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云消雨霁,朴韵徽州

@Chenrui

云消雨霁,朴韵徽州

第1天
2017-12-30 周六
黄山火车站
Huangshan railway station

第一次跨年旅行,也是最拼的一次。背着行李下班直接赶到火车站,坐了一夜硬座,趴不是靠不是的熬了12个小时。早7点下火车这一幕惊到我了,黄山站?这么小?全站就只有一个站台,电子显示屏很小,楼梯都是很旧的水泥梯。更惊人的是低温加小雨,寒风砭骨。两个脑筋不清的人,不知道怎么走,唯一的念头就是先吃口热乎的。

宏村
Hongcun Village

倒了两次车,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盘山路辗转到了宏村。四周的山灰蒙蒙的。

我们住的民宿就在村子里,老板是一对五十来岁热心的夫妇,帮我们放好热水,准备了茶叶。

狗子皮皮。老板娘说平时不敢叫他出去,村民们放的老鼠药多,怕他乱吃东西。毕竟养了五年,有感情了。

还在下雨。

安徽襟江带淮,黄山在淮河以南,也是安徽省的最南部,又是多山地区,气候长年阴潮,村落的墙体上常见厚厚的苔藓。

添灯食堂

宏村之行已经期待了数月有余,也早就在大众点评Mark了心水的餐厅。添灯食堂,这个名字很容易记住,评分很高,食客也多,我们选择在这里解决第一顿。图为特色菜五加皮炒蛋。像韭菜末一样的绿色蔬菜就是五加皮,仔细品味好像有点清凉和微麻,蛮新鲜的。

莴笋炒腊八豆腐,整块的腊八豆腐形状像北方冬天吃的柿饼,具体见《舌尖上的中国》。当初的发明为了便携和储存,口感像硬的豆腐干,倒是没太大的惊喜。

刀板香是大哥建议点的,声称看了舌尖,有执念想尝一尝,没想到他居然要吃这么油腻的菜,平时在家可是连瘦猪肉都不吃的人?不知道菜刀和菜板留香没有,但肯定留了不少油!饼子松软,中间切开,可夹一片红白参半的蒸咸肉。

南湖

吃过午饭,小雨渐渐停了。我们绕了大圈,去看南湖。

俯瞰宏村,状如卧牛,南湖为牛肚。中间的一座小小的画桥东西分开。

奥斯卡影片《卧虎藏龙》取景于这里,从那之后,宏村更加名声大噪,虽然作为一个小村落,这里的交通并不是很方便,但是依然有不少人来。

一直觉得,比起夏天,冬天的阴郁和徽派建筑更相得益彰,或黑或白,或点沾二者颜色画出的深浅不一的灰。没有花柳,砖瓦和山水是唯一的角色,景色会更加纯粹。

南湖书院

南湖的南岸有几十棵老树,最年轻的也有百年以上,盘曲奇崛。北岸是高矮不一的民居,中间的就是这座南湖书院。南湖书院是明末的宏村人建起的私塾,不少著名的徽州文人学者都在这里接受启蒙。

徽派建筑的一大特点是“四水归堂”,天井不仅可以采光通风,地面石板之间还留有缝隙,四面屋顶内侧坡的雨水流进天井,渗入地下,避免积水。进入大门,站在天井仰视是这样的,像邮票的轮廓。

柱子、梁上的木雕都是镂空的,十分精细,连接处也是传统的榫卯结构。

书院前的水中有大片的荷花,冬天的枯荷也很耐看。

古民居

徽派民居的另一大特色就是马头墙,墙头高出屋顶,随屋面坡度层层迭落。古徽州地少人多,房屋拥挤,高大的马头墙可以在发生火灾时隔断火源,避免火势蔓延。

徽州老人都知道一句老话,“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这里自古被称作“八山一水一分田”,山脚下珍贵的土地资源远远不够吃饱,男性们自小就发愿走出这里,或是入仕,或是经商,这也侧面推动了徽商得以誉满天下。“马头”,后来也变成了徽州游子踏马离乡后,感怀故乡的一种精神物化。

每年夏天,都有不少学生在宏村写生,久而久之也变成了旅游一景了,墙上挂的就是他们的作品。

汪大燮故居,是在宏村见到的最气派的一户私宅。整个宏村有人口约1400,汪姓是首当其冲的大姓,占到70%左右。

第2天
2017-12-31 周日
南湖

第二天起的很早,打算去拍几张没有游人的风景,没想到一出门,连脚下的路都看不见。黄山的大雾名不虚传,不小心会掉进南湖里。

浓雾遮天蔽日,直到9点多才渐渐散开。

我们在巷子里的“早点小吃”解决了早点。对环境莫要苛求,别看简陋也座无虚席,五花八门的吃食都能满足。艾草糕、乌米饭、茶叶蛋、汤粥饼面是一应俱全。

我们点了牛肉面和笋干肉丝面、4元一个的梅干菜烧饼和小笼包。

烧饼刚出炉,很酥脆。

从街头走到巷尾,准会见到卖早点的小摊,卖豆花、红枣姜茶、现擀芝麻饼等等,当然为了方便游客,村民们都在家里吃,不拘小节站在外面端着吃的也有。

溜达到了宏村后街,想看看村子的全貌。这里没什么小店,除了一些游客住在这条街的民宿之外,即使最热闹的下午,人群也不会往这里来。有破旧的房屋,有覆着白霜的菜畦,村子后面的雷岗山虽然不高,但也树木陡立,仙气氤氲。

这所学校现在应该已经不再使用了吧,篮球场中间竟然晾着笋干。一墙之隔,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上各样的树,想象一下山的样子。

