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PG:留在原地的旅行

@红中是个科学家

PG:留在原地的旅行

1
第1天
2014-01-08 周三

PHOTO by
iPhone 5s
Olympus E-M5
Gopro3

2014年的第一场旅行。
从一个去了3次的地方开始。
杭州不出意外的受到了冷空气的垂青,离开家踏出门,干冽的空气仿佛是久违了的,吹散了混沌的雾霾反而成了让人振奋的事儿。
可能是出发的太频繁,已经没有了迫切希望到达的心情,甚至有点不想离开。
或许和第三方看到表象不同,其实我始终觉得,旅行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我们把它看的如此重大以至于在很多时候忽视了自己的真实感受。
嗯,旅行不是去远方,而是不管去哪里都要把心带上。

第2天
2014-01-09 周四

我很少带书上路,是因为以前觉得廉航7.5kg的登机行李根本容不下一本书的位置。
这次我放弃了一些花哨的玩意儿,置换成了一本柴静的《看见》。这本书是出发前一天晚上从一位很重要的朋友这儿借来的。说实话,在子夜的航班上翻开第一页前,我都觉得这书的功能就是催眠而已。
然后,我在难得抽到的廉航第一排宽敞的座位上居然一夜未睡,认真看完了全书的1/3。要知道我可是个连《水浒传》都能看三年的龟毛读者啊!
但,这并不是我有多喜欢她说的那些事,也不是我有多认同她的三观,更不是少见的传记笔风。只是因为她述说自己的方式:用她看见的人事物来反观自己。
这和我最近的想法不谋而合。

第3天
2014-01-10 周五
加莱拉港
Puerto Galera

他们不富裕,但街头贩卖吉他的商贩足以表明他们对乐观生活的追求。

刚开始的时候,旅行对我来说就是满足好奇心,是一个用感官将那些遇见过的人事物在记忆里夯实的过程。
最近,我开始对目的地和景致都不在乎了。
在宇宙学中有这样的一个假想:宇宙是二维的,我们感知的三维世界是这个二维的全息投影,且任意局部包含了所有的信息。
我愈来愈觉得看到的人事物其实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全息投影。他们因这样或那样的你而做出这般那般的反应。
听来很“禅”,但我没想说的这么玄妙。一言以蔽之:我希望从旅行中看到的经历的相处的人事物中读懂自己。甚至在更长的时间中,也是。
其实这是个夯实自己的过程。

沙滩上扎堆玩乐的孩子见到我拿起手机拍照毫不羞涩的配合倒反让我一惊,赶忙还以微笑。

一个新鲜的海胆10元人民币不到,他们仰赖着这片海洋施与他们生活的必需品。相比之下,城市里的我们却显得无依无靠。

2014年,虚岁30。
从一个无知无谓大大咧咧的年龄段走出,虽有万般抗拒,却依然能隐约看到横陈在前方的那些必经之地。
他们就像剧透成了一部iMAX电影的旅行目的地,真实却又还未能抵达,而我就像在即将登机时才发现行李清单里缺了很多东西。
更何况,在这样的节点,结束了一段3年多的感情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越是临近,越变得手足无措,毫无章法。意识到要改变点什么,却混乱的一塌糊涂。
其实这与任何人都无关,这是和自己的对峙。但首先,我还是得明白:我是个怎样的人?

带我们出海的船老大和他十岁的儿子。

两个瑞士人,带着陪游的当地女孩子,放着Lounge,开始卷叶子抽。嗨了,扯着我聊天,一边骚瑞一边嘲讽中国人素质低下不爱护环境。事实就是如此,我也无法辩驳。做好自己。

坐在漆黑的海滩堤案上,人很少,全世界就只剩下声音。
挑了一张雷光夏在1999年录制的专辑《脸颊贴紧月球》来听,是因为她的歌有种天生的海的属性,和耳边真实的海浪声、机船声紧密的贴合在了一起,延展出一个更广阔的声场。我需要置身其中。

第4天
2014-01-11 周六
加莱拉港
Puerto Galera

这是PG岛上少有的爱吃的食物,吞拿鱼馅饼。

9:30,套上BCD,感觉还没睡醒就沉入了海底。
9:48,在绕过一块珊瑚礁后遇见了海龟先生,他趴在海底缓慢的咀嚼海草,摸了摸他的背脊,他像飞艇般升起,在我左侧伴游,仿如看尽世事的泰然模样。
如果他会说话,一定是迷人的磁性烟酒嗓。
早上好,这是个奇幻的早晨。

陆地是海洋的延伸,是海洋的另一种形态。

看到什么,你就是什么。

被海龟先生治愈。
下午躺在酒店躺椅上看书时,突然意识到长期以来在脑海里的自我缠斗是可笑而徒劳的。
总以为自己是真实坦诚的,殊不知因“在乎”而掩藏起负能量也是一种欺骗。
压制住的东西迟早会坦露,不如真正坦率的呈现,若被弃只能说明自我判断出现了问题,承认了便是。
泰然的海龟,是因为游曳在属于他的海洋里。

第5天
2014-01-12 周日
加莱拉港
Puerto Galera

骑摩托车依然是我最爱的海岛项目。
爬坡,转弯,疾驰。
掠过风景,畅快淋漓!
多少有了“旅行”的快感。
耳边是喜欢的音乐夹杂着风声,必须大声说话才能准确表达。
这时的一切情绪都是被放大的,不悦的自己被80km/h的速度甩到路边,要过很久才能追的上我。

不知道这欧美老头儿在个岛上待了多久。一直在摆弄他的琴,因为不插电,事实上更像是摆pose。但他乐在其中。

她们也是兜售者,贩卖一些手工制品。她们一定也是闺蜜,相互说着不能告诉别人的八卦秘密。她们和我们有什么不同?没有。

这对小男孩儿在沙滩上兜售商品,我并未从他们熟练的售卖技巧中读出些许的不快乐。对他们而言,销售是一种和陌生人玩儿的游戏。这并不值得怜悯,而应该享受。

他们问同行者要了剩饭吃。左边的小男孩儿看到我拍的一对女孩儿,我问他:“你喜欢哪个?”他羞涩的笑了笑,用油腻的手指了指屏幕。“她知道吗?”摇摇头。“去摘朵花送给她吧!”

做了些决定,在旅行的尾巴。
隐隐的能看到答案,但问题必须自己来提出。
不过碗大疤,也就心头凉。不是吗?
想到高中的时候和朋友说到的一个比喻:有一座立交桥,人们在上面穿行,有从这个口上的,有从那个口下的,他们不停,因为总有选择和不安让他们无法停。我是立交桥上的那个瞎子,看不见出口就没有匆匆的必要,只需安静的坐着,听脚步。
现在,我睁开眼睛,拍拍灰站起身来。
走吧。

第6天
2014-01-13 周一

Jojia,49岁,6个孩子的父亲。在PG只有一份地陪导游的工作,尖峰季收入7000比索(约1000人民币),淡季5000以下。今天是我们在岛上最后一天,并没有叫他来,他早早的坐在门口,我知道,他是想帮忙拎箱子赚点小费。聊天,说到他的孩子他高兴的咧开没有了门牙的嘴笑的欢,说到收入摇了摇头眼睛飘移开去浑浊的看向远方。把昨天买了没吃完的芒果给他吃,他用袋子包好,说“for my son.”拍拍他的肩“U r good father.”

朋友圈大部分人从中看到的是“可怜”和“不解”。
我觉得,这是幸福。

回程路上想到两首歌。
一首是林一峰的《离开是为了回来》,
一首是王梵瑞的《青春》。

~END~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