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古刹、星海、桃花源与洛克之路

By lola
@lola

古刹、星海、桃花源与洛克之路

第1天
2017-09-30 周六
兰州中川机场
LANZHOU ZHONGCHUAN Airport

第一天的旅程,从兰州自驾至夏河县,宿诺尔丹营地。途径临夏回族自治州和合作市,在临夏看布满清真寺的街道,在合作市拜米拉日巴佛阁,幸运的话,会在夏河县的桑科赶上草原日落。

刘家峡大桥

美丽的旅行终于开始了,这是我们停留的第一个景点,在刘家峡水库可以看到不太一样的黄河。没有奔腾的滔滔河水,只有一片清净的水天一色,仿若仙境一般。

合作
Hezuo

过了临夏,道路两旁的景色越来越葱翠,开始有了高原江南的感觉。天空是蓝松石的颜色,漂浮着大朵恣意的云彩。山也层林尽染,从深绿到深红渐变。

兰郎高速上,出游的车还不多,我们就像抢跑的马拉松运动员,把长假出游的大部队远远甩在后面。

米拉日巴佛阁
Milariba Buddha Pavilion

进入安多藏区之后的第一站:米拉日巴佛阁。它的历史也反映了我们此行见到的大大小小寺院的相似命运。始建于清,未能在文革或战火中幸存,而复建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远远望去,她像一座高层的藏式堡垒。其实,米拉日巴佛阁是藏传佛教中的一种建筑形制,俗称九层佛阁,融藏族堡式建筑与佛阁式建筑特色为一体。

洛克摄老佛阁于1925年5月2日

米拉日巴(1040—1123):年幼时,家产被伯父霸占,为了报仇,随苯教徒学习巫术。几年后,他用降雹法杀死了仇人一家35人。此后非常后悔造孽太大,于是拜噶举派始祖玛尔巴为师,学习佛法。这幅壁画反映了米拉日巴在山洞修行时的情景,他声音悦耳,以唱歌方式传教,后成为有名的神秘者。记录米拉日巴一生的电影:Milarepa

拍完栖息于佛阁檐壁上的鸽子,我们脱下鞋,进入到佛阁内部参观。第一层中间供奉着强巴佛,也就是未来佛弥乐佛,左右各立文殊菩萨和大势至菩萨。二层供奉着各代班禅和达赖,第三层是宁玛派创始人莲花生大师,第四层奉安有密宗传较大师,壁画的一部分也被用黄布小心地遮挡起来,不让好奇的眼睛随意窥探。

第五层供奉玛尔巴大师,噶举派的奠基者。他的左边第一位是他的四大心传弟子之一的米拉日巴。尊者的造像左手托钵,右手支耳,仿佛在认真聆听人间疾苦与虔诚祷告,也有人说这象征了他凭借诗歌传达佛法智慧的方式。他是修行者、哲人也是诗人。他上半生杀害伯父一家,下半生即成佛,他证明了一个凡人能在一世之间证道成佛。

我们在甘南转过的第一组经筒

离开佛阁前,迎着夺目的午后阳光,我们和远处耸立的佛阁合影。使用自拍杆技能get!

桑科草原
Sangke Grassland

合作市再往南一点,我们拐下了兰郎木高速,开往夏河县。沿途景色不再是高山起伏,而是绵延的草甸,阳光透过云彩从不同角度打在草甸上,形成斑驳的阴影。

途径一座有特色的小寺庙

透过车窗玻璃“滤镜”,桑科草原的傍晚如此温柔。

过了夏河县城,要再往西走二十多公里,到达我们今晚的驻地:诺尔丹营地。在网上看到营地的介绍觉得十分有特色,不免想尝试下宿营在草原上,伴着虫鸣与溪流入睡。在这条宽阔的旅游公路上,我想起电影《白日梦想家》中Mitty踩着滑板一路飞驰而下的格陵兰公路的那一段画面。

