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阅读欧洲—比利时 荷兰 法国 英国

@一片小红叶

阅读欧洲—比利时 荷兰 法国 英国

0
第1天
2017-08-02 周三

这次的欧洲之行源于一次老友的重逢,阔别多年 ,我俩都已为人妻为人母,更有着很多相似的经历和爱好。在这个充满压力与喧嚣的时代,没有比我们这些同龄人对社会、对婚姻 、对教育的认知和感受后更能产生共鸣的,于是在一个冬日阳光的午后,她说:我们一起去旅游吧,我说:好吧,那就去欧洲吧!

布鲁塞尔
Brussels

欧洲之行的起点是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因为我们既想去英国又想去欧洲大陆,为了满足我们足够的贪婪,所以做了英比连签。关于布鲁塞尔,有一个说法就是“最无聊的欧洲城市”。也就是说,它并不是一个热门的旅游城市。甚至有人还评价说,布鲁塞尔的城市结构破碎零散,街道广场略显脏乱,景点过于分散,玩起来不是那么亲切。但当我到了布鲁塞尔,在他们看到的“无聊”里,在那些哥特式的尖顶,巴洛克式的装饰,典雅华丽的镂刻雕塑营造的中世纪迷人风情背后,几乎布鲁塞尔的每个角落都能让我感受到柔情似水的氛围。

布鲁塞尔大广场
Grand Place

布鲁塞尔大广场拥有浓浓的中世纪风采,始建于12 世纪,它精致小巧却又气势恢弘,难怪雨果称其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

这就是传说中,以一泡尿拯救了一个城市的撒尿小人,于连。雕塑就在大广场旁边,而且非常小,大概1米左右。周边街道的店铺里,有穿着各式各样的于连小人纪念品卖。

儿子已经拒绝拍照了,同行的小胖还是很给面子,5欧一个的华夫饼吃的津津乐道。

关于比利时的啤酒,早有耳闻,看到酒吧满墙的啤酒品牌logo,说比利时是一个属于啤酒的国度,一点都不为过。

2.9欧一瓶的女士果味啤酒,啥也不说,先来三瓶。

比利时有一种制作复杂程度和难度与酿造葡萄酒的工艺相当的啤酒――拉比克(Lambic)是备受全世界啤酒爱好者喜爱的,尤其是有几款女性偏爱的果味拉比克啤酒非常有特点,到了人见人爱的地步,下面这款就是林德曼(Lindemans)的樱桃啤酒,果然名不虚传。

在大广场附近的青口餐厅吃完午饭,便拿着相机四处逛逛。摄影源于触动,每个人对于不同地点和风景的触动点都不一样,有时是壮丽的风光,有时是浩瀚的星空,有时则是旅行中遇见的那些人,那些我不了解的人和故事,一个神情,或是一幅色彩就能触动我拿起相机,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他们。

自行车是比利时人的信仰,在这里,人人都为自行车而着迷,骑行更是当之无愧的全民运动。自行车不仅是实用的交通工具,也是当地人享受生活、凝聚感情的一种快乐的生活方式。

圣米迦勒与圣古都勒主教座堂
St. Michael and St. Gudula Cathedral

建于1047年的圣米歇尔及圣古都勒大教堂是一座哥特式大教堂 。

偌大的教堂鸦雀无声,庄严肃穆,让你觉得耶稣基督的无所不能,让你感受到灵魂可以超脱肉体的束缚而升华。这时,我们才理解,为什么人的身体是柔弱的,而精神确可以是坚忍和顽强的,心灵可以是无畏和勇敢的。对于一个重视内心净化和精神救赎的人,虽然生命依然是脆弱的,但是他们却能够在精神上越过生与死的界限,克服心灵深处对于死亡的的本能恐惧。

阳光透过一幅幅彩绘玻璃窗照射进来,给教堂内的一切更添圣洁的光芒。

圣于贝尔长廊

这里是巧克力王国,除了大家所熟知的GODIVA之外,还有许多知名的巧克力和糖果品牌,如Gavarny 格威尼,Galler 加勒,Belgian 白丽人等等……

流动着的巧克力让小朋友驻足了很久

已经完全可以自如交流了

布鲁塞尔似乎天生就童心未泯,它有着与生俱来的浪漫与童趣。随便在哪一个街角,哪一个小店你都有可能撞进一个童话的世界。除了有大名鼎鼎的比利时产丁丁和蓝精灵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漫画主角,它们都会在不经意间跳入你的眼中。

第2天
2017-08-03 周四
布鲁日

清晨,乘坐火车去位于布鲁塞尔西北的布鲁日小镇。布鲁日是比利时保留的最完整的中世纪小镇。这里石子铺路、青苔小桥、砖红屋顶,石砌教堂,它的美在于整个古城的完整与和谐。无论新旧,不管是大学还是酒店,几乎所有建筑都保持了古典做派,很容易让人一直沉浸在对古老时代的假想中。

布鲁日钟楼
Belfry Belfort and Market Halls Hallen

布鲁日广场上的塔楼是全城最高的建筑了,无论走到哪,远远都能望见它。提醒准点的钟声、汇成音乐的钟声时不时的在广场上方想起。钟楼参观限制人数,楼梯非常窄,上下需要相互避让。这也让我终于理解电影《杀手没有假期》里男主角吐槽那个美国肥胖大叔不要上塔楼那段,会心一笑。

登上钟楼感受柔情似水的中世纪小镇

布鲁日市政厅
Stadhuis van Brugge
圣救主主座教堂
St. Salvator's Cathedral
布鲁日圣母教堂
Church of Our Lady

布鲁日圣母教堂,建于公元13至15世纪间,它的塔尖建筑总高122.3米,布鲁日最高建筑,也是世界第二高的砖砌教堂塔楼。

爱之湖公园
Minnewaterpark

布鲁日还有一个称谓,比利时的威尼斯,是因为布鲁日被护城河环绕,三条运河如网般穿入市中心。爱之湖是布鲁日中心南部的狭长湖泊。

古老沧桑的石桥与清浅的水流、岸边的杉树、百年的老屋都搭配的甚为和谐。河边树下、清风拂面,绿叶成荫、天鹅成群。清灵流水的贯穿,让整座小镇充满了鲜活的灵性。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中国的江南水乡—乌镇?

