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蹓跶~八大胡同

@北京OZ

蹓跶~八大胡同

0
第1天
2013-11-26 周二

二环以里的北京旧城就是个棋盘格子。这些年,历史执黑,现实执白,仿佛对奕。一天一天的,白子夹、断、拆、逼,黑子无处腾挪。那些零零落落的胡同院落,渐渐的没了气,丢了真眼,可怜只剩下残局了。

有个从美国乡下拐来的洋女婿,一心想看看北京的老城。残局也罢,聊胜于无吧。又逢个响晴的冬日,出发,带他找找昔日八大胡同的痕迹去。

依我的惯例,出门之前得多少做些功课。资料上说,八大胡同是老北京花街柳巷的代称,大致位于前门外大栅栏西南。东到观音寺,西到南新华街,南到珠市口西大街。“八大”是虚指,应该是至少有十五条胡同属于老北京的“红灯区”。公认的八大胡同是:百顺胡 同、胭脂胡同、韩家潭(现名韩家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现名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现名大力胡同、小力胡同)。

网上读到作家郝晓辉花了近两年的时间走访了前门一带所有的胡同,拍片子,查资料,与老人们聊天,亲手绘制地图,刚付印出版了《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口碑不错。

“八大胡同的由来”
《勾栏胭脂:八大胡同的前世今生》选摘

据说京城最早的妓院在内城。现在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像演乐胡同,勾栏胡同(现内务部街),就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后来“勾栏”成为了妓院的别称。

清末民初京城的妓院就主要集中在前门外大街了。原因据说一是因为这里离内城较近,官员们出城享乐比较方便;二是这里有火车站,南来北往的旅客多;三是前门外大街是京城著名的商业街,相当繁华;四是这一带是戏园子、茶馆、酒楼的集中地,吃喝玩乐,可自成一体。

民间又有一种说法,袁世凯担任临时大总统时,因为想做皇帝,所以出手很大方。他花重金收买参、众两院议员(那时候号称八百罗汉),给每人月薪八百块现大洋。当时国会会址就在现今新华社院内,离八大胡同非常近。这些官员在酒足饭饱之后,就顺便过去遛弯儿。如此一来那一代空前繁荣,许多妓院都挂出了“客满”的牌子。袁世凯的皇帝梦于是成就了八大胡同。

腊竹胡同

从劲松坐687路到虎坊桥南,下车先串进了腊竹胡同。

今年冬天冷的晚,胡同里贴墙儿一溜儿大刺槐,叶子居然还绿着呢。

不象后海那边儿,这一带的四合院还没给新贵们收去。这个大门油漆斑驳,门槛儿没了,难得一双门墩儿还是全的。

粮油店门口城墙似的砌得高高的白面口袋,店员正在门口儿铛子上烙大饼。

这天可真蓝呐!

美国二战后发展经济的口号是:“让家家锅里有只鸡,让家家车库里有辆车”。看来这胡同里的人家儿已经达到小康生活水平了。

八旗子弟虽然消失了,提笼架鸟的风气犹存。

今天这天正经儿是真蓝呐!

胡同里的小熟食店干干净净,保鲜柜里心、肝、肺、肥肠儿,各样下水都是齐的。

蓝天下谁家种的猪耳朵扁豆,缠在一棵龙爪槐上,好大的一噗噜。靠根儿的老藤有茶杯口粗细,豆荚又多又饱满,紫亮。

那干了的豆荚就可以做来春的种子了。

趴在人家栏杆上拍照,惹得看门狗吠。主人出来查看,我为爱侍弄瓜菜花草的老爸讨种子。老大爷高兴,蹬梯爬高摘了一大把,一五一十地交待怎么发芽儿怎么种。老北京的那种热情,那种礼貌,那种能聊。

说话儿投机就给请到屋里坐了。老大爷奔七十了,小时候是北京城里富家子弟,家道中落。年轻时玩票,算是京剧发烧友。如今玩玉,说是城里数得着的鉴定玉件儿的名家。墙上贴着有怹珍藏的玉器图片,怹爷爷的肖像照,还有当年怹母亲和奶母穿戏装的艺术照。

这是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给题的字。聊到这时候,大爷有点儿腼腆地告诉说刚和一个美籍华人订了婚。俩人打小儿一起长大,各自成了家,那人随丈夫移居德克萨斯。如今老了,都又单身了,辗转找到彼此。正办签证,明年开春儿去那边儿结婚,以后计划两栖。想想我和洋女婿也是大学同学,毕业二十年后才结的姻缘,今儿真是奇遇!

