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属于自己的清净时光—韶关

@萤火虫在发光

属于自己的清净时光—韶关

0
第1天
2011-06-04 周六

凡事各有缘法。

从深圳驱车前往大雄禅寺,需时7小时。

且去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这个2009年新修,现在还在继续扩建的寺庙。

若不是有缘,我怎会只花1分钟时间就决定去那儿过个清净的端午节。

大雄禅寺

寺庙很大,据说要建成中国最大的寺庙;游客很少,几天内所见皆是同行的人。

晚上10点赶到,寺院正做佛事,接待的慧禅师父匆匆迎了来,把我们安置到客房。
客房简陋但是干净。太阳能热水器、空调一应俱全。
热水器不会用,水冰凉。边念阿弥陀佛边冲澡。

木板床很硬很硬,咯得我浑身骨头痛,不远处法堂僧人的梵唱似有似无。
听说第二天要4点起床做佛事,心中惴惴。

第二日果然4点开始打板子。晕晕乎乎的就起来就跑向大雄宝殿。

天墨黑,几个僧人已在殿门立着。

5点,佛事开始。

一人发一本册子,面朝殿门而立。不懂,看着前排的师父们怎么做,跟着。

住持印澈师父声音非常好听:“ 菩萨枝头甘露水 能令一滴遍十方 腥膻秽垢净蠲除 令此坛场悉清净”

接着座下两位弟子开始梵唱“香花迎 香花请……”

请的是释迦摩尼佛、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一切诸佛。有的唱一遍,有的唱三遍,有的需要叩头跪拜,有的需要绕场走动。

大殿肃然寂静,一声咳嗽全无。

住宿的客房

我开始胡思乱想:

么长的一串梵唱,连续2小时没有停。这音调是怎么记忆出来的?

古时候没有录音机,莫非就是一句一句口耳相传?

这唱词虽有书看,但仍听不太懂。音调听着有点像黄梅戏的唱腔,莫非同源?

不知道北方和尚南方和尚唱法是否相同,会不会有口音?

古时候皇帝大臣后宫诸妃做佛事,都是要这样站着不动,一层层官服套着。万一天气热点身体虚点,几个时辰站下来,会不会有晕倒的?

寺庙虽然是新建,但看园中的建筑、菩提树,大殿里面的塑像法器,各个讲究规格,精致不凡。是花大功夫修建的。

中国文化的顺利传承,果然跟佛教密不可分。这建筑、塑像、画像、器物用品一式一样是有规格条例的。若没有佛教箍着,哪有那么顺利的传到现代。

做佛事的tai

仪式直到7点才结束,天已大亮。我们跟着僧人去斋堂吃饭。

斋堂很大,目测能容纳2、300人。但加上我们一行人不过只坐了30人。

伙食挺好,粥饭面菜水果,一样不少,甚至还有粽子,想吃随意。

一人两个大粗瓷碗,靠近桌边沿放着,打饭的僧人端着盆过来,点头摇手示意就可以了。

吃饭时须把碗端起来,不允许出声。

吃完自己去洗干净,再把碗倒扣过来,放到原先自己坐的地方,预备下一次使用。

正殿旁这一溜房子便是斋堂

接下来去烧香。据说第一支香比较灵。

广东人信佛,每年大年初一,去弘法寺烧香的人能挤破头。

我一向不太信什么,烧得时候也没怎么想,甚至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许什么愿。

只是来了,既要随缘,也该入乡随俗一回。点了3支比我人还高的香。

主持印澈师傅的居所。

佛前一支莲静静绽放。

在寺院随意走动,一砖一木都觉得有意思。檐角的嘲风、钟上的蒲牢、佛座上的狻猊、驼碑的霸下、屋脊的螭吻。龙的九子中见了四五个。

精致的檐角。
从"仙人骑鸡"向后上方排列着若干小兽,均称垂脊兽,随着殿宇等级的不同而数目不一。每个垂脊兽都有自己的名称和含意。

狻猊:古代传说中能食虎豹的猛兽,亦是威武百兽率从之意。

押鱼:海中异兽,亦可兴云作雨。

獬豸:传说中能辨别是非曲直的一种独角猛兽。是皇帝"正大光明"、"清平公正"的象征。

斗牛:亦叫蚪牛,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龙,即虬、螭之类。虬有独角,螭无角。

行什:一种带翅膀猴面孔的人像,是压尾兽。

珠玑古巷
Nanxiong Zhuji Ancient Port

下午去到寺旁的珠玑古巷走动。

珠玑巷是广东仅有的宋代古巷古道,有“广东第一巷”之誉,巷全长1500多米,路面宽4米多,用鹅卵石铺砌而成,巷内仍保留着不同朝代的古楼、古塔、古榕和古建筑遗址等一批文物古迹、观光景点,走进珠玑巷,当年的古镇风貌依稀可辨。

南门内一座元代古塔,叫"胡妃塔"。这是广东有年代可考的唯一元代古塔,建于1350年。塔高3.5米,七层八角,由17块精雕细刻的红砂岩砌成。塔旁有一古井,传说当年胡妃就是投此井自尽。

古驿道穿巷而过,巷内三座门楼为清初所建。

这条狗就这么大喇喇的躺在路中间,

珠玑巷是南迁人民的一个落脚点,一批一批人北来,一批一批人南去,中原文化逐渐在珠玑巷生根开花,并向岭南传播开去。

这里有20多姓人家,很多岭南人过来寻根问主。

第2天
2011-06-05 周日

第三天还是在寺院中晃。

大雄禅寺

问了僧人,能否拍照。说可以,只是不要人与佛像在同一张里,且人比佛像大。

因着一丝隐隐的敬畏,我始终没有拍大雄宝殿的正门及所有的佛像。

大雄宝殿前的两棵菩提树,高大华美,是从别处移栽而来,树上还有鸟巢。

殿侧边僧人洒了不少米饭,时有飞鸟下来啄食。人见不走,极为胆大。

禅堂前的树木枝叶太过茂盛,师父砍了一些下来做柴烧,喊我们帮忙。
砍下的职业上,有蜂窝、有鸟巢。
从前没见过的,在这里,齐全了!

一行人拖的拖扫的扫,蹬着三轮车将树枝运到斋堂,煞是有趣。

去求签,中签。陶朱公游五湖。

解签的顿空师父说,要顺其自然。

我问,我将来会去哪里,我应该去哪里。

师父还是说:要顺其自然。一切皆以注定。

我默默。这就是别人看破了,我看不破吗?

这里好,这里真清净。

一切皆有缘法,阿弥托福。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