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寻迹“天空之城”--秘鲁八日

@叮叮噹噹

寻迹“天空之城”--秘鲁八日

第1天
2017-02-04 周六
X-洛杉矶国际机场
Los Ange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

清晨从LA机场出发,即将开始奇妙而艰苦的南美之旅

第一次乘坐LAN智利航空的航班,接下来的大部份行程都与它相伴。

一上飞机就体验了南美人的豪迈,空乘大妈送的可不是水,一上来就拿着红的白的,相当诱人呀。

第2天
2017-02-05 周日
利马
lima

利马不愧是南美大城市,一出机场到处是我大中华的广告,杨我国威。

高原的早上一杯古柯茶,提神又健脾,马上开启去马丘比丘的旅途。

欧燕台

今晚在欧燕台落脚。撇开印加遗址和马丘比丘,欧雁台本身仍是个很有味道的小镇。小镇的布局和印加时期的城市布局相似,大石铺成的街道、狭窄的不通汽车的巷子都很适合漫无目的地穿梭。小镇居民的房屋顶上经常能看见可爱的动物雕像。印加人修建房屋之前都会向大地母亲祈福,这些小雕像则代表了大地母亲的祝福。

距离中心广场200米处就是巨大的太阳神殿。虽然其实从小镇上每户人家的天台都能看到,但只有走近了才能真正体会到它的雄伟。太阳神殿是可以攀爬的,很多人到这里时高原反应的症状还没有过去,爬起来总是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千万不要放弃,好戏还在后头。

神殿底层是一级一级的平台,用来种植祭祀用的花草,最上面才是神庙。这个神庙还没有修好时库斯科就在西班牙军队的入侵下沦陷了,在这里的印加人只好弃城而逃,所以今天还能在景区内看到散落一地的大石头。

今晚入住的瀑布酒店 。

酒店环境不错,可惜旱季是没有水,无法欣赏山间瀑布的雄伟。

因为大多数前往马丘比丘的火车都从这里出发,很多旅行者也选择在这里落脚过夜,这里也是圣谷中吃饭和住宿选择最多的地方,还可以买到补给品。

颇具秘鲁特色的晚餐,经济美味。

第3天
2017-02-06 周一

开往马丘比丘的火车大致分为三种,针对背包客的Expedition,有着大玻璃窗的观景类的Vistadome,以及奢华的由东方快车集团管理运营的,以100多年前让马丘比丘再次现世的探险家名字命名的Hiram Bingham。纠结了一下,还是选择了Vistadome,往返180美金的价格,玩一趟马丘比丘实在是整个行程最昂贵的,唉,国际知名景点的代价

站台上随处可见的叫卖小贩。

去之前已经很多次看到各种关于Vistadome的照片和介绍,可真的乘坐了,它的那种透亮的,和车外景色的融合还是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完全是看照片和网页所不能感受到的。

在库斯科坐上开往马丘比丘山脚热水镇的火车上,无关水质,时间在这里,横过一条笔直的光线,两个小时的座位上,看群山羊驼,异常慷慨的日照,心里默念的是:年岁不小,思想这怪物,才刚发芽。

观光列车配有英文解说,当经过一些印加遗迹时,广播会提示游客注意,并讲解历史背景。如果有时间,印加古道是一条不错的徒步线路,沿途能见到很多印加古迹,听说因为高原海拔虽然异常辛苦,但克服困难后最后见到雄壮的马丘比丘一刻,却又是毕生刻骨难忘的骄傲经历。。

全程火车都在一段段的Z形路轨上顺行与逆推,前进,后退,前进,时时变更方向,越过众山峦、峡谷、河流、山洞攀爬向上或俯冲向下,一路曲曲折折地到达热水镇,窗外景象险象环生又美不胜收。

短程的火车可以怡情,坐在舒适的沙发靠椅,观赏车窗外流动的画面,刚刚上车时的欣喜还未过去,车就已经到站了,既不累也不乏。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是最理想。路程远的,比如五个小时以上的,在一个摇摇晃晃狭小的空间保持一个姿势,就会不太舒服了。

马丘比丘
Machu Picchu

从温泉镇到马丘比丘只有两种方法:坐大巴或徒步。从温泉镇到马丘比丘的距离约8公里,但都是盘山路,体质比较好的人一般也要走上60-80分钟,因此坐大巴是的绝大部分人选择。大巴站在火车站对面,票价为单程12美元,往返23美元,全程30分钟左右。

