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布罗莫火山发现之旅

@王琳琳sg

布罗莫火山发现之旅

5
第1天
2013-11-30 周六
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
Singapore Changi International Airport
泗水国际机场
我的评价:
印尼落地签证(30天)25美金
Purabaya Terminal
Surabaya
我的评价:
泗水国际机场至Purabaya Terminal出租车50,000印尼盾

Surabaya的长途巴士总站叫做Terminal Purabaya,战略性地坐落在市中心以南15公里、机场以西20公里处,便于乘坐国际或国内航班的游客快速中转至周边的多个城市。图为开往Probolinggo的巴士站台

Purabaya Rerminal进门便是一排的售票亭,拉活儿的当地人见到外国游客无非就是问你要去Jogja还是Probollinggo。虽然没有在售票亭买票,皮肤黝黑的小伙子还是热情地把我们指到了巴士站里面。穿过一排贩卖零食、油炸食品的小摊,站台前面竟然还有现场乐队演唱着我听不懂的印尼歌曲。在后来的旅途中,我才慢慢地意识到,不同于新加坡人的沉默和梳理,印尼人不断在用音乐表达他们的热情和友好。当然,这也便成为了街头巷尾谋生的一种手段。

上车钱置重金买了一大袋非常喜爱的蛇皮果(多到回到新加坡两天还没吃完),就开开心心地上路啦!原产印尼的蛇皮果(又叫Salang),外皮有如蛇一般的棕色鳞片,坚硬而光滑。果肉成白色,酸甜可口之中带有一点点酒精的味道。图为一颗蛇皮果

巴士一路南行,道路两边都是田地和村庄。紧贴着公路的西侧有一条窄窄的铁路,只不过一路过来都没有看到火车驶过。田地的远处是芭蕉树丛,其中掩映着小小的房子,房顶上升起袅袅青烟。田埂一路从小房子延伸到铁路旁,几个人闲坐在田埂尽头靠近铁路的茅草凉亭里,仿佛等待着什么。我猜测,或许这就是火车站吧!
巴士上,不断有小贩从街角跳上来,带着装满各色小吃零食的筐子,向乘客兜售。售价不高,也没有强行兜售,只是你情我愿便可以成交。但是出于对于印尼食物卫生的忌惮,我还是没有勇敢尝试那些不知为何的食物。不时还有街头歌手弹着吉他或是敲着手鼓在单调的路途上为乘客献唱几曲,听的人如果喜欢就随手给一些零钱表示赞许。
一路看到许多当地人,或是坐在凉亭下,或是坐在自家门口的屋檐下,什么也不做,只是“发呆”。他们生活在城市喧嚣之外,仿佛也脱离了时间的束缚,尽情地呼吸自然的气息。

Probolinggo
Probolinggo
我的评价:
Purabaya Terminal至Probolinggo公共巴士27,000印尼盾

在庞越车站的Toto旅行社预定第二天日出之旅的吉普车

超级破烂迷你巴士,车厢里坐人,车顶上放行李或者坐小孩。

到了Probolinggo,我们转乘迷你巴士到Bromo火山所在的小镇Cemoro Lawang,乘客把整辆巴士塞满司机才肯发车。由于到Probolinggo已是下午五点,等了许久还迟迟没有发车,我们只好多付了20,000IDR才成功离开。刚出发的时候天还是亮的,随着一路颠簸天色渐暗。整片天空从蓝色渐渐笼罩上一片淡淡的紫,然后不断加深,迅速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这辆破烂的绿色铁皮小巴飞驰在盘山路上,能看到的只有前方车灯照亮的区域。不知多久,看到了灯光,过了收费站,然后到了预定的旅舍Cafe Lava Hostel。

