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碛口 路为纸 地成册 行作笔 心当墨

@琦-行天下

碛口 路为纸 地成册 行作笔 心当墨

1
第1天
2011-07-22 周五
碛口风景名胜区
Qikou Scenic Area

一、路为纸,地成册

走遍五湖四海,行至天南海北;饱览千山万水,踏过大街小巷。
我喜爱到各地走走看看,但我不太想把此形容为“我爱旅游”。“旅游”这个词,我总觉得是一种走马观花式的欣赏。人们通过交通工具来到一个著名景点,路途称之为“旅”;在某个景点前摆好姿势,“喀嚓”一张照片留下,就称已经来“游”。这样的“旅游”,更像是仪式性的——为景点而旅游,在以后的生活中和别人炫耀自己曾到访过。还拿出那张照片,信誓旦旦地说着自己的游览经历,但你听,他必定会谈到的是和谁多会怎么去的,花了多少钱,买了什么纪念品,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对于真正的重要内容,他一定一句带过,为什么呢?对于景点,他只是匆匆一瞥吧。-

我很佩服《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执行主编单之蔷先生,每次游历后,他总能洋洋洒洒地留下上万字的游记。游记里面既有感受,还有见解,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总能分析到事物的深层,或是解析一个地方背后蕴藏的地理背景,或是聊聊以前到过什么地方和这里有联系——用心感悟,把“游”提升一个层级,达到了“感悟”的高度。
一个心仪的美景,往往有“行天下,偶遇它”的意味。风景名胜固然是伟大的,但是否被我们“夸大”了?它的伟大,或因历史之经历,或因名人之到访,人们追随潮流,却不知涌向何方。我喜欢细细品味行与游,就像鱼儿喜欢一圈圈地绕着水草欣赏它婀娜的姿态,就像一位咖啡鉴赏家看着午后的阳光斜射入窗子后照在盘旋而升的氤氲的水蒸气,思考着这珍珠白背后的奥秘——天地广博,浩瀚无穷,单是我地大物博的祖国,就能承载下火车疾驰一昼夜的路程,更何况那七大洲四大洋还等待我们探索、发现。行走的多了,才会有真正的美景。

我的人生阅历是空白的,几米见方的小家也足以将我容下,但我更愿意把我的生活丰富起来,于是,从家出发,行游各地,纵览千山万水,博观五湖四海。以路为纸,把地当册。路走得多了,纸上的内容就丰富起来——或是亭台小榭,或是万丈深渊,或有品千岛湖水之甘冽,或有观昆仑高山之博大,纸如同那《沙之书》中无尽的纸,而我却对它毫不厌倦。信不信由你,我倒是希望能有这样一本书,来记录我所走过的路,我所行过的地方和我所感受到的点点滴滴。

再大的东西,终究还是要被大地承载,所以大地就像一本涵盖芸芸众生的浮世绘,是万物的总和,是众生之全集。所以,我说,大地就如同一本册子,每页都有各自的精彩,册子中每个角落都承载了很多景,很多情。踏在广袤的大地上,就如同徜徉在一本书中,不断汲取,不断丰富。越是全身心去感受大地,写入册子的也就越多,这本册子也就越厚。当你翻开它时,是旅行中认知的承载,是游学时岁月的积淀。
无尽的路,是一张永远画不满的纸;广博的地,是一本永远填不完的册子。

路为纸,地成册。

二、行作笔,心当墨
是的,我们已铺好了路,也已认识了这广博的大地。就像画家备好了纸,也似摄影师准备好了相册——是时候出发了。
正如之前所说,我不是在“旅游”,那我喜欢的这种认知世界的方式终究该称作是什么呢?思忖再三,我的答案是:这种领略风景、感知世界的方式,叫做“旅行”,又叫做“游学”,是两个词的集合体,是行走、旅游、学习的统一——这才是我想要的。
在一个新的地方,我总会住下来,多待几天,游走在当地的大街小巷,徜徉在那里的人景物事,细细品味,认真揣摩,感受当地人的生活节律,领略当地独特的风土人情。这让我想起了那年去的古镇碛口。