比根修女院

比根修女院,建于13世纪,是由当时一些不愿意结婚的妇女和寡妇组成的团体。遵守基督教的清规戒律,但不受教庭的管理。所有财产公有,实行共产主义。

第3天
2017-08-04 周五
布鲁塞尔米迪火车站
Bruxelles-Midi

一行七人的转场,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既然转场就来说一说欧洲的交通,先地铁,再火车然后城际均不需要安检和检票,偶尔在火车上会有列车员查票,电子售票机前永远都没有那么多人排队,如果在网上预订的车票只要打印出来给列车员看一下即可。

地铁

火车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城际列车

机场站大厅抬头看见这个东西,漂亮的悬挂式风机

公共汽车站,火车站入口处及站台两边都有电子显示器,随时查看各种车次的时间。

梅宁阁青年旅店

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的酒店紧邻地铁站,交通十分便利。

check in 没我什么事,我只负责看行李,原因呢?你们懂得。总之,这一次的欧洲之行,问路,买票,点餐,住宿…一切费神费力的事情都没我什么事。

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
Amsterdam Centraal Station

印象中的荷兰,应该是灿烂的阳光下,绚烂的郁金香花海随风舞动, 以及天尽头如麦田守望者般悠然转动的古老风车。其实这里还有:纵横交错的河道,繁忙的港口,形如小船的木鞋,硬如砖块的奶酪,以及远离尘世静谧的羊角村。这里有全欧洲最负盛名的艺术博物馆,也有体验荷兰另类文化的性博物馆和红灯迷离闪烁的red light district;既有梵高、伦勃朗也有运河两岸一派春色随你任意欣赏的橱窗女。荷兰用它独特的宽容姿态,将艺术与低俗、清醒和沉醉统统陈列在世人眼前。

你是怎么也不会忽略中央火车站这幢建筑的,建在大运河岸一侧的百年老站,是整个阿姆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可惜,火车站有一大半外立面正在装修。

火车站对面的教堂

达姆广场

达姆广场又叫水坝广场,是阿姆斯特丹的心脏。1270年这里修建起了阿姆斯特丹的第一条运河,广场因此而得名。广场中间的白色纪念碑是为纪念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牺牲者。

阿姆斯特丹皇宫

广场对面矗立着富丽堂皇的荷兰王宫,曾是这座城市乃至整个共和国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可惜今天王宫前面搭起了好大的舞台,四周用帐篷围住,以至于根本拍不到王宫的正面。

王宫旁的建筑

低调奢华的大王宫

皇帝运河
Emperor's Canal

到处是船和远远望去的西教堂

到处是自行车和骑车的人

到处是有轨电车和四处可见的轨道

到处是相爱的人

安妮之家
Anne Frank House

安妮的家很热门,永远人头攒动。人们排着长队,等着挤进她那间小小的房间。看看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让这个年轻的女孩在恐怖的年代,写下轻快却苦涩的少女心情。她的小像立于西教堂的一侧。爱她的人们,会放上缤纷的鲜花。

荷兰煎饼

荷兰国立博物馆
Rijksmuseum Amsterdam

看哪哪人多,拍哪哪装修,运河边上脏乱的环境,有轨电车的轨道随处可见,一堆堆的自行车无序的摆放在马路上,还有就是川流不息喧闹的人群,让我立刻对阿姆的印象大打折扣,所以我们果断决定随便吃点东西离开这里去博物馆参观。

伦勃朗的《夜巡》收藏在国立博物馆中,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奥赛博物馆前一个广场,孩子们立刻有了精神。

花季

梵高博物馆

梵高博物馆建于1973年,是世界上收藏梵高作品最多的美术馆,包括他的200余幅油画作品、580余幅素描、7个速写本以及大约750封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书信。其中最著名的画作是《向日葵》,另外还有《自画像》、《麦田》、《吃马铃薯的人》等重要藏品。它们依年代顺序展现在参观者面前,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加上梵高一段段坎坷的经历,你似乎能听到那个时代的声音,完全进入画家的世界。

梵高自画像

十五朵向日葵

圣皮埃尔广场花园的恋人

杏花 桃花 李花

吃马铃薯的人

蓝色的鸢尾花

第4天
2017-08-05 周六
荷兰羊角村
Giethoorn

荷兰有一座小桥流水人家的古老村庄,用五柳先生陶渊明的诗句“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来形容再恰当不过,这座世外桃源般的村庄就是羊角村。羊角村距今已有700多年历史,至今仍然保留一派童话的景象,这里没有汽车、没有公路,只有纵横密布的运河和176座连接着家家户户的小木桥。

在这里人与自然交融,没有喧闹和嘈杂,多了几分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的幽静和闲适。

在羊角村的交通工具有三种:两条腿, 自行车和船。

每所房子看似相似又各有不同,相同的是每所房子外面都是一座小花园。

鹅都长的那么好,看来这里真是地杰鹅灵。

在羊角村,漫步在栈道上,不经意就会闯入一片花园,犹如行走在美不胜收的画卷中。可是也请你注意,很多小屋门前竖的一个牌子“Private”,意味着你无法一探究竟,也无法拍照,请尊重当地人的提示,不要进入别人的私人领地,尽管那边的绣球开得很美很漂亮。

彩色的砖瓦墙上是锥形芦苇屋顶,用芦苇作为建筑材料是羊角村几百年的传统,当时这里只有芦苇最耐活,穷人家都买不起别的建筑材料,都用芦苇造房子。结实的芦苇屋顶防雨耐晒,寿命至少有40年,一点不比现在砖瓦差。