入口处,刻着介绍马丘比丘历史的石碑。丘比丘景区门口不设售票点,所以门票必须提前买好。购买门票的方式有几种,包括通过旅行社购买、通过官方网站购买以及到库斯科或温泉镇的官方售票点购买。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又被称为“天空之城”,也有人称之为“被遗忘的城市”。Machu Picchu并不是它最初的印加名字,而是宾汉姆在发现它时当地人对遗址所在山丘的克丘亚语称呼,意为“老山”。毫无疑问,大多数来秘鲁的旅行者都是为了一睹它的芳容。

这是一座群山怀抱中失落的古城,这是一座云端的天空之城,马丘比丘,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名字。有人说,如果印加人是住在青藏高原,那么他们可能就会把城市建在了喜马拉雅上上。我一直认为,一处景观,如果是人类智慧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结合,那必将是叹为观止的,而马丘比丘正是这种结合的完美诠释。

这个深藏在安第斯山中的印加帝国古遗址建于15世纪左右,在16世纪西班牙殖民者的入侵和印加帝国的没落时被遗弃,然后在随后的4个世纪被人遗忘。1911年,耶鲁大学的教授、探险家海勒姆·宾汉姆在寻找印加帝国最后一个首都比尔卡班巴时歪打正着发现了这个当时已被原始森林覆盖的城市,然后通过国家地理杂志把它介绍给了世界。

大羊驼慢悠悠地吃着草,它们与这座古城一样,同是秘鲁的象征。云逐渐聚拢过来,温柔地拥抱着古城,小小的世界充满了灵气。那一刻,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天空之城”,我的梦想之地,近在咫尺。印加人想用石头栓太阳,而我只想用镜头留住眼前的一切。

门口请的临时讲解,人民币大概250元,只有西班牙语和英语二种。

旱季的马丘比丘,不生长太多的植物,从合适的角度翻着看,竟然是一位沉睡的酋长,这也是太神奇。

从华纳比丘鸟瞰马丘比丘,就象一只展翅的雄鹰。马丘比丘被规划成鹰的形状,因为印加人认为鹰、美洲狮和蛇是神灵的一种。印加人崇拜太阳和高山,所以不辞辛苦把城建在山顶, 好离太阳更近。

像库斯科等至今兴盛的城市一样,马丘比丘城内有中心广场,广场四周依山势而建的城区一部分在西北部的广场高处,被考古者叫上城;一部分在东部的广场低处,被叫下城。上城是男子区和宗教区,此区多尊贵的王宫、神庙和祭坛,石墙细腻光滑;下城是女子区和服务区,石墙比上城区的粗糙。

直到今天,古印加人为什么修建马丘比丘,具体什么时候修建的马丘比丘依然是个迷。有考古学家推测这座四面高山环抱的天空之城是印加帝国的宗教圣地,也有很多研究指出从城市的布局来说,这里应该是农作物的运输中转站又或是一个大型的寄宿学校,近年来最热门的一个理论是马丘比丘是印加统治者的夏季避暑胜地。

无论马丘比丘最初的用途是什么,没有人会挑战它作为世界著名文明古迹的地位。遗址内宫殿、神庙、祭坛、广场、街道、监狱和仓库一应俱全,再加上它所处的独特地理位置,磅礴的气势和高超的建筑技巧,马丘比丘绝对是南美考古遗址之首。

站在上城和下城之间开阔的广场上,古城全貌一览无遗。这个广场与库斯科的中心广场一样,是举行宗教仪式最重要的场所。

在建筑理论及工具极度匮乏的条件下,古老的印加人将这样一座城市建在了陡削的悬崖上。他们不利用任何钢筋水泥,仅仅靠精湛的石材打磨技术建起了一座又一座的房屋、寺庙,再利用梯台的形式扩大平地面积,并修建了配套的引水系统,让家家户户都能就近打到天然的山泉水。这样的成就和技能,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太阳神庙(The Temple of the Sun):这个半圆形的建筑是一个观象台,能够完美捕捉太阳的运动,每年南半球冬至,太阳会通过一个小的梯形窗口直射到神殿中一块花岗岩的中央。

主庙、三窗庙和揽日石所在的区被称为神圣广场(Sacred Plaza),这个区域内的建筑比马丘比丘内其他建筑更大。光是主庙的门楣岩石就重达3吨。这个庙只有三面有墙,紧挨着主庙是一个简单的小庙,历史学家推测这是牧师准备的地方。

一进门看似不起眼的破烂房子,竟是当年的储粮仓库。地面做了防潮防虫处理。

马丘比丘的全部建筑都是印加传统风格的:磨光的规则形状的墙,以及美妙的接缝技巧。印加人的石头切割和拼接技术,真是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在马丘比丘随处可以。