腊竹胡同、大川胡同把角儿是家肉铺,可以订制香肠。做好了的拿小绳系上买主儿的名字,用老式的竹子衣架一挂一挂晾干。肉十三块一斤,加工费三块一斤,好几种口味。吃货激动下,定了五斤五香的,五斤麻辣的。

大川胡同,北京

大川胡同在老牌儿东方饭店后身儿。东方饭店由1918年、1953年和1985年三座不同时期的建筑构成。近年来翻修过了,什么时候进去体验体验,想住。。。

。。。1918年的那个楼。

大川胡同是南北向的,中间东西向的还有两条小夹道儿,叫一巷二巷。窄处只容一人通过。

拐弯出来是珠市口大街,过了马路就是八大胡同那一片儿。起风了。

珠市口西大街,北京

大街上这么卖水果,倒也别致。

民国时候的灰砖楼,现今开了电动车修理铺。听我妈说,解放前我姥爷先在地安门摆摊儿修自行车,总是被“包金”(好像就是地头蛇的称谓)勒索。后来搬到西交民巷开了个修车铺,解放后合并到西单自行车修理合作社。当年修的是自行车,这个虽然是电动车铺,看着也亲切。

珠市口西大街路北的老字号晋阳饭庄,上世纪59年开业,是京城头一家正宗山西馆子。招牌菜是香酥鸭,白案的闻喜饼、猫耳朵、拨鱼等点心也堪称绝。老舍先生当年常来光顾说是,还曾题赠七绝一首:“驼峰熊掌岂堪夸,猫耳拨鱼实且华,四座风香春几许,庭前十丈紫藤花”。原来严肃文学的作家吃高兴了也会打油。

晋阳饭庄现址是清朝乾隆年间大学士纪晓岚的故居,老院中仍保留有“阅微草堂旧址”、“海棠情思”、“紫藤幽香”等景。纪晓岚去世后,这个院子几异其主,曾经一度是鸣震京城的“富连成”京剧科班社址。

十来年前市政府修复纪晓岚故居。晋阳饭庄得以东扩,客座翻倍。怪哉修复后的纪晓岚故居仍由晋阳饭庄管理,让饮食文化相得益彰说是。有《四库全书》总编纂官的灵气酭酒,这饭庄不要太牛!

晋阳饭庄往东沿街一溜儿铺子,里面就有这个不显眼的毛线店。记得小时候,一家老小春秋的毛衣都是手打的,女人手里都有干不完的毛活。街坊四邻的大姑娘小媳妇,有新花样就凑齐了学;商场偶尔处理颜色光鲜的开司米就呼朋唤友去抢购。那天晚上我们小姑娘们就得帮着绕毛线了。如今我们这一代女人手上的毛衣针都改成爱疯安卓了。

石头胡同,北京

人行过街天桥下面把口是石头胡同。以前这里路西路东的好房子几乎都是一等的妓院,叫小班。因为街道宽敞些,客人都是坐汽车去的。再往胡同深处去的妓院就是二等(茶室),三等(下处)居多。老北京骂人“下三滥”就是说像“下处”这样的地方。

陕西巷,北京

石头胡同进去不远,往西穿过短短的万福巷,就是陕西巷。明初,这里聚集了许多陕西籍的木材商囤积木料,故名陕西巷。这里曾经是北京南城最繁华的地点之一。有:“前门大街大栅栏,石头胡同陕西巷”之说。

