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遇见摩洛哥

@杨柳根儿

遇见摩洛哥

第1天
2017-08-09 周三
成都→多哈→卡萨布兰卡

今年的三伏天我在自家楼顶上倒腾,拆东补西,实施着我的花园改造计划,本想去摩洛哥前怎么也能完成的作业,天赶地赶,硬是没能在出发前交上差,而今年的热天似乎比往年更显漫长,酷暑下折磨工人与自虐的过程,那样被太阳灼烤,挥汗如雨的日子,也只有自知其中之甘苦,未到非洲已提前预热了沙哈拉。折腾到精疲力尽的时候,瘾也就过足了。劳累这么长时间照理该找个避暑之地放放风了,而我要去的目的地却是燥热的非洲,真正的沙漠!这是半年多前就已敲定的行程。
摩洛哥,一帮朋友说了好几年,能在这个夏天成行得益于无意中抢到的那七张商务舱机票,是从成都出发经多哈转机飞卡萨布兰卡,价格诱人,居然比经济舱便宜,不多不少,正好七张,似乎专为我们量身定制。

而一个多月前怕热的“疯子”打起了退堂鼓,“疯子”若不偶尔“发发疯”就太对不起他那么响亮的称呼了,我们只能跟他讲科学啦,从地中海气候到沙漠中意想不到的温差,还有我们对他深深的不舍……但一直也没为他退掉当初咱们曾那么沾沾自喜的机票。总之,经历了退票波折后,“疯子”顺利出关,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已订妥的全程酒店临行前三天总还有一间房为他保留,不多不少,正好一间,世上的事,咋就那么巧!最终是注定让这七人舒服地“睡”在了今天卡航的飞机上。七人之行,一个不落。

人体的舒适度是身体最直接的反应,出门在外,不得不说卡航客舱服务以及“床”太舒服了,在跟小喇叭分享时候她悻悻地说看来以后没人陪她穷游了,我说不是老早就说过我们上得去下得来嘛,肯定下得来的!嘿嘿。

卡萨布兰卡机场

洲际航线都挺不容易,这趟成都到摩洛哥加上中转时间足足花了22小时。不过自打我坐过了往南极的航班,任何行程似乎也就那样小儿科了。拖着行李走出机场,此刻的卡萨布兰卡虽也烈日当空,但阴凉处却是微风阵阵,没一丝燥热。

卡萨布兰卡→马拉喀什

约好的接机十分钟后到了我们面前,福特七座车的后备箱比想象中更大,所有行李都能顺利搁下,今天我们不会在卡萨布兰卡逗留,直接去往马拉喀什,需三小时左右的车程。沥青路面平整,但岔路很多,车速也快不起来,让人意外的是,路两侧大多是牛羊点点的牧场,这个区域倒不像是非洲,更像是农场业发达之地了。也许是大家都困了,司机叽叽呱呱的问话后来也没人搭理他,后又放了音乐发现会吵着睡觉的我们,只觉他甚是无聊,最后插上手机耳机轻声跟人煲起了电话粥,说什么鸟语不得而知,但至少他不会开车打瞌睡了。
傍晚时候,到达了古城马拉喀什。

酒店

今晚入住在马拉喀什的古城之中,酒店极具摩洛哥风情,走进极小的店门,哪知里面竟会别有洞天,有着数不清的公共空间,大厅又套着小厅,每一个厅,每一间房的风格都不尽相同。这是一家品味极高的艺术酒店,感觉我就是来西天采风的。

夜游马拉喀什古城

酒店处于闹中取静的位置,一出门我们就淹没在了当地人的人潮之中,感觉这里到了晚上也许所有的老老少少都从家里出门了

德吉马艾芬娜广场

看起来乌烟瘴气的德吉马艾芬娜广场,却是有着上千年历史的世界文化遗产,也是摩洛哥最大的露天市场。人多,市井,弥漫着整个广场的烧烤气正是这里的特色。

杰马夫纳广场是全球唯一还在使用的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广场,已有一千年历史。此处是马拉喀什人生活的缩影,兜售工艺品的小贩、商人不断切换各国语言,奇装异服的艺人用表演吸引游客的围观,在这能看到马拉喀什文化的千姿百态。
当地白天气温较高,傍晚才会变得凉爽,这也是广场上集市开始的时间

在白天平平无奇,只有些卖果汁干果的摊档。夜市大排档的浓烟接管了广场上方的夜空,这才到了最精彩的时候。

第2天
2017-08-10 周四
马拉喀什的早晨

清晨走在纵横交错的马拉喀什古城,尽管太阳已出来很久,狭窄的街道上人依然不多,想想昨晚那么多老老少少都可以在广场上尽情嗨到凌晨,这应还是他们的睡眠时间。路过两姐弟家门口,他们指着我手中的相机不停地说no,我知道这里的人都不太喜欢被拍照,这该是他们习惯性的模仿大人吧,不过我也没习惯对着人追拍。但今天这两姐弟却真是又想又怕,嘿嘿,是怎样的心情?

