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川西北行

@樱子红果

川西北行

0
第1天
2017-08-15 周二
郎木寺镇
Langmu Temple

离开群山环抱的石匣子,沿着313省道在峡谷中奔驰,两侧景色美不胜收。白龙江在山谷激荡,一路相伴,直至郎木寺。

“郎木寺”,说“寺”也是,说不“寺”也是。“郎木寺”即是地名,也是寺名,而且还是两个寺的寺名。一条白龙江将郎木寺分属于不同的省份。下图的郎木寺属甘肃,又名赛赤寺。上图的郎木寺属四川,又叫格尔登寺。两座郎木寺隔河(白龙江)相望。

就连两岸的商铺名称也可以看出各自的地域归属。因郎木寺特殊的地理位置,我们决定以达仑郎木宾馆为根据地用两天的时间游览郎木大峡谷、九曲黄河第一湾和若尔盖花湖。

郎木寺(达仓纳摩格尔底寺)
Ge'erdi Temple

应该说郎木寺的发源地是四川境内的郎木寺大峡谷,在峡谷内有郎木洞、虎穴、和白龙江源头。这是郎木寺游览的必游之地。

和以往参拜过的扎寺伦布、塔尔寺、拉卜楞寺甚至是路过的西仓寺相比,四川的郎木寺显得格外朴实,从讲经堂、护法殿、佛学院、僧侣达仓以及转经处,都让觉没有额外的雕饰,完全是一副自然生长的模样。

新旧殿宇依山而建,按建造年份的不同,有银顶金顶之分。

找了一个当地藏族姑娘给我们作导游。她向我们介绍了格尔登寺的特色和传说。这里供奉着第五世活佛格尔登丹巴坚赞的肉身舍利。因尊重宗教习俗不能拍照,我便在舍利殿外转经祈福。

导游告诉我寺院有500多喇嘛,佛学院有许多小喇嘛,她的弟弟也是这里的小喇嘛,她家就住在寺院东面的山上。

迎面走来的是两个嘻戏的小喇嘛,看样子只有三四岁的模样。他们理解佛是什么吗?

游览郎木寺大峡谷对于我们外地的游客来说是才是重点。

在峡谷入口处的崖壁上刻有两个人像和一排藏文。导游小姑娘告诉我:两个人像是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象征着民族团结,一排排藏文是六字真言。崖壁上洞穴是扔石子的,如果在三次之内投进,说明佛主认识你,接受你的朝拜保佑你。我试了两次没中,没敢试第三次。

这就是“仙女洞”。郎木,藏语是“仙女”的意思。藏民最尊崇传说中的老祖母郎木,就住在这个洞穴里,现在里面就有仙女背影像、神龟像和四种动物像。这是圣地中的圣地。小导游告诉我要顺时针参拜,要心怀诚意。据说里面的仙水还能祛斑。

苔藓数万年,溪边青石浅,先前伴着我们的白龙江就发源于此。

一条溪流在山谷间顺着山势的向北流淌,潺潺的水声淹没在游客兴奋的喧嚣中。

这是传说中的的虎洞,老虎已被仙女收服。

这就是白龙江源头,一个小小的的泉眼,白色的哈达代表着它的纯洁。

小姑娘建议我们喝上一口,不错,泉水清凉甘甜。

走过泉湶便是一段布满乱石的山间谷地,杂草丛生,野花相间。在一般的景区,像这样的地况都已铺上了栈道,而这里却是顺其自然。

自然对野生动物来说是最好的状态。路上居然看到一只肥硕的地鼠,憨态可爱。

还有这只渴望被爱抚的野猫。

峡谷的南端尽头是一大片山间盆地,牧民们在茵茵的草地上圈起围档,搭起帐篷,一边放牧 ,一边为游客提供酸奶。小姑娘告诉我,她妈妈就在这个马队里,乘我拍照的时候母女俩人在商量着什么。