三窗庙,在这个有三个窗口的庙中可以眺望中心广场和远处的群山。有证据显示这个庙在马丘比丘被遗弃前并没有被完成。考古学家在寺庙遗址里找到过一些祭奠仪式常用的器皿,由此推测这个庙是举行某些仪式的地方。

一堵巨大石墙上三个梯形窗正对着安第斯山脉的层峦迭嶂,据说印加王朝的创始人就在那里出现。据说在太阳祭典中,三窗庙可能扮演重要的角色。窗外不远处有一块矩形石条,曾用作观察太阳,或举行宗教仪式时使用。

让人注意的是,虽然印加人了解圆形 (太阳神因蒂就是用它表现的),却并不把它运用在建筑中。建筑用的庞大数量石块究竟是如何搬运的至今是个迷。还有,虽然印加人不使用圆形,但却利用了斜坡。据信他们让成千上万的工人推着石块爬上斜坡。可惜的是印加人并未掌握文字的技巧而没有留下任何描述文字。

南部缓坡上的居住区有一部分专属贵族。梯型房间是王子住宅,红石墙房子是祭司等智者的住宅。石造的纪念陵是宗教仪式和献祭牺牲的场所,里面的空间呈拱形,墙壁上还有雕刻。

马丘比丘城内有神庙、王宫、堡垒、民宅、街道、广场等建筑,它们由纵横其间的台阶连接起来,有的石阶多达160层。并且,这些建筑全部用大块花岗石砌成,石块之间结合紧密,不用任何黏合材料,全是石匠们使用简单工具拼接垒筑而成。

人们在思索:多少世纪以来,这里发生过多次地震和山洪,而雄伟的古城却安然无恙,丝毫未损。古代如此超凡的技巧,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马丘比丘的海拔比库斯科低约1000米。因马丘比丘位于安第斯中央山脉靠近比尔卡班巴岩体边缘棱线处最难通行的老峰和新峰之间,抬头仰望犹如横空出世,有陡感;又因山体从剧烈深切的乌鲁班巴河谷低处拔地而起,上看犹如冲天竖立,下看犹如垂直入土,有峭感。

这地势使整座马丘比丘古城显得崖高壑深,层峦叠嶂,群峰竞耸,比库斯科那高海拔之地看上去更高更陡峭更像山。更重要的,库斯科城建在海拔3400米的较低处、平整处;马丘比丘建在海拔2400米的最高处、险峰上,两侧都是600米深的峭壁悬崖,所以它被称为“空中之城”。又由于它是一座被遗弃的古城,又被称为“失落之城”。

第4天
2017-02-07 周二
瓦纳比丘
Huayna Picchu Wayna Picchu

华纳比丘就是马丘比丘标准明信片照里城市遗址后面那个高耸的山峰。虽然在照片里看起来陡峭得有些吓人,但其实并不是直上直下。如果不是特别畏高,一定要爬上华纳比丘最顶端,否则真可以说行程失去了一半的意义。传说如果把马丘比丘翻转180度看,就像是一只展翅的神鹰,头部就是栓日石。而这些只能在华纳比丘看到。

由于秘鲁政府的限制,每天最多只能有400位旅行者攀爬华纳比丘。景点分两次放行,7点和10点各准入200人。在马丘比丘最北端的华纳比丘检票点会有工作人员再次查票和护照,进去之后每个人都要登记名字,记住自己的编号,出来的时候要签字表示你安全离开。一定要提前买好门票,价格大约人民币550左右。

山势险峻,看似不高,其实爬上去还是有些难度。

普通人以正常速度登顶只需45分钟左右,这里沿途风光不错,所以不妨慢慢走,一边爬一边欣赏。快到顶的时候阶梯会变得很小很窄,还有一小段路要钻过一个小洞,其他部分都比较好走。如果时间允许,从华纳比丘下来的路上可以去参观月亮庙

由于大部分上华纳比丘的路都是由石头铺成的,下雨天非常滑,曾经出过事故,所以天气状况不好的时候瓦伊那比丘会关闭。

因为自身能力有限,攀爬很不容易,甚至手脚并用。看着各国老外嗖嗖嗖从身旁超越,而自己吭哧吭哧爬了一个多小时,只能自叹不如。但到了山顶,那份感觉别提多得瑟了。

山顶就是几块大石头,大家轮流挪过去拍照。都得很小心地靠在上面,恐高症患者这时露出扭曲的笑容。

站在巨型的花岗岩上俯视马丘比丘会是一个让你一生难忘的体验。左边的之字型公路连通山下小镇和马丘比丘,人类文明和大自然相比,真的是很小很小。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那个艰辛啊,特别陡的那一段完全就是坐着下来的。终于回到入口的时候,双腿已经不由自主的打颤了。

