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2013初冬—柬埔寨:吴哥之美,赤柬之殇

@skyone

2013初冬—柬埔寨:吴哥之美,赤柬之殇

2
第1天
2013-11-28 周四

  开始工作后,旅行就成为了一种绝对的奢侈品。这次高棉之行,筹划了很久很久,第一步就是向公司请假,然后购买机票、办签证、定住宿、买书看历史、定计划,以上这些都要用每天下班后回到家中那仅有的两三个小时时间来完成。所以这次出游,虽然只有四天、虽然只是东南亚的一个小国,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没法和之前的任何一次旅行相比,但这是我在伦敦疯玩一年后再次上路旅行,那个到处乱走、想要走遍世界的skyone又回来了。

  注明:游记中部分文字摘录自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卡门的《柬埔寨 五月盛放》,以及百度百科。

  11月27日,MU513(PVG 1910 - REP 2145)浦东机场直飞暹粒,然后不用怀疑的MU又晚点了,到达暹粒晚了1小时15分钟,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1点。和其他驴友一样,在过边检时被索要小费,不过我必然不会理睬。出机场后在小店中购买了一张当地的手机卡,1美元SIM卡费,3美元套餐费,包含了1G的流量和1美元的话费,足够使用了,以至于到离开柬埔寨的时候,竟然只使用了不到100MB的流量。所有住的hotel都有WiFi,手机在外基本上就是看看Google Map。
  在暹粒,住在La Niche D'angkor Boutique Hotel,hotel安排的在机场接机的Tuktuk车司机举着牌子迎接我的到来,因为航班晚点他也等了一个多小时。表达我的歉意后,上车去hotel。坐着Tuktuk车,在夜晚11点后,飞驰在6号公路上,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真的不像是出国了。

La Niche D'angkor

清晨被窗外传来的沙沙声吵醒,原来是雨水打过芭蕉叶的声音。虽然这一夜只睡了5个小时,但一点也不困,惊喜就在前方。

第一天的行程是:
吴哥寺(Angkor Wat)
豆蔻寺(Prasat Kravan)
班迭哥迪寺(Banteay Kdei)
皇家浴池(Sras Srang)
塔布笼寺(Ta Prohm)
茶胶寺(Takeo)
通王城(Angkor Thom)
巴戎寺(Bayon)
巴肯山(Phnom Bakheng)

  “什么是吴哥?”《真腊风土记》的封底这样写到:“吴哥是一段历史,吴哥是一个朝代,吴哥是一座都城,吴哥是一群建筑,吴哥是一门艺术,吴哥是一方崇拜。”吴哥Angkor一词来源于梵语Nagara,意为都市。公元9世纪至15世纪,这里是高棉——这个强大政权的首都。公元15世纪至19世纪,这个首都被抛弃,寺院荒芜,被原始森林所湮没。直到公元10世纪某位法国探险家偶然的闯入,才让这个神奇的古建筑群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对于计划内两天的吴哥,很显然一天小圈一天大圈。第一天走小圈,早上在hotel吃完巨丰盛的早餐后,出门。门口就有几个看上去和hotel“签约”过的Tuktuk车在等着,随意上了一辆车,反正价格都是一样的,包车小圈15美元、大圈20美元,全程包车,免费提供饮用水还有湿纸巾。于是乎,咫尺天涯的天堂世界:吴哥,这个“曼陀罗”的世界,渐渐迎面而来。

吴哥寺
Angkor Wat
我的评价:
穿越千年的沧桑,不可言语的神奇和爱恋。

  传统意义上的小吴哥就是吴哥寺,英文是Angkor Wat或者Angkor Vat。前面说到Angkor意为都市,而Wat实际上就是庙宇的意思,连起来,Angkor Wat指的是“城市似的庙宇”。吴哥寺是世界上最大的印度教建筑,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群,其结构、比例、雕塑、壁画上的完美使它与埃及金字塔、中国万里长城、印尼婆罗浮屠千佛坛并成为东方四大奇观。
  可奇怪的是吴哥寺的正门却是向西的,这与印度教、佛教中向东的教义不符,一个未解之谜。至于它的建造者,苏利耶跋摩二世,这个人称“太阳王”的高棉国王,是否被埋葬在吴哥寺,一个未解之谜。吴哥寺的朝向、建筑大小比例等反映的一年中太阳运转规律的巧合,一个未解之谜。无数的未解之谜,这就是吴哥的魅力。

