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当悲情已成往事—波兰三城7日游记

@京片子小神儿

当悲情已成往事—波兰三城7日游记

第1天
2016-01-29 周五
第2天
2016-01-30 周六
第366天
2017-01-28 周六
第367天
2017-01-29 周日
第368天
2017-01-30 周一
华沙
Warsaw

这篇游记献给菇姐。

菇姐带我看世界。

我知道菇姐如果看到上面的这行字,一定会撇着嘴,斜着眼,拉着脸给我一个大写的“冷漠”,“喂,大月月,不要戏太足。”如果说谁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除了我妈和我妹,就是菇姐。

17年的这场波兰之旅,是我和菇姐一起旅行的第十年。这些年,我们一起去过的国家,都是别人眼里奇奇怪怪的不算高大上的地方,比如朝鲜,比如老挝,比如波兰,可我们都玩得特别乐在其中。

我们不光玩,这一路上,我们还特能贫,从在酒店起床睁开眼打哈欠,一直聊到晚上睡觉前闭着眼P照片,国家大事,家长里短,风土人情,什么都能聊。

其实菇姐也纳闷,大学时代并不怎么熟悉的两个宿舍的人,是怎么在毕业以后搞到一起的,并在没有任何约定的前提下,延续这一年一次的旅行。如果硬追溯起来,这场“意外”的开始,我俩谁也回忆不起来。

我和菇姐算不上闺蜜,我俩都不太喜欢这个词,君子之交淡如水。每次旅行结束后,我们通常就开始各自忙碌自己的生活,很少再见,也不会刻意在过节的时候给对方微信发红包,或者在生日的时候一定要送礼物。但一个人最好的十年,我们都在对方的人生里都留下了彼此的轨迹,当然,在菇姐心里,我可能是那个她想擦也擦不掉的“污点”,一个不太符合她现在三观的缺心眼和二货。

和以前一样,这次波兰回来,关于下一个目的地,我们依旧没有任何约定。

不管怎样,感谢这么多年来,菇姐带我看世界。

Day1 初到华沙,买票懵逼中遇到小伙儿说新年快乐

和北京相比,华沙的国际机场并不大,出关以后过了玻璃门就是提取行李的传送带,换了欧元,损失了惨重的手续费(换了60欧元,手续费人民币70块左右),我和菇姐就算是正式踏上了波兰的国土。

根据之前的行程,我俩是直奔克拉科夫,再去佛罗茨瓦夫和格但斯克,最后再回到华沙。因此,我俩首先要完成的任务就是1、买机场快轨的票,进入华沙市区,找到华沙火车站;2、办张当地的电话卡;3、在火车站买去克拉科夫的票,找到酒店并入住。

出来玩这么多次,攻略永远是攻略,最有用的还是靠脸皮厚,加嘴上勤问着。菇姐为了锻炼我成长,每次都派我负责对外交涉,逼得我不说也得说。

坐了快十个小时飞机,懵逼可不乏自信,和机场工作人员张嘴就说中文,“全世界都说中国话”,好像有这句slogan吧。人家果然听懂了“克拉科夫”,告诉我们出门右拐自助买票。买票的时候,继续懵逼,好在波兰机场善解人意地安排了像卧底一样的工作人员(没有穿制服)再一次为我们指引了方向。但是问题来了,拿一张认识我,但我不认识的纯波兰文车票,面对列车间里左右两边同样开往市区的快轨,是选A左边红色那辆,还是选B右边绿色那辆?

搜索半天没找到人问,眼看车票马上就到时间了(波兰的车票是按分钟计算的),菇姐说,要不咱就找一辆随便上吧,反正咱俩在一块。潜台词是混一条贼船的,好兄弟生死与共吧。其实出远门这么多次,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菇姐离开我可以独活,我却离不开菇姐这棵智慧的大树。

火车站并非是这趟快轨的终点,我俩只有根据之前攻略上说的约30分钟到市区,随时看站台看表对时间,事实证明,这招非常好使,站名听不懂没关系,时刻表对上了,基本没错。

华沙刚下完几场大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中间停站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车站工作人员拿把铁锹在铲雪,旁边还有个小推车,把小推车装满雪就推走倒掉。小推车还没婴儿车大呢,这么多雪,要推到哪辈子啊。

到了华沙火车站,居然和机场一样,连个买电话卡的地方都没有,是谁告诉我波兰是发达国家来的?别人告诉我们,火车站旁的商场里面有。找了三层才发现PLAY(波兰电话运营商)的柜台在一个小小的书店里面,戴眼镜的男店员英文很好,可就是丧,说一句,答一句,多一个单词都不说,估计失恋了,要不就是买彩票没中,作为中方代表,我们对此深表遗憾。换了SIM卡以后,我俩按着说明书的英文自己试着激活,半天都没信号,去问小哥,小哥满脸都写着你手机卡能用和我有关系吗,“你等着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快的几分钟,慢的要等24小时吧。”

