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Moments in Morocco

By Lynn
@Lynn

Moments in Morocco

第1天
2018-04-05 周四
卡萨布兰卡
Casablanca

D1 关键词:乌龙

从未做过如此久的飞机。
一切都还算顺利,从上海到迪拜,再从迪拜抵达卡萨布兰卡, 17个小时的航程在“喂小猪”式的投食和间歇性睡眠中度过。阿联酋航空的三餐水平虽较全日空差些,总体还是不错的,慕斯甜点尤其好评。
落地后即迎来乌龙。两个浑浑噩噩的“隔夜面孔”误闯卡萨机场男厕所,还在里面绕了一大圈,直到门口的两位大妈投来善意的微笑,并伸手指了指隔壁,才反应过来我们走错了……再仔细瞧瞧,这个门的门口男女标识画得简直一毛一样啊!
卡萨的机场虽小但也干净整洁,有限的空间内设有专门的伊斯兰祈祷室。领队因为行李的事情还在交涉,我们找到门口接机的当地小伙儿,小伙儿叫穆斯塔法,英语麻麻地,让他先送我们回酒店,他表示要先问“that gay”,听得我们一头雾水。心想是哪个gay那么神通广大,我们能不能回酒店还得先问过Ta?后来反应过来也是个乌龙,他想说的是“that guy”也就是那位丢行李的倒霉领队。

第一次踏足非洲大陆,干燥而看似贫瘠的土地,却孕育着大颗大颗蓬勃生长的植物。车辆一路开往市中心,却对这座城市略感失望。许是先前林林总总的影视书籍音乐以及城市名字本身赋予了它太多浪漫的瞎想,眼前的实际是一座无甚特色的三四线城市的图景。无论是车辆还是建筑,都有种蒙着一层尘土之感,整体的印象就如同城市的交通状况一般,无序却又称不上充满活力生机。无法不注意到的是他们的出租车,绿色棋盘格的的腰线设计总让人想到教练车。定睛一看,居然还是大奔牌!看来非洲人民也讲究低调的奢华这件事。
入住后,以疯狂动物城中树懒的速度安顿完电话卡和换汇事宜后(此处省略不堪回首的换汇乌龙事件若干字……),来到酒店附近著名的哈桑二世清真寺看夕阳。当地时间已过晚七点半,空中还有厚重的云层,落日是没戏了。傍晚的著名打卡景点此时罕有游客,难得静谧。高高的宣礼塔矗立在大西洋的一边,一静一动,孤独相伴。

第2天
2018-04-06 周五
哈桑二世清真寺
Hassan II Mosque

D2 关键词:harmony

正式的行程还是从哈桑二世清真寺开启。这一次,穆斯塔法又带来一位他口中的“that gay”,为我们入寺介绍。按照规定整点脱鞋进入,虽然有所准备,接触到冰凉的大理石地面的那一瞬间,还是禁不住一个激灵。
西装革履的向导熟门熟路地带着我们参观、拍照,讲解关于这座举全国之力建造的清真寺的一切。从设计到选材,从配色到布局,从能够开合的天花板到地下公共的沐浴池,他反复强调着“harmony”一词,乃至于我觉得如果他会中文的话,恨不得就迸出“有容乃大”这四个字了。
清真寺的一旁就是著名的Rick’s Cafe。经典电影的魅力是无穷的,即便说这里跟当年那部《卡萨布兰卡》其实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后来依照片中原景建起的,却仍每天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打卡”。前一天晚上路过门口碰运气,果不其然已经爆满。白天再看,这座白色外墙的法式餐厅,在这座“白城”之中实在没什么特色可言。所有的浪漫与期待,都包裹在想象的外衣中,为现实架上了滤镜。

没有在卡萨逗留多久,即启程前往舍夫沙万。路程比较长,大家也都充满着新鲜感。路过的无名的花、奇怪的树、站着的人、奔跑的家畜……时刻提醒着我们,这是另一块大陆。随着城市的逐渐远去,视野也开阔起来。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车窗外的景致如同windows开机标准桌面一样。但兴奋劲儿很快也就抵挡不住汹涌袭来的睡意,再睁眼的时候,“内蒙”风貌就成了“大兴安岭”风情——沿阿特拉斯山脉盘山而行了。
行至下午,经过一扇标志性的“蓝门”,也就到了以蓝城而著名的舍夫沙万。这座傍山的小小村镇传说为了防蚊而开始在外墙刷上蓝漆,后逐渐因为无处不在又各式各样的“蓝”而闻名各类旅游期刊、论坛,声名大噪,有“小圣托里尼”之称。

