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傻大胆西行记(八)——喀纳斯徒步

@上邪

傻大胆西行记(八)——喀纳斯徒步

1
第1天
2011-06-08 周三

这两天Sara一直在纠结她的国庆喀纳斯游~~问我这个去过喀纳斯的人,该如何走这条线路,好排进她那尴尬的国庆行程里。聊着聊着,我突然意识到,好多好多的细节我都快忘记了——能不忘记吗?转眼都已经过去一年多了!!!顿时惊醒。乘着还未全部从记忆中抹去,赶紧写下来,作为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徒步旅行,总该留下些什么的——对吧,孩子们。

布尔津小白杨客栈

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那就是9号的早上起来,我还在浴室磨蹭——边洗边想是该先坐班车去禾木呢?还是先去白哈巴呢?一个人的尴尬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我还没有能力一个人包车上去,所以只要盘算着如何坐local bus。而就在此时,有人来敲门了。“姑娘,起来了嘛,有人要一起上喀纳斯了~~~你赶快出来,我们出发啦!”What?这么说昨儿司机说看能不能等到其它人,结果今天真的等到了!于是我找急忙慌的把东西塞进包里,出门,退房,同时也见到了接下来三天徒步的“队友”:正在看墙上地图的“二哥”(当时还并没这个称呼,今年走到尼泊尔,才成了“二哥”。)和看着我出来的台湾来的“林员外”。

入住布尔津小白杨客栈

“我们决定走贾登峪到禾木……bla……bla……bla。”二哥瞄了我一眼,开始看着地图说他的线路。老实说,对于前几天才知道“禾木”,“白哈巴”这么几个地名的我来说任何的所谓线路在我脑子里都只是bla……bla……罢了~~因此,我要做的只是在他说完后,点头说:“OK, 没问题!”就可以了!

对了,有个小插曲没有忘记。即将出发之前,林员外突然发现自己的贴身小包不见了~~大事啊,所有证件都在里面呢。于是背包,房间上上下下的找,二哥,司机上上下下的跑。好几个来回,终于,在门背后的挂钩上找到了~~~

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你计划不到的,或未来得及计划的~~他就这么发生了!当然有好也有坏。

上山之前,先开去小饭馆吃早餐,“二哥”就着鸡蛋一顿海吃~~林员外似乎是比较中意大饼,而我则开始践行“引火归元”的理论,找老板娘要来胡椒粉撒在鸡蛋上~~

初见的几个人,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貌似对话的主角是司机和二哥?我只记得我偶尔开窗拍拍路边的景色,盘山路,一路左摇右晃的上到了贾登峪。这个喀纳斯景区的入口处。如若不徒步,是在这里买票,然后坐景区区间车直接到达喀纳斯湖边。实在是万幸,我遇到了二哥他们,否则,我的喀纳斯之旅真的就太失色了!

第2天
2011-06-09 周四

应该是司机帮我们联系的马队和向导。不一会儿,就有人开着摩托来载我们去栓马的帐篷那边。我超级后悔临走前向小白杨的老板租了个背包,那个又大又脏的背包背在我身上不但非常的weird,而且最终还导致我从摩托车上下来的时候,重心不稳,直接倒在了草地上——幸好是草地,幸好我的头离牛粪还有那么0.1厘米的距离~~不然,我就真的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又大又脏又wired的大背包~~

马队的帐篷

请了一个哈萨克族的向导,我和林员外和租了一匹马,而英勇的二哥选择背着他70多升的打包全程徒步——虽然后来因为意外,晚节不保,这是后话。

刚出发时,我们都很兴奋,至少我和林员外是的。因为我们谁都不肯上马。只是把行李交给了马儿,自己则大踏步的往前走!

哈萨克族向导和马夫

起先路坡很缓,路很清晰~~

天上的骆驼~~

起先坡很缓,小路很清晰。路旁是青草,绿树都那么的与人亲;头顶的蓝天白云也格外的赏心悦目。心情是那么的灿烂。人就像被放出来了似地,没了沉重的心思,连带着也觉得身轻如燕,飞起来的心思都有,哪里还用得着骑马呢?如果是逛街,大概不到十分钟我就会开始觉得头晕眼花,脚酸无力想撤退了~~

