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一赴吴哥

@门萨的肥猫

一赴吴哥

0
第1天
2013-12-24 周二

之所以取名《一赴吴哥》,是因为此时我已经订好了二赴柬埔寨的行程——其中当然又包括吴哥。
当然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吴哥窟——《春光乍泄》里,梁朝伟低语的那个树洞似乎就在吴哥。光看电影和小说,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怀着温柔情愫和深沉忧思的人很多,然而去过众多著名浪漫景点后,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正如日常生活,旅途之中,也还是一无所知叽叽喳喳拍张“到此一游”就走的人是主流。我也是主流。

走之前,虽然有朋友发给了我中英文的LP和Maurice Glaize 五六十年前写成却仍是权威之作的Angkor,还从老爸那里拿了一本《柬埔寨五月盛放》,但我并未静下心来认真地看。坐在昆明飞往暹粒的航班上,满脑子旋转的是各种“varman”(高棉国王们的名字末尾都是这个词,可以追溯到印度教的神王概念);红色高棉的血腥暴行后有错综复杂的历史我也缠夹不清,终于,在飞机的轰鸣声中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了暹粒。

到达之后的第一个白天,上午去了暹粒的吴哥博物馆。文字介绍非常详尽,也引入了一些现代的多媒体手段——播放的影片都有中文配音。然而对于我这样的无知者来说,长时间装作兴趣浓厚还是非常累人。读着读着,就不知道读到了哪一行,然后就不知道整个读了些什么。既然是一赴吴哥,我便可理直气壮地无知,打出“先从感性方面让自己沉浸入其中”这样堂皇的旗号。

巴肯山
Phnom Bakheng
我的评价:
在巴肯山看日落似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直接导致了我穿越回到了国庆黄金周的长队里。落日固然美,但私以为到哪里的空旷地方,落日都美。在巴肯山也是个咸蛋黄,在岳麓山也是个咸蛋黄,在一片哇哇声中不见了。

巴肯山上的这座神庙,实际上是整个现存的吴哥建筑群中最老的建筑之一。当然,没有人是为了看它来的。

这个队啊,排得汹涌。插队这种事,一定要做得堂堂正正,切不可露出“我知道自己错了”的神色。

在日落结束的十分钟后,庙顶上就没有人了......

第2天
2013-12-25 周三

大清早的,猴子一家也出来散步了。

表情不置可否的Apsara们,默许了小小蜘蛛的僭越。不知这算不算不生不死的神佛们,对转瞬即逝的生命表示慈悲。

皇家浴池
Sras Srang
我的评价:
除了石狮子和破损的台阶,已经没有什么建筑可看。但平静的湖面和周围婆娑的树影,让这里成了看日出的好地方。不必来得太早,6点半左右到达就可以了。多穿些衣服。

早上4:30就从酒店出发前往皇家浴池看日出。事实证明错到离谱。足足在黑暗和寒冷中等了两个小时才开始有值得一看的天色。兜售明信片的孩子们很是敬业,一有游客他们也就出现了。所以为了孩子们的睡眠,大家不妨晚点去......来这里看日出的人远比去吴哥寺的人少。不过,没有了最值得拿出手炫耀的吴哥寺塔,你也可以说我在哪儿看日出不好非要来这里。

Banteay Kdei
Banteay Kdei
我的评价:
这里被称为小塔布隆,就在皇家浴池对面。可惜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清晨时分,空无一人,是此次吴哥行中难得的静谧时刻。
巴戎寺
Bayon Temple
我的评价:
知道吴哥窟的人就知道“高棉的微笑”,那么也无需赘述。这些脸的颜色深一块浅一块,有些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白斑,大概也被游人的相机拍得烦了,精神压力大,所以长白癜风了吧。

此行中我最满意的照片之一。

和穿红衣的大哥也算遥遥呼应了。

无知如我,拍浮雕总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拍完了就不记得这是啥了、到底在哪一面墙上看到的

看尽世间繁华,看尽我身浮沉——大概就应该是这样的表情。

巴方寺
Baphuon Temple
我的评价:
虽有木制楼梯,但也爬到腿软。俯瞰四野,顿有君临天下之感。值得爬。

LP上说,红色高棉打断了巴方寺的修复,烧掉了所有图纸,现在专家们面对的是由30万方石头,要想法把它们拼到一起。真可谓终极拼图挑战。

寺庙背面的卧佛

这些都是数十米高的大树,而站在巴方寺顶上,你就能把它们踩在脚下。

塔布隆寺
Ta Prohm
我的评价:
被《古墓丽影》一宣传,大家都知道了树中有寺,寺中有树的塔布隆。游人如织。那些感叹自然和人力交战的俗套我就不说了。

树根有如熔岩、骄傲庞大的是木棉树;树根细长如绞丝的是绞杀类植物。它们的种籽被鸟儿带来,渐渐扎根于石缝之间,逐渐撑大了缝隙,同时又成为建筑的支撑——这就是很有爱的风雨共济、互相扶持;而当树逐渐死去或遭遇暴风雨倒掉时,就会出现很无爱的“我死了也要拉你垫背”。吴哥的很多寺庙,就是这样一面面墙一条条走廊逐渐坍塌的。

