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作为婚姻诱饵的甘孜环线旅行(2)

@纯银

作为婚姻诱饵的甘孜环线旅行(2)

23
第4天
2006-09-27 周三

从康定到亚丁,住在距离亚丁景区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旅店,条件比直接住亚丁景区宿营地好不少,代价却是开车到景区时已经9点了,很可能没时间上牛奶海。

为此还发了点小脾气,我是家中一霸嘛。

欲知后事如何……

亚丁自然保护区
Yading Nature Reserve
门票158元|游览1天
我的评价:

一大早,沿着扭曲的公路向亚丁景区开去

从山顶往下看,竟然全是梯田

群山在阴影与雾气之中

忽然看见远方的雪山,稻城三神山之一,激动得快要叫出来

神山“仙乃日”

神山“央迈勇”

快到亚丁景区时,竟然看见一道彩虹

亚丁景区分三层:

1、步行1小时,至冲古寺、珍珠海一线

2、继续步行1个多小时,至诺绒牛场

以上都是可以租马骑的,路也很好。

3、再往上就禁止租马了,路很差,又窄又陡,爬大约2个多小时难行的山路,就能到达景区的最高处:牛奶海和五色海。海拔约4800米。

那时的色彩啊,D80真心没法还原

那时的色彩啊,D80真心没法还原,嘤嘤嘤

到诺绒牛场之前,路都算得上平整

我骑的小马,对我还算和善

山势雄奇,当时就想起这样一个形容词

洛绒牛场
Luorong niuchang
游览1小时
我的评价:
拍雪山的取景呢,其实不如位置更低的冲古寺,但大草坪又能跑又能坐,便很欢快。

诺绒牛场是大多数人能到达的亚丁最高处。

在牛场有开阔的视野,湿地和野花,远眺雪山。不过,那些受高原反应之苦无法前进的人们,不知道在亚丁的最高处还会有什么奇异的景象等待着他们。

中午12点到达诺绒牛场,本以为是上不了牛奶海了,那是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高原啊。我可不指望第一次来到这么高的地方,就能徒步爬上4800米的牛奶海。

当地禁止藏民牵马带游客上牛奶海。据说是路太险,之前有游客从马背跌下去摔死……

但给我们牵马的藏族汉子威武,头一昂说,是禁止起码上去,但今天老子就敢上去!

加付两三百块,惊喜地向牛奶海骑马进发!

中午到诺绒牛场时急着赶去牛奶海,没下马拍照,所以拍摄时间是从牛奶海回来后的下午4点过

真的有不少牛……

谁惹得起它啊,角那么尖,拍了就跑

初生牛犊有点怕我

牛场不算顶顶美,但是怎么说呢,大,大气,适合懒懒地坐着不动

在斜坡上走来走去对抗高原反应,感觉也颇不坏

诺绒牛场与牛奶海之间有片超漂亮的湿地

从诺绒牛场到牛奶海

绝大部分马夫遵守管理处规定,不带游客骑马上牛奶海,所以一路上人极少,心情大畅,只是颠簸得厉害

坐在草坡上吃了点饼干当作午饭

越往高处走,植被越少,光秃秃的山头积着薄薄的雪

瞧,全是这样的窄路陡坡,骑在马上心里发虚

这里的海拔估计有4500米,走两步就喘得不行

下面是悬崖和锋利的乱石,掉,掉下去就真的挂了

4000多米,植被只剩下地衣

奇怪的高山地衣

对山腰的白色流沙很感兴趣,可惜没法接近

仔细看画面下部,是我们走过的山路

总疑心红色的山脊上藏着武林秘籍

神山央迈勇在远处时隐时现

牛奶海
The milk Lake
游览0.5小时
我的评价:
牛奶海是我一生中所见最美的三个地方之一,半死不活爬到海拔4800米的地方,一抬头,望见如蓝色牛奶一般的湖泊。

到牛奶海之前是一段平路,然后远远望见她

一路小跑过去,欢喜得哇哇大叫

别信这相片,真实所见更美10倍

海子边的人很少,有骑马上来的,有走上来的,加起来还不到20人,都心满意足地静静地打望四周

在牛奶海边上待了半小时,然后向着更高的五色海奋力爬去

五色海
游览0.5小时
我的评价:
五色海紧挨着牛奶海,如果天光明媚,水里的五颜六色都闪烁着光芒,背后的大雪山也映在海子里,或许比牛奶海更美,可惜我们去的时候没遇见这光景。

牛奶海的右侧,沿着完全没有路的,起码45度的草坡爬上去,大约往上爬15分钟,就能到达更高的五色海。

马夫在牛奶海外面等着,不允许马靠近这两个海子,或许是怕亵渎。所以,非得凭自己的体力爬上去不可。

略惊险,极吃力。不过老子终于上去了咩哈哈哈哈!

