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混迹高棉-Day 3 东边日出西边雨的金边

@巷无居人

混迹高棉-Day 3 东边日出西边雨的金边

0
第1天
2017-08-28 周一

早上起得也不算早,8点约好了和D下楼吃早饭。

宾馆的早饭并不是我一贯住宾馆所习惯的自助餐,而是要去跟吧台点单的。有两种套餐,Asian款和American款。两款下面各自还分不同的套餐品种。我的中国胃比较挑剔,点了一份炒面,配水果拼盘和菠萝汁。D选择了美式早餐:熏肠、omelet和薯条,配水果拼盘和橙汁。这里的炒面明显和国内味道不同的,带点少许的辣味,配菜有胡萝卜卷心菜,很合我胃口。尝了D的早餐,感觉omelet很淡很扎实,并不喜欢。提一嘴这边的香蕉,真的是实至名归的糯米蕉,口感黏糯,像是在嚼麻薯。

宾馆的小泳池,我用自带的iPhone广角镜头拍了个全景,泳池真的不大,一口气可以游一个来回,但水很清澈。

泳池的另外一个方向,依然是用广角镜头拍摄。

早饭,我点的Asian早餐,味道很不错的炒面,比D的omelet好吃很多

吃饭的时候那个大堂经理模样的小哥一直用一种或许他认为很优雅的姿势站在我们旁边,时不时过来搭一两句讪。我弯腰挠个腿,他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Mosquito bite? 我尴尬地说是的,然后等着他会不会拿出什么小宝物专门对付蚊子,结果他又一个箭步退回去,没有下文了。过了一会儿,他又一个箭步冲上来,问我们在金边打算呆几天。其实我是很喜欢跟当地人聊天的,因为我一直的旅行观就是要了解人文和风土人情的,可是这位小哥的英文交流起来实在是捉急,金边这边湿热的天气也让我很容易烦躁,因此也懒得多说。D很温和地回答他说金边呆三天,然后去暹粒呆四天。小哥回以一个很gentle的点头示意他明白了,说暹粒是个很好的地方blahblah,完了补上一句:Welcome to my country. 也是蛮感动的,用这样一种开放热情的态度欢迎来这里的异乡人,殊不知多少异乡人的到来仅仅是因为觊觎这孱弱孩童手中的聚宝盆。

然后他从吧台后面掏出一张宣传单,大概是一个什么表演的广告,小哥有点害羞地跟我们说他是这个表演的演员之一,晚上就在National Museum附近表演,问我们愿不愿意去。他一说完我就立刻回想起前一天在Museum门口拍到的那张poster,就是有一位男子眉妆异常清新脱俗的那张(见第一天&第二天的游记《你好啊,金边》)。原来他也是海报上所说的young artists之一啊,虽然很感谢他的热情,但是考虑到晚上金边治安并不很好,而且两个人想优哉游哉地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度假,于是就跟他说再考虑考虑。

金边皇宫
Royal Palace

早餐后让小哥安排了御用tuktuk把我们送去Royal Palace。来的算是比较早了,门口还没有开始排队。买票的时候我还一阵紧张,因为皇宫对于穿着是有严格的要求的,露肩无领无袖的都不可以穿,即使外面披上披肩也是被禁止的。这天我穿的是露肩的连衣裙,下面也并没有过膝,很是担心。D说没关系的不会有人管的,果然买了票就直接进去了,也没有像网上一些游记写的那样会有专门的人来指出你装束的问题。

在皇宫售票处,D正在买票,我抬头看到天上的云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拍了一张。

离开售票处的小亭子,走进一个小门,一下子别有洞天。皇宫的全部景观一瞬间扑面进眼帘来,蓝天绿地和金顶的色搭炫目又惊艳。像在印度参观的红堡一样,王宫圣地一进门总是能看到周围有一圈长长的回廊,可以用单反拍出景深感。我对这里的绿化灌木特别感兴趣,因为很多灌木都被修剪成鱼骨的形状,很像动画片里跑出来的装饰品。不过后来在暹粒的时候,由于看到很多吴哥时期的佛塔,我和D不禁开始猜测,在皇宫见到的这些灌木其实都是佛塔的形状。

