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寻梦“天空之镜”--玻利维亚七日

@叮叮噹噹

寻梦“天空之镜”--玻利维亚七日

第1天
2017-01-31 周二
利马
lima

凌晨五点起床,到利马国际机场启程。

凌晨的利马机场,人潮汹涌,却没有几个东方面孔。

又是智利航空陪伴我,即将飞往下一个目的地。

胡利亚卡

普诺市内无机场,最近的印加曼科·卡帕克国际机场位于胡利亚卡市,距普诺市约50公里。尽管该机场被冠以“国际机场”的头衔,但目前这里只运营LAN、AVIANCA等航空公司往返利马和库斯科的两条国内航线。乘飞机前往普诺无疑是最便捷的出行方式。

高原的阳光果然特别明媚。

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高原的寒气逼人,别的乘客车早早穿上了棉衣防寒,只有我傻傻的短衣短裤强忍欢笑。

普诺

从机场直接打车到普诺市,一路上感觉仿佛回到了七十年代的中国乡村。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首先来到了玻利维亚领事馆,办理贴签。的士把我们车到这里,我们也不太相信这么不起眼的小房子,竟然是个国家领事馆。

在中国办个玻签有多困难我就不多说了,事前已经在网上做好攻略,在普诺边境做贴签是最方便快捷的方式,费用也最低,30美金搞掂。

领事馆很小,就二个工作人员,态度很好,效率也可以,基本一个小时可办理完成。里面来办理贴签的人,基本都是中国、台湾、香港来的游客居多,看来玻利维亚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旅游热点。

办完了贴签,向尊敬的玻利维亚元首致敬。

每个城市的中心,都有一座武器广场。普诺市地处秘鲁东南部安第斯山区,位于高原圣湖的的喀喀湖畔,海拔约3828米。普诺虽为高原小城,但却是继利马、库斯科和阿雷基帕之后秘鲁第四大旅游目的地城市。。

普诺大教堂位于普诺市老城区市中心武器广场,建筑风格具有典型的巴洛克特色。教堂于17世纪末开始修建,并于18世纪中期完工。教堂内部装饰简约古朴,墙上挂有多幅库斯科画派的油画作品。1972年该教堂被秘鲁政府列为国家文化遗产。

普诺地区历史悠久,在远古时期便有人类在此活动。纵观在当地兴衰的古文明,最为著名的是印加文明。据史料记载,印加王曼科·卡帕克的出现与位于普诺地区的的的喀喀湖紧密相关。这里不仅历史久远,文化同样灿烂。

普诺当地也有很多土著印第安民族的文化,保留了多姿多彩的民族特色服饰、音乐和舞蹈,让这里的文化异常丰富多元,因此普诺也享有秘鲁“民俗文化之都”的美誉。

街头随处可见的穿着民族特色服装的孩子。

当地著名的小吃,类似我们国内的糖酥饼,人民币二元三个。

当地人基本地都信仰基督教,也很友善,拿着圣母的画像和我们合影。

原来嘟嘟车不是东南亚的专利,随处可见。

当地著名的面筋汤,味道不错。

第2天
2017-02-01 周三
的的喀喀湖
Lake Titicaca,Peru

的的喀喀湖边,风景如诗如画。

从酒店的咖啡吧往外看,就是湖边。

大学时常听老师提起,的的喀喀湖是南美印第安人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印加王从这里出发,前往库斯科,开始建立起庞大的印加帝国,至今Lake Titicaca依然被印第安人称之为“圣湖”。这个南美面积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船可通航的湖泊,位于玻利维亚和秘鲁两国交界的科亚奥高原上。

湖上的浮岛的的喀喀湖的名称来源与当地的印第安人语言,可能是“美洲豹的山崖”或者是“酋长的山崖”的意思。的的喀喀名字的意义不详。

的的喀喀湖,当乌鲁人的浮岛出现在视野里时,我情不自禁揉揉眼睛:湛蓝的湖面,一座座黄色的“芦苇岛”,每个岛上站着若干个艳丽服饰的族人,湖面不时有双豹头的芦苇船划过,那景象要多奇趣就有多奇趣。

的的喀喀湖的人文自然风景堪称一绝,从乌鲁人的浮岛开始吧。我从小船上跳上那个芦苇建成的世界,深一脚浅一脚,踩着上面摇摇晃晃。空气中弥漫着新鲜潮湿的稻草味道,房子里面很小,放了床基本没就没有什么地方了。整个草上也非常多潮湿,不知道她们有没有风湿、关节炎啥的。

