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2013 台北说再见

@秘境肖林

2013 台北说再见

3
第1天
2013-12-20 周五

有些故事 都不忍心写出来 怕笔一落到纸上 便因为文字的生涩和不能达意 叫故事失去了原本的心跳和温度 于是 我把它们暖在心里 但伏案引起的头痛提醒我 如果有一天记忆消失了怎么办 还是写下来 即使忘记 也还可以通过这些游记的记叙 找回至少百分之一的感动

福州长乐机场
Fuzhou Changle International Airport

过两天就是冬至了 南方有“大冬小年”的传统 一大早就被123叫醒 起床啦 今天外公做“莳”(音)天好冷 挣扎着起来 果然 热火火的莳已经上桌了 老妈说过两天你不在家 今天提前吃 …下午接到老爸的电话 你不是今天要出门吗 怎么还没回家拿行李 我说已经在楼下了 上了楼 老爸欲言又止地绕着我和行李转来转去 不时交代两句 出门注意安全 …大概父母已经习惯于我经常说走就走的节奏了 从开始的牢骚到现在的淡然 只要平安回来就好 而我也越发对于这种平淡有一种留恋 也许有一天我会厌倦离开 享受停留的宁静 爸爸妈妈 等我回来

台北龙山寺
Mengjia Longshan Temple

1、松山机场通往捷运站的地下通道有一个国际扶轮捐助的智慧图书馆 2、第一次遇见捷运警察 还是荷枪实弹的 很有摸一下的冲动 3、两条捷运线之间转乘的人群 居然有点春运的架势

5、拖着行李路过龙山寺捷运站附近 有许多露宿街头的流浪汉 和Scott喝完豆浆回来 我突然想起他们 又一个人包着大头巾 带着黑框眼镜跑出去一探究竟 流浪汉们大多睡下了 只剩几个女人站在路边 直觉告诉我她们是sex server 我还在寻思要不要拍照 又有点害怕 走来一个中年男子 朝我上下打量 好像在猜测我是不是新来的 我急忙错开眼神 朝马路上望去 似乎要打车的样子 他就向那些路边的女人询价去了 慌慌张张拍了张照片 就冲回男生宿舍问他们 台湾怎么会有那么多流浪汉啊 那些女人是不是那个啥啊 他们说 对了 所以这里晚上别乱跑 [惊讶] 我吐吐舌头

乌龙地在booking上订了一个男生宿舍 其他床都空着 天晚了 我也睡了 凌晨3点33分醒来 听见过道里一群人唱着歌回来了 还有人嘘嘘地暗示大家小声点 但毕竟深夜 走路和衣服摩擦的声音都清晰地刺激着每一根神经 声音越来越近 我知道是他们回来了 直觉是刚参加完某个酒吧的live 他们进来房间 我住上铺 佯装睡着了 一动不动 …一件衣服搭在我被子上的感觉 令我噌得一下坐了起来(头发乱的像鬼一样 )一个秀气的男生站在床前 被我惊呆了 带着浓重的香港口音 连说对不起 对不起 我说 “没关系 你应该是睡错床了 前台已经更换了床单被套 你睡靠门的下铺吧”(故作镇定ing) 他很不好意思地说 好好 …我躺下 耳边继续传来各种收拾整理的摩擦声 偶尔几句英语 港式国语 突然想起一个童话故事 “七个小矮人唱着歌回来了 发现他们的床上居然睡着一个白雪公主”…一觉醒来 居然已经9点多了

蒋勋说台北有Vermeer的带珍珠耳环的女人 查了一下网路 时间是明年1.18-5.4 维梅尔是和梵高 伦勃朗并列的荷兰画派三杰之一 错过台北 就要跑遍全球18个国家才可以看到 不过运气不错 莫奈来台北啦

第2天
2013-12-21 周六
国立历史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History

莫奈画的不是睡莲 画的是时间 画的是睡莲里自己的生命 他常常在同一角度同时创作多幅作品 表现不同时间光影的变化 到他晚年 受眼疾的影响 同题材同角度作品不同的色彩涂料的处理方式 更让人惊叹瞬间的难以捉摸 人是时时刻刻都在和时间作战啊——国立历史博物馆 台北中正区南海路49号 莫奈画展(捷运 小南门)