一进门右手边的建筑,很像大型舞厅,我和D猜测或许晚上有表演就是在这里。

手机远处拍了一下君王殿,顺便蹭一个内地团的导游。只是导游讲的废话很没营养,后来干脆自己拿出guidance来看了。

正好遇上一个内地来的旅行团,大妈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打着伞听着导游介绍。导游听起来也是个爱扯皮的,我跟D本想蹭着解说听一路,站在路边听了半天说的都是插科打诨的废话,就没兴趣跟听了。我掏出一直逼迫D随身携带的《易行指南柬埔寨》(中国旅游出版社),开始边走边研究。这里插一句,想要去柬埔寨的朋友,我强烈推荐这本书,因为大部分我们所知比较有名的柬埔寨旅游读物都已经out of date了,这本书里的内容很新很全,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差,可以放心的拿来做guide用。正好书里有对皇宫非常详细的介绍,还配有很精细的地图,所以没有导游似乎也不是问题。

在看guidance的我

皇宫里遍地是这种被修剪的像鱼骨头一样的灌木。后来我们在小吴哥的时候猜测这个其实是佛塔的形状。

身后就是所谓的亚洲凯旋门,一开始我不信,经过书上的证实确定就是它了。失望是挺失望的,但天气好,拍出来也好看。

前面导游还没走的时候指着远处的一个什么地方说这个是皇宫的胜利门,也是柬埔寨东方版的凯旋门。等内地团走开了,我和D走上前去看,只看到一个面对马路的铁门,我非说凯旋门一定还在前面,但是前面都有侍卫堵死了并不开放游览。D跟我解释说根据guide上的地图来看就是面前这个铁门了,我不相信,拿出地图看了许久,最后很不情愿地相信这个东方版的凯旋门好像还没有我们小区大门的一半大。不过由于墙体通体都是金黄色的,在日照特别强烈的时候显得十分雍容华贵。据说皇室每年都会请人将皇宫通体漆一遍,至少显得很有钱的样子。(柬埔寨也是个贫富差距很大的地方,我相信皇室并不只是“显得”很有钱这么简单。当然政治问题也不在我关心的范围内。)

皇宫内的绿化做得超好,后面可以看见有围栏,里面是未开放的地方。

君王殿两侧有Naga神蛇,顶上的尖塔为了致敬吴哥窟刻有四面佛。

D在皇宫第一次有机会开始学习单反,一个人拿着单反这里拍拍那里拍拍,晒得脸都发红了也没有感觉。我拉着他走向这个皇宫内最气派的建筑——君王殿。君王殿的门前是很高的台阶,就像故宫众多宫殿门前一样。台阶两侧的扶手是我们前一天在Museum刚认识的一种神兽——Naga神蛇。君王殿的顶部有一座刻着四面佛的塔,网上说有59米高,说是为了致敬吴哥的巴戎寺里最经典的“高棉的微笑”四面佛。我本想在台阶下怕几张景色,奈何刚刚那个内地团的大妈们带着小孩占领了台阶,到处嬉笑打闹,我等了半天才等他们都走出我的取景器,骂骂咧咧地拉着D走上台阶。君王殿不让入内,只可以站在门外向里张望,采光并不太好,看不大清楚,有种在故宫的感觉。我没在意到旁边立着“禁止拍照”的牌子,掏出手机朝里面照了一张,然后看到牌子后就心虚地走开了,这时候从窗子里面就露出一个大爷的脑袋来,气愤地对着我喊叫,我估摸着是想叫我把手机给他看然后让我删了照片,但其实我也没拍到什么东西,他这么一喊我就觉得不甚烦心,干脆假装看不见他走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在君王殿前习惯性的朝里面拍了张照片,有个管理员大爷就一路喊我想让我删掉。我觉得挺烦的,况且感觉自己啥也没拍到就没有理他。

阳光明媚,天也很蓝,映衬着金顶和四面佛格外绚烂。

我教育不会用单反的D要学会构图,于是拍下这张照片。

领悟了构图思路的D就给我拍了这样一张照片。

我对皇宫里的绿化都很感兴趣,这一棵树像那种孔雀羽毛做成的大扇子。

王宫其实蛮大的,尤其是后面还有皇室生活的区域,都没有开放,只能大致朝里面张望,看起来树木丛生很像在莫干山看到的那种疗养院。心想皇室的人毕竟是贵族,生活得还是很惬意的。兜兜转转觉得看够了,就催着D可以出去了。D说你急啥啊,还有Silver Pagoda呢,跟这个景点是一起的。我于是就糊里糊涂地被他带去了。

