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大漠孤烟直

@龢龤2829

大漠孤烟直

0
第1天
2017-09-29 周五

今天开启了一个人的旅行!目的地:敦煌、瓜州、哈密、吐鲁番。河西走廊的西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
两千多年来,汉人、回鹘人、土蕃人、党项人、于阗人,或商旅、或政客、或战士、或信徒。无数人穿越戈壁大漠,沿着点点绿洲,为着心中的那份信念,在这条漫漫古道上穿梭往来,虽经历无数战火,关门开开合合,却一直如细水长流,生生不息。
古丝绸之路,对于佛法东传,乃至对于荷担如来家业、续佛慧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鸠摩罗什大师、法显大师、玄奘大师等,无数高僧大德不顾艰难险阻甚至生命安危,行走在这条路上。正是因为他们,佛法才源源不断的流入东方,度化东土芸芸众生。
如今,看繁华散尽后,留下无数传说让后人空怅惘。
有人在怅惘之余,收起行囊,向着那心中的圣地前行,只为去看看那繁华的余晖、圣人的背影、历史的痕迹。那些人中,佼佼者有如常书鸿、张大千,无名小辈有如你我。

此行的目的:
1、探寻朝拜佛舍利塔。
2、探寻玄奘法师遗迹。
3、朝拜莫高窟等三大千佛洞。
4、观赏戈壁大漠风光。

敦煌莫高窟
Mogao Caves

两千一百年的丝绸之路,一千六百年的莫高窟,四大世界古文明的交汇地,无数个故事,无数个人物.........从古代到今天,敦煌都是世界文明史上璀璨的明珠。

周瓜州城东古塔——佛祖舍利塔
《法苑珠林》写作“周瓜州城东古塔”。瓜州,一般来说指今甘肃省瓜州县,但并不尽然,如北魏正光六年(525年)设立的瓜州,治所即在今敦煌市西一公里处的沙州古城,领敦煌、酒泉、玉门、常乐、会稽五郡。隋初沿置,至大业三年(607年)始改为敦煌郡。唐武德五年(622年)改名西沙州,贞观七年(633年)省“西”字,另于晋昌县设瓜州。故唐以前瓜州实即唐沙州,初唐以后,瓜州在沙州东面,即今天的瓜州县。道宣《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记载说:“瓜州城东古基者,乃周朝阿育王寺也。废教已后,隋虽兴法更不置寺。今为寺庄,塔有舍覆,东西廊庑,周回墙匝。时现光相,士俗敬重。每道俗宿斋,集会兴福,官私上下,乞愿有应。”《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和《法苑珠林》均成书于7世纪中期,这时的瓜州与北朝至隋时期的瓜州已不是一码事了,二书却未予甄别,一仍旧名而把沙州称作瓜州,误。这里的城东古塔,指的其实是敦煌市东南25公里处莫高窟崇教寺内的舍利塔,依《广弘明集》卷十五,该崇教寺塔为土塔,完全符合莫高窟周围多土塔的状况。

受道宣、道世记载的影响,有学者认为阿育王寺为“瓜州僧寺,在瓜州城东。”[27] 显然亦误。
道宣《广弘明集》卷十七收有仁寿元年《隋国立舍利塔诏》,其中列出全国建舍利塔的州30个,即岐、雍、嵩、泰、华、衡、定、廓、牟、吴、同、蒲、苏、泾、并、隋、益、秦、杨、郑、青、亳、汝、瓜、番、桂、交、相、襄、蒋。[28] 瓜州名列其中,但具体方位未予标明。在同卷所附王劭《舍利感应记》中言明“瓜州于崇教寺起塔”。
据载,仁寿元年(601年),隋文帝诏诸州起灵塔供养舍利,遣法静寺僧智嶷持诏至瓜州崇教寺。

