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从以色列到约旦,穿行在神迹之间

@dEmOnV_V

从以色列到约旦,穿行在神迹之间

第1天
2018-02-10 周六

【前言】
世界版图上有着这样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家—以色列,它介于地中海与死海之间,著名的耶路撒冷是三大宗教的圣城、世界的中心、文明冲突的要冲。
在大多人的心目中以色列是个战火纷飞的国家,常年的战争让原有的神秘气息又蒙上厚重的阴影。但若真正踏足这片土地,却又时时处处感觉到无限魅力与惊喜。沐浴在地中海阳光中的特拉维夫轻松明媚;死海水面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金光闪烁;加利利湖畔小城提比利亚安静美丽,这便是传说中流淌着奶与蜜的迦南之地。
以色列附近,红海亚喀巴湾以北的沙漠中,有一个消失的民族—纳巴泰人,他们曾控制东西方的香料贸易,富可敌国,也曾在红色岩石上雕刻出整座城市,他们曾发明领先世界百年的水利设施抵御沙漠的旱季,约旦佩特拉古城是他们的宝库所在,而佩特拉附近的月亮峡谷是他们居住过的红色土地。
从以色列到约旦是一次计划已久的旅程,尽管在此之前遇到巴以冲突升级,依然不能阻挡我出行的坚定决心,于是今年2月,我登上了从香港前往特拉维夫的航班…

【行程安排】
DAY 1 本古里安机场-雅法古城
DAY 2 雅法古城-特拉维夫
DAY 3 特拉维夫-耶路撒冷
DAY 4 耶路撒冷
DAY 5 耶路撒冷-伯利恒-耶路撒冷
DAY 6 耶路撒冷-以色列死海
DAY 7 死海-埃拉特-亚喀巴-佩特拉
DAY 8 佩特拉-瓦迪拉姆-佩特拉
DAY 9 佩特拉-安曼
DAY 10 安曼-提比利亚
DAY 11 提比利亚-戈兰高地-提比利亚
DAY 12 提比利亚-海法
DAY 13 海法-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

【行前必读】
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经济较发达的国家之一,尽管巴以冲突长期处于风口浪尖,以色列的治安还算ok,大城市现代化程度高,旅游配套完善,城际交通便捷,独行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以色列货币New Sheqel(新谢克尔),缩写ILS,2018年初的参考汇率:1ILS=0.28USD,1ILS=1.79CNY。以色列外汇管制宽松,在街头的私人兑换点可用美元或欧元兑换谢克尔(美元汇率比欧元相对划算),以色列物价较高,请做好心理准备。
约旦政府近年来大力发展旅游,知名景点如佩特拉周围的配套一直在完善,治安也还行,要注意的是针对外来游客的欺诈与漫天要价,另外约旦城际公交班次少,尽量选择自驾或包车,包车一定要先谈好价格。
约旦货币Jordan Dinars(约旦第纳尔),缩写JD,2018年初参考汇率:1JD=1.41USD,1JD=9.08CNY,用谢克尔或者美元都能换到第纳尔,约旦物价比以色列低,买东西切记狠狠砍价。

雅法古城
Old Jaffa

【第一章 特拉维夫雅法-新旧之间,穿越千年】
以色列的首都特拉维夫-雅法,既是一座城,又像分立的城,古老与现代在这里完美结合。
特拉维夫(Tel-Aviv)在希伯来语中意为“ 春天的小山丘 ”,象征以色列如春天般充满希望。这座城没有太多知名景点,但人们总会不知不觉被这里热情的地中海阳光与蔚蓝的海水所吸引,身心放松的开启度假模式。
雅法(Jaffa)坐落在特拉维夫南边,有数千年历史,相传圣经中建设耶路撒冷犹太圣殿的材料就是通过雅法港运输的,同时这里也是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必经之路。如今古城里的建筑大多作为艺术家的居所、博物馆、商店等,到达雅法的那天恰逢安息日(周六),游客很少,穿过错综复杂的小巷,踏着记载千年历史的石板路,感觉安静而闲适。
特拉维夫雅法,既是一座城又像两座城,既有特拉维夫的现代时尚,又有雅法的悠久历史,往返于两者之间,瞬间让人感觉穿越千年,而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更让它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 “ 小熔炉 ” 。

Ilana Goor Museum曾是著名艺术家Ilana Goor的家兼工作室,整个房子都是Ilana Goor的作品,地下室则是她收集的来自各个地方的艺术品。

富有艺术气息的小花园。

著名的十二星座喷泉。

古老的石板路。

雅法的中心是一个广场,地标是广场上一座有100多年历史的土耳其钟楼(Clock Tower)。

靠地中海的古老港口(Old Jaffa Port),现在停泊着的多是私人船舶,也可以在此搭乘观景游轮,票价25ILS/人,直接上船买票。

在游轮上看到的港口。

远眺钟楼。

沿着老港口能直接通往特拉维夫新城,特拉维夫与雅法,既是一座城,又像两座分立的城,古老与现代在这里完美结合。

遥望新城。

本古里安故居
Ben Gurion House

如果说犹太复国主义像一部史诗,那么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戴维·本·古里安必定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
为了研究民主国家的建立,波兰出身的本·古里安用希腊语去研读古希腊哲学名著,为研究国家军队的建设,他研读克劳施维茨典籍,如此的务实精神伴随着领袖气质,他排除万难,与犹太复国主义的人民一起建立了现在的以色列。
来以色列之前看完了《耶路撒冷三千年》、《我的一生》、《为你,耶路撒冷》,几乎每项重大建国事件都围绕本·古里安而展开,相较于长期内斗的阿拉伯诸国,他更是一位有智慧、懂平衡、能变通的伟大领袖。
故居基本保持了本·古里安逝世时的状态,狭小的房间内装修极其简朴,最令人震撼的是存有2万多本藏书的书墙,还有他与不同世界领导人的书信,在此能直接感受到伟人的气质以及时代赋予他的影响力。

本·古里安故居,从外观看是一栋平凡的小房子。

门口标明了本·古里安的生卒年月。

房间内的客厅,本·古里安经常在此接待各国政要。

卧室的陈设非常简单。

本·古里安的办公用品和书信。

每天清晨的一杯咖啡和报纸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最令人震撼的是这面满满的书墙。

在书墙之内还隐藏着一间书房。

特拉维夫
Tel Aviv

在特拉维夫靠北的海边,经过政府的规划改造,已成为一个大型的娱乐休闲购物场所。海边铺满木栈道,随意放着不同造型的光滑石头,可做装饰也可做椅子,各种创意心思展现在每一个角落,许多当地人也喜欢来这里休闲。

从本·古里安故居继续走,就能延伸到特拉维夫滨海区。

滨海的购物中心与酒店。

港口附近的灯塔很醒目。

海边的果汁店,水果看起来卖相很好。

距离海边不远的Dizengoff Street是特拉维夫的商业中心,附近有不少欧式风格的咖啡店和餐馆。

其中一家LP推荐的Goocha餐厅。

菜色以海鲜为主,Goocha的菜单设计得蛮有特色。

赠送的餐前面包。

阿拉伯特色的橄榄油茄子沙拉。

点的Fish and Chips,鱼很新鲜,份量足,好吃!