当然征服华纳比丘的时候还是心花怒放——马丘比丘变成小小一张明信片。而你变成了庙里的那只老鹰在天空盘旋。

下山了,又回到了悠闲的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最大的谜团是一块精致的大石雕:“揽日石”。虽然大家对它的用途不能达成一致,但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揽日石是马丘比丘内最神圣的建筑。如果看到有人围着一块大石头伸出手去摸,然后发出“呀,我感受到了!”之类的惊叹,那你前方正对着的就是揽日石。到底人们感受到的是怎样的一种能量?你还是自己去体验一下吧!

热水镇

热水镇,通火车之前很小很不起眼,它因马丘比丘而兴起发达,商机庞大,观光收益高涨,消费高昂,物价是库斯科的3倍多。镇上的旅店,什么档次的都有,各种文化、价位都能找到切合处。从这里徒步走上马丘比丘还要一小时。

小镇地势高高低低,从半山坡向四周延伸,绿树映着山溪水,婆娑多姿。小镇是从库斯科到马丘比丘的中继站,游客们都在这里过夜,准备第二天进入马丘比丘的装备和行头。

逛了一下镇上的农贸市场

坐上回程的列车。火车依旧要在中途转乘大巴,但车上多了娱乐项目。先是一段戴面具的传统舞蹈,然后是乘务员带有营销意味的服装秀。

俊男美女十分养眼,衣服的质地也非常好,都是上等的羊驼毛制成,不过价格也相当不菲。基本上都是看的多,买的少。

列车快速的行进,车厢内少有声音,游客从最初的兴奋到后面几乎都在闭目养神,而我始终是盯着车厢外。晴朗的蓝天一次又一次被我拿来当作戏装,扮演独行侠的角色。

可能是来自中国的客人不多,好学的列车员还热情地和欠讨教,学习了几个基本中文单词。

去程的时候,估计的掂量了一下大家向往的心情,只是给了点简单的餐食。返程的时候,可是铺上了餐布,放上了刀叉,正经到似乎是开始提供大餐了

于是就这么着,看着窗外乌鲁班巴河谷的美景,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欧燕台。

一路上有美景、美食和美人相陪,人生夫复何求!再见,天空之城--马丘比丘!

第5天
2017-02-08 周三
马拉斯盐田

马拉斯盐田是看腻了印加建筑后一个不错的参观选择,位于乌鲁班巴和欧雁台附近,需要从镇上乘坐出租车前往。门票大概十索尔一位。

它的存在早于印加帝国时期,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一个印加遗迹。三千多块纯白的盐田如梯田般层层叠叠覆盖了半座山,景象十分壮观,从远处看有点像土耳其的棉花堡。

当地人让山上含有盐分的溪水流到每块大约5平方米见方的盐田中,等待水分在阳光下蒸干后,从盐田底部刮取盐分。

因为这里少有旅行者知道,所以人流相对其他景点少了许多。如果喜欢摄影的话,这里也是个拍照的好地方。

Maras盐田产出的盐为印加贵族专用,还出口到中国日本韩国,远观非常壮观。游客可以沿着田埂往深处走,凹造型比较好看~需要注意的是库斯科套票不含maras门票

盐农家可爱的小朋友。

乌鲁班巴
Urubamba

乌鲁班巴(Urubamba)的名气很响,但是在这里停留的人却少之又少。从库斯科通过欧雁台乘火车去马丘比丘的旅行者几乎都要经过这里。我们包车途中专程来到了这里。

一路鲜花袭人,下车观看听当地人介绍,才知道竟然是土豆花,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钦切罗是一个保存得较好的土著民居住的小村庄,在村庄里还经常能看见身着传统服饰的村民,一些较年长的当地人甚至不会说西班牙语。

这里距离库斯科30公里左右,海拔3762米。从这里可以看到很美的圣谷景色和远处Salkantay壮丽的雪山顶。

这个村子的周日集市也很有名,而且比皮萨克的旅行者更少。如果要参观村里的中心广场和印加遗址需要出示70索尔的游客套票。

看过了马丘比丘,对印加遗址已经有点审美疲劳。

天衣无缝的典型印加石墙。

乡间的小路,让我的心情如油画一般。

莫雷梯田

很多人只会在这稍做停留,吃顿饭然后继续上路。不过如果时间允许,不妨停下脚步,看一看这里很独特的莫雷梯田遗址,它是印加人依山而建的一个巨型圆形梯田。

2000多年前的印加人,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惊喜和谜团。游客套票在这里可以使用。