金银阁寺
Silver Pagoda

又穿过一个小门(原谅我简陋的方向描述,我这种没有方向感的人,出来玩都是晕头转向的),别有洞天感再现。这是一个像花园又更像大型庭院的地方,四周围有画满彩色壁画的回廊。拿出guide来看,才知道这回廊统共有六百多米,画的就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的故事。说到这个《罗摩衍那》,也是有趣。去年去印度的时候虽说读了不少有关印度教及印度文化的书,但是这个《罗摩衍那》和另一本《摩诃婆罗多》我是真的没敢下决心去读(实在是太长了)。这次在这个长长的回廊里,正好行程也不赶,我就和D好好研究了一下这个故事。其实简单点说,就是罗摩这个国王的老婆被坏人阿修罗(有10个脑袋12支手臂)掳走了,罗摩不好意思用自己的军队去打(因为怕国民都知道他老婆丢了),于是去请了山里猴王的军队来帮忙,最终打败了阿修罗救出了老婆,但是后来因为怀疑老婆在被掳走期间与阿修罗有染,最后还是抛弃了老婆的故事。由于没有导游解说,我和D就自己研究壁画上的那些人物。不过除了很明显的10个脑袋的阿修罗以及长得和人很不一样的猴子军队可以自行辨认出,我们自始至终都没能找到主人公罗摩以及他那个美若天仙的老婆。

Silver Pagoda里600多米的罗摩衍那回廊,我们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主人公到底画在了哪里。不过多头多手的坏人阿修罗还是很好找到的。

园子里不知是什么佛塔,雕刻得异常精致。

从回廊里看整个园子,左手边的是一尊石刻佛塔,远处的便是银寺。

走过两条回廊(一共有四面回廊),我们朝正中间的银塔走去。书上介绍说这座Silver Pagoda是因为其几百块的纯银地砖而得名的,进去要脱鞋,我嫌麻烦,就坐在门口的休息处先让D进去探探路。D很快转了一圈出来,问他值不值得进去看,他非要迂回地跟我说:“你看,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到这里来……”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叫他描述下里面的内容。他说无非也是乌漆麻黑的室内,四周都供着大大小小的佛像,正中央供着一个水晶的佛,通体翠绿色。问他大不大,他说大约到塔顶的位置。我一听觉得似乎有看头,脱了鞋径自进去了。正好遇上那个内地团也赶来,熙熙攘攘地挤着进去,很是不爽,几个箭步冲到里面去了。看到的确也是D描述的那样,四周大小的佛像放在玻璃展柜里,感觉就像是待出售的商品。寺塔的正中央很高的坐台上供奉着很小一座佛像,水晶的,通体翠绿。但是由于寺塔内光线昏暗,并不能显出其透亮。很快走出了寺塔,直呼没啥意思。

Silver Pagoda里面的铁门都修得很有艺术感。

银寺的侧面。

有一个很小的小插曲,我在等D从寺塔里出来的时候,在门口的休息处看到一个西方女游客,穿着很休闲,一个人拿着微单坐在椅子上随手拍。当时就觉得,应该不会是一个人来的吧,应该是坐在这里等同伴吧!虽然有很多西方人也都很喜欢独自旅行,但来这种第三世界国家,我觉得女生一般都会尽量避免单独出行。但是后来吃中饭前,我和D在街边闲逛的时候有一次见到了这个女游客,依然是一个人拿着微单在路边驻足。觉得这样的生活过的也是很坦荡,一个人自有一个人的风景。想起以前特别喜欢的一句话“孤独是可敬的。”远方还是要有一个人走过的路的。每一条未知的路都有未来,而未来是崭新的,并且闪着光。

出了Pagoda我们又逃回了壁画回廊(因为这里没有太阳),沿着回廊一路走,顺手拍了几张照片。在快出门的地方,见到修复壁画的工人和他的家人。他蹲在地上,笔法很稳地在给壁画上色,一旁的回廊柱子旁依偎着他的妻子和儿子,其乐融融地在拿手机看着视频。我想,这样的情景之下,他一定也很有努力工作的动力吧。