原立于莫高窟332窟前室的李克让《莫高窟佛龛记并序》(勒立于唐圣历元年,698年)云:“爰自秦建元之日,迄大周圣历之辰,乐僔、法良发其宗,建平、东阳弘其迹,推甲子四百余岁,计窟室一千余龛,今见置僧徒,即为崇教寺也。”[30] 残碑现存于敦煌研究院文物陈列中心,碑文又见于敦煌写本P. 2551中。这些记载都表明,P. 2977中的瓜州指的就是敦煌,只是在各种材料中,未找到该塔建于北周时期的其它证据。其具体位置,也因无文字记载,不得而知。崇教寺之名至唐高宗时尚存,P. 2005、P. 2695《沙州都督府图经》“祥瑞”条载:“黄龙。右唐弘道元年(683年)腊月,为高宗大帝行道。其夜,崇教寺僧徒都集,及直官等,同见空中有一黄龙,可长三丈以上,髯须光丽,头目精明,首向北升,尾垂南下。当即表奏,制为上瑞。”“为高宗大帝行道”一语表明,崇教寺具有官寺的性质。嗣后,该寺之名不复重现,[31]“约在开元、天宝年间,寺额改称,其名遂湮。”[32]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金刚经》

第一次用“自拍神器”,没想到拍照会延迟,无意中拍下自己回眸看舍利塔的瞬间。

敦煌鸣沙山
Mingsha Shan Echo Sand Mountain Park Dunhuang China

牵骆驼的小哥儿,收20元全程负责拍照。

小哥儿指挥我摆出各种姿势,挺专业。

敦煌月牙泉
Moon Pool
又见敦煌

一梦千年,又见敦煌
《又见敦煌》把千年的敦煌史搬到了舞台上,从王道士揭露千年莫高窟神秘藏经阁的面纱开始,导演将历史一层一层地抽离出来。藏经阁如何被发现、被保管、被流落他乡……历史中的一个个人物串起故事脉络,引领观众穿越1000多年的藏经洞、1600多年的莫高窟、7000多公里的丝绸之路和浩瀚无垠的敦煌学。
走过丝路、穿过黄沙,最令人感动的还是当张骞、班超、张议潮、米薇·······这些名字带领我们认知莫高窟,加深对历史的了解,让我们看到一个鲜活的敦煌!剧终的一段对白:一千年有多长?不过一瞬间。和之对应的是片尾的主题曲《一瞬间》,感动的我热泪盈眶。
黄沙掩埋了丝绸之路的千年古道,却永远掩埋不去历史,岁月的长河里,他们依旧在闪闪发光。

沙漠中的"雨滴"!

场馆都在地下,意喻发现埋藏在大漠深处的历史。

一个个历史人物,跨越千年走来。

王圓箓道士

演出场面荡气回肠,历史内容生动传情!感觉很棒。

主题曲《一瞬间》听的我热泪盈眶!

主题曲《一瞬间》

一瞬间,就在一瞬间,一场梦梦了一千年
一转眼,只是一转眼,梦一醒却过了一千年
一瞬间,就在一瞬间,一滴泪流了一千年
一转眼,只是一转眼,一阵痛却痛了一千年
一瞬间,风为你流泪,天为你心碎,雨为你枯干
就在那一瞬间,梦已经破碎,人影已消散,岁月难回还

第2天
2017-09-30 周六
敦煌白马塔
white hors pagoda

白马塔始建于后秦,现塔为清道光二十四年(公元1843年-1844年)重建。据传是著名龟兹高僧鸠摩罗什为他的心爱坐骑白马而建。
塔身共有九层,高十二米,用土坯堆砌而成,中有立柱,外涂以草泥、石灰。保留了古时候明朝时期喇嘛庙的风格,基层呈八角形;以砖包砌,每象面宽3米;第2―4层呈折角重叠形;第5层下有突出的乳钉,环绕一周,上为仰莲花瓣;第6层为覆钵形塔身;第7层为法相轮形;第8层为六角形的坡刹盘,每角挂风铎一只;第9层为连珠式塔

顶礼鸠摩罗什法师!

白马塔。净空法师在讲经(播放录音)。

后院

顶礼鸠摩罗什大师。

沙洲古城

沙州大乘寺塔——佛舍利塔
《集神州三宝感通录》、《法苑珠林》均作“周沙州城内大乘寺塔”。大乘寺之名在敦煌历史文献中多见,具体位置应在今敦煌市西一公里处沙州故城内。隋唐之际沙州有三所石窟(莫高窟、榆林窟、西千佛洞,俗称三窟)及十六所僧尼寺院。其中僧寺十一所,尼寺五所,大乘寺属尼寺常住,且列为五所尼寺之首。自中唐至五代,多见于记载,不同时期所住尼数不一,少则30人,多时达210人。沙州地区权要及仕宦家庭之女出家,多入此寺,如瓜沙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之侄女就出家于该寺,在敦煌文献P. 3556《曹法律尼厶邈真赞并序》有载。只是在敦煌文献中,除P. 2977外,至今尚未发现其他有关大乘寺瘗埋佛舍利的确切文字信息。