牯岭 台北
Guling Street Avant-Garde Theatre

从莫奈出来 不知道下一站去哪里 6点了 先吃饭再说 街对面就是一家牛肉面店 陈设老旧 凭直觉就它了 进去一看 居然还是一家众明星政要追捧的老店 店里很挤了 就和一独男分享一张桌子 他说你运气好 这确实是一家老字号 我说今天运气最好的是参观了莫奈的画展 还是美学大师蒋勋负责导览 如果晚上能看一场话剧或音乐会就完美了 他说他正准备吃完饭去附近的牯岭小剧场看钟楼怪人 我说真的呀 我要去 …

国立历史博物馆 牯岭小剧场和中正纪念堂都常设演出和展览 就在一条路上 走路不过十多分钟 三家的展览演出讯息都可以通过各自官网获得 然后在seven订票取票或现场购票

牯岭小剧场真的很小 大概只有国内见过的小剧场的三分之一 因此演员脸上的表情 肌肉的颤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几个号称15年以上剧场资历 一起上教堂 一起打麻将 一起质问神 怎么会有一群计较小心眼没头脑的家伙 还要凑在一起 搞小剧场学校 在散场之后的闲聊中 发现昆西莫多里的众生和不安灵魂的现实版

第3天
2013-12-22 周日
自由广场
Liberty Square

盯着捷运中正纪念堂站的5号和6号出口 我竟然待了很久 捷运是台北人最日常的交通工具 眼睛所及之处都是文创作品 文艺演出 文化场所的宣传和标识 即使不在咖啡馆 诚品书店 文创园区 也无法回避台北浓浓的文艺气息

自由广场牌坊 中正纪念堂 国家戏剧院 国家音乐厅就围绕着自由广场四边 呈现中轴对齐的排列 身临广场中心 看象征自由的鸽子翱翔天空 把自己撒开放平 摆成一个大字 反正谁也不认识我 [跳绳]

台北国家两厅院
National Theatre Concert Hall

两厅院的演出类型从古典学院派到实验剧场 开场时间一般是14:30和19:30 诚品书店 春水堂(以珍珠奶茶出名的台湾本土茶馆品牌)可以满足你等待时间里眼睛和肚腹的需要 演出开始前30分钟有导聆 由出品方介绍演创人员和作品的基本情况 演出期间不能摄影 手机静音 不能随意走动 包括上厕所 演出结束后部分有座谈签售合影的时间

两厅院各个方向的玻璃门前 聚集着许多排练的学生 他们都是自发而来 街舞 话剧 歌唱 展示着台北充满朝气 活泼上进的一面

台北国家两厅院
National Theatre Concert Hall

为什么巧克力要选黑色的 为什么咖啡要选飞沙走奶的 为什么戏剧要选雨果 卡夫卡的 为什么都是苦苦的 我的脑袋好大 还要继续听巴洛克 也不会是甜的…

赶场看演出 又是导聆 又是座谈 即使两院相邻 还是有吃不上饭的节奏

开场前半小时的导聆对于更好地了解将要观看的演出有很大帮助 现场聚集着很多爱好者和专业人士 仿佛一个文化社交的线下平台 演出期间保持安静 不走动 不拍照是对演员表演和版权的尊重 是观看文艺演出起码的道德 (现场观察确实秩序井然 即使在大陆习惯了随手拍的我 也入乡随俗了)演出结束后的座谈签售是意犹未尽的爱好者接触演创人员的好机会 和导聆首尾呼应 完美结局

第4天
2013-12-23 周一
永康街
Yongkang Street

La Belle 老板没有花心思在咖啡馆的包装上 力图让进来的人专注于享用咖啡 而不是其他的感官 配乐选用亨德尔的“弥赛亚”实在和咖啡一样有醍醐灌顶的作用 点了一杯瑰夏 在台湾的翻译居然是“艺妓” 虹吸冲泡 果香浓郁 入口层次变化丰富 柔润剔透的橘酸 杏子酸和柠檬酸甜 饱满而又清新 这里还是一所咖啡学校 一阶课程22学时 (大安区金华街247号 永康公园旁)

松山文化创意园区
Songshan Cultural Creative Park

我只是去看一场电影而已 这家松山文创隔壁的诚品 (不是24小时)应该算可以代表台北百货在设计方面的最高水准了 但和下午的两家老店相比 包装过度了 (捷运 台北市政府站)

