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斯里兰卡(1)康提、努瓦拉、巴杜勒(12)

@人字拖公主梵七七

斯里兰卡(1)康提、努瓦拉、巴杜勒(12)

0
第100天
2013-08-28 周三
科伦坡
Colombo

✿请加慢旅微信公众账号“manlver”,有我的游记《慢游南亚120天》连载,谢谢关注支持✿
[锡兰初见]斯里兰卡果然是佛教国家,太有素质了,竟然在斑马线前主动让行人先走,在印度可是恨不得把行人撞倒的抢啊[发呆]。佛教是国教,基督教、天主教徒也为数众多。他们太喜欢布道了,在机场看电视,和尚、牧师、红衣主教轮流出来布道,一讲就是半个小时,期间我们睡得死去活来,睁眼一看还没讲完。[呲牙]当地人很爱笑,虽然我只是习惯性的嘴角上翘,或者只是一个对视,每一个姑娘都对我微笑,搞到我都不好意思了(姑娘我真的不是笑你)[可怜]这里的男人眉宇间都有孩子气的纯真,眼神也平静祥和,而且有绅士风度,翩翩君子懂得谦让。不像在印度,人人愁眉苦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走路像满街神牛横冲直撞,电车里坐满大老爷们妇女全站着。

科伦坡机场

Mount View Lodge,Kandy
Kandy

关于住宿,斯里兰卡住宿比印度贵是普遍的,条件好也不是一点半点。在首都商务酒店几乎在3000~10000Rs之间(今天的汇率是1RMB:19.9Rs,相当于印度卢比的一半)也就是人民币150~500,我们在尼泊尔印度住十几块标间的美好生活一去不返了。但他的房间都很干净,热水Wifi齐全(印度几十块那种通常热水有一搭没一搭,Wifi有信号但联不上网)。我们一出机场就直奔康提。康提便宜点,我们agoda了山景房Mount View Lodge(注意哦!人家很谦虚说自己是Lodge),完全是三星级hotel标准,床很干净,有空调,装修得不俗气,有木地板和晒衣架,可以烧开水,红茶免费喝,还很贴心给了蚊帐和电蚊香片[流泪],网站上显示还带游泳池[疯了]才18$人民币一百多(想想越南的21刀,瓷砖地,墙皮都往下掉)。尽管最痛苦的是两人背20公斤大包爬了2公里60°陡坡的山路(下次一定坐突突

关于手机卡,机场有四五家通讯公司可供选择,比较下来还是选了airtel,虽然是印度的公司,但他比别家便宜,网点也不少。一共500Rs,299包1GB流量,200话费,有60秒国内免费电话。卡本身不要钱。打中国号码是5Rs,短信也是5Rs。

吃了本次出国以来最贵的自助餐,除主菜不能加以外,所有的沙拉、水果、甜点和汤都随便吃,各种木瓜西瓜菠萝,我又撑死了…1300Rs,人均60多人民币。提前过纪念日了

关于吃,斯里兰卡好像不太贵,但选择余地不太多。中午又是甜点又是炒饭加荤素两个菜,两个人才25人民币。好在能吃到不带辣味咖喱的炒杂菜(Veg)抚慰一下我受伤的胃(之前传说印度刷牙都会拉肚子,被证明是遥言,我们在印度没吃坏过肚子,只是因为天天吃辣咖喱,终于在临走前最后一天吐了,这是印度给我的临别之吻啊)这里的冰激凌球甜筒才30(1.5¥),本土品牌。
斯里兰卡在我的美食地图上仍然是个空白,似乎缺乏富有魅力的本土食物,这一点在badulla更为显著。只有几家供应印度点心与西式蛋糕的快餐店,有的甚至没有menu。什么都有胡椒。超市香料吐司很特别,掺了咖喱树叶和大蒜。如果你有幸能吃上蔬菜炒饭,蔬菜切得像葱花一样…

第101天
2013-08-29 周四
康提
Kandy

僧伽罗语里康提的名字(音Maha Nuvara)即为伟大之城或首都之意。想不到康提在400年前曾是锡兰首都,1815年被英国征服后,才将首都迁往沿海城市Colompo。我们过海关时候,印度签证官最啰嗦,问题一大推。锡兰这边就简单多了,一分钟盖戳就让我们过了。同样是被英国人殖民过,印度人为什么继承了英人的死板,却没有继承英人的绅士,甚至爱整洁这一条都远远比不上锡兰人。也许因为锡兰有450年的殖民史,头150年是荷兰,中150年是西班牙,后150年才是英国。殖民如果只是占领和掠夺,没有教育,那是殖民失败。印度就是殖民失败的产物。

