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蒙古大漠一路向西

@前北岸的吕迅

蒙古大漠一路向西

24
第1天
2013-10-06 周日
内蒙古额济纳旗居延海
Ejin Banner

居延海日出。居延海,《水经注》中称“弱水”,所谓“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便指此处。

居延海是蒙古大漠以南重要的水源地,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大漠,必定在此饮马。居延之名,也是来自匈奴语。

如今的居延海,已干涸大半,早已不复当年的气势。但它依旧是天鹅等候鸟重要的夏季栖息地,因此也有“天鹅湖”的别名。

居延海日出,是当地著名景观。其实,是难得这围绕在沙漠戈壁之间的一汪清水。

内蒙古额济纳旗神树
Ejin Banner blame the woods

额济纳有个神树景区,里面有一棵号称树龄已达3000年的胡杨,其树干需三人合抱,树冠郁郁葱葱如巨大的屋顶。但我独爱景区门口那棵无人问津、早已死去多年的胡杨树干。

那是我见过关于“死亡”最优雅的描述了。它执着、坚强、不屈,即便死去,也依旧如活着一般,撼人心魄。

胡杨号称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那三千年的生死,在这里得到完美的展示。

胡杨之死,是因为它不肯妥协。

日光从枯树上掠过,不曾浪费哪怕一分一秒。

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城
Ejin Banner

黑水城。一千年前,这里曾是西夏王国最遥远的边疆。

当年,城下曾有黑水河的涓涓河水流过。这河水滋养了黑水城周围的军民,让这座城市在荒漠中屹立了500年之久。

公元十五世纪,黑水河断流,黑水城也随之废弃。如今只剩下半截埋在沙土里的城墙和西北角上几个喇嘛塔的遗迹。黄昏残阳下,黑水城一片死寂。

内蒙古额济纳旗怪树林
Ejin Banner blame the woods

黑水城边十几公里,有个叫“怪树林”的地方,其实就是“胡杨的墓地”。

黑水河干涸之后,原本河边郁郁葱葱的胡杨林因为缺水也全部干死。

干死的胡杨,因为枝干中很少水分,所以并没有腐烂,而是或立或卧,基本保持着死前的姿态。

怪树林中还是有一些活着的胡杨,但没有了黑水河的滋养,就算活着也是苟延残喘。

怪树林里倒伏的胡杨乱七八糟,它们暴露着优美的肌理,扭曲着虬结的枝杈,把自己曾经美好的生命,雕塑在大漠里。

我想,那些赞扬胡杨“倒了千年不朽”精神的人不会明白,这种“不朽”其实是何等的不堪。

蓝天下最后的晚霞也要渐渐隐去了。怪树林里突然风沙四起,瞬间就已看不清周遭的物体了。我不得不收起相机,遗憾的离开。

沙尘暴的到来,让我在这极佳的摄影点留下了遗憾。我知道,我还会回来。因为那些死去的胡杨,是那么令人魂牵梦萦。

第2天
2013-10-07 周一
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林二道桥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of Populus

额济纳的核心,是位于旗府达来呼布镇外的胡杨林景区。这里是全国仅存的三大天然河道生长的胡杨林之一,面积有39万多亩。

额济纳胡杨林景区,沿额济纳河,也就是古时候的弱水河展开,从景区大门一道桥,到最里面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八道桥,全场30多公里。

每年的九月底到十月中旬,胡杨叶转黄的季节,就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来这里拍摄万亩金黄胡杨的奇幻景色。