岛主热情的讲解浮岛的制作:主要原料是--香蒲草。香蒲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高达2米,叶子细长,可以编织席子、蒲包。厚厚的香蒲草草堆铺在一起,浮力很大,乌罗人就在上面用香蒲盖起简陋的小屋。乌罗人在这香蒲草的世界中,保持着世代相传的民族习惯。

为什么选择这样奇特的生活方式呢?原来这些弱小的乌鲁人部落当年为逃避印加帝国的迫害和大部族的追杀,逃到的的喀喀湖湖中的芦苇丛中隐蔽,靠吃芦苇嫩芽生存下来。

他们发现芦苇具有很强的漂浮性能,为了使部族人口更加安全,乌鲁斯人就用芦苇根编织大面积的岛屿作为栖息地,还用芦苇造船,造房子,各种生活用品,就这样一代一代繁衍下来。今天,仍有数百人居住在七十多座大小浮岛上,最大的一个浮岛上还有学校,邮局和商店。

不要小看这些浮岛,上面竟也可以种植蔬菜栽花,还有小鱼塘,一个浮岛的寿命为15年左右,需要不停在上面铺新草,反正芦苇多的是。我尝了口鲜嫩的芦苇根茎,软软的很清爽,带一丝甜味儿。芦苇根晒干后磨成粉便是草药,还可以酿酒,孩子们的零食也是它。总之,这里的一切都离不开Totora。

乌鲁人择“芦”而居,不过真实的生活并不是做秀,我们只看到了浪漫,浮岛人的人生是很辛苦的。半夜里就要起来捕鱼,简陋的生活条件,浮岛房屋的潮湿阴冷,上厕所都很麻烦。然而他们知足常乐,世世代代,将用苇草制物的手艺口口相授。Totora,这些乌罗人的恩物,不仅在物质上,也在精神上给他们庇护。

回程的路上,竟然下起了大雨,这湖的天气似孩童的脸。

华灯初上的普诺夜景。

回到码头,已是繁星点点,结束了一天的行程,精彩的新的一天又即将来到。

广场上还有许多大妈,结束了一天的辛苦收工回家。

第3天
2017-02-02 周四
普诺

从普诺到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没有飞机,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这豪华大吧了,行程因为要入边境过关,需要大概十个小时,车费大概150人民币左右。

科帕卡巴娜

来到秘玻边境,过了这道拱门,对面就是一心向往的玻利维亚了。

过了境马上和女学生们合影一张,看这年轻人的身形,又是一个以胖为美的国度呀。

一路走,一路看着各种盛装的大妈,很奇怪她们服装为何如何统一,难道遇上什么喜事?

原来正好遇上了烛台圣母节,这是当地最著名的节日,集宗教和民俗于一体,201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该节日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每次都能遇上一些不知名的惊喜,这也许就是旅途的意义吧。

烛台圣母节通常于1月25日开始,持续2周,于2月8日结束。2月2日是该节日的高潮,当天上午10点会在主教堂举行纪念烛台圣母的弥撒,之后人们会抬着烛台圣母像在普诺老城区街道巡街游行,同时在普诺市恩里克·托雷斯·贝隆体育馆内举行民俗舞蹈大赛总决赛,众多身着华丽而奇异民族服装的人们载歌载舞,气氛热烈。

我也其乐融融地参与其中。

欢乐的乐队。

各种牛鬼蛇神上场 。

就是因为圣母节的缘故,大吧车都无法通行,只能临时步行换车了,也算是个小小意外。

去拉巴斯的路上,都是沿着的的喀喀湖边走着,足见其面积之大,最后还要经过一个渡船码头才能到达。

一直奇怪玻利维亚人为何不愿意修桥来改善交通和生活,也许是因为穷、也许是因为懒,也许是因为不想破坏这美丽的湖......

拉巴斯

因为上述的交通原因,原订七点的飞机,我们六点半才赶到机场。原本以为要改签多留一晚了,谁想机场竟然也快速帮我们办理了登机手续,真是感动到痛哭流涕,人品大爆发呀。乌尤尼-天空之镜,等着我!

连空叔都这么有型!