紫藤庐,台北
Wenzhou Street

在福州 阿诺就说去台北一定要去紫藤庐 就一直在心里盼望和它的第一次见面 安静 非常安静 我几乎不好意思拍照 害怕打扰其他的客人 也把自己身心放下 好好喝一杯茶

这座有着80年历史的老房子 是日据时期的海关宿舍 60年代中期 房子现在的主人周瑜先生在此成立了台湾第一个实验话剧团—耕莘 不分昼夜通宵排练 60年代后期 大概搞文艺的人都比较冒进 这里不知不觉成了党外人士激荡思想的根据地 紫藤庐不由自主变身茶馆 现今政治色彩已然褪去 历经沧桑修炼来的广纳包容之气 如同院子里那棵百年紫藤 守护着紫藤庐 迎南来北往客

这里来喝茶的 每一个看过去都是老茶客了 低声细语 与茶馆的低调朴素和谐极了 叫我这个默默的观察者 多么不忍打扰 自觉收起手机 好好泡茶 这大概就是老房子的气场吧

第5天
2013-12-24 周二
松江路,台北

记得在5月的一天 我们曾经站在蛙咖啡门口拍过这家以何首乌炖鸡主打的店 当时只是随手无意的一拍 没想到7个月后 阿诺居然带我到这家老店 走进松江路69巷 我就对阿诺说 这里好熟悉 我来过哦 这里有一家叫蛙咖啡的店 曾经为了环岛骑行的准备来找过它 时过境迁 环岛骑行还未成就 先来喝口鸡汤吧

淡水
Tamshui

Franzi温柔的声音依然在耳边 半亩塘的一切都是会呼吸的 锈铁 椴木 水膜 原石 随着四季年月 不断改变 唯一不变的是对于生命的忠实 这里没有浮华的花卉 只有可食用的果蔬 践行厨余收集 中水处理 循环利用 俨然一个朴门的小小试验场

集装箱改建的小屋 在树林中若影若现 树的气根垂挂下来 努力伸向大地 手作的大木马 忍不住就摇晃起来 一切越夜越不真实起来

集装箱是半亩塘的工作室 若水会馆是工作室的一部分 用于员工的人文关爱 有点像大陆的食堂加工会活动中心 (但从物质到精神 差距还是有点大)从我的领会看 半亩塘是从优质生活观出发的私人定制设计公司 也是从人文设计出发成长为房地产开发企业的非常案例 和大多数房地产公司出身介入设计和人文建设迥异 他们的成功不是从大资本出发 而是从专注的生活观出发 但工作室不断发展壮大 引进更多的房地产职业经理后 势必影响半亩塘发展的轨迹 过去 现在和将来 从来不会一成不变 过好当下

德国酸菜的制作还是简单愉快的 看图索骥就好 谢谢德国宝贝Bella 温柔娴静的Franzi 还有朴门结缘的阿诺 大概每天都和过节一样 居然忘了今天是圣诞节 Merry Christmas

淡水
Tamshui

精灵一样的洋娃娃 真是赏心悦目 吃饭的样子可招人疼了 好像三天没吃饭 头都栽碗里了 嘴角的米粒留着晚上当点心吧

第6天
2013-12-25 周三
温泉路,新北投
Beitou District

12.25 沿新北投中山路往上走 到温泉路分叉继续前行 离开北投的风景区 进入生活区 绿色成了门前屋后的装点 有时会误入私人领地 听见看门狗的此起彼伏的叫声 安静立即热闹起来

温泉路,新北投
Beitou District

一条分叉的小路 被苍天大树指引 发现一个拾荒者的家 门口搭盖着遮风避雨的狗舍 摆着一张捡来的旧椅子 几盆艳丽的鲜花 天然的后花园 竟然如此生机 充满绿色的力量 台湾 真的不同(新北投 温泉路)

走在一条叫做回家的路上

北投图书馆
Taipei Public Library Beitou Branch

北投图书馆成为全球最美图书馆之一 真是实至名归 落难飞船成了树屋 被人类发现后改成了图书馆 故事是我编的 但这故事编得也不算离谱吧 朴门的同学看见棕色大罐子都不会陌生 雨水收集装置在这里得到实际利用 另外主体钢木架构和户外长廊的外遮阳设计 屋顶覆土栽培和太阳能板设置 善用地形 通风开窗 减少对空调的依赖 北投图书馆不仅看起来是绿的 连“心”都是绿的

书架的高度都只有110公分 除了方便拿取的人性化考虑以外 更多是出于通风的目的 书架和书桌上的小台灯设置 和普通图书馆的长明灯相比 更合理配置了光源的位置和时间 宽阔的户外走廊和垂直的木格栏 不仅美观 而且起到降低热辐射的功能 减少对空调的依赖 屋顶的太阳能发电板和雨水收集系统在节电和节水上功不可没 钢主体木结构的质感 使整个图书馆更像一个咖啡馆 坐下 就不想动了

