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一路向北 :Napa酒庄,旧金山五日游记

@cxr83

一路向北 :Napa酒庄,旧金山五日游记

0
第1天
2013-08-04 周日

第一天 在路上
8月4日驱车近8个小时到达了NAPA Valley,中间下来休息了20分钟吃了个汉堡而已,一路毫无风景,路又直的让人想睡觉,再加上一些路段的堵车,这段行车令人极其不爽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路旁田野里成片的风车

行车电脑显示本次行程为7小时54分

晚饭后散步发现两只喵星人趴在窗口摆Pose

第2天
2013-08-05 周一

第二天 久违的火车

来美国后就再也没坐过火车,火车是我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可以坐在窗边,什么也不想,或者什么都想,暂时与世界隔离。NAPA的火车据说是必去的项目,价格不菲,近200刀 (含一顿午饭)

早晨温度15.5摄氏度,稍微有点凉,想想很多地方正在忍受40度的高温,我情何以堪啊

火车上极其拥挤,四个人一桌,午饭做的还不错,牛排做的很嫩,喝了点红酒,吃完饭赶紧跑到吃点心的餐车,每人
有一个沙发,很舒服,一杯咖啡,一碗蓝莓焦糖蛋挞,味道还不错。

下午参观了Raymond酒庄,总经理接待了我们,他说Raymond的生物概念很先进,主要有两点,一是有机,二是生物动力学,简单的说,就是不添加任何人工化肥,而喂给土壤天然的食物,再配合星相月相等,可谓是天时地利,酒庄门口摆着大幅的月相历,大概就是这种概念

回来后我查了一下,给土壤的九种食物是:牛粪,石英石,草花,菊花,蓖麻,橡木,蒲公英,缬草鲜花,马尾草,吃了这么多有机食物的葡萄长得那么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前世界上这种自然派的酒庄并不多。raymond可算是非常有特色。

ZD的发酵车间很小,为了保证酒口味的一致性,他们会把几个批次混起来,酿酒师还提到60%的葡萄是采购于其他地方,这说明该酒庄对原料没有主动权,听了这个,我决定不买他家的酒了。

装瓶装箱等工序也是人工操作,比较原始,和大酒庄有很大区别。

在幽深的酒窖中品酒怎么有点最后的晚餐的感觉

早早来到了候车厅,布置的很舒适,此情此景,我想到了春运

售票窗口摆放着火车的模型,可惜Gift shop里面并没有卖这个

真的火车来了

ZD的藏酒博物馆里放满了他们几十年来酿造的酒

虽然ZD只有40%的葡萄是自己的,但是仍然有一大片葡萄园,风景宜人。

回酒店后去了一家叫Oventi的餐厅吃了一道炖羊腿,味道极佳,只可惜白天喝了太多酒,晚上实在不想再喝了,不然配一些红酒“想必是极好的”~

第3天
2013-08-06 周二

前面两家酒庄都是火车之旅的添头,总觉得兴趣不大,第三日才是自己预约的酒庄。
这几日到了Napa才知道美国的酒95%来自加州,而来自NAPA的只有4%,NAPA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土壤和气候条件来种植适合酿酒的葡萄,只是地方太小,所以Napa的酒数量少,但却是酒中的精品。

另外Robert认为酒不仅仅是给有钱人享用的,在有朋友的时候,在高兴的时候,就应该有好酒,因此,他还创办了一个子品牌 woodbridge,价格便宜,质量也有控制,来供应普通老百姓,这种对红酒精神的追求,也令人尊敬。他本人生前每天要喝一瓶红酒。

Robert Mondavi把橡木桶的中段漆成紫红色,这也让他们的酒窖看起来就非常美味,据说是因为从木桶中取酒经常会把酒滴在木桶上,而庄主本人则是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一定要让人把酒擦掉,后来想出了一个办法,把中段漆成酒红色,这样酒滴上去就看不出来了,于是就有了这些漂亮的酒桶,这一不经意之举倒成了该酒庄的一个品牌符号了。这次游庄还了解到橡木桶的制作极为不易,因为不能用一点胶水,而又要让木头完全密合,难度很大,一个橡木桶的成本达上千美元,而在使用几次后就必须换新桶,废弃的橡木桶会变成酒吧和家里的装饰品。

在前一天参观后本来以为酒庄都差不多,无非是一种大酒庄模式和一种小酒庄模式,看完Robert Mondavi才知道原来他和raymond这个大酒庄又是完全不同的,每个酒庄都有自己的特色!

