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圆明三园·被淡落的去日茔冢

@Andrew_乔义

圆明三园·被淡落的去日茔冢

24
第1天
2014-01-16 周四

家里人说:“圆明园?现在来讲只不过是片废墟而已吧”。

自己也给不出明确的解释,就这样被想去的念头冷不丁碰了一下。冒出这念头的时候在地理位置上离它还很远,我身在伦敦,一个半月后直到站在它面前的头一天晚上,才觉得如果有一个理由拌着,或许会在心里更舒适地接受视觉上的供给吧。

印象中景色的灰黄,再加上北京冬天的节气,若是没了那一丝心气儿,估计是真的不愿动身啊。

这般云云,于是在思绪里扒拉出这样的理由:“填一膺败落,寻一片残破”,就当是看一出剧吧,听一段曲儿。冬天,似乎是在合适不过了。

绮春园
门票10元|游览2小时
我的评价:

圆明、绮春、长春三园,在往事罗定的多年后,被合称为“圆明园遗址公园”,虽然小时候来过很多次,但听到的总不是自己的节奏,这也是此次想来的原因之一吧。

说是茔冢,似乎太过死气沉沉,然而面对这片典型的中式园中园残片,面对它曾经饱含的底蕴,“冢”是浮现在眼前的第一印象,只是这印象似乎忽视了园的“活”。

偶然间感受到空气的流动,水波的潺续,草木的繁衍,让人不觉联想到呼吸的嘈切,血液的游走,意识的滋生,让这片淡漠了众多故事的“园”变得更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倚坐在都城中心的亭里,看着人群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表面已经剥落的亭椅】从南入绮春园,第一个引人兴趣的便是这湖中央的鉴碧亭,虽在90年代重修过,但却也拂不开一抹历史感

【亭中柱子链接顶部的装饰】这样怔怔的立在那儿不禁让人觉得,或许过往的行人不时抬眼对它送去一瞥,而它瞥的却是斗转星移,日新月异的年华

唯一保存至今的老石桥

冬去春来,落叶归根,大规律中的小轮回,表面的生命只是规律中的养料吗?

石桌上一颗干瘪的金银木果实

工作人员忙碌装饰着,透着点儿年味儿

《仙人承露》

走着走着突然想起曾经质疑照片真实性的问题,有人对我说过“你把照片里的地方照的这样这样,我回头去了,看到的那样那样,这不是坑人么”这样的话,乍一听没觉得如何,慢慢回想起来才觉得多少有些失落委屈,但也倍感无奈迷乱,如何才是真实呢?感觉在嘴里,却无法理性化的给予自己和对方答案。

后来在某次讲座上听一位讲师说了一则经历,亲历者是讲师的学生:“学生去故乡拍摄一位抗洪老兵。几年前,洪水来了,房子被冲毁,一起被冲毁的还有家庭,妻子和孩子没来得及离开,抗洪结束后过了很久,学生在家乡山坡上找到这个如今住在棚子里的老人,坐着聊着,老人就哭了…

学生听到眼泪砸在土地上的“砰砰”声,清晰,沉重。眼泪是真实的,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但那‘砰砰’声却不是夸张,而是‘情感上的真实’。”

爱吃竹笋也是对竹子情有独钟的表现之一吧

园里大部分树上都用这样的带子包着,我不确定是什么原因,只是瞎猜着是不是为了防虫子之类,这时听到一个6、7岁的小男孩儿稚气地对他妈妈做着猜想中的解释:“我觉得一定是当年八国联军来的时候把树砍了一半,所以要给它们包扎好”,虽然想到童言无忌这样的词汇,但想来这样的话语或许不会带来对历史的遗忘,在对历史有了更多接触后,反而催生着自信的萌种。

小山坡上一棵长向奇怪的树

一条小路被踩到坡顶,好奇,跑上来看看小丘背后的样子

偌大的一个园子,再加上习惯性的找些小路偏路,坡路土路边走走边看看,不知不觉的就想让人停下来歇歇脚。

湖边的长椅看上去就不错,向着阳,崭新的好像近些天才装上去似的。面朝微有结冰的湖面,背后两米开外是一排沿街而设的小集市,短短的几家,井然有序张罗着自己的买卖。老北京糖人儿吹得鼓鼓的,这般脂油丰硕的样子定是不怕冷的吧。

坐了一会儿,起来继续。

【湖面的残柳残荷】倒影里的柳枝和水面的叶子依旧像是连着,是无奈的舍不去吗?