一个正在修复壁画的工人,一旁坐着他的老婆和小孩。我没有拍到休息的母子俩,但他认真刻画的神态也十分感人。

银寺门口花坛里的小花。

出了Silver Pagoda,走过一个小走廊,就到了旅客休息区,有卖纪念品啊有卫生间什么的,人多且杂。我和D顺路逛了两个小展厅,放的都是些古代或者近代皇室用过的东西,还有一个房间放了几个穿着传统妇女服装的假人,把D吓个半死。

出了景区,D问我接下来想去哪里。我说貌似还没有饿,不然沿着洞里萨河散散步吧。我们先沿着前一天走过的皇宫门前的街道走到广场上,广场上昨天远观就可以闪瞎眼的金砖近距离观察下更加闪瞎眼。叫D给我拍了张照片,地砖反射出的金光害的我们两个都睁不开眼。广场上有很多兜售鲜花、鸽子食和其他小玩意儿的小孩子,每个小孩看起来都脏兮兮的,让我想起印度那些缠着人索要施舍的小孩。果然类似的,跑来两个小孩缠着我和D买他们的东西,我连着说了好几遍No thank you依然没法打发走他们。本来想安心拍照的,在烈日下也是被缠得无比烦躁丧失了兴致,干脆就和D直奔洞里萨河畔了。在穿过皇宫广场的时候,看到很有趣的一幕:广场每一个矮矮的球形灌木下都依偎着一对情侣。D觉得很有意思,我却愤愤不平,认为人家谈恋爱的场所实在太简陋。

出了皇宫之后有一条人很少的大路,我让D给我拍一张有景深的照片,拍这张照片时一个tuktuk司机正缠着D。

皇宫门前的Square,铺着闪瞎眼的金砖。拍照时亮得我都睁不开眼。拍这张照片时好多小孩缠着我们要卖花卖鸟食,弄得我很心烦,所以只拍了一张照片就走了。

洞里萨河
Tonle Sap River

过了没有红绿灯且交通混乱的马路(其实我们是站在路边等了很久还是没法过去,干脆跟着一个当地的大妈过去了),走到洞里萨河边。我不知道D面对此景会作何感想,但我从小生长在长江边,无数次在长江路上散步或只是路过,对于江河的景观非常熟悉,因此有种别样的亲切感。洞里萨河并不宽,可以清晰地看到河对岸,我不自觉地就会拿眼前的景象跟我所熟悉的长江去比较,因为我站在镇江这岸是不可能看清对岸的扬州的。所以有“京口瓜洲一水间”的诗句嘛。D很兴奋地开始录像,但是我们游客的特质又招来了难缠的tuktuk司机。这个司机剑走偏锋,一直在介绍几个我们听都没听过的地名,说可以拉我们去玩。一瞬间就想到了前不久被曝光的陕西那个假兵马俑。我用披肩裹紧了脸,尽量避免和他有什么眼神接触。估计是看我们态度冷淡,那个tuktuk司机也就不跟着了,我跟D方落得清静。

在洞里萨河边,水质相当浑浊,可以清楚地看清河对岸。云压得非常低,下大雨的前兆。这河边让我有种走在长江路上的错觉,只是水的颜色跟家乡的长江比起来差太多了。

Friends the Restaurant

沿着洞里萨河走了两三百米,在马路边一个豁口处过了马路,走进一条小路(就在这条小路上看到了之前在银塔门前见到的那个独自旅行的外国女生),不多久就看到了我们要找的那家饭店的招牌:Friends Restaurant。这个饭店,在tripadvisor以及我买的那本guidance上评价都很高,说是一个街头流浪儿童的公益组织为了让这些儿童们能自食其力而建的餐厅。餐厅布置很有情调,分室内和室外两个部分。大部分游客都更愿意坐在室外,由爬满了爬山虎的藤架搭建起来,顶上虽是玻璃的天花板却也被藤蔓植物遮密不透光。菜品味道还不错,并没有到达我觉得十分美味的地步,但是鉴于这家餐厅的特殊社会意义,还是会主观上觉得口感独特。吃饭的时候我跟D透过藤架上的空隙观察街边,餐厅的后面好像是一个类似给流浪儿童开的收容机构或者是学校,正值饭点,看到有些吃完了的小孩子拿着空的餐盘去给一些志愿帮忙做活的大孩子洗,倒也像是井井有条的kid-utopia。

