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长沙游记

@HeliumTrois

长沙游记

0
第1天
2013-06-01 周六
坡子街
Pozi Street
湘江畔
Changsha

如果上海的精髓在于现代,苏杭的精髓在于古典,那么长沙的精髓何在呢?在飞机降落到黄花国际机场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在困扰着我:我对于内陆城市没有完整具体的印象,内陆城市到底代表了什么呢?在我的印象里,长沙只是湖南的省会,则是荆湘之地交通要道,除此之外呢?
在坐公交路过湘江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点点长沙的气息,长沙的感觉在于近代,阴雨下的橘子洲和湘江给人一种穿越的感觉,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三四十年代革命青年和创业青年站在江边远眺的一丝豪壮和苍凉。别误会,我指的不是青年毛泽东,橘子洲大桥让我想到了武汉长江大桥和它们背后的故事,我们看似最了解,但实则最陌生。
当然长沙不只是橘子洲,长沙一样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我们一行人来到长沙,是为了拜访从美国归来的本科同学,大家聚一聚,同时也看一看、逛一逛。早上,他带领我们穿过天心阁古城墙一起吃午餐,下午则逛了长沙的商业街黄兴路,晚上,我们又走到了湘江边上。

让我失望的是,我在长沙看到的,依旧是势不可挡的现代化,黄兴路虽然比不上南京路,但是商店、银行、餐馆、游乐城,甚至IMAX影院,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黄兴路如今也被凿开修地铁,这个内陆城市几年之内也将在地底下通行现代化的列车。而如今在长沙,除了橘子洲,却也难以找到古城的痕迹了。
如此来势汹汹的现代化,真的是好事吗?我并不认为如此。在橘子洲想到一句诗歌:已映洲前芦荻花,很有一点苍凉的感觉,但确实是我真实的心境。
也许,明天在岳麓书院,能找到一点逝去的古典。

长沙书院国际青年旅舍
Shuyuan Youth Hostel Changsha
第2天
2013-06-02 周日

在公交站台等车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个名字:贾谊,而这个名字,总算让我想起了我印象中的长沙。
端午将至,荆湘之地绝对不会少了一个名字,那就是屈原。都说屈原是个爱国主义诗人,爱国这件事我们另说,读过《楚辞》的中国人却都不会否认他是个浪漫主义诗人,怀才不遇,甚至可以说就是他开启了后来中国读书人多愁善感的传统。
于是贾谊来了,这位同样空怀一腔报国热情的诗人被贬遮到了当年荒凉而遥远的长沙郡,面对一弯湘江,面对同样是诗人的屈原,如何能不感慨万千。于是,贾谊写下了《吊屈原赋》,投书湘水,却不知,他和“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感慨同样变成了后人凭吊的故事。

说到贾谊,我们把故事的背景拉到汉代,长沙郡的前人留下的,是马王堆。
70年代中国有众多考古震惊世界:三星堆、银雀山,当然也少不了马王堆。辛追、汉简、玉衣、帛书,马王堆让世人再次看到了早已深埋土中、甚至连典藉里也不曾看到过的中国,这里未曾被讲述过的故事,又可以被重新诉说。
只是可惜,如今马王堆和湖南省博物馆迎接我的,只是细细的隔离线。为了整修和扩建,要见到马王堆,我还至少要等到2015年。这确实是一个遗憾,但千年的历史不会轻易示人,我只能面对博物馆的入口遥遥怀想,就如同贾谊凭吊屈原。

岳麓书院
Yuelu Academy

“唯楚有才,于斯为盛”
这是岳麓书院门口的一副匾额。岳麓书院确实可以有这样的口气,北宋的程朱理学自然不只名冠吴楚,更声动全国。
中国的读书人就是在岳麓书院这样的地方被培养出来的,但是书院的状态是怎样的呢?岳麓书院声明赫赫,对于我,也只是一个很抽象的名字。
就在岳麓山南麓、湖南大学边上,我拜访了岳麓书院。在我以前的想象里,书院应该是很简朴和清苦的所在,或者有点像县学,学子寒窗十年,不过是为了那一纸红榜和一点功名。
但岳麓书院“学达性天”的匾额和清幽的环境,让我改变了看法。文庙、讲堂、亭台、园林,岳麓书院就像是微缩的狮子林,松风竹影,斗拱飞檐,一样是醉人的景色。为什么是如此呢?中国的读书人追求修身济世,但是最高的境界却是参悟天人境界,道法自然,没有好的环境,如何能够静下心来呢?王阳明当年就是在龙场偏远之地才领悟心学,程朱理学也只可能诞生在岳麓书院。大概,无论是儒、释还是道,领悟天道的过程都是相通的。
只是可惜,中国只出了一个朱熹,也只有一个王阳明,后世的读书人空浪费了圣哲箴言,只剩下了迂腐。

书院背后,就是岳麓山,山上高高低低葬了无数名人,蔡锷、黄兴……我们拾级而上,可能是太久没有运动了 ,我走了一半就觉得脸红气喘,走到山顶,已经大有虚脱的感觉了。

爱晚亭
Aiwan Pavilion

下山之时,我和同学谈到了易中天,才知道他就是长沙人,我也才想起来易教授那句经典的“悲剧啊”就带有湖南话的味道。易教授讲三国,曾经是《百家讲坛》的招牌节目,风靡一时。讲历史可以如此风趣,不用一味板着脸说教,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笑谈古今。司马公希望“究天人之际,成一家之言”,他的历史多少有点苦史的意味,易教授的历史,就是“喜”史。
对于我而言,知识从来都不是庙堂里的阳春白雪,知识应该是教给普通人的,岳麓书院的讲堂里如果多一些易中天,读书人的历史可能就不是这么穷酸无奈了。
“桃林半亩,鹤在南山”,书生的故事应该有其他讲述的方式。

白沙古井
Baisha Ancient Well
长沙书院国际青年旅舍
Shuyuan Youth Hostel Changsha
第3天
2013-06-03 周一
长沙书院国际青年旅舍
Shuyuan Youth Hostel Changsha
我的评价:
房间很便宜,服务态度略差

青年旅社的墙画

青年旅社阳台

长沙的青年旅社,主题自然是毛泽东

有趣的是,我们到长沙的第一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当晚在湘江边一行人吃夜宵的时候,就看到了焰火和孔明灯,很显然是为了庆祝儿童节。
还记得在岳麓山顶上,我们一行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双腿灌铅之时,我们边上一对不过七八岁的姐弟在母亲的手机音乐伴奏下欢快地跳着骑马舞。也许这对孩子是一路坐着游览车上山的,但我更相信他们是和我们一样一路爬上的山,却还有使不完的力气和用不完的精力。这,才是孩子。
童年时代就很喜欢跟着父母出去玩,而当年的旅游是很单纯的,不知道什么是观音普陀,也不清楚哪里是太湖上海,却还是兴致勃勃,听老妈讲故事,听老爸谈历史,但我其实是不懂的,也不需要懂,童年的欢乐哪有那么多是是非非和古往今来。
可如今总觉得自己深沉了,想起贾谊想起屈原竟然还有些“多愁善感”。但是这并不深刻的所谓深沉,比起童年那没有任何负担的欢乐,实在是太苍白无力了。
今天没有游览什么地方,所以这篇游记也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游记,只是在这个有点特殊的时候发一发并不特殊的感慨。
有的时候,其实真的希望自己永远是个孩子。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