锡兰文就是小蝌蚪找妈妈——长得像青蛙

康提弄火者,引火为伍,以火作诗,与火共舞。表演很卖力,有点辛酸。Kandyan Dance Performance

康提民间舞团,三分之一是年长者,尽管没有看到电影中那种面具舞(应为情报错误,那一种可能是在可伦坡的City Hall才有官方的)而且道具稍显简陋,配合也不尽完美,但演员的卖力表演还是赢得真诚的掌声。图中飞转的小伙子一秒三五圈,速度快到连相机都跟不上。门票500Rs。

康缇湖
Kandy Lake

康提王国最后一个王朝是Nayaks。一直到19世纪初,康提一直保持独立。在第二次康提战争中,英国人于1815年2月10日占领康提城,并于3月2日签署了康提协定。协定中,康提承认英王的统治,并成为英国附庸。末代国王Sri Vikrama Rajasinha被拘禁于英国在印度的Vellore堡。其他皇室成员也被放逐到Tanjore。他们往昔的住所现在被称为Kandy Raja Aranmanai,位于Thanjavur城。✏维基百科✏

康提的夜,山水如诗中带有一点蓝调情怀。这里有欧化的建筑,图一是餐厅,口味勉强,环境一流。快来康提开中餐馆吧!这里没有什么美食安抚思乡的胃…

第102天
2013-08-30 周五
Mount View Lodge,Kandy
康提佛牙寺
Temple of the sacred tooth relic

康提佛牙寺,保存有世上仅有的两颗佛祖牙骨舍利之一。庭院免费,可以看到寺庙主建筑。门票1000Rs(¥50)。5:50开始诵经。坐在台阶上,撑着伞,听那经声和着细雨天籁一般洒落肩上,而乌云背后还有夕照…6点钟有表演,很热闹。

康提王国最早的国王是Sena Sammatha Wickramabahu(1473–1511),他是Kotte皇室成员,当时康提王国是Kotte王国的附属国,康提城即为都城。第二任至第五任国王分别是Jayaweera Astana,Karaliyadde Bandara(1551–1581)、女王Dona Catherina of Kandy (1581-1581)、Rajasinha一世。Rajasinha一世从西方的岛国Sitawaka统治康提。之后经历一段权利争夺后,Konappu Bandara取得王位(称Vimaladharmasuriya一世),并开始将佛教更进一步并入世俗权力,他把佛牙从Delgamuwa请到康提。

1592年,康提成为斯里兰卡岛上最后一个仍独立的王国(沿岸诸国此时已相继被葡萄牙征服。),并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成功抵御了葡萄牙人以及后来的荷兰殖民者和英国殖民者的多次侵略,甚至发起过几次主动攻击。其中1761年Kirti Sri Rajasinha国王几乎把荷兰殖民者赶出斯里兰卡,当时荷兰仅剩尼甘布(Negombo)最后一个堡垒未被攻克。然而1763年荷兰人卷土重来,Kirti Sri Rajasinha被迫撤回内陆,荷兰人试图进攻内陆时在丛林遭遇炎热、疾病、给养匮乏、以及康提射手的狙击,损失重大。

1765年1月,荷兰人重新组织进攻,以砍刀替换刺刀,并配备了适合丛林作战的军服,这次他们成功夺取了康提首都(康提人主动弃城撤退到丛林),但是荷兰士兵疲于作战,双方于1766年签订了停战协议。荷兰人之后一直控制着沿岸地区直到1796年因拿破仑战争而被英国人取代。1802年,根据亚眠和约,英国对斯里兰卡的殖民占领正式化。第二年,英国发动了首次侵略康提的第一次康提战争,但以失败告终。

第103天
2013-08-31 周六
康提
Kandy

从康提开往努瓦利亚埃里亚的火车,有着美丽的沿途风景,而且只要¥7哦!(140Rs,当天买只有站票)8:47和12:25各有一班,全程4小时,高山森林、梯田茶园看遍[哈哈]