园子里怪石林立丘壑纵横,不晓得为什么人走的飞快,偶然间在拐角处停下脚来,周围无半个人影,这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园子里的另一抹风格——两种不同的静,静得截然分明。

这偏僻的小路上一个人忘时地走着,脚上只要一停,衣服裤子的摩擦声便忽的消了去,留下的是一片声音上的空白,静得让人一愣,淡的让人出奇,甚至让人怀疑起所处的年代是否确凿。“你实在是太吵了!”,心里突然冒出这样毫不客气的话,连语气也是,虽然时不时的会自批一番,但如此任性的埋怨却还是头一次,想想真是太好笑了。

而比起这真空般的安静,刚刚在长椅背后一直喧闹的集市静的有些“犹抱琵琶”,虽然听不到任何一个人说的是什么话,但吵闹中似乎也找到了安静的感觉,话说罗琳不也是在杂乱的英国酒吧里创作出霍格沃兹的嘛,或许嘈杂也是一种安静,不空洞的安静。

走到一处小山坡上,突然发现身边的蜗牛壳多的让人数不清。

仔细一看,仅仅一尺见方的坡面上就有这么多的蜗牛壳

各种各样的淡水生物躯壳

蜗牛之家,好像还有些干粮留在小小的树洞里

沿着小路走,感觉已经快出了这小片僻静的土壤,猛然一抬头,见竹林里透出块异石,上书“别有洞天”,四个字微有斑驳,原来刚刚走过的是称之为此的景致。回家后在门票上也发现一行小字,“圆明园四十景之别有洞天”,上方配着一张“别有洞天”原有样貌的“复绘图”,这才在网上找来四十景的部分资料,慢慢翻阅。

当年乾隆为所有四十景都题了图咏,
这是说“别有洞天”:

苑墙东出水关曰秀清村。
长薄疏林,映带庄墅,
自有尘外致。
正不必倾岑峻磵,阻绝恒蹊,
罕得津逮也。

几席绝尘嚣,
草木清且淑。
即此凌霞标,
何须三十六?

湖面冰上晒太阳的野鸭

圆明园
Old Summer Palace
门票15元|游览1小时
我的评价:
去看圆明园东北方的西洋楼遗址需在园内另购单独的门票

对于圆明园,记忆根部的回忆就是源自西洋楼遗址的黄花阵,海晏堂和大水法。然而当踏进这片交错于历史和现代的不毛之地,记忆中的种种印象似乎都变的不清楚起来,像是触不到的海市蜃楼那种虚幻的清晰,一阵风过去,留下的却是更加清晰的海天相连,那纯粹的无边无际似乎也给浓缩的思绪留存了一份释放的机遇。这兴许是一种放空的体验态,为的是接受新鲜的给养,一种来自于视觉,调和于感受,反馈至心灵的昙花一现,一种难以或缺的生活调味品,只是因为它那瞬息即逝的抓不住,总给人留了一丝失之交臂的落寞,而如今这易忘的味道经过人们智慧的归纳和结晶,用不同的艺术形式记录、表现出来:像是对应思想的文学,对应视觉的画作,对应听觉的声音,甚至是对应味觉的饮食。逐渐沉积下来的是那一抹抹昂贵的茶膏,从容的拿来观之泡之,嗅之品之,隐隐约的能听到它们诉说着,那被淡落的艺术,和历史。

一块深埋于土的汉白玉石,似乎唯有表面的雕花坚守着它对过往的执着

手指划过花棱,直观上感觉到冰冷、粗糙的表面,然而却有着极富层次感的形状和匠工娴熟的那种精细。

【水塘边】

【半碗状的石雕】

【石藤近景】

身处于那败落如叶的断石堆,让人耳畔回响起柴翁的六月船歌,那种平淡中承启着生活五味的四拍节奏;又或是电影《末代皇帝》中那首传达着“堂皇没落回归平淡”的主题曲,配着溥仪最后的笑容和龙椅背后的蝈蝈笼,眼前不禁浮现出海滩上堆砌成塔的沙,风吹日晒后待得傍晚潮起,散落进如绸如沫的海浪,那不是泡影,却是回归。