La Sultana Marrakech
La Sultana Marrakech

屋顶花园就是酒店的餐厅,栽种的各种耐旱植物早已融入了楼顶的世界,这样的空间里用餐非常别样,放眼望去,宣礼塔高高低低,或近或远;大大小小的天线锅盖朝准一个方向,看似杂乱的整个古城弥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告诉我们这里至今还是人类的衍栖之所。

凉棚镂空的木质小格子具有典型的摩洛哥风情,真想在家里也做个这样的亭子,不过恐怕成都的气候木头的东西保存不了太久。

马拉喀什
马约尔花园

院内花繁叶茂,小桥流水,种有数十种高矮不一肥瘦各异的仙人掌。更特别的是从小道到花盆,从亭子到房子都被漆上了鲜艳夺目的颜色,置身其中仿似童话世界

库图比亚清真寺

马拉喀什的建筑都不高,库图比亚清真寺已是这里的制高点,是马拉喀什古城的中心,然而这座被称为北非最美丽的清真寺却不对穆斯林开放,我们只能绕场一周目睹它的尊容。据说塔高67米的清真寺内相当的富丽堂皇,当年登上高塔呼唤人们祈祷的宣礼员必须是盲人,其原因是防止有人借机偷窥附近王宫里的嫔妃。当年修建尖塔时,工人在粘合石块的泥浆中拌入了近万袋名贵香料,使清真寺散发出浓郁的芳香,迄今依然香味扑鼻,因而又有“香塔”之称。

高墙上的白鹳

我住的酒店门口有个高高的土坯断壁,两只大鸟在此筑巢,来回经过我都会驻足仰望它们好久,这里的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指着不远处的高台跟我说那里还有,原来它们就喜欢住得高啊。喜欢动物的黑曼巴告诉我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鹳,它们只是来沙哈拉沙漠越冬,这是欧洲的吉祥鸟。大家都得见吉祥。

第3天
2017-08-11 周五
马拉喀什

原计划凌晨五点出发的热气球不知为何突告知满员了,这对勉为其难想睡懒觉的"疯狗组合"来说确是福音啊。不过这两天我的生物钟已定格在了这个时点,凌晨四点半会准时醒来,这时的马拉喀什古城真是安静极了,我试图竖起耳朵都听不见一丝声响,哪怕是野猫发情的嘶叫。

老皇宫

据说这里是摩洛哥最古老的皇宫,因为迁都拉巴特而废弃,主要的建筑材料也被拆下来用去建新皇宫了。因此,现在这里只剩下规模宏大的颓垣断壁,向旅游者述说着昔日的辉煌。

新皇宫

是摩洛哥唯一对外开放而且保存完好的皇宫,它是19世纪摩洛哥装饰艺术的完美标本。整个建筑装饰非常精美:宫殿内装饰豪华的厅堂、精雕的雪松屋顶、精细的石膏雕刻、精致雕刻的大门、典型的摩尔式花园,无一不闪烁着皇家的光辉。这里花园枝繁叶茂,穆斯林风格的喷泉永远都是静静的,穿行在廊道拱门及许多大小房间里,就象走迷宫似的。暗暗的房间里挂着油灯,灯光摇曳,感受到一千零一夜里的神秘与迷离。

阿里·本·优素福神学院

这座神学院是北非规模最大的学习古兰经的学院,已有六百年历史。“进入吾门者,愿你不断超越自我。”这是刻在学院入口的一段文字,几百年来,这美好的祝愿让每位学生对神学院产生深刻的眷恋。学校建筑上的雕花与马赛克花纹样式别致而精美,值得一看。

酒店夜灯

傍晚的时候,去了市中心的KFC ,有时对吃不知如何选择时候这大伯家的食物还真是稳当,从餐厅出来户外的天气已凉了下来,街上的人群也已熙熙攘攘,两边都是些熟悉的招牌店,如今摩洛哥的市中心已跟其他城市没啥区别,我们走进家乐福采购了些食物往回。走进住了两晚的酒店,多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有了家的亲切,公共区域点亮了各种各样的镂空灯,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感觉。