而当时,走了两个多小时了,才开始觉得,是不是要骑马看看呢?这个时候的我们,估计都刚开始觉得累,所以都还很绅士,相互让着。二哥在旁边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别让了,赶快换着骑吧,再走走,你们就该抢了~~。”那一刻,我还不以为然,又一个小时不到,我才承认,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当我骑上马之后,顿时就有一种不想下马的感觉。可是,可是我们都很“礼貌”的坚持着轮换~~~心里想着,当初为什么不每人租一匹马呢?走着走着,有种肠子都悔青了的感觉。可是等到了第二日,又觉得算了,骑马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陡得直上直下的乱石路,骑在马上的我,也只能死抓着马鞍,匍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心里默念着:马儿啊,你可得稳着点,可千万别失了蹄,我可不想这么滚下山去~~这可不是拍无厘头偶像剧,滚下去死不了,还能混个什么秘籍,什么奇缘的。等到了第三日,什么马不马的,都是浮云了。走路腿疼,上马屁股痛。我满脑子就一个念头:走,继续走下去。跟上,你行的。千万不能拖后腿!在这种强大的心理暗示下,我终于突破了自己的极限。拖着风湿老寒腿坚持到了最后!!!

布尔津河

第一天从贾登峪到禾木,路是最好走的。坡比较缓,路比较宽。一会是草原,一会又穿进树林。走着走着,就听见山坡下有潺潺的水声。是布尔津河在山脚下流过。再往前就到了布尔津河和禾木河对接的地方。

木桥

背包走过木桥

桥墩

张望

走过木桥,一大片的草地上是盛放的蒲公英,风一吹,飞絮漫天舞。河边的小木屋里,小孩缩着大圆头,腆着裸露的肚皮站在门口;包着头巾的妇人探出头来,微笑着打量我们这些过往旅人。不远处的围栏那边还有几只骆驼或蹲或立。又或者撞上一群长毛羊,竖着长长的犄角,穿过小路到树下吃草。当时不是秋季,那个人说喀纳斯最美的季节,层林尽染的炫彩季节。我去的时候是6月,树还是整片整片的绿。而所有绚烂都来自在草地上铺开来的各色小花:紫的,红的,粉的,蓝的,黄的……在青草上蔓延开来。太美了!以至于后来我们到了喀纳斯景区内,看见几位坐车直接进入景区的阿姨,对着水泥马路旁那仅剩的几株可怜的花儿惊叹叫美的时候,心里不由的生起了无限的同情~~~

休息站

背了一路的馕,到喀纳斯才吃完,把包里的薰衣草都熏成馕味的了~~

马儿也休息~~~

后来路是这样的~~

远远的 禾木就要到了

第一天到的禾木是一个乡,不过真的很小很小。站在不高的山头,就可以把全乡尽收眼底:清一色的小木屋,错落有致的排在河对岸。过了禾木桥,就进乡了。路上遇到的另外几个驴友有人来接待,还联系好了房子。于是我们几个也懒得找了,直接跟了过去。据说现在的禾木乡,真正的纯民居已经不存在了,都成了家庭旅馆。我们住的这家,店主有个调皮的男孩子。横竖黏着我们里面几个人,抢他们身上的东西,爬窗,翻墙。店主也不着力去管,只是在一旁说两句,然后专注着给我们准备洗漱的热水。结果,还有人不领情,偏偏跑到禾木河里去洗澡~~~这么大冷的天。洗澡我可不敢,不过也忍不住去凑了个热闹,就着禾木河水刷了个牙,洗了个脸~~~

禾木桥

新疆的天,黑得晚。十点了,天才黑。刚好吃过饭,从餐厅出来,走回卧室。一抬头,发现北斗七星赫然在正头顶上闪烁。这一刻,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到了中国的西北端。还有个女孩子,搬了张椅子到河边的庭院里,手持香槟,半躺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念头也就如流星那么一闪而过,真是是我直接被冻回了屋里,又冷又累的抱着被子,一下子就睡着了~~~

第3天
2011-06-10 周五

第二天一早起来,乘着离出发还有一点时间,我开始独自一人溜达,去找传说中的禾木小学。据说禾木小学的孩子们之前都是骑马上下学的。下课的钟声一敲响,你就可以看见一群群的孩子,冲出教室,欢快的跃上马背,然后策马扬鞭而去。虽然现在这种场景不会有了,但我还是想去看看这个小学。走着走着,又迷糊了,此时又偏偏下起了雨。正准备打退堂鼓,就看见一小孩,穿过雨雾从对面走来。我于是随口问了句:“小朋友,你知道禾木小学怎么走吗?”我以为她会停下来给我指指路,结果她头也不回的说了句:“跟我走吧!”那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早起散步的牛儿们~~~