泷乃温泉,新北投
Lung Nai Tang Hot Spring Baths

用怀旧 复古都无法形容这家浴室给我的感觉 它就像一个老妖精 默默守在路边 等了我一百年 从来没想在北投泡汤 却因为看了它一眼 就到Seven买了一条毛巾冲进去了 看门的老掰掰看我新来的 介绍规矩 这里要脱光 我问 哪里脱 他指指门帘里面 我松了口气 进去一看 真是一目了然 60平方敞开式的结构 置物架 冲洗区 汤池一字摆开 里面已经有5个一丝不挂女人了 我羞答答地进去 直想往汤里跳 可这老汤的温度大概真能煮熟鸡蛋啦 我呀地叫了一声 不敢下汤 大家听见声音一起看过来 我的脸刷就红了 这可怎么办 下不去 又遮不住[尴尬] 原来想进来看别人的 这下变成被别人看了 一个阿嬷看出我的尴尬 过来指导我 …

总算可以把自己没下去了 额的娘啊 怎么觉得旁边坐着的是个大叔昵 我头都不敢转 心想不会的不会的 外面分明写着男汤 女汤嘛 我强作镇定问阿嬷 台湾有男女共浴的温泉吗 …我问阿嬷 这泉可以煮鸡蛋了 有80度吗 阿嬷说 哪有 42度啦 不过是比较烫 你结婚没有 不知为啥 我扯了个谎说没有 阿嬷说 那你不要泡太久 太烫对你不好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脑袋里又一堆❓…

泷乃温泉,新北投
Lung Nai Tang Hot Spring Baths

阿嬷和其他几个都会认识的样子 她们隔三差五就来这里泡汤 阿嬷说这是氢磺泉 对骨头好 对皮肤不好 而硫磺泉对皮肤好 也叫美人汤 阿嬷还嘱咐我多喝水 不要泡太久 …

阿嬷和她的汤友聊天 我就在一旁听着 说某某泡汤总爱搓脚皮 被她们合伙排挤 说这汤明年就要拆了 盖8层的温泉会馆 以后泡汤要去哪里哪里 说某某和老公不和 可是一年不到 肚子又搞大了…

听着这汤池的家长里短 看着几个女人全裸着在我面前 或坐着 或躺着 或拍打皮肤 或舀水冲洗 或怡然如我泡在汤中 不禁想起三毛的撒哈拉沙漠 和安格尔的土耳其浴室 …一百年没有改变的洗浴方式 今天我赶上了末班车 明年这里就将夷为平地 取而代之的是精致的温泉会馆 这些阿嬷不再有能力支付昂贵的成本 她们将去其他地方寻找经济的汤泉

地热谷,新北投
Beitou Thermal Valley

经常把对家乡的意淫描绘成 “我家门口有一条小河静静地流过 夏天有孩子在水里游泳 岸边有几个姑娘洗着衣服…” 北投中山路中间的一段温泉 遇见一个老掰掰在泡脚 一个阿嬷在清洗捡来的杯杯罐罐 和阿嬷聊天才知道她是一个拾荒者 每天都要把捡来的垃圾在温泉中清洗一遍 避免收藏时遭遇蝼蚁之灾 每公斤杯子可以卖1.5台币 杯子很轻 一个及腰的袋子装满杯子也不过卖1块钱 阿嬷很痛恨那些工厂倾倒有毒废料污染环境 认为那是对子孙后代的犯罪 她每天都顺便把温泉谷里的塑料袋等垃圾捡走 我问她台湾好吗 阿嬷没有犹豫地说很好啊 突然想起那个关于“你幸福吗”的讨论 她也许不能代表台湾所有拾荒者 但对于我来说 “看见台湾”之后 也多少看见了台湾人对于环境保护的态度和爱台湾的真心

第7天
2013-12-26 周四
故宫博物院,台北
National Palace Museum

故宫博物院在士林捷运下车 出口游客服务中心会告诉门口就有4个直达公交线路 捷运的卡公交和seven通用 可以体验台湾公交文化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建筑风格 对于去过北京故宫的人来说就真有点意外了 按下不说 先吃饱 下午两个展览的真人解说时间是2点和4点半 故宫里有三处吃饭的地方 三希堂 (牛肉面)富春居(套餐250)另外就是故宫晶华 (港式茶点)