第4天
2017-08-12 周六
马拉喀什的阿拉伯人聚居区
Medina of Marrakech

因九点约好去撒哈拉,大家都起得早,早只是相对而言,摩洛哥常年天干地热、早晚温差大,当地人都习惯了晚睡晚起。

马拉喀什→阿伊特本哈杜村

从马拉喀什出发,顺着盘山公路往撒哈拉沙漠方向前行,正在穿越的是阿特拉斯山脉的中部,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山路上,或许是因晕车,也许有些高反,胖娃儿和Y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只有提醒司机低速稳行,我们在车里唱歌,从记事的歌开始,奇怪的是我对从前歌几乎可以记得全部歌词,那是一段神奇的记忆。到达阿伊特本哈杜村,需要三个小时左右。

阿伊特本哈杜村

一户人家将自家改成了咖啡馆,可以进去参观下,如果不赶时间,在那里喝上一杯薄荷茶,看看风景也不错。进到屋里你会发现,这种红土夯制的建筑隔热性非常好,由于泥土不易导热,尽管撒哈拉沙漠地区的阳光强烈,屋里却清凉宜人。屋顶则是由一种带有苦味的柳木编织而成的,散发出一种可以驱逐昆虫的味道。这些建筑物没有任何蓝本效仿,而是完全根据生活在其中的柏柏尔人的实际需求来建造的,很实用。

阿伊特本哈杜村,这里拍过的电影有:1962年的《阿拉伯的劳伦斯》、1975年的《霸王铁金刚》、1977年的《拿撒勒的耶稣》、1985年的《尼罗河的宝藏》、1987年的007系列之《铁金刚大战特务飞龙》、1988年的《基督最后的诱惑》、1990年的《情陷撒哈拉》、1999年的《木乃伊》、2000年的《角斗士》、2004年的《亚历山大大帝》,《权力的游戏》……而最新最新的今天凹的大片。

夸萨萨特

在撒哈拉沙漠边上有一叫夸萨萨特的小镇,去撒哈拉的各色人种大多在此聚集,显得很是热闹,明天又将各自在无尽的沙漠中散落去,无踪无影。在路上,总会有不同人与你为伴,也许我们会相随很久,或许只是一面之缘。

第5天
2017-08-13 周日
夸萨萨特

这几天我在摩洛哥的生物钟精确锁定在了凌晨四点左右,对我来说时间不长的深度睡眠已足够养精蓄锐了。清晨敲开疯子的房门,他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小镇,风大,景也好。

夸萨萨特→撒哈拉
偶遇马拉松
沙哈拉沙漠
沙哈拉沙漠

车继续往撒哈拉行进,路两侧越来越荒凉,沙漠不远了。

沙漠路上的午餐

似乎一夜间,我学会了吃羊肉,这种羊肉大杂烩叫塔吉,配上胖娃儿的六婆辣椒面我居然可以独自吃两份,他们说我是打得粗的国际胃。

骆驼日落

进入撒哈拉深处,身体立马被滚滚热流包围起来,火热的太阳下呆上一天绝对让你变成一具木乃伊,若想骑骆驼游玩须得穿起长袍、裹上头巾,当地人说这是人体空调。沙漠里的风景是独特的,特别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那是种醉美。

撒哈拉沙漠帐篷酒店
看星星的晚上

到了晚上这里又变得凉爽之极,沙漠低凹处的帐篷酒店是仰望星空的好地方,我们将床搬出了帐篷外,这样就可以睡在户外看一整夜的繁星了,只可惜凌晨天气突变,黄沙把每个人撒得满嘴、满脸,整个灰头土脸。

第6天
2017-08-14 周一
沙漠日出
沙哈拉沙漠
塔吉

最有摩洛哥当地特色的饮食,在当地风味的餐厅一定会有这道菜,一定要尝一下!它是用一种特制的圆锥形陶制器皿慢慢小火焖出来的,全程不加一滴水。

可以选鸡肉、牛肉、羊肉或者鱼肉,配以番茄、辣椒、洋葱等蔬菜,一起放入陶制器皿,会很入味。小店一般25迪拉姆/份,还会配上一份免费的面包或者烤饼。

沙哈拉沙漠→菲斯
非斯
第7天
2017-08-15 周二
菲斯民宿

住在菲斯民居里,这里的布局像中国的四合院,不同是房子却有好几层,且层高夸张,而最顶上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千年古城,临街的墙是没窗户的,这样显得院墙极高,据说为的是不让外面的行人看见屋里的情形,伊斯兰教规也不让女人看见外面的精彩的世界,主大门很小,极其低调,进了小门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室内装潢极其讲究,摩洛哥人在室内的地面用陶瓷或大理石碎块拼成各种很美的图案,四面墙用陶瓷片镶嵌的五彩图案,天花板用无数的雕花细木组合的图案或石膏粘雕花而成。到后来我发现其实每家每户皆是如此精美,是我喜欢的摩洛哥风。