华灯初上的Dizengoff Street。

Margosa Hotel Tel Aviv Jaffa

Margosa Hotel Tel Aviv Jaffa是我在以色列入住的第一家酒店,选择它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位置,从地图上看,它距离雅法港口(Jaffa Port)、雅法老城(Old Jaffa)和跳蚤市场(Flea Market)等景点都不远;在Booking上的评分也相当高,房间既干净整洁又富有当地特色,配备也非常齐全。
最值得称赞的是酒店提供的以色列风味的自助早餐,包括奶酪、面包和沙拉等,即使在非用餐时间也有果汁、咖啡、茶和各种酥饼供应,在酒店的一整天都不会饿着肚子。
预订:Booking.com
均价:100-130美元(含早餐)

Margosa Hotel外观。

酒店内部装潢属于小清新风格。

室内的小花园。

走进房间就看到平板电视上显示出我的名字的Welcome字样,酒店的优质服务让人感到温馨。

房间简洁干净。

洗手台设计很有特色。

酒店餐厅。

以色列风味的自助早餐。

特拉维夫
Tel Aviv

在特拉维夫汽车站搭乘前往耶路撒冷的405路长途汽车,票价16ILS/人,车程约45-50分钟,满怀期待的朝着圣城出发。

第2天
2018-02-11 周日
耶路撒冷
Jerusalem

【第二章 耶路撒冷-圣城的美丽与哀愁】
作为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公认的圣城,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耶路撒冷。对虔诚的信徒而言,耶路撒冷是天国,他们笃信只要在此祈祷,定能得到神的祝福,净化灵魂。对非信徒而言,耶路撒冷是一座荒芜贫瘠的山间小城。它虽神圣,但世俗;既至善,又悲伤,矛盾的对立统一在此完美体现。各种族与宗教都偏执的强调对这片土地的拥有权,它从来不缺乏世人的关注,不同文化、不同信仰,都将焦点集中于此。
耶路撒冷的名称由Jeru(城市)和Salem(和平)两个词组成,意为“和平之城”,但纵观这座城的历史,和平只是战火间隙里的点缀。在漫长的岁月中,耶路撒冷曾经被彻底摧毁2次,被围困23次,被攻击52次,占领与被占领44次。从公元前大卫王的定城之役到巴比伦的摧毁之战;从罗马大军的无情铲平到阿拉伯帝国的野蛮占领;从十字军东征到两次世界大战;从数次中东战争到近年的恐怖主义袭击,沉痛的历史为这座城披上悲情的外衣。
《塔木德》中说:“世间若有十分美,有九分在耶路撒冷;世间若有十分愁,有九分在耶路撒冷” 。圣城的美镌刻在千年不倒的石墙上,而它的忧愁则随着时空的变换云淡风轻。

大马士革门
Damascus Gate

耶路撒冷老城共有八个城门,大马士革门(Damascus Gate)是现存最完整最精美的城门之一,它建于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一世时期(公元1542年前后),城门上残存的阿拉伯文记录着苏莱曼一世的名字和头衔。
城门因朝大马士革的方向而得名,它通往耶路撒冷老城的穆斯林区,城门内是热闹的阿拉伯市场,每逢周五在城外也有热闹的集市与美食。
交通:搭乘轻轨到Damascus Gate站下车即到,耶路撒冷轻轨实施无人售票,上车前在自助售票机上买票,票价5.9ILS/人。

气势恢宏的大马士革门。

苦路
Via Dolorosa Way of the Cross

苦路(Via Dolorosa)是耶路撒冷老城区内的一条普通小路,但相传这是耶稣从被判刑到埋葬走过的路,正是上帝的故事让这条小路变得不平凡,他背负十字架走向刑场,沿途发生过十四件事,他曾三次被十字架压倒,遇见自己的母亲,被钉死于十字架上,最后躺在母亲的怀抱里死去。
苦路十四站具体如下:
第一站 耶稣被判处死刑
第二站 耶稣背负十字架
第三站 耶稣第一次跌倒
第四站 耶稣遇见母亲玛利亚
第五站 西蒙帮耶稣背十字架
第六站 维罗尼卡为耶稣拭面
第七站 耶稣第二次跌倒
第八站 耶稣劝告耶路撒冷的妇女
第九站 耶稣第三次跌倒
第十站 耶稣被剥去衣服
第十一站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第十二站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
第十三站 耶稣的身体从十字架上卸下
第十四站 耶稣葬于圣墓
现在的路线于18世纪确立,对没有信仰的游客而言,苦路周边店铺林立,商业氛围浓郁,与老城其他街道无太大区别;但对基督徒而言,重温苦路是最虔诚的朝圣之旅。
交通:由大马士革门进入老城,步行5分钟即可到达。

从大马士革门进入老城后很快就能找到苦路。

苦路上的“The Ecce Homo Arch” (Ecce Homo拱门)。

鞭挞教堂(Flagellation Chapel)和判刑教堂(Condemnation Chapel)位于同一座庭院内,同属于罗马教会,相传耶稣在这里被士兵鞭打后缚上十字架,并被批上荆棘冠冕开始游街。

鞭挞教堂内部。

判刑教堂内描述耶稣背负十字架受难的壁画。

圣母悲伤教堂,属于亚美尼亚教会,相传耶稣在这里遇见母亲玛利亚。但实际上在圣经中并没有记载耶稣遇到母亲的事件,这是后来朝圣过程中被加入的一站。

教堂内部装饰比较简单。

苦路大部分处于阿拉伯区,周边售卖的多是阿拉伯小吃,在教堂门口的小店买了份kebab,味道还行,份量实在。

圣墓大教堂
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

苦路的终点是安葬耶稣的圣墓大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也是基督教徒心目中的圣地。
据《圣经》中记载,耶稣在传教时遭到了祭司与贵族的嫉恨,被罗马总督彼拉多判处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在死后3天复活,40天后升天。4世纪初,罗马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海伦娜(Helena)来探寻圣迹,她在耶路撒冷发现耶稣受难的十字架(True Cross),将此地确认为耶稣受难地。公元335年君士坦丁大帝下令在此修建圣墓大教堂,这座教堂分别位于三处不同的圣迹上:一座长方形廊柱大厅教堂(Matyrium),围绕Rock of Calvary的廊柱中庭(Triportico),和一座圆形大厅(Anastasis,意为“复活”)。圆形大厅中央,是海伦娜发现的安葬耶稣的洞穴遗址。洞穴周围的岩石被削去,圣墓则被围在一个被称为Edicule(意为“小房子”)的建筑内,圆形大厅的穹顶直到公元4世纪末才完工。
圣墓大教堂中央大厅中的石碑,象征着被人们视为圣城的耶路撒冷,基督教徒不分教派和教会都将耶路撒冷奉为圣城。现在圣墓大教堂的一部分为东正教耶路撒冷的主教座堂,另一部分为天主教方济各会所据有;科普特教会、叙利亚教会和亚美尼亚教会也各据其中一部分。
交通:沿苦路步行,终点即为圣墓大教堂。