从景区大门进入,会有一道长长的木栈道,引导游客走进胡杨林核心景区。

当看到一大片水面和一座木桥时,就到了第一个景点——二道桥。

二道桥下,是额济纳河。由于西北缺水,额济纳河上游建了拦水大坝,平常这里的河道基本是干涸的,只有每年十一期间的胡杨节才会开闸放水。

二道桥,是拍摄胡杨林日出最好的地点,这里地势开阔,视野良好,而且有大面积的水面可以用来倒映阳光。

只是我们在这里的时候,因为隔夜下了一场雨,早上云层太厚,太阳迟迟无法穿透云层,直到升起很高,才露出久违的阳光来。

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林倒映桥

当阳光穿透云层,洒在远处胡杨树上的时候,那金黄色的胡杨仿佛瞬间就有了生命一般,熠熠生辉。

从二道桥往里,高大的胡杨在河道的两岸铺开,平静的水面倒映着金黄色的胡杨。这里就是倒映桥。

在水的映衬之下,刚毅坚强的胡杨,也展现出不为人知的妩媚一面。

回想起昨晚在黑水城见到那惨烈的胡杨墓地,对比今天在弱水河畔这份灿烂,确实让人感慨万千。

原来这灿烂的生,还有惨烈的死,都在这围绕着的一汪水里。

倒映桥上,景区工作人员标注着“最佳摄影点”,于是网上无数这个镜头的照片,照片里无数人头。

其实沿着木质的步道向胡杨深处走去,还是有很多被人们忽略,却非常细致的美景。这条步道会沿着河道转一大圈,最终又回到二道桥。

秋杨之美,在于短暂;倒影之美,在于虚幻。

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林四道桥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of Populus

四道桥,胡杨林景区里另一个最吸引游客和摄影者的地点。

这里有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当年张艺谋拍摄《英雄》时,曾把这里当成外景地。

电影里张曼玉和章子怡在落叶纷飞的胡杨间飞来飞去,闪转腾挪,夺人眼球之余,也让人记住了这片胡杨的美。

和二道桥水边婀娜婉约的胡杨相比,四道桥的胡杨生长在旱地上,因此更加苍劲,它们密集的生长在一起,如同一群硬汉。

四道桥景区很大,有大中小三道环线,最大的环线需要徒步将近5公里。

但这五公里,几乎都行进在胡杨树下,满眼都是金黄色彩的冲击,真可谓一步一景,眼在天堂。

如果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那自然也能读出这胡杨迥异于《英雄》的另一种婉约的美好。

大地是我的舞台,天空是这舞台的幕布。我只演出这短短的一幕,却是这一幕唯一的主角。

维持四道桥胡杨林生命的,是一道人工的灌溉渠,那是一道沙漠中的生命线,默默灌溉着灿烂的秋天。

胡杨的黄叶期非常短暂,每年九月底开始泛黄,十月十日左右达到极盛,而几天之后寒流南袭,一阵强风吹过,叶子就会全部掉光。

所以拍摄额济纳胡杨林的时间,只有这短短的两周,而额济纳胡杨林景区乃至整个额济纳旗的旅游旺季,也只是这短短的两周而已。

投下最后一瞥,我就要离开了,比很久很久还要久。再见,胡杨。

第3天
2013-10-08 周二
内蒙古阿拉善右旗海森楚鲁

海森楚鲁怪石城,方圆十几公里的范围内,到处怪石林立,形态各异。走进这里,就像走在外星系星球上一般,既荒凉又诡异。

海森楚鲁,是蒙古语,原意是“象锅一样的石头”的意思。

这里远古时期曾是海底,岩石被海水侵蚀冲刷,后来地壳运动升到海平面后,又长期风蚀,才形成如此怪异的面貌。

山上的岩石都是属于坚硬的花岗岩,但经过千万年海水和风沙的侵蚀,很多都已经酥脆,手轻轻一捏就能捏碎。

海森楚鲁里最怪异的当属蘑菇石,我们徒步走进去五、六公里,才在一个小山包上见到小小的一个,因为太远太小,也没法拍照,但也算不虚此行。

这里的山谷里都是绵软的细沙,走路很累,非四驱越野车根本开不进去。我们出来的时候,就遇到一辆陷车的福建车,最后和一辆路过的广东陆巡一起帮他拉了上来,还帮他把车开了出去。

第4天
2013-10-09 周三
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
Badan Jara Desert