归途中夕阳西下,走过栈桥站在甘肃地界留影纪念-----落日余辉洒在东方的山壁上,使山体宛如一道铜墙,分外夺目。

第2天
2017-08-16 周三
郎木寺镇
Langmu Temple

今天的行程是游览黄河九曲第一湾。因郎木寺没有直达车,我们就需转车搭车。先乘上去若尔盖的班车,然后在若尔盖转乘前往黑水的班车在唐克下车。

213国道

出了郎木寺镇,汽车在213国道上行驶,道路两旁风光依旧。

若尔盖草原在群山的环抱下显得格外壮阔:蜿蜒的小河在草原上流淌,肥美的牧草中夹杂着色彩各异不知名字的野花,

成群的牛羊似星星般撒落在山坡草甸上。

应该说若尔盖草原是一个空中草原,它的海拔高度在3300米至3600米之间,也被称为松潘高原。

国道边不时还会看到全副武装的骑行人,他们把挑战高度、长度和难度当作一种追求。

九曲黄河第一湾
Jiuqu Yellow river first bay

公共汽车把我们放在唐克的三岔道口,这里有一个地标雕塑------黄河九曲第一湾景区,但这离景区还有二十公里。

站在路口拦了几辆车没一个理我们,正有点沮丧,这辆车停在我们身边,这位藏族小伙特别热情,不仅载我们进出免了门票(当地车辆不要门票),还关心我们的行程,常发微信问候。

藏族小伙将我们放在第一湾旁的寺庙前,指点了上山的路。

这座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创建于1658年,寺内供奉的一尊宗喀巴大师的金身佛像,还有宗喀巴大师的真身头骨舍利16颗,是格鲁派的圣地,有200名僧人在此修行。

这里的喇嘛淳朴善良没有一丝商业气息,主动邀请我们参观寺院,向我们介绍供奉的主神,使我们对这个寺院有了深入的了解:真是藏在“深河”人不识。

寺院的喇嘛真的实诚,问我买没买门票,如果没买就顺着台阶登上大殿上楼。登上二楼一位护殿的喇嘛又热情的指引我们走马道穿过被扒开的铁丝围栏,登上栈道。(帮助我们逃票)

逃票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揪着草,攀着乱石,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失足滚下去闹出笑话。

还好,顺利登顶成功!身后就是黄河九曲第一湾。

发源于巴颜喀拉山(海拔4500米)的黄河流经四川省境内,在索克藏寺院旁横切径为300米,白河横切径为400米。黄河于此段流程中,为四川与甘肃之界河,河西为甘肃,河东为四川,在四川边上触摸一下转身回到青海。这里是三省交汇处。

这是九曲黄河立体的大乾坤图。这个S形大弯道恰似《周易》中阴阳太极图,又与藏传佛教(“卐” )的“生命轮回”学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运气还是好,归途又拦了一辆车。三兄弟去玛曲看赛马,正好空了两座给我们。

若尔盖花湖
Zoige flower lake

花湖也是在位于若尔盖和郎木寺之间的213国道旁,是若尔盖草原上的一个天然海子,是三兄弟去玛曲的必经之地。若尔盖草原是我国仅次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第二大草原,海拔3千多米。

游览花湖必须乘坐摆渡电瓶车深入湿地。

有人说花湖最美的季节是六七月份,八月则没什么出彩,但我以为此时的花湖自有它的明艳与妩媚。

湖水透彻的蓝,是那种无法形容的纯净;缱绻在水天之间的云彩,有着魔力般的妖艳。

这里还是众多野生飞禽的主要栖息地,湖面上游弋着赤麻鸭、灰雁、白骨顶、天鹅等许多珍稀动物,而在栈桥上你随时都能看到水中觅食游戏的鸟儿。

所有的天光、云影、人徘徊,都能在湖中找到另一个自己,让你想越过栈道一直走到湖心------

坐在栈桥边,看碧波荡漾,听声声鸟鸣,体味那种浩淼与无垠,真的别有一番滋味------

第3天
2017-08-17 周四
玛曲县
Maqu county

来到玛曲是偶然中的必然。按照行程我们应去色达游览,可拼了几天的车还是没有到位,只能拼车去玛曲碰碰运气。

今天正值赛马节的最后一天,整个县城热闹非凡,所有的人群都为这个赛事运作。商贩、出租车、警察以及周边的牧民,昨天搭我们的三兄弟就是特地从红原赶来参加盛会的。

什么叫水泄不通,用它作图示都不用解释。利红想用肩膀扛我拍赛场内的场景,但无法站稳,只好作罢。

嘿嘿,拍不了赛马的帅哥,就和盛装的美女拍一张吧。

曲线赶路,搭玛曲去阿坝的班车,到久治再想办法。

740县道

感谢国家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从兰州出发到现在为止,我感觉西部的路况非常好,国道一点都不逊于高速,不仅提高了百姓的生活质量,也方便了我们这些游客。