殖民时代的康提火车站,车票都好复古!往努瓦拉埃麗亚的火车8:47发车。票价140

努瓦勒埃利耶
Nuwara Eliya

1848年的Matale起义前,英国在这片土地上统治了32年,征用了大量农地并使农民陷入赤贫。英国殖民者强迫原住民放弃传统的农耕生活方式,去新的种植园工作,但工作条件很差,康提人不愿就范,英国人不得不从印度南部的泰米尔区运送数十万劳工。1848年7月26日,起义爆发了。Gongalegoda Banda加冕为国王,Puran Appu成为总理。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从英国手中收复康提。Matale起义是一场平民发起的农民起义,Uve反抗运动后,康提的统治阶层已被血洗,也促使了康提的反抗运动从传统封建的反殖民运动转变为现代独立运动。

Nuwala Eliya,锡兰的红茶之邦,这里以及周边全是茶田,有一个很美的湖,在无数参天大树的环绕之中。漫步湖边像走在俄罗斯小镇,蓝天白云美若仙镜。

第104天
2013-09-01 周日
努瓦勒埃利耶
Nuwara Eliya

疯狂的早饭,这是到斯兰以来吃得最撑的一顿早饭

badulla
Badulla

Badulla纯粹是中转站,这里是锡兰火车线路的终点,再想往东走就要转大巴了。雨季每天下午下大雨,据说已经下了好久了。果然最美在途中,火车一路上都风景如画而且晴空万里,唯独Badulla没有什么…一个寺庙,一条瀑布。
今天拍到了《金奈快车》里面那个有瀑布的铁轨桥,可惜水很小,在Ella附近。

《金奈快车》里面那个有瀑布的铁轨桥,可惜水很小,在Ella附近

第105天
2013-09-02 周一
katnapura
Ratnapura

katnapura,蓝宝石之乡,这里有一整条街都是卖蓝宝石的,开价在100~150$每克,但要自己懂才敢下手。我拿放大镜研究了一会,感觉晶体里都像有裂痕,外行,不敢买。

badulla开往Ratnapura的汽车,5个小时,(5:30/12:10/4:10),200Rs

谁能告诉我这种能长100米高的白色树木是什么,我原以为是白杨,仔细看树皮是剥落后露出白色

旧版尼泊尔1000元,背面没有总统头像却画着美丽孔雀。真是个诗意的国家!

The Nilani Hotel

山上的酒店,我们背包找的,还到30$带空调,税3$,agoda上其实也有。房间不错,设施齐全,清理得也很干净。就是性价比低了点,只能说跟7天一个档次的。

浴室地板做了防滑处理,被我拿来当搓衣板。

第106天
2013-09-03 周二
katnapura
Ratnapura
美蕊沙
Mirissa

Latheena Beach Resort,推门见海,走十米就踩进浪花里了。沙子细不可见,像走在软面粉上。真想背一罐回去。房价130¥。吃饭人均600Rs(30¥),想想在国内的价格,也还可以接受。真心喜欢他家的帐子床。

第107天
2013-09-04 周三
美蕊沙
Mirissa

早餐令人丧志,吃太饱就想睡觉了…

unawatuna
Unawatuna Beach

高跷渔夫所在地Unawatuna,这里的渔夫都演员化了,只有游客付钱的时候才下去坐5分钟,还跟我抱怨今天水凉,难道钓鱼对他们来说不快乐吗?3个人收了500Rs。崔导也坐高跷上体验了一把,他说能看见鱼在水里游,别的渔夫把饵对准鱼,一扔下就咬…看着简单做着难啊!我看见还有一个渔夫迟迟不下水,就问他,他一直在强调“那是我的高跷鱼竿”,就是崔导坐的那杆,后来我明白,每个渔夫都有自己的高杆,位置是固定的,不会坐别人的位置。这个杆子是父亲传给儿子、祖父传给父亲的…
这里的海水显得特别蓝。也许是因为深,也许是空气通透,总能看到碧绿的海映着碧蓝的天,天上还飘着朵朵的云,云朵又厚又绵。我很爱这里的礁石,深灰色、多孔,千锤百炼的样貌,形态又奇绝,有时还点缀深绿水藻。配色完美。

第108天
2013-09-05 周四
加勒
Galle

加勒古城号称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古城,但也仅仅是走路一个半小时就转完了。古城内有许多小资的店铺与餐厅,整体就像厦门的鼓浪屿。
在这碰到几个吹蛇的,终于让我拍到经典画面,想不到不是在印度,而是在斯里兰卡。

买了20Rs的花生米,喂屋顶上三只猴子。猴子是野生的,只不过附近一个表演跳水的小伙子没事老喂,和人熟了。电线杆上那个比较乖是个小宝宝,等着喂。坐地上那个大叔,等不急你一口我一口,把半包花生米抢走了。姜还是老的辣!