在吐蕃于贞元二年(786年)占领敦煌之时,当地“守官沙塞”的唐朝故吏为避免战乱,保护一方平安,将保存在“金棺银椁”中的“舍利骨一百卅七粒”拱手献于吐蕃。这些贡奉物被视作“镇乎一州之内”的宝物,当非一般舍利可比。以理度之,非佛骨舍利难以当之。故这些舍利应系大乘寺或崇教寺,甚或二寺全部之佛舍利。
在敦煌写本中,有一件文献直接涉及敦煌佛舍利的去向问题,即S. 1438《献舍利表》,文曰:沙州寺舍利骨一百卅七粒,并金棺银椁盛全。臣闻舍利骨者,释迦牟尼佛之身分也,化而为之,都八斛四升。在五印而成道,于双树而涅槃。龙天分之立祠,凡圣收之起塔。形圆粟粒,色映金砂。坚韧不碎于砧锤,焚漂罔灭于水火。神通莫测,变化无穷。或初少而后多,或前增而末减。有福则遇,无福则消。作苍生之休征,为王者之嘉瑞。沙州置经千祀,舍利出后百年,寺因莲花而建名,塔从舍利而为号。金棺银椁,葬于九地之中;月殿星宫,镇乎一州之内。

昨者,官军压垒,朝见非烟之祥;人吏登陴,夜睹毫光之异。果得高僧远降,象驾来仪。表以精诚,无遗颗粒。自然灵物应代,照  赞普德化之年;圣迹呈祥,明像法重兴之日。不然,希有之事,岂现于荒陬?无为之宗,流行于海内。自敦煌归化,向历八年,歃血寻盟,前后三度。频招猜忌,屡发兵戈,岂敢违天,终当致地。彷徨依拒,陷在重围,进退无由,甘从万死。伏赖宰相守信,使无涂炭之忧;大国好生,庶免缧囚之苦。伏惟    圣神赞普,雪泽远施,日月高悬,宽违  命之诛,舍不庭之罪。臣厶诚欢诚喜,顿首顿首,死罪死罪。
其舍利骨,先附(付)僧师子吼等三人进。伏乞大赦所获之邑,冀以永年之优;广度僧尼,用益无疆之福。庶得上契佛意,下协人心。特望  天恩,允臣所请。臣厶限以守官沙塞,不获称庆  阙庭,无任喜庆,为国祈福之至,谨附表陈贺以闻。臣厶诚欢诚惧,顿首顿首,死罪死罪,谨言。[33]

根据前面的文献资料判断,《法苑珠林》中记载的“沙洲大乘寺塔”应该在此一带。公元786年,“守官沙塞”的唐朝故吏把佛舍利送给了土蕃人,最后流失到何处已经无法考证!
这是曾经供养过佛祖舍利的地方,世事无常,时势变迁,面目全非!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金刚经》

敦煌影视古城
Duhuang Ancient City Ruins
敦煌西千佛洞
Xiqian Buddha Caves
山水沟烽燧
敦煌阳关
Yangguan Pass

传说中的阳关道!

阳关道大道

敦煌玉门关
Yumen Pass
X-汉长城遗址
敦煌雅丹魔鬼城
Jas Dan demon city

戈壁余晖

西海舰队

第3天
2017-10-01 周日
瓜州榆林窟
Yulin Grotto

榆林窟又名万佛峡,位于安西县城南70公里处。洞窟开凿在榆林河峡谷两岸直立的东西峭壁上,因河谷中生榆树而被称为榆林窟。榆林窟是国务院1961年首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榆林窟是我国着名的石窟之一。从洞窟形式、表现内容和艺术风格看,与莫高窟十分相似,是莫高窟艺术系统的一个分支,历来被国内外学者所重视。至今创建年代虽无文字可考,但从洞窟形式和有关题记推断,当开创于隋唐以前。从现存壁画风格和游人题记结衔看,唐、五代、宋、西夏、元、清各代均有开凿和绘塑,进行过大规模的兴建。现存有完整壁画的洞窟42个,其中东崖32窟、西崖10窟。保存着彩塑272身、壁画5650余平方米。 第六窟高22米的释迦牟尼佛像,全身用金色涂就,灿然如新、金碧辉煌、显得极其庄严雄伟。第三窟的18罗汉,神态各异,形象逼真。尤其是塑在南壁西端的哑罗汉,上身前倾,张口瞠目,欲言不能的神情,活灵活现,堪称榆林窟彩塑的代表。

