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环游世界-法瑞意篇-少女峰因特拉肯(6)

@W_xian2003居士

环游世界-法瑞意篇-少女峰因特拉肯(6)

0
第3天
2011-05-01 周日

下午一点钟一行人抵达少女峰脚下,乘窄轨铁路上山。比奇峰地区于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瑞士高山窄轨铁路亦于200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自因特拉肯至“瀑布镇”劳特布鲁嫩经客来雪德至“欧洲之巅”少女峰站,海拔高度自567米渐渐升至3454米。沿途换车三次,火车越来越小,山势愈来愈高,车窗换作全景,铁路易为齿轨,我们向上,向上,向上,一不留神便要冲入天上。
少女峰虽早于欧洲文学景观中占去一席,歌德、拜伦、雪莱诸人却无缘登高,无缘一眺,情之所系,无非若干仰望诗篇。而今日,拜瑞士登山铁路所赐,吾等终能一览阿尔卑斯众山之小。想着想着,复古车厢里已是一派欢愉。少女峰高山火车虽无“冰川快车”穿行91座隧道、跨越291座桥梁那般雄劲气势,却也是“大山之子”摸透“父王”脾性之后,移步换景、巧思妙构的佳制。
早在1866年,少女峰铁路便已动工,初拟六载建成,终因地质、气候、设计者辞世诸多因素阻碍,直至1912年始告通车。近百年间,少女峰门户劳特布鲁嫩,昔日因冰川融水造就断崖瀑布、地下瀑布而得名的僻野小镇,早已借一线登山铁路,闻名海外。

因特拉肯小镇市容

火车向上,野花紧随,一丛丛,咬住牙关,稚嫩里透出倔强。近处,山坡,青翠铺地,阿尔卑斯草场缀满牛儿弯腰低头,或是咀嚼,或是闲逛,每一挪动便经项下铜铃放大阵阵悠扬乃至缓慢。远处,雪顶,披裹洁白的岩石荒漠,比肩而立,僧侣峰线条刚劲,少女峰遁入云雾,我们向上,向上,只为撩开少女遮掩羞怯的面纱。
山势愈来愈险,气温愈来愈低。自客来雪德换车之后,齿轨铁路不再与山势恋战,放弃迂回,直接射入隧道,射入迪伦.马特某篇小说描述的境界:黑暗,黑暗,幽闭、狭窄又庞大的黑暗,教人分不清旅程究竟是向前、向上还是早已向下。火车在黑暗中停顿两次,游客下车,透过阳台似的观景窗,眺望光明的荒凉 —第一次是北极,第二次是南极,寒气,浓云,冰川荡漾又凝固,铸作一片片波涛倾竖的汪洋。终点,欧洲最高车站,你好,严冬,群峰之上,横跨伯尔尼、瓦莱(Valais)两州之地,永无盛夏,惟有风雪与烟云。

不见天日的斯芬克司
少女峰站设有上下数层,冰宫,餐厅,邮局,商店,观景平台,一应俱全。冰宫穿凿于欧洲最长冰川阿莱奇(Aletschgletscher)之下,曲径通幽,多冰雕,熊儿透明,游荡其间的人儿一心也想着透明,取出相机,拍张合影,熊头换作人头,冻红的小脸便有了晶莹如玉的身段。而后,餐厅,只可惜,山下风光翻卷,山上只见漫天混沌,明信片间的景致,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壮阔,统统坠入云雾,一无所见,吾等腹中,本打算献与造化神工的一腔溢美,渐渐泄气,渐渐让位于热汤、红酒或鱼肉,剩下几句唠叨,已是“时不利兮”、“造化弄人”这般斗志全无、指东打西、感物伤怀的牢骚,少女峰站却也不再是“欧洲之巅”了—在欧洲平均海拔最高的“屋脊国家”瑞士,少女峰本就不是最高,不仅及不上境内阿尔卑斯山系南部山脉诸峰,于北部山脉间,亦无法比肩4274米芬斯特拉峰(Finsteraarhorn)与4193米阿莱奇峰(Aletschhorn)—少女峰站号称“欧洲之巅”,实为常人凭借交通工具易于抵达且夸夸其谈大书特书跨国明信片之巅,绝非真正“欧洲之巅”,绝非,即便愁云散尽仍是绝非……