哦,神奇的PLAY电话卡,5PLN(波兰币,约等于7块人民币)1GB,可以用7天,结果7天都没用上,80%的情况下没信号,20%的情况下是虚假信号,用来测试哪里有wifi真是最适合不过了。

买火车票就顺利许多了,自助购票VISA卡直接可以使用,输入出发站和目的地,选择出发时间和座位等级,马上就可以出票。之前我和菇姐也琢磨着要不要来波兰前,就在国内就把火车票买好了,但其实不用,一来波兰火车票在线买远没有现场买方便;二来车多人少,不存在买不到票的情况下。提前买好反而束缚了自己的行程。买票的时候,我俩也感慨,北京现在的城市建设发展很快,有些地方甚至比国外先进,即便语言不通,按照一些常识和之前的经验,也能很快的适应另外一个城市的出行方式,为北京政府点赞。

感谢家人的理解,让我俩不是第一次大年三十跑出来玩了。在寒冷的火车站等车的时候,也是国内大家聚在一起看春晚抢红包最热闹的时候。从落地到现在,没看到一张波兰人的笑脸,让我俩多少觉得有些落寞,波兰大使馆当时不是还担心我俩单身貌美有拐走波兰男青年的嫌疑吗?

第一次在波兰坐火车,为了确认我俩的方向和车厢正确,还是选择搭讪了一下车站穿亮橘色背心的工作人员。

看了我俩的车票,小鲜肉工作人员用流利的英文帮我们确认位置,又好奇地问我们来自哪个国家(在波兰能遇到亚洲人的面孔确实是件稀罕事。)文化大使菇姐说, we are Chinese People,还在不经意间透露出today是中国的新年鸡年。结果我俩准备上车的时候,小鲜肉居然特别跑过来,对我俩咧嘴一笑“happy new year”,真诚指数5颗星,瞬间感到世界人民一家亲。

第369天
2017-01-31 周二
克拉科夫
Krakow

如果你看过几米那本最著名的漫画《向左走,向右走》,你一定会想起那对情侣险些错过的爱情故事。缘分就是,纵使是两条平行线,也终有会相交的那一天。
女诗人辛波斯卡就是波兰人,1923年出生在Kornik,8岁移居到Kraków。

Kraków,中文译音克拉科夫,是我们此次波兰之旅第一个到达的城市,曾经的波兰首都。

暂且不提二战那段波兰人不愿提起的悲惨历史,走在雪后克拉科夫的老街上,经过街心公园已经不再喷水的中央喷泉,穿过高耸城门下摆着上帝神龛的门洞,直到你眼前出现文艺复兴时期的老广场,威严又精致的教堂,一家接一家让人走不动道儿的工艺品小商店。

你无需再猜,辛波斯卡是从哪里找来的灵感,克拉科夫,原本就是一首浪漫的诗。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我曾想刻意回避的一站,行前查攻略的时候,仅是看到那些图片和文字描述,我已然感到不适。在惨烈的历史目前,我没有想象中勇敢,就像我也一直没敢看斯皮尔伯格最有名的那部《辛德勒名单》。

早上临行前,菇姐特意嘱咐我少吃早饭,“你可别吐了。据说看吐的人不少。”

可供参观的集中营分别是奥斯维辛1号和奥斯维辛2号,1号主要是集中营的管理中心,一些纳粹军官的办公室也会设置在此;2号集中营又叫比克瑙,又称灭绝营,毒气室就在这里。从犹太区坐火车来的大批犹太人下车后,会像包裹一样被进行分拣,体能强壮的男人送去干活,老弱病残、妇女和儿童则直接被送去毒气室。

为了方便管理,集中营在开始的时候会给每个被关押的犹太人,拍照和编号。这些照片现在就挂在集中营的墙上,他们的目光呆滞、麻木,是否预示到了自己的命运将在这里终结。在照片的下面,标记了他们到达以及集中营以及最后死亡的时间,短则几天,长的也就半年一个月。我还注意到他们的职业,农民、小商贩,老师,或许还有电影《钢琴师》里一样才华横溢的钢琴家。穿上了条纹服,剃掉了头发,摘掉了眼镜,他们只有活着或者死了的区别。

先是堆砌在一起释放出大量毒气的毒气罐,然后是另一个房间里7.7顿没来得及被纳粹销毁的真人头发。被毒死以后,纳粹会对尸体进行处理,剥下头发制作袜子和毛毯。一种本能的生理反应瞬间把我俩击垮,难以言说的反胃,一向强悍的菇姐抓住我大衣的一角,“我不行了,我要出去,太难受了。”

想想《南京大屠杀》的作者张纯如,作为一个感情本就细腻的女人,她是以怎样异于常人的勇气去刺探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只是一堆头发和毒气罐就已经让我和菇姐感到窒息,张纯如要面对的还有一张张真实的照片,犹如历史在眼前重演。作为中国人,我和菇姐不自觉地会把纳粹集中营和南京大屠杀做对比,当年的纳粹和日本鬼子一样十恶不赦,但日本鬼子对妇女儿童的奸淫滥杀更为暴虐。

冬天的波兰,很难见到亚洲人的面孔,在集中营,竟然看到两个日本妹子在这里参观,她们拿着一本日文翻译的集中营解说,一脸严肃地思考着什么。我和菇姐不禁好奇,至今不愿意完全承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又会如何翻译到这段纳粹的历史?