乌尤尼

乌尤尼机场,可能是我见过最小的机场了。

就算现在是旺季,一个航班也是稀稀拉拉十多个人。

小镇也是冷冷清清的,基本全是游客了。

第4天
2017-02-03 周五
火车墓地

来乌尤尼之前,提前在网上订了一个三日团。吉普车开出小镇,道路两旁的房子越来越少,出了小镇,四周的道路更是一片荒芜。由于盐碱化的原因,盐田周边几乎没有植物,唯有石子和尘土。二十分钟左右,司机停下车,我们已经到了第一个景点——火车坟墓。

火车墓地(Cementerio de Tren)其实是废弃的火车站,距离乌尤尼小镇不到15分钟的车程。这里有不少20世纪初曾经使用过的火车,现在都已被淘汰。许多火车头和车厢孤零零地待在这片大荒地上,“火车墓地”之名由此得来。

这片荒地上的横七竖八地堆砌着废弃的火车,火车上布满了涂鸦。如果不来这个地方,也许我都不会专门去查一查乌尤尼的过去。这些铁路修建于19世纪末,将玻利维亚内陆的矿石运往出海口,乌尤尼作为玻利维亚最重要的铁路枢纽,曾繁华一时。20世纪,矿业没落后,火车和铁路也都被废弃在这里。

说它们运载过财富与梦想也好,说它们是历史的幽灵也罢,废弃的蒸汽机,祭奠着曾经的繁华。如今只有前往天空之镜的游客会顺道来到这里,爬上锈迹斑斑的旧火车拍照留念。

乌尤尼盐湖

玻利维亚,很多年之前在三毛的书里第一次读到。三毛周游南美,写下《千山万水走遍》,其中《高原的百合花》一文,便是写的玻利维亚。三毛并没有去天空之镜,而是在拉巴斯的市井中徘徊了一阵子,她写道,“玻利维亚,这南美的西藏,去过每当想起它来,心里总多了一分神秘的向往。”

乌尤里盐湖位于玻利维亚南部,海拔3700米,东西长约250公里,南北宽约100公里,是全世界探险旅游终极地之一,面积是我国青海湖两倍,但它的景色与青海湖截然不同,整个湖区都是由海水经亿万年的蒸发干涸后形成的优质食盐,据测算这个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大盐仓可供地球人使用几千年。

湖区纵横数百里,湖面可以行驶汽车,只是低洼处有些水,到雨季会大面积积水,在高原特有的阳光照射下,蓝天白云倒影在湖面,真正是天地相连,身临其境如在梦幻之中。

我只知道,这是一个遥远、落后的高原国家,国土面积小,没有出海口,没有特别璀璨的文化,并没有引起世人很大的兴趣。前几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微博上看到天空之镜,仅仅是几张模糊的图片,却已让我赞叹不已。几年之后能站在这片土地上,亲眼看到大镜子天地之间如此明净的倒影,真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一般来说,乌尤尼盐湖在十二月至次年三月理论上都会有水,都有机会拍摄到镜面效果。不过十二月和三月的水量较少 ,甚至有时候没有水。一月的水可能过深,车子交通不便。 所以,从概率上来说,2月份会更合适。水量刚刚好,而且遇到无风晴天的概率更大。

这是地球上最不可思议的景观之一:雨后盐原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无风晴朗的日子里,盐湖像一面广阔无垠的明镜。西班牙语里镜子叫espejo,而玻利维亚当地人把二月份雨水最多的天空之镜叫espejísimo是“espejo”一词的最高级,意为“最大的镜子”,从语言的角度最大限度地表达了盐湖的广阔无垠。

从盐堆处眺望盐湖,常常能看见一团圆滚滚的东西飞驰而过,像是汽车,似乎又不是汽车。后来瞬间明白了,原来是汽车和它在“镜子”上的倒影。司机把车开到盐湖中,于是我们看到远处有一排“圆滚滚”的汽车,和“被拉长”的人。

没有风,湖水没有皱褶,天空、云朵、山峦都清晰地反射在湖面上。吉普车带着我们进入盐湖的中央,我们迫不及待地脱掉雨靴,想真实地感受一下踩在盐湖里的感觉。天空澄澈,湖水凛冽,没想到脚下的盐块那么坚硬,扎得脚心有点疼。

司机把车停在盐湖和盐田的边界,工人们劳作打盐的地方。我们穿着早已备好的雨靴,走进盐田里。锥形盐堆被工人堆积而成,等待着收集和处理。远远看去,这一片由小三角形组成的盐田,就像一座座小金字塔,充满着几何之美。