非斯
皮革染坊

皮革制品是菲斯最重要的手工艺品之一,皮革染坊也成为当地最著名的参观景点之一。游客不能下到皮革染坊当中参观,只能从周围店家的天台上观看工人们浸染皮革过程。五颜六色的染缸依次排列,劳作的工人穿梭其间,相当壮观。只是染坊浓烈的气味让来这里的人需要点勇气。

这里的皮革制作,从熟皮,到染色,一直沿用着几千年的传统工艺。一张张的动物皮,先浸泡在石灰水、动物尿液、粪便等的混合溶液里,直到皮子上的脂肪,蛋白质完全融掉,皮子变软,再用纯天然的染料上色,最后加工成皮革。露台上,是刚刚浸泡完的皮料。远处的工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在带有强烈味道和腐蚀性的液体里忙碌。皮革作坊里五颜六色的大染缸,是菲斯的独特风景。从空中俯瞰,形成于18世纪的皮革大染缸就像一块巨大的调色板。

古城溜达

布鲁日蓝门是进入菲斯古城的大门,其被称为蓝门是因为城门向外一侧镶嵌满了蓝色的马赛克瓷砖。

古城溜达

布鲁日蓝门是进入菲斯古城的大门,其被称为蓝门是因为城门向外一侧镶嵌满了蓝色的马赛克瓷砖。

川菜馆奇遇

中午在菲斯古城找到一重庆人主厨的川菜馆,一桌味道正宗的家常菜被我们吃得精光,我一口气还吃下三碗米饭,由此大家决定放弃之前的计划,晚上再来。在摩洛哥餐厅是禁酒的,晚餐时老板悄悄为我们备了啤酒,正开心享用时,隔桌来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中国客人,老乡碰面自然会有寒暄,他们是英国和爱尔兰的中国留学生来此游玩,大家说起行程及最有感觉之地时,我们一致认为是撒哈拉沙漠,其中有一姑娘突然问,在沙漠那天清晨,是不是我们骑骆驼经过他们帐篷?我立马恍然,原来是她们,在广袤的撒哈拉我们唯一遇到的游人,当时只是彼此远远地吼了几声,虽然我也知道那时顶着朝阳的我们影子会很靓,但真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如此美图,不由的感叹世界真的太小,缘分妙不可言!

第8天
2017-08-16 周三

作为摩洛哥最重要的世界文化遗产,菲斯老城区800年来从未真正改变过,及时在伊斯兰教真正的发源地中东,也不可能看到真正属于哪个神话时代的城市遗迹。然而在这里,仿佛时光停止,纹丝未变。无论是混乱喧嚣的城市规划,狭窄曲折的道路小径,还是那些穿着传统长跑大声叫卖或是悠闲喝茶的居民,薄荷茶的幽香,婴儿的啼哭,毛驴的铁蹄踏踏,好的和坏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一切都被这座老城温柔的保护起来,施施然问,已过千年。

菲斯日出
非斯→舍夫沙万
蓝城里的民宿
舍夫沙万
Chefchaouen
可口的晚餐
第9天
2017-08-17 周四
舍夫沙万

【舍夫沙万】位于摩洛哥西北部,位于里夫山宽阔的山谷中,建于1471年,海拔564米,市内有很多酒店和清真寺。这里远离大都市的繁华,大多数民宅门口,阶梯和墙壁都不涂绘成灿烂的天蓝色。作为回教国家的小城,处处洋溢着浓郁的阿拉伯风情。城镇始建于1471年,位于老城区老城区Medina的小堡垒至今仍然存在。舍夫沙万临近地中海,空气清新,古色古香,清新的蓝色,安静的小巷,淳朴的民风,仿似童话般的梦幻。

