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一生痴绝处 无梦古徽州

@向日葵

一生痴绝处 无梦古徽州

第1天
2017-03-19 周日

两年前要去婺源看油菜花的行程后来改成了清明回乡祭祖,顺路饱览了苏北乡野田间成片盛放的油菜花,本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怎的今年听闻闺蜜正在酝酿绩溪婺源摄影人之行,忍不住又勾起那个念想……虽然三月行程已满,也得想办法,何况此行还有文化摄影大使王老师呢。

杭瑞高速

三月江南烟雨朦胧,杭州机场出来便走入诗情画意中,连高速公路上的手机随拍都显示出大片的前奏。

第2天
2017-03-20 周一

一生痴绝处 无梦到徽州

徽州是时间概念,即从1121年至1911年,古称新安,徽州始于北宋宣和三年(1121年),方腊起义遭到镇压,改歙州为徽州。
徽州一府六县是地域概念,指徽州府所辖六县:歙县、黟县、绩溪、婺源、祁门、休宁。
徽州文化是一个极具地方特色的区域文化,内容广博深邃,有整体系列性等特点,是徽州人在历史进程中创造的物质精神财富的总和。
徽文化是在南宋以后崛起,明清时达到鼎盛与繁荣,清末后衰退的。历史上有纷呈的学派与流派,内容几乎涵括文化的所有领域,包括:新安理学、新安志学、新安医学、新安建筑、 新安朴学、新安教育、新安画派、新安艺文、新安科技、新安工艺、文房四宝、徽菜等。
徽州建有书院、精舍、社学、私塾众多,文风昌盛、教育发达,"远山深谷居民之处,莫不有学有师有书史之藏"。
徽州人才辈出,科举及第者众,曾涌现出了朱熹、程大位、朱升、江永、戴震、胡适、陶行知等大批杰出人物。
更有徽商影响深远,最著名的就是红顶商人胡雪岩。古徽州人为谋生而经商,找到了比务农更有出路的发展空间。
“十家之村,不废颂读。”这是奠定徽商发达且兴业的文化底蕴。
徽学与藏学、敦煌学并列为国学三大地方学科。

徽杭古道
Huihang ancient path
绩溪县家朋乡

无徽无成镇 无绩不成街

徽州六县之一的绩溪位于黄山与天目山接合部,山水相连,是徽州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也被称为“徽厨之乡”,是徽菜最主要的发祥地之一。
家朋乡地处绩溪县东北隅42公里,介于两省(皖浙)三县市(绩溪、宁国、临安)交汇处,是为纪念英雄许家朋而改名家朋乡。

右下角有个寿字

金黄色花田间有星星点点的游客在拍照

这是在拍戏么?画面太美。。。

一天一夜春雨绵绵,中巴费力的转上山顶,粉墙黛瓦的徽式民居掩映在黄花碧树的梯田间和云雾缭绕的山峰下,车内不时传来阵阵惊呼“太美了”。

我们穿着雨衣打着雨伞笨拙的摆弄着相机,在雨中正儿八经摄影还是头一回,好在老天给力不久便雨停了,摄影人最爱的平流雾出现了,一幅玉带绕山梁的水墨画卷,随着云雾的变换远处山峰若隐若现,小小的洁白村落恍若仙境般的世外桃源,人似在画中游。

绩溪龙川
Jixi longchuan

八分山水一分田 一分道路和庄园

龙川村位于绩溪县城东11公里,由原坑口、浒里、横川3个村合并而成,徽文化浓厚,民风淳朴。
龙川村地形如靠岸之船,东耸龙须山,紧依登源河,南有龙川东流,西偎凤冠秀峰,北峙崇山峻岭,山环水绕,景色秀丽。