很多房子都被植物包围着,主人把门前的空地建成了花园,非常诗意。

羊角村的人都是生活的艺术家,屋前庭院,门上窗前被收拾得有模有样,我们求之不得的田园度假风光对于他们来说是再日常不过的景致,能生活在这里是莫大的幸福。

房子虽小,但是装饰可一点都马虎不得。

荷兰风情的小桥流水人家让人流连,路过一座木桥,木板拼在一起露着空隙,走在上面吱呀作响。透过间隙,有河水缓缓地流过,很浅,清澈。有树木葱茏的倒影,碧绿,绰约。景在眼中,人在景中。​

这里的生活安逸闲适,每家每户把屋里屋外收拾得很有情调,门前种满鲜花,屋后可能是一片小菜园或者绿地。

远离了平日我们最依赖的交通工具,一切回归自然,让人忘记了城市的喧嚣,每一寸肌肤都在呼吸着前所未有的清新空气。

坐在平底木船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于村间小溪,看着草地上斑驳的树影和船只驶过留下的涟漪,心情怡然愉悦。

这里的一切都犹如画卷里描绘的一般,岸上绿树摇曳,水中倒影荡漾,桥的尽头是花团锦簇的小屋。

羊角村的河道水深不过一米多,非常浅,因为到处都是河流,出门乘船比骑自行车方便多了,所以这里几乎家家都有快艇,很多房屋门口就对着小河,他们的船就停在岸边。

没有船只经过时,水道像镜子一样平静,偶尔一两片叶子落入水中,泛起微微涟漪,转瞬又归于平静。

这个房子是我的最爱

光影斑驳,时间如涓涓流水静静流淌,流过十八道弯,定格在这里。

小船继续前行,心也随着碧波在羊角村的诗情画意中荡漾...

从船上下来,沿着乡间小道入住酒店。

沿途的房子

精致的花艺

入住的酒店下面就是餐厅

青柠啤酒,浅醉甚欢

第5天
2017-08-06 周日
荷兰羊角村
Giethoorn

大概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秘密花园,那里种着你最爱的花,还有一场色彩斑斓的梦。

清晨,在花香中醒来,粉红色的蔷薇钻入了你的窗。

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当然,还要有一杯现煮的咖啡。

现在的羊角村已经变成了旅游胜地,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很多人都想到这里买一幢屋子度假,不过政府为了控制村落人口数,规定了只有将这里的房子作为第一住宅的人可以购买,偶尔住住的话是不允许买滴~~这样的管理方案使羊角村的民风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当地原住民在这里过着安详的小日子,非常自在。

桑斯安斯风车村
Zaanse Schans Windmill

告别羊角村,要回阿姆斯特丹了,本想弥补那张伦勃朗的《夜巡》,可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临行前我又无意看到一篇关于桑斯安斯风车村的介绍,来荷兰怎能不去看风车呢?

米菲兔

这里的冰淇凌都做的这么性感

回到阿姆斯特丹的酒店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想到明天还要转场,就在火车站随意买点快餐,土耳其烤肉汉堡,很适合中国人的口味,回酒店泡个方便面,竟然味道好极了。

第6天
2017-08-07 周一
巴黎
Paris

海明威说巴黎是一场流动的盛宴。世界上很少有哪一座城市会像巴黎那样被夸的天花乱坠,时尚之都、艺术博物馆、浪漫之城、花都、都是他的代名词,让人觉得巴黎的一切不是文艺就是艺术不是时尚就是浪漫 ,这座城市的浪漫气质与生俱来,甚至有人说过巴黎若不动人,人间再无浪漫。

蒙马特高地
Montmartre

蒙马特高地位于巴黎市北部140米的小山丘上,这也是巴黎市内地理位置的制高点从这里望去,巴黎千年历史尽收眼底。洁白的大圆顶具有罗马式与拜占庭式相结合的别致风格。很多爱情电影都在此处取过景。我们的酒店就定在离圣心教堂不远的地方。

圣心大教堂
Sacré Coeur

圣心教堂建于十九世纪末,算不上一座古老的建筑。也许,正因为它建的比较晚,也就开始在艺术风格上尝试一点新的东西。设计师似乎只是捏着教堂的尖顶轻轻向上拉了一下,它就有点瘦长,不再那么肃穆。白色的外衣又令它更为明亮,有了一点女性的柔情和轻盈。下面重重叠叠数不清的台阶,一点点把它稳稳托在了蓝天上。

巴黎爱墙
Le mur des je t'aime
红磨坊
Moulin Rouge
埃菲尔铁塔
Tour Eiffel

在艾菲铁塔顶部眺望夜幕下的塞纳河

第7天
2017-08-08 周二
罗丹美术馆
Musée Rodin

巴黎是一座无与伦比的建筑博物馆和艺术殿堂,一条河将一座城分成了两半,左岸感性,右岸理性,左岸洒脱,右岸凝重,左岸是艺术家的天堂,是诗与咖啡的源泉,而右岸则是权力和金钱的象征,左岸的青年们向往着自由,而右岸的精英们更加崇尚财富与地位。现在的左岸和右岸已经不再仅仅是地理上的区别,更是价值观上的差距,甚至可以说是两种文化的冲突。今天我们执意要在左岸,然后右转。我们要看看大名鼎鼎的拿破仑墓的穹窿金顶,我们要去看看卡西莫多还在圣母院敲钟吗?我们要........