圣墓大教堂饱经沧桑的外观。

门口聚集着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信徒和参观者。

教堂内部的大厅。

教堂的正门大厅集中了苦路的第十至十三站,正中被称作“涂油礼之石”,是一块蔷薇色的石灰岩板,当耶稣的尸体被人从十字架上取下,就被放在这块石头上。耶稣在被埋葬前,在这块石头上被浸满沉香、抹药以及圣母玛利亚的泪水。许多朝圣者跪在这里,亲吻石板,感受上帝的气息。

大厅的壁画描述安葬耶稣的场景。

教堂圆顶采光设计非常独特,正中光柱如圣光降临,给人庄严肃穆之感。

哭墙
Western Wailing Wall

西墙( Western Wall)是耶路撒冷老城内古代犹太国第二圣殿护墙仅存的一段遗址。数千年来,无论犹太民族遭受多少苦难与流离失所,他们依然返回故土重建家园。因信仰的指引,他们会来到西墙前祷告,缅怀逝去与哭诉流亡之苦,故西墙又被称作为哭墙。圣城的历史镌刻在千年不倒的石墙上,而她的忧愁则随时空变换云淡风轻。
耶路撒冷老城并不大,无论往哪个方向走,最后总会无意来到哭墙。清晨的祷告,傍晚的余晖,安息日夜晚的盛装。犹太人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向世人宣告信仰的力量与自身的坚持。即使非犹太教徒,也不妨到哭墙前回顾人生,此时浮躁的心会得到一份安宁。历史,不仅是过去,此刻,也正在眼前。
交通:从老城各个方向按指示牌步行均可到达。

印象中的耶路撒冷,哭墙与圣殿山是圣城的标志。

看到实景内心还是有说不出的激动。

远望圣殿山。

通往圣殿山的通道。

无论何时哭墙附近总是聚满了游客和前来祈祷的犹太人。

在哭墙祈祷的人们分为男女两个区。

犹太人相信西墙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将写着祈祷的纸条塞入墙壁石缝间,就能将心愿传递到上帝心里。

耶路撒冷考古公园

连接着西墙的耶路撒冷考古公园(Jerusalem Archaeological Park)展示了西墙和南墙的剩余部分,这里是以色列最大最知名的考古遗迹,许多挖掘工作还在进行中。
遗迹的时间跨度,横跨以色列五千年的历史,从迦南(青铜)时代,到所罗门王的第一圣殿,第二圣殿和希律王时期的建筑遗址(公园的核心建筑),接下来的拜占庭、伊斯兰、十字军东征等各个时期的历史痕迹也很鲜明,再配上图文讲解,仿佛从耶路撒冷的千年历史中一步一步走过来。
交通:从西墙或粪厂门步行即可到达。

位于西墙附近的考古公园。

粪厂门

粪厂门(Dung Gate)是耶路撒冷的八座城门之一,位于圣殿山西南侧,它的名称最早出现在《尼希米记》3章13-14节,由于从圣殿运出的排泄物经此运往欣嫩子谷焚烧而得名。如今这座城门早已不再运输排泄物,它是最靠近犹太区与哭墙的城门,也是机动车的主要通道。
交通:从西墙步行即可到达。

粪厂门的外观并无特别之处。

在附近偶遇犹太人的庆典。

第3天
2018-02-12 周一
马哈耐耶胡达市场
Mahane Yehuda Market

对吃货而言,在圣城的日子里,马哈耐耶胡达市场(Mahane Yehuda Market)成了每天必打卡的地方,这个市场拥有着上百年的悠久历史,从简陋的露天集市慢慢演变成店铺林立、熙熙攘攘的美食文化的集散地,如今成为Timeout评选的世界十大市场之一:中东犹太裔在小餐馆前聚会喝茶,用阿拉伯语话家常;色彩斑斓的土耳其软糖、果干以及琳瑯满目的糕点令人食欲大增;意大利餐馆和咖啡馆的露天座位充满小资情调,让人产生置身欧洲的错觉;在狭窄的埃塞俄比亚杂货店里,售卖写满阿姆哈拉语的啤酒和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香料……
随着夜幕降临,市场中的商家陆续结束营业,每间店铺卷闸门上以色列艺术家的涂鸦逐一展现,这些深具以色列精神的人物涂鸦,又将它变身为充满艺术与人文气息的美术馆。
交通:搭乘轻轨到Mahane Yehuda站下车即可到达。

市场中商店门上的涂鸦。

卖水果的犹太商人。

石榴的卖相很好。

菠萝真心甜。

各式干果。

色彩鲜艳的橡皮糖。

除了各式摊位,市场里也有小清新的欧式咖啡馆。

圣殿山
Temple Mount

圣殿山(Temple Mount)是犹太教中最神圣的地方。犹太的第一圣殿于公元前967年建于此地,前586年被摧毁;第二圣殿建于前515年,公元70年被摧毁。圣殿中有犹太教最神圣(Holy of Holies)之地—按照上帝的旨意修建的壁龛,是上帝在人间的居所,在第一圣殿时期还曾存有约柜,但圣殿被毁后约柜从此下落不明。
传说中圣殿山是圣经里的Mt. Moriah,圣殿山上的圆顶清真寺原为一块大石(Foundation Stone),上帝从这块石头上收集泥土创造亚当,亚伯拉罕在这块石头上献祭了他的儿子,穆罕默德从这块石头上升天遇见上帝。
圣殿山一直是世界各地犹太人祷告时面对的方向,伊斯兰教创立初期穆斯林也曾面向圣殿山祷告,后来穆罕默德得到了上帝新的旨意,将祷告的方向变成了麦加。
由于这些传说,圣殿山成为三大宗教公认的圣地,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对此地的主权颇具争议,也是巴以冲突的核心之一。
交通:从西墙附近的木质通道步行可到达。

清真寺前的这些弧形栏柱被穆斯林称为“灵魂天平”。

圆顶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是耶路撒冷著名的地标性建筑之一。

圣殿山上还有另一座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阿克萨”在阿拉伯语中为“遥远”之意,《古兰经》中曾有提及此地。清真寺的礼拜大殿长90米,高88米,宽36米,内有53根大理石圆柱和49根方柱,是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寺,规模仅次于麦加圣寺和麦地那先知寺。