走过护城河上的天界桥,走过曾经万人空巷的大广场,走过中央大道,经过这个小门,就进入了吴哥的灵魂。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说吴哥寺周围的护城河,其实它的作用并不是为了防卫,以下是科学的解释:柬埔寨的土壤含水量很大,在这样的地质条件下建设如此巨大的建筑群,丰水期和枯水期土壤含水量不同导致的沉降问题,可以在几百年内毁了任何宏伟的建筑物。高棉人很聪明,他们在吴哥城周围修建了很多的水利设施,吴哥寺的护城河是其中一个,还包括了周围的东池、西池、北池、通王城的护城河等等,为了就是一年四季蓄水,保证土壤的含水量,避免建筑沉降,同时也供应了国都的生活用水。

天界桥也好,吴哥寺的入口也好,都有很多的蛇状石刻,高棉人认为这些被称作“那伽”的七头蛇水神,可以给国家带来风调雨顺。中国的文化中是由龙治水,而高棉文化治水的神灵是蛇。

在吴哥寺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动物,它们自由自在、四处溜达。

背后人来人往,各种语言混杂,可是这只狗却趴在这个千年的建筑中,慵懒地晒着太阳。

  吴哥寺的建筑结构鬼斧神工,可以分为三层,分别代表地狱、人间和天堂,高塔也被七重山、七重海一层层围绕。前两层是长方形,每层都有回廊,回廊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壁画,讲述了印度教的神话故事,还雕刻了许多神像。第三层是正方形,台上筑有五座呈莲花蓓蕾形的佛塔,中间一座最高,周围四塔与中间的等距位列四个方向,象征着“曼陀罗”。曼陀罗就是梵语中“获得本质的地方”之意,象征宇宙的分解和复合,作为诸神聚会的圣地和宇宙力量的聚集点。曼陀罗最下方为地、水、火、风四元素,其中间是须弥山,是不是与吴哥寺的建筑风格一致?吴哥寺以凝固的形式用建筑符号表现了严格的教义,中央祭殿象征印度教中作为世界中心的圣山,周围则为世界。

一本《柬埔寨 五月盛放》,让我了解了印度教、理解了曼陀罗、明白了建筑的内涵、触及了吴哥的灵魂。

思考着吴哥的变迁,想象四头梵天的样子,我知道我不可能找到“神光三角”,但是把握当下还是可以的。

宇宙的中心-须弥山。感慨古人的可笑,更感慨现代人的可悲。

全景吴哥寺,我知道球面变形的全景图片没法展现精妙绝伦的建筑,但只能说这五座高耸入云的塔,的确是与天最接近的地方。

吴哥寺的东门却成为了非正门,其南北对称的结构堪称经典。

绿树掩映下的吴哥寺,可曾想法国探险家亨利·穆奥在1858年在浓密的热带丛林中看到这一幕的欣喜?

而猴子,就像是刚才那只狗一样,旁若无人的在道路上嬉戏玩耍。

豆蔻寺
Prasat Kravan

  从东门离开吴哥寺,坐上所包的Tuktuk车,来到第一个散落在通王城外的寺庙——豆蔻寺。下车后,我是吃了一惊,从宏伟的吴哥寺走出来后,还在回味这高耸入云的“须弥山”,可大名鼎鼎的豆蔻寺,展现在眼前的就只是一堵墙。从旁边走过这堵墙,继续向里面走,发现什么也没有了。折回后看旁边的介绍,我才不得不相信豆蔻寺就真的只是这一堵墙。其上有五塔,但已经不完整,而且据考证此寺也不是国王所建,而是由一个当时的贵族所修。这面墙上雕刻了毗湿奴和他的妻子拉克什米,还刻画了毗湿奴变作侏儒Vamana三步跨过世界,从魔王Bali手中拯救世界的故事。

斑黛喀蒂
Banteay Kdei

  斑黛喀蒂在皇家浴池对面,是一个几乎已经全部倒塌的寺庙,唯有门洞上方的“四脸像”还非常清晰,这与通王城城门上方的四脸像非常相像。在这里我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2010年世博会时在上海看到的那个四脸像,http://chanyouji.com/trips/49527#nt/1888445,当时觉得不知何时才能去看看真正的吴哥窟,现在站在真的“四脸像”之下,勾起的还是回忆。旅行就是不断经历、不断体验、不断进入未知、理解世界。

