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冰雪美西南 -- The Grand Circle冬游记

@蕾娅格格

冰雪美西南 -- The Grand Circle冬游记

29
第1天
2008-12-20 周六

The Grand Circle--大环线是指美国西南部一片幅员辽阔的壮美大地,跨越亚利桑那、新墨西哥、科罗拉多、犹他以及内华达州。美国众多著名的国家公园、州立公园和印第安人保留地均散布于此,是Lonely Planet所推荐的经典自驾游路线之一。 其中大峡谷国家公园、锡安国家公园、布莱斯峡谷与拱石国家公园就像这环线上的明珠,景观迷人又各有千秋。游历大环线的最佳时节是在夏季,然而在冬日的冰天雪地中在此驾车巡游、追寻别样的大地光影,更是一场毕生难忘的旅行。

大峡谷国家公园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我的评价:

The Grand Canyon /大峡谷
---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灿烂星汉

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大峡谷是多年以来最令我向往的净土。对这里的仰慕,最初是来自一张专辑--Nichloas Gunn的著名新世纪音乐作品《The Music of The Grand Canyon》(《大峡谷》)。音乐家用古老轻盈、雄壮唯美的旋律,带我们聆听风儿回荡在峡谷峭壁,想象雄鹰在壮丽险峻的山崖上空翱翔,感受日落时阳光笼罩的温暖……这张专辑曾带我无数次深有大峡谷大峡谷,直至十年之后的今日,我才终于等到亲临这自然的神话的一天。

经过几小时的漫长驾驶,我们从温暖的凤凰城开进了亚利桑那州西北部冰天雪地的Kaibab高原。

站在峡谷边缘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站在地球的边缘,俯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奇迹。

冰雪覆盖的大峡谷宁静而庄严,深远的气势令人惊愕。一望无际的大地上,无数深渊轮廓分明、纵横交错。万千座石壁,经历了自然几十亿年的刻凿,揭露出镌刻在石土中的漫长岁月。垂直立起的峭壁如同忠实的哨兵,捍卫着大地沉思的灵魂,回荡在周围的悠悠风声仿佛它们的耳语,低沉而温柔地诉说着时间的永恒。大峡谷的迷人来自它古老的神秘和最本质的魅力,任何华丽的文字在描述它时都显得空洞干涩。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曾说:“大峡谷无可比拟,无法形容,在这辽阔的世界上,绝无仅有。”

黄昏,金色的日光落在石壁之上,勾勒出峡谷柔美的一面。险峻的山石在这一刻少了峥嵘,闪烁出艳丽的红色、昏暗的紫色、细弱的粉色和灿烂的金色。落日在瞬息万变的光影中下沉,仿佛坠入远方大地的最深处。

傍晚,峡谷的visitor center还播放唯美的IMAX纪录片。随着摄像机镜头在峡谷中滑翔,我仿佛插上翅膀,贴着绿松石色的溪流,穿越飞溅的瀑布,沐浴着山谷间的月光,看到一只红尾隼滑过天际……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正犹如每一次聆听《大峡谷》,让我感动到想流泪。记得谁这样跟我说过:当我们融入自然的时候,我们就会接近真实的自己。

看完电影,回到旷野中,大峡谷的魔力继续震撼着我。毫无污染的夜幕中,密布的繁星用光辉演奏着最华丽的交响乐。银河温柔地划过天际,辉煌的猎户高举盾牌抵着迎面扑来的金牛,双子顽皮地俯视着大地,天狼星带着王者之风拼命炫耀自己的非凡。星空是冬季最大的骄傲,吝啬的太阳没有冬天带来温暖,但是慷慨的星星们却把自己最美丽的身影留给这个白色的季节。我目不转睛地凝视大峡谷的灿烂星汉,遥望头顶更苍茫永恒的宇宙,人们的浮生与之相比不过一瞬间,而何况我们生命中的那些来过又走过的情感和伤悲呢……我感激自己的渺小,感激天长、地久。

