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浪迹非洲最南——“慢得啦”国闲游之一(1)

@牵着蜗牛散步的JO

浪迹非洲最南——“慢得啦”国闲游之一(1)

11
第1天
2016-07-23 周六
机翼下的南非
我的评价:
飞机穿出太平洋,划过赤道上空,驶入印度洋,抱着一份对非洲大陆的好奇,第一次来到南半球;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

去南非真的很遥远,往返二万多公里35个小时的飞行,必须具备足够的体力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从上海出发的我们搭乘港龙及国泰航空公司豪华客机经香港转机飞往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抵达后直接转机前往开普敦,连续的三程飞机,历时18个小时,两个字。。。。。。辛苦!幸好我们有免费“升舱”,保证了充足的睡眠,存储了充沛的体力。

飞机降落之前,对南非的印象除了曼德拉与随地可捡的钻石,更多的是停留满目苍凉、贫瘠,到处充满野蛮、污秽以及在烈日暴晒下广袤无垠的荒芜砂砾的上那些饿死病死的漆黑赤身、骨瘦如柴的饥饿难民······然而十日亲历,才知道,自己对它的误解竟然有那么的深!

从天空俯瞰南非,不可否认,机翼下的非洲大陆还是显得有些荒芜。

机翼下大西洋的波涛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

豪特湾海豹岛
我的评价:
开普敦第一站——豪特湾海豹岛。

在车上时,大家并没有在意导游要大家多穿衣服的谆谆告诫,当一阵海风袭来,所有人就地开箱取衣, 七月的南非毕竟已是冬天啊。

一阵忙碌过后,环顾四周,这!这!这!这不是被浓缩了的我们大舟山沈家门渔港????桅杆林立的渔船、游艇、穿梭其间的成群海鸥,以及那阵阵腥臭,连对岸的小岛也是那样的似曾相识;犹疑着走向海边······如果说爱琴海的海水蓝得是那样深情透亮,那么这里的海水就如碧玉清澈无瑕。
好吧,这里就是南非,就是豪特湾码头,就是海豹岛。

趁着离开航还有一段时间,绕着码头转悠了一圈,在导游的推荐下,就在这家临海的小餐馆,我们品尝了在南非的第一条鳕鱼,相比以后几天尝到的鳕鱼,这里的鳕鱼是最鲜美的。

虽然只是大西洋的边缘,但还是让我们体会到了它的威力,船体剧烈的摇晃着,船头时不时被巨浪顶起成45度角,没多久就有人脸色苍白捧着纸袋呕吐不止了。黑人船员也不停示意着几个不怕掉海里的游客回到座位上。

颠簸摇摆着行驶了15分钟左右,远远的看到几块露出水面的礁石,这就是海豹岛了,为了保护海豹,政府禁止游客登岛,游船只能缓慢绕行。

凸起的礁岩上密密麻麻地盘踞拥挤着众多的海豹。有栖息睡觉,有仰天长叹,有匍匐爬行,或躺或卧,或嬉或闹,悠哉游哉,逍遥自在。更有的在海中游弋猎食;这种只在动物世界频道中看到过的奇异景观,现在就这样真实地展现在眼前,真令人兴奋不已。顾不上船体的大幅摇摆,紧握相机、跌跌撞撞地抢占有利位置将这些憨态可掬小精灵定格在镜头中。

上帝的餐桌——桌山
我的评价:
桌山是开普敦的城市象征,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山顶似是用刀削平一般平坦,如一张巨大的餐桌,被称为“上帝的餐桌”。

第一眼看桌山,是从开普敦机场出来,桌山就这般远远的,静卧在云雾中。

桌山山顶终年云雾缭绕,常年妖风阵阵,也因此桌山缆车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不开放,而我们到的第三天又正好碰到桌山封山检修维护,能不能登上桌山真要拼人品。
幸好,我们有神奇的小张导游,掐指一算,下午三点,必能登顶桌山!于是,我们真的登顶了,而且几乎没有排队就直接上了缆车,人品啊!!神算啊!!

桌山缆车是360度旋转的,据说全世界只有三个国家有这样的缆车,美国瑞士和南非,我有幸在瑞士的铁力士山和南非的都乘坐了。
因为是360度旋转上升,所以对风速的要求非常之高,整个过程约10分钟左右,不管站在什么位置,都能欣赏到登顶桌山的全景。

缆车的工作人员是一个甜甜的黑妹妹

踏上上帝的餐桌,宽阔平整的山顶满布低矮灌木,林立的怪石形状各异,小蜥蜴、岩兔、松鼠等就在你身边窜来蹦去,有的甚至顽皮地蹲在岩石上任你观赏、拍照。

淡淡的白云,覆盖在山顶上,行走其中,如在云中遨游。顺着岩石路面边走边拍缓缓走到山崖边,俯瞰整个港湾,远近海景尽收眼底。与桌山绵延相连的十二门徒峰峻崖峭壁巍峨壮观,右侧是狮头山和信号山,左侧是魔鬼峰;山脚下蜿蜒曲折的海岸线和鳞次梯比的幢幢房屋一览无余,马路上车水马龙,港湾里货轮穿梭,再远处,就是殖民者关押土著反抗运动首领的地方罗本岛,黑人领袖曼德拉被当时南非白人政府判处终身监禁后也是被关押在这里。

绿点球场

狮头山如一昂首眺望大西洋的雄,右前方那个小岛就是罗本岛——曼德拉曾经在这里关押

桌山的左侧就是魔鬼峰

十二门徒峰峻崖峭壁巍峨壮观

桌山顶上还是很冷的,看一个个被冻的······

桌山的天气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几阵山风吹过来,厚厚的云团瞬间将整个桌山覆盖起来,就好似给上帝的餐桌铺上了白色的桌布······整个山顶充满了神奇莫测的气氛,上帝的晚餐就要开始,大自然的杰作啊!