从建筑上看,斑黛喀蒂是佛教僧院的形式。

倒塌的回廊仅剩下一些角落还站立着

现有的墙体实际上也是摇摇欲坠的

如果没有这些木头的加固,估计这些门洞很快也会坍塌了。

吴哥窟里面的动物很多,这只公鸡油光的毛发,甚是漂亮,还有它的腿,其实那时我真的很饿。

皇家浴池
Sras Srang

12世纪中后期所建的,作为皇家洗浴典礼的进行地,也是皇家的泳池。这个游泳池真的是大啊。

塔布隆寺
Ta Prohm
我的评价:
“塔”与“树”令人窒息的拥抱

塔布隆寺在发现后一直保留了当时欧洲探险者第一次进入时看到的样子,整座寺庙被巨大的树木所包围。

树根向四面八方匍匐伸展,长达数十米。

树木发达粗壮的根系盘根错节、巨蟒一般紧紧缠绕住佛塔和庙墙,如龙爪般紧紧地攀附在各式的寺塔和长廊上。

树枝密密麻麻,使阳光难以穿透。

有的大树骑跨在围墙上,撑破穿透了建筑,导致众多寺院顶部的砖石全部倒塌下来,形成了多个废墟。

除了大树,还有很多青苔类植物附着在石质墙体表面。

倒塌的屋顶和墙体,乱石散落在地,只有一个门框还略显完整。

而有的门框也已经断裂变形了

头顶上树冠相连、脚下树根相接。

无花果树的树根和建造神庙用的岩石已经生长在一起,天长地久,二者仿佛已经融合,仅仅拥抱不能分开。

又粗又圆的树根已经和乱石接合在了一起

“数和塔是两名互相抓着对方的摔跤手,只是这场比赛不是用分钟还是以世纪来计时的。”

茶胶寺
Ta Keo
我的评价:
一件未被完成的伟大作品

茶胶寺是高棉第一座全砂岩石建筑,坚硬的长条青石整齐地堆叠起三层平台。相传阇耶跋摩五世建造它用作葬庙,可是在位时还没来得及完工。茶胶寺的第三层平台上也有五个莲花型高塔,和吴哥寺类似,中间的塔最高,其余四个分布于四角,角塔之间还有四个朝向的观皇台,最高一层平台还放置了沙石塔。

通向最高圣殿的石阶陡峭无比,手脚并用才爬上中央圣坛。吴哥窟的塔都非常陡峭,石阶极其难爬,从人间上天堂很难吧。

登上茶胶寺顶端,看到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荔枝山的美景一览无余,吴哥通王城的全貌尽收眼底。原本晴空万里,此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在茶胶寺避雨多时后,看到了彩虹。

巴戎寺
Bayon Temple

  从东侧进入吴哥通王城,为了最后的巴肯山,根据时间今天在通王城里面仅可看一座巴戎寺。巴戎寺位于吴哥通王城中心,里面的塔一共有49座,中间一座最大的有40多米,其余的犹如众星拱月般全部簇拥在它的周围。这49座塔顶部都分为四面,每面刻有一个巨大的佛像,可谓是“人用手塑造和雕刻出的一座山峰”。塔山的建筑结构极其复杂,穿行其中如同游弋在迷宫式的“四面头像”丛林中。

远远的看,这是山不是庙,跨进门洞才感觉到静寂与阴暗潮湿的空气,还有水滴声。

每个塔上都有巨大的脸,反反复复,眼睑下垂,眼睛微闭,嘴唇稍翘,微笑着,安详中带着几分神秘。如果把卢浮宫里微笑的《蒙娜丽莎》和巴戎寺中微笑的脸对比,我觉得这里的笑更有诱惑力。

门楣上的一尊小佛像

  如此宏大的建筑群,不知到耗费多少劳工的血汗、甚至生命,可君主总会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塑造都城的标志性建筑,既要反映他的宗教理念,又要提现他的政治需要。
  《马克思恩格斯论宗教》中恩格斯说过:“宗教是窃取人和自然的一切内涵,转而赋予一个彼岸的神的幻影,而神又从这丰富的内涵中恩赐若干给人和自然,因此,对这个彼岸的幻影的信仰只要是强烈而生动的,那么,人至少经过这条弯路可以取回些内涵,中世纪的强烈信仰就是这样赋予整个时代以显著的精力,不过这精力不是外来的,而是存在于人性中的,尽管还是人所认识不到的,还是不发展的。”但可以这么说:“以前的灵魂被宗教挤压,现在的精神被物质挤压。在某些程度上,后者不一定比前者幸运或者进步。”

  阇耶跋摩七世下令建造的巴戎寺,这个吴哥王朝鼎盛时期最后一位国王,没有把巴戎寺这座最大的神庙献给印度教的神湿婆或者毗湿奴,这些神灵没能保护他们的城市免遭占族人的侵略。他将吴哥最后一座伟大的神庙献给了佛。阇耶跋摩七世的死亡加速了吴哥王朝的衰败,因此巴戎寺被誉为是“吴哥文明的最后一道光”。

巴肯山
Phnom Bakheng

  巴肯山供奉的是印度教的湿婆。与毗湿奴是守护者的作用相反,湿婆是世界的毁灭者,他掌握世界的轮回,他的舞蹈既预示着灭亡也孕育了重生。Phnom Bakeng中phnom来自古高棉语,表示山,如果中国崇拜龙一样,高棉人崇拜山,山在这里享有崇高的地位,而山顶则成为了高棉人拜神的地方。于是只要有山,人民就在山上建庙拜神;如果没有山,就用石码土堆去造一座山,至少要像山的样子,然后继续拜神。在高棉人的意识里,山之王同上天息息相通,建在山上的宫殿被视为宇宙的中心——是天地神圣的会合之地。于是巴肯山就被真腊皇朝的君主耶输跋摩一世选中,巴肯山顶的神庙就成了他与神交会的宫殿。