榆林窟的塑像虽有不少佳作,但它还不能代表榆林窟的价值。榆林窟的价值主要表现在精美的壁画上。自唐至元,历代留有不少佳作。《西方净土变》和《观无量寿佛经变》所描绘的天国世界、楼台亭阁,再现了唐代高超的艺术技巧,再现了唐代歌舞升平的欢乐景象,幻化在漂渺虚无的佛国世界里。这次我有幸看到!这两幅大型壁画的代表作,现陈列于人民大会堂甘肃厅。五代、宋初、西夏、元各种题材的内容也非常丰富,耕获、嫁娶、宴饮、奕棋、酿酒、冶铁、音乐、舞蹈等画面反映了当时现实生活的真实场景。29窟还有一幅与玄奘相关的西夏壁画《玄奘取经图》,是具有高度历史、艺术价值的稀世珍宝。本来这次旅行的一个重大愿望是看看这幅作品,但无缘看到!榆林窟还出土过珍奇文物雕刻象牙佛。

佛祖舍利塔
瓜州榆林窟第16窟外室洞口北壁有墨书《阿育王寺释门赐紫僧惠聪俗姓张住持窟记》载惠聪率弟子七人至榆林窟住十四日,看经疏,洗身三次。末署“国庆五年(1073年)岁次癸酉(应为癸丑)十二月十七日题记”。这里的阿育王寺,既有可能是凉州的姑臧寺,更有可能为删丹的阿育王寺。二地和敦煌一样,当时都处在西夏帝国的管辖之下,故都使用西夏年号。
没有记载塔的位置,也没有对佛祖舍利的记载。
不过,在寺院里的导游图上,标注着两处舍利塔——榆林窟东崖北区舍利塔、榆林窟东崖卧佛殿前舍利塔。不知道是佛祖舍利还是高僧舍利,看塔的规制不是佛祖舍利塔。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金刚经》

大地之子

瓜州,戈壁荒漠中的绿洲!

锁阳镇

第六窟前四合院门楼。

卧佛殿前舍利塔。

北壁有墨书《阿育王寺释门赐紫僧惠聪俗姓张住持窟记》的16窟。今天不开放,没有缘分看到。

榆林窟西岸还有很多洞窟,现在不开放参观。

榆林窟东崖北区舍利塔。正在修缮。

瓜州锁阳城遗址
Suoyang City Ruins

锁阳城位于河西走廊西端的安西县中南部。居昌马洪积扇西缘,古代疏勒河流经该地。锁阳城始建于汉,兴于隋唐,其它各代都有不同程度的重修和利用。其形制保存了典型的唐代古城风格。城东北方向有一座大型寺院系元代建筑,大塔高14.5米,千座小塔整齐地排列于一条线上。锁阳城在汉代是敦煌郡冥安县治所,西晋为晋昌县,隋为常乐县,唐代为瓜州郡。后历经战乱,明王室闭关后遭废弃。锁阳城之名缘于清代民间,因城周围有诸多味美甘甜的锁阳,后人因物命名为锁阳城。古代锁阳城附近有一大片非常开阔的绿洲,是酒泉郡与西域联系的纽带。周围有几十处古城、古墓、石窟、寺庙,保存规模尤以锁阳城为最。锁阳城分内外两城,外城总面积80万平方米,内城总面积28万平方米。西北角墩高18米,上有敌台、擂台等古代军事设施。锁阳城具有我国保存最完好的古代军事防御系统和古代农田水利灌溉系统。同时,也是古代沙漠化演进过程中沧桑变化的典型标本,