阿克萨清真寺。

清真寺的宣礼塔。

橄榄山
Mount of Olives

橄榄山(Mount of Olives)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区的东面,海拔808米,周围遍植橄榄木,据《圣经》记载,耶稣在临死前一周从这里进入耶路撒冷。而根据古犹太传说,弥赛亚时代将从橄榄山开始。因此数世纪以来,橄榄山被公认为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圣山,同时也是整个耶路撒冷老城的最佳观景点。
交通:从大马士革门的旧阿拉伯汽车站可乘坐275路公交车前往橄榄山,票价4.7ILS/人。

在橄榄山眺望耶路撒冷老城,苍茫而壮观。

老城全景。

山上犹太人的墓地。

墓地虽有些阴郁,但附近的花却开得很鲜艳。

雅法门
Jaffa Gate

作为耶路撒冷八座城门之一,雅法门(Jaffa Gate)外的雅法街通往以色列首都城市特拉维夫雅法,古代这条街可以直接通往圣经中最古老的港口雅法(现位于特拉维夫的南部)。
交通:搭乘轻轨到Jaffa Gate站下车即到。

雅法门。

大卫塔
Migdal David

大卫塔(Tower of David)是一座位于雅法门附近的古老城堡,拜占庭基督徒认为这里是传说中大卫王的宫殿,故以此命名。城堡建于公元前2世纪,初衷是为了加强耶路撒冷的战略防守,后来多次被毁和重建,现在已成为各类展览,音乐会,声光秀的热门地点,也是老城内绝佳的观景台。
交通:从雅法门进入老城步行2-3分钟即到。

从雅法门进入老城就可以直接通往大卫塔。

大卫塔内部。

观景台。

在观景台上可以望见圣殿山。

圣墓大教堂的蓝色圆顶十分醒目。

地势高低起伏的耶路撒冷老城全景。

大卫塔夜晚声光秀表演以城墙为背景,一束束灯光点亮古老的城墙,投影画面在城墙上流动,串起历史文化的长卷,光影、图像与音乐完美交织,融合成一场壮观的视听盛宴。
从公元前3300年建城至1948年以色列复国,耶路撒冷经历了迦南,以色列,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拜占庭、穆斯林、十字军、马穆鲁克、奥斯曼、英国托管等时期,数次被占领、毁坏与重建,每种文明都在这座城市留下相关的痕迹,耶路撒冷之所以被称为圣城,正是由于它在东西方世界变迁、发展、兴衰的历史上,都深具代表性,大卫塔声光秀也是了解这座城市的最佳途径之一。
门票预订:大卫塔官网http://www.towerofdavid.org.il,请至少提前一天预订。

华灯初上的大卫塔。

声光秀的宣传广告。

等待开场。

预热画面,在声光秀开始后不允许拍照。

第4天
2018-02-13 周二
Checkpoint 300

【第三章 伯利恒-走进巴勒斯坦】
目前巴勒斯坦控制区的主要城市包括伯利恒、杰科里、杰宁等,其中伯利恒作为耶稣诞生地而举世闻名,这座城的历史相当悠久,犹太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大卫王也在此出生,而耶稣出生在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所以城里的主广场以马槽广场命名,广场旁边就是为纪念耶稣诞生而建的主诞教堂。行走在如今的伯利恒街头,似乎已经没有了《圣经》里描述的影子,集市的情形就如同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区一样,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交通:在大马士革门附近的阿拉伯公交站有不少前往伯利恒的班车(可到Checkpoint 300或直达马槽广场),到Checkpoint 300的234路班车票价4.7ILS/人,车次15-20分钟一班,抛开政治因素不谈,巴以之间的交通仍然非常方便。
注意事项:虽然距离近,但巴勒斯坦地区的发达程度与以色列相差较大,治安不是很好,避免留宿,在巴勒斯坦可使用谢克尔或美元。

在耶路撒冷与伯利恒之间的Checkpoint 300。

从以色列到巴勒斯坦控制区并没碰到传说中的严格检查,甚至检查站里根本没有人,但还是建议带上护照随时备查。

耶稣出生地伯利恒,如今是巴勒斯坦控制器的一个垃圾满地的乡村小镇。

牧羊人田野

据《圣经》记载,伯利恒郊外的牧羊人们在看守羊群时,天使突然降临到他们面前,告诉他们耶稣即将降临的消息,得到报喜的地点即现在的牧羊人田野(Shepherd’s Fields),为纪念耶稣即将到来的首次报喜,后人在此修建了一座教堂。另一个关于这片田野的传说是围绕大卫王,相传大卫王在登上国王宝座前,曾在此放羊、过着无忧无虑的乡村田园生活。
交通:牧羊人田野位于伯利恒市郊,如果要去这个景点建议先坐车到Checkpoint 300,步行约20-30分钟。

牧羊人田野入口。

在这里有一座小教堂,据说为意大利人所设计。

教堂以暖色调为主,内部陈设简单。

教堂的顶部采光很有特色。

马槽广场

由于耶稣出生在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所以现在这座城市的中心广场就叫做马槽广场(Manger Square)。

马槽广场上的奥玛尔清真寺(Mosque of Omar),是伯利恒唯一的清真寺。

圣诞教堂
Church of the Nativity

主诞教堂(Church of the Nativity)因作为耶稣诞生地而得名,历史可追溯到首次承认基督教的4世纪君士坦丁大帝时期。教堂曾几经毁坏重建。如今从外观看像一座白色砖石搭建的城堡,仅钟楼略显突出。
穿过低矮的石门进入教堂后,发现内部别有洞天,古老的吊灯所映照着墙上留存的马赛克,依旧能感受到教堂当年的美丽,尽管无法与中世纪欧洲那些气势恢弘的教堂相比,但这座教堂依旧在历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
这是留存至今最古老的基督教堂,现由罗马天主教、希腊东正教和亚美尼亚教会联合管理,2012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也是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后首次申遗成功。
交通:从马槽广场步行即可到达。

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主诞教堂的外观大面积维护,所以仅拍到了钟楼。

门口的基石。

教堂的正门是一个不到一人高的狭小石门,名为“谦卑之门”,顾名思义,意在提醒人们来到圣地,必须躬身而入。

主诞教堂内部,马赛克地板非常夺目。

在一个小楼梯之下隐藏着耶稣诞生的马槽,由一颗有着14角的星星标记出地点,许多虔诚的信徒会远道而来朝拜。

圣诞教堂附近的圣凯瑟琳教堂 (St. Catherine Church)中庭,这是个典型的天主教堂,圣杰罗姆(St.Jerome)的石像高耸在院中。杰罗姆曾于4世纪时住在这里,将希腊语《圣经》翻译成拉丁语。

