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x-loader-64

游记加载中...

盛夏光年 - 三千公里云和月

@Featherlet

盛夏光年 - 三千公里云和月

6
第1天
2014-01-01 周三

看过前夜的新年焰火,月台上人群散尽之后,2014终于悄然而至。

墨尔本萧瑟的雨天,并未影响出发的心情。

南方以南,不为所扰的小岛,里程的起点。

霍巴特
North Hobart

飞机降落Hobart的时候,傍晚的阳光穿透云层而出,撒下一片金色,上一程的雨,在这片安静的小岛上面,已然褪去。

抵达闹市港口的时候,白昼刚刚落幕,风起云涌,把归港小船的帆吹的漫天摇曳。这一侧霓虹落尽,新年夜市却在对岸热烈上演。

直至午夜,抬头又望见了猎户座,那么清晰的线条,一路跟着我从北到南,跨过赤道,始终相伴。高速上没有灯,黑暗中两束孤独的灯光,飞驰的感觉很好。

第2天
2014-01-02 周四
Richmond
Richmond Gaol

一夜狂风,吹走了厚重的云,清晨阳光甚好。喝完好喝的超市Iced Coffee,上路。

Richmond是个不错的小镇,时间在这样的地方总是很缓慢,慢到可以细细看白墙红花,可以一件件挑选小店精致的工艺品,可以在阳光下肆意发呆,走过古老的桥,石头的教堂,没有浮躁的人群,没有热情的店员,一切只是淡淡的。

Tasman Peninsula
Tasman Island

在Blue Seal简单吃了午餐,驶入Tasman Peninsula。

Blowhole,Fossil Lookout,Tasman Arch,Devel's Kitchen,Waterfall Bay诸如此类圈注的景点,实则并不出彩,甚至看来有些失望。

却在Eaglehawk Neck被震慑到,翻涌而来的浪,有侵吞一切的野性。

亚瑟港
Port Arthur

Classic Cottage胖胖的法国老板很有意思,煮着一大锅肉细细给我们讲述Port Arthur附近有趣的地方。在他的建议下,去Nubeena超市采购了一堆食物,啃掉了一罐冰激凌,然后去看最南边呼啸的海。

来自南极的水,透着冰冷的颜色,风大的几乎不能听见自己说话的声音。那不是小岛的最南,但在此之外,再无其它,它够冷峻,霸道,让人徒生敬畏,意欲臣服。

夜里烤着三文鱼激起了火警,胖老板的儿子跑来粗暴的扯下了火警器,乡村小屋应有的随意。看到古董一般的卡带播放器,和旅人留下互相交换的书籍。喝着咳嗽药水味的沙士汽水,冰冻过的蔬菜实在不太美味,继而洗了个没有热水的澡,尽管种种乌龙,也有个暖气十足的夜晚,睡的相当甜美。

第3天
2014-01-03 周五
Mayfield Bay
Tasmania

沿途有美好的海岸线,路遇惊艳的Mayfield Bay,石滩总是比沙滩显得更有气魄。

在Swan Sea的Great Oyster Bay午餐,还是最爱烤新鲜三文鱼的味道,总是爱想象它在烤箱里发出滋滋冒油的声音,极其美妙。

酒杯湾
Wineglass Bay

从Coles Bay到Wineglass Bay,小走一段,天上飘着兔子,地上跑着袋鼠,树上停着会大笑的鸟。尽管阳光已经逐渐落到山的另一边,无人的白沙滩才有空旷和安宁,玻璃般蓝色的海水上来又退去,洗掉了我写下的名字,那是海的呼吸,它即将睡去。

第4天
2014-01-04 周六
比舍诺
Bicheno Penguin Tours

我是极爱这个地方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镇。

醒在上下铺的小床,仿佛回到学生时代,外面阳光明媚,穿过落地的玻璃门,洒满了屋子。吃过当地homemade的早餐,寄掉了明信片,一整天关于Bicheno的画卷,用艳丽干净的色彩,慢慢展开。

狂风中的石滩,有海的霸气,固然酒杯湾的白沙有其细腻温柔,我却更爱这般磐石的硬朗,任风起浪涌,岿然不动,直到自己绽放出艳丽的红色,为这蓝天碧海之中,最为点睛的一笔。

午后,看得见海的玻璃房子,香蕉奶昔有冰激凌的甜美,晒着阳光睡着了,思绪恍惚,不觉已走得如此远了。

落日余晖,啃着红薯条看着夕阳褪去颜色,直到夜幕低垂,小企鹅该要回家了。

看着它们摇摆迷茫的样子,十分可爱。总有一只胆大的,迈出领头的第一步,掉队的一两只左顾右盼,又快走几步,终也摇摆着找回了家。放轻了脚步,看它前倾着身子走近,浑然不觉,充满了傻傻的幽默感。