舍夫沙万

车内的时候就注意到窗外的大人小孩都裹得十分严实,多数还穿着羽绒服。下车后发现羽绒服简直是必需品。初春的非洲原来也是如此春寒料峭,让一行带着夏装打算前来“花枝招展”摆pose的我们措手不及。
名气大了,商业化程度高了,难免也沾染了热门旅游景点的弊病。甫一到达,地接就与当地的“地头蛇”发生冲突,用阿拉伯语来来去去好几回合,估计是与住宿有关,一点儿也不harmony。终于交涉完毕,爬了一段破,经过一个很漂亮的台阶转角,就是我们的民宿了。民宿叫“阿拉丁”,正对着舍夫沙万的核心广场,内部装饰也的确颇有特色,但内部空间实在是狭小,而且没有空调,还得连住两晚……事后我们回顾,该处当之无愧我们此行最为艰苦住宿地。

第3天
2018-04-07 周六
舍夫沙万

D3 关键词:雨

比气温低更可怕的是阴雨连绵。
清晨5点,宣礼声闹钟一般把全城的人唤醒,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早餐在一家饭店的二楼,鲜艳的枚红色桌布与蓝墙相映成趣,屋角还有一只没睡醒的猫。大爱这里的鲜榨橙汁!红红的,初一眼会误认作胡萝卜汁,关键还非常清甜爽口。我们开玩笑说,应该做摩洛哥橙的进口生意,就叫“魔橙”Morange,定能大受欢迎。
吃完早餐,拍了些照,老天帮忙雨势渐小,我们让穆斯塔法带路购置一些衣物。兜兜转转绕来绕去,虽然最后啥也没买到,倒是迅速地将本就不大的舍夫沙万差不多逛了一圈。而此时,太阳也很赏脸地露了个相,大家该拍照拍照,该玩耍玩耍。

不出所料,下午的雨势仍旧是一阵一阵。广场中央有个古城墙,也是举目望去唯一的非蓝色建筑。我们决定买张门票前去一看。原来里头有一座博物馆,可惜里头只有法语、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的文字说明,也就只能大概看图说话过一遍。一楼还有一间保留下来的旧式监狱,下雨的时候倒是个不错的避雨场所。
晚餐没有加入中餐队伍,尝试了当地的食物。塔吉比飞机餐上的好吃不少,更令人惊艳的是吞拿鱼煎蛋,满满当当一层鱼肉末,夹在原本淡而无味的蛋饼中间,让人吃得停不下来。

天气原因,注定又要错过日落。但我们还是决定前往对面的制高点看看。不是很陡峭的山坡,还能望见一段段类似长城的建筑。沿途看到不少树木、石块,甚至是仙人掌上都刻有看不懂的涂鸦文字,琢磨着兴许“到此一游”是全世界人民的爱好。登到半山腰,眼见太阳下了山,生怕摸黑回程不安全,便没有再往前。即便如此,这个高度也已足以俯瞰整个舍夫沙万“蓝城”。就在这个时候,当天最后一轮宣礼开始。眼见着对面的蓝色小屋一家家亮起灯火,伴随着耳畔的风声、鸟声、宣礼声,没有比这更美妙的纯天然视听体验了。

第4天
2018-04-08 周日
瓦卢比利斯

D4 关键词:Water is life.

摩洛哥虽小,但道路网络不健全,两地之间的通行时间往往都比较长。前往菲斯的路上,经过了一个古罗马遗址——瓦卢比利斯遗址。脑里闪现的都是N年前看的《罗马》,当年的那些广场、豪宅、浴场、厕所、奴隶房,如今不过是些漂亮的断壁残垣。
这次的向导是个可爱的老头儿(也有可能只是长得老),他会时不时摘些路边的花花草草向你介绍,比如不知从哪儿摘来一株小粉花,告诉我们古城就是以这它来命名的。他还会很认真地挑选拍照点,并主动请缨充当摄影师。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位有追求的摄影师,往往一张照片都要选景调试好一会儿。效果来看,拍得还真不赖。
每每路过蓄水池,老头儿都会强调一遍“Water is life”,后来发现这句话在各种矿泉水瓶上也不断出现,可谓将泰勒斯的“水是生命之源”哲学观点体现在方方面面了。这一代自古以来水资源应该都是非常珍贵的吧,据说也正因如此,穆斯林更偏爱象征生命之水的蓝色。