瓜州塔尔寺

古瓜州城东古塔——佛祖舍利塔
北周时期从印度传入中原19份佛祖舍利,其中1份存放在塔尔寺的地宫下面。佛书《法苑珠林》具体列出阿育王在中国供奉佛祖舍利所建造的19所塔名和立塔地点中明确写到瓜州城东古塔。《法苑珠林》舍利瑞应篇(上):瓜州城东有古塔,也是周时的阿育王寺,毁法以来,虽经隋朝复兴佛法,这里还未建寺,但塔上则时常放光。地方道俗,每年在塔前素斋集会,佛事未绝。
塔尔寺遗址位于锁阳城城址东侧1.5公里处,是一处大型的佛教寺院。这座寺院为唐—西夏时期的建筑遗存,根据寺山门下80 厘米处的原地面上发现有灰色铺地砖的残存,可推定在现塔尔寺遗迹之前此处即有寺庙,推测应为“唐瓜州阿育王寺”。《广弘明集》和《神州三宝感通录》,有记载:“瓜州城东三里有土塔,周朝阿育王寺,今废。唯有遗址,上有舍覆,四畔墙匝,时见光明,公私士女,往来祈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
______«心经»

瓜洲塔尔寺
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塔尔寺是唐玄奘西行取经、讲经说法、收徒买马的重要寺院。
北城门保存的比较完好,而北城门也是当年唐玄奘西行取经出城处。唐贞观三年,玄奘法师为寻求佛法真理,舍命西行,但当时唐朝基业初创,疆域未定。朝廷严禁百姓私自出关,正巧这年长安的庄稼遭到严重的自然灾害,允许百姓四处遂丰就食。玄奘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混在逃荒的灾民中出了长安城,经秦州、兰州到达凉州,被凉州都督李大亮知晓,逼令他东还,在当地慧威法师的帮助下,他昼伏夜行来到瓜州,瓜州刺史独孤达崇信佛教,对玄奘的到来非常的欢迎,招待十分周到,并请他在塔尔寺为民众讲经说法。
  玄奘法师曾在此停留一个月,一面讲经说法,一面筹备西行之事。

遗址区分为外围院落和内部寺院两部分。其中:外围院落南、北、西三面尚存墙基。东西长约175米,南北宽约126米,内部寺院呈南北向长方形布局,长85米、宽41米。整体格局自南向北沿中轴线依次为山门遗址、大殿遗址大塔(用土坯砌成,白灰抹面,塔身上部为覆钵式结构,地径约11米,残高8.5—9米)、和小塔群(10座),中轴线两侧遗存包括对称布置的钟、鼓楼建筑基址、以及其它一些附属功能用房的房址。

破城子遗址
Pochengzi Ruins

隋唐时玉门关因伊吾道(也叫莫贺延碛道)开通,由敦煌东迁至瓜州,就是这个叫“破城子”的地方!这个破城子遗址就是隋唐时期的玉门关遗址。
这里在隋唐时期为出关西行必经之地,玄奘为了打探西行的路径和买马,在瓜州逗留了一个多月。有人告诉他说:玉门关为西行必经之地,关外西北方又有五座烽火台(即关卡),住有守护的官兵,专防出境之人,各烽相距百里,途中决无水草,五烽以外便是’莫贺延碛,的伊吾(今哈密)国境。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从凉州发来追缉他的访牒,幸亏州吏李昌也是个信佛之士,当着玄奘的面撕毁访牒。催促他快走,否则他们两人都会丧命!

这时,一个叫石槃陀的胡人找到玄奘,要做他的徒弟,并答应送他出关。在石槃陀的帮助下,买好马、衣物和干粮等。接着又请来了一位伊吾的老胡翁,这位胡翁坦率的对他讲:西行的道路非常险恶,要过沙漠的人往往结队而行,你一个人独行那是肯定不行的。玄奘对胡翁讲了自己要去印度求学取经的目的,并表示:不到印度决不东归。胡翁被玄奘的坚强意志所感动,于是说:大师一定要去就乘我的马,这匹马往返伊吾以有十五次,健壮而识途。玄奘考虑了一下,就与胡翁换马,施礼而别。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石磐陀帮助玄奘法师顺利的偷越了这座玉门关。
现在这座遗址就在公路边上,我和司机开始不相信这里就是,因为没有任何游客,四周全部用铁丝网封闭起来。和当地的老乡核实后才得以确定。还好,我们发现在铁丝网上有几个洞,可以钻进去。这座古代要塞,现在只剩下一些残壁,孤独寂寞的驻立在那里。