教堂的回廊。

乳洞教堂

沿着主诞教堂南侧的乳洞街(Milk Grotto St.)前行,就能找到不远处耶稣一家曾避难过的乳洞教堂(Milk Grotto),当年希律王得知救世主耶稣在伯利恒降生的消息,他惊恐不已,遂下令杀死整个伯利恒两岁之内的男婴,为了躲避追杀,约瑟带着全家逃去埃及,曾在此地躲避希律王的追杀,玛利亚滴落的乳汁,把石头变成白色。
交通:从马槽广场和主诞教堂步行5-10分钟可达。

乳洞教堂的粉色外观很吸引人。

但正门有点不太起眼。

祭坛中央是圣母抱着耶稣的雕塑。

教堂是在耶稣一家曾避难过的岩洞原址上修建的。

隔离墙
Separation Barriers

自2002年起,以色列开始沿着1967年中东战争前的巴以边界线修建隔离墙,这座高8米、全长约700公里的高墙,就是我们所说的“巴以隔离墙”。以色列宣称建墙的目的是为防止巴勒斯坦激进份子对以色列进行的恐怖袭击,但事实上,隔离墙的修建导致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难民流离失所,另一方面,犹太人定居点的设立扩大了以色列的领土范围,对巴勒斯坦而言成了一种变相的殖民。
随着巴以冲突持续爆发,隔离墙越筑越高,还加上了铁丝网,2004年海牙国际法庭判以色列违法,联合国曾多次介入协调,但隔离墙仍未被拆除,如今在这座高如三四层楼的钢筋混凝土墙上,布满了来自世界各地各种呼吁和平的涂鸦,愿这座墙终有一天将像柏林墙一样被推倒,和平也不再是梦想。
交通:从Checkpoint 300步行15-20分钟可达。

高耸的隔离墙上密布着铁丝网。

墙上遍布着各种呼吁和平的涂鸦。

免不了恶搞特朗普。

隔离墙附近的山寨沃尔玛,在这可以买到涂鸦装备和纪念品。

Sunny Spacious Studio

在耶路撒冷的日子都住在Robyn的公寓,这栋公寓位于马哈耐耶胡达市场附近一个名为Yosef Schwarz的犹太社区内。从外观上看这本是座建于1886年、拥有百年历史的传统犹太石屋,但内部装潢以暖色调为主、简洁温馨、充满阳光并极具现代感,丝毫没有石屋的冰冷。公寓周围有不少现代化的超市、餐馆和商店,离轻轨站(Mahane Yehuda)仅2-3分钟步行距离,生活非常方便。
房东Robyn是美国人,在旅行中爱上耶路撒冷选择在此定居,她的热情好客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达耶路撒冷后我给她打电话,当到公寓附近时,发现她已经满面笑容的站在路口等候,尽管未到Airbnb约定的入住时间(下午3点),她也安排我提前入住,并且贴心的准备了地图和LP旅行指南,非常靠谱。
预订:Airbnb.com
均价:90-100美元(整套房子,可住2-3人)

公寓所在的街区。

铁门上的彩绘辨识度很高。

房间布置温馨,虽然是石头房但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寒冷。

厨房设备齐全。

房东准备的英文版LP和赠送的明信片。

第5天
2018-02-14 周三
Ein Bokek

【第四章 死海-正在消失的度假胜地】
死海(Dead Sea)位于以色列与约旦两国交界处,湖面海拔低于海平面-400米,深度大于38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湖泊,也是世界上最深的咸水湖,死海的湖岸是地球上已露出陆地的最低点,有“世界的肚脐”之称,从远处望去,湖面上波涛此起彼伏,浩瀚无边。
入住死海沿岸酒店,漂浮是必须尝试的,由于盐分高浮力大,任何人皆能轻易漂浮在水面上,尤其对不会游泳的人来说是无比振奋与激动的体验。随着周边高档酒店的修建,这里已逐渐成为以色列著名的度假胜地。
由于中东地区夏季最高气温可达50℃以上,加上死海唯一的水源约旦河水也在不断减少,死海正在以每年3.3英尺的速度继续萎缩,从21世纪起,死海水体也已经减少了表面的三分之一,据专家估计,按这种速度,死海将在2050年完全消失。
交通:以色列死海周边酒店主要集中在Ein Bokek,从耶路撒冷到Ein Bokek可在耶路撒冷中心汽车站乘坐486路公交车(途经Masada和Ein Gedi),票价为37.5ILS/人。

Petra是Ein Bokek小镇上仅有的两家购物中心之一,物价较贵,选择也不多,如果计划多住几天,建议自带些生活用品。

Petra购物中心里的麦当劳堪称世界上海拔最低的麦当劳。

小镇上的皇冠假日酒店。

死海周边以品牌连锁酒店居多,除了Crown Plaza,还有Leonardo,Isrotel等等,住宿没有太多特别,但还算舒适。

沙滩旁是寸草不生的戈壁。

Isrotel的私人沙滩。

沙滩上也有大量的白色盐结晶颗粒。

在死海上漂浮的人们。

不会游泳真的可以浮起来!

Isrotel Dead Sea Hotel

死海其中一部分位于约旦,一部分位于以色列。在以色列境内的Ein Bokek小镇,聚集了不少充满热带风情的连锁酒店,每家酒店都拥有一片私人沙滩、泳池,以及配套齐全的餐厅和休闲娱乐设施。虽然个人不是很喜欢连锁酒店,总感觉缺乏特色,但在这个小镇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我入住的Isrotel Dead Sea Hotel是一家比较新的酒店,相当于国内的四星的标准,装修简洁现代,舒适度和性价比都比较高,值得推荐。
预订:Booking.com
均价:120美元(豪华套间带阳台,含早餐)

酒店大堂。

自助早餐品种蛮丰富。

房间内部。

在房间内的阳台能看到酒店的大片私人沙滩。

窗外的一日三景。

第6天
2018-02-15 周四
Yitzhak Rabin Border

以色列和约旦之间有着长长的边境线,两国间有三个陆路口岸,分别是北部的约旦河/谢赫侯赛因口岸(Sheik Hussien Border),中部的艾伦比/侯赛因国王大桥口岸(The Allenby/King Hussein Bridge),以及南部的伊扎克拉宾/阿拉伯谷口岸(Yizhak Rabin Border)。
离死海最近的是南部的阿拉伯谷口岸,从Ein bokek乘坐444路大巴(Isrotel Dead Sea Hotel门口的车站招手即停)前往以色列与约旦交界的城市埃拉特(Eilat),票价42.5ILS/人,车程约3小时。从埃拉特汽车站乘坐出租车15-20分钟到关口,包车40ILS。
从这个口岸出境需要支付以色列离境税:101ILS/人,手续费6ILS/人,离境税不能刷卡,请备足现金。
两国之间的关口相距仅几百米,徒步过去即可到达约旦城市亚喀巴(Aqaba)。约旦对中国护照实施落地签,签证费40JD,如果有计划去佩特拉,建议购买Jordan Pass,价格分为70JD、75JD 、80JD(分别含佩特拉一日、二日、三日票),在约旦境内住满三晚(四天,不限城市),可减免40JD的签证费,入境时出示护照和Jordan Pass,海关直接盖章放行,不会收费,但如果在约旦境内没住满三晚,离境时还是会被补收签证费。
约旦出关后包车到佩特拉55JD,约2.5小时车程。

再见,以色列!