想在巴肯山看日落,无奈天公不作美,浓密的云层遮挡住太阳,仅可看到西方一丝太阳的痕迹。

从巴肯山下山的途中看到了西池,这是目前唯一没有干涸的水池。

暹粒
SIEM REAP

作为旅游城市,完全少不了酒吧一条街,而这些倒挂的雨伞,却很浪漫。

Angkor Palm
我的评价:
晚餐所在地,地道柬埔寨菜。
La Niche D'angkor

洗手间窗外就是芭蕉叶,然后还有两只壁虎,处处体现了东南亚热带国家的原生态。

第2天
2013-11-29 周五

  第二天,按照计划是走吴哥大圈,这一天我决定不再包Tuktuk车,而是问hotel借了一辆自行车自己去骑行,不经意间这一天就变成了hard模式,而且我发现我没法摆脱出去旅行总会不经意出现一天hard模式的情况。倒不是Tuktuk车不好,我还是觉得包车依然有约束,我想完全自由地在吴哥中穿行一天。结果这一天我骑行了44.5公里(Google地图实际测量):经历了在热带雨林中骑行,天黑后在吴哥通王城里面打着手电往前走,路过通王城城门时还无聊用手电照亮城门上微笑的石头脸等等。这样的经历,也只有二十多岁时出去玩才能够体验一次。

第二天的行程是:
通王城(Angkor Thom)
巴芳寺(Baphuon)
战象平台(Terrace of the Elephants)
皇家围地吴哥古皇宫(Phimeanakas)
圣剑寺(Preah Khan)
龙蟠水池(Preah Neak Pean)
塔萨寺(Ta Som)
东湄本寺(East Mebon)

大吴哥城
Angkor Thom

  吴哥通王城(Angkor Thom)中,前面说过angkor是城市的意思,而thom是大的意思,Angkor Thom的本意就是大城市。这是真腊王国吴哥王朝的国都,是东南亚历史上最宏伟的一座都城。王城面积9平方公里,人口上百万,经济发达、商业繁荣、生机盎然,规模之大远超罗马城。城内宝塔皇宫等建筑鳞次栉比、庄严雄伟,庙宇形状奇特、建筑精美、雕饰华丽。王城主要依照印度教宇宙观的寓意设计:城为方形,中间为一寺庙(巴戎寺)代表宇宙中心——须弥山,是众神灵的居所;周围的建筑则代表世界的实体;由寺庙出发有四条道路通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代表宇宙的基本方向。

进入通王城,也要经过一条护城河,桥边也是众神的石像,让我猛然想起了贝尼尼的圣天使桥。

  众神在这里干什么呢?这里涉及了一个印度教古老的故事——搅拌乳海。搅拌乳海是印度著名神话之一,说明了阿修罗与天神的纠葛,也展示了神贪婪的一面。
  天神和阿修罗为了取得长生不老的甘露,一同搅拌乳海,约定之后均分甘露。毗湿奴让大家把草药投入乳海,拔取曼荼罗山以作为搅海的杵,自己化身为巨龟,沉入海底承受搅杵的重量,五头巨蛇Naga作为搅杵的搅绳缠绕在曼荼罗山上。令阿修罗持蛇头,诸天神持蛇尾,一起搅拌乳海。这工作持续了数百年,海中先出现一只香洁牝牛,然后出现了谷酒女神梵琉尼,乐园大香树,三头象Airavata(因陀罗坐骑)、鱼、虾、鳄鱼、龙、蛇、龟等,不过靠近须弥山的生命因为搅拌剧烈而断成碎片。

  随后海面上出现了可怕的剧毒物质,这毒物足以毁灭三界。情势危急,湿婆将毒液喝了下去。三界得以保存,但是湿婆的喉咙被灼成了青紫色,因此又被称为青喉者(Ni-lakantha)。最后甘露出现了。但天神与阿修罗都想独占甘露,他们为了抢夺甘露展开战争,天神获得了胜利,阿修罗被排除在外。但是阿修罗之一的罗睺却变成天神的模样,混在其中喝了一口甘露,被日神和月神发现了,告诉给毗湿奴。仙露尚未经过罗睺的喉咙,他的头便被毗湿奴砍下。但是罗睺的头因仙露而长生不老。为了报仇,他吞食日神和月神,造成日蚀和月蚀;当日月在他敞开的喉头走出,蚀便完结。