第6天
2008-12-25 周四
锡安国家公园
Zion National Park

Zion National Park / 锡安国家公园
---上帝祈福过的土地

锡安国家公园据说是犹他州最让人褒贬不一的国家公园了,有人说她单调,走马观花半天足矣;也有人说她最值得一游,因为你可以爬山涉水,享尽户外运动的乐趣。在我看来,锡安国家公园的独特风情使它从众多的公园中脱颖而出。
驱车在两州交界的旷野中飞速奔驰,看沿路大地山峦逐渐从青黛过渡为明亮的红色,眺望远方,只见若隐若现的雪山耸入云端,在阳光下闪耀着安详而神圣的光辉,仿佛人间与天堂的交汇之处,那时我们便知晓,我们终于告别了亚利桑那,踏上了犹他的土地。

犹他州的地貌大多为风雕水蚀、千奇百怪的红色山石,锡安则是一个依山傍水,悠远深邃的美丽峡谷。到达锡安公园时已经接近正午。在明媚的阳光下,锡安呈现出一种摄人的美丽,皑皑白雪之下层层叠叠的岩石,银装素裹的大地上划过淙淙流水,勾勒出一幅动人的山水画。

锡安是西班牙语中”神圣安祥之地”的意思,是由最先来到这里的摩门教徒命名的。1919年,国家公园正式成立。公园内有两大峡谷,一是北面的Kolob Canyon(科罗布峡谷)和南面的Zion Canyon(锡安峡谷),中间一条Virgin River(圣母河)悠闲地穿梭其中。在大峡谷国家公,大部分风景只能站在山崖俯瞰,而在这里,可以沿着圣母河漫步,一路从峡谷底部仰望顶天立地的恢弘山势。

沿着公园内蜿蜒奇崎的山路(Zion canyon scenic drive)驱车北上,在地势险峻的峡谷中穿行,一边是高耸的山石,另一边是万丈深谷,险象万分。在雪路上放慢行车,我也有机会把一路看到的雄伟的景致一一猎入镜头。冬日的锡安处处像一幅幅层次丰富而分明的油画,环顾四周,峭壁断崖、高山峻岭让人目不暇接;而在遥不可及的远方,神圣的雪山隔着薄雾展现神秘美丽的容颜。圣诞刚过,带着崇敬之感光顾雪山,颇有朝圣的意味。 

途中,我们穿过悬崖上一条狭长的人工隧道。行驶在隧道的漫长黑暗中,不时有几个与外界打穿的岩壁窗口与我们擦身而过,直上直下的峭壁霎时间映入眼帘,壮观的感觉无以伦比。穿过隧道,豁然开朗,峡谷最雄伟壮丽的山峰瞬间近在咫尺,敬畏之感油然而生。此山有个美丽的名字–Angels Landing–天使降临之顶。那座屹立不摇的绝顶,带着刀锋般惊险、急坠的棱线,用一种悲天悯人的身姿孤独立于大地,伟大而神圣。我们与它怅然略过,也许改日再回来登顶接受天使的祝福吧。

继续往前开,我们到达了山谷深处,身临其境感受万分宏伟的气势。

山谷中有一小片平地,银装素裹的大地上,圣母河清澈见底,蜿蜒流淌;两旁的树木琼枝玉叶,千姿百态;群山拔地而起,岩壁耸天,可以想象夏季到来时山清水秀的壮美。Weeping Rock(落泪岩)坐落在河岸边,褐红色的岩壁线条纵横交错,积雪融成淅淅沥沥的泪沿着山崖滴下,洗刷不掉时过境迁的悲伤。我对岩石有一种莫名的偏爱。万物在时间的演进之下都仿佛转瞬即逝;只有岩石,被岁月雕琢腐蚀,却以一种更加绚烂夺目的姿态不屈地立着,直到一切都被碾磨成沙,再吹向天涯海角,最终消失不见。