白虎关(白墩子)

白虎关是俗称白墩子,距瓜州县城西北 43 公里,是汉、魏、晋、隋唐以来通往西域的重要驿站。现存遗址主要有烽燧、驿站、白虎庙遗址,还有传说中的薛仁贵墓等遗迹。
《薛仁贵征西》记载:这里是唐初名将薛仁贵大战蕃将杨凡的地方。白墩子遗存东北方向, 312 国道西侧有一个直径约 12 米的大土堆,相传便是薛仁贵的墓。其子薛丁山供奉乃父所建白虎庙已毁于文革,现存庙宇台基。

据唐史专家周连宽先生考证:瓜州的白虎关(白墩子)是当年唐玄奘法师经过玉门关外的第一烽。当年石磐陀送玄奘法师过了玉门关,再往前有五个官府的烽卡,第一烽就是被称作白虎关的白墩子,第二烽是红柳园,第三烽是大泉,第四烽是马莲井,第五烽则是今新疆的星星峡。而今,白墩子烽火台下面,仍有一大片芦苇荡,并且仍然有泉水涌出。当时,弓箭手日夜把守无人能够靠近。当玄娤九死一生趴到水边时,还是被抓。玄娤被哨兵押解到关长面前时,奇迹又一次出现。关长得知是玄娤大师后,慌忙为其松绑谢罪。关长王烽又为他备足水和粮食,嘱咐他直接到第四峰,那里的关长是他的同乡,也是佛教徒。玄奘法师这样才顺利走出瓜子。

第4天
2017-10-02 周一
哈密王府

今天是休整时间,实在是闲的无聊,我跑到郊区,买40块钱的门票,像傻子一样,在一片崭新的建筑里面逛了30分钟。

这个景点的玄机在最后终于暴露出来:出"景区"之前必须经过一个庞大的玉石市场!坑爹。

哈密回王墓
Hami Emperors Cemetery of Hui Nationality

又像傻子一样花40元转30分钟。

清真寺

400年的古树

第5天
2017-10-03 周二
哈密坎儿井

几百年的古树。

大树倒在水里继续生长。

这个水塘叫做"涝坝"。"地下运河"的水一年四季不停的流,蓄在这个大池塘里,一部分再分流到其他地方。

这是"明渠"。里面的水清澈甘咧。

飘在水中红色东西是树根。

原始的暗渠。

亲口尝了一下这里面的水,真的很棒!

旁边地主家的院子。

大厅

主卧。维族人一家人住在一个大炕上。

哈密,庙尔沟佛教遗址

玄奘法师逃出玉门关、经过白虎关和第四烽火台后进入漫漫大漠。随着身后烽火台影子的消失,玄奘带着那匹瘦骨嶙嶙的老马,步入荒芜人烟的“莫贺延碛”。此地古名沙河,长八百余里,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更无水草,玄奘此时更无别念,步步向前,不觉走了二百余里,突然迷失方向,寻觅野马泉不得,想拿下饮袋取水,袋重失手,竟将水全部倾覆了,路又盘回曲折不知去向,想走原路回到第四烽,走了十多里,忽又自念:我曾发愿,若不到天竺终不东归一步,今何故来?宁就西而死,不可东归而生!于是勒马头向西北方迈进。此时四顾茫然,人马绝迹,夜间则远近磷火,灿烂似繁星,白昼则惊风挟沙,飘散如雨,玄奘既下决心,虽遇险情重重,也就毫无恐怖,心中反觉清朗。但苦水尽,渴不得饮,也不知走了多少时日,到了什么地方,干粮吃完了,水也喝尽了,一日玄奘终因缺水过多,体力虚脱,遂同那匹饱经风霜的老马双双昏倒在沙漠中。