那张反反复复的脸,在吴哥无处不在,给我的印象最深。

巴戎寺
Bayon Temple

天气晴朗时看到的巴戎寺,比起阴沉的昨天,色彩更加明快。

巴戎寺的倒影掩映在一汪水潭中

巴方寺
Baphuon Temple

  巴方寺是11世纪中叶真腊国王优陀耶迭多跋摩二世(Udayadityavarman II,公元1050-1066年在位)于1060年修建献给湿婆神(Shiva)的国寺,它位于当时都城的中心,现巴戎寺西北200米,紧邻皇家宫殿的南围墙。巴方寺被称为世界上最大、图样最复杂的立体建筑。在建造吴哥城之前,这里是旧城的中心。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这样描述巴方寺:“金塔至北可一里许,有铜塔一座。比金塔更髙,望之郁然,其下亦有石屋十数间。”

有一条200米长的高出地面的石板路向西从主路引入巴方寺

从寺庙顶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条石板路

巴方寺呈金字塔形,整个寺共有5层台基。在奇数层台基上各有一个封闭式回廊,回廊四边的中央和四角都有塔楼。

据考证顶层台基上建有一座高约50米巨大铜皮包裹着的塔,铜塔的最高点象征着宇宙万物的中心,因为年代久远,塔已经无存。这个顶端的“天界门”,让我不由得想到《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神秘事务司里小天狼星去世的地方。

空中宫殿
Phimeanakas Old Gate

  这是吴哥通王城里最高的建筑,登顶时视野很好。整个建筑构筑于高台之上,给人以“空中”的感觉。除了这个空中宫殿外,皇宫的其他建筑经历战争、风雨和年轮的洗礼,已经荡然无存。相传空中宫殿曾经冠冕一个金塔,相传塔内藏有一蛇精,晚上会变成一个女人,国王必须每天晚上与她同睡,否则国王或者整个国家就会有灭顶之灾,很神话的一个传说。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中这样描述:

国宫及官舍府第皆面东。国宫在金塔、金桥之北,近门,周围可五六里。其正室之瓦以铅为之,馀皆土瓦。黄色桥柱甚巨,皆雕画佛形。屋头壮观,修廊复道,突兀参差,稍有规模。其莅事处有金窗棂,左右方柱上有镜,约有四五十面,列放于窗之旁。其下为象形。闻内中多有奇处,防禁甚严,不可得而见也。其内中金塔,国主夜则卧其上。土人皆谓塔之中有九头蛇精,乃一国之土地主也,系女身。每夜则见,国主则先与之同寝交媾,虽其妻亦不敢入。二鼓乃出,方可与妻妾同睡。若此精一夜不见,则番王死期至矣;若番王一夜不往,则必获灾祸。

圣剑寺
Preah Khan

  传说中阇耶跋摩二世给了他的继承人一把圣剑,后一直放于此寺庙中,因此叫圣剑寺。Preah Khan中Preah就是神圣的意思,Khan表示剑。这里实际是佛僧居住和学习的地方,也是阇耶跋摩七世重建吴哥城时的暂居地。寺庙规模很大、结构复杂,东西两个大门前巨石铺成的长长的参道两旁的阿修罗和天神手抱巨蛇,再次演绎“搅拌乳海”的场景。

这样的屋顶,的确需要非常强大的建筑功底。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剑”

龙蟠水池
Neak Pean

由四个方形的小水池围着一个方形大水池组成,大水池中央有一个突出的圆形小山,山下巨蛇盘绕、山上小塔屹立。

据说此地是具有医疗祈福的沐浴汤池,池水可以治病,医师祷告后会向水池里面放入药草,病患服食或沐浴以治疗。

进入龙蟠水池所在的小岛,需要走过一段水中用木板铺成的路。

塔逊
Ta Som

Som是一个人名,Ta意为祖先,这是个很小的佛寺,而且比较破败。

西门处,一棵巨树包裹了整个门廊。

在西门,有很多当地的孩子在玩耍,然后吵着问我要糖果。可惜我没有准备,很是遗憾。

东梅奔
Eastern Mebon

  塔逊出来,折向南边,就进入了已经干涸的东池。东梅奔就位于东池中间的小岛上,三级平台,台上筑五转塔,在前两层台阶的四个角落上有与真象同样大小的大象雕塑,源自古印度神话中:伊罗娑婆大象支撑东方、马哈帕德马大象支撑南方、瓦马纳大象支撑西方、娑婆跋摩大象支撑北方,四大神象分立四方以巨齿把宇宙支撑起来。