本来是想拿着提前购买的免排队的博物馆通票去奥赛博物馆看莫纳的“睡莲”的,结果老法根本就不认什么免排队。真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等候上,于是,向前一条街➡️就到了罗丹美术馆。

维克多.雨果

罗丹美术馆后面的草坪

在罗丹美术馆看拿破仑墓的穹窿金顶,哪怕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中,都照样闪着最耀眼的金色光芒。

荣军院
Musée de l'Armée

拿破仑

西岱岛
Île de la Cité

最初的巴黎城区,是从西岱岛开始的。它是塞纳河中两个相近小岛中的一个。在西岱岛近旁,还有一个更小的岛屿,圣路易岛。两个小岛由一个小小的圣路易桥相连,非常精致地镶嵌在塞纳河中。

巴黎新桥
Pont Neuf

桥是塞纳河上的纽带,连接左岸,串起右岸。如此精致的西岱岛上就有九座桥,其中包括一座巴黎最老的桥,它的名字叫新桥。它是链接卢浮宫和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和左岸的纽带。一部《新桥恋人》让它名声大噪。

情侣们来到巴黎,锁上一把同心锁,然后把钥匙丢进塞纳河,以此表示爱情锁永远无需再次打开,象征爱情地久天长。在这里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爱情锁见证了世界各地的情侣们生命中那份对爱的执着与渴望。

老夫老妻了,就不用上锁了,岁月已然见证了爱情,还是来点实惠的吧,小天使冰淇凌!

巴黎圣母院
Cathédrale Notre-Dame

和新桥相对的西岱岛的东端,紧挨着南岸,就是神话一般的的巴黎圣母院了。这个在1163年建于一个罗马神庙的遗址之上的建筑,营造过程绵绵历时两个世纪。它是一个早期的哥特式建筑,较之于成熟期的作品,它没有那么直插云霄,高耸飞扬,伸手就能触及上帝指尖的感觉,但是,它的正面石山般的凝重,沉稳,它的侧面飞券空灵留给了人们想象的空间,而内部空间的尖券,已经足以带领一个有悟性的灵魂向上提升了。

儿子主动要求拍照了

然而,巴黎圣母院的魅力,不仅来自于它的年代久远和它在建筑史上的重要地位,也不仅来自于它异乎寻常的阅历。他至少有一半的魅力,是来自于一本小说。于是,我们在圣母院再次与维克多.雨果相遇。

艺术桥
Pont des Arts

塞纳河上约有36座各式各样的桥,这些桥体现了法兰西的文化,也记载了巴黎的发展史。也许在我们心中位置更高的一座桥~艺术桥。

卢浮宫对面的艺术中心

卢浮宫
Musée du Louvre

按照计划,到这里我们已经结束了今天预定的行程,可是想想过了艺术桥就是大名鼎鼎的卢浮宫,它从12世纪的城堡,演变为16世纪的皇宫,再转型成为19世纪的博物馆,角色一再改变。于是忍不住去一睹它的风采!

这就是贝律铭设计的金字塔入口

有一种期待叫作“等光来”

儿子不是拒绝拍照,而是只和大片合影!

在卢浮宫玻璃金字塔入口的西侧有一座路易十四的骑马雕像,我们以雕像为起点,向西看,首先看到的是拿破仑执政时的卡鲁塞尔凯旋门,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小凯旋门”。视线穿过小凯旋门的拱门,笔直穿过杜乐丽公园,一直到协和广场的方尖碑,进入香榭丽舍大道,到达大凯旋门的门拱,这长达八公里的一条轴线,被称为巴黎的“历史轴线”,代表了巴黎的文化传承,也代表了巴黎从传统延伸向现代的承先启后。卢浮宫正是文化轴线的起点。

第8天
2017-08-09 周三
凯旋门
Arc de Triomphe

清晨,从酒店坐地铁到凯旋门,那是造访拿破仑光荣的起点。1806年拿破仑安放了凯旋门的第一块奠基石。三十年后,待到这个高达五十米、有着精美浮雕的拱门,在1836年完成的时候,当年风云的拿破仑,已经在他的流放地圣海伦那道上,去世整整十五年了。

登顶眺望远处的埃菲尔铁塔

以凯旋门为中心,放射出十二条宽宽展展的大道,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就是这十二条大道中的一条。

香榭丽舍大街
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

从凯旋门到协和广场间的香榭丽舍大道,号称法兰西第一大道,有人将香榭丽舍大街誉为巴黎的心脏,有人将它誉为巴黎大街中心的殿堂,它几乎成了各国观光客眼中巴黎的代名词。这段长约1200米的高级商业区,雍容华贵,几乎是全球世界名牌最密集的地方。同样香榭丽舍大道也见证了法国历史的风起云动,一路上的建筑印证了无数的辉煌与没落。

法国人有一首歌:去香榭丽舍吧,在中午也好,在子夜也好,顶着太阳也好,下雨天也好,在那里找到所有我们想要的。

亚历山大三世桥
Pont Alexandre III

沿着香榭丽舍大道笔直走下去,从大小皇宫中间的大道向右,经过阔步前行的戴高乐的雕像,又直直接上塞纳河上最金碧辉煌的大桥,压力山大三世桥。

杜乐丽花园
Jardin des Tuileries

杜乐丽花园是一个附属品,它属于已经在1871年毁于火灾的杜乐丽宫。在西方的宫廷建筑中,花园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二者相互依存。宫廷一毁,花园顿失依靠。

协和广场
Place de la Concorde

蒙蒙细雨中,经过“马利之马”的雕塑,就进入协和广场,协和广场上的卢克索方尖碑,这个有着3200年的历史的卢克索方尖碑是埃及总督送给路易.菲利普国王的,是为了感谢法国的埃及学家对重新解读埃及古文的贡献。

方尖碑成为世界各地的纪念碑建筑中用得最为普遍的一种形式。美国就到处都是,以至于我们并没有对它产生多大的期盼,直到真的站在它下面… 那种感觉,就像看过了大大小小的只要折断手臂就算“维纳斯”的石膏像,然后站在卢浮宫“维纳斯”原作面前,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不朽,这就是人们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会赶来巴黎的原因。

巴黎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历经淘汰以后留下的精品,从名画到整个古城。它的整体底蕴是厚实的,它的辉煌是历史文化本身的辉煌,如同眼前这三千二百年不参假的埃及方尖碑。