来不及吃中饭,又赶到了Beringer酒庄,1869年,德国人Jacob Beringer在此买下215英亩的土地开始了他的酿酒生涯,那时这么大片宝地的售价仅为14000美元,在这两年前,美国人花700万美元买下了阿拉斯加。

这两桩当时看来疯狂的交易,被时间证明了,他们买到的都是无价之宝。

但是真正的酒窖却在一个地洞中,当年庄主穷800壮士之力,开凿五年,在山腹中开凿了这样一条隧道来存放和酿制葡萄酒。向导是一个英国人,在美国人的地盘,德国人在做法国人擅长的事情,而我正听着英国人的腔调讲解这一切,不得不说是一件趣事。

向导说NAPA山谷是人杰地灵之处,法语里这叫“太哇”,大概就是中国文化中的“气”,有了这种气,这里的葡萄酒就是上天的恩赐。

当然,今天这个地窖已经不用了,只是供游人参观罢了,向导并没有带我们去看发酵和酿酒的工序,总感觉有点不爽,直接去了品酒室,和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一起饮酒,让我想起了杜甫的那句 “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此次参观的费用为50美元,恰是300RMB

本次的品酒会主要讲了和食物的搭配,以咸饼干条搭配chardonnay,以瑞士奶酪搭配Merlot,以巧克力搭配甜酒,前两种搭配却是不错,酒和食物达到了相辅相成的功效,巧克力配甜酒我就觉得不如咖啡来的好了,这种甜酒的功用在于搭配甜食,售价却达到了50美元一瓶,对于大部分习惯了咖啡搭配甜点的人来说,这种酒想要普及还真是困难。

纳帕酒庄
NAPA VALLEY

beringer酒庄内就像一个公园一样,风景如画

历代酿酒师的灵位

酒窖中的品酒室,有点延安窑洞的味道,如果有什么大客户,不妨邀请到这里饮酒谈事

Robert Mondavi的发酵设备非常先进,规模也很大,看了这个让人对他们的酒非常有信心。Robert Mondavi于前几年去世,他的太太继续搜集艺术品,并在每年夏天在酒庄举办演唱会,把酒和艺术结合在一起运作也许是这个酒庄如此成功的重要原因。酒庄门口这头憨态可掬的熊就是他们的艺术藏品之一。

Robert Mondavi的现代化包装线,这个酒庄非常注重科技对酿酒这个传统工业的影响,向导跟我们说,随着现在酿酒科技的发展,超市里20美元左右的酒其实已经非常好了,红酒不是属于少数人的,而是属于每一次Party。

一早就来到了Robert Mondavi酒庄,该酒庄成立于1966年,庄主就叫Robert Mondavi,爱好艺术收藏,门口的女神像就是拍卖行里买来的

庄子的欧洲风情浓郁从拱门望去草地,葡萄园,山峦,天空层次分明,如同一幅半球状的画

向导告诉我们葡萄边上一般都会种一些玫瑰,因为玫瑰对自然灾害更加敏感,通过观察玫瑰的反应可以预防虫害以及其他天气灾害。当然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个了,玫瑰只不过是作为一个传统和装饰品保留了下来

来一张女王~

第4天
2013-08-07 周三

第四天 重走青春
第四天在去三藩的路上当然要顺道去看一下久负盛名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该校已有150年的历史,是十多个加州大学分校中最老的一所,世界排名前十,诺奖校友数十人。到了伯克利市一看,该市居然是如此的小而破。脏,乱,拥挤似乎与这里的世界高等学府十分不相称。