从乾隆年间到1949年,这里开的都是头等清吟小班,称“南班”。“南班”养的都是色艺俱佳的江南女子,文化素养高,能琴、棋、书、画、笙、管、丝、弦,略通诗词,多数还能做一手好菜。赛金花、小凤仙都属南班。

民初曾经的“两院一堂”(即参议院、众议院和京师大学堂)中的新贵旧贵都常光顾这里,如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名士杨度,云南都督蔡锷、四川都督伊昌衡。1923年曹锟竞选大总统,选票的价格就是在八大胡同的清吟小班里定的。

小凤仙所在的云古班在陕西巷二十二号,现为陕西巷旅馆。赛金花的怡香院如今是北京市皮革公司职工宿舍。这里其实是从前的“德寿堂”药店,前店后厂,曾也是京城老字号之一,主打“牛黄解毒丸”、“大山楂丸”。

从陕西巷旅馆门口过的时候,恍惚了一下,怎么这么眼熟呢?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五姨插队回城的时候给分配在一家国营的胡同旅店里做服务员。五姨那时年轻,自己还没结婚生孩子,特别疼我,带着去上过班。一通电话问过去,吵了五姨的午觉,居然真就是这一家!

那时我也就五六岁,还没上小学。记得是冬天,穿着我妈手工做的厚厚的红花灯芯绒棉裤棉袄,走路蹭得哗哗响。得到胡同里上公共厕所,蹲坑儿边上都是冰,每次都提心吊胆,怕失足掉进去。旅店里有铸铁的蜂窝煤炉子,在上面拿大钢种壶烧开水。每个客房配有两个竹套的暖瓶。五姨的一个工作就是把暖瓶灌满,一个屋一个屋地送去。
童年的记忆真是强大!闭上眼睛,依稀能看见屋檐下暖瓶口冒出的白气儿,闻见平房墙边儿的潮湿味儿,感觉到冻的冰凉的鼻尖儿。那时候可不知道这是小凤仙住过的院子。想想好笑,我小时候也算是进过曾经的小班的,嘻嘻。

陕西巷附近依然能够看到二层青砖小楼式建筑。以前的戏园、茶社或妓院,现在多改为民居杂院或旅馆了。

又一家手工做香肠的。当年的清吟小班卖的是情调,如今这铺子可就是卖肉了。

今非昔比。

卖破烂儿了。

暖阳,老狗。

铁树斜街,北京

暖阳,老汤。

老北京的颜色,红与灰。

这大茶壶该不是隐喻吧?

风大了,头发共笔毫齐飞。

小时候城里最大最好的布店。记得老妈年轻时,每次带我进去,娘儿俩四只眼睛一起发亮。

现在真还有国营旅馆吗?

铁树斜街、樱桃斜街交汇的地方。再往东就是前门外商业区了。

樱桃斜街,北京

和大栅栏背向西行,生活气息又渐渐浓了。好久没见过这样老式的爆米花机了。

福字。

门神。

净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可不得注意消防!

生活在闹市的穷人,是需要心灵驿站啊。

梨园公会。

学习了一下,梨园公会是在京戏曲界人士的群众组织,清康熙以后,名称几经变化,先后名为“精忠庙”、“正乐育化会”、“北京梨园公益会”、“北平梨园公会”等。

北平梨园公会1936年7月成立。选出杨小楼、尚小云、于连泉、荀慧生、程现秋、梅兰芳、余叔岩、谭富英、马连良、高庆奎、王又宸等15人为董事。周瑞安、侯喜瑞、程继先等15人为候补董事。

从精忠庙到梨园公会, 行规不变,大致为:不许鱼竿钩鱼(将主演、场面挖走);不许在班撕班(破坏团结、使班社涣散、垮台);不许临场推诿(不接受角色);不许在台上起哄、笑场、阴人、错报家门等。凡违反行规者“革除梨园”。

