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The Joy of Escape -- Cairns(2)

@布瓜天涯

The Joy of Escape -- Cairns(2)

22
第5天
2013-08-05 周一
Cider+ Fish&Chips+ Spaghetti

从悉尼飞往凯恩斯,三个多小时,在飞机上目睹一场完整的日落,有种让自己在诗里就位的幸福。出机场迎面扑来的是暖暖清风和浓重的澳北澳英语口音。接机大哥Don 40多岁的本地人,说起太太便口若悬河。她来自深圳,加州大学毕业,婚前去过十多个国家,二人在捷克相遇,她陪他返回凯恩斯,再没有离开过。I love Chinese, I do.他说。我和PH在后座用中文小声讨论,除了感动还有敬佩。暗自揣度,以她的胆识能力,在国内混个小出头绰绰有余,或者继续行走,若非真爱,Don这小城司机大概不是她瞄准的对象。反观亦需要个案,在现行的中国婚姻价值观里,的确有菇凉跳脱了国内房子、身价、家庭或国外绿卡,仅仅为自己而嫁。Don一边开车一边翻手机照片给我们看,美丽的太太一身在海边晒出来的健康黑,一脸美式笑容,嘴咧到大牙,除了那头黑色长发已经看不出一般中国姑娘脸上那种疲于算计的苦相或傲相。在路上的美好之一,正在于了解众多不同选择的人生。Anyway,有说有笑中到达青年旅社。这家青旅很大,在AGODA上订的ensuit套房,免费晚餐。我们拿着餐劵到达指定餐馆,才被告知必须购买酒水才能享用免费餐劵。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晚餐也是。

第6天
2013-08-06 周二
凯恩斯前滩
Cairns

其实,越来越不相信所谓“洪福齐天”的话,就好像年纪越长,越放弃那些提虚劲的文字和人。在凯恩斯几日,把脚步慢下来,真皮层打开,毛孔里装满蓝天白云沙滩的香。自己做饭,看书,聊天,乱笑,乱逛,洗衣服,追夕阳,晒月光,生活无关又有关。把鸿福、洪福都抛到天上去吧,我欢迎岁月静好的清欢,就够。

怪鸟现身。

青旅对面就是个儿童游乐中心。

没有酒池,肉林倒有。

晒正面的。

晒背面的。

市中心一个巨大的人造泳池,免费开放。经某人失足鉴定,泳池水系海水,咸的。

随处可见好身材的运动达人。

硕大鸟巢一枚,不知是不是怪鸟先生的?

自制料理

从Woolworths采购一大批商品回来,这几天基本都是自己开伙,好有成就感!我们这间青旅厨房有两个,都很大,可是到了开饭时间依然如同多国战场,抢盐抢锅抢炉子。现在回顾照片,觉得我俩太有才了,每顿饭都要弄出好几道菜,每道菜都是A+B+C+…的菜品配置。其实自己在家开伙哪里那么讲究和精致。PH在厨房收获了成吨的赞,按他的理论,好歹不能给美食大国丢脸吧。

烟熏鲑鱼配cream cheese,还有法吐和培根。

杂菜汤。

牛肉咖哩炒面。

第7天
2013-08-07 周三
凯恩斯前滩烧烤

今天睡了个大懒觉,逛街,然后在前滩的烧烤摊吃东西到天黑。同样,烧烤炉子是免费的。火力大,海边透气好,我心里点名那谁那谁那谁谁,要是你们在该有多好!

沿前滩有很多组这样的烧烤炉。

自制牛肉汉堡。

汉堡肉饼,直接烤熟就能夹在汉堡麦包里吃。

包烧肉丸和蔬菜们。

烤肉肠。

从墨尔本过来度假的Simon, 今天钓鱼成果颇丰,把鱼弄干净,烤起来和太太、弟弟和两个孩子吃。PH再次发扬了厚脸皮的优点,主动帮他翻鱼,越翻越碎。。。

吃饱还有表演看。

第8天
2013-08-08 周四
早餐

对待生命不妨大胆一点,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今年年初读到尼采的这句话,好想实践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胆,所以,才有了这次澳洲行。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天,我们要去跳伞了!