中间是穿村而过的川,两岸民宅鳞次栉比,是典型的徽州古村落枕山面水的格局,胡氏族人因以两岸河堤为街,故称其为“水街”。

奕世尚书坊是明嘉靖年间为户部尚书胡富、兵部尚书胡宗宪而立,是明代正宗石雕牌楼,为徽派石雕之最。所谓奕世,即一代接一代之意。

龙川人才辈出,在明代曾出过两任六部尚书胡富和胡宗宪,也是胡锦涛的故乡。

这是抗倭名将胡宗宪的雕塑,在胡宗宪少保府里面有对他抗倭事迹的展示。

地灵育才人杰曜地不问何为果何为因只看石坊立世间
文韬治国武略安邦莫言名多大利多厚自有丹心照汗青

胡氏宗祠为江南第一祠,有“木雕艺术殿堂”之称,其中的荷花木雕,就是为了赞扬胡富罢官不移志,富贵不矜持的君子风骨。

堂前一株玉兰在雨中盛放

文房四宝里的徽墨歙砚最为出名。徽墨是由松枝不完全燃烧生成的烟炱加工制成,用其写字作画永不变色。对于徽墨和歙砚制作工艺这样的文化遗产,将面临着原材料枯竭后继无人的局面,“徽墨歙砚从历史上消失是迟早的事”。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桥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主演—闺蜜)

村前一大片油菜花田,正是“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的季节。

石潭村
Shitan Village

遗落在大山深处的最后净土 石潭

歙县东北山区深藏着数十个古朴村落,石潭便是其中之一。石潭十八寨,村村之间仅靠羊肠小道相连,交通不便,游人罕至。这里山水相依,民风淳朴,四季美景不断,近年来在摄影界名气如雷贯耳。
春的石潭油菜花遍地,桃红李白点缀其中,山寨层次错落、云雾缭绕,一幅花海的立体画卷。
夏的石潭,是向日葵开放的季节,也是避暑胜地;秋的石潭,有斑斓的秋色和晒秋的人文景观,天空高远云海汹涌;冬的石潭银装素裹,腊梅飘香。

下汰村

黄花涧户香三月 玉兰枝头舞清影

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

我们换乘当地的小面的车一路飞奔上山,司机对路况显然特熟悉丝毫不减速,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石潭海拔最高的下汰村,此处为石潭最佳摄影点。
下汰村第一摄影台(共有三处摄影台)适合广角大场景拍摄,可俯瞰下汰、棋山、村头、昌溪等地。极目四望遍野金黄,山峦起伏河流蜿蜒,粉墙黛瓦层次错落,云雾缭绕宛如仙境,是石潭最美的地方,也是摄影出大片的地方。

下汰第一摄影台

石潭的徽文化积淀深厚,徽派建筑保存完好。山脚的华源河蜿蜒而过,流经歙南古镇昌溪,最后并入新安江。
石潭也是吴氏家族的聚居地和发祥地之一。自石潭始祖吴启公长子吴唯迁居到石潭村已有800多年历史。石潭村还保留两座古祠堂,其中的叙伦堂距今400多年,有房梁100根,为国内建筑史上奇观(除北京故宫外没有第二家),号称"百梁厅"。
石潭古村至今仍保留一姓一村。

第3天
2017-03-21 周二
石潭村
Shitan Village

初春三月云雨不定,起大早上山,但却没有出现石潭云海的日出奇观。

于是我们一行人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来到鬼村(原湖山霞坑村)。

山脚下的鬼村影影绰绰

村口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当初为躲避泥石流而全村搬走多年现已无人居住,只留下残垣断壁和一地黄花。

我们在胆大姐、王老师和忠心狗狗的陪伴下,胆战心惊走在蓬草断砖的野路上,满目疮痍一副匆忙搬家的景象。村子寂静无声,幸好是在白天,我怕见鬼。

徽式民居聚族而居、倚山傍水,以木梁承重、砖石土砌护墙,雕梁画栋、马头翘角、高墙错落、粉墙黛瓦。“三雕”堪称徽式宅居的一大特色,青砖门罩,石雕漏窗,木雕楹柱与建筑物融为一体,精美如诗。这里的人家门楣酷似卡通人脸。