本以为8月学生都在放暑假,没想到校园里仍在上课备考,学生加上游人,校园里人头攒动。

由校友的南大门Sather Gate进入伯克利,一股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天天气非常冷,大部分游人都穿着外套毛衣甚至羽绒服,只有我傻乎乎的穿着短袖短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开电梯的学生对我说这里的夏天一贯如此,原来我误打误撞进了避暑胜地了。

图书馆还收藏了一张中文迁都诏书,署名为李公蕴,显然中国没有这个皇帝,当时我以为是朝鲜皇帝,后来一查原来是越南李朝的皇帝,想当年越南人用我们的文言文书写,嘴上却说着不一样的话,真是有意思,现在的越南拼音式文字毫无美感可言,但是简单易学,消灭了大量文盲,也不能不说是罗马传教士的一大功绩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诏书最后一句不是钦此,而是卿等如何。。。这是不是充分体现了民主精神的萌芽?哈哈

在参观过程中,那位学生导游骄傲地跟我们指着一片不大的草坪说:我们的同学都喜欢在这里放松,野餐,打排球,排练话剧,看到那片小草坪,我当时不禁失笑,中国随便一个像样的大学,都有比这大几倍的草坪。后来回想起来,又不觉肃然起敬,在这片草坪上打盹的曾是翦伯赞,是朱棣文,是摩尔,是宋楚瑜。。。

草坪不在于大小,而在于草坪上的人,大学不在于大楼,而在于大师。念及此,我忽然无限地怀念起西南联大时那个无比简陋,而又大师云集的年代。

吃完晚餐,欣赏了一下海景,走回酒店当减肥了。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去三藩的路上开过Bay Bridge,好开心,在桥上开车总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到了三藩,才发现所有的传言都是真的,这里真的不适合开车,五六十度的大坡一个接一个,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感觉比在曼哈顿还难开。路边也几乎没有任何空位,停车场的价格很是不菲。。这里真是太不像美国了。。。

他的身后是学校的制高点Sather Tower,花4元钱就可以登高望远

该图书馆据说藏有最全的马克吐温著作的各色版本,当然我也未能免俗地和马克吐温合影留念,从雕塑可以看出,马克吐温的头大身子瘦小,智慧全在脑子里了。

最后简单看了一下伯克利的运动馆,伯克利人称自己为Golden Bear(金熊),伯克利的体育很强,举简单一例其校友Natalie Coughlin 在北京奥运会上一人夺了六块奖牌。

比如说这栋South Hall,是该校最老的建筑,建于1873年,而这栋楼却是信息学院,细看照片左下角,一对情侣正在拥吻,应该说这栋老楼承载了新的技术与不变的浪漫

楼道里还陈列了一些其他的化石,比如说下面这个大的骨架是古代的猫,白色的小骨架则是现代的猫,要是养个古代的猫,那真是神气死了。

下面这栋wheeler hall以该校一名校长命名,是英语学院和礼堂所在地。

一进去吓了一跳,大厅里一尊大型恐龙化石,一抬头,一个翼龙化石,这要是晚上来,还真得胆子大点。

学校的图书馆修的非常漂亮,不过为了不打扰备考的学子们,没有多拍,看着他们,想想我以前大学时在图书馆总是去看时尚杂志,不禁有些惭愧

下塔后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学生导游告诉我们现在正是大考前,学生都在紧张备战,然我们进去千万不可出声,早就听说美国名校很难读出来,今日一见这种架势,果然如此,大考前临时抱佛脚,哪里的学生都一样。

走出图书馆,导游说到头顶上乃是智慧女神,走进去的时候她会给你智慧,走出来的时候她会把智慧拿走,所以学生一般从此门入,而从另外一个门出, 我想你怎么不早说,老子恰好相反从另外一个门入,从此门出,原本不多的智慧也被拿走了!多么晦气!

塔顶有数组大钟,在整点时会敲响,听到钟声时我瞬间穿越,回到了久违的学生时代

从塔顶望去,校园尽收眼底,可惜多云天气,照片拍出来灰蒙蒙的。

渔人码头
Fisherman s Wharf

像这类的Crab Station,就是买了拿在路上吃,颇有大排档的豪气

各种海鲜小吃,非常诱人

晚上去渔人码头晚餐,这里是早年意大利渔民打渔的地方,现在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一条步行街上无数的餐馆和小店,热闹非凡

我去的这家叫做Pompei's Grotto,就是冲着庞培的名字去的,吃掉庞培,我就是凯撒!