美景有时候不在远方,就在被我们遗忘的地方。

虽然已没有夏日繁华,秋之牧野也别有一种丰沛的宁静。

远处的山峰仿佛卫兵一样整齐站立,守卫着草原的安宁。

Can you guess?在和路边悠闲到有些发呆的接待游客马打过招呼之后,我们到达了营地。要说第一感觉,我想起了Sarah在white river junction的小村宅。后面也是大片的旷野,边上一条奔腾的小溪,零下10度的时候,她总说要在河边安一个hot tub。热温泉虽然到毕业前也没有实现,没有想到,我在甘南却重温了达茅式的荒野温柔。

忙着登记,竟忘了拍下看到营地悸动的一刻。只好用第二天早上阳光明媚的照片来回忆。营地的义工(台湾来的姐姐)一身草原系(灰衣蓝裙裹着棕色的牦绒毯子)打扮,带我们先在营地熟悉一下,有cafeteria, lunge, pub, 公共浴室,若干帐篷和小木屋。这些西式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后来才知道营地主人的生活经历也是中西合璧。

此刻正站在休息室的观景台上的,据说是拉卜楞寺第二大活佛和他的弟子们,他们也选择今日在营地休息,可见是一个安静修行的好地方。果然,后来我们只听到了半夜落下的雨滴和一刻不停的溪水声,好一个安静的夜晚。

营地提供的牦牛飨宴,这是每一个客人到达营地后必须面对的第一餐,仿佛吃下牦牛肉,秒变草原人。汤:青稞牦牛汤。草原与西餐合璧的做法。不知是饿了还是食材新鲜,喝下去觉得身心温暖。

主菜:从左至右,五分熟的牦牛肉,牦牛奶土豆泥,菠菜,牦牛骨髓。东童鞋吃完菠菜后一脸意犹未尽地问,这什么菜?姑且当他觉得好吃吧!

甜点:牦牛奶焦糖布丁。

这是我们温馨的小帐篷,右后方有一个火炉没有入镜。火炉把整个帐篷烧的像三伏天一样热。帐篷中的软装饰很多都是牦牛毛制品,加上原木的床和地板,很有寒带木屋的感觉,一问才知设计师来自芬兰。半夜草原下起夜雨,还有雷声轰鸣。帐篷很结实,挡住了风雨,留下了在雨中安睡的浪漫。

第2天
2017-10-01 周日
桑科草原
Sangke Grassland

Day 2: 拉卜楞寺-花湖-若尔盖草原-郎木寺

第二天早上,先是体验了生态厕所,然后去餐厅吃早饭:牛奶粥,加了番茄菠菜和香料的鸡蛋饼,东童鞋说很喜欢,还有牦牛酸奶配蜜糖和肉桂棒渍的谷物,营养又美味以后回去试着做一下。早餐之后,我去了充满阳光的浴室,东童鞋留在餐厅的露台上打游戏。收拾妥当后,我们准备再次出发开始一天的行程。

从早餐玻璃房向外看的景观:帐篷、草原、高山。我们所处的营地也是牧民的冬季牧场,相比有些地方已经枯黄的牧草,这一片还是生机盎然。这个营地一年也因此只会开放五个月,过几个月帐篷就会拆除,牧人的牛羊就会在这片草地上徜徉。

离开诺尔丹营地,在远处又有云在山的身上投下温柔的目光。

远处成片的牛群?

一开始打算中午回来营地午餐,并不知道两个小时后我们决定直接从拉卜楞寺出发去花湖和若尔盖草原。虽然这个决定是无比正确的,看到了晴空朗朗下的花湖和若尔盖草原壮美的夕阳,不过还没和桑科草原郑重地告别呢,也或许多年之后我们还会再来。

如繁星点点散落在草甸与河流间的羊群,褐脸白身吃货羊,斜坡峭壁都能爬!