菲斯

沿途吃了一顿超好吃的塔吉料理,特意查了一下叫“Cornett Palace”,当之无愧此行塔吉No.1,为此还去点评为它打了个call。然后便到了菲斯。从一个莫名其妙合影留念的城门步行到一个集市样子的地方,便开始由一个头小脸小的当地人带着游览传说中的迷宫般的古城。他先带我们走了一条号称是最窄的巷子,“有些美国人会卡在一半过不去。”美帝人民就这样被黑了一把。

走进去,9000多条街巷星罗密布,无法想象路盲如我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会有多么绝望。不过这其中,商贩们还是相对按行业集聚的,看到了不少的裁缝一条街、铁匠一条街、灯具一条街、香料一条街、挂毯一条街……最具视觉冲击力的无疑是卖肉一条街,规律就是卖什么肉、挂什么头!尤其是看到硕大一个骆驼头挂在眼面前的时候,真正可以说是不忍直视。
皮革染厂没有想象中那么恶臭,大概是天气还没有热起来的缘故。原本以为是进“厂”参观,实则是周围每家皮革店都开放屋顶供人向下张望染缸,顺(zhu)便(yao)兜售自家的皮革商品。这里的商贩跟秀水街、襄阳路的一样,熟练掌握多国语言,上海话居然也不在话下。砍价也是一样,无论还得狠不狠,一定要有一个“欲走还留”的戏码,买个东西也是心累。
穿街走巷,步履不停,跟着脚力超好的向导一路走到酒店,“贵如油”的春雨也大了起来。酒店是著名的Raid精品酒店连锁,果然是布置得很有特色,不愧是网红拍照地。晚上还去周边的家乐福逛了一圈,意外看到除了满大街的OPPO以外熟悉的国货品牌——名创优品,可以说是非常出乎意料了。

第5天
2018-04-09 周一
Et Taous

D5 关键词:猴猴冷啊

接下来的行程主要围绕一个主题:撒哈拉。沿途经过传说中很像瑞士的Ifrane小镇,说“传说中”是因为,到了那里排了个联合国妇女世纪大长队的洗手间后,差不多就又启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手机天气预报显示,这里的温度是零下4度,而此时的上海市28度,大家纷纷表示一定是到了一个假的非洲,而优衣库轻薄羽绒在这里真真正正就是保命必备。
然后又开始了盘山,摩洛哥的整个行程似乎都是在围绕着阿特拉斯山脉绕过来再绕过去。行车过程中,开始陆陆续续在两边发现猴子,然后车辆索性停下,专心看猴。背面看去,阿特拉斯猴就像是一只硕大的猕猴桃。转过身来,它们剥花生和拆包装的动作之麻利令人震惊,而且边吃边用极似人类的表情东张西望,后来发现原来它们是在留意猴老大的一举一动,猴老大一过来,它们立马撒手丢下所有手头的吃的,溜得远远的,留给猴老大独享所有食物。

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接近于拉斯维加斯那块儿,然后就连“刺头”植物也越来越少,直至到了戈壁,来到沙漠边缘酒店。虽然它也有自己的名字,记得同为Raid旗下,但还是偏爱叫它沙漠边缘酒店。
酒店的主色调是很漂亮的一种深粉色,后面发现这就是马拉喀什的主色调。酒店各处都布置有各式色彩鲜艳的花朵,在一片荒芜的映衬下,有一种很强烈的“反差美”。虽然只是二楼,却已经可以举目远望。落日的时候,近处是一汪碧蓝的泳池,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再远是逶迤绵延的沙漠,一切在晚霞的照耀下反射出柔和的金光,美极。

第6天
2018-04-10 周二
塔菲拉勒特

D6 关键词:沙与星
进沙漠之前,去了一次当地的集市。跟菲斯的迷宫集市相比,这里的更为朴实粗放,这一点可以从没几个会用中文跟你套近乎便可见一斑。市场外围还有几个小型的牲畜的交易市场。走进羊群中,那股浓重的味道差点儿让我当场吐出来。