晚餐吃得很尽兴,前菜是一个海鲜拼盘,各种鱼,吃那个已经差不多饱了,在加上半只螃蟹,吃完已经无力再吃小吃了。

诺布山
Nob Hill

入住Nob Hill的Standford Court,酒店装修不错,后来才知道Nob Hill和Beverly Hill差不多,是富人区,我订的时候只不过是被Standford字样吸引了。酒店停车一天的费用为30多美元,抢钱啊。果然第二天路过某Motel时导游兴奋地说,下次来你们一定要住这里,停车免费!

第5天
2013-08-08 周四

夜里下起了雨,整个城市都罩在云雾中,天气格外的冷,早晨只有11度,我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还是冻得发抖,因为知道三藩市停车难,索性报了个团,早晨在渡口集合

早晨八点多,天阴沉沉的,但是整个城市已经生机无限,人们仿佛不觉得下雨了,仍然穿着时髦的衣服在雨中喝咖啡,看报纸,好久没看见这样的场景了,大部分美国人都是走路五分钟的距离都要开个车,把肥胖的身躯塞进车里在拉出来,而这里,基本没什么胖人,女孩子的身材都很好

这里的生活气息,让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和我所去过的其他地方的美国那种冰冷,无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导游是个爱尔兰小个子女人,一幅非常精力充沛的样子,她告诉我们 在这里,你就是得走路,她自己就没有车,每天走路非常开心。

随后去了不远处的唐人街,小小一块区域聚集了三万多华裔,看着中国工商银行的大牌子,仿佛走入了一个中国的三线城市,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这里的华族大多是广东铁路华工的后裔,他们的祖先联通了美国东西大动脉,让美国开入了高速发展的铁轨,而他们,却挤在这个拥挤破败的方圆之地里,自生自灭,仿佛外界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用导游的话来说 这里是 城中城。

还有一部分华裔应该是淘金者的后人,一些他们的兄弟走出了这片地方,走上了更大的舞台,骆家辉家族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在唐人街,我看到了这样一幕,令我震颤,破旧的房屋之中,是一条狭小的街道,一位老太太拄着拐杖过马路,他的身后,有中文的路牌,也有英文的路牌,还有那象征现代工业文明的钢筋大桥。
老太太熟悉的面孔,让我感到亲切,她不会说普通话,但是她那让我听不懂的粤语仍让我亲切,让我陌生的是她所处的年代,时间,把她和这片唐人街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唐人街便是这里华裔们的拐杖,甩不开拐杖的他们很走入外面的世界。

随处可见的可爱小餐馆

随后去了Painted ladies,这是美国人对维多利亚建筑的称谓,鳞次节比的七间房子被视为维多利亚和爱德华七世建筑风格的代表,人们习惯叫他们七姐妹 (7 sisters),这片区块有大约48000座维氏风格和意大利风格的建筑,到了这里仿佛到了欧洲或者说童话世界一样。

有人问导游,为什么这里这么出名?
导游沉吟良久,说 大概是因为这个城市的文化。

这个城市是什么文化?谁也说不清,我的感受,这里的主流文化乃是 向欧洲致敬。

中午天已经完全放晴了,在蓝天白云的引领下,来到了艺术宫 (palace of fine arts),这是当年为了世博会建立的一座临时性建筑,本来世博会完了就该拆掉的,可是三藩市的市民不干,又是签名又是捐款,于是留到了今天。

这一群石柱不过是仿制的罗马式建筑,不算什么珍奇,拆了也没什么可惜,三藩的群众为何如此抬爱,想必还是因为他们的欧洲情节。

看着这些柱子,我一下子想到圆明园,确有那么几分相似,不同的是,一个是因为人民的坚持而矗立,一个是因为政府的软弱而坍塌,这些柱子,算是一种精神,和Fine Arts无关。

午饭在美丽的Sausalito小镇 这里有无数海景房

这里能看到城市的全貌

这里有船舶在海湾中栖息

这里有很多海鸟在滩石上游戏

这里有无数等待出航的船只

这里有一个神奇的旅馆,叫海浪之上,(我国有一首著名的民谣 叫 月亮之上)

乘坐游轮,我将回到早上出发的渡口,看着船上的美国旗,我觉得讽刺,这个城市是一个最不像美国的城市。或者我们也可以说他是一个最像美国的城市,它诠释了这个移民国家的精神:海纳百川 兼容并包

再见,San Francisco,我还会回来的!