Friends的咖喱鸡。

D拍的正在喝饮料的我。一旁的藤架透过缝隙可以看到一个类似儿童收容机构或者是公益学校的地方。

吃完饭,我俩出门发现已经开始下雨,倒也不急着回去,走进隔壁一家也叫Friends的纪念品店逛逛。可能两家店都算是同一个公益机构组建的,纪念品店里也有标语写着卖商品所得都会拿去助援流浪儿童。看到两个西方人,拿着话筒举着摄像机正在采访店里的一位营业员,猜是在拍什么公益广告或者documentary之类。和D溜达了一圈,觉得价格偏贵,也没有特别惊艳的东西,就出来了。正好遇上招揽生意的tuktuk司机,上了一辆就直奔宾馆了。

路上突然间大雨滂沱,雨点比黄豆大多了,砸在车篷上发出噼啪的声响,可是见路人也没有打伞穿雨衣的意思,仿佛这雨下与不下无二一般。我在车上连连嗟叹,说这柬埔寨人内心真是波澜不惊,D一本正经地解释说:这边天气经常是突然下大雨,估计他们已经习惯了,觉得不必特意遮蔽。的确,到宾馆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塔山寺
Wat Phnom

回到宾馆,休整了一会儿,决定下午再出去逛逛。坐着宾馆的御用tuktuk,我俩决定先去比较远的塔山寺。半途又骤降大雨,这次的雨比中午还要大,看到不少路人开始穿雨衣了。我们的tuktuk司机怕耽误我们时间,就一直冒雨骑行,看得我和D都觉得很过意不去,觉得人家谋个生计也是很不容易。到了塔山脚下,雨依然很大,tuktuk司机从我们的坐垫下面掏出一把印着我们宾馆名字的打伞让我们用,自己依然淋着雨,跟我们说他会在山脚下等我们。我和D着实体谅人家的不易,打算一会儿开多少价都不还价了。

塔山寺不高,两旁是Naga神蛇,顶端两侧有守护庙宇的石狮子。石狮子的生殖器被刻画的非常清晰,让我俩大跌眼镜。

买了票,准备上山看寺。这个塔山寺,其实是金边的发祥地,据说当时有个叫奔婆的(Penh)在河里捞上来一尊金色的佛像,觉得是祥瑞之事,于是为这尊佛像建了一座庙在这个塔山上,附近诸多的僧人和老百姓慕名前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座城市,即金边(Phnom Penh)。其实山不高,也就百来级石阶,不算抖。石阶两边的扶栏都是Naga神蛇的模样。台阶顶上的两边各有一尊石狮子。走近了看能清楚地看到石狮子的性别特征。我招呼D来看这个大发现,D激动不已,想照下来,被我嗤之以鼻。虽然我国的建筑文化里也常用到石狮子或者是其他神兽,但是性别都是模糊不清或者故意隐去的。像这样如此明显的雕刻出狮子的生殖器来凸显其性别的真的是第一次见,更何况这种雕刻还出现在寺院的门前,也是很少有了。其实山顶的寺庙没什么特别的,我甚至印象都有些模糊了。只记得下山的一处拐角处有一对母女在卖鲜花。母亲脚边的透明袋子里都是未开放的花苞,然后她将一朵拿出,很娴熟地将花瓣一片一片抹开,话就变成了盛放的模样。我像个乡下人一样,吃惊地看着她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就被D拉下山了。塔山寺真的很小,全程估计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全部游览完了。下山,看到tuktuk小哥正在热情地等着我们。

中央市场
Psar Thmei

塔山寺离中央市场好像并不远,不过也可能是因为金边本身也不大,不一会儿就到了人头攒动的地带。乍一看遍地搭建的绿色凉棚,拥挤的铺子一个挨着一个,水泥地面因为下雨显得十分泥泞,感觉像极了国内乡镇上的那种旧货市场。记得06年的时候在乌鲁木齐逛过大巴扎,大致是这样的情景,只是比这里更有条理环境更干净些。告别了敦厚的tuktuk司机,跟他说不用等我们了可能要逛蛮久的。司机很和善地表示理解,还告诉我们从这里去宾馆的话大约2美金左右(估计怕我们被别的司机乱要价吃亏吧)。转身我就对D说,其实这边tuktuk那么多,明显是供大于求的,他们一天也找不到几桩生意,自然更愿意在这里等着客人出来。