醉月台

在月沼旁边,有两家不错的徽菜,其中一家就是醉月台。鲜笋到季,特意点了酸菜炒笋,据老板说笋是早上刚从山上挖的,这应该是我们吃过的最鲜的笋,如果在北方,十天半月能吃上都很难得,只能吃塑封或罐头笋了。

板栗烧鸡。

臭鳜鱼,徽菜中的看家菜、扛把子,见识了。这个名字没有白起,味道绝对是够的。但是怪就怪在,一吃起来,这种腐败的臭味就变成了一种丰富而特别的咸香味。鱼肉紧实,刺少,剥开鱼皮,是鳞次栉比的蒜瓣肉,下面还垫了一层毛豆腐。¥88。

这家餐馆和村子的很多小店一样保留着老房子的原貌,大堂还有楹联和牌匾“德歌南山”。

村口

村口是“牛头”,这两棵古树是“牛角”。

“古”已经不足以展现二位的历史了。五百年来,从新芽破土到参天之状,一棵银杏,一棵红杨,见证了宏村的生息百代,他们是吉祥的象征。过去,新婚嫁娶,就抬轿绕红杨三圈,洪福齐天;老者驾鹤,就抬棺绕银杏三圈,子孙满堂。

汪氏宗祠

九李十八张,天下不二汪。汪姓不仅是宏村的大姓,也是宏村的开拓者。南宋时,汪彦济举家迁至此地,建房十三间,成为宏村之始。后世子孙为祭奠先贤,盖了这座汪氏宗祠。特地选址在最美的月沼的正中间,无论从地相学还是景观上都是得天独厚的。

是原图,未经任何处理,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了这样的效果。

“世德发祥”,寓意着汪氏后辈能将鸿德祥瑞发扬万世。

汪氏宗祠的大门口,睡了一只汪。

月沼
Moon Lake

月沼呈半月形,故得名。很多摄影发烧友都希望运气好,在来的时候遇上没风的天气,水平如镜,刚好清晰倒映黛瓦粉墙。

出来旅游得出了一个体会,拍的不如看的美,但是这次来宏村发现,拍的和看的一样美。

半朵悠莲咖啡馆
ban duo you lian ka fei guan

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了。下午1点,按照计划,找到一家阳光很好的咖啡馆,给方兔子和许娟妹子寄出了新年的祝福。

这家咖啡馆很安静,后面有个小院子,很适合悠闲的写东西。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大哥寄出了生平第一张明信片。

宏村

风轻云淡时,一种不和谐的声音飘了过来,抬头一看是滑翔伞。

月沼旁边的小集市。村民售卖自己风干的腊肉腊鸭。

天气早就放晴了,于是又来南湖走走,和昨天相比,这里明亮了不少。

夕阳下的月沼。

巷子里的水道互相连通,有逆流进村,顺流出村的说法。水不宽,但干净,大家都在这里洗菜。

徽菜口味重,晚上就吃的清淡了一点。芝麻汤圆,馄饨和煎饺。

跨年夜,听到远处有烟花,但宏村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小巷子和月沼周围的人家挂起红灯笼。人们虽然不声不响,也有慢生活的热情。

第3天
2018-01-01 周一
得月楼

最后一天中午,在《舌尖》曾经取景过的得月楼吃饭,量大好吃,来一张全家福吧,依次是野水芹炒香干、腊肉烧笋衣、腊八豆腐、家烧豆腐和徽州炒饭。

晴空万里的一天,不少人来月沼晒太阳。

宏村

冬雨季节,气温跌破冰点,徽宅多数狭窄背阳,当地人就会用这个取暖。坐在木桶里,腿上盖着棉衣棉被,脚下还有加热的设备。负责任的说这样一点都不过分,在家里吃饭都要戴棉帽子的。

老人在月沼边洗鳜鱼,用草把鱼系起来。

南湖边的捣衣声此起彼伏,这里还是用木棒打,不知洗衣液为何物,很多人停下来拍照,老人已经习以为常。

售票口正在整修,相信如果还有机会再来,这里会很不一样。

村口对面,我们即将大巴离开宏村。看到不少人拄着拐棍下车,他们是刚爬过黄山的游客。远处的民宿清晰可见,山野茂盛,流水淙淙。

刚经过齐云山,在公路上看到的景象,横江上的渔船。

毛豆腐

接下来这一波毛豆腐集锦,可以说十分走肾了。认真的说,《舌尖》对于毛豆腐的安利我俩也是心安理得的吃了一大口,不少人打着方兴玉的旗号,其实都不是正宗的,不过这些大大小小的摊子也能分出三六九等。

最好是菌丝发黑,煎到金黄,均匀抹上辣椒酱,撒上香菜。

毛豆腐有颗粒感和浓郁的香味。

屯溪老街
Tunxi Ancient Street

下午三点回到黄山市,来到屯溪老街。屯溪老街的商埠很多是从明代开起来的,安徽歙县的歙砚、泾县的宣纸和宣笔,很多店都有卖。

竹制品、木制品琳琅满目。

网红店汪一挑家的馄饨、茶干。

油煎包袱。

店主汪一挑和主持人汪涵。

吃到了脏脏包。

几天下来,收获了一些喜欢的小东西。大哥买了心心念念的桂花酿。

墨雕造型的冰箱贴、竹制的杯子和书签。

宏村纪念版的和纸胶带。

几张好看的明信片,在老街邮局盖了纪念戳。

三江口

老街的三马路尽头,是壮观的三江口。正对面的是新安江,右边横江,左边率水。

宏村
Hongcun Village

特别的跨年旅行,和宏村的初次见面,也许南北相隔,以后很难再见,不过最好的是,地图上又多了一面旗。回去要抓紧做好游记和手账。新的一年,要有新的勇气,过新的生活。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