三点,驱车回家,又是七个多小时的路程,累趴下了。。。

这是一段丰富的旅程
他值得
经常在冰箱贴上温习
在喝咖啡时回忆
在看见风车时想起
在某年某月
再去~

旧金山
San Francisco

渡口非常冷请

Nob Hill在一个大山坡上,建筑就像楼梯一样依次攀升,开车走路都觉得很吃力

但是渡口的市场已经活跃起来,新鲜的水果,刚烘好的面包,浓郁的咖啡已经把整个市场弄得热情洋溢。在这里买了个苹果,大概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甜的一只。

旧金山唐人街
Chinatown

唐人街上的一块站牌引起了我的注意,缆车,当地人叫做Cable Car,这种一百年前的交通工具,在今天仍然是最受欢迎的,并且价格不菲,坐一次要6美元

缆车博物馆
Cable Car Museum

缆车成了三藩市的一道风景线,缆车内外的人们好象是在一场流动的Party一样,他们尽情地喝着咖啡,自拍和像路边的行人招手,我才想起昨天晚上在酒店听到的不绝于耳的叮叮声,正是来自于这个古老的怪物。

在缆车博物馆,我看到了这辆老式缆车,似乎,他和现在的缆车也没什么不同,放到马路上,他仍是一条好汉。

环美金字塔
Transamerica Pyramid

对了,路边不时能看到三藩最高的建筑 泛美金字塔,看到这种怪模怪样的建筑,你便会会心一笑,知道自己正在三藩市游历,谁能说后现代艺术和嬉皮士毫无关系呢

九曲花街
Lombard Street

走了三个街区,到了著名的兰博街(Lambard St),据说这里的居民为了不让车辆过得时候太响,把家门口的路弄得九曲十八弯,又种上了各式花草以自娱,不曾想这里却变成了一个驾车必经之地,每天有无数的车都想来此体验一下,一边开还一边招呼同行的人下车给他们拍照,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呢。

诺布山
Nob Hill

随手拍了一些Nob Hill的建筑,据说此间聚集着很多老钱

著名的 Fairmont酒店,一开始看到门前这么多旗帜,还以为是领馆呢。三藩的Fairmont是该酒店第一家,联合国宪章就是在这里签署的,现在在中国也有三家,新番修的和平饭店就是Fairmont旗下的。

艺术宫
Palace of Fine Arts
格雷斯大教堂
Grace Cathedral

不久,雨停了,我们参观了在Nob Hill的天主教堂恩典座堂 (grace cathedral),由于是周四,教堂内冷冷清清,在美国,天主教信徒只有新教不到一半,但是在这个城市,聚集了如此多的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天主教徒应该不少吧。

金门大桥
Golden Gate Bridge

参观的重头戏当然是金门大桥,虽然我没有开车在桥上过,但是照片是必须留下的,到此一游的标记是不能免的。

后来终于有机会在海上拍到全景,然而却拍不出那一抹红,实在是一种遗憾。

到达后,才发现居然有这么多人在桥上,导游居然很高兴地说今天人很少,双休日的时候那可是人山人海人桥 拍摄的角度也不太好,只留下一些桥正面的照片,完全看不出其宏伟

旅行小贴士
  • 参观酒庄最好要预订,如果是自驾游一定不要喝太多,加州酒驾的惩罚很严格。
  • 夏天去三藩一定要带厚外套。
  • 三藩市区内乘坐Cable Car可以到不少地方,票价6元,还有一种通票可以在便利店买到,大概十几美元就可以无限制坐一天。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