卢克索方尖碑很简洁,碑面阴刻的古埃及象形文字,神秘地以图纹装饰的形式,在不知不觉地注入历史文化的内涵。最精彩的是它用金的那部分。金色点缀着底座上仅有的几个象形文字,然后略过整个碑身,点染出小小的金色四坡顶尖,遥相呼应,突然就提升了它的等级,使人们体验到质朴与高贵之间的结合,是有可能的。

相传协和广场的喷泉,在大革命时期,就是贵族们的断头台。1793年 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奈特王后在此被处死。

卢浮宫
Musée du Louvre

过了卢浮宫前的“地中海”雕像,我们又一次来到卢浮宫的内部进行参观,每周三的卢浮宫延长到晚上10:30闭馆,为了避开拥挤,我们赶在6:00进入,果然不用排队。参观之前特意买了一本《蒋勋的卢浮宫》做了一下功课,以致于让自己不算一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

卢浮宫藏品中有被誉为世界之宝的三件藏品,其中《断臂维纳斯》已经是世界家喻户晓的青春美的女神雕像。大理石雕,高204厘米。相传是古希腊亚历山德罗斯于公元前150年至前50年雕刻的。其雕像于 1820年2月发现于爱琴海的希腊米洛斯岛一座古墓遗址旁,是一尊手臂残缺的大理石雕塑。

《萨姆特拉斯的胜利女神》创作于公元前3世纪,高3.28米,站在一座石墩上,是座无头无手的雕像,1863年从萨姆特拉斯岛的神庙废墟中发掘出来,胜利女神的头和手臂都已丢失,但仍被认为是古希腊雕塑的杰作。

《蒙娜丽莎》被置放在卢浮宫二楼,外面用玻璃罩着,显然是特别的保护。玻璃罩周围射出的柔和的灯光,足以使观众看清画面的各个细节。《蒙娜丽莎》又称《永恒的微笑》,被认为是西欧画史上首幅侧重心理描写的作品。

花岗岩雕刻的“狮身人面像”,动物写实的巨大躯体加上法老王威权的头部,反映出古埃及神秘文化的魅力。

雪花石雕刻的“书记坐像”,这件作品是公元前2350年的作品,距离现在已经超过四千三百年,出土于沙卡拉。年代如此久远,却保留着完整的色彩,可以看到古埃及人为石雕上色的经验。

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与三女神,15世纪意大利绘画以“蛋彩画”为主,但也尝试在墙壁上涂上灰泥,趁灰泥未干之前,快速画下图像,成为湿壁画。

安吉利科的圣母加冕图,这件接近两米正方的祭坛画,是以蛋彩画在木板上的,它不同于较晚的油画,是以鸡蛋作调剂,结合矿石色粉来画画,颜色特别丰富鲜亮。

卡拉瓦乔的圣母之死,卡拉瓦乔重视写实,以致于他没有美化圣母的画面,祥和安静,围绕着小天使,而是面孔苍白,如同一般饱受肉体之苦的临终病人,甚至腹部显得肿胀,右手置放在胸腹间。

西班牙画家穆里罗的小乞丐

法国画家乔治.德.拉图尔的作弊者,这是一件活泼而又充满嘲讽性的生活写实作品,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画。

当我又一次与伦勃朗的作品失之交臂时,我想起了这句话:在卢浮宫里给自己最大的提醒就是,不要计较错过了什么。

玻璃金字塔下部的结构,由于艺术藏品的丰富,许多游客来到这里很快被美不胜收的艺术珍藏所吸引,而忘记了欣赏卢浮宫曾经作为一座皇宫本身的艺术价值。待到出门以后,满脑子名画和希腊罗马的雕塑,却一点想不起来卢浮宫内部的样子。

夜幕下的卢浮宫,灯光没有完全打开,所以色彩不是太鲜艳。

第9天
2017-08-10 周四
凡尔赛宫
Château de Versailles

来巴黎,大家都知道有两个王宫。一个卢浮宫,一个凡尔赛宫。一个在市中心,一个在巴黎远郊。因为我们先到的卢浮宫,就建筑物本身来说,卢浮宫的庄重典雅和气度,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太深,一下子不太接受凡尔赛宫建筑主体的华丽色彩所透出的些许艳俗。

就历史来说,卢浮宫是几代王室经营四个世纪的结果。最初,它的外观只是一个中世纪的城堡。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卢浮宫,基本上是从十六世纪开始慢慢建造、扩建和完善的。不管是哪一部分,不仅表现了当时主事者的艺术修养,还透着那份“古代耐心”。而凡尔赛的主人似乎有点现代心态。自己栽树,让后人乘凉是不肯的,所以凡尔赛里面大部分的建筑细部都是速成品。缺少了那种追求完美的静思,以及闲神定气的感觉。不是建造凡尔赛的艺术家水平下降了,而是他们的主人没有给他们留下时间。

路易十四的寝室

镜厅

这里就是路易十四与贵族们在一起聚会的地方。欧洲长期以来,所谓的国王,不过是一个大贵族,或者说是特殊贵族。这种不能全盘说了算的局势,对帝王本身的心理状态也是一个塑造过程。更加上文艺复兴的推波助澜,法国的国王、王后是和贵族一起在大镜廊轻歌曼舞的贵人,是在凡尔赛花园大宴宾客的高等社交场合的一样的主人。

战争厅

走出宫廷,绕到建筑物的另一面,看到这个“后花园”,我们才知道路易十四为什么要搬到凡尔赛来了。那里浩浩渺渺,一望无际的,整齐平展的是,一大片所谓“法国花园”。在巴黎市中心的卢浮宫,怎么也不可能施展出这样一片天地来。