村子墙上还涂着三四十年前的标语,明显与时代格格不入。

但是很多门上的对联却是新贴的

格窗图案精美,多采用暗喻和谐音的方式表现吉祥的寓意。

就在我们找不到回路时,一对原住村民父子俩出现了,王老师遂与他们攀谈起来,原来是他们留恋故土回来看看,还笑容可鞠的让我们拍照,这里的村民好朴实啊。

最让我们感动的是这只大狗狗,是住宿主人家的,伤了一条腿仍然寸步不离,至始至终跟随着我们,给我们引路。

阳产土楼

徽派建筑又一奇葩 阳产土楼

阳产位于皖南群山之中的深渡镇,是一个依山而筑的小山寨。由于地势高交通不便,数百年来,山民就地取材,采周边青石铺路架桥,取红壤木材筑巢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渴饮山泉饿食五谷,流年之中形成了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质朴壮观的土楼群。阳产土楼至今保护完好,对研究我国古老建筑具有重要意义。

阳产村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村落,为郑姓居地,郑姓于宋时由歙北迁移定潭而居,后迁阳产,为郑半洲再能公之后。
据传郑公守猎到阳产,跟随猎犬卧于阳产山凹不愿返回,郑公见其四面环山、山泉清澈、古木参天,几经审视认为是块风水宝地,决心迁居阳产。

自从2013年春天一位摄友的照片在网络上揭开了阳产土楼的神秘面纱,一向平静的阳产,就像被掀开的开水锅沸腾起来。逢三岔五,三五成群,长枪短炮,本地外地,领导百姓,都涌进了这小山村。反应快的稍有点经济头脑的村民,就在家中办起了简单的农家乐。

因为经年贫困闭塞,这里几乎见不到年青人,都带着孩子外出谋生了,徽州不是有句古话:“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留守的都是些老者,挑水浇菜生活作息,想到再过二三十年随着这些老者的离去,这里将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成为又一个鬼村?亦或变成不再保留原始生态的景区了呢?如果想去阳产的朋友还是尽早的好。

到阳产村的山路狭窄,我们是换乘当地小面包车开到800米的山上,一路惊心动魄。
在这里山上山下转一大圈,青石小路弯弯绕绕,一排排土黄色的土楼建筑神奇古朴、错落有致,充满了一种原始乡土气息,据说土墙屋最大的好处是“冬暖夏凉”。
阳产土楼是徽派建筑又一奇葩,是徽州山越人智慧的结晶。

新安江山水画廊
Xin an River Landscape Scenic Resort

新安江山水画廊风景区位于歙县深渡镇,这里夹江两岸,绵延百里,群山蜿蜒,江水清澈透明。两岸生态环境极佳,呈现高山林、山中茶、低山果、水中鱼的立体生态格局,与掩映其间的徽式古村落、古民居交相辉映,构成一幅美妙的山水国画。
从深度镇远眺江对岸的凤池村,一片黄花碧水渔家风情。我们坐渔船沿江游览了一段,景色怡人可惜江面垃圾太多,一艘工作船正在来回打捞。

大洲源

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大洲源

大洲源,一个只存在民国时期的名字,或许更久远,如今只有一条小河叫大洲源河,是新安江上游的一条支流。大洲源位于皖南歙县东南的岔口镇和武阳乡,在这里,周家村、祝筒坦、渔塘、庙前、文山、博文汰、鲍家汰、大川岛……几十上百个大小村落,有的在高山之巅,有的傍水而居。完全是一个封闭的世外桃源般的原生态山区。

前往大洲源的道路非常狭窄,仅容两辆小车勉强会车通过,到达岔口镇,沿着陡峭山路蜿蜒攀登,来到山顶遍地盛开的一人高的油菜花田,鸟瞰山下,渔塘村和庙前村被群山环抱,山头的油菜花田仿佛一片巨大的金黄色枫叶,又仿佛一只卧着的金色海星,远处翠绿山峰、白色村庄、一块块黄色花田,简直就是色彩的大碰撞。

左渔塘村 右庙前村

第4天
2017-03-22 周三

岔口镇庙前村,大洲源在这里转了一个半圆大湾,继续奔向新安江,景色很像石潭下汰。我们登上庙前村后山,村庄中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碧绿清澈的河水呈“欧米茄”型环绕而去,山水相依,徽韵美妙。

