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错过,你为遇见谁——青海

@骑着毛驴去南疆

错过,你为遇见谁——青海

0
第1天

再次回到西宁,熟悉而陌生的城市,迎接我们的是一场沙尘暴。火车站附近随便找了个住宿,30/人,还行。第二天依旧自然醒,跟着二师兄出去,他买四天后回家的票,卧铺的早就木有了,只剩硬座和无座。旅游旺季都这样,必须提前好久好久买票。胡子和李子呆在旅馆,因为胡子的衣服全部洗了,嘎嘎,没衣服穿,那我和二师兄就出去溜达咯。不要怪我们两个把你俩给抛弃了,啦啦啦~~~火车站出来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走到哪儿算哪儿。

我只记得那天我买了一把超级难看的遮阳伞,还有一袋给胡子李子泡芙宵夜。

继续上路,门源,油菜花基地,不过去的时间有点晚了,而且昨天一场暴雨的洗礼,所剩无几。那就去仙米国家森林公园咯,去仙米最后一班车已经走了,死等不是我们的风格,GO,竖大拇指去,走了差不多大概1公里的样子,顺利被捡,司机大哥不到仙米,门源到仙米也就60公里左右,我们搭车搭了10公里左右,还有50公里左右,也不是很远,继续走吧,走了好久没人理我们,刚把相机拿出来玩,来了辆PICC的车,去啥地方出现场来着,成功被捡,问两位PICC的大哥仙米国家森林公园在哪儿,他说他们也不太清楚,But他们告诉我们北山国家森林公园也不错哟,和仙米国家森林公园连在一起的...然后又过了好久在一个拐弯处他们的目的地到了,我们又继续搭车走吧,刚走几步被第三辆小车捡走,这两位大哥依旧不知道仙米国家森林公园在哪儿,于是乎我们成功的被拉到北山去了,下车才知道,多搭了70公里左右。人家四个人都是搭不到车,我们却是顺风顺水的多搭了70公里左右,这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其实北山还好啦,只是比较古朴而已。我没有住过大通铺,没有睡过走廊,更别说车站,所以这个地方并不算差,只是不能洗澡而已,杀价杀到25/人,大半夜居然有人敲门查身份证......

只要有人安排行程,觉得OK就会跟他走,甩手掌柜,后来我发现李子和我一样。所以经常听到二师兄说,大家一起行动起来,人多力量大。估计二师兄恨死我们了。哈哈~

北山的条件有那么一点点艰苦,我们都还OK,就是物价太高,尼玛青海的物价都不便宜,比成都的物价都还高,这才是姐最最最不能接受的,拉萨的物价也高,房价更高,特别是旺季,本来想着等雪顿节的,就是钱钱伤不起,撤退了。
翌日,继续自然醒,顺风顺水的到了仙米,不过喜剧的是,遇到第二辆车之前,我们看见路边停了辆车,没人,胡子就边走边说,司机大哥赶紧来,好搭我们一截,哇卡卡,那辆车真的来了,然后真的把我们给捡走了,各种暗爽,有木有。

夫妻二人去门源,他们知道仙米国家森林公园在什么地方,岔路口夫妻二人放下了我们,徒步,走你~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快1点了,方圆十里了无人烟的感觉,偶尔一辆车飞驰而过。路边找了一阴凉的地方休息休息,休息休息着二师兄和胡子就在路边睡着了,李子趁着胡子睡着了扯了路边的一根野草,在胡子脸上拂过来拂过去,胡子就在那儿挠啊挠~各种逗,我围观。

时间长了李子也觉得无趣了,坐地上拿着手机看小说去了,我看看风景,来往的车辆,过往的行人,我看着他们盯着胡子二师兄、直到他们走出我的视线,二师兄胡子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期间一队物资车路过,我和李子都觉得大地都在颤动,他俩居然没醒。胡子说他第一次见二师兄,二师兄也在睡觉,而且是一个塌方区。有一次二师兄和大师兄又在睡午觉,胡子他们先骑车走了,之后二师兄他们骑着车,奇迹的超过了胡子他们,于是胡子也开始跟着二师兄碎午觉来着。
他俩醒来快2点了,继续上路。

似汉纸非汉纸的女汉纸

这次走了很久都没有一辆车愿意捡我们,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剩下的位置只够两个人坐,我们却为谁先走起了争执,胡子李子让我和二师兄现走,我们让他们现走,胡子二师兄让我和李子先走......到最后二师兄急了直接走向了河边,胡子也跑了,留下我和李子,上车吧。我也只能说两个妹纸肯定比俩汉纸容易搭车。
上车之后不久就到仙米镇了,比北山稍微好一点,今儿晚上就住这吧,虽然到仙米真的很早,但是在继续折腾小命不保,看到雪域宾馆就它了,老板家里面有两颗炮弹镇宅,亮瞎了我们的24K钛金狗眼。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仙米国家森林公园,仙米林场就在之前下车不远的地方,这算是坑呢,还是坑呢?