宽大规整的水池,微微镶嵌着凸起的石砌边缘。水池两边,围绕着一座座静谧无言的大理石雕像。

从巨大的精工制作的石阶一层层下去,是长长的水池。一路向前,两岸修剪刷齐的大树,一直伸展到远方,渐渐淡去,又隐入外围无边的森林里。

先贤祠
Panthéon

从凡尔赛坐火车回到市中心已经很晚了,坐地铁在拉丁区下,想去探望一下先贤祠的各位名家。先贤祠的起因源于路易十五的一场重病,他发誓如果他能熬过来,他一定要建造一座宏伟的教堂,以感谢上帝和巴黎的保护神圣吉纳维夫。1755年,路易十五亲自放下了教堂的第一块奠基石,精心设计,历时三十三年才完工,路易十五没有熬过这个工程,而这个教堂却幸免于大革命的摧毁。然而他的设计初衷也完全被革命所不齿。最初的教堂就变成了现在的纪念堂。

先贤祠本来是按一个仿古罗马新古典的天主教堂设计的建筑。两百多年的今天,却成了伏尔泰,卢梭,雨果等法国著名的思想家,作家归葬的纪念堂。

旁边的小教堂里仍然供奉着圣吉纳维夫女神

塞纳河
La seine

塞纳河,好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动人又充满诗意。巴黎因它而幸运 ,它不宽,也不窄。河水静静地、和缓地流淌。

从这里上船,夜游塞纳河。

在巴黎,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如果巴黎少了埃菲尔铁塔就如同一位美女少了右眼,如果少了卢浮宫,便如美女少了左眼,如果这里少了那些雄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便仿佛缺少了美女的气质与内涵,让人失去了驻足的理由。”这也许就是历史、文化、艺术给我们所带来的美丽。 ​​​

第10天
2017-08-11 周五
伦敦

今天又是大型转场,一早从巴黎戴高乐机场T2A坐飞机到伦敦的希思罗机场到达此次行程的最后一个国家英国的首都伦敦。说起欧洲的心脏,你的第一反应是巴黎还是伦敦呢?这两座城市都有着非常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巴黎的优雅细腻和伦敦的古典大气,你喜欢哪一个?在没有来到伦敦之前我可能会选择巴黎,因为在我的想象中伦敦的感觉是沧桑,厚重的,色调永远是清一色的蜂蜜黄,而它的经典也远远没有巴黎的精致浪漫。然而当我拿着Londonpass坐上疾驰而来的红色双层巴士环绕伦敦市区时,当一辆辆有着跳跃颜色的车辆撞入我的视野时,我的想法有了那么一点点改变。

西敏寺教堂
Westminster Abbey

按照计划今天的行程是国家画廊和大英博物馆,可是听说西敏寺周日不对外开放,而明天我们的计划又去剑桥。所以临时改变行程,放下行李就来参观这座神圣肃穆的皇家教堂。坐落在英国伦敦议会广场西南侧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西敏寺),它最初由笃信宗教的国王"忏悔者"爱德华一世于 1050年下令修建,1065 年建成。现存的教堂为 1245 年亨利三世时重建,以后历代都有增建,直到 15 世纪末才告竣工。

来欧洲数十日也参观了许多教堂,自认为这是最值得一去的,特别是对于一个想了解英国史的游客,这里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经典景点。而且这里有全中文的导览讲解器,不允许随便拍照。与其它教堂不同的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既是英国国教的礼拜堂,又是历代国王举行加冕典礼,王室成员举行婚礼的大礼堂,还是一个国葬陵墓。1066 年撒克逊王爱德华死后就埋葬在这里。从亨利三世到乔治二世的 20 多位国王都埋葬在这里。当我站在亨利七世的教堂和陵墓前,注视着在它的右面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陵墓左面是被伊丽莎白一世处死的玛丽一世的陵墓时,一种历史的厚重感油然而生。
  
 

教堂内的"诗人之角"因埋葬 14 世纪诗人乔叟和文艺复兴时期诗人斯宾塞而得名。后来,英国著名的文学家、艺术家,如莎士比亚和狄更斯等,都在这里建有墓室或墓碑。此外还有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如达尔文、牛顿、克伦威尔、丘吉尔等。当地人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称为"荣誉的宝塔尖",如果死后能葬在这里,是无尚光荣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不仅历史悠久、建筑宏伟、雕塑精美,而且是英国历史事件的见证者。在这里你不仅会为这里的建筑艺术惊叹,更会被这里所承载的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所深深折服。

大英博物馆
British Museum

今天是周末,恰是大英博物馆延迟闭馆的时间,我们从西敏寺出来一路穿过特拉法加广场早早来到大英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位于英国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的大罗素广场,成立于1753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目前博物馆拥有藏品1300多万件,但由于空间的限制,目前还有大批藏品未能公开展出。

博物馆藏品最初来源于英王乔治二世的御医、著名收藏家汉斯·斯隆爵士收藏的8万余件文物和标本。1823 年,英王乔治九世捐赠了他父亲的大量藏书。开馆以后的200多年间,继续收集了英国本国及埃及、巴比伦、希腊、罗马、印度、中国等古老国家的文物。大多数来英国旅游的游客都是走马观花看热闹,毕竟这里需要较多的知识储备,能够从一只木箱,几段残碑或者满地瓷片,体味所展物品中蕴含着的民族或文化史,这样的“内行看门道”终归是不太多,与巴黎一样,临行前做了一些准备,买了一本“大英博物馆日记”并在喜马拉雅里下载了一本“一本书读懂英国史”,现在,还是从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看起吧。

这是埃及罗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该藏品是拿破仑在埃及溃败后英国获得的一批埃及文物中最珍贵的一个,高1.14米,宽0.73 米,是一块制作于公元前196年的大理石石碑,原本是一块刻有埃及国王托勒密五世诏书的石碑。石碑上用希腊文字、古埃及文字和当时的通俗体文字刻了同样的内容。由于这块石碑刻有三种不同语言版本,使得近代的考古学家得以有机会对照各语言版本的内容后,解读出已经失传千余年的埃及象形文之意义与结构,成为研究古埃及历史的重要里程碑。