第2天
2016-07-24 周日
上帝的餐桌桌山
我的评价:
在开普敦,无论站在任何地方,放眼望去,桌山就在眼前,群峰绵延,雾幔轻遮,气势磅礴,好一幅水墨丹青。
好望角
我的评价:
“好望角”,英文是"Cape of Good Hope",意思是“美好希望的海角”,位于34°21′25‘’S,18°29′51‘’E处。是大西洋与印度洋的交汇处,它的正南方是遥远的南极洲。

开车进入好望角自然保护区,远远的看到两个纪念碑,右边的一座面向大西洋,是纪念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的纪念碑,是他最先发现了这个这个位于非洲西南端的岬角,由于风大浪高,海浪汹涌,迪亚士的船队几次尝试登岸均失败,命名海角为风暴角。隔着马路,左边的一座,面向印度洋,是纪念从欧洲绕好望角到印度航海路线的开拓者——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的。

车子距离两个纪念碑实在远了,因某人的失职,只远远拍了迪亚士纪念碑

好望角简直是一片自由祥和的野生天堂。一路碰到了羚羊、鸵鸟、岩兔、还有狒狒,它们甚至就在路上随意地行走。路上还有几个拿着弹弓的管理员,将那些滞留在马路中间的狒狒赶往路边山坡。我们的小张导游说千万别招惹狒狒,狒狒是艾滋病的携带体,山上还可以看到很多不知名的花儿,随着海风的吹拂摇曳陡峭的山崖。

开普角
我的评价:
开普角是好望角的制高点,站在山顶可以回望好望角,好望角全景尽收眼底

这里的缆车其实就是古老的有轨电车,上下两列对开,只在中间的一小段是双轨,可以让两辆电车交叉通过。

站在开普角的山顶可以远眺整个好望角的全景,一直好望角都被认为是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分界,左手印度洋,右手大西洋,是非洲大陆最南端,但事实上,再往南100多公里的开普厄加勒斯角才是真正的、实至名归的非洲大陆最南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汇点。又长知识了。
那块突出的岩石,就像一个楔子,插入在海中。从山顶移步下行,你可以从好多个角度观赏好望角风光,角度不同,风光各异。

冷艳的大西洋与远处的桌山、十二门徒峰

山顶上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灯塔,这是好望角的地标,曾经为远来的船只指点航向。如今这座老灯塔已经不使用了。


从山顶再往上走几十级台阶便可到走上灯塔的平台,平台上立有一根3米多高的柱子,柱子上有几块标牌,指向不同的方向,清楚地写着从这里到一些世界著名地点的距离。

为了让来往船只更清楚看到灯塔的指示,在山下更低处建造了一座新的灯塔。

我们两位可爱的导游······左边的就是小张导游

好望角
我的评价:
临着大西洋,这天气善变而个性!从开普角去往好望角,也就十分钟的车程,我们却经历了烈日艳阳、细雨寒风、彩虹高挂,而到了好望角,更是体验了狂风骤雨。真不愧是风暴角,世界航海最艰难的海域。


这里的海滩到处是黄色的大块礁石,和一坨一坨黑色的发出阵阵腥臭的海带,成群的海鸟排成一字型在天空迂回着。这里的风真心的大,吹得睁不开眼睛,想靠近海水不容易,实在有些冻得受不住,匆匆按了几张就逃回车上。整理照片时才发现没有在CapePoint标志前拍照留念。

暴风雨中的各种凌乱

西蒙小镇企鹅滩
我的评价:
说到企鹅,立马就会想到南极,这里是南非哦,在南非看企鹅?真有些似信非信····· 据说最初这里只有两对企鹅,在当地居民自发的保护下,经过20多年的繁衍,到现在企鹅的数量已超过了3000只。

企鹅滩位处于开普敦的西蒙小镇的一个小海湾,进入大门,沿着一条幽静的木栈道可以到达海边。栈道两旁的沙丘上,灌木从里,三三两两散落着许多可爱的企鹅,懒懒的享受着阳光。走到尽头,眼前豁然开朗,银白色的细沙,碧绿的海水,巨大的礁石,憨态可鞠的小企鹅······

比起南极的帝企鹅,那些南非企鹅显得那样娇小,它们胸前有黑环及黑色小斑点,眼圈是粉红色 。它们有的在湛蓝的大海里冲浪,有的在沙滩上大摇大摆的来回走动,有的把头蜷缩在身体里,有的俯卧在沙丘上,有的成双成对亲密无间的嬉戏,也有的索群离居形影孤单,在这个企鹅滩上,每一个角落都有企鹅。

沙丘上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塑料桶,应该就是企鹅的屋子了吧,不过我没有看到有愿意住在里面的企鹅,大部分的企鹅还是喜欢在海滩、在灌木丛林里安静地休息享受日光浴。

海岸边凸起几座巨大的光圆光圆的石头,海浪拍打着巨石和沙滩,翻滚起雪白的浪花;稍远处,岸边山势成坡形,沿山边而建的住宅,一律典型的欧洲风格的建筑。
蓝天碧海银沙白浪呼应着远处的红砖白墙近处的南非企鹅,与之形成一幅绝妙的美景。

走出企鹅滩,沿路有各种别墅房屋,精致的欧式建筑、雪白的外墙在太阳的强烈照射下,白得剌眼;路边点缀片片花丛。想像住在这里的人们,与企鹅近在咫尺的,每天漫步在企鹅海滩,与这些无忧的小企鹅为伴,这小日子会是多么的丰富安逸。

这里也有小黑哥摆摊卖南非特有的木雕、石雕工艺品,还能用中文跟你讲价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