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2013年春末台湾行

@yuntaoc

2013年春末台湾行

1
第1天
2013-04-26 周五

历史很少给人机会来验证假设,"如果当初..."似乎总和痴人说梦联系在一起。台湾和大陆,却是极少的反例之一。此行的目的,不是来谈主义谈优劣,只是想来看看另一个中国到底是什么样。

4月25日早从美国出发,在东京成田转机的时候看到同机的乘客人手一本绿色护照,才意识到即便是"归国",我也只算个外乡人。到达桃园机场时已经是26日的深夜了,坐大巴到台北火车站,很幸运地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终于在凌晨赶到了台大附近的青年旅舍。一路上小雨淅淅沥沥,在台的一周,这雨断断续续,没有停过。

第2天
2013-04-27 周六

来台的第一目的地是哪里?一定是母校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新竹交大!第二天一大早爬起来,到台北火车站买了一张台铁的普通列车的票,南下赶往新竹。一路上的山水城镇,看起来似曾相识,后来才意识到,和杭州去温州的火车沿线是如此相似。

新竹
Hsinchu
我的评价:
从火车上看新竹,是个没有林立的摩天大楼的普通小城。新竹车站前,看起来像很多南方小县城,只是没有广场。问路,搭公交车,没多久就到了国立交大。

交大的南门很朴素,只有这几个大字。走进去,也没有富丽堂皇的大楼,灰暗的建筑和那熟悉的校徽,让我回想起第一次去交大闵行校区报到的情景。

交大的校园面积不是特别大,建筑也都是实用主义的"方盒子",但是整个学校都被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着。各处的小园林错落有致,各成一景。所以虽然校园很紧凑,但给人以十分静谧的感觉。

从交大北门出来,没几步就是隔壁国立清华大学的大门。本科时听台湾的学长说,清华和交大的“梅竹赛”很有名,两校的学生不仅在学术上有激烈的竞争,在各个体育项目上也是宿敌,大概这也和只一墙之隔有关吧。

清华自称"梅",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们著名的校长梅贻琦先生有关。但清华校园内的一个重要景点,就是梅校长的墓——"梅园"。一进园是长长的步道,两侧是苍松翠柏,尽头是蒋总统手书"勳昭作育",肃穆典雅。

国立清华的校园依『十八尖山』而建,地势起伏比隔壁交大明显很多,各处的建筑与园林也就更参差有致,但一样也都隐逸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如果说北京的清华园显示了北方的粗旷豪迈,那新竹的清华则有种江南的婉约迤逦。

走了一天,略感疲倦,返程时因为好奇,特意去搭乘了台湾的高铁返回台北。新竹高铁站和大陆的很多动车站一样,建在远离市区的一隅,远远看去孤零零的。来时搭乘台铁普通列车要一个多小时,乘高铁是半个小时的车程,票价大概贵一倍(180台币对290台币)。

第3天
2013-04-28 周日
象山
Elephant Mountain
我的评价:
前一天晚上在青旅听说台北附近有个英文叫"Elephant mountain"的地方,可以爬上去俯视台北市。去网上一查,原来是台北市西北的『四兽山』之一的象山,于是这天一大早就赶去,打算爬爬山活动一下筋骨。

下了地铁基本就到了山脚下了,刚一上山就又开始下雨,撑着伞走在石板路上,也挺惬意。一共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山顶的小亭子,整个台北市尽收眼底,正对着的就是台北101了。晴天来看日落应该会不错。

从象山上下来,雨也停得差不多了。溜达到台北市政府附近的诚品总店逛了逛,又在附近转了一下国父纪念堂,之后就坐地铁赶去总统府/蒋公纪念堂附近了。

自由广场
Liberty Square
我的评价:
从总统府走向自由广场的时候,团聚了一天的阴云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隙,然后金灿灿的光束就接二连三地洒了进来,心情也一下被照亮了。

从自由广场正前的牌楼走进去,左右两边的富丽堂皇的古式建筑分别是国家音乐厅和国家戏剧院。而广场的尽头的高台之上,就是蒋中正先生的纪念堂了。整个建筑白墙青瓦,与当时的天气响应和,确有『青天白日』的庄严肃穆的感觉。待我爬上去的时候,纪念堂的大门已经关闭,我只好围着它转了一圈。构成大堂主体的白石丝缝严合,光洁如一体,突然就想到了埃及的金字塔。