锡安国家公园有许多被户外运动者崇尚的hiking trail。然而在冬季由于安全问题,只有较为轻松的几条依然向游客开放。其中最容易的trail是Riverside Walk,沿着圣母河走入山谷,单程1.6mile。踏上这条trail,步道先是逆河水而上,坡度尚缓;不久之后,便沿着山壁成之字形起伏不断,走起来有惊无险。阳光无法直射谷底,使得景色颜色暗沉,却更像是一副泼墨山水画,光影与岩石呼应,错落有致、瞬息万变,竟有一种世外桃源般的美。

当河床变得狭窄,步道也到了终点,圣母河潺潺流淌在密密麻麻鹅卵石之上,穿过峡谷,延伸至无尽的远方。你也许难以想象这整座山谷都是由这温柔的流水年复一年切割而成,她才是这里神圣而伟大的造物主,难怪会以贞女玛利亚来命名。

奇丽的景色,宁静的环境,令人心旷神怡,仿佛置身于人间天堂。“锡安”是圣经中的避难所,这峡谷也正像一座远离尘世烦恼的圣洁乐土,正应了圣经中那句话:
“你们蒙了造天地之耶和华的福。天,是耶和华的天;地,他却给了世人。”

第8天
2008-12-27 周六
布莱斯峡谷
Bryce Canyon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 大地最永久的秘密

离开锡安国家公园,向东北方向行驶约两小时,便可到达大环线中又一著名的国家公园--布莱斯峡谷。大环线高原地形呈巨大的阶梯状,从南向北海拔连续上升五个台阶,从最第一级的大峡谷到最高一级的布莱斯峡谷,迥然不同的地形渐渐揭开大地沉积层沉淀30亿年的久远秘密。

站在布莱斯峡谷顶端的观景台Sunset Point,可以居高临下欣赏峡谷全景。峡谷地貌独特,中心地带数以万记的沉积岩经历自然力量的侵蚀,组成巨大的环形岩柱群,被称为Bryce Amphitheater(布莱斯露天剧场),气势蔚为壮观,凡是第一次看到它的人,无不为之惊叹。看到这石佣殿堂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幅壮丽的画卷,那千千万万高低错落的石柱融和着鲜明纯净的色彩,勾勒出广阔延绵的构图;那一瞬间,我听到了一场恢宏的交响乐,大地的旋律随着岩石跌荡起伏,已在此奏响了百万年;那一瞬间,我欣赏着一片金戈铁马箭矢刀光的战争片,坐坐石林仿佛在沙场昂首挺立、视死如归的战士,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整装待发;那一瞬间,我置身于与世隔绝的沧桑的古迹,那一个已繁华陷落的上古文明,经过岁月摧残,一切都化灰碾尘,随风逝去。

关于这些石林(Hoodoo)的由来有一个印第安传说。 在印地安人到来之前,这里住着千千万万的Tonanwowa -- 一些邪恶的飞禽走兽。由于他们作恶多端,神把他们变成岩石:有些成排站着,有些坐着,有些相互依靠。岩石上依旧看得出他们脸的轮廓,清晰如他们变成岩石前的相貌。看到这些群群簇簇,栩栩如生的石林,让人几乎真的相信他们曾一度拥有生命。

观赏过了石林全景,我们迫不及待地踏上著名的Navajo Loop Trail,去深入峡谷其中,从另一个角度欣赏“横看成岭侧成峰”。Navajo Loop Trail是一条长达1.6 mile的环形路线,呈Z形蜿蜒在石林间,一路直至谷底而又盘旋回山顶。走上狭窄的山间小径,才发现冬季雪后的峡谷有着最为别致的色调,石林辉煌的橙色在天空的湛蓝下,对比明快强烈;小径上厚厚的积雪又以纯白色点缀在橙蓝之间,融合得完美而贴切。渐渐步入深谷之中,色彩越发浓郁。橙色的石头从高到低渐变为深红色,在蓝天的映衬下更为夺目。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积雪被山石和天空的颜色交织映照,呈现一种梦幻的紫色。