你好,约旦!

【第五章 从佩特拉到月亮峡谷-探访纳巴泰人的故土】
两千多年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以南、红海亚喀巴湾以北的沙漠边缘上,有一群神秘的商人,他们曾垄断东西方香料贸易的商路,富可敌国,也曾在红色岩石上雕刻出一整个城市,他们还发明了领先一百年的水利设施来抵御沙漠中的干旱。最兴盛时期,他们的疆域西与埃及尼罗河谷接壤,北抵如今的叙利亚大马士革一带,东南边境深入阿拉伯沙漠内部。
他们短暂存在又突然神秘消失,历史上只记载着这个神秘民族的名字—纳巴泰人(Nabataeans),直到1812年一位瑞士探险家发现了沙漠中的佩特拉(Petra),并证实那就是纳巴泰人的都城,是他们的神秘宝库。
继佩特拉后,纳巴泰人迁徙到不远处的红色土地,其中最有名的定居点是月亮峡谷 (Wadi Rum)。这是一片干涸的河床,砂地在日落时显出红酒般的颜色,正如它的阿拉伯语名字—“酒红色山谷”。
由于对历史抱有巨大兴趣,佩特拉和瓦迪拉姆就成了我进入约旦的首站。

从亚喀巴到佩特拉的沿途都是寸草不生的戈壁。

途经的戈壁,因为地貌与佩特拉相似,又被当地人称为小佩特拉。

小佩特拉全景。

Wadi Musa

坐落在穆萨河边的瓦迪穆萨(Wadi Musa),是离佩特拉古城最近的小镇,由于约旦近年大力推广佩特拉的旅游,小镇因此繁荣起来。
Musa在阿拉伯语中代表着摩西,Wadi Musa意为摩西之谷,伊斯兰教也将摩西奉为先知。相传这里是摩西带犹太人离开埃及去以色列所经之地,即《出埃及记》中摩西击石出水的地方。而纳巴泰人在此修建了水渠,将水引到佩特拉古城,让佩特拉古城有了得以生存的基本条件。

隐藏在山谷中的Wadi Musa小镇。

进入佩特拉景区周边。

景区的Visitor Center。

佩特拉
Petra

佩特拉之夜(Petra by Night)表演于每周一、周三、周四晚上20:30在古城举行,为了赶上这次表演,特地安排在周四到达佩特拉。表演开场前半个小时需在古城外的游客中心集合,经过检票后由向导带进门,开始是稀疏的蜡烛引路;到达蛇道后,蜡烛逐渐增加;来到卡兹尼神殿前,地上布满蜡烛;观众们按要求席地而坐,夜晚的神殿在烛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烘托出神秘感与层次感。贝都因人的传统音乐配上一杯热腾腾的薄荷茶,沙漠,古迹,烛光,星夜,笛声,让我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门票:17JD/人,在佩特拉和Wadi Musa附近的酒店或游客中心都能买到,除佩特拉之夜的门票,还必须有古城的门票,我买的是含两日通票的Jordan Pass。

佩特拉之夜中宝库变幻出的各种颜色。

第7天
2018-02-16 周五
佩特拉
Petra

纳巴泰人的都城佩特拉(Petra),隐藏在距离约旦首都安曼以南约240km、海拔约1000米的高山峡谷中,是约旦南部沙漠中的神秘历史古城,也是约旦最负盛名的古迹区,被评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其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佩特拉记载着纳巴泰人大部分的历史,他们最早选择在附近的沙漠定居,当他们的文明慢慢发展起来后才形成城市。从佩特拉古城中建筑半埃及半希腊的样式推算,他们大部分建筑应该建于古埃及与希腊之交时期,约是公元前3世纪前后。
这座在赤褐色砂岩上雕刻出的城市,其中庙宇、墓穴和住宅全部凿山而建,在阳光照射下熠熠发亮,特殊的地貌使它呈现出绝美的颜色。
从历史与景色两方面,19世纪的英国诗人J·W·柏根将佩特拉描绘为:“一座玫瑰红的城市,其历史有人类历史的一半”。
门票:50JD,建议购买Jordan Pass,详情见官网:https://www.jordanpass.jo

远望佩特拉就像一片普通的峡谷,没想到其中竟隐藏着这样一座壮观的古城。

进入佩特拉古城,首先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蛇道 (Siq),这曾是一条引水渠,是纳巴泰人高度发达的水利系统的一部分,他们用堤坝、水库和沟渠控制了历史上的大洪水,并把储存下来的水用于旱季的灌溉,领先了其他沙漠居民数百年。他们设计的结构巧妙地蓄水塔在干旱季节还可以用来伏击侵略者。

进入蛇道。

蛇道狭窄处只允许一架马车通过。

卡兹尼神殿(Al Khazneh)被如今生活在佩特拉的贝都因人 (保持游牧生活的一支阿拉伯人) 称为“宝库”。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传说:历史上的土匪与海盗会把战利品藏在这座隐于沙漠中的神秘古城,就如同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故事中所描绘的情节,现在还能看见祭坛上的弹痕。《夺宝奇兵》系列电影曾在此取景,让这座著名的石头宝库声名远扬。

穿过蛇道,神殿初现。

骆驼是古城中必备的行走工具。

瘦弱的小毛驴。

佩特拉的剧院于2000多年前由纳巴泰人所建,修建过程中贯穿了许多山洞和陵墓。公元106年在罗马人到来后,将这里扩充为可容纳8500人的建筑,剧院在363年遭地震严重损毁,之后部分建筑被拆毁以供其他用途。

玫瑰色的罗马剧场。

穿过宝库和剧场,有一条宽敞明亮的大道通往“正街”,其岩壁之下有超过40座陵墓和房屋,是纳巴泰人按照“梯形山墙”形式所建,与佩特拉其他陵墓不同,这处陵墓建在显眼之处,要到达这里非常方便。

纳巴泰人的房屋和陵墓。

正街。

看起来也像是某种神殿。

佩特拉有各种不同形式的古墓,曾有旅游者甚至认为佩特拉是一个古代大型墓地。墓群中最宏伟的一排就是皇室墓地,其中包括厄恩墓室。纳巴泰人都是务实的建筑家,他们将建筑雕凿在悬崖壁上,这比起独立式建筑更能经受住地震。