这是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埃尔金大理石雕塑 (Elgin Marbles)它是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部分雕刻和建筑残件,迄今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大英博物馆最著名的馆藏品之一,有大英博物馆镇馆之宝之称。19世纪初,英国外交官埃尔金伯爵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买下帕特农神庙上的大理石建筑装饰和雕刻,并切割后运回英国。1816年英国王室花3.5万英镑买下,放在大英博物馆,从那以后的200多年来,埃尔金大理石雕塑成为该馆最具代表性的展品之一。

这是神庙的原物图片

这是埃及馆的展厅,游客不算太多 ,满大厅五彩缤纷的木乃伊及棺木,或平躺,或站立,也有的三五成群,似乎正聚首议论着什么。以前在书上看过有关人,神的形象及其所蕴含的神秘故事,这会突然被光怪陆离的众多棺木所包围,就很容易超越时空,进入想象的世界。

木乃伊见得多了,“死者之书”倒是第一次认真观赏。作为坟墓里的陪葬品,这种纸莎草纸书卷,据说是帮助死者死后生活的咒语书。

大展苑气势非凡的穹顶,也因此记住了福斯特爵士的名字。

特拉法加广场
Trafalgar Square

吃了十来天的西餐实在有点腻了,接机的师傅提供了一个龙虾面的餐馆,说是离海德公园不远的一家中餐馆叫“喜相逢”,于是,转场奔波一天的几个人儿不辞辛苦坐上地铁赶了来。

炸生蚝

第11天
2017-08-12 周六

一早要坐火车前往剑桥大游览,在宾馆享用了纯粹的英式早餐,恰逢欧洲的“毒鸡蛋事件”一路尾随,所以只能忍痛割爱了。

英式早餐

剑桥

剑桥的美,在潺潺流动的剑河河水上,在高耸英朗的哥特式建筑中,在让徐志摩诗兴大发的康桥边。

剑河泛舟

国王学院

三一学院

康桥

关于剑桥,临行前选了两本书,萧乾的《负笈剑桥》和徐志摩的《徐志摩选集》,算是为剑桥之行做一点准备。

四季常青的草坪

许多人之所以喜欢就读或访问剑桥大学,我相信很大程度是受徐志摩诗文的诱惑: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如此《再别康桥》,不知迷倒过多少有浪漫情怀的读书人。可作为“旅行指南”,只讲“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实在不合适。

数学桥

叹息桥

倒是萧乾的长文《负笈剑桥》夹叙夹议,在追忆自家留学生涯的同时,着意介绍这所大学的历史,建制,风景,学术特点以及学生的课外活动。对于渴望了解剑桥大学风貌的我来说,比徐志摩的文章更实用。

第12天
2017-08-13 周日
大本钟
Big Ben

请忽略左侧威斯敏斯特宫的装修

骑警

伦敦眼
The London Eye
伦敦塔
Tower of London

古城墙

伦敦塔的故事要从“征服者”威廉说起。在1070年他下令在伦敦要塞的中央建造一座前所未有的巨大石塔,并有意将它称为“白塔”,一来可以征服天际;二来可以奴役被征服者的心灵。威廉成功了,故事却远未结束。

当时建造白塔的大部分砖块都是威廉从法国诺曼底运来的

与西敏寺一样,伦敦塔也有着近千年的历史,这里曾经是宫殿堡垒,后来沦为监狱,如果在西敏寺的导览器里你听到的是”这里葬着谁“,那在伦敦塔里,你会知道”这里处死了谁“。这里有着那几个世纪的残暴与痛苦,这里曾经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地方……

潮湿阴冷萧瑟的季节才适合这个充满谎言阴谋与死亡的地方。这里有两位王子在继位前被谋杀,有三位女王被处死,还关押过伊丽莎白一世等多位皇室成员。至今还有闹鬼的传说,可是就在这可怕的地方,那爷俩却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去买冰淇淋,你说我该不该和他们急?还好,今天的阳光好温暖。

珍宝馆,看到目瞪口呆,伊丽莎白女王的皇冠无与伦比!

站在伦敦塔的塔楼向泰晤士河对岸望去,看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高楼,据说是伦敦市的行政管理中心,金融城及高层办公楼。感慨伦敦人胆子真大,让如此庞大古怪的建筑,与古老的皇宫隔河相望。同是政治中心,如此古今对话,是延续传统,还是嘲笑历史,抑或只是激活想象以发展旅游观光?在这一点上伦敦确实超前于巴黎!

著名的碎片大厦是伦佐·皮亚诺设计的位于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大厦,高达1017英尺(309.6米),是全欧洲第二高的大厦,仅次于莫斯科水星城。

这里是伦敦金融城,位于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东侧,有一块被称为“一平方英里”的地方。这里楼群密布,街道狭窄,虽不像纽约曼哈顿那样高楼密集,但稳健、厚重的建筑风格和室内豪华、大气的装饰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聚集着数以百计的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被看做是华尔街在伦敦的翻版。

著名的空中花园就在这座大楼,我们没有提前预约,所以无缘一睹其风采

伦敦塔桥
Tower Bridge

玻璃桥我不敢走,溜边过来的。

千禧桥
泰晤士河
River Thames

恰逢一艘游轮驶来,塔桥打开

游船上看大本钟

旧与新的对话,是为了既营造历史氛围和精神视野,又适合现代人生存和城市经济建设发展,永远都是一个主题。突然发现我们城市规划与建筑专业在伦敦一定是一个很热门和吃香的行业。

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去成圣保罗大教堂,只能远远看一下位于世界第二大的圆顶教堂了。

与圣保罗大教堂隔河相对的超现代建筑

正在建设中的

作为一个暖通设计师工作已经二十余年,大大小小的工地也见识不少,还真没见过如此庞大的建设队伍。

来英国之前,朋友就嘱咐我多带些方便面,说这里的饭又贵又难吃,实际呢?截然相反。

来英国怎么能不吃炸鱼薯条呢?