25/人,4人间,杀价省略。环境八错八错哦~6点出去拍油菜花,嘎嘎~晚上可以洗澡这才是最爽滴。晚上吃了顿好吃的,最讨厌的就是各种面,难吃就算了迈,还特别贵,从拉萨开始我吃饭几乎是木有吃完过,还各种浪费,各种罪恶感。老祖曾宗教育我们要节约粮食,粒粒皆辛苦啊~结果还是木有摆脱面......当地人特别喜欢在茶水加盐,加了盐特别难喝。

我会说我们又是继续自然醒迈,快11点了才从雪域出来,吃过早饭回门源去,然后去西海镇,9点多的车已经走了,坐等12点多的,路边等车。今天没计划搭车。
等车期间我和李子进攻仙米寺,活佛刚刚出去,有一点点道教的影子的藏传佛教,仙米寺的活佛结了婚的哟。好像9世班禅也结过婚吧,从仙米寺出来,门源的车还没来,转移阵地继续等班车,高原的紫外线,你们懂得。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二师兄和胡子又在路边睡着了,地上哦,打着伞遮着太阳,回头率百分之百,各种享受(继续丢手机~米有图)我可是恨不得一脚踹死他们,总之那天有点火大,反正吧我觉得那几天各种不自在,各种火大,以至于各种沉默,无视我吧~其实真的还好还好。
快1点了,漫无止境的等待让我和李子特别恼火,终于忍不住把他么两个都弄醒了......
然后二师兄说“奶奶,淡定点,淡定点...”
“你不要说话,你一说话我火更大”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说着其他的闪到旁边去,背对他们。从拉萨出来我就告诫自己要离二师兄远一点,他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离他太近,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死,我都还没皈依佛门,此生夙愿都还没完成,怎么能够死。

小姑娘都等成老太婆了,车才来,这尼玛刚刚上车,那边大巴车也来了,无力吐槽下。到门源汽车站2点吧,青海湖,走你~西海镇的班车刚刚走,刚刚走2、3分钟之前的事儿。车明天才会有车了,从西宁到西海镇,那也不行,到西宁估计又没到青海湖的车了,又得在西宁住一晚。门源呆着。

第二天好不容易折腾到了西海镇,又是一个坑,西海镇离鸟岛还有100多公里,仙女湖有60公里左右来着,我只能说司机大哥一个比一个黑,附近有出租山地自行车的,骑车环青海湖去,50/天价格还行,But,明天才可以提车,今天弄死不行,只能说这么做生意迟早关门大吉,如果姐有枪立马让你丫的见不到今天的落日。二师兄胡子明天下午必须回西宁,后天的火车回家,骑车环湖放弃。

饿了饿了,吃饭吃法,吃了饭再说,结果在吃饭的地方找到一辆车,价格合适,吃完午饭继续上路。其实已经3点多了。在路上看到磕长头的的朝圣者,第一次看到在路上看到他们。几年前G318线上有磕长头的朝圣者,现在没有了,G317上有,走G317我们也遇到了。
到了鸟岛,鸟岛离青海湖边还有10多公里,继续走吧,黑马河离青海湖边很近,找个了帐篷之家,黑马河那一段全部是帐篷旅馆,选择这一家最主要的原因是招牌上面写着“学生优惠”啦啦啦~一顶帐篷刚刚可以四个人睡,150,学生价120。这个才是我这一个多月住的最比较艰苦的一晚上,因为木有地方可以洗脸刷牙。