驱车从太原经汾阳、中阳、离石,入沟壑连片的黄土峻岭,饱览北国山峦的壮美风光,历经五个多小时、260多公里的行程后,峡谷中依偎在大山、黄水怀抱间的古老村镇,像一位慈祥的长者拥抱了我们。宽阔的黄河水和环堤而过的湫水河相拥的碛口,如一颗明珠镶嵌在卧虎山下。碛口的古风貌保存得十分完好——渡口的木船,凹凸的青石,是那么古朴,又同时透出一种神秘。穿梭于碛口充满沧桑气息的长街小巷,漫步在一个个落满历史遗痕的高墙大院,触摸那斑斑锈迹的木门铁环,不由自主的,我便融入了岁月的长河中。

清初,黄河古道成为连接南北的主要通途。当400多米宽的河面流经碛口的“大同碛”处,骤然缩为不足80米的急流浅滩,从而造就出这座水旱码头。200多年间,古镇碛口成了晋商的桥头堡。鼎盛之际的碛口,是一派水上舟船穿梭,岸上商贾如云的景象。黄河卵石铺就的路面上留下了千千万万骡马踏踩的痕迹,那是何等的繁华热闹?“碛口街头尽是油,三天不驮满街流”的民谚流传至今。古老的码头和无言的轱辘早已作为历史见证,记忆着当年日过百艘船舶的胜景。民谣:“九曲黄河十八弯,宁夏起身到潼关。万里风光谁第一?还数碛口金银山。”道出了历史对这个古镇的认可。然而,200多年的繁荣,自20世纪三十年代末始,经历了黄河水患的侵害,现代铁路运输的兴起,战争年代的毁灭,碛口,慢慢地掀过了它璀璨的一页。黄金通道已去,高山依在,河水长流,岁月为我们留下了一份珍贵的留痕。

清晨时分,沾满露水的青草迎接着登山的游客,河面上如梭的船只少了,代之以浪花中飞驰的游艇。西去东往的马队骡群不见了,而穿梭在老巷新街上的是笛鸣不断的摩托和汽车。依旧的陈店旧铺,没有了商家客户的繁杂应酬,变成了挂有“美术创作基地”“摄影中心”匾牌的小店和一个个农家客栈。往日的古宅老院,不再是囤积、转运商货的仓库,而成了大型旅行团队的宾馆。越来越多的影视剧组落户古镇,天南海北的艺术家和旅行者,成了当今的“商客”,来汲取生活源泉的真谛,在这曾经辉煌的故地,去挖掘失落的昨日。以“红枣第一县”著称的临县碛口,正在转型成为具有黄土地貌,峡谷黄河,古镇民俗及昔日的商贾故地为一体的旅游胜地。

碛口客栈

我站在明代始建而又饱经风霜的碛口标志性建筑的卧虎山黑龙庙前远眺,一眼看去除了山还是山,山中夹着静淌的黄河水和这座独具魅力的古镇。这种与世隔绝的静寂,深深回荡在胸口。回到当地最有特色也是最负盛名的碛口客栈,我边听着黄河水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细语,边品着滩枣和沙棘汁——坐在一把摇一摇会发出吱吱声的木椅上,抬头望着天。天被规整的大院切成了正方形,一朵朵白云飘进这规矩的正方形,给老宅带来了灵动与雅逸——这才是人间的真享受!

所以说,这就是我要的“旅行+游学”,既领略风景之美,又品出心里之乐。正如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墙上的斑点》告诉我们的那样,客观存在有的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的意识活动与反应。景色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从网络、电视等媒介中可以以甚至更全、更好的角度来观览,真正在旅行中值得我们记下来的,是自己在行走中的感悟,“用吾心观世界”,这才是旅游的境界。客观的显现是短暂的,只有人的意识流动,存在于记忆中的生命体验才是永恒的。
以行作笔,用足迹丈量大地;把心当墨,用感悟留住美景。笔墨皆有,则拥有了一段完美的旅行体验,拥有了一段卓绝的人生经历。

行作笔,心当墨。

后记

从小时候记路,到长大了记录,再到后来的纪录,我们始终在书写着自己的人生。关于我最爱的“旅行+游学”,就时刻体现了我对于领略世界、博观大地的态度。留住今天,就是留住明天的历史;把握现在,就是把握未来的记忆。当你在旅行途中,是否也会像我一样,有着自己的心灵感悟,有着自己的旅行记忆?

路为纸,地成册;
行作笔,心当墨。

来吧,和我一起,以行为笔,把心当墨,在路上书写,用感悟装订在大地之书上,留给自己,留给明天,留给博大的世界。

Max.Li,午后,于琦行斋。

旅行小贴士
  • 用眼去看 用心感受
  • 如非圣贤 一天足矣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