Thaprobane Beach海滩边,又腐败了一把。一只龙虾1000rs,¥50。音乐不错,浪花够劲。

第109天
2013-09-06 周五
加勒
Galle

Galle古城一家叫La Clochette的法餐厅,环境和音乐都挺小资。penne味道不错,有点像炸酱面,加税一共900Rs。

科伦坡
Colombo

加勒往科伦坡方向的水上火车,是传说中世界最浪漫的火车,也是《千与千寻的神隐》里无脸男和千寻乘坐的那列火车的原型,据说涨潮时海水离铁轨很近,甚至2004年印度洋大海啸,有一列火车直接被卷入海中,1500人死亡或失踪,只有司机一人生还…

第110天
2013-09-07 周六
Mount Lavinia
Mt Lavinia Beach

很多中国人只知道科伦坡和尼甘布,却不知Mount Lavinia,其实这里是海上火车最美的一段,城市比较幽静,又有许多小店可转,更重要的是它的房价比科伦坡便宜多了,而且有些旅馆带小花园,环境很秀美,许多欧洲的背包客住在这里。

海边的火车、海边的酒店、海边的学校…一切都在海边!图中的酒店原是英国第二任驻锡兰总督的宅邸。

科伦坡国立博物馆
Colombo National Museum
科伦坡
Colombo
第111天
2013-09-08 周日
科伦坡
Colombo

早上从Colombo 出发去丹布勒,刚好逢着集市,蔬菜水果鱼虾摆满一整条街,与国内的集市别无二致。只是很多东西我叫不上名字,疑似仙人指的蔬菜、疑似槟榔果的干果、疑似榴莲但长成棒槌状的水果,还有令人眼花的香料。不知道这些都是怎么进入餐桌的,看当地人吃的也都是万能的咖喱啊!

丹布勒石窟寺
Dambulla Cave Temple

去金庙刚想拍,手机没电了,用相机拍了两张。之所以叫金庙是因为庙里有个金光闪闪的佛像,有趣的是在佛像下巴上有一颗黑"痣",仔细辨认竟好像是燕窝一类,调皮的小鸟在佛祖身上安家了,真是古灵精怪!

传统印度餐,很辣,有的小菜我几乎没动,僧伽罗人说,斯里兰卡的食物好吃,印度食物不好吃,可是在我看来都是咖喱,没什么区别…

第112天
2013-09-09 周一
锡吉里耶狮子岩
Sigiriya Lion Rock

盗别人一张图来说明下什么叫文化三角

传统斯里兰卡椰子Roti,脆脆的薄饼烤成碗状,有甜椰浆,也可加蛋,通常是30Rs左右,这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这家毫不起眼的小食店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却有美味的plain tea,老板服务太贴心了,一会加个菜,一会帮忙切个水果,吃得我们像国王[呲牙]必须大力推荐这些属于人民的小店!

锡吉里耶狮子岩
Sigiriya Lion Rock

狮子岩上的烈烈风声,似雷音,似狮子吼。坐在高处正对三座須弥山,好似西方极乐世界,思绪恨不能纵身一跃。这三座西王母仙山一般的昆仑,像游戏里的设定。无法了解,是谁在一片平地中搬来了这块巨岩,又让它刚好落在三山与湖泊的中轴线上?这自然的造化,胜却三千堪舆术士的杰作。寻也寻不到的风水宝地,竟成了一代枭雄的终极宫殿,而最终也成了他的葬身之地。在宫殿的废墟上游荡,这里总是狂风大作,站不稳身形。很难想象那弑父的王子会住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用以逃避良心的审判。仅仅是高垂数丈在绝壁上凿成的阶梯,就足以使送饭的仆人发狂,又何况搭建宫殿的一砖一木都要运至顶峰!我们看见了古老的王座,与一整块石壁浑然一体,对面是森林和永无边界的地平线,国王瘦弱的身形曾在此茕茕孑立。我们看见了古老的泳池,亦是凿石而成,或者他还有一两个知冷知热的妃子,权解自我流放的孤枕难眠。其实我更相信这是一个庙宇,因为只有宗教的热情才能令这寸草不生的巨岩焕发生命的光辉…我想将它的身影从脑中驱赶,却无论如何不能停止纷乱的念头在打转,此刻,连呼吸都轻不可闻。睡吧,狮子的低吼,会令黑夜战栗…