离开东梅奔,太阳已经西下。曾经的东池已经干涸,变成了水稻田。

比粒寺
Pre Rup

大圈上最后一个寺庙是比粒寺,用来举行已逝国王火葬仪式的庙宇,建筑结构和东梅奔几乎一模一样。因为时间原因,我只是远远看了看,没有进入参观,其实也有审美疲劳。

路上可见牛,很奇怪的是柬埔寨的牛看上去都很瘦。

在路边也可以看到垂钓的当地人

皇家浴池
Sras Srang

骑行到皇家浴池时,正好看到落日。要是这天去巴肯山看日落似乎更好,但旅行总有遗憾的。

  因为有限的时间,两天时间里只游览了吴哥的大圈和小圈,其实吴哥的外圈也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北方荔枝山脚下的女王宫、高布思滨、崩密列,东方的罗洛士群,南方的洞里萨湖、越南浮村,都是值得花一整天时间好好品味的。泛滥的洞里萨湖就和尼罗河一样,养育了高棉人民,孕育了高棉文明。历经了扶南、真腊、吴哥等多个辉煌的文明,为何在最后又湮没在浓密的热带雨林中?这一切都需要学习和思考。

Viroth's
我的评价:
晚餐所在地,因为柬埔寨曾经被法国殖民,因此很多地方都有法国的痕迹,包括餐饮。
第3天
2013-11-30 周六
La Niche D'angkor

这是暹粒下榻的La Niche D'angkor Boutique Hotel,就在Old Market不远处,但是又稍微有点距离,晚上不吵。建筑和植物很有东南亚的风味,而且中国人很少,意味着安静、休闲、慢节奏。

金边
Phnom Penh

第三天离开吴哥窟所在的暹粒去柬埔寨首都金边,Giant Ibis的大巴走在柬埔寨6号国家高速公路上,不过我看这就是一条中国的县级公路。两侧都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远端地平线上有一排树木。顺便提一句,Giant Ibis的大巴真的不错,有吃的有喝的,车况好,有空调,合理停车。

晚上到达金边,在城市里面随便转转,竟然看到了这个招牌,很是意外。

FCC外国记者俱乐部
我的评价:
晚餐所在地,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好喝的Cocktail,慵懒的氛围,旧时代的法式建筑,临河的风光也很好。

  晚上逛了逛金边中央市场(Central Market),然后在洞里萨河(Tonle Sap River)边上走走。出乎意外的是,走遍金边城去找地方买明信片,终于在行走了半小时后在一个地摊上买到了明信片,这个和欧洲的非常不一样,欧洲旅游城市的话遍地各家小店都售卖明信片。然后无事,就去Le Moon喝了点。这个Bar在临河的一栋建筑的天台上,氛围很棒,举头数星星,低头品美酒。喝到凌晨0点,回去写明信片晚上写到凌晨1点完工。
  金边的第一夜住在Eureka Villas。

Le Moon
第4天
2013-12-01 周日

最后一天金边的行程,参观了:
钟屋杀人场(The Killing Field)
王宫(Royal Palace )
银殿(Silver Pagoda)
金边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塔山(Phnom)

  其实我是冲着红色高棉来的,一个把毛XX思想发挥到极致的政权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惨剧。反思自己如果当年的“XX大革命”没有及时刹车,我们的社会将会走向何方?但是,这个“札多木到东方小巴黎”的城市,除了悲伤的历史还是有它其他层面的魅力。
  金边(Phnom Penh),前面说过多次Phnom意指山,这个是高棉人信仰的东西,Penh是一个人名。相传有个名叫Penh的老妇人,一天在河边取水,河里漂来一棵大树,树杈间有四尊铜佛像和一尊石佛像,Penh认为是佛祖遇难,于是用隆重的仪式将佛像迎进家中,并且运来土筑起一座小山,并修建一座佛寺用于供奉佛像,这就是“塔山”。

  13世纪前金边被称作札多木,意为“四面临河”,的确金边位于湄公河、洞里萨河、巴塞河还有下湄公河的汇合处,这四条河在金边城东联结成K字形。1431年,由于不堪忍受暹罗的侵犯,高棉国王放弃了都城吴哥,来到金边建都。19世纪后柬埔寨成为的法国的殖民地,到20世纪20年代,浪漫的法国人把金边建成为东南亚最漂亮的城市。20世纪60年代是金边号称东方小巴黎,具有显著的法国城市风格。

  这一天原本的计划是上午皇宫、银殿、国家博物馆,然后下午去杀人场和监狱博物馆。一早到达皇宫前的广场,我至今依然认为被忽悠了:一个Tuktuk司机说今天上午皇宫不开放,希望我们坐他的车去杀人场。于是我们决定上午先去杀人场和监狱博物馆。不过当然不是坐他的Tuktuk车,而是回到hotel,办好check out,去找一个已经约定好的Tuktuk车司机。
  前一天晚上去FCC吃饭的时候,坐上hotel门口的一个Tuktuk,问及价格,司机很nice的说:it's up to you. 到达后原本打算给1美元,可司机表示这里很近,不收钱,只要明天出去玩的时候给他生意即可。相当好的司机啊,所以去杀人场必然要找这个司机的。