有人带路,自然很顺利就来到了学校。因为时间尚早,显然还没有开始上课,孩子们都三三两两的聚在操场或者教室门前的走廊上。学校不大,教室不是很多。都是木屋平房。教室的门口都挂着牌子,上面写着年级和民族。我走近一间教室,先是隔着玻璃向里面张望了一下,见没人,干脆开门走了进去。前面的黑板上写着值日生的名字,后面的黑板上是黑板报。一如我们小时候。不同的是,不管教室里,还是教室外,民族的团结的标语都特别的醒目。我走回教室外,给刚刚带我来的小女孩拍了张照。起初她很害羞,有点闪躲。我把拍好的照片拿给她看。她立马就笑了,于是旁边的小孩也凑了过来。我又开始给他们拍,给他们看。于是不一会的功夫,就有一群咧嘴傻笑的孩子站在我面前等我拍了~~~

可惜不能久待,告别这群孩子,正准备往回走,又被坐在屋脚下的一排孩子叫住。请我给他们也拍一张。是一群初一的孩子。其中一个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上海。孩子说:“哦,大城市呢,可是没去过。”“好好读书,将来就可以去了。”其实我想说:其实未必大城市就是好地方~~算了,还是不要乱了孩子们的梦了。有些事就留待长大了,自己去发现吧。

打架与劝架~~

回望禾木乡~~

早饭后,告别禾木,启程前往黑湖。因为黑湖是这三天当中最高的地方,所以这一天的路程几乎都在爬坡。一开始,还是平缓的上坡路。爬到第一个山头时,我策马回头留恋的望着山脚下的禾木乡,这一回头不要紧。不知为何就惊着了马!这家伙一抬蹄子,我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坠马~~~我还未及大叫,向导已经回过头来,立马翻身下马,把我这匹马拽开——否则我就得被马踏肥燕,不死也要断几根肋骨了~~~真真是险象环生啊。不过我当时但是很镇定,立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倒是向导担心起来,立刻和我换吗。把他的温柔的坐骑换给我,自己骑这匹躁动的小马。

哈族小伙看我一个人步行落在最后,说:嫁给我们把,我们绝对不让女人受苦~~~

还好事土路,只是脏了鞋子,若是乱石滩,我坠马下来,就的非死即伤了~~

各色的花,整片整片的铺开去~~~

第二天,天阴,路陡。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在树林里攀爬。除了刚开始的一段土路,算是比较好走。慢慢的就开始爬陡坡,而且是乱石坡。没有明显的路,我们紧跟着向导。手脚并用的爬着。这一段即使是骑马也提心吊胆,生怕从马上摔下来。虽然坡陡得让人无法心安,但是这山坡上的花却无疑比前一天更浪漫!站定的时候,闻闻花香,倒是可以定定神。爬过山坡,淌过小溪,累了就在原地歇歇脚。这个时候,二哥突然出了意外。爬山路的时候被石头磕坏了脚。于是在我们的劝说下,卸下了背包,但仍然坚持拄拐步行!

匍匐在马背上,心念着:千万不能侧翻,千万不能侧翻~~~

蹚水~~

姑娘家的大靴子

爬过古树盘根,乱石林立的山路之后,抬眼看到远处的雪上时,黑湖就近了!再往前走,就是高山草甸了。一垛垛的青苔,每一脚踩上去都能渗出水来。我们到黑湖的那天,整个黑湖就只有一个蒙古包。他们也是前一天才刚刚赶着羊群上山来。所以说,如果我们再早来两天,就只能睡草甸上了!时机是多么的重要啊。也因为我们来得早,毡房里的被褥都还是新的。前一天走禾木的时候,还是夏天,到了黑湖,就已经是冬天的感觉了。幸好整个毡房里就只有我们三个,我们有足够的被子来铺,来盖。早上起来时,才发现还是有失策的地方,没有把脱下来的裤子也塞进被子里。导致第二天起来,一摸裤子,真是透心凉啊!