沿着峭壁走在积雪的山路上,一路艰难而惊险,而穿行于石林之间欣赏到的美景却又让这场挑战有难得的收获。有时从石壁上打通的山洞中通过,有时从巨石之下穿行,一路仿佛走在万丈深渊下的迷宫,令人顿生不虚此行之叹。到达谷底时,道路变得极其狭窄,插天成林栉比鳞次的岩柱相对峙,中间一条羊肠小道,只容两人同行,头顶是细细的一线高天。这里也有个形象的名字:Wall Street(华尔街)。

达到谷底,trail的路程便走完一半,据说另一半路程更为艰险,不少美国人都选择原路返回,我们却执意继续前进。后来看到的绝美风景果然让我们对这个选择庆幸不已。

后半程的山路间,所见巨石形态更为生动,有的玲珑剔透,有的粗糙不堪,有的彷彿是直入云霄的宝剑,有的更像是峨冠的文官……经过千万年前流水侵蚀和泥石流的研磨,巨石尽现千姿万态,却又整齐划一极有气势地排列着。石间还点缀着松林,在崖壁上绵绵无尽,郁郁葱葱,与峡谷的鲜艳火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走到山路高处止步停歇,遥望石林静默在猎猎风中,倾诉着一场宏伟的、却又无法聆听的传说。天色已经黄昏,峡谷正沐浴在落日余晖中,黄金般的色调,气势磅礴,宛若天堂。此时的布莱斯峡谷宛若一个仙境世界中的宏伟帝国,闪耀着神圣的光辉,诉不尽帝王江山红颜反复。能走到这里看到此时此景,我心里无限感动。

再次登顶之时,我们也回到了trail的起点,行程结束在Thor’s Hammer(托尔之锤)这高耸的大锤,一锤定音,久久回响。

第9天
2008-12-28 周日
拱门国家公园
Arches National Park

Arches National Park / 拱门石国家公园
--- 别有洞天的岩石世界

我对犹他州冰天雪地的印象最初是从爵士队的logo上那个雪山的标志中得到的。作为米勒时代的NBA迷,我想在写犹他州的游记的开头稍稍缅怀一下犹他的失意英雄——曾经效力于盐湖城的联盟历史上最出色的黄金搭档——马龙和斯托克顿。十八年如一日的并肩战斗的搭档,在NBA堪称绝迹。他们令人叹为观止的默契,创造出连续十八个赛季进入季后赛,两度闯入总决赛的辉煌记录;虽然生不逢时,均铩羽而归,但谁都无法否认他们的出色伟大使得公牛拼来的桂冠更弥足珍贵。

当然,犹他州最气贯长虹、名垂青史的不是被这对黄金搭档演绎得淋漓尽致的挡拆,而是犹他南部被风和水侵蚀所形成的如诗如画的地形。那些大自然鬼斧神工打造的惊人地貌分布在几个国家公园中,其中最著名的要数Arches National Park(拱石国家公园)。公园内的Delicate Arch(精致拱石)是犹他州的标志性景观,堪称家喻户晓――犹他州的车牌就是以此为背景。

拱门石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然沙岩(Sandstone)拱门集中地之一。三一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汪洋,多年之后海水消失,岩床经历千万年的变迁挤压成岩石,后随地壳运动造成的压力而隆起,再经过风化侵蚀,才形成千奇百怪的拱门,公园正以此得名。直至今日,公园的变化成长从未停止,新的拱门依旧在渐渐形成,而旧的拱门也正走向消失。

