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荡伐荡伐亲子周末------乱步上海滩

@邪说教授

荡伐荡伐亲子周末------乱步上海滩

0
第1天
2013-10-20 周日

我出生在上海。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曾经是一个地道的老上海石库门的胡同串子。伙同一群小伙伴们在各个里弄之间走街串巷的消磨时间。

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统一的职称叫做小赤佬,被每一个里弄阿婆朗朗上口的张口就喊,并且在喊完称谓之后总有一句后缀语 “行西啊。。。”

因为我们总是拿着水枪用摧枯拉朽的速度帮每个胡同里晾晒的被单衣物进行二次洗涤。

这种皮痒的课余活动虽然很招大人们恨,但在我们赤佬界却是深得民心。所以虽然挨揍是免不掉的,但我们一直痛并快乐着,并将这份快乐保持到了小学三年级,直至我离开上海的时候。

虽然我现在兜里揣着的是一张杭州身份证,但在每次填履历的时候,在籍贯一栏我一直写的是上海。小时候这么写是因为多少有点大城市出来的虚荣感,愣头愣脑的臭显摆穷得瑟。

而现如今再以上海人的身份自我介绍的时候,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想让人生经历丰满起来的执拗。那时时需要自我提醒却又渐去渐远的童年回忆。模糊的印象,清晰的童趣,以及那再不复得的老上海的味道,那一段,曾经很有腔调的日子。。。

如今我的孩子也已经成长到了非常赤佬的年纪,趁着周末带上他来走走故居是一件很应当的事。得让他瞻仰一下老子我年轻时战斗过的地方,并让他陪我一起缅怀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以他优秀的遗传基因来成功的复制我曾经辉煌的赤佬生涯,以便于他和我携起手来一起和他的妈妈唱对台戏。所以,这是一次很励志的教育旅行。

上海探索的第一站是科技馆,这本来在孩子母亲眼里是重中之重的旅游点于我来说实在是乏善可陈的一站。除了动物世界能让儿子的情绪有点起伏,其他类似宇航天地、生命探索、发现之光等等科普基地只能是走马观花的把各种图片搂一眼而已。记不住是肯定的,万一不小心记住了也理解不了,以他的年纪,以我的智商,在这儿也就是个大小双呆的萌桩子罢了。一个下午溜达下来,一句话概括,神马都是浮云。

我一直认为蛇和蜘蛛是孩子的天敌,但见到这只忍者神龟的时候,我和儿子一致同意威武霸气唯它胜之。如此神憎鬼厌的表情不是跑了媳妇就是欠了赌债,这么典型的反面教材我当然立马拿出来教育儿子一定要有一个成功的人生。估计把他吓的不轻,小心脏一阵扑腾扑腾。。。

琥珀包裹的虫虫标本被母子俩瓜分了,一只套上了手腕,一只挂进了脖子。但愿两个透着蛋蛋忧桑的英灵能保佑两位五谷丰登健康长寿。

儿子对这件复古的棉袄很感兴趣,要是打起水仗来是不是不会吃亏?我深以为然点头称是。你要快点长大,等你尺寸合适了,爸爸就去柜台交钱,然后你就是水军元帅了,然后。。。

然后就看见这件装备了。于是更加坚定了他快快长大的决心。因为我很认真的告诉他,这是海陆空三军统帅的棉袄,灰常拉轰。帮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并培养积极吃饭的好习惯,我责无旁贷。。。

其实机器人世界还是很有一些孩子互动的游戏可以体验的,但是周末游的桑心就在于排队的长度几乎可以媲美“爱疯”新机发布会。我毫不犹豫的帮儿子选择了放弃的决定。等你再长大一点,就可以牺牲色相让检票的姐姐帮你插队了,加油加油。

这二位明显是已经阵亡在漫漫亲子长征路上了。感同身受的我迅速按下快门以示缅怀。终于,科技馆探险于下午四时圆满结束,历时三个小时。肚子饿的小抽筋,腿肚子软的大抽筋。赶紧赶紧,钻隧道,上高架,直奔住宿的驿站。我们太需要一顿丰盛的晚宴来犒劳自己了。

萤七穷六,这是两家异常奇葩的姐妹餐厅。而我们的晚餐将在萤七温馨的度过。据说是沪上非常火爆的所在。老婆大人在来沪之前就已经预定了餐位。总体来说,这是一次好奇害死猫的用餐体验,下面我来为各位八一八萤七餐厅奇葩的原因。