拉卜楞寺
Labrang Monastery Labuleng Si
门票40元
我的评价:
拉卜楞寺宗教体制的组成以闻思、医药、时轮、吉金刚、上续部及下续部六大学院为主,在全蒙藏地区的寺院中建制最为健全。闻思学院是其中心,又称大经堂,有前殿楼、前庭院、正殿和后殿共数百间房屋,占地十余亩,为藏式和古宫殿式的混合结构。

不过一会儿车程,就到了大名鼎鼎的拉卜楞寺。就在还没进入寺庙的时候,我们发现左手边有一扇很好看的木门。推开木门进去,里面也是一座寺院,正有僧人在煨桑,往里面加入红枣和豆面一类的食物,发出好闻的香气。

拉卜楞寺最大的经堂,闻思学部经堂。闻思是拉卜楞寺里唯一一个显宗学部哦~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僧人们正在上课,外面堆满了进殿前脱下的红色布长靴。还有僧人正在急急忙忙地往里面赶,也有趁着没人注意,躲在“教室”外面探讨佛经谈天说地的年轻僧人。我们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决定跟着虔诚的藏民奶奶进入经堂。

经堂里面坐满了僧人,据说最多可容下三四千僧人一同念经。我们沿着墙顺时针环绕经堂,路过了大喇嘛上课的房间,帘子挡着看不见里面,有虔诚的藏人用头去顶礼大喇嘛所在房间的门帘。整个经堂中回荡着低沉的呼麦诵经声,领诵的大喇嘛坐在经堂中央,声音从那个汩汩的源泉流出涌向四周。随诵的僧人有的屏息凝神,有的淡漠眼神与游客相遇,有的用僧袍盖住脑袋隔绝干扰,也有的和身旁僧人窃窃私语。

我们又遇见一座好看的红色大门,和常见的藏式枣红不同,这座门是正红色,门梁经过仔细的雕琢。只是不知门后是什么地方。

213国道边的日尔朗

离开拉卜楞寺,我们路过了尕海县,县城副食店的藏族大叔说,“花湖好看!地方大得很!”听到这振奋人心的消息,原本以为只是去花湖踩个点的我一下精神起来。不一会,路旁的景色又变了,不再是连绵不绝的草甸山丘,而是平原与远处高耸的山峰形成对照。刚过甘-川省界,峻峭的日尔朗山就矗立在我们面前,山峰上还有终年积雪。

若尔盖花湖
Zoige flower lake

朵朵白云与湖中的苇花相映 倒影中仿佛还有不远处的日尔朗山~

在这么美的景色面前,我不免有些羞涩

没有看见夏天花湖绚烂的模样,金黄的芦苇丛和蓝天白云的倒影也是很搭呢~

玉树临风的…猫头鹰先生~

花湖边回眸一笑~是因为望着你呀~

猫头鹰和他的可爱主人

现在回忆起来漂浮在天空中的云朵,觉得美丽的不真实…我们真的去过那里吗?我们在那里的时候在说什么,唱什么歌,那个时候我们手牵着手好温暖。想和你一直这样,不论是去远方还是平平淡淡的生活,都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好像花湖的尽头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摄影师一边逛湖,还忙着利诱我和他学歌曲。

愉快的张开双臂飞翔的猫头鹰

德隆垭口

为了赶去若尔盖草原看夕阳,我们又全速开了近100公里。经过德隆垭口的时候,看到夕阳像一条金色的毛毯铺遍草原。

草原国家公园
Grassland National Park

左手边是金色的麦浪

右手是夕阳染成枣红色的若尔盖草原

追赶太阳的少年

水倒映着山,天地苍茫

导航不知定位到了草原的哪个角落,不管怎样,还是看到了绚丽的夕阳。

夕阳下和猫司机开心的合照

夕阳下凝思的东童鞋

一定是看到了空中的精灵!