金边皇宫
Royal Palace

早晨阳光很好,因此去皇宫前广场,金碧辉煌的宫殿,而皇室成员依然居住于此。相对比较雄伟的检阅台,这和北京的某检阅台相比显得小巧,不过很有东南亚的特色。

柬埔寨的天很蓝,在类似于天安门广场的地方,很多当地人沿街叫卖小工艺品,很是热闹。

钟屋杀人场
The Killing Fields Choeung Ek
我的评价:
杀戮的遗迹让人震惊,赤柬的历史不堪回首,但只有以史为鉴才能避免悲剧重演。

  计划被打乱后,迅速决定先去杀人场,瞻仰凭吊一下红色高棉的屠刀下牺牲的普通人民。回到Hotel门口找到相约好的Tuktuk车,就向金边郊外的杀人场走去。这个Tuktuk车司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也使得我对柬埔寨人民的印象好了很多很多。首先,前一日的FCC免费送就不说了;第二,去杀人场的路上,在城郊突然停车,司机主动给我买了口罩,并且解释说因为要经过一段修路的路段,扬尘很大,口罩可以挡灰,这很让我感到很意外;第三,原本的行程是杀人场然后去监狱博物馆,谈好价格15美元,后来因为看过杀人场后我心情很是悲痛,难以平复,决定不去监狱博物馆直接回hotel,回到hotel门口我给司机15美元,他竟然找回了3美元,说如果只去一个地方只要12美元就够了,这让我实在是太意外了,伴随着意外的是深深的感动。

可以想象么?这就是金边最主要的公路,并且是通往机场的道路,就是这样的交通状况。

  对于红色高棉,我真的不想多说,以下援引百度百科,做最为中立的介绍吧。
  红色高棉是柬埔寨左派势力。1950年成立时为印度支那共产党的分支,名为柬埔寨共产党,1966年改名为柬埔寨民主党,1975年至1979年间成为柬埔寨的执政党,建立民主柬埔寨政权。在他们统治下曾发生针对本国同胞的大屠杀,他们不择手段,包括诉诸暴力、有组织地消灭一部分人口。在其三年零八个月的管治期间,柬埔寨估计有40万至300万人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被称为20世纪最大的人为灾难之一。

  红色高棉的意识形态集结了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等思想,属于共产党分支中的极端派别。他们奉行的是“最纯洁”的共产主义,要消灭一切资产阶级和私有制。红色高棉的社会主义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很相似,理论基础和中国基本一致,但实际操作上比六、七十年代的中国更激进。红色高棉直接消灭城市、取消货币、取消正常的夫妻关系,一切受政府配给控制,实行最纯粹的“共产主义”。
  之前读到这些历史的时候,是令人震惊的;而真正到达赤柬杀人场时,感受到的是头皮发麻的恐惧。请原谅我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悲伤和愤恨,其实复杂的情绪里面还有一丝庆幸,幸好1976年发生的一切,否则我们的祖国是否也会走向这万劫不复的深渊。

杀人场中央的纪念塔,纪念那场浩劫中死去的1/3的柬埔寨国民。其实最能表现一个国家深层次的东西是它的负面历史,以及现在的国民对这些负面历史的态度。

  这些坑掩埋了很多很多无辜的人,他们每天晚上被迫承认自己有罪,甚至用编造的方式把自己说成了恶魔,当哪一天再也没有罪名可以编造的时候,他们的死期也就到了。屠杀时杀人场里会放轻快的音乐,但是这音乐没法掩盖柴油机突突的声音和金属碰撞声。子弹不够,刽子手就用当地特有的一种树叶割喉,这种树叶的边缘有锋利的锯齿。数以万计的国民从金边的各个地方被卡车拉到此处,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单程的旅行,而后就长眠在此。行走在这里,我不由的放轻了脚步,不知是否无意间就践踏了一个无辜的人的骸骨。

行进间可以听听Him Sophy的《黑暗中的回忆》

  离开前回望一眼杀人场的大门。作为游客我可以非常从容地坐着Tuktuk车来到此地,进入其中,瞻仰和凭吊曾经沾满鲜血的地方,回忆那段历史、思考曾经狂热的统治者这种狂热的根源。可30年前,那些被卡车拉来此地的普通国民,是没法在离开前回望这个大门的。他们或许只是教师、知识分子、熟练工人,甚至只是因为会说一门外语就被划为了所谓的“人民的敌人”。这些惨剧其实还在地球上其他地方发生过:奥斯维辛、卢旺达、亚美尼亚、甚至中国历史上的多次。后人必须了解这些历史,因为只有了解、只有铭记,才能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