从山顶往下看,莫雷梯田还是非常壮观的。

类似这个规模的梯田,大大小小总共有十来个。

库斯科
Cuzco

对于大多数旅行者来说,库斯科仅仅是前往马丘比丘的中转站,但这座深藏在安第斯山中的古城更曾是印加帝国的首都和政治、文化与宗教的中心。虽然16世纪西班牙殖民者入侵时摧毁了绝大部分印加时代的建筑,建立起了殖民风格的库斯科城,但很多古迹还是得以幸存。所以说它本身就是一座生动的历史博物馆,承载着文明的沉浮。

库斯科城不大,旅行者多在以武器广场为中心的老城区活动。老城区面积较小,景点多在步行半小时的距离之内,不过有的区域(比如圣布拉斯)需要爬山,在三千多米海拔的库斯科这需要消耗点体力。

库斯科是我在秘鲁最喜欢的城市之一,这里有悠久的印加文化、朴实的秘鲁人、壮丽的安第斯山风景,还有傲骄的羊驼。在我眼里,这里最好的景点其实并不是印加遗迹,而恰恰是这座城市本身。她极好地保留了数百年前殖民时期的样子,红色的屋顶和宝蓝色的阳台颇有嬉皮气质。在老城闲逛、发呆、和当地人聊聊天就是极好的消遣。

除了马丘比丘,库斯科还有什么?热情的人民、古老的街道、神秘的印加遗址、在整个南美都非常出名的美食、漂亮的工艺品、一流的街头派对……都是这座城市的诱人之处。白天的库斯科生动、热闹,无论是参观博物馆、教堂、印加遗址,还是坐在武器广场看人来人往,又或是漫无目的地穿梭于各条小巷,这里都能给你惊喜。

库斯科是一个高原城市,虽然大多本地人的生活也越来越现代化,但是在街上仍不时能看见身着鲜艳传统服装的土著居民。每逢重要节庆,当地人身穿传统服饰,涌上街头,载歌载舞。

想体验一下真正的当地人的生活,尝试一下廉价的地道小吃?如果你自认有一个金刚胃,那一定要来圣佩德罗市场逛一逛。这个市场有上百个摊位,从蔬果、肉禽、杂货到各种当地小吃、鲜榨果汁,应有尽有。每到饭点,各个小摊前简易的小凳上挤满了前来“觅食”的本地人。

南美之宝:玛卡。秘鲁的手工艺品也堪称南美一绝,而且价格相当便宜。

各种不知名的水果,也让我们口水直流。

入夜后的库斯科则宁谧、寂静,体现出完全不同于白天的另一面。不得不承认,库斯科有非常商业化的一面,但只要有耐心,慢慢地品味这个城市,相信你也会深深地爱上她。

晚餐,慕名来到库斯科大名鼎鼎的LIMO餐厅。

秘鲁沿海地区的海鲜非常有名,虽然库斯科深藏在安第斯山中,但在这里也能找到上乘的海鲜。这间餐馆不仅有带有地方风味的Trout Ceviche(鳟鱼秘鲁“寿司”)和海鲜汤,还有最常见的家常菜炒牛肉等。

相当有格调的餐厅,当然价格也不菲。

当然,作为一家“Pisco Bar”,这家餐厅的鸡尾酒名气也响当当,来到这里一定不能错过Pisco Sour。坐在2层的阳台可以俯瞰武器广场的全景。

调料也具多种味道。

主菜是具有鲜明秘鲁特色的鸡肉菠菜卷。

回酒店的路上,要路过许多灯火通明的小巷。

事实证明,高级餐厅是填不饱肚子的,路边摊烧烤才是我的最爱。

第6天
2017-02-09 周四
太阳神庙

当西班牙殖民者在1533年踏足库斯科,来到太阳神殿前的那一刻,他们被震撼了。那时的太阳神殿外墙镶嵌着黄金,在太阳的照射下金光闪闪。神殿是在印加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帝王帕恰库提统治时期建造的,为的是表达对太阳神的崇敬。