沿着Park Avenue开进公园,不久便看到两面天然石墙犹如断壁残垣般矗立在路两侧。左边是Three Gossips(三个饶舌者),在我看来更像是三个朝圣者;右边则是屏风般的Courthouse Towers (法院塔)。据说很久之前这些石壁也是相连成拱门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风化坍塌形成了今天的独立石壁。看着两个石壁之间的距离,实在难以想象在历史的某刻,这里曾经存在着跨度如此巨大的拱门。

整座公园编入目录的拱门已超过两千个。其中最有名的景点之一 -- Balanced Rock(平衡石)是园内的明星,因为它曾经在李安导演的电影《绿巨人》中出现过。据说这是一个退化的拱石,如今仅残留下一块巨大的石头立足于由下至上逐渐狭窄的根基上,看上去摇摇欲坠,却已经矗立了千百年。它的姿态本身就是一种浪漫,仿佛年复一年翘首远望,期盼着谁的到来。

其他一些拱门也有有趣的形态和生动的名字。例如这片石群,左边两座石柱被称为Garden of Eden(伊甸园), 似在比喻它们为伊甸园嬉戏的亚当夏娃。右边的两个并肩而立的拱门名为North & South Window (南北天窗),顾名思义。另一座著名的Double Arch (双弧拱桥)两座拱门交相呼应,远处看上去仿佛一双眼睛,凝视着千载的光阴似箭。

公园内许多拱门都可以在公路边观看,而最名扬海内外的Delicate Arch(精致拱门)却需步行至山顶才能近距离观看。为了一睹庐山真面,我们走过了整个旅行中最长最艰险的一段hiking,一段3mile(约五公里)的崎岖陡峭山路。

从trail出发点到到达精致拱石大约用了两小时时间。开始的路较为平坦安全,山路以比较平缓的坡度蜿蜒而上, 除了背阴的地方积雪未融很容易打滑之外并不艰难。然而翻过一座小山之后,路的坡度渐渐增大。山脊变成一整块巨石,环山的道路也消失了,只剩下干涸的水道。在巨石上爬有些容易迷失方向,只能靠偶而在坡上出现的小石塔作为标识辨别方向。小石塔由石块堆叠而成, 是仿照印第安人的路标而制。登山的过程中,我们不断遇到看完风景后原路返回的人,友好地提示我们:前面有一段路非常的狭窄艰险,上面还覆满了冰,一定要小心! 不过每个人也都在最后补充:走下去吧,很值得的!

我们忐忑不安地继续前进,快到达终点的时候,那条危险的山路终于出现在眼前。坡度还算平缓,可表面的积雪已经融为冰层,铺满整个道路。往冰上一踏,滑得难以站立,更无法行走。唯一的方法是踩着冰道外沿那狭窄的一层尚未融化的积雪前进,然而那外沿之下就是陡峭的悬崖,落差之大, 让人胆战心惊。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放低重心,缓慢而平稳如走钢丝一般沿着这悬崖边缘一步步前进……

当我们终于两腿发软地到达冰封的山路尽头,绕过一个转弯,眼前峰回路转 -- 那边竟是一翻别有洞天的恢弘意境!

精致拱门那桀傲不群的身姿撞入眼帘,遗世独立地从巨大的旋涡状的岩石坑拔地而起,那是以一种足以令人潸然泪下的姿势。那种美的力量可以瞬间穿透人心,让人惊叹它的奇迹!拱门优美的弧线如此优雅地弯过蓝色天际,静立在红土之上,背后还有白雪皑皑的群山衬托,那画面永恒而完美。在那种完美之前,时间几乎停滞。

站在拱门之下观望,它又换成一种横跨天际、孑然独立的身姿,像是蓝天之下高傲的沉思者。它沉默着,看人来人往,看云卷云舒,见证沧海桑田。在它的面前,我的喜怒哀乐都是如此渺小,它也许早已遗忘。

悬崖边的精致拱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凸显着这片红土地如诗如画的美。但愿有天我又会重回这里,再次一睹她的迷人身姿。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