这是站在五色海的山坡上,拍下牛奶海的全景,注意看右下的小人儿,海拔4800米爬陡坡坑死爹了

因为爬坡太耗体力,看见过五色海的人比牛奶海更少

走近看,水里的颜色便消失了,非得站在高处俯瞰不可

吭哧吭哧爬回山坡上,水里的颜色便又透了出来

瞧,五色海就是个在山坡之间的洼地里的高原湖泊

因为不能让马夫等太久,在牛奶海和五色海只待了1个小时,就得动身回去,骑马下山。

暗暗发誓,我还会再回到这里,徒步爬上牛奶海,在蓝色牛奶一般的海子边上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想走几圈就走几圈。

这个愿望在3年后得以实现,那就是另一篇游记里的故事了。

第5天
2006-09-28 周四
亚丁自然保护区
Yading Nature Reserve
我的评价:

当晚在亚丁景区外的营地住下,在破旧的石头屋子里,睡的是类似于通铺的木板硬床

住宿条件艰苦,代价是清晨一出门就能望见雪山

尿一泡转身就能望见雪山,多奇妙的世界

亚丁第二天,高原反应基本上过去了,兴致勃勃地徒步上冲古寺与珍珠海,得走上90分钟

一个游客说,松鼠偷吃东西,头下脚上地翻到他拎着的袋子里去;另一人乐呵呵地说,松鼠连巧克力都吃

冲古寺
Chonggu Temple
游览1小时
我的评价:
冲古寺既是一大片景点的名字,也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寺庙的名字,景点是个适合拍雪山的好地方,寺庙则匆匆经过即可。
珍珠海
The pearl Lake
游览0.5小时
我的评价:
去过两次珍珠海都很失望,背后的大雪山被云雾遮住,没法整个儿倒映在海子里,水也很脏,似乎是被供奉的经幡弄脏的,远不如牛奶海和五色海纯净。

从冲古寺的背后往上爬,半个小时能到珍珠海,亚丁的四大海子之一

这脏兮兮的水啊,三年后我再来到这里,还是一般的脏

若是背后的大雪山能从云雾中露出头来……

从珍珠海再往后,穿过一大片低矮的树林,就到了雪山脚下。我很想去到那里,亲手触摸像流淌下来的雪一般的,白色的石头,可是时间不够了。直到三年后才了却心愿。

三年后,我曾爬到这山坡的中部,1公里内1个人影也无

青蛙海
游览3小时
我的评价:
几乎没有游客的,路途惊险,让你体力耗尽的安静的大海子,论景色未必输给牛奶海和五色海,两岸山麓的秋色极美,就是太难行路,因而人迹罕至。枯水季会露出海子中心青蛙状的大石头,因此而得名。

稻城有四个知名的海子:
牛奶海、五色海、珍珠海、青蛙海

青蛙海不在亚丁景区,而是在距离亚丁有段距离的地方,从村庄向后走,1个多小时能到,可以选择骑马或走路,没人收门票,也几乎没游客。

但是去青蛙海的山路极险,两马相错都不可能,有段路简直是贴着山壁哆嗦着横移过去——骑马比走路更危险得多!

所以我选择拼了老命爬上去,哪怕走五步就得停下来喘上半分钟的粗气。好像中了五步蛇的蛇毒。

背着难以想象的巨大柴火的藏族女人们

看见这陡坡了吗?小儿科,惊险的还在后面

瞧这路!瞧这路!你敢骑马过咩?

沿途颇多鲜艳的灌木

这就是青蛙海?错,是见到青蛙海前的一个小池塘

算算拍摄时间,爬到青蛙海只用了70分钟,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去脱半条命。累得像狗一样吐舌头,五步十喘,青筋绽出,腰都直不起来。这毕竟是4500米以上的海拔啊。

好几次都觉得实在走不动了,我不行了,我要瘫了,我今天肯定上不去了,我真是个废物……但又不忍心半途而废。

我们请了一位藏族小伙子带路,他看我们面容悲苦,就安慰说,不远了不远了,再翻个坡就到了。于是心神略定,坐下来休息几分钟再行路。

等我们休息好了站起来,往前走两步,才发现那藏族小伙子在遥远的山脊上招手,人已变成小小黑点。他说的“翻个坡”竟然是一整座山……当时如遭雷劈。

徒步爬上青蛙海,是我人生中最艰苦的一段旅途,but老子到了!

两岸植被的秋色甚美,相片不能表达其万一

在右图微微突起的那块大石头上,那是我最靠近青蛙海的地方。四周一个游客也没有。

风很大,几乎要把人吹翻,颤巍巍地坐下来休息了10分钟,眯着眼睛默默注视着海子。

老婆比我晚上来5分钟,像海龟一样挣扎着四肢并用爬上石头。她只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青蛙海就瘫下来直哼哼,她累坏了,只顾埋头喝水,然后头也不回地往下走。

事后她说“青蛙海很美哟”,但是我怀疑她其实什么都没看见……

再见,青蛙海

来时累得不成人形,回去的时候终于有心思拍照了、

那一天的云彩极美

对面山坳像是巨人的盆骨,小便蜿蜒而下

即便开满了花,你还是要命的斜60度陡坡啊……

斜60度陡坡,浸透了我的汗水

这座雪山,记得是之前没拍到的夏诺多吉,这下三座神山我都拍全了

又回到来时的村庄

在路边等司机何师傅来接我们

坐车离开稻城,沿途的藏族小孩子看见汽车会停下来举手行礼,据说这是老师教的,避免他们乱跑被车撞到

海子山自然保护区
Haizi Mountain
我的评价:
海子山并不是景区,只是你来回于甘孜县城之间,经常路过的一座大山,山上并没有海子,却有无数光秃秃的大石头,据说是和冰川期有关。景色甚是壮阔。

何师傅忽然兴起,远离公路,沿着轱辘印在草原上直开过去……这地形,便是我也能冒充老司机了

夜色渐浓,天边的云彩像一条贪吃蛇

这条云彩像黑龙一般,地面上的河流如水银般发亮

当天晚上回到稻城县城住下,晚上去洗有名的茹布查卡温泉,爽到丝丝呻吟……

旅行第五天就此结束,虽然是十二天的大环线,但这次旅行的高潮已随着稻城两日走遍四个海子而终结。接下来弥久难忘的并非风景,而是别的一些奇特的经历。

未完,待续。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