【石墙上漫布的细纹】风吹土拂日晒雨淋,细纹里布满了土垢,如今这般清晰也是缘于对历史的沉淀吧

【石柱上的雕花】

【独自兀立的石条】

【石墙中的缝隙】想象着自己变的如雀般大小,漫步其中

【石狮的尾巴】

【黄花阵】
天子坐在亭里,宫女们每人持一把黄绸制的莲花灯笼,从迷宫东南西北四门进入其中,最先近得皇亭的人儿,便有了皇上的打赏,而那手持的黄莲灯笼便也成了此景的象征,由此所谓“黄花阵”。

小时候总要进了阵中的亭才算罢了,这也是听了大人们的说笑,跟着念着“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得做把皇上”的倔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迷宫这头跑到那头,却是离得亭子越来越远,直有想翻墙的心惶惶。千辛万苦上了亭子,总算“做了把皇上”,下得亭来一拍脑门儿,哎呀,还得出去。

【黄花阵中的亭子】

【其实若是要俯瞰迷宫的全景,也可以沿从围墙外的小路走,迷宫北面的后山就是个绝妙佳好的去处】

移目看去,地上散落的石砖如今也被黄土埋了大半,不禁担心起圆明园在世代交替后人们心里的景象,文献的记载和对古早文化的研究定是不会被遗落的,稳稳传承下去的总是前人先辈逐步沉酿的对现实的记载和对过去的总结,而那遗留的,对文化的陶醉,和对自我的陶然,似乎都被时代的刻薄抢了去,时间、耐性、甚至是自然环境,都让人们脚蘸着黄土匆匆地踏过了。那被黄土埋了大半的砖石,兀自扮演着敬业的龙套,如今信仰的或许也只是为了戏剧的填一膺败落,寻一片残破罢了。

第6天
2014-01-21 周二
圆明园
Old Summer Palace
门票10元|游览4.5小时
我的评价:

之前在网上翻看部分资料的时候看到圆明园全景图的西南角围墙上有个小口,旁边三个小字写着“藻园门”。 “圆明园还有个西门?”,动身吧。

坐六九六路车到了西苑站下来,穿过一片公交车库就看到了圆明园的南墙,沿着墙边终于找到了这神秘的“藻园门”,可是看样子不开呢。

问了两个路人,得到这样的回答:
:“圆明园西门?嗯..那边倒是有个圆明园遗址公园。”用大拇指给了西北方向的指示。

:“哦,得拐过去,在拐角儿那儿。”指着的是桥下。“这么偏僻啊...”,心里虽然絮叨叨念着,不过看来是找到了。

?等等,那这个门是?回想了下全景图上的位置,这门确实应该是在拐角朝南的方向啊,难不成只是留着的一扇老门而已?

果然,拐过街角,紧紧贴着桥下的偏僻处确有一个类似入口的地方,只是门左边的牌子不知是光线问题还是日久褪了色,站在远处猛的一看,实在很难在深棕色的木板上辨认出墨绿色的字。上书“圆明园遗址公园”

从门里面看,桥已经快贴到门上了

进了门走到售票处,张口便问:
“您好,麻烦拿张门票”
“啊..他去上厕所了(售票员),您稍微等会吧”
“哦哦,行 好的”

好像离售票厅很远的样子,等了得有10分钟后售票员才回来,不过这十分钟里,任谁也是想闲也闲不住的吧。随便看了看门口的地图,隔着一道铁栅栏往里面观望。

沿着南墙有一条宽敞的大路,笔直向东,路北是一片长有很多低矮灌木的空地,冬天,只给人留了一丛枝子,一块石头立在当中,上面写着“藻园”,再往北,接着一片林子。

这时隐隐回想起来,好像当初让人坐不住的还不仅仅是“藻园门”这个难寻的入口,西北方还有一大片“未开放区”,这若是能进去看看岂不饱眼?

撕了票,进了门,其实也在担心着,既然说是“未开放区”,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如果不行的话就去东南的后湖和福海转转也挺好的”,就这样安慰了下自己。

沿着刚才看到的大路走了几步,左手边百米开外就是“未开放区”了,没有什么栅栏围着,也没写游人止步,好像可以进去。

脚一转离了大路,沿着河朝北走起来,也不忘回头看下,想象着售票亭里的保安跑出来朝着我大喊“那边不让进”之类的,好在无恙。

貌似就是这样“潜入”了未开放区域呢,不过后来发现担心都是多余的。

“水还挺清”

一条不怎么明显的小山坡,“凡是高高的小山坡后面总会有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印象。