一望无际的盐湖、吉普车的倒影、远处山峦的影子,这个广袤静谧的世界致人迷幻,仿佛漂浮在空中一样。盐湖由大约四万年前的湖泊干涸而成,踩在巨大的盐壳上,一切都回到远古,只有蓝白两种最纯洁的颜色。奇异的美景加上高原缺氧,使人疑惑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老外就是放得开,永远可以做出你想象不到的举动。回头想想,我应该也拿出这样的勇气。

有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天空之镜不是什么时间去都有这个效果。要看到天空之镜最好的镜面效果需要几个条件。首先是水量。不能太少,要能能覆盖盐沼表面,没有漏出来的盐结晶。也不能太多,否则越野车也不好进入。其次是天气。需要天气晴好,而且没有风。此时水面平静,没有水纹,镜面效果好。

纯净冷冽的湖水轻柔地铺展开来,倒映着远处浅浅的山峦,没过我的脚踝,四下无人,特别安静。

初次看到乌尤尼盐湖的照片,就燃起了我今生一定要去玻利维亚旅行的愿望。当我终于能走在盐湖的湖面,看到天地相连,湖面上倒映着的自己,我却感觉自己好似不在人间。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此时,天地相融,分不出哪里是现实的世界,哪里是天空的倒影。

乌尤尼盐湖酒店

进入盐湖中心。盐湖一带条件艰苦,在这里旅行一定要做好吃苦的准备。除乌尤尼镇上的旅馆和个别盐旅馆条件不错之外,大多数小客栈条件都很一般。

湖的中间,有个休息站,这就是标志性的盐碑。

盐酒店外,迎风飘杨的各国国旗,五星红旗格外显眼。

既然来到盐酒店,住在墙壁、桌子、床等都由盐堆砌而成的盐旅馆绝对是不可错过的体验。盐在一定高温下熔化,加入一些特殊材质,用模板定型,冷却后变成了有模有样的固体。这些材料成了盐酒店的建设石材。

盐酒店的大部分建筑材料都是用乌尤尼盐湖里的盐做成。看那一张张精致的床铺,不知睡在上面是什么感觉。要想感受一下,至少要付150美元一晚的房费,旺季价格还会更高。这里的地面也是用没有打磨过的粗大的盐粒铺成。我弯下腰,拾起一粒盐用舌头舔了舔,真是货真价实啊。

第5天
2017-02-04 周六
乌尤尼盐湖

凌晨二点半,从冰冷的床上爬起,去拍摄美丽的星空。

你一定听说过这里,但你一定没见过——夜晚,“天空之镜”乌尤尼盐沼变成了“星空之镜” ,超美……

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那就默默欣赏吧。

水平如镜,心如止水。

凌晨五点半,天渐渐亮了。

天地合一、万物有影、云朵低垂、人在水上,我们真的到了仙境。

后边的美女团友和摄影师,拍的影片实在太美了,回国后忍不住借用了下,放在此游记供大家欣赏。

团友图

团友图

团友图

Eduardo Abaroa自然保护区

乌尤尼多日游旅行团通常在乌尤尼盐湖停留1天,其余2-3天全在半天车程之外的高原荒漠中行走。

雪山、沙漠和随处可见的戈壁苔藓。

简单的野外午餐,也别有风味。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Eduardo Abaroa自然保护区,这里不仅是多个风采各异的高原湖所在地,更能观赏海拔4900米的间歇泉。尽管150玻利维亚诺的门票需要自理,但绝对物超所值。

整个国家公司很大,一半在玻利维亚境内,一半在智利境内,相当于我又多去了一次智利。

第一站先看到公园内非常著名的磨菇石。

随处可见奇型怪状的岩石。

科罗拉达湖,人们一般称其为红湖或彩色湖。 位于Eduardo Abaroa自然保护区的入口处,离白湖和绿湖很远,是前往间歇泉景点的必经之路。红湖是自然保护区中最出名的高原盐湖,水域面积近54平方公里,因为红藻的生长而呈现红色,而湖底温泉恰又为红藻带来了丰富的营养盐,二者和谐共存。

远山则呈现着淡紫、淡蓝,岛屿和群山的身影投射到湖中更丰富了湖水的色彩。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赤橙黄绿青蓝紫,色色相间,交相辉映,自然混合,绝美搭配,无不让你沉醉在高原湖泊绮丽的景色中…

在这里生活着3种火烈鸟:安第斯火烈鸟(Phoenicopterus Andinus)、智利火烈鸟(Phoenicopterus Chilensis)和詹姆斯火烈鸟(Phoenicopterus Jamesi)。

