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偷得浮生半日闲-再回安庆

@grace(柏合妈妈

偷得浮生半日闲-再回安庆

4
第1天
2013-11-30 周六

无意中拐弯拐到了太湖。
也许是江南的风依然温热,秋收之后的稻谷被随意地扔在田间;秋天并未过去,醇厚的秋味还留在我们的唇边、眼角...

太湖花亭湖
Huating Lake

前新,后旧;我爱原生态

庙旁的林木

银杏

唐代古寺,九十年代重修

原来的鼓

原来的钟

初入花亭湖,原来是毛主席下令淹掉部分山峰而修建的花亭水库

山顶成了小岛

船上人家

渔船带着长大的鱼,集中-待售

这个是红嘴的胖头,真的嘴红

树叶其实是有层次的,绿-黄-红-深红,可惜看不到

想说...

菜肴不贵,合计一张老人头,就是偏咸

第2天
2013-12-01 周日

二十六岁的时候,我离开一岁多的女儿,曾到安庆工作二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在江边的仓库被冻坏的手指,和在十一中教师4楼租房里,我一个人的生活;

离开了十一年后,又重回这个城市。
仓库已经被拆掉了,华茂纺织厂已经萧条停工了,石化的管道不似记忆中那么高那么巍峨了;
跨江大桥终于挺立在长江的最窄处,沿江路已经扩宽成了风景点,曾出过丑的安庆宾馆也消失了。
原来记忆并不可靠,你原以为成长过程中的所有痕迹都会存在于那里,会伴随你变老...,但是其实它们都悄悄随风而逝了,只是你不知道。
所以记忆中的美好和不美好,就留在记忆中吧;千万不要奢望去怀旧、去重逢;
因为它已经不再属于你了,一切都变了..

振风塔,安庆
Zhenfeng Tower
安庆市

清晨的寒霜,凛凛微风,清新沁脾;

国民党左派旧址,已经被淹没了;去寻访时一只寂寞的狗搅乱了我的行程,也许是老楼不喜欢被打扰,让它撵走我也未必

美丽的雕花

谯楼,600年明代建筑,"白日青天"

现在是停车场了

龙山路照相馆,曾经闻名全市;只有过去的照片记录着辉煌

那时应该很fashion

黄梅

倒扒狮街,民国老商业街;跟大多数老街的命运一样

淹没在90年代建筑里的"徽派骑楼"

其实,这里还有小学的青砖楼、二中学和师院里的老楼、清真寺、天主堂、大南门、水师营、黄梅戏楼、太平天国的英王府、朴初故居和独秀故居;无一不是沉淀着百年的历史,每个建筑背后都负载着太多的故事和人文性情。
只不过,这些都被市井里恣意或挣扎的人们渐渐遗忘了,现在的人们想的只有赚钱而已。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