看看天色不大好,估计是又要下雨了。D问我想去哪里,我也是没了主意,于是D决定带我去Central Market。这个Central Market,在很多游记和guidance里都有出现,感觉也是一处可以淘货的地方。之前也在小红书app上看到不少网红说Central Market可以买到很有民族特色的裤子,或者还能淘到些性价比很高的伴手礼。屁颠屁颠跟着D上了tuktuk,想着要是买不到什么纪念品的话,买两张明信片给Eve和臭小贝寄去也是好的。

雨还没有停,游客们来来往往地踩下许多泥。通向Central Market大厅的路两边全都是那种简易的Canopy,铺位都挤得满满的,小贩们多站在铺位旁吆喝,多数看到我们都会用中文说“你好”。虽说理论上来说亚洲人的黄肤黑发都差不多,但是真的当东南亚、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人都在这里聚齐的时候,也是轻而易举地就能分辨清楚的。D说是因为我肤色白的缘故,因此肯定不是本地人,可是他们究竟是怎么区分中日韩的,倒是我很好奇的一点。D开玩笑说人家应该只是按照概率大小喊两句中文,如果凑巧是中国人可就赚到了。好像逻辑上也没什么问题。

这边的市场真的是卖什么的都有,主要以文化衫、民族服装、金银首饰为主,吸引了不少西方游客驻足。但我是觉得环境很恶劣不大愿意久留,所以直奔大厅,觉得室内的部分应该会好些。进门前看到一块碑,法文写的,大致是说法国在90年代帮助柬埔寨重新修建了这个中央市场。心里又多了一份对于这个国家的同情。

中央市场内部是个非常高的大厅,像纽约的中央火车站,最中央的铺位都是玻璃柜台,琳琅满目地放着各种blingbling的首饰,在灯光下五光十色的甚是好看,但是细看又不禁觉得做工十分粗糙。大厅四周放射状的有四条走廊,每条走廊上都搭建着建议的Canopy铺位,挂着各式的衣服,格局倒是很像上海的七浦路批发市场。服装铺位里偶尔藏匿着一两个卖电子产品的,不少西方游客可能没有见过这样价位的劣质产品,觉得性价比不错,也乐意逗留。我和D在人挤人的铺位间勉强穿行,不过至少里面的铺主们都不太会像外面的那些缠着你说话拉拢生意。除了卖衣服的占了绝大多数,以及前面提到的数码产品铺,还有很多卖日用品的、化妆品的,基本上日常生活所需都可以在这里看到。走完走廊进到一处非室内的凉棚聚集处,地上污水横流,还有些腐腥味扑面包裹住我们的口鼻。往前一看,似乎是来到了他们的菜市场。D平日里最是喜欢逛菜市场,说是要这样接接地气,常被我嘲笑,这次来到柬埔寨的菜市场,问他要不要逛逛,他自然是很兴奋,拉着我直往里走。但是拥挤的环境、吵闹的氛围和污浊的空气让我们没走了两步就转回过来。我紧紧拽着D不敢大步走,束手敛袖不去触碰环境里的任何一样物品。

D挑了一条小路想带我回到中央大厅处,这条小路里的店铺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几家卖文化衫的小铺中穿插着廉价理发店,有几个爱美的女人正躺在铺子里享受洗发的服务。还有现场化妆美容的,店主拿着看起来很劣质的化妆品往顾客的脸上抹着,隔壁就是刚刚我们没敢继续逛下去的脏乱差的菜市场。一幕幕看得我心惊肉跳。

好不容易回转到中央大厅了,感觉在这Central Market也是淘不出什么货来,寻思着准备去个别的地方逛逛。想来想去这雨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去什么景点感觉也是会踩得一脚泥泞,况且金边其他的景点我们之前在做攻略的时候已经从list里删掉了,最后我俩商量还是去逛超市补补给养。于是找了一辆tuktuk还是前往前一天去过的那家AEON Mall。