就像巴戎寺里的笑脸一样,这棵木棉骑在长廊上的图景也是游客必拍。

正在修复塔布隆寺的是印度考古调查局,已经修了好多年。手持Ancient Angkor独自瞎逛时,遇到了一个年轻的柬埔寨工作人员。他按实物,在纸上画下门框和墙壁的结构图,把应有的石块一块块标明编号;这样工人在修复时只需按照编号把石头一块块垒上去就行了。他给我看了一大堆他画的图纸,而这不过是庞大塔布隆寺中一个面积不超过2平方的小房间。嗯,咳咳,他长得很帅。

刚告别了小帅哥,突然身边就出现了一个柬埔寨男子,很是热情地帮我拍照。虽然心知肚明这是个要收钱的本地野导游,但我一时也不知怎么甩脱他,便干脆跟着他在寺里的乱石和巨树之间穿行,爬上爬下。他倒也很尽责,带着我去了很多犄角旮旯还给我拍了不少照片。最后给了他三美元。

修复就是大规模整容,前后的差别巨大.....以前从不知印度人民在修复古建筑上的功力如此之深,但细想来也在情理之中。人家对待古建筑的方式,似乎并非一拆了之......

第3天
2013-12-26 周四
吴哥寺
Angkor Wat
我的评价:
不能不看。

久仰的时间如果太久,心愿得偿的一刻反而不那么震撼——然而我有这样的确信,在往后的生命中,我还会多次走近。

橙色的僧袍,在吴哥的背景里,是潮到不可超越。

这两只狮子,比我在其他寺庙前面看到的要苗条纤长多了。

天空留不下翅膀的痕迹;破旧的图书馆里也没有知识的痕迹。逝去的和失去的都会消失,我们还是不要自欺欺人了

这锃亮的一条马腿,是被人摸出来的么?

圣剑寺
Preah Khan
我的评价:
如果在吴哥寺和圣剑寺里只能选一个,我会选圣剑寺。这里具有壮烈的悲剧感,象轰然倒下的泰坦,终于无力回天。

天神和魔鬼合力搅动乳海,要找寻长生不老灵药。战乱荒废多年,吴哥里的塑像多流离失所。这一个,大概也是后人修补上去的。

拿着导游书,仍找不清楚方向.....

Apsara们开趴体

这个亭子至今令人费解——它明显具有欧洲的建筑风格。

孩子们会追着你要“一美元,一美元“;你若不给钱,他们会用中文说”给我糖果“。下次去之前,我打算带些文具。

第4天
2013-12-27 周五
女王宫
Banteay Srei
我的评价:
吴哥其他的建筑都走高大上的壮观路线,女王宫却小巧纤丽。浮雕之精致难以描画。

在这里遇上了来自湖北的旅游团,一时间满耳武汉话,相当穿越。

我羡慕会画画的人

毗湿奴的坐骑Garuda。没有在尼泊尔看的帅......

高布斯滨
Kbal Spean
我的评价:
要爬1.5公里的山路才能到达千林伽河。纵然山清水秀又有诸多林伽可供膜拜,仍并非必到不可的景点。

林伽和尤尼分别呈现男女生殖器的造型。林伽代表湿婆,尤尼代表其配偶。组合在一起,它们象征” the indivisible two-in-oneness of male and female, the passive space and active time from which all life originates” (wikipedia里粘贴来的。)

侧卧着的毗湿奴。

河中巨大的林伽尤尼。方的是尤尼......

绝对孔武有力吧.....

崩密列
Beng Mealea
我的评价:
在突突车上颠了整整一天才来到这里,却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游览。并不值得突突往返7小时的旅程。

花了五美金请的这位老爷子,身手太矫健了.....

为了拍照片,我也可以很矫健!

从乱石堆上下来,我遇到了一位拄着手杖的英国老太太。她一个人来崩密列。尽管无法象我们一样在乱石堆里爬上爬下,她还是乐在其中的模样。在吴哥游览的三天里,我看到过好些人坐轮椅、拄枴杖、打着石膏、抱着孩子。从中引申出些旅行的意义人生的意义未免俗套,但有时我仍需要这样的记忆来鼓舞自己。

第5天
2013-12-28 周六
洞里萨湖
Tonle Sap
我的评价:
不去也罢...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