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在尼泊尔流浪的我:第三浪(上)(3)

@张②呆

在尼泊尔流浪的我:第三浪(上)(3)

0
第6天
2017-02-09 周四

我一直在尽力避免将这次的流浪记叙成一部流水账,毕竟我们都不喜欢窥探别人的吃喝拉撒,即使是有意思的吃喝拉撒。整个尼泊尔其实是一次漫无目的的出走,除了机票和加都、博卡拉的酒店,其他皆是未知。而博卡拉却是我最先确定好的一站,说来有趣,只是因为钟情这里的一个酒店,在只有图片毫无评论的情况下就来尝试了。

鉴于我跳跃式的计划和混乱的思维,那么我们先不说酒店好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表一表这次2B似的徒步经历呢。

国内时候我便咨询过一些网站,关于徒步的行程,得到的答复都是不建议去。一是因为之前毫无类似经验,二是单枪匹马,任谁都不想对这么个二愣子负责吧。于是真的放弃了徒步计划,穿着那双跟着我走过许多地方blingbling的299球鞋,找我美丽的姐姐借了件御寒又不厚的长款卫衣就这么出发了。

之后漫长的旅程这次不想多说,反正当我和M姑娘漫步在博卡拉街头,当我突然脚底一滑双腿跪在博卡拉街头疼得我龇牙咧嘴的时候,我说咱们去徒步吧!于是我们在酒店老板的联系之下,选择了一个专为我们这种头脑一热计上心来的票友设计的懒人路线应运而生。

博卡拉
Pokhara

9日早上9点,在导游Indra的带领下我们坐上了尼泊尔的City Bus,与这种百闻不如一试的交通工具相较之下,过山车真是弱爆了。如果说在国内坐车懒得系安全带,在尼国的公交你只想五花大绑把自己捆在座位上,颠簸的道路,加上车上香气扑鼻,和着欢快的尼国音乐,一个小时下来,我们已经被颠得七荤八素。

下了车短暂休整,我们开始了向大山进发。穿梭在山间的村落中,一节一节修缮的石阶随着人烟渐渐稀少而变得破败直至消失,就在我觉得已经深入腹地之时,一个小学校就这样出现在眼前,望着我们两个外来的脸孔,小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向我们双手合十齐声喊着”Namaste”,然后眼见着这些小孩子如猴子一般从我们身边跃到更高一级的山坡之上的校舍。经过时,孩子们好奇地打量着我们,介绍着自己,也询问我们的名字,我逐一和他们High Five,目送他们远去。

人烟逐渐稀少,天地之间仿佛只有我们三个人,陡峭的山路和碎石让人愈发难走,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和呼吸的声音。开始还能抬头远眺欣赏远方的山脉,后面只能低头专注地走好脚下的路了。沿途皆是山与泥土,风与树木的气息,在石缝中倔强生存的小花,零星隐于山间的校舍,还有随机布阵的大坨牛粪,这时还不是尼泊尔的雨季,太阳也不算毒辣,清凉的山风经阳光过滤得暖和轻柔,天山人也渐渐和谐起来。

Indra说,你们喝矿泉水,我喝山里的水就好,你们不能喝。

我们翻山越岭在暴走了3个多小时后,终于在山腰一处人家落脚讨了三杯茶吃。低矮的泥房子,小小的院落另一旁是鸡舍,一对老夫妻在这里。我设想着他们极其平常普通生活的一个清晨,伴随着乌鸦的叫声,也可能是并不太准时的鸡鸣,他们揉开惺忪的睡眼,妇人踩上拖鞋,摸着昏暗推开蓝色的漆门,猫腰钻出来,跨入另一边矮小的厨房,升起炉子做上满满一壶Masala Tea,水开了把壶盖儿顶起来,开开合合,屋里开始有些氤氲。他们走下两节台阶,左转身体,这一天可能天神慈悲没有降雾,于是他们迎向从远处清晰的鱼尾峰的鱼尾间射出的第一缕阳光,他们祈祷并呼吸着混杂着山中瘴气的空气,于是他们过了一辈子。

低矮泥房子里面的架子上摆着一些日常用的铜器,因为对加都一顿美食的执拗化为了对铜质餐具的执拗,我神经质地从老夫妻那里买了两个铜碗,好心的Indra一直帮我背完全程。

拿着老伯给我们削好的登山木杖,我们再次出发。后面的路更加艰难,黄土碎石,半走半爬,中间席地而坐休息了几次,而Indra却依旧脚下生风,用他的话说这些山他转了14年,他是山间的兔子。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登顶到达了大本营,本以为跑得没影的导游一个转角已经拿着可乐和水等待我们了。

路上遇上了采野菜的山民,他说这是Potato,慷慨的把他采的都送给了我们。

P.s 今天是元宵节,不能在家和家人一起度过。Indra请我们去他家做客吃饭,回来后心情不好,暂时不更新了。现在尼国时间依然没有跳转到12日,送上晚些的祝福。谢谢爱我宠我的家人,一直包容容忍任性的我。永远爱你们。也谢谢一直在看我胡言乱语的各位看官,祝大家幸福。

To be continued...

旅行小贴士
  • 想徒步吗?买一双好鞋
  • 想徒步吗?找一个好向导
  • 想徒步吗?有一个好伙伴
  • 想徒步吗?怀着敬畏之心
  • 想徒步吗?享受孤独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