一路真的又挤又颠,不是我长胖了,真是坐太多人了。

过了许久才想明白为何分明比车上其他乘客住的远却最先被小巴送到目的地,或许是不想让听不懂印尼语的我们在别人付车费的时候发现多付了钱,为此提供的VIP服务吧!同样让人费解的还有在旅行社购买的门票,交了钱却没有拿到一张纸质票据。到了景区门口,却怎么也没有发现可以对应所付金额的那一款门票。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为什么过去甚少写游记了,因为有太多禁不起推敲的细节。这些年,走过许多许多地方,我不再像初次出国的游客一样用尽各种使他人可见的方式证明自己到此一游。脱去游客的身份亲身融入不同的文化,体验不同的生活,倾听不同的声音,用心拍照不同的风景存入记忆里。在马尔代夫追逐斑斓的鱼群,在柬埔寨烹调特色的食物,在火山仔细分辨熔岩沸腾的声音…人们总喜欢复述梁朝伟坐飞机去伦敦喂鸽子的故事,谁又知道我是否看过奥斯陆海港前成群飞到我面前的海鸥呢?

Cemoro Lawang

终于迟到了一天的第一顿饭,好像出来玩从来不会饿一样。本来打算点一份颇具特色的布罗莫火山蘑菇吃,可惜太晚已经卖光了。对点菜的小妹表达遗憾之情之后,小妹安慰到:“没关系,蘑菇不是山上产的。”但我还是坚持不懈地追问有什么当地食材做的食物么?”小妹不假思索就说:“菜单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当地来的。”然后转念一想,说到:“蔬菜。”于是,我便享用了一份火山蔬菜大餐。

说到Java,人们首先就会想到一种编程语言。其实,Java的创始人们就是在喝着Java咖啡的时候灵机一动取了Java这个名字的。甚至连Java语音的标志都是一个咖啡杯。

在Java喝Java咖啡。这里的咖啡豆经研磨之后直接烹煮,不同于新加坡的南洋咖啡,甚至连上桌的时候也不过滤掉渣滓。但是这样的一杯咖啡,经沉淀后味道香醇浓厚,回味无穷。

第2天
2013-12-01 周日
婆罗摩火山
Gunung Bromo
门票72300卢比|游览12小时
我的评价:

凌晨3:30,向火山观景台出发。

日出时分,左边是吞没高山的茫茫云海和灿烂朝霞;中间是经地壳运动隆起的高地,覆满绿色植物和坐落其间的村庄;右手边是被几屡晨光刚刚照亮的火山,时不时冒出巨大的白烟,飘到空中变成云朵。

无论造型还是颜色都十分具有卡通特色的越野吉普,在月表一般的火山地带穿行。

白色的蒸汽掺杂着硫化氢,标准的臭鸡蛋气味,让人戴着口罩没法呼吸,摘了口罩还是没法呼吸。

人生中好像不是第一次闻到这硫化氢的恶臭,却死活记不起来上次看到的火山是在韩国还是台湾。但无论在哪里,都没有亲眼目睹如此真实的活火山口。一边是陡峭的火山口,另一边是陡峭的外边缘,顶端的平地不超过1米宽。三年前喷发的岩浆随火山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即便如此惊悚,游人还是络绎不绝地从三公里外爬上来,兴奋地拍照留念。我伴着头晕脚软的恐高症状,伏在栏杆上,听着岩浆沸腾的声音,想像岩浆翻滚的声音、气泡破裂的声音,气体蒸发的声音…仿佛是这片喧闹中的一首温暖人心的歌曲。

恐高也要强颜欢笑的我

Cemoro Lawang

破车…

Probolinggo
Purabaya Terminal
City of Tomorrow
泗水国际机场
第3天
2013-12-02 周一
新加坡
Singapore

这一次的火山之旅,让我看到了一个与巴厘岛不同的印尼。没有成群结队的游客,没有灯红酒绿的夜店,没有钢铁森林,也没有各种现代化的设施。可是当我们全部生活在没有网络和电子产品就不知如何是好的时代,偶尔走进这样淳朴而安静的土地,才恍然发现生活也可以如此简单。
好久没有看到如此广阔的天空,好久没有看到地的尽头,好久没有把心放空静静地发呆…好久好久,我回想着一路看到的灿烂与灰烬,想到了Eat Pray Love里的一句台词: Ruin is a gift. Ruin is the road to transformation.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