玛曲到久治的345国道正在修建,看看口号就知道干劲十足,一丝不苟。

真的是西北处处好风光,沿途依旧是风光大片。

黄河陪伴在道路左右,尽显她的温柔和浪漫。

草原上的牛羊增添它的魅力和生命力。

经过久治黄河大桥,不久到达久治县城。久治县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辖县。

顶着细雨下车,虽然只是下午5点多,但街头行人甚少。这个整洁、整齐的高原城市,如果不是四周的群山印衬,就显得过于单调。夜宿久治。

第4天
2017-08-18 周五
101省道及班色公路

一早拼了这辆车去色达。“一早去扬州,天亮还在家门口”,一直等到近十点,人还没凑夠,但也只好出发了。

久治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巴颜喀拉山自西北向东南绵延,年保玉则山构成该县的地形骨架。

整个区域的地势由南、东北向西北部逐渐降低,海拔在3500米-5500米之间。从久治到色达要翻越4207米乱石头垭口、4037米红土垭口、4239米扎拉山垭口,4398米隆格山垭口,4418米德啄山垭口,4517米德勒山垭口六个垭口。

海拔4398米的隆格山垭口北面就是年保玉则主峰。年保玉则是青海果洛草原的一座神山,主峰海拔5369米。天公作美,尽管出发时阴云密布,但行至隆格山垭口时天色居然放晴,笼罩在主峰上的云雾渐渐散去,让我们得以目睹它圣洁的面容:年保玉则的主峰与周围的山峰高度相近,簇拥在一起像片片绽放的雪莲花。

碰巧,一位从兰州骑行的人也来到这里,借他的坐骑摆个pose。其实年保玉则的美不仅仅是它伟岸的身躯,它的美还在于它怀抱中的大大小小的山峰和湖泊(海子),相传有山峰三千六百座,湖泊三百六十个。其中位于年保玉则西北山脚下的两个美丽的湖泊(仙女湖和妖女湖)最为著名。

从久治载我们的司机是班玛人,到了班玛就将我们转了去色达的车。车上除了多了三个色达当地的孩子,还有一个特殊的乘客,一位老年喇嘛。喇嘛一般是拒绝拍照的,利红在后面悄悄的按了一张。

往色达的山路没有完全修好,基本上是沙石土路,凡是去色达的人对漫天的风沙记忆深刻。所幸的是因为刚下过小雨,我们经过时竟风尘不起。从高处望下看:几字型的山路似哈达在群山中飘逸,首尾相顾。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经幡白塔,沿途的风景令人兴奋,手机拍个不停,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都搬回家。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Five buddhist Ming

去色达佛学院要经三个环节。这是第一个,检查入境人员身份证。查的不严,我们下车后去了洗手间居然就过了。

第二个是到了县城后乘坐当地的出租车到佛学院广场,然后再乘寺院公交车上山,这是第三个。

等公交车的长长的队伍。

乘上公交车绕过山口,只见两边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红房子,尽管事先已有耳闻,但依然有强烈的视觉冲击,难怪有许多人蜂拥而至。

在其壮观的外表下也掩盖着让人心酸的现状。山脚建筑垃圾遍地,已经无所谓路,真的是走的人多了便是路。

色达佛学院全称为“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是由晋美彭措法王1980年创办,在短短数年间从藏区一个山谷深处迅速崛起,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有三万多出家僧众在此修行居住。佛学院戒律十分严格,男众女众的僧舍泾渭分明。

喇嘛们的木屋间是气味难闻的污浊排水沟。

基本上就是眼前这个状况。杂乱无序,是走进近观的初步印象。

进而又为数万喇嘛觉姆抛开红尘来到这里而感叹:最基本的生存环境支撑他(她)无比强大的内心。

这些红房子都是修行者自家搭建的,在藏区很多家庭会把家里的孩子很小就送来修行,为他们盖房,提供生活费用(学院学费全免,其它自理),这是一种荣耀。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公交车站上等候都是晚归的僧侣。无论他们在哪里云游,在哪里转经,这里都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灵魂的栖息之所。

当我们离开之时回首望去:山坡上、山谷中的木屋全亮起了灯,犹如夜空的繁星,两条山道上路灯通明一直指向辉煌的大殿。“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大概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夜宿市中心骏马广场旁的祥瑞宾馆。

第5天
2017-08-19 周六
旅游记保管处

因利红的执着,我便独自一人踏上归途。眼前的这辆丰田霸道将开启我的回程之路,同行的还有一位在佛学院修行的年轻喇嘛,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淡定。驾车的司机也泰然淡泊,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两个儿子都在佛学院修行。信仰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接着便是高铁、飞机,十天的甘南、川西、青东之路,被它们十几个小时就拉回原地,但高原的辽阔、明净,高原人的虔诚、质朴,将深刻记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