大洲源

庙前村

恰逢雨后,半山腰的水雾慢慢升起,弥漫着小山村仙气腾腾。这里还有很多摄点,但是下雨路不好走时间也匆忙,我们只能惜别大洲源。

汪口
Wangkou Village

婺源是我很久的一个念想

汪口古称永川,因地处双河汇合口,碧水汪汪而得名,宋大观三年(1110)由徙婺源九代孙朝议大夫俞杲建村,是一个以俞姓为主聚族而居的徽州古村落。曾作为皖南古民居项目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二00二年汪口被授予“中国民俗文化村”和“江西省历史文化名村”、二00五年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汪口桥头人头攒动千人一景,不如雨中漫步河边,拍拍小景的感觉也很不错哦。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

婺源月亮湾
Yueliang Bay of Wuyuan

月亮湾,一弯如月的小岛,是水墨婺源的代表作,去其它景区的必经之地,一处小景点。 拍月亮湾要到路旁边的小山高处景色更好,要单独收费10元。于是我们的心情就和雨天一样,河边拍一下近景纪念照得了。

第5天
2017-03-23 周四

江岭南临晓起,东接溪头,地处婺源县最东北,是婺源名气最大的地方。

江岭
Jiangling

坐景区车直达山顶,从1号观景台望去,远处群山环绕云雾弥漫,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呈梯田状,从山顶铺散到山谷下,金黄色层层叠叠一望无际,中间散落着几个小小的白色村落,确是壮观。

花田间布满了各路游客,到此一游照的眉飞色舞,此时油菜花已感视觉疲劳,便采集一些路边小吃和物件换换心情,黄山烧饼、乌梅、冰糖果、岩石蜜、竹筒等遂进入我的眼帘。

婺源景区街边到处卖这种乌梅

冰糖果

岩石蜜

沿山路边下山边欣赏风景,一路人流车流拥堵,我们偶遇的司机小哥形似陈坤,随停随拍给我们热情介绍,最终带领我们冲出重围回到山下。

此行婺源住宿是级别最高的酒店,费用不菲却是服务最冰冷的地方。回想起石潭和大洲源的农家小店,虽条件简陋但很温馨,主人热情好客饭菜美味可口,品尝到了很多徽菜特色,笋干、毛豆腐、腊肉、梅菜、石耳等,真是一饱口福,且深刻感受到了徽菜的重油、重色、重火功。

当一个再美的风景变成了浓重的商业氛围,它就不会再勾起我的向往。此行之后念想已了,估计与婺源再难有交集了。

屯溪老街
Tunxi Ancient Street

接下来的屯溪老街和宏村古镇,由于后续要赶沙漠行程便放弃了,这两地已是蜚声中外人尽皆知,就不多说了。
十年前去黄山时曾游览过西递宏村、屯溪老街还有花山谜窟,只是那时侯都是卡片机,拍照水平也不行,日后黄山定要重走一遍。

屯溪老街合影

宏村
Hongcun Village

这是我未来拍的 提前放映

杭州西湖

最后途径杭州留宿一晚,赶巧西湖边上观赏到了壮观美妙的音乐喷泉,没带三角架匆忙之中胡乱按下了慢门,其实现场要更漂亮。不过还是忍不住在此留个纪念,羡慕嫉妒的眼神不要抛过来哈。

此行感谢王老师的全程指导和关怀,让我有信心在摄影的路上继续进步;还有幸结识了一些同道的兄弟姐妹,把酒言欢;特别是闺蜜带病日夜陪同,安排行程辛苦至极。
此行路线都是穷乡僻壤人迹罕至的古村落,水墨丹青变幻多姿,绝对是山水摄影出大片的地方。都说风景在高处,每日早出晚归爬山下堤,摄影也得要心肺强大腿脚好啊。
在此必须做个硬广,感谢大连金狮旅行和新商报银杏客俱乐部联合组织的摄影之旅,提供这样好的路线和服务,我会一直追随。
欢迎有兴趣的摄友一起加入,和我们同行。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