默祷佛号,也不知道他们在地上躺了多少时间,突然凉风习习,将玄奘指醒,马也站了起来,强打起精神,行了数里左右,马好像有预感似的,忽然跑起岔路来,法师控制不住,只得任其径行数里,忽见前面映出青草数亩,碧油油的一片,于是让它饱吃一顿,正想回转,忽又发现离草地不远的山角下,有一清泉,甘爽无比,法师下马就饮,生命重获安全,人马具得苏息。法师在此就地休息,两日后盛水取草继续进发。
一日,猛然发现前面林荫丛中有一个寺院,法师此时惊喜向前走去,有一位汉籍老僧看见法师到来,竟不及衣带,赤足出迎,抱着法师哽咽起来,说道:想不到今天重见乡音!(即至伊吾止一寺,寺有汉僧三人,中有一老者,衣不及带,跣足出迎,抱法师哭,哀嚎哽咽,不能已言)
通过老僧,玄奘法师方知这个地方叫庙尔沟,向西再行50里地,便到伊吾(今哈密)。玄奘法师留在寺庙中讲经数日后,在老僧的指引下,又前行白杨沟大佛寺。

地上散落着很多核桃,敲开一个尝尝确实不错!相信当年玄奘法师冒着生命危险走出大漠,在此休整时应该也吃过。

哈密,白杨河佛教遗址

相传玄奘在庙尔沟寺院住持的指点下,来到白杨沟大佛寺,众僧早已在院中恭候多时。令唐僧没有想到的是远离大唐的西域竟会有如此多的高僧在此寺院云集,之后的10天,他一直在寺院为众僧讲经,后在高昌王麴文泰的使者陪同下,向西而去。
玄奘在佛寺讲经的地方就是今天的白杨沟佛教遗址。白杨沟佛教遗址的中心是白杨河西河岸一处大型佛教寺院。据史书记载,白杨河两岸有三处寺庙,河东一处临河修建,河西两处。河东的寺庙由于依河道边沿而建,受河水侵蚀严重,洞窟大多早已坍塌,现在佛教寺院主要遗存在白杨河西岸。大佛寺在玄奘走后,香火越来越旺,规模也越来越大,由此形成了沿白杨河由北向南10公里左右分布着托玛佛寺、恰普禅室佛寺、库木吐鲁佛寺、央大克佛寺等众多佛寺组成的白杨沟佛寺遗址群。

白杨河佛教遗址散布在白杨河两岸高高的土崖上。

河东有三个洞窟、一座佛塔和一座大佛寺。大佛残高8.2米,估计整身高度在15米以上。大佛寺大殿高5层,这在当时已是高层建筑了。

根据有关史籍的记载,白杨沟佛寺早在魏晋时期就有了。唐朝时,玄奘路过哈密,停留了十多天,在此讲经说法,弘扬佛法。白杨沟佛寺在玄奘走后,香火越来越旺盛起来规模也越来越大。 直到15世纪伊斯兰教传入后才被废弃、毁损。

大佛寺大殿,共5层。

大佛寺遗址。这是一尊弥勒坐佛像,大佛残高8.2米,估计整身高度在15米以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毁。

这尊大佛唯一还可以辨认的只有这两个脚趾!

大佛寺内依稀可辨的壁画,据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修建兰新铁路时,施工队伍将此地作为食堂,将原本精彩的壁画熏成如此。

白杨河东面的遗址。

哈密白杨河,一条由九眼泉水汇集而成,自北向南日夜流淌的小河,在哈密人的眼中实在是一条非常值得自豪的河。

第6天
2017-10-04 周三
吐鲁番
Turpan
吐鲁番博物馆
Turpan Museum

入住的酒店就在附近,一个人出来闲逛发现此处,进来看看。

苏公塔
Su Gong Ta

为了凑够每天的运动量,独自走到这里。

第7天
2017-10-05 周四
火焰山
Flaming Mountains
高昌故城
Gaochang ruins

高昌故城地处交通要冲,是古丝绸之路北道的门户,在中西交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高昌故城城垣基本保存完好,有外城、内城和宫城三重,城外有护城壕。外城城墙略呈方形,周长约5公里。城墙残高5~11.5米,基厚约12米,夯筑,夯层厚8~12厘米,有清晰的夹棍眼,间或垒砌2~3层土坯。城垣筑有马面。南面有3个城门,其余三面各有两个城门,西墙北端城门筑有瓮城。内城在外城中间,城墙夯筑,西墙、南墙犹存。宫城在最北面,处于外、内城之间,南、北墙分别利用外、内城的北墙。