第113天
2013-09-10 周二
波隆纳鲁沃古城
Polonnaruwa

去了polonnaruwa古城。没有买票进去。对景点开始疲倦的时候,往往是崭新的旅程在开启。果然,沿着湖边闲走,走到一片广袤的湿地。没有游客没有小贩没有售票处。只有吃草的牛,吃鱼的水鸭子。以及很少的当地人。
一位母亲带着儿女洗澡。女孩从很远的地方向我们招手说hi,母亲微笑着点点头,露出美丽雪白的牙齿,身体裹一块红布,肤色和体形都富有原始的性感。我们对视,毫无局促。淘气的男孩在水里窜跳,像无鳞的狡猾的鱼。母亲抓不住他。

每一个人都在对我们问好。尚不足五岁的小姑娘,从房间里冲出,向我们问好,勇气十足的小狗跟着主人,一顿狂吠。大一点的女孩拢住狗,笑容腼腆。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提一袋野果,说他的小宝宝喜欢吃,所以特地去摘。硬塞给我们一把。野果甜涩,有种花朵般香香的味道。他的面容年轻,他的裙裤破烂不堪。他的声音欢快,他的笑容幸福。
他走了。他停在五百米外的水边,褪下衣服洗澡。和一群人嬉笑着。那群人和他一样,衣着简陋,肤色深沉。他们用一只汽车轮胎渡河。然后,慢慢消失在林荫之中。
这样的画面更像佛给我的启示。我突然觉察到,无穷的欲望像一条冰冷的河流,让我们感到痛苦。心地纯洁的人,并不沾染这河水,他们的简单、坦荡是一艘不沉之舟,他们永不在痛苦之中。
第一百一十三天。躺在旅馆院子里的吊床上。风极大,树叶簌簌发声,声音海浪般起伏。夜色无边,有些寒冷。傍晚在车上有镶金边的深蓝乌云,在椰子树的缝隙间闪烁。一切静谧都有其不言之美。连辰光流转与生命之消逝都美。
不要着急。光阴慢慢过去。最后你会发现,你赶着来,或者随它去,结果都一样。
原来只是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幸福。

一颗椰子和一颗菩提长在了一起。椰子从菩提树干的中心发芽,然后贯穿它。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这样的树有好几颗。也许飞鸟无心做的媒,椰种子落在了菩提树缝里。总之,它们相爱,并永不分离。

第114天
2013-09-11 周三
亭可马里

之前有朋友向我推荐亭可马里,说那里的海很蓝。海水不错,沙滩不太细,也不是很干净,附近的牛没事都来沙滩上闲逛,留下一坨一坨炸弹,所以很容易“中招”

第116天
2013-09-13 周五
贾夫那
Jaffna

往北部走是泰米尔人聚集区,jaffna半岛,包括蓬杜库等3个附属岛屿,这里曾深入猛虎组织腹地,尽管猛虎组织已在2009年被政府军击溃,仍然有士兵哨岗,戒备森严。2010年以前还不准许外国人入内,所以能收集到的攻略信息实在少的可怜,只能亲自闯一闯。
外国人被叫下车登记外护照。路边有印度教寺庙和甘地纪念堂。许多民宅矗立道旁,屋顶缺失,只剩残垣断壁,残壁上还留着李子大的弹孔。有一座雕塑,混凝土墙面上上一枚巨型子弹头模型,裂缝中长出金色的莲花。4年过去了,人民的生活正慢慢回归正常,伤痕平复,亦渐有西方游客前来旅行。一个日本男孩,和我们一车,孤身一人。像这样享受孤独的东亚面孔,日本人特别多,其次是台湾人。韩国和大陆总是呼朋唤友,走哪都是狂欢。当地人似乎对中国很有好感,总是一眼认出我们是中国人,要伸手过来握一握。一个骑自行车的调皮大叔,"good morning,good afternoon,good evening ..."唱歌似地从街的这头念到那头。

