術家,這些雕塑散發出內在的紀念性,並且觀眾面對它們需要在概念上以及身體上都主動起來,比如你必須移動。(——Place of Grace)

第1737天
2008-03-28 周五
第1851天
2008-07-20 周日
第2566天
2010-07-05 周一
第3007天
2011-09-19 周一

Peter Zumthor 的書《Thinking Architecture》

由於 Peter Zumthor 是這樣一位“隱士”,生活工作多數時候在瑞士山村,很少與媒體接觸,也沒有網站之類,而他所作的也同大眾所面對建築界相距較遠,沒有聲張自己的理論,不會因為金錢、大小、影響力之類來選擇專案,所以我們很難看到他自己的一些論述或者觀點,僅有的是幾次演講,在大學或者某個我們很少聽說的會議上,而這些演講稿結成的集子就是他的兩本書《Thinking Architecture》和《Atmospheres》,還有作品集中對專案的介紹文字,這些書的發行量並不大以至於很多人到處尋找,並且有的會放到ebay上高價拍賣,而這兩本書都是很薄的,就幾篇文章,為求速度的話一下就可以看完,不需要幾個小時。

《Thinking Architecture》總共5篇文章。A way of looking at things 寫於1988年11月,是南加州建築學院演講的稿子,一共16個小標題,每個小標題也就幾段文字。The hard core of beauty 寫於1991年12月,在斯洛維尼亞Piran 一次研討會的演講稿。From passion for things to the things themselves 寫於1994年8月,在芬蘭一次阿爾瓦阿爾托研討會,主題是“本質的建築”。The body of architecture 寫於1996年10月,在斯哥德爾摩的一次“形式追隨任何東西”的研討會上的演講稿。Teaching architecture,learning architecture 寫於1996年9月,在瑞士 Mendrisio 建築學院的一次演講。而《Atmospheres》就一篇文章,是2003年6月1號 Zumthor 在德國 Wendlinghausen 一次文學和音樂節上的演講。

第3711天
2013-08-23 周五

《德國暑假當代建築之旅》探訪Peter Zumthor神祕主義的田中小教堂與羅馬遺址博物館

導覽:許派崇(建築師,澳洲阿德雷德大學碩士;專長古蹟修復與東方建築體系研究、建築容積移轉)
日期:08/23(日)~09/01(一),共十天

‧參觀有機建築大師漢斯‧夏隆最佳作品-柏林愛樂音樂廳
‧參觀札哈‧哈蒂設計的BMW汽車工廠,德國工業的流動感在哈蒂的非線性建築中躍動
‧探看德國當代最富盛名的水岸集合住宅與社會住宅名作
‧馬斯垂克的教堂書店與餐廳
‧網路時代的炫麗圖書館
‧Peter Zumthor最神秘的德國小教堂與羅馬遺址美術館
‧賓士、保時捷與BMW汽車博物館與展示空間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