第5天
2014-01-05 周日
朗塞斯顿
Launceston

奔往Launceston的漫长征途。

Bicheno - St Marys - St Helens - Binalong Bay - Bay of Fires - St Helens - Derby - Scottsdale - Birdport - Geoge Town - Launceston

迷失在北部丛林,看尽北边荒凉海岸线,无人的荒野,不见尽头的海。曾有过的故事在蜿蜒的途中逐渐铺陈,仿佛在揉平泛黄的纸张卷起的页角,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再次阅读的时候,看见年轻时的青涩和执念,最终云淡风轻,沉淀的是性格里磨灭不掉的部分。

从暴雨中穿过,看见Launceston的彩虹。尽管Cataract Gorge的景致实属一般,Riverside的大套间却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

第6天
2014-01-06 周一

从万般晴朗的草原,奔至西部荒野,不过是翻越了几个山头,其间所见,是难以置信的光影,无法停下来拍照,掠过眼前留下片刻记忆,选择一条并没有太多人走的路,往往有意外的惊喜。

山后面的世界,便不那么通透温暖了,云雾漫天,车外的气温直降到了4度,分不清雨里是否夹着冰,只觉得冷。

这是一个需要暖气的夏天。

St Clair Lake
Tasmania

入住Bronte Park的时候,外面下着暴雨,在St Clair湖边的餐厅,抱着咖啡和热巧,火炉里面的树枝噼噼啪啪地炸开,温暖而美好的声音。

雨一直没有停,穿上了最厚的衣物,打着伞去湖边散步,相片留在了手机里面,那些雨雾弥漫的灰色调,或许只是欠了一点缘分。

跋涉的旅人从摇篮山而来,雨打湿了衣服和背包,团在火炉前面取暖。这6天的林间路,似乎对于我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离开这里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丝蓝天。

Bronte Park
Tasmania

冰激凌和啤酒,是旅行中需要有的,舌尖上融化了冰凉之后,要有一些酒精带来的浅浅温暖。

正对壁炉的沙发如此舒适,躺进去就再也不想起身,裹着厚厚的冲锋衣,在这个没有信号与世隔绝的夜晚,Cheers

第7天
2014-01-07 周二
摇篮山
Cradle Mountain Canyons

在Queenstown吃过早餐,剩下Tasmania的最后一站,摇篮山。

据说这是自圣诞开始,摇篮山第一次露出全貌,如此,St Clair的那场大雨,终成了TAS西部先抑后扬的前奏。Dove Lake的深蓝,映着天空的湛蓝,一片晴好。

来不及走8小时的Cradle Mt Summit Walk,沿着Dove Lake绕了一周,也许是看过太多漂亮的山体,对于摇篮山,我始终没有太多的爱。

时间在不可抑止的飞快过去,这一场阳光,给了Tasmania的旅途一个不错的尾声。

第8天
2014-01-08 周三
Strahan
Tasmania

在Cradle Mt的Bunk house醒来,夜里已躺在墨尔本机场附近的豪华酒店,相当穿越的一天。

西岸小港Strahan是我喜欢的,已然不再习惯Hobart的繁华,那会让人心有浮躁。

一路回归,画完TAS最后的弧线,吃完最后的salmon和ice cream,匆匆告别。

幸好,还有后半段的旅程。

第9天
2014-01-09 周四

这是第一次,从一个地方回到原点,再重新出发去往另一个方向。这种跳跃感十分有趣,脱下了御寒的冲锋衣,就要杀进40度的沙漠里去。

红中心是我对于澳洲土地最初的向往,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会在去到悉尼和黄金海岸之前,先到达这里。

虎航的小破飞机落进沙漠,一片荒芜,一个半小时的时差让人错乱。从运动版的蒙迪欧换进土土的庞大SUV,一时之间不太适应,但有十足越野的感觉。

爱丽丝泉是个不错的地方,也许这片红土之上,也便只有这一小处接地气的尘世,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充沛的物资。超市外台湾老板的中餐很好吃,临行Info Center的大叔嘱咐道,girls, stay safe.

夏日沙漠正值淡季,沿途West Macdonnell National Park中几处徒步点也空无一人,巨石之后的一处waterhole,荒漠清泉,颇有些意境。

格兰海伦峡谷
Glen Helen Gorge

自诩为骆驼的我不可控制地灌下了几瓶水,似乎能听见每个毛孔往外蒸发水汽的声音。

Glen Helen Gorge的日落,并不惊艳,但后来想来,在那个安静的峡谷,Finke River穿流而过,夕阳把一侧的石壁照的彤红,我们坐在峭壁上,看着升起的南半球盈凸月,这一刻竟是如此静好。

无所事事的夜晚对着河谷喝着Ginger Beer,各种漂亮的小鸟走的很近,等到星空出现的时候,我又看到了猎户座,还有明亮的天狼星和木星,月光如水,抹去了银河的耀目,懒懒散散的收拾回屋。