摩洛哥之行最爱的一个目的地-蓝色小城舍夫拉万,虽然一路身心疲惫,还好有这样一座小城可以放空。
在国际摄影界有这么一个说法,全球有三大著名蓝城:他们是希腊的圣托里尼岛(Santorini)、摩洛哥的舍夫沙万(Chefchaouen)、印度的焦特普尔(Jodhpur)。舍夫沙万在1920年被西班牙人占领之前,这里不对任何的外国人开放,那时的舍夫沙万是没有颜色的。据说,小城之所以被涂成蓝色,是因为犹太难民来到这里之后,他们认为蓝色代表天空和天堂,于是,就把围墙都涂成了蓝色。后来人们发现蓝色还能防蚊,于是乎,人们又自发的把台阶、楼梯、窗台、大门乃至目光所能及的所有地方通通都漆成了蓝色。从此,蓝色便成为了舍夫沙万的主色调,也成为了舍夫沙万人生活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每天清晨五点被早祷叫醒的小城,响彻全城的异国语言有些神秘又有些让人敬畏,然而这里同时也汇集了整个摩洛哥的蓝色。整个老城面积不大,狭窄的巷道纵横交错,家家户户用深浅不一的蓝色装扮着自己的房屋,层叠交错,确实有些北非小希腊的味道。这里是小清新拍照的最爱,也汇集了不少欧洲风味的餐厅。建议住在山上老城区,找个有露台的民宿,晚上去半山腰的清真寺拍摄或者欣赏日落也是不能错过的哦!

舍夫沙万→丹吉尔
舍夫沙万→丹吉尔
丹吉尔
第10天
2017-08-18 周五
丹吉尔
丹吉尔→拉巴特
拉巴特
Rabat
第11天
2017-08-19 周六
拉巴特
Rabat
拉巴特→卡萨布兰卡
卡萨布兰卡
Casablanca
海边牧羊
海滩即景
第12天
2017-08-20 周日

1942年上演的《卡萨布兰卡》被称为世界上最经典的爱情电影之一。虽然故事发生地是在卡萨布兰卡,而实际上电影并没有在这座城市拍过任何一个场景,所有拍摄布景都在好莱坞完成,为了弥补这样的浪漫遗憾,于是Rick’s Café应运而生。故事发生在二战期间,当时欧洲被覆盖在纳粹的铁蹄之下,想逃避战乱的人,需要借助属于国际共管的“”三不管城市“”卡萨布兰卡,转道逃往美国。于是,城里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一张可以离开的通行证变得万金难求,形势非常紧张。Rick’s Café 的老板Rick是个地头蛇,他的咖啡馆也是最鱼龙混杂的地方,他本人则游走于各方势力之上,左右逢源。反纳粹领袖维克多和妻子伊尔莎来到卡萨布兰卡,希望通过Rick获得通行证,而Rick发现伊尔莎是自己失散十年的昔日恋人,伊尔莎因此徘徊在丈夫与情人间
新的Rick’s Café 在地理位置上与原影片中所有场景的发生地几乎一样,在装修上更是完全再现了当时的场景,号称除了赌博之外其他都得到了重现。在二楼酒吧一角还设置了大屏幕,循环播放这部电影。叫上一杯咖啡,身临其境地再看一次,让人不知不觉回到那个传奇当中。楼下,钢琴师正在弹奏那首不朽的名曲“”AS TIME GOES BY“”,温馨的琴声在大厅中回旋…

卡萨布兰卡
Casablanca
哈桑二世清真寺
Hassan II Mosque

哈桑二世清真寺是世界第三大清真寺,规模仅次于麦加与麦地那清真寺,同时也是世界上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清真寺。

清真寺大殿中大理石地面常年供暖,夏季屋顶可以自动打开散热,寺内有电梯可直达宣礼塔顶,堪称奢华。

寺庙有三分之一的部分建于海上,据说是为了纪念那些从海上来到摩洛哥繁衍生息的阿拉伯祖辈。该清真寺是摩洛哥唯一对外国游客开放的寺庙,入寺时需脱鞋脱帽,非穆斯林不可进入主殿参观。

哈桑二世清真寺
Hassan II Mosque
逆光中的剪影
关于中餐厅
第13天
2017-08-21 周一
关于日出

出门旅行,对于日出我有些特别情节,喜欢在静谧的凌晨对着逐渐变亮的东方发呆守望,眼看太阳从地平线蠢蠢欲动,直到光芒万丈时候。我喜欢太阳在不同的参照物下升起的样子。当然,天气不好是看不到日出的。

卡萨布兰卡
Casablanca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