集市出来后,在柏柏尔人村庄,我们拜访了一户当地人家,也是地接穆斯塔法的亲戚家。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两个洋娃娃一样的孩子葛优躺着看电视,四、五岁的样子。小朋友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喂了些零食后,岂止是热情好客,开始不停亲我们的脸。小男孩还对其中一位穿着短打的小姐姐充满了好奇,不停跑来拍打她的腿,场面非常逗。

撒哈拉沙漠

沙漠摩托的体验很新鲜刺激,不仅因为第一次体验这种项目,也因为这是第一次跟撒哈拉沙漠“亲密接触”。跟着前方带队车辆忽慢忽快、忽上忽下,特别是从一些较陡的坡下行,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刺激了。他们看我们是“娘子军”,速度控制得不是很快,路线也相对平缓,开一段,停着拍一会儿照,就返回了,难免让人意犹未尽。

打好包、裹好头,全副武装走入撒哈拉。从边缘进入,和小伙伴一起坐在皮卡后面,逆着风一路颠簸,即便是戴着墨镜也依然有阳光直射的炫目感,用某个矫情的人的话说,这是流浪的感觉。
皮卡开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了一队队骆驼坐着休息。第一次看到骆驼本驼,它们大大的眼睛和双层的长睫毛是颜值唯一的亮点。坐上单峰骆驼前还是挺担心的,毕竟连马的高度都让能我忐忑。坐上之后的感觉比想象中舒服很多,虽然是单峰,但垫子非常厚,基本没有膈应的感觉。我坐的那头骆驼很酷但也很听话,一声不吭,指啥干啥,紧紧跟着领头骆驼,没有半句啰嗦。这态度我喜欢。

晃着晃着走进撒哈拉,碧空红沙,目之所及每一个定格都是一幅画,任何形容词都是徒劳。
走上一片小沙丘,带队小哥平铺上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的毯子让我们休息,等待日落。脱掉鞋袜,与细软的沙子亲密接触,然后索性把整个身子扔在上面,伴着耳畔的风声,静静等待太阳西沉。

太阳下山后,几乎是同一瞬间,沙子的温度就直线下降,也能感受到周遭气温的显著下滑。骆驼把我们带到沙漠营地,眼前是一列小灯围出的路,一直通向帐篷。帐篷里应有尽有,房间特别大,应该是家庭房,以至完全可以一人独占一个king size床。营地里的工作人员是我们此行见到的最“非洲”的“非洲人”,皮肤黝黑黝黑的,说是马里来的打工者,英语很不错。
很快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抬起头,举目都是繁星——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星星,幸好没有密集恐惧症。虽然远处还是能看到一些光污染,却已心怀感恩。前晚遇到其他同胞,说起前一天这里刮了沙尘暴,晚上根本无法出帐篷。大风刮走了云层,才有当晚的全景星空。篝火旁,他们弹起了各种打击乐器,击打出几乎是印记在DNA上的节奏感,没有谱子,没有指挥,没有彩排,美妙的节拍就这样肆意流淌出来。

第7天
2018-04-11 周三
托德拉峡谷

D7 关键词:风

离开沙漠的时候,天气预报再次显示,当天中午起又将起大风,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错。事实证明预报还是很准的。虽然离开了沙漠,我们一路还是感受到了大风的威力。
经过另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观景平台”(连远眺的风景都差不多……),分别留影标准游客照,都有一种随时要被风刮走的感觉。
托德拉峡谷的风也不是一般的大。大概是去过美国大峡谷的关系,看这个峡谷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触。不同之处在于,这里有清澈的溪水穿过,事后才知这溪水也有什么“神水”之类的说法,我们倒是没有喝。另外,两边山体上都钉有岩钉,也见到不少吊在半空中的“蜘蛛侠”,欧美人士居多,看来也是个攀岩圣地。

达德峡谷

随后便是前往达德峡谷的住宿。当车辆开上一片动拆迁基地般的地方,并不断艰难盘坡而上的时候,有一种司机分分钟要把我们卖掉了的感觉。难道我们今晚要住这种地方?每人心中一百个黑人问号。
答案是没错,就是住这里。据说是新开的民宿,所以周围的道路还没有修好。风越来越大,大家笑称我们住的是“呼啸山庄”。呼啸山庄所在的是一个当地相对而言的制高点,里面的装饰也不错。话说摩洛哥的配色靓丽而大胆,却能做到艳而不俗,繁而不杂,令人印象深刻。回来查了一下,呼啸山庄在Airbnb上的价格是每晚三四百元,简直良心价。