Aeon Mall

鉴于时间还早,我们在Mall里仔细逛了一圈,楼上的格局跟国内的各大商业广场很像,有化妆品专柜,有运动品牌门店,再往楼上走还有各式的餐饮店。在Mall里见到的路人皮肤都比较白皙,不自觉地就拿他们和刚刚在Central Market的那些肤色黝黑的铺位店主们比较。D说这边逛街的大多数都是比较有钱的人,肤色白嫩些很是正常。走到顶楼基本上都是娱乐场所了,电玩城,影城,KTV,还看到有桌球室。D很想去打一桌,但我穿的衣服不太方便施展,就打消了他的想法。去影城晃了一圈,被门口巨大的三级片广告牌惊呆了,看看上映排班表没有可以看的,于是看电影的念头也打消了。回转到一楼逛超市去了,买了些矿泉水买了点零食,门口找了辆tuktuk就回宾馆去了。

大众点评上盗的图,Mok Mony家的小院子就是这种格局,还蛮有情调的,只是我当时怕晚上蚊子多,所以执意坐在室内

回到宾馆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我俩就准备步行去一家大众点评上评价颇高的饭店吃晚餐。这天是七夕,D说要带我吃顿好的(感觉吃顿好的是他的口头禅,至于这天是什么节日,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这家店叫Mok Mony,门口有个小院子,撑起那种很大的可以充当凉棚的伞营造出很有情调的样子。我怕晚上蚊子多,还是建议座在室内吃。我们进去的时候店里已经有三桌人了,一桌听口音是欧洲来的一对情侣,一桌是两个很能侃的美国女生,还有一大桌听口音是国内的某个团或者组织在团建。室内的环境并没有很吸引人,有点像高级版的大排档,不过看菜单上的菜色样式倒是不错。D的选择纠结症又犯了,左挑右选不知道点什么,我掏出大众点评看了下别人的推荐和图片,最后点了槟榔叶包牛肉、咖啡排骨(听上去像黑暗料理,味道确实也很神奇)、西葫芦无骨鱼还有一道什么花苞炒的素菜。问了老板那个花是什么花,老板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是茉莉花的花苞,说开了花就不能吃了,只有没开花的时候可以用来炒菜。

据说是茉莉花苞,口感很好,吃起来味道不错。老板说开了花就不能炒菜了,这个状态下很嫩。

槟榔叶包牛肉,味道很不错。

我们一开始以为老板是个华人,后来进来一批香港的客人,那个老板去给他们推荐菜品,D在一旁偷听他们说粤语,说这个老板是马来西亚人,来柬埔寨做生意的。还听到老板说,他们家的菜如果上了桌,客人觉得不好吃可以退掉,他们不会将饭菜倒掉,而是会将这些退掉的菜拿去给流浪的街边儿童吃。感觉柬埔寨这个国家,虽然多灾多难不多金,但是民间的公益做的倒是很有规模。

左边是冰荔枝橙汁,右边是百香果。我觉得冰荔枝的更好喝。

西葫芦无骨鱼。D很喜欢。

咖啡排骨。虽然老板竭力想要证明不是黑暗料理,但是口感依然很像黑暗料理,真的就是咖啡泡排骨的味道,不是很喜欢。

吃完饭,两个人撑着肚子步行回到宾馆。我先回了房间,D去跟前台商量第二天送我们去机场的事了。不一会儿D从楼下上来,手里拿着两朵超小的黄色小花,说:“送你的小花。”我直纳闷:“你哪里搞来的?”D眼睛也不眨一下:“从我心里长出来的。”

晚上D没忍住诱惑去楼下的小泳池游了半个小时的泳,回来说没人的感觉就像是私家泳池。我虽然带了泳衣,但是总觉得这露天的小泳池卫生程度堪忧,一直没敢去,就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毕竟第二天就要告别金边飞往暹粒了。

D送我的小花,他非说是心里长出来的,后来盘问出来是大堂小哥帮他在门口摘的。

这夜七夕,朋友圈里被国内的朋友们刷满了恩爱的屏。感觉我在异乡也不是第一次过情人节了,2014年的七夕在坝上草原过的,2016年的情人节在印度,今年则是和高棉有约了。金边的云层太厚见不到月亮,但猜想着,异乡的月亮若是今夜见了应该也是圆的。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