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佛国残照(LAOS)—新 下卷(2)

@豆子女

佛国残照(LAOS)—新 下卷(2)

0
第7天
2014-01-25 周六

在蝉游记帐号遗失真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因为老挝游记的后半部分实际上2014年就已经完成了。只是在后台还没发布。
这一部分的游记就是真的遗失了,遗失了我当时写出来的最真实的感情,遗失了最值得纪念的想法,它们永远在蝉游记的后台,找不回来了。

如今,时过境迁,我也已经忘记了当时的感觉与回忆,也不想以现在的心境来写当时的感觉,只能放上一些照片,聊以自慰吧。

琅勃拉邦
Lang Prabang

菜市场 外国人比本地人多。

街边的稀饭,超级好吃,后来发现里面是猪内脏喔。

这一天在琅勃拉邦,游荡在这座小城的各种巷道里。吃过了街边最简陋的小吃,也去了高档的餐厅,参观了很多寺庙,拍了很多现在看来也非常棒的照片。

现在犹记的是当时那快乐闲适如此潇洒的心情。

当地人的喜宴

偷懒的僧人

秒杀电影明星

独特的壁画

疑是欧洲

虔诚

第8天
2014-01-26 周日
清晨布施
Morning Alm

这一天参加了最期待的清晨布施。
从凌晨4点开始,整个小城寺庙附近的小道上就聚拢了人群,三种人:游客、卖布施食品的人以及僧侣。三种人形成一个怪圈。
游客买来布施的食品给僧侣,成为仪式的一部分;僧侣则丢弃那些他们不能食用的食物给流浪儿童,还有一大部分被回收,第二次再卖给游客。

这就是经济。

僧侣们把旺旺丢进垃圾桶。

游客们的秀

仪式

日本旅行团,很多主妇

据说,老挝的僧侣信奉的都是南部座上传佛教,重“体”。
他们只能吃每日清晨布施来的食物,只能是信徒亲自做的糯米饭。
所以,现在琅勃拉邦的僧侣们经常饿肚子。
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因为本地人正在离去,游客们逐渐占据了这座美丽古老的小城。

就像这个全球化时代所有的古老乡镇所走的同一条路。

儿童,捡了一堆吃的,不久以后也许又回摆回柜台

真正的信徒,旁边的零食是僧侣们给的

光西瀑布
Kouangxi Water Fall

下午,去了光西瀑布。
这是一个有着幽绿色色彩的小水潭。
可是有人在潭水边的大树上系了一根绳子。
…………

于是,成为了观赏俊男美女们最好的地方。
真的是一群群的帅哥和美女喔。

穿民族服饰的小孩

悠闲的野餐

要喷鼻血了

瞧这小蛮腰

第9天
2014-01-27 周一
琅勃拉邦
Lang Prabang

今天是在琅勃拉邦的最后一天。
照例在寺庙和民居之间游荡。
这是一座有色彩的城市,即使被宗教笼罩,但你体会不到宗教的压抑,只有灵魂的干净。在金碧辉煌的寺庙旁边,默默生活的人们在鲜花的包围之下。

一切仿佛如此美好。

有种岁月安好

流浪儿童

跳民族舞代替做操的小学校

前几天已经做好了改变行程的准备,退掉了西双版纳回重庆的票。改为从万象原路返回。
于是,临时买了从琅勃拉邦飞万象的机票。
据说老挝航空都是用二手飞机,事故率蛮高,坐的时候很忐忑,不过一切都还顺利。

很快,我又回到万象。

机场

万象
Vientiane

回到万象,春节快要来临了。
有些饭店为了招揽顾客做了中式的装扮。

夕阳黄昏,我也沉沉睡去。

第10天
2014-01-28 周二
万象香昆寺
Buddha Park Wat Xieng Khuan

老挝的第十天,也是最后的一天了。
因为改变行程,在万象多了一天,于是决定去香昆寺,也就是佛像公园。
之前有看攻略,为了省钱,也为了体验一下老挝的公交系统,就去了早市坐公交车。好像是坐到终点站,再转迷你公交。
于是,去了公交站。

公交车上都有日本国旗的标志,原来是霓虹国赠送的。
老挝是个到处接受援助的国家。
大多数的建筑物都是它国捐赠,当然也包括了中国。

似乎是路过了去泰国的大桥。
我下了车后就找了辆TUTU。开始讲价。
对方口音很重,要价50千,我回了40千。
当时觉得挺便宜啊。
那个司机开车带我到了公园,也没有离开,说等我玩完再送我回去,我真的很惊讶,因为这样包车的价格似乎不该只要40千。
但是,也没多想就进了公园。

大卧佛

香昆寺有灵魂之城的意思。
1958年由班勒威·苏里拉指导一些技艺不娴熟的工匠雕刻、建造的。
里面到处是佛教和印度教的雕塑,也包括了湿婆、毗瑟挐、阿朱那这些印度教神灵形象。
最出名的是两个雕塑。一个是南瓜形状,象征着生命轮回的“天堂地狱”塔,一个是身长40多米的大卧佛。
班勒威·苏里拉是一名泰国僧侣。他后来从老挝逃到泰国,在泰国的廊开又建了一座雕塑公园,规模比老挝的这个更大。
不过去泰国两次都没机会去看。
不知道谁更壮观。

大南瓜的门

看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神像,如果对佛教和印度教很了解的人大约会很有兴趣。
回到车站刚过中午。
然后,结账的时候预感成真。原来TUTU车司机不是要的40千,而是400泰铢。
那个时候,我大概是很愤怒,明明在老挝的国界内却收泰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个人对着一个壮汉丢了大概60千吧,扭头就走。奇怪的是,那个TUTU司机居然也没有冲上来理论。过了几分钟,我有点后怕,就去了旁边的女厕所。

事情就这样奇怪的过去了。
我坐上回程的公交才松了口气。
平静下来后,我觉得那个老挝司机也不是故意骗我,那个地方本来就是边境,货币用得混乱也是情理之中,而且泰铢的确比KIP要保值一些。而且遇见特别便宜的报价,我本来就该多问几句。仔细想起来,仿佛是我更不讲道理一点。
总而言之,这次独自一人在老挝,我突然发现了一个有点不一样的自己,貌似比我想象中更有勇气,也有点出乎意料的莽撞。
但是,大约我运气也不是特别差,而老挝也是个不是太坏,也非很好的平凡国度。

在塔顶眺望

老挝国家博物馆
Lao National Museum

老挝的祭祀物品一条街

下午回到市区,看到还有时间就去了万象国家博物馆。博物馆不大,不过干净整洁,展示了老挝从古至今的历史,不过全是英文,全部看懂,要花蛮长的时间。
比较有传奇色彩的大约就是澜沧王国时期,直至分裂成三国,最后被缅甸、暹罗殖民,所以,这大概也老挝宗教混杂,信众众多的缘故吧。

国家博物馆

在马诺隆宾馆度过在老挝的最后一天,第二天我坐飞机回到昆明,再从昆明转机回了重庆,结束了整个老挝之行。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出国,大概从此以后再有这样的机会也很少了吧。
从写这篇游记到如今也过了三年的时间,当时留下的心情与文字也在时间长河中散失。
时间让人的生活改变太多,生活也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太多太多。

遗憾的是,快乐太短,遗忘太长。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