第8天
2018-04-12 周四
本哈杜村

D8-D9 关键词:神域

季节未到,玫瑰谷里没有看到一朵玫瑰花,此行的一大遗憾。
本哈杜村跟大多数著名景区一样,到处是贩卖当地手工纪念品的摊铺,五颜六色地点缀着特有红泥砌筑的土墙。小伙伴说,这里的建筑挺像西藏。说实话,说这儿是《权力的游戏》和《角斗士》等影视剧的实景拍摄点,并回忆不起,大概因为都不是主要场景。村庄本身保留着古村落的外观,错落着一间一间土窑一样的房子,看不到电线之类的现代化痕迹,确实是很棒的仿古场景拍摄点。

第9天
2018-04-13 周五
马拉喀什

和古代商队一样,在本哈度村中转歇息后,我们来到了当时的商贸中心,如今的摩洛哥第三大城市马拉喀什,柏柏尔语中“神域”的意思。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就比卡萨布兰卡好,没有尘土飞扬,多了红墙绿树,市中心的现代化程度也更高,五星及精品酒店林立,可见是极受欢迎的度假胜地。当晚打卡据说是“花样姐姐”当时光临过的川菜馆,拯救了几个吃不惯当地食物的小伙伴的胃。
初春的摩洛哥依然时有阳光时有雨,恼人的雨水也打乱了原有的行程。第二天一早,当地另一位名叫穆斯塔法的老头在清真寺广场上车,作我们的向导。先是来到Menara花园,古皇宫。老穆很认真地给我们介绍每一个处设计,有人开小差还会拉回来让认真听讲。从他的介绍中,得知这里的女性地位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低,她们甚至要担任丈夫上朝之前“参谋”的角色。而这座古皇宫,虽然与我天朝皇宫的恢弘没得比,却也是处处精致有心,还有着不过时的时尚感,难怪多次成为大牌的活动场地。

又是一场大雨。避雨的时候,问老穆,这里的春天经常如此吗?他说确实反常,不仅是这里,全世界的气候越来越反常,那是因为安拉看到了人类对大自然的所作所为,所以要给我们点颜色瞧瞧。大概也是安拉的安排,大家决定暂停上午既定的行程,先购物休息,午饭后再前往YSL的马约尔花园,我们也就匆匆与老穆提前告了别。

马约尔花园的花园与博物馆是分开售票,单独进入的。先去的博物馆,正好赶上再过一周就要结束的YSL高订连衣裙展。以前看杂志和节目,对价格高得离谱的couture高订颇有些不能理解。近距离看到它们,可以明白些许它们背后的价值,这根本不是蔽体御寒的服装,而是精致赏玩的艺术品,就如同博物馆中圣罗兰大师其它的涂鸦手稿等展品一样,每一件都很美。
花园也是一件艺术品,光是它的主色调,被称为“马约尔蓝”的那抹蓝,就足以令人一见钟情。雨水洗刷之下,更为这抹蓝添了一份深邃。花园里可以看到蓝色与黄、白、绿的和谐与碰撞,可以看到西方建筑与东方禅意的相互交融。这小小一方花园,大概是他的爱人为纪念他所写下的最动人的情书。

午后雨水渐歇,与小伙伴来到上午skip掉的库图比亚清真寺,可惜的是已经过了参观时间。外面绕了一圈,懵懵懂懂地欣赏着这座被称为“北非最美清真寺”安静的样子。清真寺的斜对面,沿着马车聚集的方向,就是一个大型夜市。入夜后,夜市越来也热闹,而它的规模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想。卖果汁的、卖纪念品的、卖衣服的、卖香料的、卖艺……卖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卖自己的——“三百块买个老公回去了解一下!”——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碰到好几个对我们这么吼的,可惜都不帅。

第10天
2018-04-14 周六

D10 关键词:告别

回到原点,卡萨的机场,这次没有走错厕所。
各自赶航班,各自回到现实的世界。那个世界的人会多一些,楼会高一些,心事会重一些;那个世界的色彩会少一些,音乐会缓一些,没有繁星点点。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