集中营并不是一个旅游景点,它是一个历史的记录者,全世界的人们如今自发地来到波兰这个偏远的小镇参观,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集中营里讲解室墙上的这句话,给出了最好的答案,“如果一个国家选择遗忘历史,那么它终将历史重蹈覆辙。”

阳光下厚厚的冬雪还没来得及消融,集中营在雪中犹如一排排安静的死房子,愿150万灵魂安息。

弗罗茨瓦夫
Wroclaw

弗罗茨瓦夫,是此次波兰之旅最大的惊喜,在这里感受令人心碎的鹅毛大雪,在这里邂逅传说中的小矮人,在这里……菇姐,她,被临幸了一身鸽子屎……

与弗罗茨瓦夫的初见,已是傍晚。已然到了2月,整个城市依旧沉浸在浓浓的圣诞气氛里,老城的广场上,圣诞树身批着紫罗兰色的霓虹灯,和街灯上的装饰网照明连为一体,教堂、市政厅,整个广场都在发着柔和的光。对街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走到墙边,放下手中的箱子,拿出被体温暖了一路的金色萨克斯,悠扬的旋律是那首Michael Jackson的经典之作《Heal the world》。

“菇姐,你看,小矮人!”我激动的声音忍不住高了八度,打断了正端着相机认真搞创作的菇姐。就在礼品店的门口,一个大胡子的小矮人一脸傲娇。

小矮人的存在让弗罗茨瓦夫有了“小矮人之城”的称号,看似不经意散落在城市街边巷尾的他们,为这座城市平添了许多浪漫,但小矮人的存在其实并非哪位现代艺术家的一时兴起。上个世纪80年代,当地青年为了反抗当时政府的暴政,便打扮成小矮人的模样进行游行示威,最后虽被镇压,但当地居民从此便对善良的小矮人偏爱有佳。据说2001年,先是政府制造了第一批小矮人,接下来一些商家和个人也开始自发地进行创造和铸就,直到现在,弗罗茨瓦夫已经拥有超过250个可爱的小矮人了。

想想你此刻正坐在咖啡馆里望向窗外,啪,魔法师为你暂停一秒,你可以仔细看清每一个路人的表情,咦,这对黏在一起的情侣是久别重逢吧,那三个叽叽喳喳背着吉他的女孩是不是刚从音乐学院下课,那个扫雪的工人刚挨了老板的批评愁眉不展,真是一个充满了故事的世界。再看看小矮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神态,穿着,动作,戴眼镜的书呆子、瞌睡王、贪吃鬼,大厨师、正在举办仪式的新婚小夫妻,瞬间被施了冷冻咒的魔法,定格在了永恒的一瞬间。

每次我们发现一个小矮人,拍照留念自然是必须的,我们手舞足蹈的兴奋也瞬间吸引了从一旁经过的路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见到小矮人都像是收到了圣诞老人的糖果,脸上还洋溢着掩饰不住的笑容,揣在大衣口袋里的手已经伸向了相机。

“确定是美丽的,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没人不爱这份不期而遇的惊喜。

遇见几个小矮人之后,我和菇姐也发现了一些规律。在一些特色店铺的门口,出现小矮人的几率会比较大。比如,冰激凌店门口会有偷运冰激凌的馋嘴小矮人,啤酒屋门口则会有喝啤酒的小矮人。当人们发现小矮人的时候,或许就会抬头发现这家特色的小店。这种宣传方式即巧妙,又充分结合了城市文化,可谓一举两得。再想想我们古镇千篇一律的绿字木头招牌,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底蕴去哪里了?

每天早上出酒店都习惯性地往老城的方向走,离开的那天,我们拖着行李箱往相反方向的火车站出发,忽然,一个睡在酒店门口的小矮人没有征兆地出现在我们眼前,是要目送我们离开吗?再见啦,弗罗茨瓦夫的最后一个小矮人,再见啦,弗罗茨瓦夫。

Tips:
旧城广场上有几家售卖小矮人礼品的商店,每家都有些区别,所以有喜欢的就尽管出手吧,很可能被你买走的那只就是唯一的那只。如果你真的特别喜欢小矮人,可以去书店买一本小矮人城市地图,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边找边逛。

第370天
2017-02-01 周三
第371天
2017-02-02 周四
第372天
2017-02-03 周五
第373天
2017-02-04 周六
第384天
2017-02-15 周三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