回眸朝着夕阳微笑啦

在摄影师的指导下进行名为“夕阳下的遥望”的摆拍

一个龇牙傻笑一个故作深沉

单反自拍,快把小脸藏好,躲在你的后面~~

第3天
2017-10-02 周一
郎木寺镇
Langmu Temple

早上起来去寻访郎木寺,记住了檐柱上的妙音鸟

郎木寺天葬台
Tianzang Platform of Langmu Temple

拜完寺庙之后,我们还是壮着胆子去天葬台。在细雨蒙蒙中爬了很久的山。对面的山峰犬牙差互,云雾缭绕,好似秃鹫的巢穴。再远处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延伸至纳摩大峡谷深处,仿若无人之境。走到天葬台往山上一看,一开始以为是白色岩石的竟然全是秃鹫。近处是仪式后并未收拾的残局。

迭部县
Diebu County

离开郎木寺之后,我们开始向迭部县的扎尕那村进发!今天的行程只有不到两百公里,然而山路却越来越难走,我们向着甘南地区的高山深处越走越远。沿途的风景也开始有了山地特色。山水相依,白龙江在路侧随着我们一起前行。有了水的滋养,山上的树枝繁叶茂,随着海拔的变化幻化出不同的色彩,从郁郁葱葱到金黄橙灿。

山路崎岖,随处可见落石,一不小心一转弯就要撞向突然挡在路中央的岩壁。

路遇的一个小村寨,路边支着晒牧草的架子。

在群山间的栖息的小村庄

层林尽染

扎尕那
Zhagana Stone Mountains

在扎尕那,我们住在这座山的对面。山中有清泉流下,虽然多云笼盖住了太阳,仍然可以看清对面山上斑驳的树影,有一种清冷透彻的美丽。

东东在楼上找钱包,我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携带”他的钱包在楼下看山。发现山下有一座颜色鲜亮的房子,一位奶奶在菜园里忙来忙去。在山区,他们种的蔬菜品类很有限,最多就是萝卜。而且他们会把萝卜在房顶上晒干,大概好种植又便于贮藏。

我们决定顺着村里的小溪,逆流而上,去高处看看。在溪水上先是看到磨坊,然后看到这些流水带动的转经筒。它们不需要人力带动,只要有水,水流过带动经筒的轴承,就不停转动。溪水汩汩流下的时候,经筒永恒而周而复始地唱着那六字箴言的欢歌。

爬山的途中遇到两位回家的藏族奶奶,她们弯腰前行,上半身几乎与地面平行了,但还是背着不少东西,顺着并不平缓的山路爬上来,没听见太重的呼吸,只是安静地爬,也许上上下下这座山已经融入她们大半辈子的生命。

爬到了东哇村顶的一个寺庙,有转经筒还有白塔。我们照例转了经筒,站在那里静静地眺望对面的山。蜿蜒的山路通向一个开阔的观景平台。对面的山如我们站立的这座一样,是高峻险要的,这大概就是那座挡在扎尕那和卓尼之间的那座光盖山。

扎尕那的风景,一级棒!

砍柴姑娘哟

站在那里不一会,天色就暗了下来,但村民家的灯光也纷纷亮起来,将笼罩着整个扎尕那的薄雾打成温暖的颜色。扎尕那,藏语意思是“石匣子”,仿若依峭壁而建的石头宫殿。

路遇一只小猫,好像很忙地在找东西,和她逗玩了一会,但它好像没什么心思理我们。

摸摸它也只是匆匆地走开

小猫小猫,伸出舌头

回到住处,我们点了当日的晚餐:半斤羊肠和半斤手抓羊肉。羊肠的味道非常刺激,隔了厚厚的一层辣椒粉,还是能闻到山地居民喜欢的凛冽味道。

热乎乎的酸菜面

第4天
2017-10-03 周二
扎尕那
Zhagana Stone Mountains

虽然还不舍,为了今天能够看到更美的风景。我们早早离开了扎尕那。在和旅店老板讨论过之后,因为车况和当天的天气状况,稳妥起见我门放弃了被称为洛克之路的412县道,转而经腊子口-岷县去卓尼。然而这时候的我们不知道,自己即将翻越一座雪山,去看同样壮美的风景。