萤七餐厅位于巨鹿路与富民路的交叉口。当我们打车赶到的时候已是夜暮时分。尽管老婆大人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询问了无数路人,但我们依然找不到这家掩山隐水的桃源胜地。没有门牌,没有标示,三个刘姥姥在大观园的门口生生的转悠了将近20分钟。最后终于在另一波来吃饭的本地土鳖带领下,钻进了这条深邃的巷道。

瞧见上面那9个圆洞了吧。走到九孔跟前,左右两边是两堵黑漆漆的墙。随意的把手伸进任意的圆洞,右边的墙就会应声而开。然后你会看见一面硕大的镜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必须在规定的圆洞内按照顺序依次伸手,左边的墙面才会悄然开启。据说密码早在订餐的时候就发到媳妇手机上了,遗憾的是这婆娘愣是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好不容易芝麻开门进入这洞天福地,终于可以松一松腰带了。。。

黑,好黑好黑。店主是要刻意营造出一种超级无敌偷情圣地的赶脚。话说一对夫妻分别各自携情人到此用餐,只要隔出两张桌子就绝对不会因撞翻而破案。和谐而完美的以人为本。想的真周到,我不禁感叹上海人民的小资生活太性福了。我仅代表找不到情人的广大伪君子们表示一下羡慕嫉妒恨。

我一直很痛恨西餐厅的器皿,明明是一脸盆的体积,却偏偏是一茶盅的量。一筷子就能扒拉完的菜非得装这么大个飞碟端上来。奉劝想喂饱肚子的吃货驴友还是绕道吧。这里吃的是情调,食物只是点缀而已。如果陪你吃饭的对象达不到秀色可餐的效果,那只能说明你真的来错食堂了,忍了吧,去洗手间好好哭一场有助于情绪的修补。。。

但是,请注意,这里有一个华丽丽的但是

但是,要想顺利的进入洗手间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洗手间在一楼的走道尽头。来到这里的时候你会惊喜的发现一共有七扇门在等着你。没有标示没有图案没有说明,长的一模一样的七扇门在昏暗的灯光下安静的立着。我估计有很多二货是和我一样直接拉开中间这扇门的,然后就能从幽黑的镜面中看见一个无奈的自己。

一直到离开餐厅的时候我也没能放水成功。因为我实在不能容忍自己跟一个女服务员打听怎么进入男厕所,尽管她一直静静的站在边上微笑的看着我。她一定十分期望我会憋不住开口询问,可她明显低估了我的蓄水量。哼哼,小样的,你见过让尿憋死的活人吗。。。

在萤七餐厅用餐,你如果没打算马上离开,最好不要买单。因为在结账的一瞬间,你桌上唯一的照明灯光就算下岗了。然后就永远不会亮了。为了找一根牙签,我第一次使用了手机APP的手电筒功能。很亮很给力,很好很强大。。。

再见了萤七。离开的时候我提醒儿子一定要找机会去那家连锁餐厅穷六嗨皮一次。儿子天真的问我,还去吃饭吗?

不,去上洗手间。我恶狠狠的回答。

算是灌了个半饱,终于离开了迷宫餐厅。一看时间七点十分。还早还早,打个车,直奔新天地。

上海的新天地相当于杭州的南山路。酒吧林立,美女如云。 这里的酒吧都是开放式的,从街上就能一眼望到酒吧的最深处。这让刚从萤七出来的我们深感厚道。在这条街上穿行,极容易让人怀疑自己置身异国,因为国际友人的数量远比国人的人头要多的多的多。连酒吧里驻唱的歌手也多为西洋歌者,偶尔停下脚步听上两段,浓浓的美国乡村摇滚或是蓝调爵士的曲风。

露天的桌子上满满当当的摆着各色的酒瓶。人们三三两两的扎堆欢饮。在这样一种靡靡醉人的气氛下恍惚着,竟似想起了许文强,想起了丁力,想起了冯程程,想起那首“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新天地的街道并不长,耗时不多就蹓跶到了头。看了看儿子毫无睡意的小脸,好吧,下一站外滩,开路衣马司。