日光散尽,灯火之下,那些隐匿在角落的大虫终于肆虐,嘶喊着盲目冲撞,一时被惊坏了,草草和衣而睡,仓惶的度过一个夜晚。

第10天
2014-01-10 周五

早起,开始一天土路的奔波,从Glen Helen往Kings Canyon,初升的阳光和煦而轻柔,尚未释放其炽烈的能量,孤独的树,在山体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恰到好处的清晨。

Tnorala (Gosse Bluff)
Tasmania

1.4亿年,漫漫星河中不过弹指一瞬,那些星球是否找回曾丢失的孩儿,身处这一片完美的痕迹,也许我们终无法跳出人类的时空和世界,终无法懂得此中深意,二维世界的虫子一样可以很快乐,不是么。

国王谷
Kings Canyon

遇见,木讷的牛,单峰的骆驼,淡定的蜥蜴,健硕的马……然后抵达Kings Canyon。

四处贴着澳洲野狗Dingo的警示,却未曾见到。唯一的餐厅卖不错的pizza和salad,只是服务员对盘里的苍蝇太过司空见惯。酷热的午后用来补觉,空调的冷风让人觉得幸福。

坐着等日落的时候,突然觉得寂寥,也许是离开惯常的世界太遥远了,远的几乎什么都不剩,对着荒漠里的一抹红色,几近疯狂。

漫长的夜不知如何度过,跳进黑夜的泳池顶着月光星空游泳还是很惬意,黑暗中仿佛有生物从头顶掠过,开满暖色防虫灯的resort再不见那些bug深感欣慰。

第11天
2014-01-11 周六
国王谷
Kings Canyon

飞过这片失落的世界,它在烈日下燃烧,无处可逃,巨大的峡谷裂缝,如同皮肤上绽开的口子,张牙舞爪的显示它所经历过的蜕变。

我们经过,只是它的历史里,忽略不计的一个瞬间。

艾尔斯巨石
Ayers Rock

到达艾尔斯岩。

曾经在阿里朝拜冈仁波齐,藏人心中世界之中心。而在遥远的南半球,世世代代的Anangu人,围绕着平地而起的这样一块巨石,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感激着这颗红色心脏所带来的一切。各自的眼中,世界自有不同,但我愿意相信,这些独特的存在背后的神圣。夕阳收拢余晖,红色光影瞬息万变。

第12天
2014-01-12 周日
艾尔斯巨石
Ayers Rock

Uluru日出。那些整齐的纹理实在漂亮。

但当红色逐渐耀眼,脚下的土开始灼烧,升腾而起的热焰几乎不可承受,终究这是红土沙漠,并非我们所熟悉的夏天。

Kuniya Walk,Mala Walk,还有那未完的Lungkata。

奥加斯巨石阵
Kata Tjuta The Olgas

Uluru的另一边,Kata Tjuta的日落。逐渐积聚的云,在飘过头顶的时候,洒下了几滴雨水,而周遭的阳光尚好,是怎样矛盾的存在。

那夜的Sky Journey是一段深刻的记忆。

比着南十字星寻找南方,似乎是在这南半球行走过的印记。泛着蓝光的天狼星,大犬座的145cma,猎户座已然老去的红巨星,几百光年外的星系……当那时光亮终于抵达我们的世界,彼端也许已然燃烧殆尽,宇宙之中,不乏伤感。

这颠倒的月,会陪伴我开始新的路途,告别那些太过理所当然的过往。

第13天
2014-01-13 周一
奥加斯巨石阵
Kata Tjuta The Olgas

Kata Tjuta的日出并无亮点。但可以赶在大地灼烧之前,去看一看风之谷。

巨石之间,猛烈的风呼啸着绝尘而去,穿过狭长的石径,竟有绿树成荫,世外桃源般的山谷。

太阳把人的影子拍打在红石上,明暗交错,轮廓分明。

风云变幻,那日没有星光,却在傍晚看到艳丽的双彩虹。

第15天
2014-01-15 周三

前一日狂奔450公里回爱丽丝泉,就此别过红色心脏。回归人世的感觉很奇妙,再回去台湾老板的快餐店点一份中餐,时间仿佛从来未走,如同出发的那一天,走进这家woolworths。

午后游个泳,泡一杯咖啡,吃一块cookie,躺在床上重温三体,别样应景。

之后的一天,开的像过山车的小飞机把我们带回墨尔本。第二次,归于原点。

第16天
2014-01-16 周四
墨尔本
Melbourne

离去之前,去墨尔本动物园看动物。44度的高温完全不逊于中部沙漠,听说我离开的那天,气温将直降20度,如此送别。

这是一次短暂的告别,告别墨尔本,告别夏天,回去寒冷的北半球,等待冬季过去,春满大地。

然后再回来。

记得伊始,狂奔过的这3000公里,是一场盛夏的狂欢。

小技巧

推荐使用鼠标滚轮来滚动浏览,效果最佳
也可用空格键,上下左右键,PgUp/PgDn滚动浏览

评论