大虾

鱿鱼

第13天
2017-08-14 周一
温莎城堡
Windsor Castle

从今天开始我们即将离开伦敦,开始我们包车的环线游览,第一站就是大名鼎鼎的温莎城堡。1070年,外国征服者威廉一世为了防止英国人民的反抗,在伦敦周围郊区建造了九座相隔30公里左右的大型城堡,组成了一道可以互相支援的碉堡防线。温莎城堡是九座城堡中最大的一座,矗立在泰晤士河畔的高坡上。1110年,英王亨利一世在这里举行朝觐仪式,从此温莎城堡正式成为英国王室的重要活动场所和居住地之一。温莎城堡经过近千年历代君王的不断扩建,亦已成为一处拥有众多精美建筑和庞大古堡群落的建筑。

巴斯
Bath

巴斯是英国唯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从温莎城堡出来,我们就驱车抵达了这个位于英格兰西南部山谷中极富盛名的旅游城市。巴斯城虽小占地30平方公里,人口仅九万多,但其凝重典雅的乔治亚式建筑风格、风光绮丽的乡村景致、以及被完好保留下来的历史遗迹,成就了巴斯与众不同的风景线,每年来此观光的游客仅次于伦敦。旅游宝典《孤独星球》对巴斯的评语“如果只能走访伦敦以外的一个英国城市,那么就选择巴斯吧”确实不无道理。

圆形广场
The Circus
皇家新月楼
Royal Crescent
简·奥斯汀纪念馆
Jane Austen Centre
帕特尼桥
Pulteney Bridge

雅芳河

第14天
2017-08-15 周二
科兹沃尔德

离开巴斯,行驶在英国乡村的公路上,前往科茨沃尔德。科茨沃尔德拥有英国最美丽的乡村田园风光,与意大利的托斯卡纳、法国的普罗旺斯并列称为“欧洲最美乡村之杰”。科兹沃尔德的公路网络非常好,每个乡村之间都有柏油路相连接,即使是原野中独矗的一幢别墅。这里的八月清风送爽,幽美寂寥的乡村之间经常只有我们一辆车孤单前行,一会儿越上丘陵绿坡,一会儿钻进森林小道,导航引领我们在科兹沃尔德腹地轻松自如地穿梭。

水上伯顿

第一站:水上伯顿 Bourton on the water
水上伯顿是科茨沃尔德地区风景排名第一的村落。整个村镇被 Windrush河贯穿,沿河架设了六座石拱桥,每座石桥都有百年的历史。

小镇里这些由石头堆砌而成的老屋很好地保持了历史的原汁原味,在绿植的光影中更显厚重和沧桑。每一幢房前都有主人用鲜花精心布置的小小庭院,那是他们悠闲聊天喝下午茶的地方。

叶与花相呼应,谁是谁的景?

安静的小巷子里,老屋窗前缠绕的绿藤,墙角石器中寂静的玫瑰,这里古朴静谧的氛围与河边喧嚣的热闹,丰富了水乡浑然天成的美丽内涵,不禁让你流连忘返。

拜伯瑞

第二站:拜伯瑞 Bibury
拜伯瑞 ,一个风景令人心旷神怡的古老村落,绿叶成荫,溪泉流淌,每一眼望去都是苍翠欲滴琳琅满目的绿色。穿过村镇的公路算是这里的中心地带,我们把车停放在路边游客专用的车位,开始沿河堤两岸慢慢地行走。

景致小巧的村落,繁茂树木的浓浓绿意掩映着一串串比邻修建的联排石屋,这就是拜伯瑞小镇古色古香的特色景观—14世纪建造的“阿灵顿排屋”Arlington Row ,建于1380年,刚开始是作为储存羊毛的仓库….不过,现如今它已是当地的象征性建筑物,甚至连英国护照上,你都能看到阿灵顿排屋的身影。老房子顺着河水蜿蜒,悠闲从容地展示着中世纪的古老魅力。

库姆堡

第三站:库姆堡 Castle Combe
库姆堡 位于在布莱克溪谷下游,全村只有一条沿着山谷而筑的弧形小街,数十幢英国15—17世纪建筑的古屋参差错落,这是英国保存最完好的古村落。

慢慢踱步中细细打量着这个安详宁静、保持原生态环境的小小村落,想起英国人常说的一句箴言:“英国就是乡村,乡村就是英国”。在保守的英国人看来,冷清僻静的寂然之处才有着这个民族最尊重的东西,才能由此生出牢靠的美德和纯净的欢快。这种乡居生活中文明的享受,被看做是古老英国留给现代生活的遗产之一。

寂静的教堂

科兹沃尔德的美丽乡村处处带给我们不同的惊喜,这里的每一幢房舍和庭院都被主人独具匠心的园艺,打造出如诗如画的浪漫情调。如果说欧洲是世界上园艺水平最高的地方,那么英国则是园艺文化最普及的国家了。科兹沃尔德无论是花园还是庭院,到处都可以感受到英国人对园艺的热爱和独特的审美。对他们来说最美好的一天莫过于手持花剪在自家的花园中度过。“高尚生活”这个词在今天看来是商业化泛滥的中产阶级的臆想,但园艺极其代表的乡居生活却是英格兰贵族们最传统和保存完好的生活方式之一。

牛津

从库姆堡出发,沿着美丽的乡村公路,驱车前往此次行程的最后一站牛津。如果剑桥是一个让徐志摩诗兴大发、充满文艺气息的学术小镇,牛津则是一个古老大气的学术城市,有着一种历史定格的神圣庄严感。因为是路过,就只蜻蜓点水般看了一眼,因为疲惫的心情也没再下车去拍照,而黄昏下神学院古典式圆顶的那份明耀也早已根植于心了。就在这样一个最古老的高等学府里,我们也结束了此次欧洲的旅行。有人说:看许多书,只为人事通达。行许多路,只为明了何处是家。穿越人群,只为认清自己。所言极是。于我而言,旅行,拍照,写字也不过试图让人生兴味盎然,也不过让内心更为专注安定,以此来抵御克服光阴深处的暗与凉。 ​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