诚品敦南店
Eslite Bookstore Dunnan

台北捷运只营业到0:00 诚品敦南的cafe营业到2:00 所以其他时间人就不多了 可供使用的座椅很少 但挑几本喜欢的书 随意地坐在地上翻翻 竟然没有知觉地时间就被翻到了第二天一早 买书超过3000台币就可以直接在柜台申请退税了 记住带入台证哦 6:00捷运恢复营运 可以送你到台北的任何地方 包括你的床

第8天
2013-12-27 周五
幸福农庄,新竹
Hsinchu

#被那一抹绿色蛊惑 这辈子一定要当一回农妇# 在淡水经营幸福农庄的黎旭瀛和陈惠雯夫妇是台湾践行秀明自然农法的农户之一 他们的信念是 阳光 空气 土壤 水分就能够提供农作物生长的一切 任何添加(包括有机肥料 )都是多余 黎先生的打扮丝毫看不出他还是一位职业医生 目前他的行医时间已经降低到执照规定的最低限制 每周2天 他坦言土地的出产还不足以应付农庄户一家7口的日常开支 食育课堂教育才是收入的主要来源 这种比朴门农法更为苛刻的农作方式 目前在台湾践行的仅有30多户人家 虽然具体实施有所差别 但不施肥 不农药 不轮作 自留种是共同的持守 如果从商业说 这是一项回报极低 风险极高的产业 但这就是他们选择的有利于地球 有利于人类的生活 也许对一般人来说 这话说大了 但我确实听到他们话中蚍蜉撼大树的力量

接触秀明自然农法后 我也对有机农法提出质疑 无农药残留就能代表有机作物的健康吗 有机作物确实不施化学肥料和农药 但允许施加有机肥料 比如粪便堆肥 杂草堆肥 这些肥料令土壤中氮含量提高提高的同时会导致硝酸盐成分提高和维C成分下降 影响食品安全和营养结构 陈慧雯送了我5片硝酸盐试纸 叫我带回来检测一下福州的有机食物和普通食物的硝酸盐残留水平 在他们过去的测试中 两者均超过安全食用的上限 而秀明自然农法的硝酸盐残留几乎为零 这个实验我还没有亲自去做 以上言论结合以下文章供大家参考 有兴趣和我一起做实验的可以报名[惊讶]

永康街
Yongkang Street

12.27 这是一家绝不在计划内要踏进去的茶店 只是因为橱窗中的一个茶壶 我迫切地希望举起它端详一下 我一边摩挲着茶壶茶盏 一边漫不经心地询价 这家的品质和价位恰到好处 只是身上现金不够 正进退间 在一边泡茶的阿姨招呼我 过来喝茶啊 我见有个僧人一起 二人用韩语 汉语 英语轮番聊天 觉得有趣 就坐了过去 阿姨是个虔诚的佛教徒 僧人来自韩国 给阿姨带来寺里做的锅巴 阿姨也寄他带些茶回寺里 第一次品尝冻顶乌龙 也不知所以 只是流连两人交谈间的温暖喜乐 不知不觉竟然坐到打烊 临走 阿姨把我中意的茶器包起来 我问可以刷卡吗 阿姨说 没关系 你下次再来付吧 东西先带走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一个喜乐的妇人 一个韩国的僧人 一个高二的学生 还有一个我 汉语 英语 韩语轮番上场 茶话人生

地道不地道 不要信网络 只要看凌晨12点了 哪家店门口还在排队 门里依旧坐无虚席 (吴留手串烧 永康街38巷)

秋惠文库,台北
Yongkang Street

堆满台湾平民历史的私人收藏 听松本齿科大学林教授讲日据时期和国军专制时期的台湾生活百态 (秋惠文库 捷运 东门站)

诚品敦南店
Eslite Bookstore Dunnan

原来 我曾经无意中走进过全世界最美丽的书店 并带回了属于它的笔记本

#在诚品的24小时#喜欢200平方左右的小书店 增加面包和咖啡的香味在书里 只要3-4个店员就可以照顾好书店的方方面面 即能做好书籍的分类采集 又可以为阅读的客人设想地更为周到 分享更加贴心温暖 比如上海的1984 如果是24小时营业 就更好了

第9天
2013-12-28 周六
莺歌,台北
Yingge Ceramics Street

去莺歌淘茶器 偶遇半亩塘的早期作品 美味不辜负等待的时间 窗外树影婆娑 工人认真清洗着池塘 维护着景观 客人自觉地低声细语 一切都让人温柔起来 (台湾很多室内场所是谢绝拍照的 请自觉遵守 拍照前主动询问 拍照时尽量动静不要太大 或被察觉 尊重规则 也是尊重自己 互勉)