外滩,是儿时最酷爱的场所了。因为小时候的故居就在九江路上,离着外滩也就是隔着三条马路的距离。周末无课的时候,和一群熊孩子们可以这里欢实的抽上一整天的疯。

那时的外滩没有现在这么宽,但人来人往的熙攘是丝毫不输今日的,因此也就会显的分外拥挤。尤其周末则更甚。这样一来,在人群中穿插游戏,保证我们队伍不散就显得犹为重要。

依稀记得常常是三人一组,五人一队的拿着一个皮球当排球对练。那时候正是日本连续剧排球女将的热播进行时。晴空霹雳,幻影游动,日月旋转等等高难度的绝招不时的从我们嘴里往外蹦。而总有那么两个变身小鹿纯子的女生在外围帮我们捡球。一直到家长寻来招呼回饭桌的时候才作鸟兽散。

现在想来,场面依旧温馨。

儿子对十里洋场的繁华并没有感到很惊艳。只是对入夜十点居然没人催他回家睡觉而大呼过瘾。沿着花坛边一路上蹿下跳,时不时还能扭出几个生僻的自创动作,这点自嗨无极限的意思竟是像极了当年的我。骚年的梦啊,我永远回不去的痛

正值情绪高涨之时,眼看着来了一辆双层的敞篷大巴,也不管目的地是哪儿,也不问去那儿干什么,我拉着媳妇孩子跳了上去,来吧儿子,咱们带你游游夜上海的车河。

车是环线的旅游巴士,就在黄浦区和卢湾区的几个景点打转。车票30一张,能用一天,也就是说24小时之内可以随便坐。非常适合不跟团,跑单帮的驴友。老上海的精华基本上也就浓缩在这个圈圈里了。

我们许是真有些累了,一路吹着初秋的晚凉风,数着浮光掠影般不断倒退的幻彩霓虹。我们没有在城隍庙下车,也没有在蜡像馆停留,绕了一个大圈终于来到了最热闹的步行街:南京路。这个沉淀着岁月痕迹的老街,这个有着太多故事的洋场,这个曾经承载我无数欢笑的乐园。

时近十一点了,我们也没了逛商场的勇气,只是沿着这条老街缓缓的渡步。说是老街,其实它和我记忆中的那张旧照片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我孩提的时候,这里还不是步行街,一直都跑着无轨电车,也就是车顶上有两根辫子的那种。我常常从新华书店的站台上车,然后蹭票坐到人民广场的大世界。就算售票员看见了也不会跟我这小屁孩较真,顶多就是深情的呼唤我一声小赤佬罢了。这对于身为赤佬党的我来说毫无压力,以至于后来我明目张胆的拉帮结派过来蹭车,最终导致一网打尽的结果。事后我悟出一个道理,事实证明,什么事一旦形成团伙了,也就距离严打不远了,上帝要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这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

路边传来一阵怀旧的歌声惊扰了我的思绪。这味道听着很有点弄堂音乐的意思。抬眼望去,那带着云淡风轻的从容自在,那透着波澜不惊的迟暮风采,那唱出悠悠岁月的红色老歌,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

走的乏了,在街边的露天茶座要上一杯热饮。妻和孩子依旧神采奕奕,一副夜游神的架势。

坐在藤椅上望着熙来攘往的人群,我又开始恍惚。这一眼,看不尽三十年的变迁。这一念,追不及那渐渐淡去的童年。这一刻,恍似恒定在那久远的画面,那写满沧桑的石阶,那刻尽斑驳的木辕,那记忆深处依稀可辨,曾经鲜活的石库门的日子。

熊孩子非要来杯冰激凌过过瘾,妻自然是不许的。半夜三更的你这是要闹那样。作为一个慈祥的父亲,怎么可能让这种不和谐的吵闹声惊扰了此时此刻的良辰美景。“来一个大杯的。”我试图用纯正的上海口音诠释我重回故里的喜悦。服务员似懂非懂,很疑惑的将单子递过来,我只好讪讪的拿笔在单子上画了个钩以作确认。