第2天
2013-08-07 周三

站在湖边,可以清楚的听到湖水拍打着沿岸的浪花声,即使天色渐暗,也藏不住青海湖的美。
回到帐篷,胡子二师兄在玩手机来着,李子不见人影,我站在外面直到李子回来,期间跟他们开玩笑来着
 “今晚这个这个怎么睡啊......”
 “晴啊~你挨着我睡吧,”二师兄
 听到这句话姐就特生气,我也不知道为啥就生气了,不就是一句玩笑话迈?然后我扭头就走,跑湖边吹风去了。我有个特别特别坏的坏毛病,每次特别生气的时候扭头就走,什么都不说。当然仅限于某些人,我都不知道这毛病怎么出来的。在这里我想对大眼妹说“下次我在这样子,你就灭了我吧”
在湖边吹了一个小时左右的风,有点小冷,和李子喝了一点点小酒,今年第一次喝酒没想到是在青海湖,吃素以后就很少喝酒。酒后李子诗兴大发哟,可以看到银河“天河悠悠漏水长,南楼北斗两相当”

第3天
2013-08-08 周四

回到帐篷,胡子二师兄跑草原上拍银河去了,我和李子两个没手电筒的孩纸摸黑进草原,躺在草原看着浩瀚无垠的银河,也有风雨也有晴天。

But,姐最想说的是草原上的风肿么比湖边的风还大,好冷,没穿抓绒。躺在草地上说不定你就压在一坨羊屎粑粑上哟,好饿回去吃饭去,继续喝酒,离别的时候怎么可能少了酒,那个青稞酒超级难喝,难喝的姐差点哭了,喝了酒,胡子和二师兄,又开始聊他们318上的奇葩事儿,其实我是第一次听他们两个说这么多318上的事儿,李子已经听了很多次了。
关于他们为什么去日喀则,差点没把我笑屎,之前呢他们车队有一个叫“教授”的人,特别能玩,他说日喀则有一条街,全部是大保健,左边是藏族人开的,右边是汉族人开的,于是二师兄就去了,各种笑

第5天
2013-08-10 周六

今天二师兄和胡子都要回西宁去,明天回家,我和李子没打算跟他们回去,我们要去甘肃郎木寺,But,要去甘肃必须得回西宁才有车,这边压根儿没车。我们两准备搭车去甘肃。无奈之下还是得回西宁西去,竖大拇指吧。我是真的真的不想回去西宁,最主要的是想离二师兄远一点。后来才渐渐明白其实是不想看到二嫂。3点左右到了西宁,冰雹大雨迎接着我们的再次到来,一下车冰雹和雨都停了,转眼间太阳又出来了,紫外线很强,高原的天,娃娃的脸,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二嫂从拉萨过来,坐等,久闻大名终见其人,蛮招人喜欢的姑娘,第六感。

最后一晚。明天他们仨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和李子继续上路,难免有点桑感,那就找点好吃的咯,让桑感一边儿呆着去,奢侈一把,火锅?想知道西宁的火锅有多坑,可以去试一试。酒足饭饱之去超市溜达了一圈,士力架、奥利奥、豆腐干、跟我长途旅行的零食永远只有他们三。
我们回旅馆之前二师兄和二嫂已经回去了,刚进房门一副挺和谐的画面就这样子被我们仨给硬生生的给破坏了,实在对不住了,二师兄二嫂。

二嫂从尼泊尔带了一种海娜膏做的彩绘颜料过来,他们四个就在那边各种折腾,我是木有兴趣,看电视吧,显得特别多余。特别想走,想一个人呆着,出去了就不想在回来了,最后一晚上不想给胡子李子添麻烦了,忍着吧,刚好有酒。闲得无聊就喝酒呗,有点口渴,正好没水喝,李子老说我这个理由特烂。其实吧心里挺难受的,对于二师兄我只能说“白首相知恨晚,蒹葭尽苍苍”
我一直觉得我表现的特淡定,后来几次李子直接问我是不是喜欢二师兄,她一直觉得我和二师兄之间有什么,和其他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他比较像哥哥”我总是这样回答着李子。

一大早胡子、二嫂就走了,二师兄下午的车,中午他请我和李子吃饭来着,一边吃饭一边特别语重心长的嘱咐我们要注意安全,遇到事要机灵一点,然后说赶脚我们两个没二嫂聪明。
张刘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要对你这句话负责,不要拿我和其她人做比较,我就是我,再次也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我。不过我没发作,没理由。你应庆幸姐戴了墨镜不然眼神毙了你。

他走的时候我没回头,听见他在叫我,装作没听见,不如相忘于江湖。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