把昨天烧烤剩下的食材做面当早餐。

吃饱,今天去跳伞了!后来发现,吃太饱了。。。

14000ft 高空跳伞

早上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终于来到跳伞基地。今天天气晴好,风和日丽,已经有人开伞降落。我们选的高度是14000ft,自由落体60秒后开伞,在空中滑翔5分钟左右降落。在车上,先签一个很多页纸的声明,大意就是跳伞这项运动和“运气”有关,一切意外后果自负。。。到了基地,教练先教大家着陆的姿势,手放到大腿下,伸展双腿向前,目的在于让你的教练可以先着陆做缓冲。从飞机跳下去一开始的时候要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双腿向后弯,身体弯成香蕉形,全程不可以去抓教练的手,不然,又是后果自负。。。

着陆点。

讲解完之后,分组开始跳。我和PH分到第二组。分组后每人一个教练,开始给我们穿戴装备,再次讲解要点和注意事项。PH的教练Roy一天要带人跳6、7次,他的爸爸和女朋友都是跳伞爱好者。我的教练John没有其他人那么nice,一直吓人,不管我问他什么问题,答完以后他都会说,为什么问这个,反正你跳了终归是一死咯。

PH说,这飞机好像用来撒农药的。

我们的飞机好简陋,没有座位,两排条凳坐了十多个人,没有拉门,有个塑料板子拉下来就起飞了,板子还是透明的!一路被John的 "anyway, you'll die" 吓得半死,加之飞机逐渐攀升,地面的道路、田野和丛林变成细细密密的小方块,我的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了。飞了十多分钟,到达我们的预定高度14000ft,此时飞机已置身云海,那个塑料板子就被人打开了。在门边上的第一组人就是PH和Roy,听见PH强颜欢笑、相当没中气地Yeah了一声,转眼就没了!我转过头开始掉眼泪,心想当女汉子下场也太凄凉了,不跳了不跳了,和John说我不跳了啦,但是飞机轰鸣声加巨大的风声根本听不见人声,他熟练地把该死的护目镜戴在我头上,然后用身体把我推到飞机门口,脚悬空,腿悬空,身子也探出机舱外。好吧老娘我闭眼,横竖就是一死,反正有人陪,就跳吧!但是,过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尖叫了半个世纪,忍不住睁开眼睛,尼玛!我们还在坐在飞机门口!John用左手的随身摄影机摆出各种角度,各种陶醉自拍中,还示意我看镜头笑一个!!!问候你全家好不好啊。。。

John的完美自拍。。。

终于跳下去了!心脏失重到要爆炸!文学作品里那些灵魂出窍时忽然想到某人某事某句话或者做某个决定这类的描述都是屎,这种时候哪容你做任何逻辑思考、抽象思考!最真切的还是身体感受,只有身体感受。高空的风以我从未体验过的冷刮过全身皮肤,完全无法呼吸,急剧下落的速度把嘴巴撑开,风从口腔直接灌入肠胃,冷到狂吼!这绝望的怒吼自己听不见,听到的只有隆隆的坠落的风声,如同掉入深海或被压路机碾过。从眼缝里瞄了一眼什么情况,好吧,一如所料,就是被包围在一片绝望的蓝天之中。没有了飞机舷窗,地面上那些绿色红色的小格子变得更加真切,一览无余地提醒你正在扎扎实实地摔下去。

这白色的小伞一开,就能控制人不会在空中滚,可以张开手臂摆pose了。

One, two, three, fingers crossed. 也不知过了几个世纪,John终于比出这几个手势,我们要开伞了。祝好运!

开伞那一瞬间非常不舒服,好像蹦极又被拉上去了一样,耳压迅速改变,耳朵又痛又聋。在地面的时候教练说到过这个情况,捏着鼻子呼气会有改善,不过对我完全没用,最后就一个猪油蒙了耳洞的聋子回到地面。另外,开伞之后,John开始得意洋洋地炫他的驾伞技术,一直在空中打转,还拉绳子又玩了几把自由落体,把我胃里的面条、冷风均匀搅拌在一起,所幸有喉咙挡着,未在半空中喷涌出来。回到地面好一阵狂吐。在此,强烈建议跳伞前不要吃东西。