不能白吃,你给我摆两个造型让我咔嚓一下。我必须让儿子明白不劳动者不得食。

于是臭小子开始各种风骚各种妖,颇有些载歌载舞的风采。引得隔壁桌的一对老外哈哈大笑。这也算介绍了咱们泱泱大国的风土民情,帮着旅游事业添砖加瓦了吧。

冰激凌最后是在孩子与妻你争我抢的剧烈搏斗中吃完的。妻教育他懂得分享是一种高尚美德,他反驳妻夺人口食是一种强盗节操。总之,这一夜,很完美。

回到驿站已是深夜,我们几乎是以秒睡的速度进入梦乡的。

晚安,儿子
晚安,媳妇
晚安,大上海

佛山无影腿

夺命剪刀脚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晒进窗帷的时候,我似乎闻到了黄浦江略带咸味的海风气息,或者是火腿。。。还是闻名上海的豫园汤包。。。

如此销魂的睡姿怕是于梦里也在刻画一个舞者的灵魂吧。孩子,我今天的忍辱负重是为了你明天的矫捷身手。加油加油。

我暗暗决定晚上回家应该和媳妇换一边睡觉。这个方向,容易牙疼。

电梯里,这货非要跟监控器打个招呼。嗨,早上好。

我们定的酒店是位于人民路的中星君亭。一家致力于打造五星快捷的精品驿站。快捷的面积,五星的硬件,超五星的服务笑迎五湖四海。当然我并没有做广告的刻意,只是顺口一溜的提一嘴。因为这里的早餐,很Nice。

餐厅位于酒店的四楼。我们进来的时候人不是很多。于是在露台上占了一个享受日光浴的位置。

秋天的清晨,阳光暖的有点不像话。懒懒的似乎又要勾起瞌睡虫来。赶紧来杯咖啡润润嗓子。

这里的咖啡是用纯咖啡豆现磨的,很香。老上海的喝法是不加奶昔的,有腔调的土豪甚至不加糖。就这么小口的抿,然后一张嘴,便呼出浓郁的芬芳。

我当然是享不了这洋福的,加奶加糖加伴侣,生生的搅拌成一盅乳白色的泡沫饮料。端起来,牛饮而尽。我不张嘴,憋成一团气,让它随我十里十香。。。

门厅玄关处挂着几笼家雀。请原谅我实在叫不出这是什么品种的傻鸟。逗了半天咳嗽也不见它答应一声,只是忙着梳理那一身鲜艳的羽翎。

想来应该是忙着和池里的鱼眉来眼去吧。也对,我于它来说不过是匆匆过客,而池中的鱼却能和它朝夕伴,日暮同。它们是可以生死白头的交情。

当飞鸟爱上鱼。。。哼哼。。。

来到上海,还有一处所在是不能不去的。那就是有着“视觉硅谷”美誉的田子坊。

坊间游是近几年才热起来的一处休闲集市。但它的历史可以远追到半个世纪。最初只是几个文人墨客在一起折腾出来的画社会所,渐渐的便引来不少名家儒道会集其中,再然后,就有了今天的创意坊。

田子坊位于徐家汇的泰康路。地铁的九号线可以直达,很方便。如果自己开车的话,日月星广场的地下车位很富裕,从车库上来,正面便是田子坊的门脸。一水的清砖铺路,很艺术的赶脚。

一进坊间,各种挂于屋檐的招牌便开始琳琅满目。作为创意园,这里大多数是手工作坊。售卖的各种物件多为不可复制的民间制品。卖的不是物品,而是一种味道。

每一间店面都不大,就算是用隔板搭出来六,七个平方的小铺子也能淘出惊喜来。这对于淘宝的人们来说就是致命的诱惑,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有着一种怎样的新鲜在等着你。让人心痒难耐,让人欲罢不能。

闲步巷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曲境探幽。不断的与各式的背包客插肩而过。你几乎能从他们的脸上读到收获的喜悦,那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老爸,我要这个,要这个,还要这个”儿子很有点掉入藏宝洞的意思。

我酝酿了好久,然后用一种如沐春风的语气对他说:休闲的本意就是让感觉丰满起来。当我们在一处留连的时候,并不一定要从这份美好中带走些什么,而是享受这一刻带来的愉悦。将这份美好沉淀在心底,留一份念想,留一点期许,用来准备下一次遇见时,迎接那弥漫全身的感动。懂了吗?