火烈鸟是世界珍稀鸟类,它们最喜欢栖息在盐碱湖,从泥水中滤食藻类、软体动物和浮游生物,这些食用的物种体内都富含虾青素,虾青素集中就能呈现粉红色,因此火烈鸟全身便也显现为粉红色…

火烈鸟时而在湖中悠闲漫步,时而又掠过湖面翩翩飞翔,更给那美丽的湖光山色增添了动人的灵气…

高原湖之所以呈现出多种颜色是因为矿物质,因此要看到这些颜色,风的作用不可忽视。无风的天气,看到的是倒影;有风之时,才能看到这里最特殊的一面。

羊驼是南美洲的土著物种,在这里,憨态可掬的羊驼在湖边悠闲地沐浴着高原上的阳光,与周边的湖光山色混为一体,与湖中的火烈鸟相映成趣,天成地就出一幅高原画卷,美不胜收…

第6天
2017-02-05 周日
Eduardo Abaroa自然保护区

早上七点出发,今天到了国家公园保护区内的地热喷泉,这里的喷泉可跟Atacama的相提并论,这里的特色是岩石很有造型,你会觉得大自然创造出来的魅力实在太神奇了。

在这里,你会被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硫磺气味而熏染,就会感受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非常独特的地方。

最高处海拔达到了5200米,我却完全没有高原反应,也许这本身就是奇迹。

地下这种神奇的力量,造化了壮观的景色,并且仍在剧烈地活动。经过上百万年的火山运动,形成了山脉、湖泊和巨大的地热活动带。这里的景观别致而美丽,独具特色。袅袅升腾的热气在丛山峻岭中弥漫着,然后随风飘散,将此景称之为奇观最恰当不过了。

不停冒气泡的泥浆池

白湖,位于Siloli沙漠中的高原湖,因富含矿物质,微风下湖水常呈现白色而得名。湖边常年聚居着火烈鸟。

白湖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大温泉,每位路过的游客,都会忍不停下脚步来体验一下。

静听潺潺流水,时而芦苇丛丛,温泉升起的缕缕轻烟,让人恍如身临仙境……

旅程所带来的辛劳在之后的浸泡中完全消散,浸完温泉后觉得皮肤滑滑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四肢冰冷的感觉也有所缓和。

绿湖和红湖相隔不远,都在玻利维亚和智利边境,属于盐湖环线游览玻利维亚最南段的景点。绿湖位于Licancabur火山脚下,湖水因为富含镁、碳酸钙、铅和砷等矿物而呈现出绿宝石般的颜色。

绿湖的最佳观赏时间是10:00-12:00,起风是湖水变绿的关键因素,否则看到的只能是一般湖水的颜色。我们很幸运的看到了美丽的翠绿色。

观赏绿湖的位置在一个高处,基本处于俯视,想在湖边平视的话就要开车下去,个人觉得两个角度看起来差不了太多,都很美!

行走在沙漠中,不知道从哪跑来一只饥饿的小狐狸,向我们讨食,甚是可爱。

出公园的路上,沙漠中有很多奇怪的石状。

乌尤尼盐湖

回乌尤尼的路上,到处是放牧的羊驼

不名名的小镇上的天主教堂。

又经过盐湖,忍不住又下去玩了一趟。

I LOVE UYUNI。

再见,乌尤尼!再见,我眼中的天空之镜!

下一站要飞回首都拉巴斯了。

第7天
2017-02-06 周一

来玻利维亚很辛苦,往来乌尤尼都必须到首都拉巴斯 中转。拉巴斯所处的地理位置极富山城特色,整个城市建在雪峰夹峙的谷坡上,房屋层次分明,呈阶梯状,有的街道坡高达30—40度,像一座体育大看台。尽管时间短短,所见城市地貌气势不平凡!

拉巴斯位于玻利维亚西部平均海拔3640米的安第斯群山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它不仅是玻利维亚政府所在地、全国最大城市以及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同时也是整个国家印第安土著居民最集中的城市。此外,这里也有不少南美其他国家移民者,不同文化的交织融合赋予了拉巴斯独特的面貌。

城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就是它。没错,就是缆车!这里的缆车不止是观光,更是连接拉巴斯和埃尔阿托地区的重要交通工具。缆车于2014年5月投入运营,分为红线、黄线和绿线3条线路,是世界上最长的市内交通运输用缆车。

街头随拍的老太太,笑容还是带点味道。

入夜的拉巴斯,云彩仍如此惨白。可惜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逗留了,下一站马丘比丘见。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