登临斯芬克司观景平台。
喔,浓雾,噢,狂风,现实如此清脆、彻骨、含混、癫狂、失真——推开大门,我已置身中国东北,12月,昼夜之间,雪片乱舞,大烟泡奔涌……不,此地绝非家乡,亦非“欧洲之巅”,却是一处电影车间,幻景大棚,鼓风机怒吼,干冰造雾,棉花或纸片或面粉飘飘曳曳……跨入观景平台,数步之外,仅剩人影,作为道具的栏杆、绳索乃至警示标牌无处不在,作为气氛的寒冷、迷惘乃至自我暗示见缝插针,观景地图可笑地描绘着看不见的情节,情人锁窠臼难脱地提示着早已冻僵的台词……风雪猎猎,但危险并不真实存在,观众似乎只是寄身一座惯于请你猜谜的影院,景致、线索、出路,全凭一厢情愿的想像,越是急欲撩开面纱,越是缠入愈裹愈厚的空无,最终,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有人抽烟:迎风,点火,试探桥段里欧洲最高的烟缸;有人拍照:奔跑,欢笑,断章取义若干不加字幕的片段……然而,缺氧接踵而至,眩晕紧紧攥住后者更上层楼的头颅。

恍若隔世的下山旅途
不,这并不真切,海拔只是假设,风雪也是假设。但高山反应真切,疲惫的观众,面色铁青,举止维艰。于是,下山,匆匆忙忙,地洞般的隧道,隧道般的火车,她的痛苦被俯冲放大,被剧情过于急迫的收尾放大,瘫软如泥。导游取出药箱,素不相识的乘客递上刚刚还盛满私人物品的口袋,这是迪伦.马特小说不曾描述的一幕,火车向下,向下,向着承接光线与温暖的富氧之地。滑出隧道,天光正好,山上那场风雪、云雾再度失真,恍若隔世。草场,牛铃,和风,痛苦的观众渐渐如释重负。自客来雪德至格林德瓦(Grindelwald),阿尔卑斯山城联盟组成员中最知名的所在,有人当街奏响长号,数米的铜管,一头衔入口中,一头撂于地面,蓝天,高光,游客,明信片式的迎宾曲。

第4天
2011-05-02 周一

因特拉肯(Interlaken)拉丁文的原意即是“两湖之间”,位于图恩湖(Lake Thun)及布里恩湖(Lake Brienz)之间,又名湖间镇,是一个标准因观光而兴起的小镇。就如策马特因马特洪峰身价不凡,因特拉肯也因为是前往少女(Jungfraujoch) 的必经之地,因此成为了欧洲著名的度假胜地。在镇中心的何维克街(Hoheweg)上,一片名为Hohematte的宽广绿地上,可以清楚的远望美丽的少女峰身影,不论你何时从这片绿地擦身而过,都可以随时与少女峰的美丽相遇。这片草地为昔日修道院的庭园,现今则禁止兴建任何建物,以防止破坏这片美丽的景观。
这儿整年气候温和,湖光山色,环境优美,最适合各种消闲的活动与运动。同时因特拉肯也是有名的维多利亚式渡假胜地;就是在维多利亚时代,她已是向往湖光山色的人士所倾心的一个城镇了。那氛围是十分古老而充满文化气息的,无论乘火车,汽车还是船艇,经过连绵不断的高山湖泊,游客会深感突兀地进入一片低地,因特拉肯便展现在面前。在城市的两边是汇积晶莹山水的布里恩湖(Lake Brienz)与图恩湖(Lake Thun);瑞士最壮丽的峰峦与冰川好像都受著这两湖之水的孕育滋养,得以在四周拔地而起。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