新竹
Hsinchu

特斯拉可以用电开车 阿诺可以让太阳晚上发光 电动汽车和太阳能照明都不稀奇 稀奇的是 谁能让成本降低 效能提高 维护方便 或许 瓶颈不在于技术 而在于现有庞大的旧能源产业如何退场 (牛津大学徐博士的太阳能照明发明专利已经达到世界顶尖水平 没有之一 获得美国 欧洲 澳洲 亚洲多国专利技术认证 适合无电线覆盖 阴雨时间长 工业用电成本高的地区及私企推广 )

第10天
2013-12-29 周日
南园,台北

12.29 从小南园捷运往中正纪念堂方向徒步 市中心仿佛植物园一般的街景 今天行人很少 50米一个岗哨就显得突兀了 我斗胆去问哨兵 为什么这么多哨位 平时都这么多吗 还是今天有特殊情况 哨兵说 这是禁制区 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请速离开 看一眼四周 果然有点森严 识相一点走开吧 拐弯处有一座红砖楼 是不是传说中的二二八纪念馆啊 总觉得岗哨和它有关系

牯岭街,台北
Guling Street Avant-Garde Theatre

12.29 牯岭街原是日据时高官的聚居地 1945年以后这些日本官员不得不变卖书籍古董维生 牯岭街一时成为书香十足的古街 近年以来 政府市容改造使古书古董店消失了踪迹 仅留下钱币邮票还随处可见 随便走进一家店 已经开了几十年的老字号 和爷爷辈的店员聊天 被一枚枚旧邮票吸引 记起小时候一收到海外信件 就迫不及待地剪下邮票 把它泡在水中 分离邮票和信封的场景 早就遗忘的童年 在那一刻一幕幕复活 这就是台湾的魔力

师大夜市
Shi-Da Night Market

12.29 喜欢闹市背后巷子转角的大排档 橘黄色昏暗的灯光 三三两两埋头的食客 技艺娴熟的掌勺师傅 忙着端碗收钱招呼客人的老板 能在僻静之处开到凌晨的大排档 味道都不差 在日本 这叫“深夜食堂”

12.29 如果不是吃货 就不要去夜市排队吃了 一路吃下来 对年龄已经不小的我们来说 实在负担不轻 不如在小巷中 收获路上的风景 走出在地的节奏

第11天
2013-12-30 周一
永康街
Yongkang Street

在711寄出一份快递 从武夷山带到台北的茶叶 因为自己台北行程满满 11天也没办法和表哥见个面 表哥建议直接快递吧 711几乎是万能的

永康街,台北
Yongkang Street

12.30 擂茶 第一次品尝 味道像抹茶加入五谷 谷香胜过茶味 我对Nancy说 搭配茶食 做下午茶 也倒合宜

永康街
Yongkang Street

12.30 台湾的最后一餐 阿诺问要不要一起吃饭 今天他要飞美国 我要回大陆了 他说地点在永康街 他提到的餐厅名字我很眼熟 但不记得在哪条巷子了 就走到那天喝茶的虫二去问 没想到走到虫二的时候 一眼看见阿诺提到的那家餐厅就在隔壁 真是缘分 这家餐厅以台菜著称 为保证品质 没有开分号 离学茶的地方走路不到5分钟

太平洋崇光百货(忠孝馆)
Pacific SOGO Department Store

乘务员说 为乘客端茶送水时 只有不到10%的人会对她说声谢谢 下飞机 她站在舱门口对每位乘客说再见 但只有4、5个人会回一声再见 大多数人都视而不见的走过 为何如此吝啬这点善意 对为我们提供服务的人 不能因为花了钱就觉得对方是应该的 我们所有人都是在通过不同方式为彼此服务 在抱怨国内服务不如国外的时候 要先从自己改变

多了一个25寸的箱子 退税后回到SOGO柜台取行李 然后询问柜台服务人员去机场的交通情况 柜台人员非常细心地询问了航班时间后 建议不要打车 捷运不堵更快 她看我两个行李箱 航班又比较赶 主动提出可以带我到捷运入口 从SOGO到捷运入口的通道就在百货底下 但有许多上下的电梯 距离并不短 下楼梯时重达26.4kg的行李箱只能靠手提 她一直满面春风地送我到捷运方便大件行李的升降梯前才说再见 帮客人带路提箱子并不是她份内工作 只是一种善意的习惯 在台湾 常常能遇到这样帮助 感恩[爱心]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