巴丹吉林沙漠,中国四大沙漠之一,也是中国第三大、全世界第四大沙漠。面积达4.7万平方公里。

巴丹吉林沙漠,曾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中国最美的沙漠”第一名。

和我曾经到过的塔克拉玛干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相比,巴丹吉林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高大的沙山和沙漠中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

巴丹吉林沙漠里,绵延起伏的沙山是它的标志。在丘陵地貌、丰富地下水和西北风长期共同作用下,形成了这里独特的沙山地貌。

在巴丹吉林沙漠的深处,有一个最高大的沙山,叫“必鲁图”,绝对高度1600多米,相对高度500多米,为世界之最,号称“沙漠珠峰”。

沙漠中的湖泊,当地人称为“海子”,也是巴丹吉林的特色之一。和我们想象中沙漠死寂的想象不同,这些海子给巴丹吉林沙漠带来了与众不同的生机。

巴丹吉林沙漠中的湖泊,绝大部分都是咸水湖,但也有少数淡水湖。在湖泊边缘,大都生长了野草、灌木,有的地方甚至有高大的胡杨生长。

庙海子。这是巴丹吉林沙漠中最大的一个湖泊,得名与湖畔那座名为“巴丹吉林”的藏传佛教寺庙。

我关于沙漠影像的审美,几乎都来自安东尼•明格拉的《英国病人》、大卫•里恩的《阿拉伯的劳伦斯》和贝纳尔多•贝尔托鲁奇的《遮蔽的天空》。在那些大师的镜头里里,沙漠一改死寂的面目,它温柔如女人胴体般起伏的曲线,充满了生命力。

巴丹吉林沙漠深处,并非如想象般毫无生命。在遍布沙漠大大小小的海子边,生活着数十家蒙古牧民。

沙漠是有感情的,它忠实记录了日夜相伴的风的形状。

那些沙丘在夕阳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辉。它们仿佛有灵性一般,张开欢迎的臂膀,让我们完全丧失抵抗。

我们迷醉在它诱人的曲线里,完全忘记了它的恶劣与可怕。

大漠深处的蒙古牧民,仰赖着自家的驼队,生活下去。

高耸的沙山,绵延转折的沙脊线和明灭的光影里,是巴丹吉林特有的美。

沙漠里的驼队,都是生活在沙漠里的蒙古牧民养殖的,平时用来做运输工具,旅游旺季就用来赚游客的钱。

据说沙漠中的每个海子边都住着一个牧民家庭。

在如此艰困环境下生存的人,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啊!

可当和他们近距离接触,就会被他们乐观、无畏的笑容深深打动。

他们就如同这沙漠中顽强生长的胡杨和野草一样。

夕阳西下,驼队开始缓缓回家。阳光照在海子的水面上,波光闪烁。如同戏剧终有落幕一般,旅行也必有终点。巴丹吉林的夕阳就是这落幕前最后的高潮。

巴丹吉林,是富于生命力的沙漠。那些在沙漠里顽强生长的灌木和矮草,那些微波荡漾的海子,那些在大漠里行走的驼队,还有生活在这里的牧民们,分明就是这沙漠活生生的呼吸。

最后一缕阳光从沙漠中隐退,高大的沙山渐渐躲进黑暗里。这里的舞台将留给漫天的繁星。

第5天
2013-10-10 周四
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
Badan Jara Desert

庙海子日出。沙漠新的一天又来临了。千百年来,日复一日的日升月落,于我们却是崭新的体验。

我以为,所谓旅行的意义,就是把注定要变成记忆的岁月,打上一个个美丽的标签,然后收藏起来吧。

清晨的阳光洒在平静的湖面上,倒映着红色沙漠。

温柔起伏的沙丘,在阳光下正展现它最美丽的一面。

一切都宁静到让人忘却所有烦恼。即便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大自然终究会仁慈的给予你美的享受。

巴丹吉林最大的淡水湖。这里是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也是沙漠旅行的开始和结束。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