街道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像金奈的市场,卖的也多是印度闪闪的假首饰(泰米尔人多是100年前印度移民的后裔,服装上极尽浮华,而本土僧迦罗人的着装风格则比较简朴)卖炒饭的饮食店(印度式餐厅叫hotel而旅馆往往叫lodge)两把炒饭刀上下翻飞像放鞭炮,再配合劲爆嗨曲,十足活色声香。这里有个古堡,已经不甚完好了。
从Jaffna坐巴士到Punkudutivu,会经过两段海上公路,尽管一路风景已经让人惊脱下巴,最美的还是从Punkudutivu的Kurikadduwan码头坐渡船到Nainativu岛,碧绿的海水像翠玉。岛上有一个印度教大庙,还有一个佛寺,据说是为了记念一位从印度来宏法的和尚而建,这位和尚当时就是从这个岛登上了斯里兰卡。
今天刚好是印度教节日,上午naagapoosani神庙人山人海,泰米尔人请出了神像和战马,战马被十二个精壮小伙抬着游寺,男人们赤裸上身,眉心点着白灰和提卡,有吹鼓手,有人欢呼。一位蓄发的很帅的祭司手持火种为他人赐福,信徒用手去摸火焰,然后触摸双眼,将热量传递到自己的眼睛上,当然也有人被烫到,面容扭曲。还有大肚子的祭司在地上横躺着翻滚,滚不动了后面的人还帮忙推一把…匪夷所思!正午12点仪式结束,人群散了,寺庙静悄悄的,好像做了一个嘈杂的梦。

下午,来佛寺朝圣的僧伽罗人陆续上岛。他们像是商量好的,要避开泰米尔人的嘈杂节日,并且和印度教寺庙大不相同的是,佛寺很安静,人们在树下静坐、转经、冥想,并不过多交谈。有一两个欧洲来的禅修者也在转经的行列之中。我拜过佛陀,就沿着海边往村庄里走去。如果不是战争,这里本该是个世外桃园,可是眼下只有萧条和荒芜。由于连年战乱,居民外逃,很多宅院已被委弃给牛羊和野狗,无人打理,芦荟、仙人掌、野花、椰树疯长。牛羊就在那些无主的荒地上游荡,吃种在花园里、现在已经长得没了形的灌木。当时为防止点射,公路两边100米内的树木都被砍倒,现在又长出一些新的树;地上留有可疑的弹坑,不知是否是排地雷留下的。
当然还有许多居民留下来了,他们开荒种树,捕鱼,出售海货、土冰糖和手工编制的生活器皿。我与他们攀谈,很高兴看到他们没有绝望:随着旅游业的回暖,他们相信生活很快就能回到正常水平。
海边有很多驳船,海上的渔夫用木杆拍打水面,把鱼赶到网子里去。坐在龟壳一样的渡船上,就好像当年玄奘法师取经归来,在贴沙河被老龟驼着渡河,他当时一定更加感慨万千…我们的西天取经路,也将要走向圆满了。

第117天
2013-09-14 周六
贾夫那
Jaffna

临走前再拍一下住过的homestay(1000Rs),老板是当地人,女儿妻子都在科伦坡,女儿在读大学。这家还有一个老爷爷,特别慈祥,老爱咧着没牙的嘴笑…希望贾夫那早日摆脱战争阴影。

阿努拉德普勒古城
Anuradhapura

坐了6小时的车到圣城。中途车还坏了。Tutu司机帮我们找的有美丽花园的旅社(关系户),房价2500带空调。

第118天
2013-09-15 周日
阿努拉德普勒古城
Anuradhapura

圣城阿努拉德普勒,卖票的景点都集中在湖的东北方向,套票25$。我们的钱包空空,只花了500包了Tutu去了三个景点:伊苏鲁穆尼亚寺(Isurumuniya Rock Temple),Mirisawetiya Dagoba,圣菩提寺(Sri Maha Bodhi Temple)。第一个景点是250Rs,第二个不收门票,第三个据当地人介绍门票250Rs,不知为什么没有收我门票钱。
老实说我来圣城就为了看菩提树(Bo Tree)的。它是之前在菩提伽耶就见过的老相识了。佛祖在菩提伽耶静坐7天,就是在这树下悟的道。阿育王时期公主僧伽密多(Sanagamitta)引这棵菩提树苗飘洋过海种植于此,后来伽耶那棵反而枯死了。如今我们在伽耶看到的正是这棵树的分枝。