不过当时镶在外墙上的黄金早已不在了。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库斯科时绑架了当时的印加领袖Atahualpa,当地民众将镶嵌在神殿外墙上的黄金拆下来,作为换回领袖的赎金。今天,太阳神殿被认为是库斯科市内最重要和最雄伟的印加遗址,每年6月底的太阳节庆典也会从这里开始。

太阳神殿最令人惊叹的一点是西式建筑与印加遗址的巧妙结合。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库斯科后,在神殿的旧址上建起圣多明戈天主教堂。两个风格迥异的建筑紧挨在一起,各放异彩,却又让人唏嘘

进入太阳神庙是需要另外付费的,不能与其他套票通用,成人20元人民币一张。

库斯科大教堂

在南美洲国家,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一个中心广场,在这里聚集了城市里最重要的教堂和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人们喜欢在广场中心的长凳上“Pasar”(可以理解为歇着),喂鸟、看书、发呆、跟陌生人聊天。在库斯科,这个广场就是武器广场。

这座教堂在过去的400多年间在4次大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但总体还是幸存下来。教堂内有很多油画和精美的装饰,但是亮点绝对是有安第斯山地区特色的《最后的晚餐》,耶稣面前的盘子里装着的是一只烤豚鼠!

建于1550年的库斯科大教堂是库斯科地区的第一个大教堂,也是武器广场东部最抢眼的建筑。它是殖民统治者向当地原住民宣扬天主教信仰的最典型例证。西班牙统治者在修建大教堂时从萨克塞瓦曼搬来很多大石头做建筑材料。

毫无疑问,武器广场是库斯科最热闹的地方。每天成千上万的旅行者从这里经过,参观广场上的库斯科大教堂与耶稣会教堂。当地人在这里休息玩耍,身着传统服饰的土著妇女和小孩抱着小羊驼坐在附近的小巷里、教堂门口的阶梯上,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位于武器广场南边、和大教堂相辉映的是耶稣会教堂。这个教堂始建于1570年,最早修建的教堂在1650年的大地震中被损毁,现在的教堂是在1668年重新翻修而成的。耶稣会教堂的特点是它带有两个雄伟的钟楼和巴洛克式的外墙。教堂的内部远没有外观那么吸引人,但是还是有一些不错的艺术作品值得欣赏。

其实我最爱的,还是这普通民居的窗台和阳台,优雅别致。

圣布拉斯区

从武器广场东南角的Triunfo街往东走,在狭窄的石板小巷中步行十多分钟,再爬上几层阶梯即可到达圣布拉斯区。

建在小山坡上的圣布拉斯教堂常能给在小巷中步行的旅行者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教堂周围的圣布拉斯区则是库斯科最小资、最波西米亚的一个区,风格跟其他几个区不太一样。

在圣布拉斯,不可错过它形态各异的一扇扇门,也不能错过这里深邃的巷弄。

在秘鲁大街小巷行走,目光很容易被修建制作精美考究的各式阳台所吸引。不管是豪华楼,还是大教堂,或是小宅酒廊,都会看到在建筑物的中上部拥有大小不一,突出吊顶,或有窗有门,或栏杆扶手,五颜六色无比美丽的 古印加风貌或19世纪欧美风格的阳台,耀眼惊人。

这里聚集着库斯科最好的画廊、最出名的陶瓷工艺品店、最上乘的餐厅以及带有最好景色的酒店。找一个休闲的下午,不带地图,漫无目的地在圣布拉斯的小巷中穿梭,往往会得到意外的惊喜。

每家店都经营着各具特色的手工装饰品,价格高低不一,总有一款会是你的心头最爱

随街叫卖的秘鲁大妈。

库斯科有一些身着传统服饰的妇女和小孩牵着羊驼让旅行者拍照,如果拍了的话是要付费的,平均每人1-2新索尔即可。如果是拍摄一群人,建议把钱分别给每个人,不要指望他们会自己分清楚。

著名的Hatunrumiyoc街两旁保存着印加时代的古墙。古墙由一块块切割平整的大石如同拼图一样堆叠起来,石块虽然形状大小不一,但近乎完美的接合令人惊叹不已,吸引很多人在此拍照。

这条古墙街最出名的是一块十二边形的印加石(如图示)。正如名称所示,十二边形印加石有12条边(和12个角),是现存下来最多边角的一块印加大石。这种看似随机却经过缜密计算的建筑方式,反倒比切割工整的石墙要坚固,经过几次大地震都屹立不倒。

我也来凑个热闹合张影吧。

库斯科
Cuzco

在安第斯山区则一定不能错过烤豚鼠(西班牙语Cuy),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小白鼠。说到吃豚鼠,很多人都会觉得很残忍,其实当地人吃豚鼠跟我们吃猪牛羊一样。