幸福的主人,幸福的狗狗。

老平房。

老巷子。

南新华街,北京

樱桃斜街走到西口,穿堂子胡同出来到南新华街,为了让洋女婿瞧瞧咱中国的书法。。。

乐器。。。

。。。不过最主要还是为了这个。

张记酱牛肉
我的评价:
全北京最好吃的酱牛肉!还有牛蹄筋、牛板筋、牛肚、牛腱子、白水羊头、烧羊肉、羊杂汤。。。南新华街131号(虎坊桥北),营业时间早八点半到晚早八点半。
韩家胡同,北京

提着肉再转回来。堂子街短,没见有澡堂子,倒有个老酱园子。

韩家胡同原名韩家潭,明朝是韩姓大户宅第。清初是伶人活动的地方,乾隆帝八十大寿,徽班进京祝禧便下榻在此。

清朝禁止官员嫖娼,但不禁娈童。娈童大都是出身梨园的旦角,这里就成了“私寓”集中区。《齐如山回忆录》载:“私寓又名相公堂子。在光绪年间,这种私寓前后总有一百多处。” 庚子之乱以后,朝纲紊乱,官方已不管嫖娼之事,此时才有了真正的妓院。

《听春新咏》载:“小庆龄、三庆部。色秀貌妍,音调体俊,寓居樱桃斜街之贵和堂。。。座无俗客,地绝纤尘。玉轴牙签,瑶琴锦瑟。或茶熟香清,或灯红酒绿。盈盈入室,脉脉含情。花气撩人,香风扇坐。即见惯司空,总为恼乱。拟诸巧笑之章,当嫌未尽”。

《燕京杂记》载:“优童之居,拟于豪门贵宅。其厅事陈设,光耀夺目,锦幕纱橱,琼筵玉几,周彝汉鼎,衣镜壁钟,半是豪贵所未有者。至寝室一区,结翠凝珠,如临春阁,如结绮楼,神仙至此当迹矣。”

贵和堂原址:铁树斜街(原李铁拐斜街)、樱桃斜街、堂子街、五道街(原五道庙)、韩家胡同交汇的五岔路口。

如今人去楼空。

百顺胡同,北京

沿韩家胡同前行不久就到了大百顺胡同口。大百顺过去接着百顺和小百顺,都曾是伶优居处。这几条百顺在胡同里算是修得讲究,两边胡同口儿都有铜浮雕和。。。

。。。铜塑像。

梨园青楼,一墙之隔。

失修的老楼,还有这么漂亮的浮雕柱头。要是PS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电线,衬着这京城里难得的蓝天,说是在意大利照的保不定也有人信呐。

老北京一大特点,再拮据也得玩儿点儿啥,收藏点儿啥,生活必须得要有点儿情调。

胭脂胡同,北京

胭脂胡同北口开在百顺胡同上。

胭脂胡同原名胭脂巷,因曾有店铺制售胭脂故名。巷子长不足百米,在八大胡同里最短,却曾经有一等妓院十多家。《警世通言》及京剧中王景隆(金龙)与苏三(玉堂春)的故事,有人考证就发生在胭脂胡同内的“苏家大院莳花馆”。那里现在是百顺社区居委会。

风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冷,肚子越来越饿。出胭脂胡同南口就又回到珠市口西大街上了。可惜错过午饭点儿,晋阳饭庄已经休息了。

阡儿胡同,北京

退而求其次吧。

不显山露水,胡同里的一个清真馆子,还真是铜锅木炭。

肉也真好!

虎坊路,北京

冬日昼短,等我们吃饱喝足,太阳就快下去了。回虎坊桥南坐车。湖广会馆旁边这家炸糕店有名,向来从早到晚有老北京排大队。赶上今儿风大人少,买俩刚出锅的给老妈揣回去。

二环、三环、四环、五环,一圈一圈仿佛这个城市的年轮。时代变迁,胡同里的老北京还在现实的夹缝里顽强地过着日子。二环以外的北京人,像我们,也还时不时地爬回来接接地气。

或许我错了,北京老城的这个棋盘上,历史的黑子冲、挡、长、立,还留着一口气儿。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