石头背后蹿出一条小桥

往上走,眼下亮出一片开阔,四下望去就有三、四座造型各异的红色木桥,距近有一片湖,湖面上留着一层水中楼宇的地基遗迹,赶快在门票的地图上左寻右看,找到一个用“卍”字符标识的地方,“万方安和”,四十景之一,而单单这里用特殊的符号表示,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后来才道那遗迹旧称“万字房”,鸟瞰之下,恰好一个“卍”字。(话说在卫星地图上也能看到)

正是带着手套有点热,不带又有点冷的天气,因为要弄相机就把手套摘了,不过也正因为有相机在手便不知不觉又暖和过来了呢,除此之外,手冷的时候就甩甩手也是个不错的方法,似乎是因为手指部位的血液末端循环暂时不理想,这样做能让血液循环起来,做的时候脑子里总会回响着“如果感觉手冷你就甩甩手”这样沿着《幸福拍手歌》的调子。

围着湖走的时候就见到很多两米有余的木棍,还在想是做什么用的,看到船里干枯的水草才知道了用途

介绍牌背后并没有见到所指的法源楼,于是自己在脑子里脑补起来,这样设计留得的却是观者的想象,想来还是蛮精明的

还在修缮的一处遗迹,隔着铁板从缝隙里探视一番

走过“武陵春色”就进了“桃花坞”,景色借用了一些“桃花源记”里描写的意境。本以为布下面盖着的是未修缮完的古迹,伸手按了按,摸到根树枝。

“......二十年...过了四十年,八国联军又来了,那时候毛泽东才七岁......”,因为安静,远处的河对岸传来这样几句谈话声,回头见一位三十五岁上下的管理员,在和同行的老人说着聊着些什么。

过了桥,见一位做环卫工作的老大爷正在一处亭子里休息。因为看到过两三个人像是在散步一样在这周围走动,心里的疑问像是蹦跳着想要寻得个答案,便劳驾聊了两句:
“这个西北景区已经开放了么?”
“要问我我也说不大清楚,也..算是开放了吧”
“就是还没有正式开放?”
“嗳,是,反正是能随便进来,出去的”

(手机屏幕)想起网上一条微博,说“打开文字下面的图,就能看到自己最该关心的人”,触碰之下却只是张纯黑的图片

“濂溪乐处”,在原址上建造的水上回廊,大冬天,湖面上结了冰。

【舍卫城】位于“水木明瑟”以东,如今这片不起眼的土岗空地里,沟渠丘壑漫布其中,乱土堆上零星的生着几棵树,任谁看着这萧条景色也是不愿移步其中的吧,可若是留心一看,这土岗的东、西、北三个方向竟是有古早的围墙矗立把守着,若不是图纸文献记载了园中的每一处景致,还真是很难一眼认出这圆明园旧时的“佛城”。

墙上不时出现的细小纹路,像是雨水冲刷土墙面时留下的

墙上被刻了很多字,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舍卫城的北墙远远看去被垒的很高,上下足有十米,走到墙根仔细抬眼看,墙上黝黑的颜色甚是引人驻目,“火烧的痕迹?”。这种零星的想法总能莫名其妙地勾起人的好奇,爬上去近看一番吧。找到一条将将能够上去的路却是让人费了一番心思,因为坡很陡,手足并用小心翼翼地往上爬,高高的,爬野山的感觉。

不知是谁用毛笔在石头上写了一个“福”字

【墙上生长的青苔】

【墙边躺着的一块碎瓦片】

【面朝夕阳的裸露墙面】

墙里面嵌着的枯草杆,以前有听说早先筑墙的时候会用到米浆、沙土和碎草根,不知道这里是不是

就是从那条小路上下的,上面还是有很多沙土,真正感觉到上山容易下山难

小路背后就是福海

【福海中央的冰上站了很多乌鸦】不禁想起梵高那幅《麦田里的乌鸦》

在福海边的广育宫附近偶遇一只落单的鸽子,通体的羽毛尽是雪白,不知为什么自己孤零零蹲在树枝上,人走近了却也不怕,应该是家鸽吧。

背后突然传来小男孩儿咯咯的笑声,很是响亮愉快,跟母亲的这次漫步闲聊顿时显出一种温和的幸福

绮春园

前往绮春园南门的路上,正好看到路旁一些正在排练节目的旱冰队

到南门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了,从门缝里照了一张门外的景色,然后绕到不远处的另一个小门离开了渐渐消失在夕阳中的绮春园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