至于味道,基本上像兔子肉和鸡肉的结合。最普遍的做法是放很多的香料来烤,很香,但是如果香料放得不够会有腥味。一只烤豚鼠的价格大概在100人民币左右。

长途汽车是除飞机外最为舒适的长途旅行方式,秘鲁长途汽车条件较好,座位分为一等座和二等座,长途旅行期间提供一顿正餐。Cruz del Sur是当地信誉较好的长途客车运输公司。

因为纳斯卡没有机场,只能选择乘坐长途巴士,700多公里的盘山路,15个小时的车程,听着也是醉了。

幸好一等座类似飞机头等舱,有餐饮和娱乐系统,全程WIFI,否则人差点要疯了。

第7天
2017-02-10 周五
纳斯卡地画

晴朗的上午,我坐在Pisco Airport机场候机室外的长凳上,感受着这片干燥地区强烈的阳光。距离起飞还要一个小时,我随手拿起机场人员给我的一份飞行示意图,上面的十几个几何线条组成的图案便是著名的“纳斯卡线条”(Nazca Lines),也是此次飞行的目的地。

飞行线路上可以看到的图案

炫目的阳光下,时光倒回到中学时代,那时我热衷各种神秘现象,比如UFO和外星生命。一次从纪录片中得知,在遥远的南美一个叫纳斯卡的地方,地面上的各种线条组成的图形必须从空中才可以辨认出。

研究人员对这些千年前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图案做出种种假设,比如灌溉用的水渠,举行礼仪活动的场所、天文观象台等等。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外星人的跑道”,我更愿意相信,甚至盼望这是外星人所为。

三十年过去了,见证奇迹的一刻就在眼前。飞机载着6个充满好奇的客人飞向蓝天,向纳斯卡荒野飞去。

飞临纳斯卡荒原上空时,我打起精神,准备迎接即将出现在眼前的那些神秘图案。然而,下方的景色让我有些茫然:几百公里的大地上,各种线条横七竖八,难道这些都是吗?怎么看不出有形状呢?或许飞得不够高?我努力辨认着,却不得其所。

为了便于客人看地画,飞行员会将飞机开得足够倾斜,然后掉转,再换另一侧的客人看。这就意味着,犹如坐过山车一样。很快因为大幅度翻转,大部分客人都感到了不适,对于习惯了航拍的我来说,却毫无问题,一直端着相机全神贯注地寻找地面上的图形。每一次倾斜低飞都意味着下面有图案,可我就是找不到,不禁有些着急。

终于,当地面上一个清晰的蜂鸟图案出现在眼前时,我恍然大悟,原来尺寸比例应该是这样大小,之前一直以为巨大无比,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大线条上了,没想到每个图形虽然地面上有几百米长宽,但从空中看,却只有拇指大小而已。

连绵不绝的线条,小心翼翼描绘出一个个动物的轮廓。最清晰的图案之一是一只50米的大蜘蛛,据说这是一种学名为“节腹目”的蜘蛛的形状。这种蜘蛛十分罕见,只有亚马逊河雨林中最偏远隐秘的地区才能找到。创作者如何翻越高耸险峻的安第斯山脉,进入亚马逊河流域,抓来一只节腹目蜘蛛作为蓝本?

掌握了这个比例关系便好办了,此后,我陆续找到不少地画。果然很有趣,比如当我从一座红色砂砾岩的山坡上看到那个眼睛又大又圆的小人时,难以置信,脚上还穿着一双类似登陆靴一样的鞋子,抬起左手似乎在向我们致意,模样和传说中的外星人很像。

总之,纳斯卡图形充满了这类奥秘,动物中,除秃鹰之外,几乎没有一种是本地产的。对于科学家,这或许是部世界最大的天文书,对于艺术家而言,如果你想发表什么大手笔的画作,而且还想让它能永远供人观赏,那么,这些偏远奇特的高原台地就是你梦寐以求的理想画布。

最容易辨认,也是距离公路较近的一处是“手形”图案。附近甚至设置了一个观景台,不从飞机上也可以看到。

终于完成了四十分钟的飞行,向机长致敬,我还要下地面看一下线条的真实情景。

这些镂刻在大地上的图画,北由英吉尼奥河(Rio Ingenio)开始,南至纳斯卡河(Rio Nazca),作画的方式是去掉地面表层坚硬的表层石块,露出下层的黄白泥土。