转到这里,一天也就结束了,于是坐在台阶上看着西边的太阳一点点沉下天际。周围游人不少,但是却感觉四下寂静,远远能听见旁边马路上的车水马龙的熙熙攘攘。下去坐地铁的时候,看到右图这建筑的形制,第一反应觉得这该是公共厕所吧?我被对岸的文盲教育荼毒之深,可见一斑。

第4天
2013-04-29 周一
九份
Chiufen
我的评价:
难得这一天是早上就是大晴天,决定用来『远行』。赴台之前从同学那里听说了『九份』这个地方,据称是『千与千寻』的取景地之一,又面朝大海,所以就选为第一站了。坐台铁到瑞芳站下,坐半个小时的巴士,就到了。

『九份』是个依山而建的小镇,老镇座落在半山腰,身后挨着基隆山,面朝着太平洋,远远地可以看到基隆湾。老街里一大早还不太热闹,有很多电影里的场景的原景,可我却不甚了了。

总觉得对『老街』这个概念不是很感兴趣,在胡同里专挑人少的岔路走,走着走着——就迷路了。原来已经翻过了山脊来到了山坡的另外一面,远处还有星星点点的小镇,迎着从太平洋吹来的徐徐的风。

菁桐站
Jingtong Station
我的评价:
离开『九份』,依宣传页,去搭乘台铁的『平溪』线。这铁路原是为了开采基隆河河谷内的煤矿而修建,矿山没落之后,这一段孤零零的铁路就被开发成了旅游线,可以乘着电车游览河谷两岸的小镇。

这段铁路的终点叫『菁桐』,这建筑(上图)是所剩为数不多的几个纯木的日式车站之一。稍作停留,就折返回以孔明灯闻名的小镇『十分』。

『十分』不仅有天灯,还有个瀑布,从车站步行大概二十分钟。走到才发现竟然还要门票,吝啬的我毅然返身。回车站的路就在铁路线边,两边的树丛枝叶繁茂,挤过来成了个隧道。直挺挺的铁路,不时要翻越一边蜿蜒的基隆河。

淡水
Tamshui
我的评价:
从『平溪』线回到台北的时候太阳还很高,晴天如此宝贵,虽然累得抽筋,我决意搭地铁去淡水看看日落。

从『淡水线』的终点走出来,就是淡水临河的一条街了。整整一条街都是卖小吃的小摊,绵延不绝。吃食对我如此没有吸引力,就径直穿过喧闹的街,穿过狭窄的河堤,找了个宽敞的小船坞,背对着对对甜蜜的情侣,专心地目送太阳沉入大洋。

日落之后,我还意犹未尽,朝地铁站走的时候故意岔开路,朝山坡上走,路过『红毛城』,走近了教会的大学『真理大学』(左下图)。趴在栅栏边看,宏伟的大礼堂里空空荡荡。狭窄的街道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格外神秘,走着走着,突然豁然开朗,可以远远地遥望到对岸的『观音山』(左上图,上图)脚下,已经有了星星点点的灯火。温热的海风吹来,催着我踏上返程的列车。

第5天
2013-04-30 周二
国立台湾大学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我的评价:
住处就在台大附近,有时晚上回来台大对面找吃的。这天原打算去故宫,但看时间还早,就索性先进台大溜达一圈儿了。

台大某女生宿舍

与清华和交大相比,台大显得开阔多了,一进门是宽阔的棕榈大道,提醒着我这是身处南国。校内的建筑都比较朴素,我还特意去找了同行『机械系』(右上图),感觉和上海的交大的机械楼很有几分神似。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台大校徽上的『傅钟』(右下图)留影一张。

台北故宫博物馆
National Palace Museum
我的评价:
故宫绝对是此行的有一个重点,中午赶到,转了三四个小时,下午五点闭馆时还意犹未尽。馆内禁止拍照,难忘之记忆只好留在脑袋里了。也许是岁数大了,终于能沉下心来仔仔细细地欣赏每一件瑰宝。
第6天
2013-05-01 周三

前几天实在太神勇,把台北想转的地方都转得差不多了,去台南之前的最后一天竟然没了安排。一大早临时起意,决定去台湾东部转转,于是在台北车站挑了一班快速列车,就沿着东部沿海的铁路一路向南疾驰而去了,目的地是中部的花莲。这铁路线建在大洋和高山之间狭窄的一缕土地上,海水似乎直朝车窗拍打过来,让我想起了从洛杉矶到旧金山的"coast starlight"号列车。