当高昌王麴文泰听说玄奘即将到达伊吾时,欣喜若狂,立即派人前往迎接。玄奘原计划向北取道可汗浮图城(新疆吉木萨尔县),见到高昌国的奉迎使臣,深感盛情难却,于是折向西行,到达高昌。
佛教在高昌地区盛行已久,虔诚信仰佛教的国王麴文泰,将玄奘奉为上宾。安置在“重阁宝幛”中,对他敬仰备至。麴文泰先后安排佛学修养极高的彖(tuan)法师和年过八十的国统王法师与玄奘同吃同住,朝夕相处。
麴文泰希望将玄奘法师留在高昌,担任高昌国的大法师。遭到拒绝后,麴文泰又耐心的劝说玄奘:“自从听到您的大名,我就满心欢喜,盼着你到,能认为来供养你终身。我不仅可以供养您,还可以让高昌国的人都做您的弟子。您别看不上高昌,僧徒再少,也有几千人,我让他们全部手捧经卷,当您的听众!希望您体察我的诚心,别再想着西行了!”

为了表达自己西行求法的坚决态度,玄奘以绝食明志,连续端坐三天,滴水未进。到第四天,玄奘以是气息微弱,奄奄一息了。麴文泰非常清楚,高昌国是一个笃信佛教的国家,如果玄奘这么一位高僧在他手上被活活逼死的话,是天理不容的!所以麴文泰赶紧叩头谢罪,明确表示“任法师西行,祈垂早食”。
当麴文泰答应玄奘西行后,玄奘生怕麴文泰反悔,要求他对日发誓。麴文泰不仅发誓,还提议与玄奘结拜兄弟。于是两人一同走进道场礼佛,在麴文泰母亲面前正式结拜。
麴文泰提出:“您西天求法,我全力支持,唯一的愿望,就是您取经回来以后,请务必在取道高昌,在高昌停留三年,接受我的供养。”玄奘应允。

麴文泰一片诚心,感动了玄奘。他决定暂时留下来,用一个月的时间,在高昌讲经说法,讲解有讲解有消灾祛难之功效的佛教典籍《仁王般若经》。玄奘每次开讲之前,麴文泰都手执香炉,在前引导。玄奘讲经需要升座,麴文泰都会跪下,让玄奘踩着他的背登上座位。这是一个非常崇高的礼节,在中原并不多见。
麴文泰为玄奘西行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仅派了四位专门侍奉玄奘的沙弥和二十五位仆役,同时准备了四季所穿衣服及黄金一百两、银钱三五、丝织品五百匹、马三十匹,这些丰厚的金银和物资,足够玄奘二十年的费用。为保证西行畅通,麴文泰还书写了二十四封书信,每封信附有大绫一匹,请高昌国以西的二十四国为玄奘顺利通过提供方便。

讲经殿。玄奘法师应该曾经在此讲经说法。

讲经殿内部。

故城边上的瓜地。

背回北京家里供佛。

柏孜克里克千佛洞
Bezeklik Thousand Buddha Caves

柏孜克里石窟是高昌石窟中现存洞窟最多、壁画内容最丰富的石窟。它曾经是高昌回鹘王国的王家寺院。始凿于麴氏高昌国〔499-640年〕时期。其中18、29、48号洞窟属于这一时期。18号洞窟为中心柱式大型洞窟,是该窟群现存能看清壁画内内容最早的一洞窟,前室及甬道和隧道下部在回鹘高昌前期重新修绘,仅隧道上部和顶部完整地保存了早期壁画内容,即绘斗四式平基图案,侧壁绘着圆领通肩式袈裟的千佛,两手在腹前相握的手势有别,顶部和侧壁交界以写实的手法,仿木结构绘出檩、枋等形象逼真。

交河故城
Ancient City of Jiaohe

玄奘离开高昌时,全城夹道相送。高昌王麴文泰抱住玄奘法师失声痛哭,亲送至数十里之外的交河故城,于交河挥泪告别。 高昌王派遣使者陪同玄奘去见西突厥叶护可汗,以便得到沿途各国的关照,使玄奘顺利走过西域,翻越昆仑山。玄奘写信给麴文泰说:“决交河之水,比泽非多,举崇岭之山,方恩岂重。”

第8天
2017-10-06 周五
吐鲁番
Turpan

今天结束旅行回北京,走出酒店惊奇的发现:吐鲁番下雨了!!!在这个极度干旱的地方,下雨是一件大喜事。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