喂马

苔原,黑湖近了~~~

黑湖上当时唯一的帐篷

当然啦,黑湖最值得怀念的,是我们几个围着火炉,吃风干牛肉啦。主人帮我们煮好。水煮的风干牛肉,再配一锅汤面。我们盛出来之后,觉得不过瘾,于是掏出在山下买的馕,掰碎了扔进碗里。简直是驱寒,管饱,又美味啊!

因有机物丰富,而呈现黑色的湖水~~

后来被我们大快朵颐的风干牛肉~~

在布尔津是还是夏季,到了禾木已是春秋天,上到这里,就是冬天了~~没带厚衣服,套上了林员外的大外套~~

失焦了~~

第4天
2011-06-11 周六

索性天公作美,第二天早晨起来打开帐篷门一看,天晴了,门对面的雪山清晰可见,颇有点门含西岭千秋雪的感觉。乘着好天气,赶紧上路。走过高山草甸,长满苔藓的乱石,别过黑湖。第三天的路就开阔平缓了许多。远处是雪山,近处是开满鲜花的草地。花奶牛,黑牛,黄牛,各式各样的牛儿一群群的低头专注的吃草。偶尔还能看到牛粪上盛开的大蘑菇。在走过一大片开阔地带之后,再一次穿进树林。而穿过这片树林,远远地,就看见了喀纳斯湖的一角~~~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门含西岭千秋雪~~

这几头牛都好有镜头感啊~~

牛粪上盛开的白蘑菇~~

很喜欢这片林子,纯净得很~~地上的草叶上还盛满了露珠~~

远远的望见喀纳斯了~~

一切都彰显五星级旅游区的豪华

我想说的是,这是英语吗?为什么r都变成了v?!

终于到了湖边~~

喀纳斯湖景区,真的是五星级景区。有太多人为的痕迹。豪华的楼房,宽阔的水泥马路。穿行其中的景区巴士。我们三个刚刚徒步了一天的人,在到达景区之后,居然放下行李,又走到了湖边!更傻的是,我们居然决定去找湖边的景点。都怪那个给我们指路的大叔,他倒是轻松了,伸手一指,一句:就在前面,走到头就到了。我们傻傻的以为,这是个很近的未来。于是闷头在湖边的木栈道上傻走。还是二哥聪明,走了半个小时后,说是腿疼,先回去了。剩下我和林员外两个不甘心的人,还偏要一鼓作气,走到尽头!结果走了2个多小时了,还丝毫没有“尽头”的样子~~终于撑不住,决定往回走了!走回住的小木屋,我才意识到,今天加上白天的徒步,走了不下十个小时了,这么一想,就立马觉得又累又困,站不起来了。

走不到尽头的湖边木栈道~~

登高~~爬到这里,就再没力气往前走了~~

喀纳斯景区内的正规住宿是很贵的。不适合我们这些穷游的孩子。所以我们偷偷的住到了山坡上居民的家庭旅馆里。店家的男孩子,长相酷似暮光里的狼人。爬上屋顶,去给热水器灌水。可惜并没有怎么烧成功。所以我还是不敢洗澡。晚上,也没睡踏实,因为半夜里突然来了一群人,闹哄哄的,起初还以为是打劫的,后来才放心,确实只是住店的。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又闹哄哄的走了。

第5天
2011-06-12 周日

在喀纳斯,恰巧赶上敖包相会。一年一度的盛会。我和二哥跑去鸭子湖看演出,而林员外去环湖爬山去了。那时二哥的彻底成了小瘸腿,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坐下,起立都是个艰难的过程。跟着人群围坐着。中间分肉吃,二哥还瘸着腿去抢了一块来,分了点给我。就这,来看这个就值了!

可惜要回乌市赶飞机,所以不能久待。节目没看完,就只能撤离。不巧赶上下雨。一个开摩托的大叔,见我一个人在雨中跑,又没伞。于是叫我上车。听说我要赶车,于是把我载回了旅馆,等我收拾好行李,又把我送去景区区间车停靠点。在这里我干了件很“伟大”的事情,我硬是用阿米他们给我的残缺的旧车票,成功的登上了车!林员外在一旁看我跟检票员“胡诌”,看我把旧的说成新的~~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回到布尔津,决定和林员外一起去北屯坐火车,于是去汽车站试着退票,结果很幸运,原价退给了在窗口等票的人。

最终还是火车回的乌市。卧铺很舒服。

到了乌市,胖子接待,去火焰山解馋了一顿。然后心满意足的上了返回上海的飞机。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