离开杀人场返回金边市区,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这个国家摩托车的普及程度。

金边皇宫
Royal Palace
我的评价:
皇家的宫殿没有不金碧辉煌的

经历了杀人场的悲痛后,对于皇宫我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在皇宫的入口处,这棵神奇的树,是可以在白天开花晚上凋谢的。

某集会的场所

集会场所的背面

除了山之外,高棉人信奉蛇,就像我们信奉龙一样。

加冕厅非常壮观,建筑风格可能借鉴了曼谷皇宫,内部中央是国王和王后的宝座,内部不许照相。

加冕厅每根柱子的顶端都有这样的纹饰

加冕厅背后的部分,不允许游人进入,因为是皇室居住的场所。加冕厅边还有一个小巧玲珑的拿破仑三世阁,法式建筑,与皇宫内其他恢宏的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其中陈列了一些皇室用品。

金银阁寺
Silver Pagoda

  Silver Pagoda的Pagoda其实也是塔的意思,在银殿的内院外围有一圈回廊,廊面是各种壁画,描绘历代王朝的功绩和宗教故事。内院中有藏经阁,诺罗顿国王的骑马铜像,诺罗敦国王和安东国王等很多柬埔寨历史伟人的骨灰塔。此外在内院里还有一座人造的小山,在山顶有一个从锡兰运来的佛陀的脚印。
  进入银殿大厅,很是壮观,但是不允许拍照。大厅地板用了近5000块每块重达1.125公斤的纯银砖铺设而成。现在内部已经铺好了地毯,只在门口处有一片银砖露在外面。大厅中央还有纯金的佛像,佛像上镶满了钻石。除此之外,各种银佛、铜佛、佛陀灵骨、镶金壁画等价值连城的艺术品陈列其中,真是艺术的宝库。

银殿的门口,有吴哥寺的缩微模型。

诺罗顿国王的骑马铜像以及诺罗顿国王、安东国王的骨灰塔。

印度教的神?还是佛教的神?亦或者两者结合后的样子。

在银殿的出口处,也有一棵所谓的“一日花”树。

柬埔寨国家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经典的高棉建筑,整体呈红色,门票5美元,看了看外观和介绍后,没进去。

介绍说馆里陈列着吴哥时期的艺术珍品,吴哥窟被法国探险家发现后,很多珍品转移到这里接受保护并展出。

国家博物馆门口的大象,应该是印度教的神了。

塔山寺
Wat Phnom

  当天傍晚时很意外的跑到了塔山。原本的计划塔山是到达金边的当天要去的地方,结果时间原因没能来得及,也就不再计划专程去了。结果最后一天晚上我在满城找邮局寄明信片,询问了多个当地人后得出一个结论:柬埔寨首都金边就只有一个邮局,在它的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里面,于是我就跑到了2公里外的此处,买好邮票,double check地址和写法后,投入邮筒,小伙伴们能否收到就一切听天由命。
  Google Map发现这里离塔山很近,于是就顺路去看了看。所有的攻略都说这里要买门票,1美元,我也给了警卫4000瑞尔,结果我亲眼看到警卫和旁边的工作人员分了这4000瑞尔,看来这所谓的门票就是保安的小费。

塔山高27米,山上有一座白塔和一座寺庙。山脚下草地上有个走动的时钟,回想起了在瑞士日内瓦看到的大花钟。

这个民族是有多么热爱蛇啊

山上的寺庙墙角,一只花猫慵懒的歇息,也不怕人。

山上的小寺庙

寺庙内部的一些展品,很奇怪的是这些展品下面都压了一张柬埔寨的当地货币——瑞尔。

山上还有一座白塔,比北海公园的好看。

湄公河
Mekong River

从塔山往回走,沿着洞里萨河一路向南。太阳渐渐西下。

河边的广场上,当地市民休闲娱乐,有踢足球、打排球的,有玩器械的,还有这些跳广场舞的,很热闹。热爱生活的柬埔寨人民、尤其是孩子,其乐融融。

  当天晚上去机场,次日凌晨的MU760(PNH 0015 - PVG 0455)返回上海。如果要对这次旅行做个总结的话,那就是标题的八个字“吴哥之美,赤柬之殇”,如果还要增加一点,那就是:柬埔寨的人民真的很淳朴、很热情。
  回国后发挥穷游精神,把购买的SIM卡送给了即将去柬埔寨的驴友,并且希望如果结束时也没用完的话,也像这样传承下去,然后就回到无尽的工作中。不过,一颗压抑了很久的种子开始萌芽。写完游记,意味着一次旅行的结束,也意味着下一次旅行的筹划开始。
  旅行,就是认识与体验的过程,不断行走于陌生之中,留下一段段可以评说的回忆。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