从地面上看过去,不过是砂砾上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地画的线条往往绵延9-10公里,甚至更长。只有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能看到图案全貌。短短的35分钟里,我从空中见证着南美考古中最令人着迷的谜题之一,这是一个精确完成的几何图形的线性系统,这一系统在两千年前完成,没有精密的测量仪器是难以想象的。

另一个不解之谜就是纳斯卡螺旋水井。在纳斯卡山脉底下有着天然的地下水库,纳斯卡人采用一系列的水平沟把把这些流向大海的水引出。他们在这些地下输水管道表面打几十个,甚至数百个孔。这些螺旋状的水井被称为puquios。其中36个这样特殊的结构中在今天还依旧存在,甚至大部分至今仍在为当地居民提供淡水。

一直以来,人们推测puquios结构特殊的设计旨在使它在获取水源的同时清除隧道里的碎片,然而它独特的螺旋设计却一直是一个谜。

归功于特殊的螺纹设计,空气得以被引入隧道,有效地起到了泵的作用并允许纳斯卡将水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真正震撼人心的是其中所投入的数不清的努力,施工建设和日常维护所需要的组织和合作。”

因纳斯卡所在的伊卡地区沙土土壤特点,这里还盛产葡萄、柠檬、芦笋、西瓜等作物,可谓是除亚马孙雨林以外在秘鲁的另一个水果之乡。在当地不论享用传统酿制的葡萄酒还是品尝蒸馏皮斯科酒,都是一种很不错的体验。

正值南美盛夏,新鲜脆甜的大西瓜。

花了十块钱人民币买了一个大西瓜解渴,真的是回味无穷呀。

在镇上找了家最出名的烤鸡店,品尝了当地的美味葡萄汁,吃完又要坐十个小时的大吧回库斯科了。

我们一日游的向导,也是旅行社的老板,很亲切友善,我们就此和他告别。

第8天
2017-02-11 周六
利马
lima

武器广场是利马市的中心广场,以它为中心,条条街道成辐射状向四周延伸,通向城区的各个角落。这里是秘鲁人的骄傲之一,也许这里曾经发生过太多太多的故事,1821年,圣马丁将军就是在这里宣布秘鲁独立的。我们到广场的时候是清晨,进的霞照在广场上人们的身上,甚是惬意,人们的脸上露着笑容,懒洋洋的,很有生活的味道

广场处处散落着好多阿SIR,足以见证它的地位。

市政厅位于广场的西北部,建于1944年,是一座新古典主义的建筑。顶部插有3面国旗,左侧黄色的旗是利马市的市旗,中间是秘鲁的国旗,右边是古印加帝国国旗。

市政厅的穆德哈式阳台,为摩洛哥风格。

16、17世纪,广场也曾被当作斗牛场和宗教裁判所执行死刑的地方。广场中央设一个焚尸炉,焚烧被判了死刑的人,后被废除。1650年在焚尸炉原址上建了一个青铜喷泉,保存至今。现在这座喷泉水花飞溅,雾气蒙蒙,使广场显得格外有生气。

总统府的另外一边比邻里马克河。1835年皮萨罗之后的西班牙历任总督均居于此。当时的建筑完全按照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的风格。总统府先后历经过3次大火。1938年总统府重建,重建工程设计师为波兰建筑师亚沙·马拉绍夫斯基,新楼彻底改变了西班牙式风格,转为法式巴洛克风格。

利马主座教堂位于广场东面,最早建于1622年,典型的西班牙巴洛克建筑艺术风格。现在的建筑是1904年大地震后完成的,是巴洛克、哥特、罗马式建筑的混和体,引起颇大争议。

据说教堂重建时,在大教堂地下发现一个坟场,坟场里的一个骨灰盒上写着“皮萨罗的头颅”, 是真是假,众说纷纭。

广场旁各色各样的建筑。

从武器广场东北面的街道步行去酒店准备赶往机场了。在路口碰到了一些警察,他们显得格外友好。

回程的航班,突然感觉时间格外的久,也许是这一路过来太辛苦,真的想回家了!旅途中,总是在不停的奔波寻找和不停的收获未知,也使得我们相信,决定路途的:除了双脚,还有时间与神性。

第9天
2017-02-12 周日
X-洛杉矶国际机场
Los Ange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

又到洛杉矶,这次迎接我的是一场春雨,终于回到了北半球,又感受到了春的气息,继续回家的路。

X-广州东站广场水景瀑布
Waterscape Falls In East Station Plaza

到家的第一餐饭,以这张图来结束整个行程未免有些草率,但这就是真实的吃货的世界。下一个旅程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