腊子口
Lazikou

从益哇乡出来,上了313省道,眼尖的东东看到东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山峰,也不太像终年积雪的雪山峰,我们猜是昨晚没有融化的雪。

经过了腊子口战役遗址,当时的红军被卡在这个天险之中。由四川进入甘南的唯一通路被国民党军重兵把守。最后,由几个四川小士兵组成的“攀岩队”决定直接翻越悬崖峭壁强攻到敌人内部。

可见这里的险要形式,山拔地而起,挡住所有的去路。

无名雪山
我的评价:
在这里短暂停留,听到山谷中孩子的玩耍声,回来之后才查到这片山谷中的村落名叫出隆。转身看到了远处连绵的雪山,大概是扎尕那方向的那片永久雪山吧。

又开了一程,发现雪山向我们走近,露出了清晰的脑袋。

一开始,远远地看到雪山露个角我就兴奋地频频按下快门。

在攀爬雪山的旅程中,有一辆搬家的皮卡一直努力地走在我们前面。仔细一看,车上并没什么珍贵的物件:三五个皱皱巴巴的铁皮桶、两个不锈钢水桶、一盆露出半个脑袋的的盆栽松树、用布胡乱裹起来的旧被子、不知何用的车轮、轴承、纸箱。这些看似无法构成一个家的物件被牢牢实实地用几根绳子缠紧固定住,仿佛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

这辆很努力在搬家的小皮卡,不知要走向哪里。也许意识到自己走的实在太慢,示意我们超过它。就在我们停车赏雪山的时候,它又悄悄地跑到我们前头。

转过一个弯,雪山突然露出全部真容,这时我们才发现,雪山并不在远处,就在我们脚下路的尽头。

日渐“本地化”的两人:蓄起来的胡渣和圆润的面庞

合照拍摄的大概位置,底下就是出隆村

回望来时的路,很难相信自己曾在低处。既庆幸成功,又后怕这一路经历的风险。这蜿蜒而唯一的一条路,与莽莽苍山相映,渺小但坚定。

与视线平齐的地方,似有村落与梯田。

站在路边,遥望着层层叠叠山峦尽头的一座蓝色雪山。似乎与近处触手可得的白雪不同,那座雪山应该是终年雪山,在扎尕那方向,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无缘相见的光盖山山顶。

绕过这座山,来到了山的另一面,回望来时的路,被积雪覆盖。

在雪地上撒欢儿吃草的羊,即使天气不好,也不能饿着肚子哦。

无论海拔多高,雪有多厚,都阻挡不了牛羊们吃草的热情。

逐水草而居的山民,他们的牛羊在哪里,就在那里生火起灶。

高山的融雪增加了溪流的流量。

卓尼

下了雪山,到了卓尼县城。曾经风光无限的卓尼大寺已经没有了历史的印记,也不再有针锋相对的回藏冲突会用一把大火威胁它的存在。它有些沉默地藏身于卓尼县城的后山上,和那杨土司的衙门故址一起,压住了厚重的历史。

一盘酸辣白菜又一次温暖了我们的心和胃

卓尼小学

卓尼洮河,雨下一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河水

金碧辉煌!

第5天
2017-10-04 周三
洛克之路

今天要赶回兰州,有300多公里的路程。由卓尼到临潭的路,也是风景壮美,曾经洛克走过之路。

从卓尼县刚出来,山的土是红色

在观景台看到了远方的雪山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来时路过的雪山。

和一头叫清雨的小牦牛友好合影

grazing sheep and yaks

这趟旅程接近尾声,很感谢我们选择了甘南而不是可能人多为患的西宁线,看到了躲藏在深山中的桃花源和宁静的草原。对于我自己来说,在中国的地图上,又有一块未知的空白被填补。感谢这一路的互相照顾,感谢始终坚定牵着的手。感悟很多,回去之后要更努力的生活,才有更热切的心,去一起看更美的风景~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