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大菜院

@欧文wen

大菜院

0
第1天
2012-10-01 周一

2012.10.21补充
过去十年中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即每天消失近百个村落。“传统村落中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是中国农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遗产,因此保护中国传统村落已经迫在眉睫。”

何为家,何为根?
出去了 回来了——才发现

在外面的时候 发觉对古镇的建筑很是喜欢,甚至亲切。去过西塘、苏州的山塘街以及每个所到城市的仿古街道——好吧 它们是商业古街。
最亲切的还是临海的紫阳街。为什么?
很显然,临海离天台近,而以上所诉的地方渐行渐远,但又都在江南,进而建筑的风格,也就是人们的生活习惯总有那么点相似。而这种生活并不存在我的生活中,在记忆中,童年里。
所以当你站在一堵一直在心中很高的墙边的时候,想要仰视,可是只能张望。因为你长高了,或者墙已经在某年暑假的台风中躺下了;看的是小时候,怀念的是老,;他们还在健在,或遗留黑白的慈祥;物资匮乏,而快乐富足。
小时候一直在“大菜院”中度过,知道上小学后,渐渐的远离。到初中后,每年去的次数可以用手指掰出来了。

那时候的窗都是这种木本结构,普通人家,是不会用雕花结构的

涛涛家旁的入口处,涛涛好像在小时候大家还住这里的时候就搬新家出去了,他奶奶还在住这边,08年十月份的还见过她,仿佛隔日

本来这个门是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堵掉了。如果门可以推开,回到小时候的某个午后,我们正在门后的泥土上厮杀弹珠,,,

碰到儿时的邻居
我能记住的他的脸庞,小时候的样子也很清晰。
和他聊起这倒塌的老房子
“前几天晚上倒掉的,,,,”
“嗯 还好,否则白天的时候,我看挺危险的”
“都没人住,房子失修;这边也就南山人(租房者)住的房子还好点,而这边的院也就我在住,还有你阿公家,,,,”
老人的意思很明白

这是到姥姥家的必过通道,而左边的房子在今年的暑假后某个晚上倒,老房子还算灵性,否则还真的很危险

小时候 几个伙伴大家各自依靠着两边的墙,大家想着下午去哪里玩;聊着有的没的事情;说着谁谁去哪里玩了等,当然,不会想到十几年后一边墙坍塌了

去姥姥家的通道

在这里 人很少经过这里了。站了十分钟 闭上眼睛 能听到过去的声音

某过道

石窗,这些形状条纹很吸引人

巷里 突然蹦出的狗

浙江天台水南星光村

钢哥以前带着我们用纸张将墙壁上白色的粉末弄下来,最后汇聚在一起,用火点燃,好像说会有火药的效果,但最好好像并没有成功;不过之后我是一直对伙伴们这么说的,神乎其神地。

永峰家。里边的白色墙的房间,历历在目,还有那木楼梯,我应该走了三四台阶就没有再上去了

这张照片里 许多景物都已经没了 脑海里也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以前觉得这样的路算很宽了

靠右边的那个门 记得有一年下午 应该是下午 和姥姥在门边摘豆 那时候蛮小的5,6岁这样子 ,后来不知道用了几毛钱 穿过小巷买了一只雪糕

有年下午下过大暴雨 小巷变成了小河 大家出去玩水 结果摔倒在水里

房子与房子间很窄的隔距,小孩子能走进去,有次大家商议走进去,可以走到对面。但进去后发现里边碎玻璃多的要命,也就算了。另外我还怕万一卡住出不来,就悲剧了,这也不是没有的事情

这个,,,,(/ □ \)

在转角处躲着,

偷偷的看一眼远处的伙伴是否过来了 好吓吓他

电线盒能说明年代几何

这本来是一家小店 好像门前有一口#

一个彻底废弃的院子,这里没有老人中午让小孩吃饭的叫喊声;没有三轮车停放的刹车声;只留下阵阵的荒草匆匆

现在巷子里的路大都变成了水泥路 以前都是这种石头砌成

所有对于这些老房子的记忆成了今天我生活中的文化来源,文化标志的认同感。
他们在小时候给与我的点点滴滴变成了今天我追忆他们的缘由,他们告诉我,你来自这里,你可以去到很远,但你的灵魂深处有一部分来自这里。
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文化。
也就为什么人们要保护古建筑,因为没有了他们就没有根。
或者只是对于某一代人来说,保护起了他们,就保护起了他们的童年
而代代相传 也就有几千年的建筑 几千年的文化

第4天
2012-10-04 周四

时间流水
老房子随着老人的离去,而自然地离去
当地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去保护他们,也很正常,谁要这采光差,布局不合理的破屋子呢?

慢慢的,20年后 也许这里的许多东西也就只能躺在博物馆里,这样也好,至少尚有保存。

只是这些,那些,我的童年,都将封进这些石头里,随而风化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