John虽然开了不少玩笑,但的确是一个很专业的跳伞教练。落地后,心里的小人儿开始唱起气势磅礴的歌剧,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幸福。心中延宕无期的一项计划忽然有了清晰的脉络,如何起始,如何转承,如何收尾。反复咀嚼自己的所经历的恐惧,觉得勇敢不过是害怕到要爆炸仍然继续前往。当然,文学作品里该有的心理活动现在才开始涌动:比如木心先生说,所谓万丈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比如,巴斯光年说,所谓飞翔,不过是摔的漂亮一点而已;再比如,阿飞心里那只一出生就开始飞翔,永远无法落地的鸟……我后来想到,人生有幸遇到那么多改变方向的故事或句子,只是,所有的改变,一定,要从那个根本无法组织思考的惊心动魄开始。

自制料理

被跳伞折腾得胃里翻江倒海,午饭没吃,晚饭早早到厨房,熬粥,以及继续消灭冰箱里的食物。这一顿被旁边煮通心粉一对日本情侣大赞“哟西”。

第9天
2013-08-09 周五
Brunch

起个大晚,早晚餐咯。

棕榈海滩
Palm Beach

从凯恩斯市区乘坐110路公交,四十多分钟到达安静的海滩,棕榈滩。见证了一对新人海边简单而精致的婚礼。夕阳斜下,仪式中新人数度哽咽,浪漫得一塌糊涂。

鳄鱼出没。

黑衣壮姐应该是婚庆公司之类的职员,正在和新娘、新娘爸、伴娘说流程。我忍不住大声对她喊,congratulations! 新娘和爸大笑着回我,thank you!最近听到的看到的分手事件太狰狞,忍不住心里小声祝福,不容易哦不容易。

要进场了,新娘依偎在爸爸身边。催泪有木有?

打个酱油。

某旱鸭子下水,在30cm深的海里假装浮潜。。。

晚餐在这家吃的,完全是被钢琴大叔的爵士曲风吸引进去的,至于味道就不说了。

第10天
2013-08-10 周六
棕榈海滩
Palm Beach

自烧烤摊别了Simon之后,我们对自钓自烹这件事非常向往。在凯恩斯最后一天,上午花时间去DFO买东西,下午又打算到棕榈滩,看看鱼愿不愿意上钩。

Pie face 四处可见。淋肉汁和土豆泥的芝士牛肉派非常美味。

今天周日,巴士从半小时一班改为1小时一班。大师兄在正午的烈日下等车等到变成二师兄,而且是熟的。

原来是某小学组织的家庭日,爸爸妈妈和孩子沙滩接力跑。

这么小就敢冲浪啊?Bravo!

捡石头。

此叔一拉就有两条上钩,仔细一看,线上缀着五六个鱼钩。看把他得意的!

租鱼竿,6刀每小时。

他们两个是我的老师。

钓鱼比练瑜伽还要耐心呢,何况海边风大浪急,鱼饵多半是被狡猾的鱼吃掉跑了。拉了几竿上来,完全没兴趣了,把鱼竿交给信心满满的PH,自己跑到一旁去玩别人桶里的鱼。

风大,几条鱼线缠绕,只有解开才看得出是谁家的斩获。

小朋友的战利品。

天快黑了,鱼饵都要用完了,高手还是一条鱼都木有弄上来。

无功而返说的就是这个背影。

还渔具时老板娘问,有钓到鱼吗?我二人沮丧地说,没有啊,半条都没有钓到。她不以为然地再问,那有享受到这一段垂钓的时光吗?我忽然笑起来。那么多的饿,那么多的欲望,那么多的予取予求,无非只是心瘾发作,惶惶索食而不知饱足。说到底,自发的爱与圆满才能填平欲壑。是的,这时光,享受,就好了。

生活在别处还是生活在到处?每一个旅行者都有自己的角度去迈入。你为美景而来还是美景为你而备?其实美景无论平凡还是不平凡,只属于感觉到的人。而,做旁观者还是做参与者?有一段时间我唾弃前者,有一段时间我委身于后者,终于发现二者只是在不同语境下同一场强化自我的游戏,不分高下。在凯恩斯,放心把肉身交给陌生人带领飞翔,把早晨交给没有计划的浪费,把深夜留给啤酒与音乐。是的一切都很简单,是人把事情搞复杂了。

To be continued...
Melbourne.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