皇室墓地。

古城附近的小店售卖约旦特色的手工沙画,有兴趣可以买些回当纪念品。

经过一番砍价以两个沙画1.5JD的价格成交。

瓦迪拉姆
Wadi Rum

月亮峡谷 (Wadi Rum)是纳巴泰人的另一个定居点,这里被公认为是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之一,有几部火星题材的好莱坞大片都曾在此取景,例如:《红色星球》 、《火星救援》 ,异形系列《普罗米修斯》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等,当然最著名的还是曾获得多项奥斯卡奖的史诗级巨片《阿拉伯的劳伦斯》,这片古老的沙漠在阿拉伯战争的故事背景衬托下愈显苍凉壮观。
交通:从佩特拉到月亮峡谷单程约1.5小时,半日包车游玩及往返价格60JD。其实月亮峡谷离亚喀巴更近,若从亚喀巴过关,建议先到月亮峡谷再到佩特拉,只是我为了赶上周四的佩特拉之夜,不得不调整了行程。

欢迎来到火星。

自然形成的小山丘。

形状各异的岩石。

沙漠中也有不少经过风化形成的天然石拱桥。

岩石上的画与文字,考古学家认为是公元前3-4世纪到纳巴泰时期的遗迹,证明此处曾是中东重要的商路之一。

蘑菇状的岩石,与埃及的黑白沙漠有些相似。

沙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鲜明的酒红。

《火星救援》的取景地。

电影中的原版场景。

在回程途中偶遇的日落。

Petra Guest House Hotel

在佩特拉期间入住的是Petra Guest House Hotel,酒店就位于佩特拉古城的入口处,装修相当于于国内三星的标准,房间干净整洁,配备齐全,餐厅每天为住客提供免费的自助早餐,早餐虽然很一般,但在这穷乡僻壤里已经相当不错了。
比较有特色的是酒店的The Cave Bar,这原本是座建于1世纪纳巴泰房屋,经过修复后被改造成餐厅与酒吧,白天在户外供应阿拉伯或其他菜式,晚上提供鸡尾酒,这在古城附近也算是品质较高的用餐地点。
预订:Booking.com
均价:50-55JD(含早餐)

酒店外观配合佩特拉古城以玫瑰色作为主色调。

白天当餐厅晚上变酒吧的The Cave Bar。

房间并没什么特别。

沐浴在粉色晚霞中的酒店。

第8天
2018-02-17 周六
安曼
Amman

【第六章 安曼-白色之城】
约旦首都安曼(Amman)是建在几座山丘上的城市,这里大部分建筑都有着土黄或灰白色的外表,在充足的日晒下,这些建筑呈现出乳白色。独特的风情将古典融入现代,有着苍茫厚重之感,白色城区仿佛历史的缩影,古代文明与现代摩登并存。安曼西部是居民区,这里有星级酒店、咖啡馆、酒吧和商场;东部则是伊斯兰教聚集地,相对比较传统和保守。市中心路况复杂,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也是体验当地生活的最佳去处。虽然整个城市没有著名景点,但却独具风情。
交通:从佩特拉包车到安曼60JD,车程约3小时。

安曼城堡山(Amman Citadel)是阿巴斯·阿蒙王国的遗址,公元前11世纪阿蒙人建国,把它称为“阿蒙”,并在城堡山上修建宫殿,之后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安曼。城堡山上的蓄水池、拜占庭教堂以及几根赫拉克勒斯宫殿(the Temple of Hercules)的石柱是曾经王国残存的象征。这里的约旦国家考古博物馆中收藏了众多来自约旦各地的文物,但布展质量有待提高。
城堡山位于安曼市区的最高点,是俯瞰安曼市区最佳观景台。登上山顶,整个安曼市区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的白色建筑尽收眼底。
交通:旧城区内最高的山丘顶上就是安曼城堡山,从安曼市区打出租车或者Uber过去大概1.5-2JD。

赫拉克勒斯宫殿的石柱遗迹。

拜占庭教堂遗迹。

从城堡山上俯瞰山脚下的罗马露天剧场,整个建筑依山而卧,如同半个圆环镶嵌在城市中。

罗马剧场建于公元151年,剧场可容纳6000人,至今仍经常进行演出。

从规划上安曼与开罗颇有些相似,白城果然名不虚传。

全景。

Toledo Amman Hotel

安曼的住宿选择很多,这家Toledo Amman Hotel主打安达卢西亚风情,酒店位置离老城近,附近还有一家大型仓储式超市(步行可达),早餐富有当地特色,总体性价比高,对在安曼短住来说是不错的选择。
预订:Booking.com
均价:35-40JD(含早餐)

酒店的咖啡座。

前台。

房间内部。

酒店外的教堂建筑有些特色。

餐厅。

约旦传统的蚕豆汤。

炸丸子是中东各国必备的小吃。

第9天
2018-02-18 周日
Sheik Hussien Border

之前提到过约旦与以色列之间共有三个关口,离提比利亚最近的是北部的谢赫侯赛因口岸(Sheik Hussien Border),从安曼的酒店打Uber到关口26JD,车程约1.5小时,但Uber只能到关口前的检查站,到检查站后需要坐约旦官方指定出租车才能进入,出租车票价1JD,在出关时有Jordan Pass就会确认你是否在约旦境内呆满四天三晚,如果没呆满需补交40JD签证费,约旦离境税10JD/人无法豁免,请备足现金。
办完离境手续后,要从约旦乘坐JETT接驳大巴才能到以色列,大巴票价3JD/人(可以付谢克尔或美元,20ILS或4.3USD)。
到达以色列这边的关口,接受安检后拿到入境许可即可出关,手续比约旦便捷太多,从关口到提比利亚包车200ILS,车程约1-1.5小时。

再见,约旦!下次再约!