花莲
Hualian
我的评价:
离开台北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东部小城花莲。一下火车就看到了站前广场后高耸如云的大山,从太平洋涌来的水汽如此汹涌,整个小城看起来都云雾缭绕,右图是站前的国父塑像。
太鲁阁国家公园
Taroko National Park
我的评价:
从花莲火车站坐公交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太鲁阁国家公园。这里的游客大多是随团而来,我这样的散客就处处显得形单影只,连防护落石的安全帽都不知去哪里领。

太鲁阁到处都是这样的绝壁,无论怎么抬头看,都看不见已穿过云霄的峰顶,峭壁下是深谷,里面留着汹涌的溪水。公路都依着这石壁开凿而成,不禁感叹当年筑路之人的艰辛。

这里不仅是国家公园,也是台湾的『中部横贯公路』的终点。当年为了打通穿越中部山脉的这条公路,由蒋经国先生挂帅,动员退伍的国军老兵,用不到四年的时间将其修通。因为地势险峻,设备原始,有两百多名工作人员葬身于此。因此在太鲁阁,对当初筑路的各位先烈的纪念建筑和寺庙也是很重要的景点。想到当初纵横大江南北的各位,最后寄身于这天涯海角的险峻之处,俯首进行这愚公移山般的艰险工程,只为在这蛮荒之地再造个栖身的家园,总有虎落平阳的凄凉之感。

第7天
2013-05-02 周四
台南
Tainan
我的评价:
在北部流窜得差不多了,这天终于搭乘高铁直捣台南。只听说台北多雨,可到了台南依旧是小雨,青旅在台南车站背后的成功大学(右图)的对面,办入住的时候巧遇了个旅伴。于是一同开始漫游这个小城.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第一站旧时的台南『公会堂』(左页及本页),此处原来是个大户人家的宅院,日本人来着之后改成了公所。里面的日式小楼和中式的庭院交汇在一起,有点儿意思。

第二站是台湾文学馆(左页及本页),里面展示了台湾文学发展的历程。唉,这东西对我这个文盲来说,完全是天书,只好来回探寻里面有趣的陈设了。

从台湾文学馆出来,雨停了,漫步去旧时郑成功攻台的大本营『赤嵌楼』(右页)。一路上看到街边各种中式的庙宇和祠堂,偶尔有日式建筑点缀其中。就连稍微现代点儿的街区,也都是七八十年代的风味,这地方果然『古朴』。

赤嵌楼作为『城堡』还真是袖珍了点儿,出来看天色还不晚,就决定溜达着去另一个和郑王爷攻台有关的景点『安平古堡』(左页)。只可惜迟了一步,已经关门谢客了,只好隔着栅栏留影几张。穿过渐浓的夜色,返回成功大学附近的住处。考虑到我和旅伴儿兴致未尽,又夜游了一番成功大学的校园,至此我也把台湾的四大名校(台大,清华,交通,成功)都转遍了。

第8天
2013-05-03 周五

这天此行在台的最后一天了,上午从台南乘高铁返回台北。一路上穿过中部一望无际的稻田(左上图),终于看到了台湾除了台北的摩天大厦,花莲的高山大洋,台南的古街老巷之外的另一面了。上海的小伙伴儿们点名要凤梨酥,于是慕名找到了『微热山丘』(左下图),此店隐藏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区之内,十分低调,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返程时从松山机场出发,来早了一个小时,于是来到机场的观景平台,不仅能看到跑道上起降的飞机,还能远远望见『圆山大饭店』(右图)。身边的小孩儿每见一架飞机起降就要欢呼鼓舞一阵儿,突然就对自己的职业有了种自豪感。大陆的机场也该多开放这样的区域,让普通民众有更多的和航空领域接触的机会。看着停机坪上这架色彩斑斓的东航的A330,想着目的地上海,不禁感叹『刚离龙潭,又入虎穴』。

旅行小贴士
  • 普通的旅游信息国内各大网站都有,我就不累述了。从美国去台湾的话,不需要台湾通行证,只要在附近的台湾经济文化办事处办理入台证即可。台湾的工作人员效率非常高,过程也很简便,详情请见当地台湾办事处网站。
  • 本人此行全程住青旅(约500台币每晚),吃街边摊儿,搭台铁,花费(除去机票)约一万两千台币(不到三千人民币)。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