臭小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没懂,麻烦你重复一遍。你有本事一字不差的再背一次,我就不买。预备备,开始。。。

我了个去。。。。。。

要买就买点好东西,瞧见这呆货没?我觉得和你上英语课的时候很像。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喜大普奔的好货。

切。。。儿子愤然掉头而去,徒留我独自在风中凌乱。

老爸,快来看,这货是谁丫。

嗯。。。这是红卫兵,相当于四十年前的城管。是一种很威武的存在,比奥特曼都厉害。

哇噻,那买这个吧。儿子一嘴的口水。

我冷静的看了看他,好,你能搬动,我就付钱。

遭遇泰迪之家,跟我上,这里绝对有好货。泰迪的形象是很合我的胃口的。可惜儿子一直对熊出没里的熊大熊二情有独钟,这份偏好让他有着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执着。这孩子,怎么一根筋呢。我试图让他明白除了巫山,哪儿哪儿都能飘云的道理,却以惨败告终,可真叫一个执迷不悔啊。

好吧好吧,远离洋熊,珍爱生命,咱们一起支持国货吧。

泰迪家的二楼走道竟是一面心愿墙。挂满了各种祝福。像我这么解风情的骚客怎么能不附庸风雅一下呢,正要写上两句类似“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之类的清新标语。

慢着慢着,仔细一想,犹豫再三,这都多少年没写字了。把词码的再养眼,爬出一纸的鬼画符也不合适。何必给这道风景添堵呢。不敬如来莫吃素,不修儒道莫逞能,啊弥豆腐,善了个哉。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咧。

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在一个极易错过的拐角小巷,我们发现了这么一处所在。

这是一家很霸气的糖果店,一进门,儿子就乐疯了。两位帅气的男生现场制作着新鲜的糖果。那手法怎么看怎么像在烙贴饼子。巨大的台面上铺满了糖浆,然后用两根类似擀面杖的武器来回反复的刷。就这么刷,刷出营养刷出鲜,刷足一百八十天。。。

各种口味的糖果做的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做的好看也就罢了,还非做的这么香,做的香也就罢了,还居然有试吃,有试吃也就罢了,还居然管够。。。这不是逼着我没羞没臊嘛。趁着媳妇和孩子挑瓶子的时候,我就守着糖罐吧嗒一颗芒果,吧嗒一颗西瓜,吧嗒一颗水蜜桃,吧嗒吧嗒吧嗒。。。

我们的目标是,吃出蛀牙。

一座非常有小清新范的奶茶工厂。强烈推荐这的热巧克力奶茶,一种丝滑香浓,意犹未尽的赶脚。

坐在角落小憩,是不是该听个小曲看个表演什么的,过来儿子,又到了翻身屌丝把歌唱的时间了。看你都把拳谱穿身上了,干脆就来段功夫Style吧。

很明显这花拳绣腿不是出自名门世家。摆明了是野路子来的。不过好在你尚在年幼,又天资聪慧。为父早晚将一身绝学尽授于你。即便你不在江湖,也要让江湖上有你的传说。

中饭时间,我们早就听闻这家便所餐厅的大名了。据说里面每一个座位都是马桶造型,菜品菜色也极具重口味特色。想来这里面真正的洗手间也应该是作为一间VIP包厢的存在。我们今天应该算是特意慕名而来。

可是来施肥的人也太多了吧,别说用餐了,连挤进门拍张照都不可能。这队伍要排到猴年马月去。所谓叔可忍,肚不可忍。好吧,果断放弃。借用灰太狼的一句台词,我一定会回来的。

随便找了家餐厅坐下,虽然又累又饿,但我们吃的很慢。其实我只是想放慢即将离开的脚步罢了。

媳妇兴致盎然的在刷微信,和每一个她能通知到的朋友分享她的战果。晒完购物晒照片,晒完照片晒心情。忙的不亦乐乎,笑的春花烂漫。守屏是一种美德,刷屏是一种更高尚的美德。我充满敬意的一边帮她拍照,一边把她套餐里的鳗鱼偷吃个精光。

荡伐荡伐两天的时间就要过去了。应该说这次随性而起的游玩很让我有些不忍离去,也许多多少少是有些触景生情的成分在作怪。人到中年,竟是有了伤春悲秋的浅浅忧虑。

对于某处的牵挂,我们总说要一定再来,却又总是因为工作,因为琐碎,因为懒,因为各种因为,耽搁了行程,淡漠了激情。也许回到杭州之后,便会对重走上海的念想不那么坚定了。那么在离开之前,为了这份感动,为了这点牵挂,一起走一个吧,干杯。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