你好,以色列!我又来了!从约旦进入以色列的每辆机动车都要接受扫雷及防爆检查,以色列的安检简直无敌了…

加利利海
Sea of Galilee

【第七章 提比利亚-加利利海的传说】
加利利海(Sea of Galilee)并非海而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它的湖面低于海平面212米,约旦河从北面注入,从南端流出。自圣经时代起,加利利海周边就以捕鱼业闻名,耶稣的许多门徒原本就是渔夫。圣经中的故事如“彼德蒙召”、“湖面行走”等,就发生在这里。
加利利海所在的提比利亚(Tiberias),与耶路撒冷、希伯伦、采伐特并称为犹太教的四大圣城,分别代表水、火、土和空气四种元素;据说许多犹太拉比奔波一生之后,到了暮年往往选择提比利亚作为落脚点,度过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光。
加利利海如天空般湛蓝,宁静、浩瀚、悠远,提比利亚有着美丽的景色、清新的空气、浓郁的生活气息,自然与人文的完美结合让这一地区成为以色列著名的度假疗养胜地。

湖边的码头。

湖面干净且平静,很适合泛舟。

傍晚时分的夕阳。

湖边日出。

无论早晚,加利利海总给人安宁之感。

Guy Restaurant

入夜的提比利亚商业街。

LP上推荐的Guy Restaurant是一间不太起眼的犹太家庭餐厅。

店里的陈设简单朴素。

一入座就送了配菜和咖啡,犹太人果然会做生意。

圣经中五鱼二饼的故事,其实指的就是加利利海中的罗非鱼(国内淡水中的非洲鲫鱼),是Guy的拿手菜之一,加入胡椒和柠檬后味道还不错,几乎没有土腥味。

第10天
2018-02-19 周一
戈兰高地
Golan Heights

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位于约旦河谷东侧,最高处海拔2724米,是叙利亚与以色列接壤的地区,在这里可以俯瞰以色列国土和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戈兰高地曾是叙利亚的国土,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被以色列占领。此次战争以色列击败了来自南、北、东三个方向的阿拉伯邻国军队,不仅拿下戈兰高地,还拿下了整个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以及西奈半岛。如今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战略要地和冲突频发之地,在这里还经常能偶遇UN维和部队的工作人员。
交通:到达戈兰高地的公交车需经卡兹林(Kazerin)中转,从提比利亚到卡兹林可乘坐52路或57路,票价14.5ILS/人。到卡兹林后换乘14路或59路到戈兰高地,票价10.5ILS/人。

从卡兹林去戈兰高地的车站游客很少,大部分是全副武装的以色列大兵。

从卡兹林到戈兰高地沿途经过的集体农场(Kibbutz)。

山脚下的Merom Golan Center有很多这样的铁质雕像。

戈兰高地上的度假村Merom Golan Resort Village,我去的时候因为局势紧张,而且正逢冬季,游客稀少,但度假村本身还是不错的。

宁静的乡间小路。

戈兰高地的Visitor Center就设在度假村内。

半山腰的瞭望台。

从瞭望台上看到的风景。

Villa Alliance

提比利亚并不算大城市,住宿选择不是很多,除了千篇一律的连锁酒店(如Leonardo、Caesar等,价格均超过千元),还有一些当地民宿可供选择,比起价格昂贵,这些民宿性价比显然高多了,Villa Alliance就是其中一家。
Villa Alliance位于提比利亚市中心、加利利海边,由一座传统的老宅改造,房间内的装饰很现代、干净整洁、设施齐全,外加湖边清新的空气和天台上的无敌风景,尤其适合度假。房东Anat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年长犹太妇女,Airbnb上约定入住时间为下午3点,我提前到达后给她打了电话,她立即赶来安排房间并让我先入住,如果以后有机会再来提比利亚,还会再选择她的房子。
预订:Airbnb.com或Booking.com均可
均价:300ILS

Villa Alliance外观是典型的老宅。

房间门口很适合晒太阳。

房间内部。

后院可以直达加利利海。

天台的无敌湖景。

第11天
2018-02-20 周二
巴哈伊花园
Bahá'í World Centre

【第八章 海法-花园般的港口城市】
海法在希伯来语中意为“美丽的海岸”,这里是以色列最主要的港口城市,有着温和湿润的地中海气候、迷人的海滩与悠闲的生活节奏。除了巴哈伊阶梯花园,这座城市并没有其他特别著名的景点,但繁华忙碌的港口为其增色不少,吸引着人们纷至沓来。美丽的海滩非常适合运动休闲。每到周末,海滩上总是热闹非凡。海法附近的海域非常适合冲浪,所以每年都会吸引大批冲浪爱好者前来。此外,这里还经常举办各种帆船比赛和其它体育活动。
这个美丽的港口城市同时也是以色列的工业重镇,大部分高新产业都集中于此,因此有这样的说法:“在耶路撒冷祈祷,在海法工作,在特拉维夫生活”。

在海法这座随山势起伏极地而上的港口城市中,最著名的景点当属巴哈伊阶梯花园(Baha’I Garden)。花园位于卡梅尔山,是巴哈伊教先知巴哈欧拉的陵墓,巴哈伊教于1844年在伊朗创建,而巴哈欧拉代表波斯文中“上帝的荣耀”,宣扬上帝唯一、宗教同源、人类一家的大同世界。该教义得到很多人的认同,目前教徒超过600万。但其创始人因违背伊斯兰的教义,先后被流放到了伊拉克、土耳其及以色列,最后在1892年逝世于今天的海法。
整座花园依山而建,从山脚至山顶长度达1公里,垂直高度约225米,最大坡度约63度,建筑颇具波斯风情,对称整齐是花园的最大特色,它的中轴线是一条白色大理石砌成的阶梯,各种花草树木、水池、花盆、雕塑等景观则对称分布在两侧,站在花园的最高处眺望远处的海湾,整个城市尽收眼底,这座花园于2008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交通:从海法汽车站打车或从卡梅尔山顶步行可达。

通往巴哈伊花园的路易步行道(Louis Promenade)。

在步行道上看到的港口景观。

巴哈伊花园全貌。

花园中金色圆顶巴布神庙(Shrine of Bab)最引人注目。

Haifa Bay View Hotel

在海法入住的Haifa Bay View Hotel位于卡梅尔区(Carmel),选择这家酒店的初衷是离巴哈伊花园近,仅有不到10分钟的步行路程,酒店占据了山顶较高的位置,有着俯瞰海法湾的无敌美景,装修主打现代风格,大堂和餐厅的配色简洁明快令人感觉温馨,房间干净舒适,酒店附近有超市、购物中心、餐厅、车站等配套,无论对生活还是出行都很方便,预订时正好碰上Booking优惠,房价的性价比很高,值得推荐。
预订:Booking.com
均价:320-350ILS(90美元)

酒店大堂充满设计感。

房间内部。

大幅落地窗让整个港口美景都尽收眼底。

繁华现代的海法。

港口夜景。

迎接在以色列的最后一个清晨的日出。

第12天
2018-02-21 周三
本古里安国际机场
Ben-Gurion Airport

本古里安机场check-in柜台。

传说中以色列有全世界最严格的安检,在进入公共场所如车站、商场等公共场所都需要接受检查,出入境时也有可能被询问。从本古里安机场出境时,办理check-in之前,工作人员会询问在以色列期间的行程情况,如果有去过其他中东国家也会被问到相关问题,但不用太过紧张,只要如实回答即可。以色列出入境不会在护照上盖章,而是另颁发出入境卡,请务必妥善保管。

【后记】
在我们认识中以色列总是离不开战争与冲突,但事实上它充满着阳光、轻松而明媚,拥有美丽的风景与热情好客的人民,且比任何国家都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这里是绝佳的旅行目的地,值得拥有!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