这个地方叫Mirisawetiya Dagoba,有一个高大白塔。不需门票,很少有旅游团前往,所以十分安静。开始转塔。赤脚在砂砾上会痛。疾风力劲,我在塔尖看到了白云的流动。白云流动的速度比平时快一倍,显得白塔好像要倾倒下来似的。不是塔在动,我却以为是塔要倒了,因为大脑以为白云是固定不动的----爱因斯坦也许就是这样在无意中发现了相对论。我跪坐在塔前,和两个年老的信徒一起。她们都一袭白衣,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只是念得不很专心。我也开始念心经。心经是我唯一能脱稿默诵的佛经。像六月的雪花慢慢落下,世界刹那清凉安静,静的好像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这种感觉很少出现。有三四秒或者更短的时间,但感觉上是静止,慢放。如果一定要形容,就像天空开了一个口子让我看一眼然后迅速合拢,一些障碍消失了。我感受到“无”…空相。既不存在又无所不在。执着消失了。时间消失。连肉身也像是在消失中,融化在自然里,没有疼痛,没有痒,失去重量。几秒钟后我又回来了。就像从水里到了岸上,身体突然变沉重。…然后我听见崔导在对我说话。很奇妙,只能说这里的能量很特殊。绝不是城市中能体验到的。

在大菩提寺,面对那棵2500年前由僧伽蜜多公主从菩提伽耶带移栽的、那棵佛祖静坐悟道的菩提树,感受到强烈的灵场能量。把手中的莲花供在佛前,想开口说话,却一下子哽咽了…这些圣地的能量场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说在蓝毗尼感受慈悲、在菩提伽耶感受平静的喜悦,我在这儿,在圣城阿努拉达普拉(Anuradhapura)的菩提树下,感受到的却是拘尸那伽式的悲伤,尤其当我看见佛陀涅磐相时候,那种亲临其境的悲伤:一个伟大的圣哲离去了,我像一个无力的弟子在他的脚边哭泣,那仿佛来自前世灵魂残存的记忆碎片如闪电般清晰照亮,令我忽然哽咽…菩提树的命运正是佛教的命运,其木有灵,见证了佛陀的顿悟,也见证了佛教的劫难,它飘洋过海、开枝散叶,在斯里兰卡留下一簇不灭的火焰。菩提伽耶那棵枯萎了,千年后人们再从斯里兰卡将它重新栽回印度。今天,僧侣和善男信女们依然进行着古老的仪式,鲜花供佛,红布绕树。佛陀的弟子遍布世界,撒下慈悲的种子,种子长成了树。我抬头看见天上皎洁的月亮,夕阳染金了树叶,它在刷刷响着。我知道他在那里。佛就在那。

第119天
2013-09-16 周一
尼甘布
Negombo

尼甘布太商业化了。第一站选这儿的人可能会失去美好想像。一个卖鞋子的商人讨价还价不成竟出言讥讽,让斯里兰卡的最后印象变味。海滩也不是很美。这里有一个鱼市,我们去的晚了也关门。没什么说的,只是转飞机而已。

黄昏的海面,一道雨柱贯通天地,好似众神正在降临,人们仍在悠闲行走,不知风雨将至

第120天
2013-09-17 周二

第121天。斯里兰卡航空公司,8排的大飞机,整整9小时的飞行。经停曼谷,那熟悉的机场令人沉浸在3年前的美好回忆之中。吃了两顿飞机餐,在美食孤岛斯里兰卡,这算是很有水准的了。看了一部又一部电影,《原始人》《长辈有话说》都感动到泪水涟涟。凌晨12点到上海,没车可坐。睡一夜机场,早晨6点坐地铁去虹桥,高铁回家。这是第121天的流水帐。更多内容请上微博,关注我的新书动向。晚安。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